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頁使用了標題或全文手工轉換

休伯特·韓福瑞

維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書
跳至導覽 跳至搜尋
休伯特·漢弗萊
Hubert Horatio Humphrey, Jr.
H Humphrey.jpg
第38任美國副總統
任期
1965年1月20日-1969年1月20日
總統林登·詹森
前任林登·詹森
繼任斯皮羅·阿格紐
美國參議院副臨時議長
任期
1977年1月5日-1978年1月13日
繼任喬治·米切爾 (1987年)
明尼蘇達州聯邦參議員
任期
1971年1月3日-1978年1月13日
前任尤金·麥卡錫
繼任Muriel Humphrey Brown
任期
1949年1月3日-1964年12月29日
前任Joseph H. Ball
繼任華特·孟岱爾
美國參議院多數黨黨鞭
任期
1961年1月3日-1964年12月29日
領袖麥克·曼斯菲爾德
前任麥克·曼斯菲爾德
繼任拉塞爾·朗
明尼阿波利斯市長
任期
1945年7月2日-1948年11月30日
前任Marvin Kline
繼任Eric G. Hoyer
個人資料
出生1911年5月27日
 美國南達科他州華勒斯
逝世1978年1月13日(1978歲-01-13)(66歲)
 美國明尼蘇達州瓦佛利
國籍 美國
政黨民主黨 民主黨
配偶Muriel Buck Humphrey
母校明尼蘇達大學
路易斯安那州立大學
宗教信仰聯合基督教會
衛理宗
簽名

小休伯特·霍拉蒂奧·韓福瑞Hubert Horatio Humphrey, Jr.,1911年5月27日-1978年1月13日),美國民主黨籍政治人物,曾任明尼蘇達州聯邦參議員,1965年至1969年間出任第38任美國副總統

韓福瑞支持富蘭克林·羅斯福推行的新政。他在1948年民主黨全國大會發表關於民權的講話後,受到全國的注目。其後他當選參議員。

1968年美國總統選舉,在林登·詹森總統退出初選後,他代表民主黨出馬角逐美國總統,因為他越戰的立場,期間8月芝加哥舉辦的民主黨全國大會示威引發的嚴重暴力衝突,雖然其後他調整部分立場,但最後仍以些微差距敗給共和黨候選人理查·尼克森

早年生活和教育[編輯]

休伯特.韓福瑞出生於美國南達科他州的華萊士,休伯特.韓福瑞的大部分的青年時光都在都倫度過。他的父親老休伯特.霍拉蒂奧.韓福瑞(1882–1949)是一位商人和藥劑師並且擔任過許多公職。韓福瑞中學畢業後,他父親的離開都倫,懷著改善家庭財務狀況的希望在南達科他州的休倫市開設了一家新藥店。由於家庭的財務困難,韓福瑞僅在入學一年後就離開明尼蘇達大學。他最終獲得了科羅拉多州丹佛市國會醫學院的藥劑師執照並幫助他的父親經營著這家商店。他們在吸引顧客的方式上進行了創新,在標有木豬的標語上寫著:「韓福瑞一家已經成為了為豬和人提供專利藥品的製造商」。小休伯特照看商店並攪拌藥材,老休伯特銷售「BTV」,給豬用的礦物補充劑驅蟲劑,以及其他藥品。」韓福瑞後來寫道:「我們製成了「韓福瑞的鼻煙」,替代了維克的滴鼻劑,我覺得我們做的滴鼻劑更好。維克使用了不吸附性礦物油,我們使用了植物油作為基礎,我加入了局部麻醉劑苯佐卡因,所以即使嗅覺沒有好轉,也感覺不到。」各種各樣的「韓福瑞療法效果很好,並構成了家庭收入的重要組成部分。」 隨著時間的流逝,韓福瑞的藥店有利可圖了,家族再次繁茂起來。韓福瑞在休倫居住期間,經常出席休倫最大的衛理公會教堂,並成為教堂的童子軍第6團的偵察長。 韓福瑞並不喜歡他的工作,他的夢想是獲得政治學博士學位並成為大學教授。他因為不滿而胃痛暈厥,儘管醫生發現他沒有任何問題。 1937年8月,他告訴父親,他想回到明尼蘇達大學。老韓福瑞試圖說服兒子繼續留在藥店工作,但小休伯特拒絕了,他父親說:「休伯特,如果你不開心,那你就應該做點什麼。」。韓福瑞於1937年回到明尼蘇達大學,並於1939年獲得文學學士學位。他還於1940年在路易斯安那州立大學獲得碩士學位,並在那裡擔任政治學助理講師。然後他於1940年成為明尼蘇達大學講師博士生(加入美國教師聯合會),並且是公共事業振興署(WPA)的主管.在1940年的總統競選中,韓福瑞和未來的明尼蘇達大學的校長馬爾科姆·穆斯英語Malcolm Moos明尼阿波利斯廣播電台上辯論了民主黨總統候選人富蘭克林·羅斯福共和黨總統候選人溫德爾·威爾基的功過, 韓福瑞支持羅斯福。 之後韓福瑞開始活躍於明尼阿波利斯的政治領域,結果導致他從未完成博士學位。

早期職業生涯和婚姻[編輯]

1934年,韓福瑞開始與穆里爾·巴克(Muriel Buck)約會。他們與1936年結婚,擁有四個孩子。錢一直對韓福瑞是一個大問題,特別是當他競選總統時。」 為了籌款,韓福瑞經常進行付費演講。 他一直住在馬里蘭州雪佛蘭(Chevy Chase)的一個中產階級郊區房屋。 1958年,韓福瑞夫婦用他們的積蓄和演講費在明尼阿波利斯以西約40英里的明尼蘇達州韋弗利市建造了一個湖濱房屋。

第二次世界大戰期間,韓福瑞曾三度嘗試參軍,但均以失敗告終。 他兩次嘗試加入海軍, 但都因色盲而被拒絕。 然後,他於1944年12月試圖入伍,但由於雙疝氣色盲肺鈣化而未能通過體格檢查。 儘管他曾嘗試參軍,但一位傳記作者會指出,「在整個政治生涯中,韓福瑞在都被指控逃避兵役」。韓福瑞領導過各種戰時的政府機構,同時擔任大學講師。 韓福瑞在1944年春天離開瑪卡萊斯特學院後,一直擔任明尼阿波利斯廣播電台的新聞評論員直到1945年。

1943年,韓福瑞競選明尼阿波利斯市市長輸了,但儘管他經費不足但是任然贏得了47%以上的選票。韓福瑞也是明尼蘇達州民主黨和農民工黨合併成立明尼蘇達州明尼蘇達民主-農民-勞工黨的重要推動者,他還參與了羅斯福總統1944年的競選連任。1945年,共產黨人試圖奪取對DFL的控制權時,韓福瑞成為一名積極的反共主義者並成功將共產主義者從DFL中驅逐。 戰爭結束後,他以61%的選票贏得了明尼阿波利斯市長選舉。於1947年以建城歷史上最大的優勢贏得了連任。他改革了明尼阿波利斯的警察部隊。明尼阿波利斯被稱為美國的「反猶太主義之都」,並且非洲裔美國人也收到歧視。韓福瑞為打擊歧視做出了巨大的努力。他成立了關係委員會,並建立了市政府的公平就業委員會,使明尼阿波利斯成為美國僅有的少數幾個禁止勞動力歧視的城市之一。韓福瑞在1960年對記者白修德說道:「我曾經在明尼阿波利斯市擔任市長……市長做得很好,這是擔任州長和擔任總統之間最好的工作。」

1948年民主黨全國代表大會[編輯]

當年民主黨由認為聯邦政府應保護少數族裔公民權利的北方人和主要認為南方州應能夠在其邊界內實行傳統種族隔離的南方人分裂。在1948年的民主黨全國代表大會上,現任總統哈瑞·S·杜魯門擱置了1946年民權委員會的大部分建議,以避免激怒南方民主黨。但是韓福瑞在《進步》雜誌上寫道:「民主黨必須執行報告中每一項原則的,或不全則無。」

一個多元化的反對當年民主黨代表大會對於民權不溫不火的態度的聯盟建立,包括韓福瑞,保羅·道格拉斯和約翰·雪萊等反共自由主義者,他們後來都被稱為民主黨的進步派主義者。他們提議在政黨上增加一個「少數族裔派」,這將使民主黨對種族隔離採取更加積極的反對態度。少數族裔派委員會呼籲聯邦立法禁止私刑,結束南方的學校隔離,並結束基於膚色的工作歧視。布朗克斯市的埃德·弗林(Ed Flynn)等城市民主黨也大力支持少數派,他們承諾東北地區的代表向韓福瑞的平台投票,芝加哥的雅各布·阿維(Jacob Arvey)和匹茲堡的戴維·勞倫斯。儘管被視為保守派,但城市民主黨們認為,北方民主黨人可以通過支持民權來贏得許多黑人選票,而只會損失較小的南方民主黨人支持。儘管許多學者認為工會是該聯盟的主要領導人,但是除了工業組織國會政治行動委員會(CIOPAC)的負責人,傑克·科羅爾(Jack Kroll)和AF惠特尼(AF Whitney)的負責人之外,沒有其他重要的勞工領導人參加了該大會。

儘管杜魯門的助手們為避免該問題在黨代會上鬧大,但韓福瑞還是為少數族裔派發言。韓福瑞在一次著名的演講中熱情洋溢地表示:「對於那些說我們在過於著急解決民權問題的人,我對他們說,我們已經晚了172年!對於那些說民權是對州權侵犯的人,我是這樣說的:民主黨已經到了擺脫州權的的陰影,直奔人權的陽光的時候了,弗萊和他的盟友獲得了成功:該公約以651 1/2票的票數通過接受民權聯盟。

在表決之後,密西西比州代表和阿拉巴馬州一半的代表走出了大廳。許多南方民主黨人對這種「生活方式」的冒犯如此激怒,以至於他們成立了州權民主黨,並提名了自己的總統候選人南卡羅來納州州長斯特羅姆·瑟蒙德。 州權民主黨的目標是將南部各州的票從杜魯門拿走,從而使他選舉失敗。他們認為,在這樣的失敗之後,民主黨將永遠不會再積極地支持民權。這一舉動適得其反:儘管民權是杜魯門失去了州權民主黨人的支持,但它卻使他獲得了黑人的很多選票,特別是在北方大城市。結果導致杜魯門擊敗了湯瑪斯·杜威。結果表明,民主黨可以在沒有深南州和減少南方民主黨的人的支持下贏得總統選舉。普立茲獎得主,歷史學家戴維·麥卡洛曾撰文指出,韓福瑞可能比杜魯門本人以外的任何人作用更大使他贏得選舉。

參議員(1949–1964)[編輯]

擔任參議員時期的韓福瑞

韓福瑞作為一名明尼蘇達民主-農民-勞工黨候選人贏得了明尼蘇達參議員選舉,他以89%的選票贏得了民主黨初選並以以60%的選票擊敗了時任共和黨參議員。他於1949年1月3日上任,成為美國內戰之後明尼蘇達州首位來自民主黨的民選參議員。他在1954年和1960年連任。1961年,他的同事們將他選為多數黨黨鞭,直到1964年12月29日他離開參議院,擔任副總統一職。韓福瑞於第81屆到第87屆國會以及第88屆國會的一部分中任職。

最初,韓福瑞對民權的支持導致他被南部民主黨人排斥,他們占據參議院的領導職位並希望因他在1948年美國民主黨代表大會上支持民權綱領而受到懲罰。南方民主黨領導人來自喬治亞州參議員小理察·羅素在韓福瑞走過時曾對其他參議員說:「你能想像明尼蘇達州人民派那該死的傻瓜來代表他們嗎?」 韓福瑞並不害怕;他的正直,熱情和雄辯最終使他贏得了大多數南方人的尊重。南方民主黨人也更同意於接受韓福瑞,成為來自德克薩斯州的美國參議院多數黨領袖林登·詹森的門生。韓福瑞因倡導自由主義(例如民權,軍備控制,核試驗禁令,食品券和人道主義外援)和漫長而機智的演講而聞名。

韓福瑞是一位自由主義者,為捍衛杜魯門對1950年《麥卡倫法案》的否決而鬥爭。該法案旨在壓制美國共產黨。他與一小撮自由派人士一起支持基爾戈(Kilgore)的替代方案,該方案將允許總統在國家緊急狀態下不經審判就鎖定顛覆分子。目標是分裂麥卡倫聯盟。該策略未能阻止新法案的通過;參議院以57票對10票推翻了杜魯門的否決。1954年,他提議將共產黨員資格定位重罪。這是為了拖延一項會傷害工會的法案。韓福瑞的提議沒有通過。

韓福瑞是第84屆和第85屆國會裁軍委員會的主席。1960年2月,他提出了建立國家和平總局的法案。韓福瑞與另一位前藥劑師卡爾·達勒姆(Carl Durham)代表共同發起了《達勒姆-韓福瑞修正案》(Durham-Humphrey Amendment),該修正案修正了《聯邦食品,藥品和化妝品法》,為藥品定義了兩個特殊類別,即「傳奇」(處方)和非處方藥(OTC)。

1964年,作為參議院的民主黨黨鞭,韓福瑞伊利諾州的參議院共和黨少數黨領袖埃弗里特·迪爾克森(Everett Dirksen)對1964年民權法案的攥寫起到了重要性。韓福瑞一貫的開朗和樂觀的舉止,以及他對自由主義的大力倡導,使他被參議院的許多同事和政治記者們暱稱為「快樂的戰士」。

儘管約翰·甘迺迪總統因建立和平隊而屢獲殊榮,但韓福瑞於1957年提出了第一個建立和平隊的法案,比甘迺迪的密西根大學演講早了三年。[三位記者在1969年發表的關於韓福瑞的文章寫道:「美國政治中很少有人能創造那麼持久的意義。韓福瑞,而不是甘迺迪第一次提議建立和平隊「糧食換和平」計劃是韓福瑞的主意,醫療保險也是如此,在他首次提出該法案後十六年才通過。他為「聯邦援助教育」自1949年就開始工作,還有禁止核試驗條約。這些都是參議院20年為自由主義事業奮鬥的紀念碑「。詹森總統曾說過:「多數參議員都是小魚。休伯特·韓福瑞是條鯨魚。」

韓福瑞在他的自傳中寫的:對我來說,有三項特別具有重要性的法案:和平對,裁軍機構和《禁止核試驗條約》。總統知道我的感受後,要求我為所有這三個法案立法。我於1957年提出了第一份和平隊法案。一些傳統的外交官並不贊同,對成千上萬的年輕人的想法感到震驚。

1951年1月7日,韓福瑞與參議員保羅·道格拉斯(Paul Douglas)一起呼籲撥出800億美元的聯邦預算,以打擊共產主義的侵略,同時加重稅率以防止借款。在1951年1月致杜魯門總統的信中,韓福瑞寫道,有必要建立類似於公平就業實踐委員會的委員會,以結束國防工業中的歧視,並預計通過行政命令建立這樣的委員會將得到美國人的高度認可。

1953年6月18日,韓福瑞提出了一項決議,呼籲美國敦促德國舉行自由選舉,以應對東柏林的反共暴動。

1958年12月,韓福瑞在收到訪問尼基塔·赫魯雪夫的信息後返回,堅稱該信息對美國不是負面的。韓福瑞(在1959年2月說,美國報紙本應無視赫魯雪夫稱他為」童話敘述者「的評論。韓福瑞在9月致國家固定物和辦公設備協會的講話中呼籲進一步檢查赫魯雪夫的」和平共從」的學說,並認為通過使用美國的「和平武器」可以贏得冷戰。

1963年6月,韓福瑞陪同他的長期朋友勞工領袖沃爾特·路則前往瑞典總理的在harsund的夏令營旅行,與歐洲社會主義領導人見面,交流思想。與韓福瑞和羅伊特會晤的歐洲領導人中有英國,瑞典,丹麥和挪威的總理,以及未來的德國總理威利·勃蘭特。

副總統(1965-1969)[編輯]

漢弗萊副總統在橢圓形辦公室的一次會議上,1965年6月21日

漢弗萊於1965年1月20日就職,結束了美國副總統長達14個月的空缺,他是當時越戰的早期疑論者。繼北越成功在1965年2月7日打敗了美軍在波來古的軍事設施後,漢弗萊便從喬治亞返回華盛頓,試圖阻止事態進一步升級。他告訴總統約翰遜,轟炸北越並不能解決南越的問題。首先,他指出越南的軍事解決方案將花費數年,遠遠超過下一個任期。為了回應這一項建議,約翰遜總統冷酷了漢弗萊幾個月,以懲罰漢弗萊,直到漢弗萊決定「重返團隊」並全力支持戰爭

作為副總統,漢弗萊因對約翰遜和約翰遜政府不忠而受到批評,儘管他的許多自由派崇拜者反對總統的政策,對越戰的熱情也越來越高。由於他拒絕公開批評約翰遜的越戰政策,漢弗萊的許多自由派朋友和盟友拋棄了他。漢弗萊的批評家後來得知約翰遜威脅漢弗萊,約翰遜告訴漢弗萊,如果他公開批評自己的政策,他將反對漢弗萊當選下屆民主黨代表大會的總統候選人,從而破壞了漢弗萊出任總統的機會。後來,漢弗萊在1968年民主黨代表大會中競選總統候選人中慘敗。

漢弗萊擔任副總統時,曾受到音樂家湯姆·萊勒(Tom Lehrer)的諷刺,標題為「休伯特變成了什麼?」。這首歌講述了一些自由主義者和進步主義者對漢弗萊感到失望的情況。漢弗萊在擔任副總統時比在參議員時變得更加沉默寡言。

漢弗萊在1965年的巴黎航展上與蘇聯宇航員尤里·加加林雙子座4號的宇航員

卸任後[編輯]

個人生活(1969-1978)[編輯]

外部連結[編輯]

前任:
林登·詹森
美國副總統
1965年-1969年
繼任:
斯皮羅·阿格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