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韓流」推手,在日本掀「台流」|天下雜誌

「韓流」推手,在日本掀「台流」

台日民間企業跨國聯手舉辦「台灣電影節」,包括「練習曲」等八部電影在日本各大城市巡迴上映,票房表現搶眼,是什麼力量,讓「台流」繼「韓流」之後,在日本掀起廣大風潮?

30302瀏覽數
    其他
30302瀏覽數

八月二十三日,東京六本木Cinemart戲院,台灣電影「六號出口」上映,滿場是買票的日本觀眾。「我看到了台灣電影的希望和機會!」佳映娛樂總經理劉嘉明興奮地說。劉嘉明正是這首次由民間主導在日本舉行「台灣電影節」的推手。

過去在國外舉辦的台灣影展多由政府主導,官方色彩濃厚,沒有從觀眾喜好與行銷的角度去看,「政府以『預算』概念來看電影,給了補助花掉就好,」劉嘉明表示,往往花了大筆經費卻成效不彰。


這一次,則是「民間推動,官方贊助」,劉嘉明找日本SPO株式會社跨國聯手舉辦台灣電影節,爭取交通部觀光局補助一百萬日圓(約三十萬台幣),以及華航贊助電影相關人員赴日的機票。活力與成效大不同於以往。


「台灣電影節」首站在東京六本木的戲院上映,第一個週末的門票全部售完,開出好彩頭,其中以「練習曲」最受歡迎。繼東京之後,還將到九州福岡、本州名古屋與大阪,一直巡迴到北海道札幌,等於讓台灣電影縱貫全日本。

廣告


這次參展的八部電影,都是台灣近兩年來票房表現最佳、並獲得許多國際影展獎項肯定的國片,包括二○○七年國片票房冠軍、獲得亞洲海洋電影展審查委員特別獎的「練習曲」;獲得柏林影展泰迪熊獎最佳影片的「刺青」;獲得鹿特丹影展奈派克最佳亞洲電影獎的「情非得已之生存之道」;二○○六年台灣票房第一的國片「詭絲」;以及「最遙遠的距離」、「六號出口」、「沉睡的青春」、「基因決定我愛你」。

台灣影視創作的潛力

除了挑片角度不同,找上SPO合辦,是台灣電影節能夠成功在日本舉辦的另一個關鍵。


SPO是把韓國影視作品引進日本市場的重要推手,包括電視劇「冬季戀歌」、電影「我的野蠻女友」等,甚至掀起日本女性瘋狂的「裴勇俊現象」。

廣告

如今,SPO更看上台灣影視創作的潛力。一開始是從引進台灣偶像劇著手,例如,台灣版「流星花園」從日本衛星電視、地方電視台開始播出,一路累積龐大人氣,二○○六年十一月甚至登上日本TBS電視台,成為第一部打進日本全國無線電視台的台灣偶像劇。「F4」言承旭、周渝民、吳建豪、朱孝天在日本大紅,日本女性影迷之間掀起話題與學中文的風潮,也帶動日本拍攝日本版「流星花園」電視劇。這四位台灣偶像甚至成為代表台灣宣傳觀光的代言人,吸引日本人來台追星並旅遊。

今年SPO進一步引進台灣電影,第一波大動作就是台灣電影節。劉嘉明在挑選日本合作對象時,特別選擇重視亞洲電影、並且擁有戲院的電影代理商,電影有了上映的通路,就不必仰人鼻息。在東京六本木、新宿以及大阪心齋橋等地都擁有戲院的SPO,正符合這樣的條件。

廣告

在選片過程中,SPO國際部行銷經理櫻井由紀看了「練習曲」之後,對這部聽障青年騎單車走遍台灣土地的作品深受感動,在片中看到了環保意識與濃濃的人情味。她告訴劉嘉明,「我要為這部電影做一些事。」後來,「練習曲」成為這次台灣電影節的領軍之作。

偶像派、藝術片雙管齊下

這段台日合作的過程中,劉嘉明發現,日本人對台灣電影非常關注,並且事前做了詳盡的市場調查。他分析,日方選出這八部台灣電影,主要有兩方面的考量:

一、以偶像魅力吸引媒體與觀眾。例如何潤東、彭于晏在日本已有知名度,甚至有日本師奶組成後援會大力支持,影迷力量驚人。這次日方就挑選何潤東「基因決定我愛你」、彭于晏「六號出口」等偶像掛帥的電影參展。

廣告

二、展現台灣在地風情的藝術性電影。例如桂綸鎂演的「最遙遠的距離」,以台東自然風景為舞台,描繪三個都會年輕人在東海岸追尋自我與愛情的過程,獲得二○○七年威尼斯影展國際影評人週最佳影片獎。像這樣在國際得獎的作品,是吸引另一群日本觀眾的關鍵。

日本交流協會文化室長馬場克樹對台灣電影節的觀察,跟劉嘉明不謀而合。他表示,喜歡台灣電影的日本觀眾有兩種類型,一種是所謂的「華流」(以華人作品帶動的流行風潮,跟「韓流」意思類似),他們非常熱愛台灣偶像與流行音樂。另一群日本觀眾則非常留意台灣的國際級大導演,例如侯孝賢、楊德昌、李安、蔡明亮的作品。

廣告

日本交流協會將台灣電影節的台北記者會消息廣發給駐台的日本媒體,其中,在日本有千萬發行量的第二大報《朝日新聞》,在文化新聞版以中心位置做了報導,特別介紹「最遙遠的距離」、「刺青」、「練習曲」三部電影,並刊登「最遙遠的距離」桂綸鎂的劇照。這不僅為台灣電影節在日本做了極佳的宣傳,也顯示台灣文化在日本的發展潛力。

動人的故事,最有海外市場

「我最關心的問題是,下一次的八部電影在哪裡?」劉嘉明表示,台灣的市場不夠大,一定要走出去;這次的台灣電影節創造了一個可能的模式,讓台灣電影以團結的力量走出去,在海外市場被看見。

劉嘉明認為,近年來風行的跨國合資超級大片的模式,刻意把多國演員集結在一起,起初觀眾會有新鮮感,但無法持久。因為,電影真正需要的是動人的劇情,把在地的、令人感動的故事拍出來,就能跨越國界,感動外國人,吸引他們進戲院觀賞。

馬場克樹則建議,未來台日之間的電影交流,可以從學生做起。例如企劃台日學生影展,決定主題之後,由日本學生來台灣拍電影,台灣學生也到日本拍片,完成之後,在共同影展上放映,彼此以不同的角度來看對方的文化,會是一件很好的事。

「慾望教育」比設計更重要 下一篇 「慾望教育」比設計更重要
你可能有興趣
廣編企劃|水手計畫三部曲|4家企業、4種模式,同樣的智慧製造,不同的自動化轉型
最新訊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