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京奧運:香港贏得久違金牌 張家朗獲得男子花劍冠軍 

張家朗在日本千葉市東京奧運男子花劍比賽上勝出金牌賽之後露出難以置信的神情(26/7/2021)

圖像來源,Reuters

圖像加註文字,

張家朗贏得決勝一分之後露出難以置信的神情。

香港代表隊在東京奧運贏得久違的獎牌,男子擊劍選手張家朗在男子花劍個人項目奪得金牌。

身高1.93米的張家朗星期一(7月26日)晚間以15:11擊敗身高1.78米的意大利選手達尼埃萊·加羅佐(Daniele Garozzo),贏得這面獎牌。加羅佐是去屆2016年里約熱內盧奧運男子花劍個人項目冠軍。

張家朗賽後對香港媒體表示,「到現在還不敢相信」自己成了奧運金牌得主。他感謝家人與教練,且形容自己是一位「麻煩」的運動員。又透露昨天是父親生日,這塊金牌可用作補祝生日的禮物。

這是香港歷來第四面奧運獎牌。第一次是滑浪風帆運動員李麗珊1996年以英屬香港代表身份獲得金牌,第二次是從中國國家隊移籍中國香港隊的李靜、高禮澤於2004年雅典奧運會獲得的男子乒乓球雙打銀牌,第三次是2012年倫敦奧運女子自行車凱林賽由李慧詩贏得的銅牌。

圖像來源,EPA

圖像加註文字,

張家朗(左)以15:11擊敗意大利選手達尼埃萊·加羅佐(右)。

圖像來源,Reuters

圖像加註文字,

世界排名第19位的張家朗(左)擊敗排名第七的尼埃萊·加羅佐(右)奪得金牌。

圖像來源,EPA

圖像加註文字,

張家朗(右)確定獲勝後與隊友擁抱慶祝。據路透社報道,張家朗要裁判召回賽場中央行觸劍禮(相當於握手)結束比賽。

張家朗被香港媒體稱為「少年劍神」。他說,事前在想,其他對手都是去屆奧運或世界冠軍,自己不算什麼,放開去打就好。

「其實之前(的比賽)一直打得不是太好,高低起伏很大,我也就想著先打好第一場再說……到後段我就想,再往後退不是辦法,得上前打去,把主動權搶回來,哪知道接著都行得通。」

他感謝香港市民的支持,又說接下來還不能鬆懈,要為團體賽而努力。

「大家要堅持,不要那麼容易放棄。」

香港行政長官林鄭月娥稍恭賀張家朗奪金。她在一份書面聲明中說:「我和很多市民一樣,透過電視直播緊貼家朗今天的比賽,為他打氣。家朗技術出眾,而且在比賽中冷靜沉著,在逆境時展現出過人鬥志,最終成功為香港創造歷史,令人振奮。他的佳績證明了香港運動員的實力,讓全港市民引以為傲。」

「我祝願中國香港代表團在其他項目繼續盡展所長,取得佳績。」

圖像來源,Reuters

圖像加註文字,

張家朗在四強賽擊敗捷克選手亞歷山大·秋皮尼奇(Alexander Choupenitch)(右)之後,再於金牌賽迎戰意大利的加羅佐(左)獲勝。

出身籃球世家的劍俠

張家朗1997年6月10日於香港出生,英文名Edgar。國際擊劍聯合會(FIE)官網資料顯示,他是在小學四年級開始學習擊劍,目前是職業運動員,專攻花劍(foil),2021至2022年度全球排名第19位,由法國籍教練格雷戈裏·科尼格(Gregory Koenig)指導。

不過,他的偶像可不是擊劍好手,而是美國男子職業籃球聯賽(NBA)退役球星丹尼斯·羅德曼(Dennis Rodman)。這與其出身不無關係,因為張父張子倫與張母陳雪玲都曾是籃球運動員,前者曾參加香港甲一籃球聯賽,後者曾是香港青年籃球代表隊員。

張家朗中學時期先後就讀基督教百年老校英華書院,和中國全國人民政治協商會議港區委員,香港體育學院前主席林大輝創辦的林大輝中學。他在中學四年級(高中一)決定輟學轉當全職運動員,加入香港體育學院受訓。

圖像來源,Reuters

圖像加註文字,

張家朗(前左)是本屆奧運會開幕式上中國香港代表團的男持旗手。

據FIE紀錄,在本屆東京奧運會之前,張家朗在國際與地區比賽先後取得一金、三銀、四銅成績,其中金牌是來自2016年中國無錫舉行的亞洲擊劍錦標賽男子花劍個人賽。2016年首次取得奧運比賽資格,參加巴西里約熱內盧奧運會。

張家朗的體育天賦從小就顯露無疑。香港體育新聞平台「體路」曾專訪張家朗一家,張家朗透露,讓他能堅持從事擊劍運動的一個重要原因,是開始學習之後不久,便在香港小學學界比賽獲得第三名。

張家朗說:「這個獎項讓那時候的我很有成功感,覺得在這個地方能夠得到自己想要的東西。」

張家朗說,非常感激父母同意他還沒讀完中學,便選擇以擊劍運動員作為自己今後的職業。他表示,父母深知運動員這條路在香港並不好走,因此起初比較抗拒他的決定,但後來他與媽媽「約法三章」,承諾「兩年內要有成績,不可以表現懶散」,並以世界和亞洲錦標賽獎項回報了父母的信任。

他在訪談中說到香港人耳熟能詳的育兒故事:「現時社會很多父母都希望小朋友讀好書,畢業找一份好工作,就是相對好的人生……坦白說沒人知道運動員什麼時候有成績,整個生涯可能平平淡淡就渡過,所以很感謝他們。」

張家朗也承認自己很好勝。他曾對《香港01》表示:「成績真的來得太早,所以大家對我的期望更高。」但他強調,雖然自己性格自我,自己經過成長後也會為別人的話留有空間。

「不知何時開始,可能人大了,會聽人講,聽完會思考、再消化。」

《明報周刊》曾報道,張家朗每天的生活都圍繞著訓練進行。在沒有比賽的日子,他的生活通常就是留在香港體院接受體能和技術訓練。早上做跑步和體能訓練,下午跟教練練習。而在擊劍之外,他所描述的生活與普通年輕人分別不大,有時會跟朋友逛街、買衣服,從前還會「打機」玩電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