帖子

小猴隊長幫你熄爐,幫緊你幫緊你~
https://www.facebook.com/1644547302472228/posts/2764485753811705/?d=n

可能是插圖
卷蛋成長日記

Signal 版「小猴隊長sticker」🐒🐒🐒

“小猴隊長”係卷蛋叔aka陳四月小說「謊遊記」入面最受歡迎嘅角色,之前我地整咗套Sticker 俾WA 用

現在Signal 版本都有得下載喇,請瘋狂下載使用😆

⋯⋯

P.S. 我本人最鍾意「關我🍌事」,同見人咩都錄音時即出「不如打字please」🤣🤣🤣

https://signal.art/addstickers/…

查看更多
影片
妖氣報告PK戰2 奧斯爾對七夜 時間線: 妖氣報告1 後 魔界之中精靈族自百日戰爭後成為了中立的勢力,不參與戰爭,也不侵略土地,初代精靈王和人類領袖達成協議,自此之後,人類能以自身的魔力,使用魔法保護人界,所有人類也有成為法師的潛能,但身成為多強的法師,還看法師的魔力藏量,還有戰鬥的天賦。 精靈族領土,魔界精靈之都首都,兩族的領袖正作友好交流。 精靈族現任族主,女精靈王貝露和翼之國現任國王,吸血鬼王奧斯爾。 「精彩,被視為能超越阿瑟的天才⋯⋯果然本領不凡。」長有長耳,頭上有鹿角的貝露,身穿樸素的綠色古著,對奧斯爾創作的新詠唱咒文大為讚賞。 「客氣了,我的創作能如此順利,也全賴族主你的協助。」放下金色長髮的奧斯爾身穿黑色禮服,對貝露表現友善親切。 「吸血鬼和精靈自古以來甚少相交,但國王陛下卻多番送來厚禮,如果我還對你拒諸門外,實在於禮不合,而且爪翼兩國重修舊好,我還未恭喜你。」貝露看著俊俏的奧斯爾微笑著說。 「魔界將會面臨重大危機,如果各族只顧自保,戰爭爆發的時候便難以抵抗。」奧斯爾多年來對各族保持友好的關係,因為他知道戰爭將會再度爆發,規模更會史無前例般大。 「陛下擔心的是神族來犯?」貝露打量著奧斯爾。 「不只神族,更有野心的勢力已暗暗冒起。」奧斯爾習慣了這種目光。 「人造妖魔,白翼?」貝露收起了色瞇瞇的視線。 「精靈族不問世事,但族主卻消息靈通呢。」奧斯爾對白翼的存在份外注意,導致爪翼兩國開戰的元凶,身世還有如謎一樣。 「因為我愛慕的男人,對這白翼十分在意。」貝露面紅著說。 「族主愛的男人?實在聞所未聞呢⋯⋯」奧斯爾心想有喜歡的人為何還要打量我。 「要見一面嗎?雖不及你俊俏,但實力卻是非同凡響。」貝露愛上的男人,被視為人界最強的法師。 高傲而且不講理,只要看不過眼便以武力解決,七夜的理念是弱肉強食,極權主義。 「能讓精靈族主傾心的男人,我當然有興趣見一面。」奧斯爾感興趣的,是強勁的人,和同樣在意白翼的人。 因為有共同敵人,就能結為盟友。 「這邊請,這時間⋯⋯他應該在課堂中。」貝露帶領奧斯爾走到首都的大型鬥技場。 「課堂?」奧斯爾疑惑地說。 「他在魔界遊歷時挑選了三名妖魔組成團隊,課堂,是給予他們的團戰訓練。」貝露說著笑逐顏開。 「到了。」貝靈帶著奧斯爾走過長廊,到達廣闊的鬥技場。 ⋯⋯⋯⋯ 「太慢了。」穿著破爛的七夜避過了快如閃電的連擊。 「是你太快了!犯規呀你!不準使用魔法!」身上帶著藍色電流的女妖魔,一頭白色長髮,簡樸的獸族衣著下,皮膚上長有鱗甲。 麒麟女妖的連擊全被躲開,以速度和體術見稱的麒麟惱羞成怒。 「法師不用魔法,你腦袋有問題嗎?」七夜雙手滿是魔法陣纹身。 不只雙手,七夜全身也佈滿魔法陣。 「這件魔袍⋯⋯魔力藏量不輕呢。」正在觀戰的奧斯爾說。 「他是黑袍法師的大弟子,七夜。」貝露看著七夜的眼光充滿愛意。 「曾重創蒼龍王的人類⋯⋯新的公會領導人。」七夜的事蹟傳遍整個魔界,連妖魔也避之則吉的人類,正在魔界等待公會改建工程完成。 「七夜!看招!奈落火拳!」光著上身的六耳彌猴雙拳燃起蒼炎襲向七夜。 複製妖術,是六耳彌猴的得意技。 「絕寒之吐息。」火拳在七夜面前停下,六耳彌猴被七夜解放的冰魔法凍結冰封。 「這是我前所未見的魔法。」奧斯爾讚嘆不已。 「那第三名隊員呢?」奧斯爾察覺不到第三股妖氣。 「是我。」貝露微笑著說。 「有趣的團隊⋯⋯」這樣的陣容教奧斯爾感到激動。 和他國中的各個變態大將相比,七夜的團隊吸引得多。 「七夜是創新魔法陣的先驅,而你是新詠唱咒文的創作人⋯⋯有沒有興趣,和他比試一下?」貝露忽發奇想。 最強的法師,和最強的吸血鬼,同是魔法專家的兩人,到底誰比較強? 「八路麒麟雷腿!奔雷落!」以腿法為主的麒麟和人狼一樣,以獨特體術聞名,奔雷重踢從上而下擊出。 「強化魔法。」但以魔法強化自身的七夜,輕鬆地以單手接下雷腿。 「我說過團戰的重點是攻守交替互補不足,你們兩個⋯⋯不合格。」七夜加重了握腿的力道。 「痛!痛痛痛痛!抽筋了!我抽筋了!」麒麟叫苦連天。 「老子就是不習慣與人合作!明明老子單人匹馬也無人能敵!」六耳彌猴自命不凡,破冰而出的他又再口出狂言。 「無人能敵?你還未吸收夠教訓嗎?」七夜手上的紋身又再乏起光芒。 「不⋯⋯不不⋯⋯休息一會,休息一會再來過。」六耳彌呼不敢招惹七夜。 「十五分鐘,然後訓練時間加長一倍。」七夜收起了魔力。 「在這十五分鐘裡,能讓我見識一下嗎?創新魔法陣的厲害,法師七夜。」魔翼張開,奧斯爾降臨到七夜面前。 「原生吸血鬼⋯⋯這妖力,你是吸血鬼王奧斯爾。」七夜感受到來訪的客人散發著不尋常的妖氣。 奧斯爾刻意高調來犯,他要七夜知道,他是必須全力迎戰的對手。 「你們滾到一邊去,我要好好招呼客人。」七夜爆發出強大的魔力,曾被他殺敗的妖魔不計其數。 七夜以力量回應奧斯爾,夠膽挑戰他的,那怕是翼之霸主他也毫不畏懼。 「請。」奧斯爾揚手邀請七夜到鬥技場中央。 「還不使出來嗎?魔裝術。」七夜臂上閃起亮光,下一秒已經轉移到鬥技場中央。 轉移魔法,七夜身上紋有多個魔法陣,有法術攻擊型,有強化輔助型,更有突擊移動型。 「魔裝獸,黑甲海德拉。」奧斯爾以善用多變技能見稱,自動攻擊型魔導獸是他的其中一項專長。 「魔導靈解放,猛毒巨蛙。」面對奧斯爾的魔裝獸,七夜選擇解放背部魔法陣中的魔導靈。 有如下棋對弈,兩人也放出巨型棋子。 「你買誰贏?這吸血鬼不簡單呢,我買吸血鬼!」六耳彌猴躍到貝露身邊。 「當然是七夜啦!那傢伙雖然討厭,但他比妖魔更像妖魔,我賭你一隻耳朵。」麒麟也走到上層旁觀。 「又賭我的耳朵!貝露呢?」六耳彌猴掩護著耳朵說。 「七夜,我未看過有妖魔能戰勝七夜。」 「呼⋯⋯七夜,這小鬼和玩具是什麼意思?」被解放的魔導靈,猛毒巨蛙呼出了一口毒氣。 「來送死的。」七夜解放防護魔法,揚手示意巨蛙進攻。 「九頭蛇?和真的八岐比還差天共地。」巨蛙鼓氣腮子,吐出一片毒煙。 毒煙包圍奧斯爾和黑甲海德拉,奧斯爾立即張翼高飛迴避。 奧斯爾口中更唸唸有詞。 而毒煙正侵蝕著魔裝獸的黑甲,海德拉視野被蒙蔽,無法追蹤到攻擊目標。 「呱呱!不堪一擊!」巨蛙猛力一跳,把被侵蝕變弱的海德拉壓垮,反擊的蛇頭被巨蛙扯斷。 「下去!」而七夜以飛行魔法追上奧斯爾,右拳泛著藍色雷電,七夜把解放魔法憑依手中。 「雷電,如巨斧砍落,穿過堅厚的鎧甲,麻痺怯懦的敵人⋯⋯」但奧斯爾早有準備,以詠唱咒文使出雷電魔法抵擋七夜的雷拳。 但七夜的藍雷和麒麟一樣屬乎最上等的雷電,奧斯爾的雷電反被擊散,餘震把奧斯爾擊落地面。 上有七夜,下有巨蛙。 「這小子是我的!」巨蛙張開大口想鯨吞奧斯爾。 但奧斯爾,並非能輕易吞下的角色。 「輔助型魔裝獸,黑甲海怪。」巨大八爪魚撐著巨蛙大口。 「吸乾牠。」八爪魚聽從指令,以觸手吸收魔導獸的魔力。 「哈哈⋯⋯七夜!這小鬼有兩下子!」猛毒巨蛙反被吞噬,魔導獸的魔力更讓海怪進一步變大。 毒煙消散,奧斯爾的紅眼緊盯著在空中運起更大魔力的七夜。 「解放,古龍的怒吼!」在空中的七夜釋放出巨大龍頭,風壓重炮一擊把黑甲海怪擊潰。 法術之戰,還看魔法的應用,七夜已準備好下一波攻擊,而奧斯爾亦已在詠唱咒文。 「黑暗的霸主,請把你的怒火借給我,讓我釋放你狂爆的靈魂,讓恐懼重臨大地⋯⋯」奧斯爾把妖力集中在這一擊上。 「解放,黑炎爆裂魔法!」相同的魔法兩人同樣懂得,以解放魔法陣紋身的七夜,硬碰以咏唱咒文發動的奧斯爾。 爆破在兩人中間發生,黑炎更蔓延向四周。 「厲害!竟然擋得下七夜這招。」六耳彌猴曾被這魔法重創。 「靚仔吸血鬼竟能以詠唱咒文造出這種火力⋯⋯」麒麟深感意外,七夜的攻擊沒有留手,但奧斯爾也沒有被壓下。 「能讓翼之國各大盟軍心悅誠服的男人,並非只靠外表的,他和牙之國的銀狼撤加,假以時日⋯⋯足夠問鼎魔界最強妖魔的稱號。」貝露身為精靈族的領袖,同樣是族中數一數二的傳說大妖。 「以人類來說,這魔力的確驚人,是因為這件啡袍嗎?」黑炎爆裂魔法互相抵消,連番猛攻讓奧斯爾也得暫停退避。 「我無說過可以休息。」七夜再次進攻,轉移魔法把七夜送到奧斯爾身後。 「藍雷解放,憑依!」七夜以體術進攻,藍雷奔腿擊向奧斯爾用作防守的魔翼。 遠攻過後,兩人開始近戰較量,法師和吸血鬼同樣不是近戰專家,但兩人也擁有打破常規的實力。 全身被雷電包圍的七夜連環踢擊,從和麒麟訓練的過程裡讓七夜學會超凡格鬥技能,以魔翼擋格的奧斯爾乘著攻擊空隙以利爪還擊。 就算殺傷力不足,但失血正讓七夜漸露疲態,而再生力強的奧斯爾慢慢奪回主導權。 「烈焰,把罪孽燃燒,燒死所有罪人,潔淨骯髒的靈魂⋯⋯」近戰交鋒之餘,奧斯爾再配合詠唱咒文進擊。 火焰魔法在近距離直擊七夜,火焰在空中熊熊燃燒。 「直接命中了!吸血鬼幹得好!」六耳彌猴舉手吶喊助威。 「不,這種攻擊是傷不到七夜的。」貝露並沒有露出擔憂的表情。 因為翠炎吞噬了烈火,七夜從火海中突破衝向奧斯爾。 「翠炎雙龍掌!」如龍翠炎憑依七夜雙手,一技重掌擊在奧斯爾身上。 幸好奧斯爾沒有掉以輕心,黑甲大手及時擋住炎掌,翠炎燒毀了黑甲之手,但更多大手和鎧甲正包圍奧斯爾。 「想不到要用上這魔裝,最強的法師名不虛傳,能駕駛翠炎的,連妖魔也沒有多少。」魔裝術百臂巨人,奧斯爾不再保留,因為七夜的魔力還深不見底。 雖然及不上黑袍,但七夜破爛的啡袍同樣藏著驚人魔力。 「你也比傳聞厲害,但若你只有這程度⋯⋯白翼的事我勸你還是別管了。」奧斯爾穿起了百臂巨人魔裝,而七夜,再次解放出魔導靈。 「自從你認識了精靈王後,便無再解放過我,我以為你忘了我呢⋯⋯七夜大人。」修女模樣的女魔導靈背著十字架,紫黑魔力持續上升。 「由精靈王使用,紅之書更勝在我手中,但既然是男人的對決,當然不能借助外力。」七夜把紅之書扔給修女。 有認識貝露前,修女是為七夜拿著魔法書的魔導靈,有如四月的小天使和小惡魔。 「法師七夜!能迫本王動用這魔裝的人類 ,你是第一個!來!讓我痛快地把你擊潰!」穿起百臂巨人魔裝的奧斯爾性情大變,平常的優雅冷靜都消失無存。 「是你遇到的人類太弱罷了。」七夜把大型魔法攻擊的重任交給修女,自己則解放魔法憑依兩手,進一步提升自身戰力。 左手閃著藍雷,右手焰起翠炎,七夜的魔力非比尋常,強如奧斯爾也不敢冒然接近。 「邪靈的擁抱。」修女輔助七夜多年,不用七夜特別指揮已懂得主人的心意。 廣闊的血池包圍奧斯爾身處的百臂巨人,血池有如泥沼,多副白骨更想把奧斯爾拉進深淵。 「特別的魔法,但好看不中用!」奧斯爾強行突破衝出血池,白骨之手難敵百臂怒拳。 「迫他回去。」七夜還在提升魔力,要擊破防禦力極強的百臂巨人魔裝,半吊子的魔法攻擊只會白費魔力。 「座狼的獠牙。」修女再次把魔力注入紅之書的魔法陣。 巨狼奔向百臂巨人,把魔裝連同奧斯爾推向血池深淵。 「百臂煉獄!」被壓迫的奧斯爾發動擴散型飛行道具攻擊,無數飛拳擊向座狼,更把血池連同地面擊破。 「掩護。」飛拳持續爆射,七夜卻加速突進。 「明白!魔炮連射!」修女拿起背上十字架,十字架的真身是十字重機槍。 機槍把飛拳擊落,七夜的藍雷蓄勢待發。 「破!」有如電鋸般的藍雷想強行破開百臂巨人魔裝,魔裝巨人只好集中防禦。 「罪孽讓罪人如背十字,跪在正義面前作出無盡懺悔⋯⋯」但奧斯爾還能詠唱咒文。 重力魔法,奧斯爾成功以這一著迫退進迫的七夜,但法師的副手已準備好下一波攻擊。 「齊格菲之劍,破龍魔法陣!」修女為撤退的七夜填補空隙,以為迫退敵人的奧斯爾挨上重劍。 「厲害!但我還擋得下!」魔力之劍刺在魔裝之上,奧斯爾繼續上前揮拳。 七夜避過怒拳,翠炎之手握住魔劍之柄。 「這樣你又能不能擋下?」翠炎之力加諸劍上,魔裝之鎧被輕易割開。 翠炎之劍無堅不摧,奧斯爾的魔裝被翠炎吞噬,無法維持。 「解放,撒旦巨拳。」七夜胸前閃現紫光,撒旦大手從天而降,巨拳在奧斯爾面前停下。 「十五分鐘結束。」勝負,在十五分鐘內分曉,七夜沒有狠下殺手。 「新的公會會長,實在令我敗得我心服口服。」奧斯爾笑了起來,從小至今被視為天才的他未嚐過多少敗仗,能和他認真對練的,兩國中亦只有銀狼撒加。 「你也不俗,防禦型魔裝配上詠唱咒文是可行的選擇,但欠缺致命的決勝攻擊,無法拖進持久戰你便難以發揮。」七夜解除了所有魔法。 「來精靈之都這決定下得真對,我今天獲益良多。」七夜把倒地的奧斯爾扶起。 「我一直以為吸血鬼是無骨氣的種族,但你,有意思。」七夜冷冷一笑,剛才的對戰讓七夜察覺到一件事。 「我們會再見的,因為我們有相同的敵人。」奧斯爾笑著,因為他結識到強大的盟友。 然後奧斯爾離開了精靈之都,回去吸血鬼的根據地。 「連翼之國國王也不是你的對手,吸鬼血族也不外也是呢⋯⋯」六耳彌猴掩護著耳朵說。 「那傢伙的血純正得很,他還能變得更強,在短時間內。」七夜脫下了啡袍。 「為什麼?」麒麟說。 「貝露,把它填滿。」七夜把啡袍扔向貝露,然後轉身離開。 「好的。」貝露欣然接過啡袍。 魔法師的法袍,除了從始原魔法師的袍改製的稀有品外並沒有自動回復的功能,要填補魔力必須借助外力。 七夜討厭師父,所以四月留下的黑袍他沒有拿走,在四月儲物櫃內藏著的另一個箱子,卻在他房間之中。 但現在,還未是動用的時候。 「七夜說的話到底什麼意思?什麼純潔?怎樣在短時間變強?」麒麟對此十分好奇。 「奧斯爾,還未服下先王的血晶,那藏著阿瑟,不⋯⋯藏著歷代吸血鬼王精髓的血晶。」貝露知道阿瑟駕崩已有一段日子,但奧斯爾還未服下血晶。 因為奧斯爾也一樣,最後的殺著,要留待最後的大戰才使用。 而這份力量,他還想和他的血親分享。 「對了!七夜贏了!六耳!你輸了一隻耳仔!」麒麟追著六耳彌猴。 「我聽不見!」然後六耳彌猴和麒麟展開了追逐戰。 而拿著啡袍的貝露嫣然一笑。 「唉呀⋯⋯這一戰,把整件啡袍的魔力也消耗掉了。」因為七夜,也結交到能為強援的盟友。 妖氣報告PK戰2 奧斯爾對七夜 完
34
26
妖氣報告 第一季「白翼魔獸篇上」經已全部播映完畢,第二季⋯⋯
46
18
妖氣報告PK戰 白翼對悟空 時間線: 妖氣報告1 後 地底基地被七夜團隊和真夜之獵人闖入後,白翼,妲己轉移到別的安全屋養息,白翼從瑪麗身上得到的人造妖魔的製作方程式後,為悟空和阿若製造了人造妖魔的身軀。 阿若找上等待新公會建成的阿壹,而養尊處優的悟空,正為他的復仇作準備。 大鬧聖研,把當日血洗花果山的神使殺個一乾二淨。 而要復仇,悟空需要確保自己的新身體能操控自如,傳說大猿的妖氣能隨意釋放。 雄偉山脈之內,猿魔孫悟空面對被他一分為二的巨山感到疑惑。 「想試身手的話,我奉陪。」而白翼,對一代大妖現在的狀態亦十方好奇。 「試?老孫可不會手下留情。」猿魔妖力急升,如意棒從遠處飛回悟空手中。 「大戰前夕,我們點到即止吧。」白翼穿起白色魔裝,面對傳說頂鋒的大妖,白翼也不敢掉以輕心。 「朗基努斯之槍。」深血雙尖槍在白翼手中煉起,而悟空卻悠閒地咬著煙斗。 「如來啊如來⋯⋯如果你還在生,我們每天也可打個痛快,可惜⋯⋯」悟空對如來的死還耿耿於懷。 「可惜你打不過這人造妖魔!老孫我很失望!」憤怒,能成為妖魔強大的推動力,悟空爆發金黃妖力,呼出的白煙化著七色彩雲。 「老孫現在便來會一會你!筋斗雲!」金黃妖氣包圍全身,悟空踏著筋斗雲正面衝向白翼。 「我就知你一直在壓抑,來,壓抑對身體不好的。」白翼冷冷一笑,被他選中的妖魔都帶著深深的怨恨。 「我就把這些怨氣都發洩在你身上!金剛如意棒!」悟空猛力一揮,金剛棒硬碰雙尖槍。 兩兵相遇,悟空有筋斗雲推進,白翼被壓制墮後。 「大蛇纏絲手。」白翼背後伸出多條白蛇,集多種妖魔基因於一體的白翼,並非尋常妖魔。 「蛇?不知所謂!借風!」傳說猿魔不只是近戰霸王,法術運用更是妖魔中的上等。 翻天七十二變,是孫悟空擅長的法術技能,強風成牆,把白蛇擋開。 「吃老孫一棍!」白蛇被擋,悟空高舉鋼棒,猛擊轟地造成天崩地裂。 但白翼,卻在千鈞一髮間逃去無蹤。 「霧化?這種小家的玩意竟敢在老孫面前獻醜?」妖力凝聚雙眼,悟空目露紅焰。 「光睛火眼!」悟空橫視四周,霧化技能雖然難以觸摸,但聚合位置必定會散發微弱的妖氣。 而這妖氣,逃不過悟空的法眼。 「如意棒!伸!」鋼棒激伸,悟空朝遠處的目標進擊。 「深紅的牆壁,二段。」白翼早有防備,紅牆擋在聚合點前,鋼棒突擊被攔下。 「擋?老孫的攻擊誰也擋不下!」悟空猛力踢向棒尾,助力推動,鋼棒突破了第一度牆壁。 「擋給我看!金剛如意棒!散!」傳說魔具在傳說大妖手中如虎添翼,鋼棒散成無數小棒,棍海亂轟第二面牆壁。 「面對你這級數的妖魔,果然不能只守待攻呢。」魔炮之手顯現,深紅魔光凝聚白翼手中。 「深紅魔炮。」白翼轉守為攻,深紅魔炮把棍海徹底衝破,魔炮直迫金毛猿魔。 「好!老孫就怕你只有挨打的份兒!」妖力凝聚口中,悟空面對迫近的魔炮毫不畏懼。 「破山霹靂炮!」金黃妖力從悟空口中激射,魔炮硬碰霹靂炮,衝擊波把四周山石夷為平地。 兩道強大光束對撞,兩大妖魔也集中在這一波攻勢之上,但悟空,擁有白翼沒有的技能。 「什麼?」當白翼察覺之際,一雙魔翼已被折下。 猴妖的固有技能,小分身之術。 四頭以悟空毛髮煉成的小猿魔已在塵土下潛行到白翼身後。 「死吧!」白翼受襲分神,悟空立即妖力全開,把霹靂炮的威力進一步提升。 霹靂炮力壓深紅魔炮,光束直迫白翼。 「逃不掉的,嘰嘰。」四頭小猿魔緊抓白翼。 光束直擊目標,威力更擊穿白翼背後的山脈。 悟空稍作歇息,連番猛攻消耗妖力甚具。 「呼⋯⋯難以置信。」但白翼的妖力還未減退。 「你也沒有令老孫失望。」孫悟空扯下了一撮毛髮。 半身被毀,白翼的魔裝也抵擋不了悟空的殺著,但擁有人狼超再生能力的白翼,無懼殺招連綿不絕的悟空。 更多的小猿魔正等候首領發號施令。 「我實在想不到如來有可本事,能與這級別的大妖打至平分秋色。」白翼完成再生,雙翼更作出特殊變化。 「如來⋯⋯還有牛魔王,是我的摯友,能和老孫當朋友的,除了實力,還要有趣味。」悟空憶起和如來在人界比個你死我活的日子。 不只有戰鬥,化作人形姿勢的悟空甚麼也要扯如來去比,小至格鬥遊戲,夾公仔,打保齡球,沒有雙腿的如來帶悟空走向更廣闊的世界。 悟空想要玩,而如來想要馴服這傳說大妖,如來認為悟空沒有為害人間的惡念,他更想悟空成為聖研社的守護鬥神,像公會,像四月,如來同樣懷著共存的理念。 但聖研不接納,以太上老君和二郎神為首的神使大軍血洗花果山,而悟空亦就此命喪黃泉。 但憤怒的大妖得以重生,從黃泉回來的悟空更勝從前。 「這身軀,比你原來的血肉更能呼應你的妖力,相信你也感受到吧?」白翼雙翼化作有如瑪麗製作的結合型航天魔導炮。 「少廢話!老孫由始至終也是最強的大妖!老孫乃花果山水簾洞美猴王!齊天大聖孫悟空!」悟空鋼棍插地,身後上百小猿正吶喊助威。 「有這樣的氣勢,要血洗聖研也非不可能之事,而有我助陣,要把舊思想的神使滅絕更易如反掌。」在變強的,除了正流浪修練的真夜之獵人外,白翼的實力亦一樣在與日俱增。 因為智慧,也因為需要,白翼對自己進行了多番強化,七夜的回歸在他意料之外,而七夜的團隊更是傳說級陣容。 要一統三界,白翼也不敢停下。 「要讓我聽令,就拿實力來說服我!猿魔大軍!上!」金黃妖力再度飆升,悟空背著的如意棒變得更粗更巨。 上百小猿蜂湧而至,白翼背後的巨型魔炮散發深紅魔光。 結合妖力和魔力於一身的魔導學極致,白翼站立在妖魔的頂峰。 「擴散魔炮,深紅切割。」白翼背後的魔炮射出擴散光線,光線如網交織,把撲向白翼的小猿部隊分屍。 「局部倍化,巨人怒拳。」白翼倍化大手揮拳搌過猿群,怒拳正面襲向悟空。 「好!老孫就和你硬碰硬!」悟空翻棍一轉,以巨棒迎戰白翼的巨拳。 「倍化術,巨蛇吞天。」白翼深知悟空脾性,不願退縮躲避的大妖中了白翼的圈套。 巨棒沒有對上巨拳,拳化作巨蛇繞棒而行,血盆大口鯨吞猿魔。 「全妖化!」被吞下的悟空立即爆發最強狀態,全妖化的金毛猿魔足有巨山般高,白翼蛇手被爆破粉碎。 「只是對練⋯⋯無必要動用全妖化吧?」白翼抬頭望向龐大的金毛猿魔說。 「要打就要打過痛快!來!老孫現在興奮得很!」悟空一手握棒一手搥胸,狂嚎震天足夠讓地動山搖。 「好,我就陪你玩一下。」白翼不知道自己正露出微笑,勢均力敵的對手是傳說大妖夢寐以求的東西。 「殺!」悟空雙手把妖力注入金鋼如意棒,巨棒化作雙截棍突襲白翼。 「魔裝化龍。」白翼馬上強化魔裝,巨大白龍靈活舞動,避過雙截巨棍的揮擊。 但一波未平,一波又起,悟空迅速揮舞,熟練地以雙截棍造成天羅地網,想接近的白龍被狠狠擊飛。 「深紅⋯⋯」白龍口聚紅光,想以魔炮再次進攻,但他的魔炮還未發射,龍口已被悟空握緊。 「龍?老孫從不怕龍!」悟空左右揮舞,白龍被狂鞭地上。 「好⋯⋯是你迫我的!」白翼魔裝碎裂,但更大妖力卻在核心爆發。 「深紅十字架!」深紅十字從龍腹中心爆出,妖力在近距離擊在悟空身上。 「真!全妖化!」 全妖化的白翼與金毛巨猿一樣龐大,一雙天使白翼舞動長空,六隻白色的巨臂有如完全倍化的巨人之手,下半身的九頭巨蛇相連,胸前的白甲如活龍怒吼。 六臂高舉,硬轟悟空身上。 「老孫就是想看看你這模樣!能把如來殺掉的模樣!」巨猿負傷後退,撞破後方巨山。 「滿意嗎?我真主賜我的威武姿態。」全妖化白翼身下的巨蛇上前追擊,兩頭巨大如山的全妖化大妖每一步也足夠石破天驚。 「滿不滿意我還要試過才知!」狂傲的大猿終遇勁敵,巨猿轉動如意棒擊退蛇頭,但白翼胸前的龍頭正凝聚深血妖力。 「還要試?再打下去你就恐怕不能全身而退了。」不只龍頭,被擊退回防的九頭巨蛇口中也滲透紅光。 「你擔心你自己吧!」悟空妖力貫注於金剛巨棒,高舉個頭的舉棒直插大地。 「怒震大霹靂!」悟空先發制人,無數光點在地面閃起,轟天柱陣包圍全妖白翼從下爆發。 但白翼,收起了紅光。 從下冒出的無數如意棒擊打在白翼身上,把白翼全妖之軀粉碎瓦解。 兩頭傳說大妖也解除了全妖化,而悟空以如意棒指向躺在地上的白翼眉心。 「你!為什麼不全力迎擊!」對悟空來說,這樣的勝利難以接受。 「那紅光未必殺得了我,但你為何不和我硬碰!」悟空抱著以死相搏的打算,不作防禦的霹靂柱陣是賭命的一擊。 但白翼,無打算拼命。 「那一擊,我現在無法全力打出。」白翼的勝負,不是和悟空。 而是和想阻止他一統三界的所有敵人。 「甚麼意思?」悟空不解地說。 「山脈內成千上萬的人造妖魔,你認為是靠什麼力量製造的?」解答悟空問題的女性從天而降。 紅色的旗袍改成開胸短裙的時尚設計,連身緊貼的剪裁更顯女性曲線,紮起馬尾的女性擦了紫黑的眼影和唇膏,黑色的九條尾巴正在空中舞動。 「妲己!」白翼陣中,除了悟空,還有另一名站在傳說頂峰的大妖。 「這批軍隊,是靠白翼的妖力製造的。」這一片受結界保護的山脈,是白翼的新據點。 用來為三界征途而作準備的據點,得到瑪麗腦中的方程式後,白翼已著手建立聽命於他的軍隊。 沒有經歷白翼和無數妖魔神使戰鬥的一年,這批人造妖魔只有初生白翼的實力,但不畏死亡的大軍,足夠讓世界陷入黑暗。 「你使不出全力,這一仗不算數!」悟空憤怒地說。 「如果你還想打,就和我打。」妲己煉起了翠炎。 「我不打女妖的!」然後悟空偷瞄了妲己的美腿一眼,坐上筋斗雲洩氣地離開。 「真是的!這馬騮還小嗎?整天也在吵著打打殺殺!」妲己扶起了重傷倒地的白翼。 「讓他好好發洩一下,到我們大舉進攻聖研社時,他會作出重大貢獻的。」白翼滿足地笑。 「米迦勒已回來了,梵天亦已送來投誠的神使名單。」妲己把名單交到白翼手中。 「很好⋯⋯再過一陣子,聖研社將會成為歷史,現在最迫切的,是找出藏著第三條方程式的孩子。」白翼還欠最後的一條,製作大型傳送工具的方程式。 「但我們還一點頭緒也沒有。」妲己的其中一項任務,是找出這孩子的下落。 「他一定會出現的,被蒼龍王照顧過的孩子。」白翼深信勝利女神,是站在他那邊。 而藏著第三條方程式的,奧丁選中的孩子,已回到他原來的城市,等待他心儀的女生回歸。 妖氣報告PK戰 Round 1 完
32
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