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清朝的王爷可以以亲王的身份在朝中处理政事,而明朝的王爷只能被圈养?

关注者
303
被浏览
387,595

53 个回答

明朝藩王的“圈养”模式也不是一蹴而就的。首先理清一点,明朝的藩王就国之后,是从什么时候开始不再上京觐见皇帝的,不能入京自然更不必说“入朝理政”。

大体上讲,从宣德年间开始,亲王基本已经不再入朝。到了明英宗时期曾经反复过,但时间很短。所以明孝宗时候,太皇太后周氏思见崇王想召崇王入京,才遭到巨大的反对浪潮,最后只能收回成命:

以母子之情,一時之私;朝廷之計,天下之公,故寧咈私情而存大計。此誠聖子神孫,萬世所當法也。——《明孝宗实录》

经过建文和永乐二朝的不断削藩,藩王的权力已经大大收缩。而洪熙年之后,未曾就国的亲王们,其实在某些特殊时期的确还能起到些参与朝政的作用。

宣德元年(1426年),汉王朱高煦起兵造反,明宣宗带兵御驾亲征平叛。此时京城便交由还没有就藩的襄王和郑王“居守”,由他们带领诸臣处理日常事务,也就是所谓的“宣庙东征,襄郑监国”:

命鄭王瞻埈、襄王瞻墡居守。勑廣平侯袁容、武安侯鄭亨、都督張昪、山雲,尚書黃淮、黃福、李友直協同贊輔。——《明宣宗实录》

襄宪王其实能算得上是正常情况下,明朝最后一个能对朝政具有比较可观影响力的藩王,除了宣宗时候受命监国之外,在英宗和景帝时期许多大事中也有他的身影:

英宗北狩,诸王中,瞻墡最长且贤,众望颇属。太后命取襄国金符入宫,不果召。瞻墡上书,请立皇长子,令郕王监国,募勇智士迎车驾。书至,景帝立数日矣。英宗还京师,居南内,又上书景帝宜旦夕省膳问安,率群臣朔望见,无忘恭顺。
英宗复辟,石亨等诬于谦、王文有迎立外籓语,帝颇疑瞻墡。久之,从宫中得瞻墡所上二书,而襄国金符固在太后阁中。乃赐书召瞻墡,比二书于《金滕》。

土木堡之变后呢,因为襄王贤明,所以当时还有不少人想拥立他为新君。但是襄王却主动上书建议立英宗长子(宪宗),并由郕王(代宗)监国,招募勇士迎回英宗。可惜的是等奏章送到京城,代宗已经即位好几天了。

到英宗夺门复位之后,石亨等人诬陷于谦要拥立外藩,英宗起初怀疑这个人选就是自己的叔叔襄王,对他颇为怀疑。但是后来英宗发现了襄王以前上的表章,知道叔叔一片忠心,所以自己既感动又惭愧,此后颇为厚待襄王。

襄王由此在英宗朝得到了不少特权,甚至得到英宗特许可以在封地和子孙出城游玩打猎。

朕念叔父為國家至親,雅有賢譽,宜享優游之樂。每歲秋冬之間,若府中從容,間暇可出城遊賞三五次,或世子郡王出遊,亦可玩覽山水, 臘取禽獸于以舒暢襟懷,怡悅情性,庶表朕篤于親親之意。 ——《明英宗实录》

其他许多事件像是营救并使得王被任命为大理卿,奏请拆毁景帝杭皇后的陵墓,劝英宗省刑薄敛,上奏请宪宗及早举办大婚以及之后的荆襄流民大起义事件里,襄王都是举足轻重的人物。

事实上,地方上的宗王们对朝廷之事也有着不间断的热情,上书要求皇帝改革制度,勤政爱民的藩王并不是没有。但是这种往往是吃力不讨好的做法,皇帝的确不希望藩王们插手政治,也不想自己被人唠叨,因此这类人都没啥好结果:

郑王厚烷疏请上修德讲学,并进居敬、穷理、克己、存诚四箴,及演连珠十首。以简礼怠政、饰非恶谏 、神仙土木为规。
上手批其疏曰:“尔探知宗室有谤讪者,故兹效尤。彼勤熨细物,一无赖子耳。尔真今时之西伯也,请欲为为之。”

郑王:皇上您得听忠言啊,别整天沉迷迷信活动了。嘉靖:你真是今天的西伯啊(你是周文王,我岂不是纣王,话说周文王进谏什么下场来着,你不会不知道吧?)

至于嘉靖提到的这个“勤熨”,指的是周王府的镇国中尉朱勤熨。因为朝廷长期拖欠基层宗室工资,再这样下去反正也要饿死,这个朱勤熨干脆就偷偷跑到京城,越级上书进谏,把嘉靖大骂一通,刚被扔到凤阳高墙坐牢:

勤熨前以奏求禄粮,夺禄一年。
至是复潜至京,上疏曰:“臣前以建言得罪,遂失常禄。积年拖欠者,有司复执勒不与,资身无策,旦夕将填沟壑。然与其死于沟壑,不若死于阙庭,惟陛下哀怜裁察 。
陛下躬上圣之资,当以古帝王为法。乃厌弃万几,溺意长生之说,以斋醮为訏谟,以兴作为急务。独不思秦皇、汉武、梁武、宋徽之所就竟如何耶?
数年以来,朝仪久缺,委任匪人,遂至贿赂公行、刑罚倒置、奔竞成风、公私殚竭。脱有意外,臣将不知所终矣。
迩者,天心仁爱,灾异叠见,朝廷不闻有罪己之诏,大臣不闻有引咎之章,而祥瑞庆贺之疏纷然日上,恐非所以承天变也。
伏望念祖宗创业之难,敬谨天戒。复朝仪,屏邪枉,罢土木之工,开忠谏之路。下诏求言,以资治道。慎选巡按御史,以清贪浊。则天意可回,不惟名与尧舜符高,将寿与尧舜并久矣。
臣非不知言出祸随,然得与刘向、李勉、赵汝愚同游地下,死且不恨。”
疏入,上大怒,曰:“勤熨本求补交禄米,顾乃违例越关,明示要胁,浮词摭拾,讪谤朕躬。朕思上年周王奏其赌博刁泼,朝廷不忍加罪,姑从宽处。今又蔑视君上,狂悖弥甚,恣肆不悛,情无可原。其降为庶人,押发高墙安置。”
继续浏览内容
知乎
发现更大的世界
打开
浏览器
继续

随便闲答一下,相当于给安国大将军作个补充。

这个问题本质上是明、清初期运作机制的不同,以及各自前期的历史惯性不同造成的。机制上是满清以异族身份主宰中央的同时继承了明代的地方政治系统,反而不怎么担心宗王贵族和地方势力勾结后尾大不掉。但并不意味着立有军功的远支宗室勾结后对主支产生巨大威胁的可能不存在,事实上这件事在之前辽、金、元几个征服者王朝中是大概率事件,而满清本身也不例外,只是一些偶发因素(真的要感慨运气在17世纪还是照顾满人的),最终导致小宗篡大宗并没有出现,从而避免了因为历史惯性大幅度削减宗亲权利行为的出现。

事情还是要从老奴说起,野猪皮晚年又是“杀无谷之人”,又是当众羞辱投降汉将,又因为偏爱阿巴亥把自己的大量牛录分给小儿子多尔衮三兄弟们,总之骚得很。

问:如何实现五年平辽?

答:给野猪皮续命五年,坐等后金自我崩溃

结果就是两白旗成了个历史遗留问题,即使雄才大略如洪太,分化瓦解、威逼利诱种种手段使尽,也只是确保了蓝、红对自己的忠诚,两白旗依然尾大不掉。到他死的时候,两黄的力量确实可以勉强压倒两白,问题是由于之前为了集权对蓝、红打击过狠,因此这两派内部不少人对帝系不满,豪格没有绝对把握的情况下退缩了,这种情况下又出了何洛会、谭泰两个二五仔,最后就是历史上那个妥协的结果。

然后纠正一个看法,即多尔衮没有野心或者没有力量夺取皇位,我认为这个说法是有问题。首先多尔衮没有野心?反正我是看不出他执政期间对帝系有什么尊重,摄政叔亲王甚至摄政叔父亲王这个称呼都正常,但内外行文用皇叔父摄政王并且不对顺治行臣礼,这不是一个自我定位为摄政的人该做的事。

那么是不是如泪大湿所言,是多尔衮没有力量夺取帝系呢,所谓有贼心没贼胆?我觉得也不是这样,事实上多尔衮担任摄政王后,不断通过打击异己,挖对方派系二五仔的手段,至迟到给豪格定罪的那一刻,多尔衮在政坛上已经大权独揽了。这也是个逐步的过程,由于弟弟多铎、阿济格出征顺利,建立起了多尔衮派系在军事上的威信,随后通过孤立济尔哈朗,逐步架空了他的辅政亲王,最后一步就是随便找了个理由(真的,豪格议罪的原因是手下人议功不实,屁大点事),把打了胜仗的豪格下狱处死。这还没完,多尔衮和孝庄有没有一腿正史无考,但他确实娶了豪格的妻子,老子不仅要弄死你还要给你带绿帽。

行事这么嚣张,我不觉得是不能控制朝局的表现,而且从力量对比上来看,两白的整体实力在豪格死后达到了顶峰,多尔衮本人是皇叔父摄政王,弟弟多铎是辅政德豫亲王,哥哥阿济格也是亲王,大学士刚林和亲信吴拜控制了行政系统,禁卫军则在二五仔谭泰的控制下,剩下几个实权宗王大部分都是郡王,威望无法和多尔衮三兄弟相比,这个局面你告诉我怎么输嘛?

那为什么最后没有篡夺皇位呢?答案其实颇不能为外人道也,其中一个重要原因就是满洲黄毛、人妻爱好者、朝鲜公主收藏家多尔衮,他,那方面不行!

多尔衮妻妾很多,却疑似仅有一个女儿,而他历史上那么残暴,我怀疑就是因为外表掌握的巨大权力和实际上身为男人那方面却不行这种矛盾下产生的人性扭曲和道德沦丧(暴论!)。但是没有儿子,不代表不可以传弟弟,他也确实是这么干的。

多铎从江南回来后,他的职务是辅政裕德亲王,在权利顺位上名义排第三,实际排第二,类似赵光义的地位。不仅如此,多尔衮的养子也是保养的他的孩子,这样一旦多尔衮去世,多铎可以立刻从辅政亲王变成摄政王,不仅如此他的孩子还能实际上接收多尔衮的力量。这种情况下多尔衮之所以不像赵大一样立刻篡位,可能还是认为不需要像赵大外姓篡位那么急躁,而且多铎看着也年轻,过于操切反而会引起两黄残余势力的拼死反扑。

但第二个重要原因出现了,也算天道好还,多铎年级轻轻就暴毙而亡,而正如之前一篇回答所说的,多尔衮为了镇压山西起义,将硕塞、博洛、尼堪、满达海全部提拔为亲王,这样一来,朝堂上的政治力量完全失衡了,这就非常尴尬了。

而两白内部的问题也出现了,阿济格其实相对来说在三兄弟中比较疏远,多铎死后他当面指责多铎立功不实,葬礼上一度场面非常混乱。这一通折腾后,多尔衮只能重新布局,打击新封的几个亲王,最终博洛、尼堪被削爵,满达海罚银。最羞辱的,不是你不给,而是你给我后再拿回去,这顿操作一下子将外支宗室得罪光了。

因此,多尔衮因为山西起义和多铎去世导致的精神压力病倒去世后,两白内部就首先不团结。多尔衮幕府旧臣看不起阿济格,打算直接把多尔衮的养子多尔博扶成摄政王,他们作为摄政王的辅政大臣,实际控制大权,岂不美哉?而阿济格表示摄政王轮流做,今年到我家,对多尔衮幕府旧臣态度高傲。这个当口,济尔哈朗联手博洛、尼堪为顺治亲征站台,谭泰随风倒,结果帝系一下子就击垮了两白。最后结果是大清洗,阿济格被逼自尽,多尔衮旧臣多人被革职处死,二五仔何洛会被凌迟,谭泰被处死。

但是长远来看,这件事对满清还是有利的,避免了多尔衮死后局面演变成黄、白内战。设想一下多铎不死,靠着之前的权利顺位和比阿济格更强的号召力,两白势力将更加稳固;而对顺治为首的帝系而言,多尔衮之死是亲政的最后机会,必然会拼死一搏,这样,满清中枢在多尔衮去世后的权利斗争必然非常剧烈,演变成大规模内战也不是不可能,将给历史上的反清势力更多的机会。

不过,对多尔衮三兄弟而言,恶事做尽却只是为他人做嫁衣,子孙还被彻底踢出核心圈,不可谓不讽刺了。另一方面,山西人民的起义导致了清廷在爵位分配上的失衡,埋下了两白最终失败的伏笔,也不能完全说是天数如此。

顺治以后的局面,一是由于顺治亲政本身依靠了远支宗室的力量,二是之后宗室也是一代不如一点,三藩之乱时除了岳乐、杰书就没有能看的,各个是嘴炮王者,转进健将,对帝系的威胁也不大了,三是监视汉官的客观需要,因此宗室王亲还是继续发挥作用,不过也逐渐边缘化。

大明的问题安国已经说得差不多了,核心还是老朱大清洗后,护卫本家的勋贵力量虚弱,朱允炆能力不足,最终发生了小宗篡大宗的事件,而且之后还出现了两次尝试,导致帝系认为宗亲不可信,最终导致了明代宗王力量在政治上的出局

继续浏览内容
知乎
发现更大的世界
打开
浏览器
继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