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下35論壇 李安10大金句|天下雜誌
切換側邊選單 訂閱天下 切換搜尋選單
切換會員選單

天下35論壇 李安10大金句

精華簡文

天下35論壇 李安10大金句

圖片來源:王建棟

瀏覽數

29642
分享文章

天下35論壇 李安10大金句

Web Only
  • 馬岳琳

真誠與真實,藝術與技術。國際大導演李安,在天下雜誌35週年慶的「探索與創造」論壇,與和碩董事長童子賢對談。

李安新片《比利.林恩的中場戰事》將在11月11日全球上映,他以3D、4K高解晰度、每秒120格的高幀率(傳統電影為每秒24格)、影史上前所未有的電影拍攝規格,挑戰數位電影的下一個發展階段。李安在論壇中講述他想帶給觀眾全新體驗的初心、開拓裡的掙扎與艱難,也分享他珍貴的人生智慧和領悟。

李安(右)與和碩董事長童子賢(左)一同參與天下雜誌35週年慶的「探索與創造」論壇。攝影王建棟。

童子賢觀察,大家覺得李安是謙和溫文的,但李安的過去,本質上充滿了創造、探索能力,而且帶著叛逆性格。或許李安的父親期待他成為教授,可兒子不要,偏偏選擇了電影這條路。「這就差不多看得出他六十歲以後,還會持續探索創造,也會繼續叛逆,不會安於電影產業的既有規範,條條框框或技術架構,是不能滿足李安的,」童子賢說,世界就是因為有人勇於闖盪而進步。

論壇中李安不但真誠面對各種來自主持人天下雜誌社長吳迎春、天下子頻道換日線網站全球台灣青年的提問,也回答了網友、現場觀眾的問題,更常常語帶幽默、詞鋒直率;他開美國總統候選人川普的玩笑,說「川普用每秒12格看就可以了」;他也不掩對金馬獎的珍視,說「希望剛剛主持人介紹我得了五個金馬獎」;雖然年過六十,但他坦承自己還是有很多迷惑,不想被套路限制,拍電影要像瑪丹娜的歌《Like a Virgin》,希望每一次都像第一次。「我永遠是電影系的學生,世界就是我的學校。」李安如此定位自己。

攝影劉國泰。

李安喜歡說:「拍電影就是把心拿出來,和觀眾相映一下。」精彩的兩個多小時論壇現場,《天下》為你整理出李安的十大金句,看看這位在世界走到最高最遠的異鄉遊子,如何和他的家鄉人們心心相映:

1.做決定時,就是對你性格的考驗,決定你是什麼樣的人

我是天秤座的人,最不喜歡做決定,天秤座的小孩早上起來哪隻襪子要穿哪個腳都沒辦法決定,我就是這樣的一個人。但我常常在拍電影的時候要做很多決定,重大的決定,我不希望把它當成賭博,那是跟賭博很不一樣的。賭博輸掉了會很後悔,但做一個決定以後,不管成功失敗,都要很甘願、覺得很值得,因為我決定要這樣做。

我跟年輕人講,不要習慣於失敗。人是會有pattern的,失敗的人你做什麼重大的決定,就會一直往失敗的地方跑,成功的人會一直往成功跑,不知道為什麼。做決定的時候,你不要想對錯、獲利或損失;做決定的時候,都是對你性格的考驗,你是什麼樣的人。這是你要想清楚的,最後不管你得到好處壞處,你怎樣承受、我要出賣朋友還是要把片子拍成,兩個都很重要,那我是什麼樣的人,你想清楚以後,那個決定就理所當然。

以這部新片來講,我要不要拍超過每秒60格,我是經過一年的猶豫,最後我決定跟它拚了。因為60格我知道會是怎樣,但120格我就是不知道會是怎樣。我就是這樣的一個人,我決定了,如果我拍出來不好、被全世界的人罵、被同業說你在搞什麼局,我都會很甘願。

你做決定的時候,就是考驗,決定你是一個怎麼樣的人,對你自己是很重要的,不要小看它,也不要光以成功失敗來看,你要往更裡面看。

2.思想就是克服你不懂的東西才會產生的東西

人家問我為什麼要用這樣突破以往的全新技術規格來拍這部片,答案很簡單,就是好看。我可以講很多東西,為什麼要這樣、為什麼要那樣,但我就是有股衝動要做,我就是想看到。我做《少年Pi》的時候對數位電影產生很大的好奇,我以前是誓死捍衛膠片電影的,我在做Pi的時候第一次接觸3D、數位,發現很多東西我對不上。

我在藝專時爸爸送我super 8超八釐米的膠片,那時我有很強烈的、觸電的感覺,那個電影世界好像比較合理,那個東西是我可以掌控、創作、投射的東西。我就開始不知幾十年地一直往那邊投射,我就是一個拍電影的人,每秒24格我從來沒去想過,電影是平面的這件事情,我沒有想過(因為太理所當然)。人沒碰到搞不懂的東西,你是不會啟動你的思想的,思想就是克服你不懂的東西才會產生的東西。所以為什麼我們要在電影裡面用戲劇測試人性,大家吃得飽飽沒事為什麼要測試?因為碰到不同狀況、搞不懂、不舒服的時候,本性就會出來。

3.我不是要把天堂樂園的籬笆拆掉,我只是想把籬笆往外面再擴張一點

我常常覺得,電影每秒24格應該是天堂的一個欄杆吧,你超過那個好像就是出了天堂一樣,不曉得要怎麼辦。可是因為拍《少年Pi》的關係我覺得那就是不夠,我想所有導演第一次看到3D都會嚇到,這什麼東西?不對,攝影機壞了還是怎麼樣?馬上有人跟我解釋3D跟眼睛很像,兩個角度掃描後要求的比較準確,一切要求比較高,所以每秒24格不行,我愈拍問題越多。我拍Pi運氣不錯滿成功,但提心吊膽,我只敢用一點點3D,我超過一點,問題就出來,亮度也是問題,我開始懷疑我一直最相信、幾乎像我的宗教我的上帝一樣的這些原本的東西。

我想說不是我要把天堂樂園的籬笆拆掉,我只是想要把籬笆往外面再擴張一點。我就開始追求更高格式,演員表演、打光、佈景什麼的都不對,我開始調整、我開始懷疑。到了每秒60格,人家做實驗只是把「閃跳」去掉、模糊改進,可是超過60格以上,已經感覺不像電影,進入另一個境界。

觀眾的參與感跟電影的文法開始要變了,這東西讓我開始有點緊張,我大概有一年多時間考慮要不要超過60格。我很想看到像真實影像裡有參與感、是第一人稱,而不光是第三人稱這樣的電影。人跟電影的關係改變了,這樣的情形下去已不是聽一個故事,而是體驗一個情狀。我很幸運,我一點都不懂電腦,不知民間疾苦地一直要求、 鍥而不捨一直要求。電腦不能做,我們就做新的電腦;沒有放映機,我們就用美國國防部看戰鬥機模擬的工業用放映機來改裝。我開拍前兩個禮拜才第一次看到超過60格的樣子,我很好奇到底每秒120格是什麼樣子。

4.人生最重要的事是閱讀彼此的臉

剛剛講到拍攝動作,其實3D也好、高格率也好,你得到最好的東西是近景、特寫、CLOSE UP、人的臉。我們人生最重要的事情是閱讀彼此的臉,那這個高規格閱讀的方式,跟我們的眼睛很像,你可以感受到一個人心中的感覺。細節就是演員眼睛裡面的神采、思想,觀眾都會感覺到。

這個高規格應該是最好的來拍戲劇性的東西,大家一談到高規格就講到動作、場面,但我覺得最可貴的應該是拍劇情片、拍人的臉。觀眾體驗故事的距離,導演是可以有選擇性的,我要近的時候可以近,當然像是川普我不會想要那麼近的看他,那我就調遠一點,大概用每秒12格看比較好。

攝影王建棟。

5.我永遠是電影系的學生,世界就是我的學校

你問我希望別人怎麼介紹我?我希望剛剛主持人介紹我有拿過五個金馬獎,我希望她介紹我是一個電影工作者。其實介紹最有力的還是奧斯卡,沒法度,我去美國職棒紐約大都會隊的主場開球,我一走出去,他們也是講「Oscar winner......」,不會說「Golden Horse winner.......」,沒有辦法,人家怎麼介紹我,是一個禮儀的場合,一般世俗的觀念,要怎樣就怎樣吧。

我自己看待我自己,我希望我永遠是電影系的學生,世界就是我的學校。有時候盛名之累,也很難假裝做學生的樣子,我的樣子也不像學生了,一個人到老年的時候,還要學習怎樣當老人。學習是沒有止境的,電影本身就是幾個攝影機,沒有什麼東西,你怎麼運用,才是它的本質。

電影對我來講,是個學習。電影本身我很喜歡學,我現在這片做這麼多format、形式,我每次做的時候,都有學到一些東西,對我來講是一個很大的滿足,當然每一個學習,你每找到一個答案就開啟了十個問題,所以不可能學得完。

6.我是台灣人,我拍的片就是台灣片

你問我是哪裡人?我是台灣人啦。有人問我,你為什麼不拍台灣哪個年代、哪個年代的片,但我拍過Pi以後,我有一個感覺,就是其實這些片都是台灣片啊。

因為我覺得一個人的養成,決定他的個性和世界觀,差不多20歲之前就定型了。我是在台灣到23歲,所以我在外面不管做什麼東西,吸收到什麼,我的本質還是滿台灣。

我希望全世界的人能接受我是誰,我不要套進一個固定的框架,我的本質就是在這邊長大的,混了很多東西,台灣就是這樣。

攝影王建棟。

7. 希望每次都像瑪丹娜的歌《like a virgin》,每次都像happen the first time

什麼驅使我不斷創新突破?人過60歲還真的開始困惑了,簡單講就像瑪丹娜的歌啊,like a virgin,我希望每次做的電影都是像happen the first time。

簡單講是找到初心,複雜講的話,我需要一個病床跟心理醫師,連續講3個月。

我想是個性吧,我覺得真誠滿重要的,我現在要假裝什麼,愈來愈容易,我必須提高那個門檻,才感覺有些活力。當你開始發覺電影套路後,我希望連拍攝方法都要改,電影以前大家都這樣做,不去想好不好,我很想改。

當然讓人家情感起伏、講故事還是很重要,可是這個之外,拍電影和看電影的感受,你講什麼內容跟你怎麼講這個故事,是同等重要。因為電影是種體驗,不是看個書、念個公文、把一個東西講出來,而是你怎麼體驗它、怎麼感受它,直觀上你看到那個影像,你跟他怎麼呼吸、怎麼溝通,這是電影本質裡面講的道理。

講的故事、喜怒哀樂,說穿了也是一種形式,電影最可貴的是觀眾跟它的直觀關係,這又與你的拍法、你的科技,有很大關係,因為直接刺激到人的感官就是不一樣,我覺得這跟電影的內容是同樣重要,內容跟科技不是兩回事,它是一體的兩面。

8.選擇議題時,是議題在召喚我

電影的議題很重要,因為沒有議題的話,言情劇起起伏伏就過去了,不會給人家留下印象,很難統合一個電影的精氣神。我怎麼選擇,跟我那一段時間的思考有關,因為我除了拍電影,其它事情都沒有很重要,電影就是我的生活。

所以我選擇議題的時候,常常會有一種感覺,議題在召喚我。那段時間中,我最關心的人生的議題,還有我存在的價值吧,到底是什麼?我要做那樣的探討。我有了議題之後,很自然地,各個東西進來,書也好,劇本也好,或是人家在講,或是我看到的事情。如果跟那議題謀合,我覺得可以做什麼東西的時候,很自然就會上手。

我拍電影一開始的時候,覺得孝順這件事情很重要,所以拍了《推手》等三部電影。最近這段時間,就是人跟上帝的關係、人和神的關係,特別引起我注意。很自然地,跟我的年紀、閱歷有關。我講的神,不是某一個神,是人跟未知的東西的一種情感結合,不是理性,解釋不清楚。當你又需要信仰、又不能解釋它的時候,當你碰到挫折,你的心怎麼樣去寄託,關於真假虛實的辯證,對我就很重要。

我看到王佳芝看到易先生看到鄺裕民,我撞出一個真假虛實,人到底是演戲比較真?還是生活上比較真?同性戀和牛仔,斷背山也是個虛幻的東西,是一個謎,在那段時間,浪漫的東西,對我很重要,romance,包含《色.戒》,那對我來說也是一種浪漫。過了兩三部,這段時間,青春的逝去,純真的喪失,對我來講很重要。所以議題的選擇,也是你人生比較關切的事。

9.You are not good enough

要使出渾身解數,才能帶領大家往前走。劇組我需要花很長時間告訴他們,你其實不夠好,這是滿困難的事情,這是新的東西,你不夠好、我也不夠好,我們一起研究。

You are not good enough,對美國人來講,這個話不太容易出口,我還是講了。尤其每一組的頭,我都很誠心跟他們說,YOU ARE NOT GOOD ENOUGH。常常已經都開拍了第三個禮拜,我才發現有個東西做了一百年不知道為什麼這樣做,這樣拍是錯誤的。你要發現這種錯誤,如果你覺得自己很棒,那就不行了,所以第一個要謙卑。這滿難的,每個行業做到那麼好的時候,他不只是有信心、技術,他有他的驕傲跟身份,一個好萊塢做3D的你跟他說,這樣不行,他會發脾氣,這時候我就要去調和,要常常溝通,真話你要告訴他,會傷害他然後要哄他。

對片廠也要連哄帶騙,片商會說可不可以不要做60格,我就說good news and bad news,good news是我們不做60格,bad news是我們要做120格,然後你要找到讓他可以相信你的理由。

10.我最喜歡一起工作的人員,他要有電影夢,對電影要有一種看法

其實技術的東西是比較末節的,可能對有的人而言技術很重要,對我來講是重要,但不是最重要。我覺得年輕人如果做後製,他不要每天在那邊做數位技術的事情,他要對文藝、對文化跟對電影,有一個通盤的瞭解。

我最喜歡一起工作的人員,不管是不是小工,他要有電影夢,對電影要有一種看法、有感受,這種的我才喜歡跟他工作。如果他只是來打工的話,我會覺得乏味。

我們台灣來講的話,年輕人重要的就是你的創作,台灣後期製作的創意還是不夠,很多都是代工型的。你看他畫出來,還是迪士尼,迪士尼的他什麼都會畫,哇,這是我們台灣做的怎麼樣,可是那個迪士尼還是當老闆,美國人還是當老闆,我們永遠升不上去,為什麼?這是創意,這跟文化有關係。

 

分享文章

關鍵字:

文章下載

PDF 下載 付費閱讀
 

暢讀《天下》,前三個月體驗價只要$39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