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邪

(小说《盗墓笔记》主角)

语音 编辑 锁定 讨论 上传视频 上传视频
吴邪是南派三叔的作品《盗墓笔记》中的主人公,是《盗墓笔记》的核心,铁三角的精神领袖。生于盗墓世家,长沙老九门狗五爷之孙,南派土夫子巨头吴三省的侄子,吴家现任当家。在《沙海》中设计筹划了整个沙海计划,并化名关根。
中文名
吴邪
别    名
天真、小三爷、吴小佛爷、Super吴、邪帝、关根、吴老板、关老师、吴家少爷
饰    演
李易峰(《盗墓笔记》网络剧)
鹿晗(《盗墓笔记》电影)
秦昊(《沙海》网络剧)
侯明昊(《怒海潜沙&秦岭神树》网络剧)
朱一龙(《重启之极海听雷》网络剧) 展开
饰演
李易峰(《盗墓笔记》网络剧)
鹿晗(《盗墓笔记》电影)
秦昊(《沙海》网络剧)
侯明昊(《怒海潜沙&秦岭神树》网络剧)
朱一龙(《重启之极海听雷》网络剧)
曾舜晞(《终极笔记》网络剧) 收起
性    别
登场作品
盗墓笔记
藏海花
沙海
吴邪的私家笔记
盗墓笔记贺岁篇 展开
登场作品
盗墓笔记
藏海花
沙海
吴邪的私家笔记
盗墓笔记贺岁篇
怒海潜沙&秦岭神树 [1] 
重启之极海听雷 [2] 
盗墓笔记·十年
盗墓笔记之灯海寻尸 收起
生    日
1977年3月5日 [3] 
虚拟人物血型
未知
身    高
181 cm
体    重
65kg(沙海中不到60kg)
三    围
身材修长、肌肉匀称
名字来历
吴老狗所取,望吴邪无邪干干净净
职    业
摄影家、作家
地    位
继承吴三省的全部堂口,地位很高
随身武器
大白狗腿
爷    爷
吴老狗,长沙老九门中排名第五
奶    奶
姓名不详,是大家闺秀,长相甜美
父    亲
吴一穷,是一位高级工程师
母    亲
姓名不详,是杭州本地的富家千金
叔    叔
吴二白、吴三省
好    友
张起灵王胖子解雨臣

吴邪个人资料

编辑 语音

吴邪人物外貌

俊美、面如冠玉、皮肤白皙、温和内敛、书卷气、温润如玉
手指修长(《盗墓笔记-怒海潜沙》自述)
“天真,你原来脸挺好看啊,何必整得和你那三叔一样。”(盗八王胖子形容)
偶尔戴眼镜(三叔访谈时称)
清新脱俗小郎君,出水芙蓉弱官人(《藏海花》中王胖子形容)
脸很安静,让人看着心里不烦(《藏海花》中吴邪大学女同学的话)
玉树临风的小郎君,小姑娘倒贴的多得是(《藏海花》王胖子形容)
十分有亲和力,很难让人不产生好感(《沙海》原文)
虽然特别年轻,但是眉宇之间,总有一股常人难以企及的沧桑感(《沙海》梁湾角度)
他那个老板也太有味道了(《沙海》梁湾形容)穿着棕色夹克,身材修长的年轻人(《沙海》的初登场描述)
眼睫毛长,颈部曲线比女人还女人(《沙海》中黑眼镜形容)
文弱,皮肤有些白(《沙海》原文)
英俊(《沙海》自述)
吴邪是人间的最终绝色(三叔访谈时回答)
看着没什么肉(三叔微博更新结局第14章)
吴邪长得漂亮(三叔访谈时回答)

吴邪人物性格

个性温和善良,知世故而不世故。尊重女性,尊重每一个生命,对于追求的事很执着认真,坚韧勇敢,一往无前。
别人对他的好总是铭记在心,对自己遭受的苦难轻描淡写,毫不犹豫救需要帮助的人且只字不提。
谦虚内敛,表面斯文安静话少,其实腹黑城府深,扮猪吃老虎,善用心理战术。
讲义气重感情,总是把别人的错误揽在自己身上,觉得“该牺牲的应该是我”。会为了兄弟出生入死,不顾自己性命。
细心谨慎好奇心重,智商高,知识面广泛,头脑灵活,是军师的角色,为其他人出谋划策,典型的智力型人物。是团队的精神领袖,在同伴快要绝望时加油打气。
想象力丰富,爱吐槽,思维跳跃。有责任心。
沙海中成长后变得更加成熟冷静,为了摆脱命运囚笼抗下所有责任孤胆独谋,运筹帷幄。
深陷痛苦桎梏也永不屈服,孤身一人跋涉艰险也毫不畏惧,为了瓦解敌人成为了自己最讨厌的人。
身处黑暗依然干净,希望所有人都好。(作者说过“但是只要有一个人受到伤害,他自己的一切就都不重要了”)

吴邪兴趣特长

喜欢的食物:西湖醋鱼,龙井虾仁(不太喜欢吃甜点跟零食)
中意品牌:ME&CITY,Calvin Klein,黄鹤楼香烟,ZIPPO,楼外楼
特长:解谜,写作,百步穿杨,摄影,拓片,古董鉴定,手工,密码破译,建筑专业知识,书法(瘦金体 [4] 

吴邪角色能力

武器:黑金匕首,大白狗腿,手枪。
体质特点:血具有一定的驱虫功效(在心跳血流加速的亢奋状态时),能接受蛇费洛蒙信息,体力一般,反应相对敏捷,可以轻松的翻墙(在《盗墓笔记·捌》中被称为“这都是这两年‘下地’锻炼出来的结果”。《沙海》中也有搏斗场景描写,较之当初大有长进,是在黑眼镜指导下磨练出来的)。
特长:解谜,逻辑推理。因其智商高,知识面涉及广泛,经常能想到常人想不到的,好几次靠他逃出生天。
写作,摄影是他的业余兴趣爱好,但在这些圈子里也颇有名气。
百步穿杨,枪法很准,有几次也成了逃脱的关键(鲁王宫在高处一个点射点燃被密密麻麻的尸鳖覆盖住的炸药)。
体能不错,能负重30斤+在雨林沙漠山地穿行几天也不累。有一定的战斗能力,可以自己独自作战或协助队友逃出险境。
拓片,古董鉴定,手工,密码破译,建筑专业知识,识得很多古文字。在墓里都是他在翻译以及解读,历史知识也全面,通常能通过一个线索推导出很多。
书法(瘦金体)从小练起,形质俱佳。
看人准,擅捕人心,套话(一见面就知道胖子是什么性格并成功从他嘴里套出信息)心理战直攻人心。
口才好性格好所以朋友多,路子广。是人脉来源。
天生的领导者。 [4] 

吴邪人物经历

编辑 语音
吴邪,盗墓笔记系列小说中的主人公,长沙老九门中的吴家独子,由父亲和二叔、三叔共同抚养长大。
因为与三叔吴三省在一起的时间比较长,有点像是父子但是也像兄弟,三叔的朋友都叫他“小三爷”。吴邪在父辈无形的保护下成长,无需考虑太多,一直是个千金之躯的少爷。直到他大学毕业,接管了爷爷在杭州市西泠印社边的古董店,拍下金万堂的战国拓本,在三叔楼下与背着黑金古刀的张起灵擦肩而过,命运的齿轮才真正开始运转。2003年2月的这次宿命相遇,即是“盗墓笔记”整个系列的起源。 [4] 
吴邪在后来的《藏海花》中说,张起灵与他祖父、父亲三兄弟这两代人都曾有过交集,最不可思议的是,在近百年的时间里,这个人的外表始终没有改变,依旧是年轻人的样子,似乎与这个世界没有任何关系。
“在我们结识之初,这种苍白和脱离人世的感觉,也是如此的鲜明,然而当时我是一只菜鸟,对于任何的东西,我都有着旺盛的好奇心,这种苍白和剥离,对于我来说也是新奇的。而如今,我已经和以前大不相同,不是说我追上了他的脚步,他生活在我无法理解的世界里。我永生也无法和他并肩做任何的事情。”(出自2014贺岁篇 幻境)2005年,对张起灵的执念使他不顾一切追到长白山,在青铜门前接受了张起灵给他的鬼玉玺,定下十年之约。 [5] 
三叔失踪、张起灵离去之后第五年,吴邪去西藏墨脱探知张起灵的往事,也看到了世代束缚自己家族敌人的影子,才知道自出生以来,长辈和在乎他的人们所付出的牺牲和无奈,自己迄今为止的全部人生不过是镜花水月,陷入巨大的空白令他几近崩溃。他绝望痛哭于爷爷墓前。数代人的记忆包括仇恨等情感通过费洛蒙传递到他身上,他已然如同活了几千年。之后,这个善良温和的男子想到的,竟是全面的反击。从墨脱回来后他消失了整整四个月,把自己关在某处不停地反复计算推演,把一个反击的庞大计划设计的决绝而完美。这个计划需要加快节奏,已经等不到下一代来完成,同样如果计划失败,血脉断绝才是一切彻底结束的最好方法。他去北京找同是九门后人的表亲解雨臣(解语花),在解雨臣的协助下开始实行计划。 [6] 
看似偶然其实必然被卷入其中的黎簇等《沙海》中的少年,他们成为被选定的“下一代”,将和吴邪为首的老九门后人一起,瓦解千百年来与张家对立、实际操控这个世界的汪藏海家族。命运是高智慧的有序创造,吴邪通过读取蛇费洛蒙的方式大量解析过去年代的断代信息,已经学会了应用方法。他不会辜负这种天赋,即使他不得不成为自己最讨厌的那种人,而且要成为很长时间。
当一切部署完毕,他再次回到墨脱,拒绝了王盟的陪伴,不再干预这个世上的任何事件,以一个喇嘛的身份,被一个穿白色羽绒服的年轻人割喉坠崖,消失在茫茫雪原,一度生死不明。 [7]  在三叔最新的微博段子里,吴邪终于落地归来,率领庞大车队浩浩荡荡地向长白山出发,接张起灵回家。
《沙海》是吴邪从男孩成长为男人的故事。在《盗墓笔记》的读者看来是一曲悲歌,它壮烈凄凉难以言说,因为它将一个普通人推向了神的危坛,让他义无反顾切断了自己所有的退路。
失去天真是人生的必然,但不是每个人都会像他一样执着至此,令人无奈和心疼。
[4] 

吴邪人物关系

编辑 语音
隶属家族:老九门·吴家
爷爷:吴老狗(狗五爷)
父亲:吴一穷
叔叔:吴二白(二叔)、吴三省(三叔)
好友:王胖子张起灵 [4] 
发小:解雨臣(解语花)、解子扬(老痒)、霍秀秀
师傅:黑眼镜
手下:王盟、坎肩、白蛇、黄严等

吴邪家庭背景

编辑 语音

吴邪家庭成员

吴邪的家族源于长沙,世代以盗墓为生,其家族遗传一种能读取蛇费洛蒙信息的特殊能力 [8]  ,这导致吴家一直遭到汪家的跟踪与控制。到了吴邪爷爷这一代,主族只剩下了他一人,爷爷的两位兄长都没能活下来。
爷爷吴老狗(九门内称呼,非本名),是长沙老九门的五爷,老九门被汪家重创后,他离开长沙,入赘杭州,娶妻生子。
奶奶是一位大家闺秀,解家外戚的大小姐,知书达理,年轻时古灵精怪,长着一张特别娇媚的娃娃脸 [9]  。奶奶非常聪明,在吴老狗去世之后并没有为情所累,一直在老家呆着,吴邪并没有去造访过奶奶。
父亲吴一穷,温润本分,是个常年在外的地质工程师。母亲是杭州本地官宦的富家千金,美丽娇贵,脾气大,吴邪上大学前一直和吴一穷闹离婚 [10] 
二叔吴二白,史学者,秦始皇的脑残粉,工于心计,平日里最大乐趣是呵护侄子和算计弟弟。
三叔吴三省,江南地区古董行业地下巨头,最后一代真正的盗墓者。吴邪出生时,连最顽劣不化的吴三省都被叫回来乖乖守在产房门外,可见吴家对这个孩子的重视。 [4] 

吴邪家族构成

吴家只有吴邪一个嫡子,似乎是独门独脉,事实上并不简单。首先,杭州吴家是长沙吴家的宗长,吴邪在长沙的同姓堂叔、同辈堂兄弟也有不少。这些人大部分都是跟随吴二白和吴三省的。吴二白和吴三省也各有自己的势力范围跟生意往来,脾气秉性截然不同,但他们都一心维护着大哥和侄子,维护着杭州吴家,二叔三叔的产业迟早也都是吴邪的。
吴邪奶奶是独生女,奶奶家是颇有影响力的名门世家,吴邪是这个家族的唯一继承人。吴邪母亲也是独生女,家中有钱有权,杭州地面的强势户,也只有吴邪这一个直系后人。 [4] 
解家是吴家的外家,从前两代开始把血脉融入吴家,加上解连环与吴三省身份重叠,解家几代人以北京为中心经营的庞大商业帝国,甚至可以为了吴邪的计划而全盘放弃。三叔说过,解雨臣绝对不会背叛吴邪。 [6] 

吴邪人物评价

编辑 语音

吴邪作者评价

盗墓笔记是一个叫吴邪的人设下的最大的谜题,而一个叫徐磊的写作者,幸不辱命!(出自《盗墓笔记》十年宣传片)
吴邪就是我性格的投射,是叙事主人公,你淡化一个给我看看怎么淡化?出无字天书?(出自南派三叔新浪微博)
吴邪,是一个很难形容的人。如果一定要说,我想说:他其实,就是一个普通人。
但这并不代表他不伟大,正因为是普通人,所经历的这一切,才让人那么佩服。
我想,很多朋友在刚刚看到他的时候,一定会厌恶他的软弱,他的犹豫不决。然而,随着故事一步一步推进,喜欢他的人越来越多,他是一个柔弱的像水一样的男孩子,但是请不要忘记,在严酷的寒冬,最没有形态的水,也会变成坚固的冰。
吴邪就是这么一个人。他单纯,有一些小小的聪明;他懦弱,珍惜自己的生命;他敏感,害怕伤害身边的人,他是在所有的队伍中,最不适合经历危险的人。
然而,我却让他成为了这个故事的主角,去经历一段最可怕的旅途,这可能也是这个故事最最特别的地方。在所有人可以退缩的时候,他恰恰不能退缩;在所有人可以逃避的时候,他却不能逃避。
我很想和他说声对不起,把这个普通人推进了如此复杂的迷局之中。我在其中看着他的纠结与烦恼,似乎就是看到了我的纠结与烦恼。有一段时间,我能深深地感觉出他心中对于一切的绝望,当时我很想知道,他这样一个普通人,在面对如此庞杂的绝望时,他会如何做。
我没有想到他能撑下来,在故事的发展中,大家都看到了一个普通人如何在挣扎中成为一个他不希望成为的人。而让所有人喜欢的是,在所有可以成为他人生拐点的地方,他都保持了自己的良知,即使他最后带着一张穷凶极恶的面具,他的内心还是吴邪。他可以有很多的小奸小恶,可以有很多的小道德问题,但在他面临最大的抉择的时候,他永远还是那个希望所有人都好的吴邪。
“我希望这一路走来,所有人都能好好地活着,所有人都可以看到各自的结局。我们也许不能长久地活下去,请让我们活完我们应该享有的一生。”
吴邪在潘子的弥留之际向天际祈祷,虽然他身处漆黑一片的山洞中。他把所有的责任都归咎于自己,他无法面对自己一路走来的意义。
这就是吴邪,在队伍中永远的“白搭”,铁三角中最废柴的领袖,他需要别人的保护,需要别人的帮助,他有无穷的好奇心和欲望,但是只要有一个人受到伤害,他自己的一切就都不重要了。他是一个无论多么恨你,都希望你可以活下去的普通人。因为他不懂杀戮,不懂那超越生命的财富,他只懂得“活着”二字的价值。 [5] 
(出自《盗墓笔记·八》下册后记)

吴邪书中人物评价

张起灵:
你不觉得奇怪吗?我们到了这里,好象情绪都很焦躁,连吴邪都发火了。
解雨臣:
“天真这外号还真没起错。”
小花意味深长地笑了一下:“我又发现了一个婆婆让我带上你的原因,某种程度上,你也有点小牛X。”
“怎么搞,小三爷博士。”小花看着我,“我想我可以在老九门里开门课叫《学术盗墓》,让你来讲几堂课。”
霍仙姑:
老太太没回答我,看着我只是似笑非笑,我又问了一遍,她才不紧不慢地开口,却也不是回答,只道:“
你和你爷爷年轻的时候有一点很像,无论在什么境地下,你总是先想着好处,再想到坏处。所以,在这种情况下,你还是站在原地,不会选择先做一些事情让自己获得优势。”
王胖子:
胖子想了想道:“真奇了怪了,我觉得天真你的话特别容易说服人。那咱们就先不管名声了,你说怎么做?”
“天真,你不懂。”胖子就指了指身后,“你信任所有人,见人就掏心掏肺,我和你不一样,这后面的人,我一个也不信任。”
吴三省:
三叔应该已经知道我跟来的来龙去脉了,点起一支烟就狠狠吸了一口,还是苦笑道:“得,你三叔我算是认栽,你他娘的和你老爹一个德行,看上去软趴趴的,内底里脾气倔得要命,我就不和你说什么了,反正你也来了,我现在也撵不回去。”
潘子:
说着他眼睛里冒出凶光,对我们道:“多亏了小三爷多疑,否则咱们真的要倒大霉了。”
张海客:
“也许你自己不知道,你是这个世界上唯一一个有可能救张家的人。”
“还真是让我刮目相看。”
老痒:
他最后舒展了一下身子,叹了口气,说道:“吴邪不愧是吴邪,他娘的从小就只有你骗我的份,我难得想骗你一次,还是给你拆穿了。”
词条图册 更多图册
参考资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