拜登的总统竞选搭档敲定亚非裔混血贺锦丽,会对美国大选产生什么影响?

8月12日,据纽约时报报道,美国民主党总统候选人拜登在本周二终于下定决心,选择了加州参议员卡玛拉·哈里斯作为他的竞选伙伴。如果拜登当选,哈里斯参议员就…
关注者
711
被浏览
1,085,999

160 个回答

拜登的总统竞选搭档卡马拉·哈里斯(Kamala Harris)是牙买加和印度的混血儿,父母分别是经济学家和医疗领域学者。哈里斯没有跟随他们的脚步投身学术,而是选择从政,但她的政坛上升之路却是从当情妇开始的。

(哈里斯)

以情妇身份打入核心政治圈

哈里斯30岁时认识了时为加州政坛二号人物的威利·布朗(Willie Brown)。布朗当时是加州议会议长,在旧金山社交圈无人不知,他生活奢靡、频换女友,经常因巨额收入来路不明而受到调查。

(布朗)

虽然布朗比哈里斯大30岁,且是已婚人士,但他们很快便开始交往,哈里斯的母亲还公开为二人辩护。这段感情给哈里斯带来的好处多多,1994年,布朗安排她到加州失业保险上诉委员会、加州医疗援助委员会等机构挂名,每年可收到数十万美元的报酬。另外哈里斯还收了布朗送的豪车。

(哈里斯和布朗)

但布朗送给哈里斯最大的礼物,是打入加州政治核心圈的门票,和随之而来的人脉。哈里斯跟随布朗出入各种奢华聚会和晚宴,在他当选旧金山市长时也一路相伴。


就在很多人以为布朗会为了哈里斯离婚时,他们分手了,没多久哈里斯便开始和主持人蒙特尔(Montel Williams)交往。

(哈里斯和蒙特尔)

不过哈里斯对政治的野心已经形成。布朗和她虽感情不再,却在分手后结成政治盟友,并一路为其保驾护航。


在布朗成为旧金山市长三年后,哈里斯进入旧金山检察官办公室的职业犯罪部门任职。没多久,检察官特伦斯(Terence Hallinan)把哈里斯看中的职位空缺任命给了别人,二人发生不和。布朗为此公开批评特伦斯没有做好工作。

(特伦斯)

两派人就此结下梁子。在布朗的安排下,哈里斯离开检察官办公室,进入旧金山市政厅工作,并在2003年竞选旧金山地方检察官职位,挑战特伦斯的位子。布朗安排自己的前助理任职哈里斯团队的竞选经理,并发动自己的富豪圈人脉为其募资,其中不仅包括盖蒂家族(Getty family)、鲍厄斯(Frances Bowes)、斯蒂尔(Danielle Steel)等名流,还有“加州选民项目”(California Voter Project)等机构。


在布朗这个强大靠山的帮助下,哈里斯顺利当选旧金山地区检察官。但由于她的团队募集的资金远超过法律规定的211000美元,达到了621000美元,因此她的团队事后又缴纳了34000美元的罚款。


封锁娈童案文件

哈里斯在旧金山地区检察官的位置上引发的最大争议,莫过于阻碍对当地牧师娈童案的调查。


上文提到的哈里斯的上任检察官特伦斯,从2002年起展开了一项针对旧金山天主教教区性侵儿童的调查,并发现了大量相关秘密文件,涉及约40名牧师。特伦斯及其团队根据已有证据,开始了对其中一些牧师的起诉工作,却因诉讼时效问题,在2003年6月被美国最高法院叫停。

(哈里斯和特伦斯)

旧金山天主教会与盖蒂家族(Getty family)、加州州长杰瑞·布朗(Jerry Brown)等顶级政商圈关系极为紧密,特伦斯的调查对他们是巨大威胁。适逢上文提到的2003年旧金山检察官职位竞选,于是特伦斯的竞选对手哈里斯,收到了来自天主教会的滚滚资金。这些款项主要通过代理教会业务的律师罗素尼罗(Joseph Russoniello)、代理天主教机构的律所Bingham McCutcheon和Arguedas, Cassman & Headley等,流入哈里斯团队。


于是,等到哈里斯在2004年1月上任后,便突然将特伦斯找到的大量文件封存,公开表示不希望以任何形式对其进行公布。

(哈里斯)

这种行为自然引来无数抗议,哈里斯在重压之下,辩解说自己只是不想暴露受害者的信息。但这种毫无说服力的解释再次引发如潮反对声,因为真正受到了保护的是那些侵害儿童的牧师。如今,这些文件的去向已无从知晓。


对亲信违法牟利视而不见

作为检察官,哈里斯在决定是否起诉某案件上有极大裁量权,因此与布朗有密切关系的个人和机构,往往会在哈里斯这里逃过一劫。


布朗当年成为旧金山市市长后不久,便任命律师钦奇利亚(Hector Chinchilla)为旧金山规划委员会主席。该职位在决定项目的执行与否上有巨大权力,钦奇利亚借此牟利数十万美元后被指控。哈里斯上任仅八个月后,便撤销了针对他的所有八项指控。

(钦奇利亚)

布朗的另一个长期捐赠人拉米雷斯(Ricardo Ramirez)也因此受益。他经营一家名为Pacific Cement的水泥公司,靠着和布朗的关系,截至2003年,旧金山三分之一的公共工程项目使用的都是Pacific Cement的产品。


由于该品牌混凝土品质不达标,拉米雷斯在事情暴露后没能逃过被指控的后果。但哈里斯和拉米雷斯达成了一项秘密认罪协议,最后将这个涉及公共安全的问题,以环境污染为由,罚款42.7万美元了事。


2010年,哈里斯在布朗的支持下赢得加州司法部长选举后,依旧延续了她选择性执法的风格。2014年,她的埃姆霍夫(Douglas Emhoff)结婚,后者在一家名为Venable的律所工作,该律所代理了许多大公司,而这些大公司的业务中有许多需要哈里斯的“支持”。

(哈里斯和丈夫埃姆霍夫)

2015年,美国有14个州因虚假宣传,对一大批营养食品公司展开调查,而哈里斯的加州司法部办公室也收到了大量投诉,单是Herbalife这一个品牌便有七百多份投诉件。但整个过程中,哈里斯仿佛透明人一样,没有对任何品牌展开调查。


原因很简单:这些问题品牌几乎全是她丈夫埃姆霍夫所在的律所代理的,其中包括GNC、Herbalife、AdvoCare、Vitamin Shoppe等等。


2015年8月,埃姆霍夫被升职为律所的西海岸运营董事总经理。


此外,哈里斯对其他民主党老朋友也关照有加。加州前州长杰瑞·布朗的姐妹凯瑟琳(Kathleen Brown)是能源公司Sempra Energy的董事会成员。该公司因重大失误,在2016年爆发了号称美国史上最严重的天然气泄露事件,上万民众被迫搬离。然而,哈里斯拒绝调查此事。

(哈里斯和杰瑞·布朗)

哈里斯和奥巴马也是老相识,她早在2004年起便支持奥巴马,2007年总统竞选中,哈里斯把妹妹玛雅(Maya Harris)和妹夫韦斯特(Tony West)也一并拉来帮助奥巴马的竞选活动。


2013年,奥巴马在一次公开讲话中,赞美哈里斯是“全美国最漂亮的司法部长”。没多久,他便为这句唐突的言论道歉了。

(哈里斯和奥巴马)

继续浏览内容
知乎
发现更大的世界
打开
浏览器
继续

话说,今天美国那边最大的新闻,是拜登选定了自己的副总统人选:Kamala Harris,一位黑人-印度人混血的女政客。


(图源:the Times of Israel)


拜登的竞选策略大家现在已经非常熟悉了:就是什么也不做苟住优势。正好还有疫情,更让拜登在自家地下室里面宅的理直气壮,演讲也不搞了,视察民情也不去了,就只在自己家里发发推特。



但媒体对拜登的任何信息都是饥渴的,所以过去一个月的时间里面,全美国的媒体都在争论拜登的副总统应该是谁,整一个就是训练营既视感。


(图:有媒体还给各个候选人做了技能打分)


名单从10人减少到5人,最后又减少到决胜圈2人。拜登还各种吊大家胃口,一会儿和这个高级密谈,一会儿和那个煲电话粥,各种抓马不断。


(图源:BBC)


最后人选揭晓前,拜登还搞了“注册民主党党员提前知道”这种把戏,粉丝管理不可谓不老练。


但今天最后人选卡马拉·哈里斯Kamala Harris一出来,可以说让看热闹的人大失所望。


因为这个选择,实在是太可预见了。



现年55岁的哈里斯是标准的“华盛顿人”,非常典型的美国政客。大学毕业以后从地区的检察官干起,慢慢地干上了旧金山的检察官,最后在2010年当选加州检察总长。


(图:在旧金山工作时期的哈里斯)


干完州检察长的工作之后,她竞选加州参议院选举,进入国会工作。今年早些时候,她作为总统候选人参加过民主党内的初选,但很快被刷了下来。


最后,作为目前国会内屈指可数的又是女性又是少数族裔的民主党人,被拜登选中成为了副总统候选人。


(图:拜登与哈里斯早先时候还在初选中针锋相对)





美国总统竞选最近几年非常讲究条调和,也就是说副总统和总统一般来说是互补的,而不是相似的。


比如当年奥巴马参选总统的时候,自己是一个非常年轻的黑人,所以副总统就选了拜登这样一个白人老头中和一下,防止选民觉得奥巴马过于激进,体恤那些受不了改变的美国人。


(图源:CNN)


希拉里竞选的时候也是,她作为女性总统候选人,本身带着一种和体制对抗的感觉。所以副总统就选了Tim Kaine,没错,白人老头。


(图源:NBC)


当然川普作为白人老头群体的捧上去的总统,丝毫没有顾虑这个传统,自己的搭档也选了白人中年男子彭斯,整一个爹味组合。


(图源:DW)


这次拜登参选之后很快意识到了自己的最大问题:自己也是个白人老头,如果副总统也找个白人老头,那么整个竞选团队爹味未免太重了一点。


所以他早早地就宣布了,自己的副总统会是女性,没得商量。


接下来的问题就是选谁了。美国女性政客本来就少,可以配副总统的民主党政客那就更加屈指可数了。



在拜登的副总统池里面,有一半是非常左的激进派,比如伊丽莎白·沃伦和Karen Bass。这两位女政客有多激进呢?她们一个想要劫富济贫,打土豪分田地(沃伦),另一个公开表示过对共产主义国家古巴的好感(Bass)。


(图:沃伦与拜登)


于是拜登一琢磨:反正最后是选我或者川普,而激进派选民和川普是势不两立的,所以没必要找一个左派的副总统来讨好他们。有这闲工夫,还不如找一个比自己还保守的副总统,从川普的保守阵营挖一点选票。


哈里斯女士就是这样一个合理的选择。她在政治上非常保守,属于已经快贴近共和党了的民主党人士。这样就造成了一个非常有趣的现象:川普会很难喷这个人。


(图源:stanford)


举个例子,哈里斯履历上最大的黑点,是在担任加州检察长的时候严刑峻法,对贫穷人口伤害很大。但这放到共和党那里就完全不是黑点,毕竟川普是想要把所有墨西哥人都遣送回国的人。


当然,川普大多时候骂人都是不讲逻辑的。哈里斯一确认是拜登的搭档,川普就开始了对她的各种人身攻击“她说了很多谎话”“令人作呕” ,外号也取好了,叫“虚假哈里斯Phony Harris”



从族裔上来说,哈里斯又是印度裔又是黑人,少数族裔的身份抵消了一点她政治上的保守。考虑到川普很可能在选举中大放厥词侮辱少数族裔,哈里斯这个身份可以帮助民主党吊打川普。


况且一个人能吸引两个选民团体,拜登的算盘真是打的啪啪响。


(图源:heavy)


除了这些政策上的考量之外,拜登选哈里斯还有一个个人的原因:哈里斯女士和拜登的大儿子博·拜登是非常亲密的伙伴。两人后来竞选议员的时候也是互相支持,互相给对方引流。


当年哈里斯是加州检察长的时候,拜登大儿子在德拉维尔也是检察长,他们在当时有过非常密切的合作。哈里斯在自传中说“我们当时每天都谈话,一天好几次,我们真的是互相支持”。


(图源:dm)


拜登大儿子在2015年因为癌症去世,这对拜登是个沉重的打击,以至于拜登都没有参选2016年大选。据卫报说,自己儿子和哈里斯的友谊,也是让拜登选择哈里斯的关键因素之一。





如果放在10年前,推选出一个女候选人可以说是一个非常激进的做法。


这是美国历史上第三次有女性副总统候选人。前两次分别在1984年和2008年,当时两位白人老头候选人选择女性作为自己的搭档,其实都属于“自觉无望索性用女权博出位”的选择。


1984年总统选举民主党候选人Mondale和搭档Ferraro

(图源:ABC)


不出意外的话,那两次有女性副总统的候选人都失败了。并不是女性候选人给他们拖后腿,而是他们本身民调就已经大幅落后了。


但放在现在,尤其是希拉里参选总统之后的2020年,一个女性副总统候选人,只能算是一个平平无奇。


(图源:smh)


现在哈里斯女士成为拜登的“安全”选择,也的确显示了这几年美国政治风气的改变。女性候选人不再是噱头和博出位,而是靠谱的、稳健的选择。当然,这种女政客地位的改变,到底是因为女性地位真正的提高,还是美国大搞身份政治的副产品,就谁也说不清楚了。


哈里斯女生被宣布为拜登搭档之后,霉霉第一个发推鼓励:


“YES”



勒布朗:“恭喜卡马拉哈里斯!她值得这个机会!”



在reddit上,不少网友表达了遗憾之情,因为哈里斯不是他们心中应该有的左派副总统人选。但不论怎么样,只要不是川普,他们还是会去投票的。


“我会给他们投票的”



“拜登不是我的总统第一选择,哈里斯也不是我的副总统第一选择。但我仍然会努力去帮他们赢。因为另一个选择要糟糕的多”



“副总统辩论的时候哈里斯肯定能吊打彭斯”



“抱怨哈里斯不够左而不给他们投票,就好像你在不喜欢自己意大利面里有不喜欢的香料,所以选择去吃一盆屎”


目前拜登在各种民调上都大幅领先川普,这个优势甚至比4年前希拉里对川普的优势还大。



虽然很多同学都会说希拉里民调一路优势最后惨败,所以民调都是垃圾。但要注意到民调和选举的计数区别。最后2016大选,希拉里的总票数还是大于川普的,但因为美国复杂的计票制度(按州来选总统而不是简单多数),导致川普最后获胜。


享有这么大优势的拜登,也难怪会选择哈里斯这个安全选项,觉得自己只要不出错就能躺赢了吧。



最后,根据不少外媒的推测,哈里斯的这个任命可能不知副总统这么简单。


拜登明年上任的时候已经78岁了,如果他真如大家所怀疑的那样脑子有问题,那么哈里斯作为副总统所享有的权力,可能会是史无前例的。


而且拜登也不止一次说过,自己想要当一个过渡期的总统,使命就是收拾好川普这个烂摊子。那么这么说来4年任期结束不追求连任都有可能,届时哈里斯女士就会是最自然的总统人选。


能成为美国第一任女副总统&第一任女总统,哈里斯女士将有机会成为美国历史上最重要的一位政客。


source:

washingtonpost.com/opin

theguardian.com/us-news

theguardian.com/us-news

继续浏览内容
知乎
发现更大的世界
打开
浏览器
继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