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頁使用了標題或全文手工轉換

量化寬鬆

維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書
跳至導覽 跳至搜尋

量化寬鬆(英語:Quantitative easing[1],簡稱QE)是一種非正常的貨幣政策,其操作由一國的貨幣管理機構(通常是中央銀行)通過公開市場操作,以提高實體經濟環境中的貨幣供給量。中央銀行的操作,相當於間接增印鈔票,被批評如龐氏騙局[2][3]

央行的手段[編輯]

中央銀行通過公開市場操作從商業銀行等金融機構購入國債、房貸債券等證券,使商業銀行在央行開設的結算戶口內的資金增加,爲外部的銀行體系注入新的流通性(變成外部銀行的貨幣資產)。[4]

銀行間的資產負債表[編輯]

中央銀行[編輯]

央行的資產負債表

  • 資產: +國債/房貸債券
  • 債務: +儲備

銀行等金融機構[編輯]

銀行等金融機構的資產負債表:

  • 資產: -國債/房 +貨幣
  • 債務: +0

概觀[編輯]

「量化寬鬆」中的「量化」指將會創造指定金額的貨幣,而「寬鬆」則指減低銀行的資金壓力。[5]同時,之所以要通過「量化」是因為名目利率逼近或者達到0,利率政策失效。[6] 中央銀行利用憑空創造出來的錢在公開市場購買國家債券、借錢給接受存款機構、從銀行購買資產等。這些都會引起政府債券收益率的下降和銀行同業拆借利率的降低,銀行從而坐擁大量只能賺取極低利息的資產,央行期望銀行會因此較願意提供貸款以賺取報酬,[7]以紓緩市場的資金壓力。

當銀行已經鬆動,或購買的資產將隨著通貨膨脹而貶值(如國庫債券)時,量化寬鬆會使貨幣傾向貶值。

由於量化寬鬆有可能增加貨幣貶值的風險,政府通常在經歷通貨緊縮時推出量化寬鬆的措施。量化寬鬆的手段之一就是加快通膨預期的形成而壓低實質利率。

刺激貸款[編輯]

部分準備制下,銀行保持一定比例的存款準備金,其餘的資金可作貸款之用。從量化寬鬆的過程中增加的存款,銀行可通過借貸,再創造出更多的貨幣供給,即存款倍數效果(deposit multiplication)(或稱為貨幣乘數效果)。例如,假設貨幣流動性是平均10次交易,量化寬鬆每創造$10,000,可產生的最終貨幣供給為$100,000。

量化寬鬆向本土銀行同業市場提供充足流動資金,大大降低借貸成本,最終期望所有借款人都能受惠,以支持整體經濟運作。一般來說,量化寬鬆可支持整體經濟,並「有助紓緩或遏抑經濟逆轉的影響。」[8]

雖然被形容為「開機印鈔票」,但量化寬鬆通常只是調整電腦帳目。[4]一個國家要實行量化寬鬆,必須對其貨幣有控制權;所以,舉例,歐元區個別國家不能單方面推出量化寬鬆政策。

案例[編輯]

08年金融海嘯後,美國推出了三輪量化寬鬆,貨幣基礎大幅增加。

當以降息來增加貨幣供給成效不彰的時候,央行便可能推出量化寬鬆措施;通常在利率接近乎零的時候出現。

美國[編輯]

每當美國希望買債或賣債時,都需要經過聯邦公開市場委員會(FOMC)的開會商議;然後,當聯準會通過會議,便會執行部署。以買債為例,各類企業會發行債務,政府便會購入這些債務,把資金注入企業。這些債務無論在利率和年期上,也會較彈性和優惠。當這些企業收到資金後,會存入零售銀行投資銀行,而銀行多了存款資金,便可以再次把錢借貸給個人或社會不同團體。但必須留意銀行不可以把所有資金全部借出,要根據存款準備金的規定,把某百分比的資金留在銀行。例如存款準備金是10%,銀行只可以把90%的錢借給市場,如銀行存款有$1000,$900可以借出市場,$100留在銀行。[9]

針對2007年開始的環球金融危機美國聯準會主席柏南克以量化寬鬆手段應付,在實施三次後於2014年10月結束。

聯邦基金利率自2008年12月16日起,一直維持在0.25%。

英國[編輯]

英國也同樣以量化寬鬆政策作為金融政策以減低金融危機的影響[10][11][12]

日本[編輯]

日本銀行2000年代初期實行量化寬鬆以對付通縮[13]。日本在2012年底開始實施的安倍經濟學實質上也是量化寬鬆政策。[14]

歐元區[編輯]

2015年1月22日,歐洲央行也宣布歐元區於2015年3月至2016年9月實施歐洲版量化寬鬆政策。[15]

2015年12月4日,歐洲央行宣布延長QE至2017年3月,再度調降主要利率從負0.2%下調至負0.3%,並將量化寬鬆期限延長至少半年,每個月維持購債600億歐元不變,總規模將擴大至1.5兆歐元。[16]

功效[編輯]

根據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的數據,自2000年代後期金融危機爆發以來,主要已開發國家的中央銀行採取的量化寬鬆政策有助於降低雷曼兄弟破產後的系統性風險。 國際貨幣基金組織指出,這些政策還有助於改善市場信心,並在2009年下半年實現了使七國集團經濟體退出衰退的谷底。[17]

風險和副作用[編輯]

如果量化寬鬆要求的幅度過高,並且通過購買流動資產創造了過多的貨幣,那麼量化寬鬆可能會導致通貨膨脹率高於預期。[18] 另一方面,如果銀行仍然不願向企業和家庭放貸,則量化寬鬆政策可能無法刺激需求。

延伸閱讀[編輯]

相關條目[編輯]

參考文獻[編輯]

  1. ^ Anna-Louise Jackson, Benjamin Curry, Quantitative Easing Explained,forbes. 
  2. ^ 麥嘉華:日本QE宛如「龐氏騙局」. 
  3. ^ 丹麥盛寶銀行CEO:QE與負利率就是龐氏騙局. 
  4. ^ 4.0 4.1 Q&A: Quantitative easing. BBC. 2009-03-09 [2009-03-06]. 
  5. ^ Guardian Business Glossary: Quantitative Easing. 衛報. [2009-01-19]. 
  6. ^ GB rdvEggertsson; P Krugman. Debt, Deleveraging, and the Liquidity Trap: A Fisher-Minsky-Koo Approach o. Quarterly Journal of Economics. 2012, 127 (3): 1469–1513. 
  7. ^ 任志剛. 觀點:量化寬鬆. 金融管理局. [2009-03-25]. 
  8. ^ 任志剛. 觀點:量化寬鬆貨幣政策的影響. 金融管理局. [2009-03-30]. 
  9. ^ By 施傅】, [2019-08-06] (中文) 
  10. ^ The Unthinkable Has Happened
  11. ^ Policy Shift, Evoking Japan Comparison頁面存檔備份,存於網際網路檔案館), Bloomberg.com, 2008-12-02
  12. ^ Bank pumps £75bn into economy, ft.com, 2009-03-05
  13. ^ Mark Spiegel. FRBSF: Economic Letter - Quantitative Easing by the Bank of Japan (11/02/2001). Federal Reserve Bank of San Francisco. [2009-01-19]. 
  14. ^ 中華民國中央銀行--美、日量化寬鬆政策
  15. ^ BBC中文網--歐洲央行以量化寬鬆押下刺激經濟的最後賭注. [2015-01-29].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9-07-01). 
  16. ^ 歐央行宣布延長QE至2017年3月 - 新唐人亞太電視台
  17. ^ Unconventional Choices for Unconventional Times: Credit and Quantitative Easing in Advanced Economies; by Vladimir Klyuev, Phil de Imus, and Krishna Srinivasan; IMF Staff Position Note SPN/09/27; 4 November 2009.. (PDF).
  18. ^ Bowlby, Chris. The fear of printing too much money. BBC News. 5 March 2009 [25 June 20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