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G台灣隊逆襲!直擊下半年最熱產業,如何乘勢賺一波?|天下雜誌

5G台灣隊逆襲!直擊下半年最熱產業,如何乘勢賺一波?

疫情籠罩下,下半年唯一讓人興奮的產業話題,就是5G。長久以來,產值上兆的全球電信設備市場,由華為、諾基亞、愛立信三雄寡佔。但全新的技術變革,掀起設備白牌化大浪,加上美中科技爭霸,對廣達、中磊、研華、智邦等科技台廠而言,代表了千億元的難得商機。全新5G國家隊成軍,「5G設備,台灣製造」的夢想,終於實現!

22067瀏覽數
圖片來源:Shutterstock
    其他
22067瀏覽數

2018年6月初,台北國際電腦展(Computex),一位戴著斯文眼鏡、外型有幾分像《復仇者聯盟》主角之一「雷神索爾」的外籍型男,低調拜會雲端伺服器大廠廣達與網通廠中磊,沒有引起多大注意。

2年之後,因為收購職棒桃猿隊,在台灣擁有相當知名度的樂天社長三木谷浩史,今年3月在東京召開記者會,宣布旗下樂天移動即將5G開台,成為日本第4家行動通訊業者。

日本第5大富豪、樂天會長三木谷浩史勇於創新,3月在日本石破天驚拋出5G上網吃到飽,引起市場騷動。(Getty Images)

而且,為了快速席捲市場,這位以勇於創新著稱的日本第5大富豪,推出破壞性費率方案——前300萬個用戶,第一年上網吃到飽免費。

接在他後面上台演講的,就是那位「斯文版雷神索爾」,他是樂天移動技術長埃敏(Tareq Amin)。

約旦裔、在美國受教育的埃敏,是樂天敢以後進者之姿,大膽挑戰軟銀、NTT Docomo的關鍵人物。

他為樂天打造全球第一個端到端基於雲的虛擬化網路架構的5G網路,不但建置成本只要傳統方案一半,而且還史無前例地大量導入台灣供應商。


廣告

什麼是「虛擬化」?
傳統電信設備架構由許多專用設備組成,每個設備有專屬的軟體、執行特定功能。虛擬化是一種資源管理技術,讓軟體與硬體脫鉤,專用設備全部改成標準型的伺服器,由軟體執行所有功能,因此可充分發揮硬體的效能、降低採購成本。


電信業的灰姑娘故事:打破三強壟斷,改變遊戲規則

未來幾個月,預計數以百萬計的日本樂天移動用戶,將透過分布在神戶市、三田市、橫濱戶塚區三處的電信機房裡頭的廣達伺服器,以及中磊的小基站,用5G寬頻看電影、購物。(延伸閱讀:5G時代的影音娛樂有多猛?

埃敏已是全球電信業的矚目焦點,他不久前當選美國電信專業網站Fierce Wireless的「2019年無線科技最有權力人物」,理由是:「他代表一家用全新方式打造電信網路的公司。」

廣告

電信老將、樂天移動技術長埃敏,是樂天推出全球首個5G虛擬化架構的幕後推手。(Getty Images)

「一開始沒有人相信這模式可行,業界用懷疑的眼光看我們,但現在很多人有興趣了,」埃敏接受《天下》獨家專訪時說。

「我們是電信業的灰姑娘故事,」他的言語間透露著自信。

這也是典型的科技業「破壞式創新」故事。

長久以來,華為、諾基亞(Nokia)、愛立信(Ericsson)三雄,主導年產值超過300億美元的全球電信設備產業。

這些既得利益者,抗拒革命性的全新技術典範,於是原先不起眼的後進者抓住機會,成了改變遊戲規則的顛覆者。

工研院資通所副所長丁邦安分析,5G時代,電信運營商開始正視「開放式虛擬無線接取網路」(ORAN)的新架構,透過雲端化、虛擬化讓電信基地台介面更開放和標準化,試圖打破既有設備業者的封閉與寡佔。

廣告

加上5G建置成本高昂,電信運營商逐漸從過去向設備大廠採購軟硬體專屬設備(proprietary),轉為分開採購標準型的白牌設備。

「就像過去電腦業有標準與開放架構,白牌商機浮現,大廠也能直接向台灣代工廠下單,」丁邦安分析。

與毛利率3%的筆電代工、10%白牌伺服器相比,平均毛利率高達40%、產業規模上兆台幣的電信設備業,對台廠而言,根本就是天上掉下來的禮物。

除了與樂天結盟的廣達、中磊,網通大廠智邦、啟碁、研華、緯創旗下的緯穎,也競相投入電信市場。

好萊塢電影《瞞天過海》裡,喬治克隆尼當總指揮,帶著一群身懷絕技的「雜牌軍」,扳倒賭城大亨。

樂天彷彿複製這齣電影情節,大膽任用一群沒有電信業背景的「科技聯軍」,合力在保守封閉的電信產業當「顛覆者」,打破設備商壟斷。

廣告

這群5G顛覆者,到底是如何碰在一起?誰開出造反的第一槍?

當然是埃敏。他神祕地說,「我在印度學到1美元的價值,那裡(電信公司)的每月用戶平均收入(ARPU)是1美元。」

在印度掀起廉價上網海嘯

場景移到悶熱擁擠的印度第一大城孟買。

印度首富、信實工業集團(Reliance Industries)掌門人安巴尼(Mukesh Ambani)打造了世界第一豪宅,這棟27層樓高的「現代皇宮」極盡奢華能事。

但有個缺點。他念美國耶魯大學的女兒,放假回家,寫好的功課竟然傳不回學校,對父親抱怨,「我們家的網路好爛。」

安巴尼在一次公開演講時說,這是他決心進軍寬頻上網的開始。

當其他印度業者都還停留在3G時代,他旗下的電信公司Reliance Jio,在2016年推出全球最便宜的4G吃到飽方案,前6個月免費、還送手機,之後的月租費也只要123盧比(約72台幣)。「他讓印度掀起一波廉價上網海嘯,」《華爾街日報》寫著。

廣告

Jio進入市場僅3年,就吸引了3.7億用戶,一舉成為印度第一大電信業者。

當年Reliance Jio靠著全新電信網路技術,大幅降低建置成本,以後進者之姿在印度市場「彎道超車」。(Getty Images)

安巴尼向看得目瞪口呆的全球同業,示範了3件事。

第一,用全新的電信網路技術(類似電腦通訊的全IP技術),可以大幅降低建置成本,造就價格破壞。

第二,市場新進者,由於沒有舊設備、舊技術(2G、3G)的包袱,反而有後進者優勢。

很多人無法理解。信實集團投資數百億美元,把上網價格殺到這麼低,「贏了掌聲、空了荷包」,有意義嗎?

他們錯了。這是最重要的第三個教訓。

安巴尼掌握了印度超過一半的寬頻上網人口之後,便大舉發展電商,要當「印度的阿里巴巴」。

原本以石化、紡織為主的信實工業,2019年股價因此大漲40%。安巴尼也身價暴漲,一舉超越馬雲,成為最新的亞洲首富。

埃敏正是這場「印度奇蹟」的推手,他當時擔任Jio技術開發資深副總,負責網路架構。

埃敏是電信業老將,曾待過美國Sprint、華為,2013年加入Jio。

一名熟悉埃敏的台灣電子業總經理印象深刻,埃敏很靈活,相當清楚身為一個外來者,要在家大業大的信實集團內嶄露頭角,不能循老路。

「去找愛立信、諾基亞買設備很昂貴,對後進市場的Jio沒有優勢。如果讓老闆知道自己能以低成本快速建置好4G,必定能獲得注目,他想到的辦法就是找新的供應鏈業者來合作,」這名電子業總經理分析。

於是埃敏飛來台灣。

2016年,他參加台灣政府舉辦的一場5G活動,見了許多科技供應鏈,對台灣科技製造力讚嘆不已。「我第一家接觸的是光寶,我們一起打造WiFi基地台(AP),」埃敏回憶。

小基站部份,埃敏找了台灣老牌小基站廠中磊操刀,讓中磊順勢打入印度市場。

當然,與Jio合作規模最大的是鴻海集團,一年出貨數千萬支的自有品牌手機Jio Phone,便由鴻海旗下的富智康印度廠生產。

印度電信黑馬Reliance Jio的自有品牌手機Jio Phone,由富智康印度廠生產。(Shutterstock)

在5G時代,複製印度電信奇蹟

埃敏在印度打下的漂亮一仗,吸引了日本「電商之王」——樂天集團社長三木谷浩史的注意。

三木谷擁有哈佛MBA學位,在日本企業界以全面西化著稱、要求全集團以英語會話。2018年,他將埃敏從Jio挖角到樂天移動。

當時樂天剛拿下日本第4間5G電信執照,三木谷希望借重埃敏,讓後進市場的樂天移動,重演Reliance Jio在印度「彎道超車」的歷史。

三木谷大手筆投入電信業務的背後戰略,是希望將旗下電子商務、信用卡、網路銀行、線上交易和內容的一億名樂天客戶,直接吸引為樂天的5G上網用戶,讓整個樂天生態系統達到相乘效果。

因為三木谷深信,用戶不在乎服務是來自NTT、軟銀還是樂天,他們看重的是連接性、速度、價格及額外服務——這正是樂天的強項。

大膽押注「虛擬化網路」

三木谷計劃投資1940億日圓,5年內達到全日本5G服務覆蓋率56%。

他還訂出極具野心的目標:建造成本比傳統系統低40%,9年吸引1000萬名客戶。這個來勢洶洶的後進者,將打破日本根深蒂固、由3家電信寡頭壟斷的局面。

三木谷與埃敏打算大膽採用百分之百的虛擬化網路,簡化手機連接到網路基地台的路徑。

儘管所有電信業者都知道虛擬化是未來,總有一天,多數的昂貴電信設備都會被標準型的伺服器、交換機,以及在雲端的軟體取代。

但擺在面前的現實是,檯面上的技術、軟體生態系都還不成熟。也就是說,埃敏得自己跳下來,從頭開始構建世界第一個端到端基於雲的行動網路。

「我需要找一群伙伴,一起創造一個在價格和技術上都具顛覆性的模式,」埃敏說。

●文章未完,繼續閱讀:電信業灰姑娘vs.巨龍 台美日組5G顛覆者聯盟,能擊敗華為?

●更多精彩內容,請購買《天下雜誌》696期《5G台灣隊逆襲

(責任編輯:黃韵庭)

疫情管理戰報|不死守淪陷產線 建碁兩週內搶下量體溫、視訊商機 下一篇 疫情管理戰報|不死守淪陷產線 建碁兩週內搶下量體溫、視訊商機
你可能有興趣
廣編企劃| 星展銀行 - 如及時雨般的協助
最新訊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