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教協解散:本地最大工會「無力化解危機」 連日被官媒指控為「毒瘤」

香港教協會長馮偉華(左)在宣佈解散教協的新聞發佈會上(10/8/2021)

圖像來源,Reuters

圖像加註文字,

香港教協會長馮偉華(左)稱工會承受著巨大壓力,且看不到出路。

有近50年歷史的香港民主派教師工會——香港教育專業人員協會(教協)——宣佈解散,理事會稱近期承受著巨大壓力。

香港教協近期先後遭中共《人民日報》和新華社指控「長期從事『反中亂港』活動」,是必須鏟除的「毒瘤」,香港特區政府教育局馬上宣佈終止承認教協,中斷一切對話與合作。國際特赦組織形容事件反映「恐懼滲透教育界」。

教協會長馮偉華星期二(8月10日)說,理事會已盡最大努力尋求繼續運作的方法,但至今無法找到化解危機的方案下,理事會一致通過解散工會,接下來將有序辦理相關事宜。馮偉華強調教協有足夠能力清還任何債項。

教協是香港最大單一行業工會,由已故民主派元老司徒華牽頭於1973年創立,擁有9.5萬名會員,除從事教師勞工權益與專業發展事業外,也有參加政治事務,多年來穩佔立法會內教育界功能組別議席,直到2020年11月民主派總辭為止

教協的公開聲明說:「作為全港最大單一行業工會,深受廣大老師們的支持,肩負歷代教協人的託付,教協一直努力尋找可能的方法延續會務運作。可是,幾經努力,並沒有找到可以化解危機的方案。理事會經過慎重的考慮和深入研判後,昨晚(8月9日)常務會中理事一致通過、監事一致支持決議,決定解散教協,並立即啟動相關程序。」

「教協將按會章及相關法例處理解散安排,目標是有序地、合理地做好解散工作,包括盡快召開特別會員代表大會,依法做好遣散安排以保障200位為教協勤勤懇懇、盡忠職守的職員的權益,與商戶妥善結束合作,完成各項財務和物業安排等」。

教協還表示,從現在起「停止就公共事務作評論和參與」。

國際特赦​組織中國團隊負責人羅助華(Joshua Rosenzweig)評論說:「香港最大的教師工會在來自香港與中國中央政府的敵對行為不斷升級之下急速垮塌,說明在異議人士遭到無情之下,恐懼滲透教育界的程度。」

「對香港教協的攻擊也凸顯了言論自由在香港學校與大學裏的空間正急速收縮。香港教育機構不應單純因為宣揚學術自由而成為(批評)目標」。

此前,親北京教師工會香港教育工作者聯會會長,中國全國人民代表大會港區代表黃均瑜評論教育局終止承認教協一事稱,教協在2019年示威浪潮中推波助瀾,形容這次事件是「冰封三尺,非一日之寒」。

香港《國安法》第九條規定,政府要向「社會團體」採取必要措施,就維護國家安全加強宣傳、指導、監督和管理。香港特區勞工及福利局局長羅致光今年5月在官方博客發文,指香港的工會也屬於這種「社會團體」,也不排除取消違反相關法例的工會登記。

圖像來源,Getty Images

圖像加註文字,

教協在2019年香港示威浪潮中曾舉辦遊行,反對香港政府當年建議修訂《逃犯條例》。

發生了什麼事?

7月31日,中共官方新華社和《人民日報》先後以「香港教育要正本清源必須鏟除『教協』這顆毒瘤」為題發表評論文章,指教協與過去多年都舉辦晚會悼念「六四」事件的香港市民支援愛國民主運動聯合會(簡稱「支聯會」)有著「不可能撇清的緊密聯繫」。

文章批評教協本身是工會組織,但實際運作早已偏離宗旨,變成「不折不扣的政治組織」。

文章發表後數小時,香港特區政府教育局發表聲明,指控教協近年的言論和行徑與教育專業不符,又沒有勸止教師參加與2019年香港示威浪潮有關的暴力或違法行為。

教育局宣佈全面終止與教協的工作關係,包括不會與教協舉行會議、不再就教育議題諮詢它的意見、不會處理教協轉介的個案、不再承認日後教協為教師舉辦的培訓課程。

教協對局方決定感失望和遺憾,過去每年為教育同工處理查詢和投訴超過3000宗,局方不再與教協合作是未有顧及教師們的福祉,對整個行業都是一個損失。

教協亦回應《人民日報》與新華社的指控,強調教協自創會以來關心國家民族發展,反對「港獨」,將繼續與各界溝通,做好教育專業工作。

到8月2日,林鄭月娥在新冠疫情新聞發佈會上被追問有關與教協「割席」一事。林鄭月娥說:「近年教協做了什麼工作,特別是在修例期間及之後,大家有目共睹,是將原先教協已經持有的一些立場變本加厲,亦藉此把政治立場凌駕教育專業,令這些政治問題,甚至反政府、反中央的情緒進入學校,不單只影響學生,事實上,亦因為它是全港最大的教育組織,可以說是『騎劫』了整個教育界,令香港很多人對於教育界有很負面的看法,這對其他教師是非常不公道。」

「教育局經過梳理他們的工作,公布要全面終止與教協的合作關係,我是完全支持的。這不是因為一篇社論、一篇文章,大家知道,要做這些工作並非一朝一夕。我是全面支持他們在這方面的工作,特別是有了《國安法》後,香港的任何組織也不能觸碰國安的底線,若它們有違規行為,我也曾說過多次,一定是有法必依、執法必嚴、違法必究。」

但親北京輿論攻勢仍然持續,受中國中央政府駐香港聯絡辦公室(香港中聯辦)直接控制的《文匯報》與《大公報》接連引述親北京政客稱,「各界呼籲」刑事調查教協及其幹部。中華全國歸國華僑聯合會(全國僑聯)副主席盧文端星期一(9日)在《明報》撰文稱,執法部門將調查教協,包括教協與支聯會、民間人權陣線之間的「種種關聯」。

8月5日,特區政府教育局局長楊潤雄向全香港學校發函,促請教師「審慎考慮教協近年的言論和行徑,深思該會是否真正能代表自己」。

圖像來源,Getty Images

圖像加註文字,

司徒華是香港教協的創始主席,同時也是每年舉辦「六四」紀念晚會"支聯會"的創始主席。

教協為什麼備受關注?

教協在2020至2021年度有約9.5萬名會員,一直在教育界甚具影響力,而相對地,立場親北京的香港教育工作者聯會會員人數只有約4.2萬人,比教協少一半。

教協在1973年成立,成立前一年香港政府建議調低教師入職薪金,教協的前身於是成立臨時協會組織工業行動,為沒有大學學位的教師爭取合理的薪酬,之後又協助當時一家被指賬目混亂學校「金禧中學」的教師爭取權益,讓他們免受校方不當對待。創會主席司徒華在1989年「六四」事件後另外創立「支聯會」,之後在1990年才退下。

香港立法會功能組別自1985年起設立教育界功能組別,一直都是由教協成員擔任,包括創會主席司徒華、監事會副主席張文光和副會長葉建源,直至葉建源去年跟隨其他泛民主派議員總辭為止。

有教師接受香港媒體訪問時指,過去教師遇上學校管理問題但不敢直接作投訴時,教協會代表老師向校方或辦學團體作聯絡或調解,但現在就只能自行向政府當局投訴,可能令教師不敢投訴。

另外,香港當局規定教師每年需要接受一定時數的培訓課程,而部份課程由教協提供,現在政府不會再承認這些課程,教師就需要另外尋找合乎政府要求的課程提供者。

根據教協的規定,任何在香港學校任教的老師都可以申請成為會員。教協還設有零售服務,讓會員以折扣價錢購買一般家用電器、食物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