關於奧運女子公路賽的幾件事:

1. Anna Kiesenhofer 的勝利:
「驚為天人」、「震撼女子車壇」、「數學博士奪金」,許多媒體使用這樣的標題描述 Anna Kiesenhofer 的勝利。在此之前,沒有人注意到Anna Kiesenhofer - 這位來自歐洲小國唯一的女子公路賽代表選手。

Carapaz 雖然沒有人看好他拿下男子公路金牌,但是好歹也是一個「咖」,說出來大家一定都知道;但是 Anna Kiesenhofer,肯定就連她的奧地利同胞也有人不知道她是誰。

小編也是在賽程剩下大約 60 多公里的時候才注意到這位來自奧地利的選手,那時候她所在的領先集團僅剩下 3 人,卻還握有 8 分鐘的優勢準備爬 Kagosaka Pass。3人中有2個小編都認得,所以就去查了一下這位陌生的 Anna Kiesenhofer。看了她的IG 發現粉絲數「才」1400多人,自介也寫的相當簡短:「Anna Kiesenhofer,住在瑞士洛桑的奧地利人,數學博士,熱愛 TT 與爬坡。5屆國家冠軍頭銜。獲選參加東京奧運。」,然而就在她確定拿下女子公路金牌的那一刻,粉絲數已瞬間暴漲至 6600 位(此刻已達2.3萬位)。

Anna Kiesenhoferr 就此一戰成名,從默默無名的「斜槓」選手一舉躍升至女子車壇之巔,而她的身份背景更是讓人無法置信,在沒有職業車隊供應的狀態下又同時擁有高學歷與正常工作的人,竟有辦法扳倒一眾世界頂尖女子選手與荷蘭黃金艦隊?姑且先不論「無線電」所造成的誤會,Anna Kiesenhofer 今天可以「從頭領先到尾」這件事確實需要充分的準備與絕佳的體能狀態才能做到,光是在最後一個上坡 Kagosaka Pass 果斷地做出攻擊擺脫同行的 Omer Shapira(以色列)、Anna Plichta(波蘭),然後保持與後面的差距不被追到,這點絕對是她(算數)能力的展現。Omer Shapira 與 Anna Plichta 後來明顯體能衰退無法維持領先優勢,最後慘遭主集團吞沒。

從厄瓜多的 Carapaz 到奧地利的 Anna Kiesenhofer 再到台灣的楊勇緯(圈粉男神 XD),他們都是在不被看好或是無人知曉的狀態下毫無保留的為自己的神聖時刻奮力一搏,「就算沒有拿到金牌也無所謂」的那種鬥志,是最能感動人心的運動家精神,你怎能不愛奧運呢?

接下來最令小編好奇的是 Anna Kiesenhofer 未來的動向,這面金牌肯定是她人生的轉捩點,除了因為奧運所獲得的高額獎金,職業車隊的邀約、品牌的邀約、廣告的邀約肯定會陸續找上她,要重新開始職業選手的生涯?還是繼續過她原本的生活與工作?小編相信以她的專業,絕對可以精準的算出她的下一步路,且絲毫不差。

2. 沒有了無線電,比賽更精彩:
沒有無線電,沒有來自車隊的即時資訊,沒辦法與隊友迅速溝通,一切回到當初自行車賽最原始的樣貌,這時候所有的判斷將來自於有限的資訊與選手的直覺反應。

所以今天我們才會看到荷蘭隊的 Anna van Vleuten 開心的高舉雙手過線,隨後卻倒在教練懷中痛哭失聲,而選手們過線後也只有丹麥的 Cecilie Ludwig 來跟 Anna Kiesenhofer 祝賀致意,在一旁的荷蘭隊員們還對 Anna Kiesenhofer 視若無睹。

小編剛看到這個轉播畫面的時候是滿頭霧水,原來是因為大部分的選手誤以為領先集團後面都被追回,沒人料到還有一個「漏網之魚」在前面!

這要怪大會不提供無線電給選手嗎?好像也不是這樣一回事,因為奧運公路賽的規則裡面老早就已經有這條規定,而大會時差回報也透過機車裁判寫黑板提供給選手們,雖然沒有很即時,但也不至於不提供,那問題很明顯就是選手們自己沒有注意了!不只荷蘭隊犯了這樣的錯誤,英國隊的 Lizzie Deignan 也跟 BBC 電視台說她原本以為今天的金牌是 Anna van Vleuten。

有了無線電,隊車上的教練與領隊便可以輕易提供選手非常完整的資訊與指導,選手所能掌握的事情也就更明確。距離領先集團還有多少時間?領先集團還有多少人?有誰在領先集團內?追趕的速度是否需要加快?如果這場比賽每一位選手都能時時刻刻獲得這些資訊,那麼小編敢說金牌肯定不會是 Anna Kiesenhofer。

當一切都變得難以捉摸與精準算計,那才是競賽最單純的樣貌。

3. 荷蘭隊怎麼了?

從賽前的預測到比賽當天的發展,勝利女神都一直在向荷蘭隊招手,只是不知道為什麼,感覺這次的荷蘭隊是在「各自為政」的狀況,比賽越到後面是越混亂,完全亂了陣腳,錯失了金牌,這是為什麼?

第一個錯誤:沒有趕在 Kagosaka Pass 爬坡前把兔子追回
從地形剖面來看就知道,Kagosaka Pass過後是一路下坡到賽車場繞圈,要能夠讓領先集團有效減速的地形不再有,除非領先集團自己慢下來,女子公路比賽的距離又短,沒有像男子的路線距離很長可以消耗兔子體力,就這樣讓領先集團領走 8 分鐘的領先,荷蘭隊確實沒有掌握好這一點。理應把兔子回收掌控比賽節奏,然後再讓 Anna van Vleuten 上演逃脫消耗對手體力,其他人再伺機而動,這樣豈不是更好?

第二個錯誤:溝通不良
賽後我們證實了 Anna van Vleuten 與 AVDB 不知道兔子沒全部追回,但 Vos 卻跟記者說她知道還有一個人在前面單飛。荷蘭隊明明有人知道真實的狀況,但資訊卻沒有傳達給每一個人。要怪就怪 Vos 沒有提醒隊友,而不是沒有無線電吧!

第三個錯誤:戰術運用失靈
剛剛說的,沒有儘早把兔子回收是一個錯誤。Anna van Vleuten 在關鍵坡的攻擊單飛又是另一個,她做的決定沒有錯,這迫使集團裡其他國家要消耗體力追趕,以她的能力理當也可以跑很遠,錯就在她把大家的焦點從兔子身上轉移到她的身上,注意力一旦轉移,這樣是要怎麼有效追趕前面領先更多的人?

唯一可以讓荷蘭隊稍微安慰一點的大概就是 Anna van Vleuten 最後再一次的突圍,帶著自以爲可以拿下金牌的鬥志為荷蘭保住頒獎台的位置。只是後續的慶祝真讓人哭笑不得,其實小編一開始以為她是為著能夠拿下銀牌而高興,畢竟上一屆奧運她是因為嚴重的摔車退賽,能在大傷後復出重回奧運舞台奪牌,這點也值得她放雙手慶祝!

荷蘭隊在奧運女子公路項目三連霸的機會夢碎,而我們也看到這個黃金陣容即將解散,今年過後隨著 AVDB 與 Anna van Vleuten 的相繼退休後荷蘭將進入一個世代交替的階段,雖然講起來有些難過,不過在年底前我們還有一個機會可以看她們表現:UCI 世錦賽,這是她們挽救奧運失利的機會,可千萬不能再犯錯了!

Photo Credit : Eurosport

#Tokyo2020

May be an image of 1 person, standing, bicycle, road and text that says 'USTRI 32-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