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石堂 - 中文書

新書推薦 more >

編輯推薦 more >

書的故事 more >

少年與狗

少年與狗

79特價300
下次再買

從人生的黑暗面,才能反射出「愛的純粹」

《少年與狗》是日本二○二○上半年的直木賞得獎作品,也是作者馳星周在七度入圍後,終於獲得直木賞的肯定。就連評審宮部美幸都給出這樣的評語:「讀完哭得眼皮都腫了,作為評審,這並不是什麼值得稱讚的事情。但我輸給了《少年和狗》,而且是完敗。」

閱讀這本小說前,光看書名、封面、故事簡介,以及日本讀者們各種表示自己感動到噴淚的書評,可能會認為這個開宗明義寫人與狗的故事,無疑是部療癒溫馨小說。但讀進去會發現沒那麼簡單,因為擅於描繪社會黑暗景況、人稱暗黑小說大師的馳星周,依然在這部作品中保有他的寫作風格,他巧妙地融入日本真實背景與事件,文筆既生動又深沉,講述了六篇與人生緊密扣合的故事。

  • 三股髮辮

    三股髮辮

    三段即將被碾碎的人生、三個毫無關連的國度,竟因一束髮辮,串起了三股力量── 是她們的信念、強韌與勇氣,讓奇蹟綻放。

    79特價284
    下次再買
  • 如夢的一年

    如夢的一年

    佩蒂‧史密斯,無論你是從國家書卷獎得獎作《只是孩子》認識她,還是從「龐克教母」這個身分認識她,都是這個世代不可錯過的一個名字。二十多歲隻身前往紐約追逐夢想,在富人、窮漢、騙子與壞人群聚的城市磨練成長;時光飛逝,二○一五年她書寫《如夢的一年》時已年屆六十九,失去父母、失去丈夫、失去手足,在理應隨心所欲享受美好的年歲,她孑然展開漫長遠行──因為一通青天霹靂的電話。

    79特價269
    下次再買
百萬點閱!幫媽媽、阿嬤168斷食瘦身成功的營養師Sunny,終於出書了!

我適合執行「間歇性斷食」嗎?「斷食」顧名思義就是不吃東西,聽起來非常恐怖吧?不過,其實我們每個人每天都有斷食的時候。比方說,睡覺的時候就是一種斷食狀態。斷食的英文是 fasting,而早餐的英文為breakfast,意思就是打破(break)禁食(fasting),所以其實「斷食」大家每天都在做,只是時間長短不同而已。什麼是「168 斷食法」?近幾年相當流行的「間歇性斷食」(intermittent fasting,if),主要分成整日斷食以及限制進食的時間,比較常見的就是把進食時間限制在一天當中的某個時段,而其中的「168間歇性斷食」,對於一般人而言不僅較易達成,也頗具效果,所以深受歡迎,不過「168」這個數字是什麼意思呢?「168斷食」指的是一天二十四小時,十六個小時不吃東西,控制在八小時內進食。假設早上九點吃了第一餐,那麼到了下午五點過後,就不能再吃任何東西了。間歇性斷食,能帶來強大的瘦身效果?要解釋間歇性斷食如何達到減重的原理,其實要先講到身體內的賀爾蒙變化。我們體內的賀爾蒙包含了生長激素、瘦素、胰島素等,其中胰島素就在這裡扮演重要的角色。一般來說,我們在進食時,碳水化合物會使體內的血糖升高,這時候身體會通知胰臟的beta細胞分泌胰島素。胰島素會進行作用,使我們血液中的葡萄糖進入到細胞裡面運作,所以血糖就會降下來。胰島素也是一種合成賀爾蒙,會促使脂肪合成,抑制脂肪燃燒。間歇性斷食就是利用這個原理,讓胰島素濃度維持在穩定的低點,減少脂肪的合成,並且增加體內燃燒脂肪的機會。不過,目前有些研究對於這個「胰島素假說」仍有存疑,既然是「假說」就代表證據還不夠完全,所以也可能會在某一天被推翻,不過這也是因為科學會不斷進步,因此隨時都要繼續吸收新知。我認為想要利用間歇性斷食達到瘦身效果,並不是單純改變進食時間而已,進食的內容也是一大關鍵。如果在可以進食的八小時中暴飲暴食,攝取過量的碳水化合物或是油脂,仍會大大影響瘦身效果。斷食只是一種輔助技巧,真正的關鍵還是在於飲食內容。要如何開始執行「間歇性斷食」?任何飲食要執行前都需要循序漸進,不要過於激烈,間歇性斷食也是如此。斷食時間越長,難度就越高,且容易缺乏足夠營養。所以我會建議從「168間歇性斷食」開始嘗試。只要將早餐晚點吃、晚餐早點吃,就能 夠達成條件,比較容易執行。如果覺得「168間歇性斷食」執行起來也有難度,就再放寬從1410(十小時內進食)或 1212(十二小時內進食)開始,再慢慢循序漸進。總之,就是不要給自己太大的壓力,因為我們追求的是一種能夠長期執行的飲食方式,如果這樣的飲食法讓你餓得很難受,或是沒辦法配合生活作息,那也不需要勉強執行,這代表這樣的飲食方式並不適合你。避開誤區,執行「間歇性斷食」你要注意的事很多人執行「間歇性斷食」一下子就失敗了,或是無法長久、瘦不下來。很多時候,其實是因為方法錯了,請避免以下三種常見失敗情況。1. 必需度過適應期剛開始執行的時候,一定都會經歷忽然改變進食習慣而產生的飢餓感,甚至產生易怒、焦躁、注意力無法集中等情形。但在一段時間適應 後,就能獲得改善。如果不適感過於嚴重,請先放寬斷食時間限制,再循序執行。 2. 避免報復性進食執行間歇性斷食的時候,有些人會跳過早餐不吃,忍受飢餓感一直到中餐,於是可以進食的時間一到,就開始大吃大喝。然而,這樣報復性進食反而會讓你吃下比平常更多的熱量。根據熱量平衡原理,這樣子不但瘦 不下來,反而還可能會變得更胖。 3. 避免攝取過少熱量與營養素 當限制進食時間後,若不注意營養攝取,只吃自己愛吃的,或是吃的量太少,容易造成營養缺乏。長期下來,還有可能造成身體代謝問題,影響內分泌、經期紊亂、失眠,甚至還會有肌肉流失等現象。所以就算執行斷食,仍必需注意均衡飲食,攝取六大類食物,包括全穀雜糧類、豆蛋魚肉類、蔬菜類、水果類、油脂與堅果種子類,還有乳品類。根據每日所需分量,平均分配在可以進食的時間內均衡攝取。除了遵守進食的時間,吃的內容其實更為重要喔。

  • 怎麼  又回到這裡

    怎麼 又回到這裡

    近衫祐太郎 加油站店長(25歲)根森真人 小說家(42歲)寶居鳴美 加油站打工人員(31歲)示野香夜子 護理師(25歲)1   夏日某個黃昏,離東京夏日樂園最近的加油站,服務區建築物裡。   出入口在後方,加油區在外面。   屋裡設有收銀櫃台,後方有廚房。   有客人用的桌椅、沙發、洗手間的門,連接二樓的樓梯。   牆上釘著洗車費用與販售油品的價目表。   電風扇開著,將手工洗車價目表吹得向上翻捲。   攜帶式汽油桶散亂一地。   寶居鳴美(31歲)穿著加油站制服,轉著指尖陀螺下樓。   她跨過地上的汽油桶,往椅子一坐。   將雙腳放在另一張椅子上,慵懶地轉著指尖陀螺。   近杉祐太郎(25歲)穿著加油站制服從外面進來。   脖子掛著髒兮兮的毛巾,今後他也離不開這條髒毛巾。   他抱著一籃洗好的毛巾。   由於寶居坐在桌子那邊,他只好先將毛巾籃放在櫃台。   將亂放的攜帶式汽油桶重新放好。   留意到釘牆上的價目表快掉落了,他關掉電風扇,將圖釘確實釘牢。   近杉在櫃台邊摺毛巾邊說。近杉:這些新毛巾,從開始用已經洗過三次了,為什麼還是不吸水呢?真是的,新毛巾就是不吸水啊。感 覺很像aiko的歌詞吧。這該不會是防水毛巾吧?可是防水就不是毛巾了呀,又不是用來遮雨的傘。寶居:店長,你一直在自言自語喔。近杉:我剛才在跟妳說話喔,寶居小姐。   寶居沒回答,繼續轉她的指尖陀螺。近杉:不好意思,剛才麻煩妳做的事……寶居:(不耐煩地嘆口氣)哦,好。   寶居站了起來,將兩桶不同顏色的攜帶式汽油桶排在一起,打開蓋子,   插入抽油泵。   操作抽油泵,開始將一桶攜帶式汽油桶的汽油灌到另一桶裡。   可是抽油泵好像有破洞,汽油咻地飛濺出來。   寶居停手看了一下,又繼續操作。   汽油又咻地飛濺出來。   近杉錯愕地在一旁看著。   寶居又開始操作,汽油又飛濺出來。近杉:(實在忍不住)有破洞吧?    寶居像是沒聽到似的,繼續操作。近杉:我猜是破洞了。抽油泵有破洞。   寶居操作,汽油高高地噴濺而出。寶居:(凝視抽油泵)會不會是抽油泵有破洞啊?近杉:(一副我剛才說過了的樣子,點點頭)   寶居心想這下沒救了,把東西放著又坐回椅子,雙腳跨在另一張椅子上,   又開始轉指尖陀螺。   近杉瞠目結舌,只好自己拿毛巾去擦灑在地上的汽油。寶居:今天啊,我已經決定要悠哉地過日子。近杉:啊?寶居:首先呢,我決定這個禮拜要悠悠哉哉地過。近杉:啊?哦,可是……寶居:今年,我也決定悠悠哉哉地過。今年我想去看很多物產展。近杉:什麼物產展?寶居:看到時候有什麼展啊。我可不是現在才想到要過得悠哉一點喔。近杉:可是我們還沒打烊,還有客人會來。寶居:(覺得掃興,小聲說)到時候我當然會工作啊。近杉:(不好意思地點頭)   近杉擦完地板。近杉:肚子餓了啊。寶居:(疑惑是誰餓了,看向近杉)近杉:我在跟妳說話。這裡只有兩個人在,所以我說話就是在對妳說。寶居:我看過五個人同在一個房間裡,每個人都自言自語喔。近杉:……(自言自語)肚子餓了啊。   近杉看看冰箱裡有什麼,發現有個袋子裝了很多杯子果凍。   他取出一個,打算撕開蓋子來吃。寶居:店長,那不可以吃啦!近杉:啊?是妳的嗎?寶居:那不是給人吃的,是獨角仙吃的果凍喔!近杉:獨角仙?哦,這是飼料啊?寶居:人吃了會拉肚子。近杉:真的假的?這就慘了。不能吃、不能吃。   近杉說著,想把果凍放回冰箱。   可是突然又停手,定定地看著果凍。   寶居默默地轉著她的指尖陀螺。   近杉用指尖戳了戳果凍,忽然抓起來,一口氣撕掉蓋子,吃了。   接著又吃了一個,然後又吃了一個。   此時,根森真人(42歲)從門口進來。   穿著綠色外套,繫著胭脂色領帶。   近杉連忙吞下果凍,將果凍空杯塞進口袋。近杉:歡迎光臨……   但森根立刻轉身走出去。   正當近杉納悶之際,森根又帶著示野香夜子(25歲)進來了。   示野一臉嘔氣鬧彆扭的模樣,根森催她坐在沙發上。森根:坐下。對,坐下。嗯嗯,坐下。   示野不情願地坐下。根森:(環顧店內)這一帶真是不管哪裡都很殺風景。近杉:(凝視根森)……   根森發現近杉在看著他,「啊」了一聲。根森:啊,不好意思,那個……近杉:好。啊。(指向外面)根森:不是。近杉:啊?(指向外面,中間,又指向外面)根森:不是不是。近杉:啊?根森:不,不是車子。近杉:哦,是。啊,咦?呃……寶居:有什麼事嗎?根森:(對寶居說)啊,不好意思。那個……我,那個……我姓根森。近杉:根森先生。根森:是。那個……寶居:(對近杉說)可能是東京無線的人吧?(註:東京無線是計程車公司,一般駕駛都繫胭脂色領帶。)根森:蛤?   寶居針對根森的服裝說。寶居:你是東京無線的人吧?近杉:啊~根森:(看自己的外套)不是。寶居:領帶也是。根森:這些都是在米蘭買的。寶居:可是,如果要今天跟你擦身而過的人投票,覺得「是東京無線的人在休息」,一定多過「啊~那是在米蘭買的」。根森:不管別人怎麼想,我是為自己而穿。寶居:如果是這樣,我覺得很好啊。根森:……(與近杉對看)嗯?近杉:我覺得為自己很好。根森:嗯?   示野忽然起身要走出去。   根森追上去抓住示野的手腕,把她帶回來。根森:坐下啦。   根森不慎踢倒攜帶式汽油桶,連忙扶正。根森:啊,對不起。呃,那叫什麼來著,啊,那個,這裡的店長是嗎?呃,近杉先生,有位叫近杉祐太郎的先生在嗎?近杉:我就是。根森:啊,是你啊。啊,近杉先生。啊,你好,我是你的哥哥,相當於哥哥的人。近杉:哥哥,相當於哥哥的人?根森:是的,我姓根森。很高興見到你,我是哥哥。近杉:(一頭霧水)我是弟弟。根森:啊?你知道啊?近杉:(側首不解)根森:我是你父親的……(忽然又覺得好笑,似笑非笑)你剛才明明不懂還說「我是弟弟」?近杉:對不起。根森:不,沒關係、沒關係。那個,呃,我是你父親,呃,你父親是靜男先生吧。我是這位靜男先生的……   寶居推推車過來,要運走攜帶式汽油桶。

    79特價284
    下次再買
  • 大減速:飛躍式成長的終結,後疫情時代的全球脈動及契機

    大減速:飛躍式成長的終結,後疫情時代的全球脈動及契機

    抱著想像力去擔憂  過去一百六十年裡,人類的數量已經翻倍又翻倍,而且幾乎又要再翻一倍。過去人類從未在這樣少少幾個世代裡就如此激增,以後也不會再這樣了,現在我們的人口成長已經慢了下來。1859年,查爾斯‧達爾文(charles darwin)寫道:「各種生活於自然狀態下的動物,在接連兩到三季內處於有利環境時驚人快速增加的眾多記錄案例。」他從極小的幼苗一路舉例到碩大無朋的大象,討論自然界非常罕見的、單一物種數量出現指數成長的例子。事實上,他大可選出一個最佳案例,也就是自己所屬的物種,當時正史無前例地開始在世界各地以指數增加數量的人類。  現在,趨緩(slowdown,這個詞彙在1890年代開始使用,意指以更慢速度前進)的影響力遠遠高過我們的人口成長率,幾乎全方面影響我們的生活。當前的趨緩大幅挑戰人們對加速的期望,也代表著踏入未知境界。我們當前的信念體系(經濟的、政治的,以及那些之外的)有多大程度是建立於一種假設,認為未來技術會高速變革且經濟會永久成長?若要接受「一陣趨緩將迎面而來」的想法,就必須轉變自己「把變革和發現當成百利無一害」的基本觀念。我們能否接受,不該再期望永不止息的技術革命?光是感覺到有可能無法永續革命,本身就已經夠嚇人了。如果假定趨緩不太可能發生,且一個個全新大變革都近在眼前,我們會犯下什麼樣的錯誤?如果以後一切都跟現在差不多,就只有改變的速度趨緩,會發生什麼事情?  想像一下,你一輩子都待在一列快速前進的列車上,然後突然覺得有人踩了煞車,你會擔心接著要發生什麼事。現在想像一下,不只是你,而是你認識的所有人─也包括他們的父母、祖父母、曾祖父母,遠溯至任何能記住的人─都活在同一列快速前進的列車上,而列車差不多在所有人的一輩子裡都一直在加速。對你來說,以不要命的高速飛馳前進已經感覺輕鬆自在,但現在卻可以開始感覺到趨緩,這種新穎而駭人的感受。然而,因為列車還是在快速前進,所以周圍的人仍在談加速─越來越快的變化速度,儘管實際上列車已經再也不會變得更快。有些事情已經變了,窗外的地景飛逝得已經沒那麼快;每件事物都在趨緩,一個時代正在結束。

    79特價411
    下次再買
踏上通往靈界之路,尋找活下去的力量!

1 催眠通靈◎沒有什麼嚴重的事,一切都是合理的我收過數百人的來信。他們無法走出喪逝之痛,也不知道自己的痛苦該向誰傾訴才能獲得正視,他們藉由催眠通靈,才大大地受到了撫慰。再見到已在靈界的親人;再次嗅聞到對方那已遺忘的氣味、香味,接受對方的溫柔撫摸、擁抱;再度聽到對方的聲音、笑容;藉著心電感應,接收到對方的想法與建議,或者就只是再度感覺到對方的存在,總之,這些所有在催眠通靈時發生的事情,沒有人可以否認具有某種確實的療效。就算不相信這些接觸的真實性,所有的這些主觀體驗依然撫慰並鼓勵了人的內心。怎麼會有相反的想法呢?當然,要是這些報告內容大同小異,讀起來一定讓人覺得枯燥乏味。不過我從最近尚未公開的見證當中,篩選出幾封信件並節錄其中文字,你們會讀到與無形世界接觸多以撫慰守喪之人,使其內心獲得平靜為目的。通常來說,訊息大致相同。靈性世界並不是一個灰暗嚴肅的世界──儘管有幾個罕見案例當中,當事人的體驗偏向於某種地獄導覽。那些進入另一個次元的人建議我們別把自己看得太重,而且不應該覺得悲傷或是不幸,我們活著的人在地球上是為了獲得協助我們靈性提升的體驗。他們還對我們說:「沒什麼事是嚴重的,一切都是合理的。」這個經常反覆以不同方式傳達給催眠通靈參與者的奇妙訊息:「沒什麼事是嚴重的,一切都是合理的。」確實令人無法理解,甚至會令我們正遭受痛苦時深感不快,因為我們的想法與之相反。二○一八年秋天的時候,我已經不記得當時在哪座城市,一位六十多歲的女士在催眠開始前聽完活動介紹質問我:「您說沒什麼大不了的,一切都是合理的,可是我不懂。您覺得希特勒是合理的,而強暴、殺害孩童也沒什麼嚴重的嗎?」「您誤解我的意思了。說這話的不是我。那是在催眠通靈時,經常由靈界傳送來的指示。我呢,就跟您一樣不大能夠理解。只有彼岸才能夠解釋。許多心跳停止的人都說過同樣的事情:在靈界,一切都有了解釋,就連最糟的事情也是。」喬.莫澤勒在一顆子彈穿透胸膛之後有了瀕死體驗。他說:「當我置身在那道龐大的愛之光裡,我知曉了一切。一切都有個合理的解釋,就連希特勒及其他的事情都是。可是現在我回到了陽世,什麼都不知道了,只知道自己曾經知道!」那位女士接受了我的說詞。有那麼一會兒,她搖動著頭,彷彿想要更理解我方才對她所說的話,頭上那個奇怪的灰色髮髻也跟著晃動,最後她坐了下來。差不多兩個小時過後,在她催眠結束後的報告時間當中,有人遞麥克風給她,那位女士再次開口說話。她抿著嘴唇,看起來情緒激動,說:「今天我看到我那過世十一年的第一任丈夫。他牽著我的手,而我聞得到他的香水味……」

  • 壞小孩

    壞小孩

    楔子結婚第四年,徐靜有了外遇,並向張東升提出離婚。作為上門女婿入贅的張東升,婚前有過財產公證,一旦離婚,幾乎是淨身出戶。左思右想之後,他決定做幾件事改變這個結局。籌畫了近一年後,他假意帶岳父母旅遊,在市郊的三名山上,突然將兩人推下山崖摔死。這本是他精心設計的完美的犯罪開場白,誰知,這一幕卻被三個在遠處玩耍的小孩無意中用相機的攝像功能拍了下來。更讓他沒想到的是,這三個小孩,一點都不善良。part 1-2「意外」的謀殺1從這裡望上去,六、七米寬的石階一直通向山頂。沿路的一側,是一排厚重的城牆,據說是南明小朝廷造的,原本很高,歷經數百年風雨洗禮,大都損毀,前些年開發公司重新修葺後,更加寬厚結實,高度只到人的腰部,成了遊客登山的扶手。這一片都叫三名山,是寧市最出名的山,古時是軍事要塞,現今則是三名山風景區。今天是七月的第一個星期三,既非節假日,又是旅遊淡季,風景區裡的遊客屈指可數。張東升專門挑了今天帶岳父母上山遊玩。「爸,媽,我們到山腰平台那兒休息一下吧。」張東升背著一個登山包,脖子上掛著相機,耐心地照顧著身後的岳父母,在任何人眼裡,他都是一個標準的好女婿。很快,他們到了山腰處一塊有五、六個籃球場面積大的平台上,三人站在平台外側的一塊樹蔭下,眺望遠處的風景。岳母大口呼吸著新鮮空氣,顯得對今天的出遊很滿意:「我早就想來三名山了,上次我聽別人說,這裡節假日人很多,五一、國慶擠都擠不過來,幸好東升當老師,有暑假,來玩不用湊節假日,瞧今天這裡都沒人!」張東升向四周張望一圈,今天是工作日,沒幾個遊客,整個平台上只站著他們三個人,平台後面有幾間賣紀念品的店鋪,零星的幾個遊客在那兒吃東西、乘涼,隔他們三十多米開外的地方有個小涼亭,此刻裡面有三個初中生模樣的小孩在自顧玩耍。沒人注意到他們。「爸,媽,喝點水。」張東升把包放在地上,拿出兩個水壺,遞給兩人,隨後道:「爸,這裡風景不錯,你和媽站一起合個影吧。」老夫妻聽了女婿的建議,順從地站到了一起,擺出經典的剪刀手。張東升拿相機比照一下,放下相機,指著前面說:「你們後面有排城牆,擋了空間,要不你們坐在城牆上,我換個角度,把天空的背景拍進去,這樣照片效果更好。」老頭略嫌麻煩道:「隨便拍下就行了,我是不喜歡拍照的。」嘴上雖這麼說,他也不好違拗女婿的一片熱情,看著老伴興沖沖的模樣,他還是依言走到了身後幾米處的城牆那兒。城牆高不及腰,非常寬厚,遊人多喜歡坐上去拍照,老頭雙手一撐就坐了上去,老伴也跟著坐上去,搭著他的胳膊。張東升朝兩人笑了笑,拿出相機比畫了幾下,又放下,朝他們走過去,笑道:「爸媽,你們再靠緊點,更親密些。」老頭忸怩地敷衍:「隨便拍下就好了。」老伴則笑嘻嘻地按照女婿的話,將老頭的手臂挽得更緊了些。張東升最後再次掃視了周圍一圈,平台上沒有其他人,遠處零星的幾個遊客也沒在看他們,三十多米外涼亭裡的三個小孩也是自顧玩耍的模樣。籌畫了近一年,就是現在了!他一邊笑著說話,伸手幫他們調整姿勢,突然間,他雙手猛然圈起兩人的雙腳,用足力氣猝然向上一抬、一撥、一推,瞬間,老頭和老伴就像兩具木偶,翻出了牆外,伴隨而來的是兩人長長的「啊」的驚叫,隨後叫聲成了遠處的回音。跟著,張東升愣了幾秒,忙趴到城牆外向下張望,嘴裡遲鈍地大吼著:「爸!媽!爸!媽!」沒有任何聲音回答他。必死無疑的高度。他連忙轉頭朝平台遠處的風景區商店跑去,此時,遠處的人們聽到動靜也跑了過來,急著問出了什麼事。他一副驚慌失措的樣子,慘聲呼救:「快救人!快救人啊!我爸媽掉下去了!」此刻誰也想不到,這不是意外,而是謀殺。張東升心頭浮現一抹冷笑,為了今天這一秒鐘的動作,他籌畫了近一年。這才是完美犯罪,任何稀奇古怪的殺人手法在這樣的「意外事件」面前都遜色多了。每年成千上萬的意外事件中,也許有些也不是意外,而是謀殺,只不過人們永遠都無法知道其中的真相了。

    79特價316
    下次再買
  • 愛是來自地獄的狗

    愛是來自地獄的狗

    編輯在電話上說,「你那些關於女孩的詩過了五十年還會有人讀但到時她們早已失去芳蹤」。親愛的編輯:現在她們似乎就已消失無蹤。我知道你的意思但願今晚我能遇到一個真正有活力的女人從遠遠的另一頭朝我走來那些詩就留給你吧好的壞的或今晚過後我為這一個寫的。我知道你的意思。你知道我的意思嗎? 〈藍起司配辣椒〉這些女人該來看我但她們從沒來過。其中一個腹部有一條長疤。另一個會寫詩還會凌晨三點打電話來說「我愛你」。還有一個會跟紅尾蟒共舞每隔四周寫信給我說她會來最後一個宣稱睡覺時總是用我的新書伴她入睡就擺在枕頭下。大熱天我一邊聽布拉姆斯一邊打手槍接著吃藍起司配辣椒。她們都是好女人腦袋跟身材都好,不管是不是在床上都很會辦事,當然也都是狠角色——但她們為什麼非得都住在大老遠的北邊?我知道他們終究會來但卻是兩三個同一天找上門而我們會坐成一圈聊天然後她們一起離開。有一天她們會跟別人在一起,我只能身穿軟趴趴的短褲四處走動卯起來抽菸因為完全沒有一丁點長進裝出一副悲慘模樣。 〈靠北靠母〉她在信裡說:你一定會為了我上禮拜跟兩個男人上床而寫詩在詩裡靠北靠母。我了解你。她繼續寫道我的預感沒錯——她剛剛上了第三個男人但她知道我不想追究那是誰,還有到底是怎麼一回事。她在信尾署名,「你的愛」。那些蟑螂老鼠般的人渣又贏啦。趁虛而入吃乾抹淨嘴裡還哼著老情歌。關上窗靠北關上門靠母。

    79特價356
    下次再買

每月出版品

34 master_fe85afc3f1edd094415f3b7e983a3309c612c69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