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聯會︱鄒幸彤企硬反對解散 引傳聞指紀念館被裝偷聽器不再安全|香港01|政情

支聯會︱鄒幸彤企硬反對解散 引傳聞指紀念館被裝偷聽器不再安全

撰文:文維廣
出版:更新:

支聯會主席李卓人、前副主席何俊仁,早前通過信件公開呼籲主動解散支聯會。不過目前正被還柙的支聯會副主席鄒幸彤,表明不認同解散,因不希望「恐慌性解散」對民氣造成打擊,以及以自身行為助長恐懼蔓延,而「解散減刑責」只是流於猜測,沒有任何保證。她回應李、何二人指,相信兩人有另外的考慮,但無法認同。

▼鄒幸彤等多名被告早前由警車及囚車押送到法院的情況▼

+1

拒以解散作求情理由 稱有長期坐牢心理準備

鄒幸彤於社交網的帖文分成兩部分,前半寫於李卓人、何俊仁公開信之前。她指,教協、民陣先後宣佈解散,官媒仍窮追猛打,指其解散不能逃避「罪責」,因此她認為「解散救人」的所謂「承諾」存疑。

她提到,大家要在堅持到底與俗稱的「止蝕離場」之間作出選擇,其本人則選擇「莫失莫忘,不離不棄,堅守到底」。鄒幸彤指,如組織解散或可屬於國安法第33條下的「自動放棄或防止犯罪」, 對眾被告來說,可能是個減刑理由,但她表明即使會員大會最終議決解散,個人亦絕不可能以此成為求情理由,「當初我選擇在國安法下,仍出來參選,個人已有長期坐牢獄的心理準備。」

稱六四紀念館不再安全

鄒幸彤指,不甘心放棄「五大綱領」、放棄為六四死難者討回公道,又指「自行解散」必然對運動造成一定挫折,令日後工作更難展開。

下半部分則寫於得知李卓人、何俊仁發表公開信之後,鄒幸彤認為二人的表述「或許有另外的考慮,沒法在公開信中言明,我對兩人的經驗和判斷甚為信任,但我仍無法說服自己主動解散是一 個『好』選項,遑論『最好處理』。」她重申,雖然無法親自出席會員大會,但呼籲會員反對解散議案,「給支聯會一個機會繼續走下去。」

鄒幸彤最後提到,收到一個令人擔憂的傳聞,稱六四紀念館已被設置針孔和偷聽器,以及反對解散者可能被秋後算帳等,認為自國安處上門掃蕩紀念館後,那兒已不再是可以安全討論的地方。

鄒幸彤、何俊仁、李卓人,較早前被指涉煽惑他人以非法手段,推翻中國根本制度或中央政權,遭控以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支聯會將於本周六(9月25日)舉行特別會員大會,議決是否解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