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濠仲/不戴王冠的國王 - 報導者 The Reporter

評論

李濠仲/不戴王冠的國王

民主體制下的政治人物,一朝得勢,要他們放下特權階級的滋味,真要比王族摘下頭上那頂王冠還要困難千百倍,但挪威國王為什麼能擺脫王冠的誘惑⋯⋯

挪威公主瑪塔.路易斯(Märtha Louise)於2015年年終歲末,和友人完成了一趟全國性的巡迴演講,以推銷她個人「和天使溝通」的技巧。下一步她打算把自己這番特殊經歷推向國際。挪威人看待瑪塔公主的心情一直非常矛盾,一來覺得她當初選擇嫁給一位平民作家,主動放棄種種王室特權,爾後靠著自力更生,在社會上闖出名號,簡直就是新時代女性的代表,但她卻老是聲稱自己有和天使對話的能力,於是又不得不懷疑她是不是腦袋有問題。

Fill 1
.Adel,.Personen,.Hochzeiten,.Brauchtum,k¸ssen,Frosch,kissen,krone,komisch,krˆnchen,Aristocracy,People,weddings,customs_and_traditions,funny,HORIZONTAL
挪威公主瑪塔.路易斯(Märtha Louise)2002年挑戰「公主測試」,當眾親吻一隻青蛙。(攝影/AFP FORUM PHOTO)

瑪塔原本是挪威王位第四順位繼承者,2002年她獨排眾議,上演公主版的「不愛江山愛美人」,決定和一位名不見經傳的挪威小說家共結連理,完全不理會公主出嫁皇親國戚的傳統,代價之一就是她將不再享有任何王族特權。很多人替她感到不值,但瑪塔卻為自己終於能脫離位在卡爾.約翰大道盡頭的那棟深宮大院雀躍不已,且在婚宴上懇求全國人民能成全她當一個自由自在的普通人。

離開王宮後,瑪塔全心投入個人的心靈事業,並在2007年創辦了一所「天使學校」,正式開班授課,傳遞她從天使那習得的生命觀。2009年,瑪塔出版了一本名為《尋找你的守護天使》的著作,在挪威社會引起一陣騷動,畢竟在這個時代,公開宣稱自己有和天使交流的超自然力量,的確有違常人經驗,更何況當前的挪威是一個何等務實、理性的國家。瑪塔的一言一行,漸漸成為媒體八卦的素材,偶爾還淪為笑柄,但她終究不畏人言,2012年再加碼推出一本《天使的秘密》。

或許真是因為「公主」盛名所累,加上匪夷所思的天使溝通術,不再穿金戴銀,改以牛仔褲搭配T恤的瑪塔,仍舊是社會目光焦點。也就在那時不時因她而起的喧囂中,很多人其實早忘了她曾在2004年寫過一本關於挪威王室的真實童話故事,故事內容輕快淺顯,卻又不失為挪威王室在此民主時代,竟能獲致百姓高度認同的最好佐證。

挪威是在1905年脫離瑞典統治後,才又回復獨立國家的地位。當時為取得歐洲他國的承認,挪威人急需一名擁有正統王室血緣的人出馬統領這個新國家。於是,國會最終通過決議,敦請丹麥王子卡爾(國王次子)前來擔任挪威國王。

根據瑪塔那冊童話故事所述,卡爾王子搭船橫跨斯卡格拉克海峽,抵達挪威後,立即將自己更名為「哈康」,並把自己兒子的名字也改為「奧拉夫」,兩者皆為傳統挪威國王的名字。歷史上,挪威曾為丹麥附庸,如今名正言順以「外來統治者」身份進駐挪威,卡爾王子的第一步卻是讓自己即刻邁向「挪威化」,而非試圖將挪威又一次「丹麥化」。

甫獨立之初,挪威民窮國弱,終因有機會擺脫強權統治,自己當家作主,他們仍竭盡所能,以別開生面的方式迎接卡爾王子(哈康國王)的到來。正式登基,哈康國王為了理解即將統御的國家,另外指派了年僅三歲的兒子奧拉夫(王位繼承人)出門調查挪威王國的精神傳統。

一天,奧拉夫走出王宮,遇到路上在堆雪人的小孩,小孩問他,「你是誰?為什麼戴著王冠?」奧拉夫回答:「我是住在王宮裡的小王子,我出來調查挪威的傳統。」小孩接著對他說:「不用查了,這(堆雪人)就是挪威的傳統。」奧拉夫接著便和小孩們一起堆雪人。結果不小心把頭上的王冠給刮傷了。

隔天,奧拉夫又走出王宮,遇到路上一群小孩在滑雪撬。小孩問他,「你是誰?為什麼戴著王冠?」奧拉夫回答:「我是住在王宮裡的小王子,我出來調查挪威的傳統。」小孩接著對他說:「不用查了,這(滑雪撬)就是挪威的傳統。」奧拉夫於是也和小孩們一起玩雪撬,這回不僅又一次刮傷王冠,還弄丟了上頭一顆寶石。兩次弄壞王冠,奧拉夫因而被哈康國王訓斥了一頓。

之後,哈康國王決定親自出馬,他問他的挪威隨從,什麼樣的活動最具備挪威精神,隨從回答:「穿著滑雪板滑雪。」眼看哈康國王有些遲疑,隨從緊接著又說:「國王陛下,在您尚未精通滑雪之前,人們是不會把您當作真正的挪威人的。」國王於是下令,指示一名工匠為他製作一雙滑雪板。擇日,他便帶著小王子奧拉夫一起到山林裡體驗滑雪。結果當然是摔個人仰馬翻,而且還把自己頭上的王冠給摔壞了,不僅歪了一邊,上頭的寶石也掉了好幾顆。

事後,宮廷總管勸告國王不要再嘗試滑雪,免得再一次弄壞王冠。但哈康國王執意要讓自己變得像是最道地的挪威人,最終決定,他仍要繼續滑雪,但要把頭上的王冠存放到挪威北邊的尼達洛斯大教堂(舉行國王加冕儀式的教堂)。從此,他和奧拉夫王子就可以無所顧忌地外出滑雪,而不必擔心把王冠弄壞。奧拉夫起初有些不願意,挪威王后則跟他說:「你知道嗎,小傢伙,王冠戴在頭上只是為了好看,你要是心中能夠時常想到王冠(意指王室的責任),那才具備真正的意義。」最後大家都滿心歡喜接受這樣的安排。那天過後,挪威國王一家人無論是坐在王座上,或是去任何地方,他們從此都不再戴著王冠。

成年後的奧拉夫,曾在奧斯陸(挪威首都)的滑雪跳台,創下33公尺遠的個人紀錄,已然徹徹底底成為一名挪威人。繼任國王之後,奧拉夫更以親民作風,贏得「平民國王」之稱。儘管近年在新時代的召喚下,挪威曾幾度討論王室存廢問題,但畢竟哈康和奧拉夫兩位國王遺風餘烈,挪威王室得以續存於當今民主制度下的挪威社會。

瑪塔公主即是奧拉夫國王的孫女,她這本記述爺爺童年往事的故事書,已在許多國家印製出版,暫時撇去瑪塔個人和天使對話的詭異之舉,較之哈康和奧拉夫,瑪塔真正卸下的又豈止一具王冠。

如今,諸多民主體制下的政治人物,他們沒有一個人稱得上是國王,卻從來不可能以能當個自由自在的普通人為樂,一朝得勢,要他們放下特權階級的滋味,真要比王族摘下頭上那頂王冠還要困難千百倍,當然,他們念茲在茲想要得到的,也不光是一具鑲著寶石的王冠而已。

用行動支持報導者

獨立的精神,是自由思想的條件。獨立的媒體,才能守護公共領域,讓自由的討論和真相浮現。

在艱困的媒體環境,《報導者》秉持深度、開放、非營利的精神,致力於公共領域的調查與深度報導。我們透過讀者的贊助支持來營運,不仰賴商業廣告置入,在獨立自主的前提下,穿梭在各項重要公共議題中。

您的支持將有助於《報導者》持續追蹤國內外新聞事件的真相,促進多元進步的社會對話。請與我們一起前進,共同推動這場媒體小革命。

© 2016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