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你是馬刺,你會如何面對搶七出局的命運? | NBA | 動網 DONGTW
大家都在看
如果你是馬刺,你會如何面對搶七出局的命運?

馬刺打包了去波特蘭的行李,卻顯得多此一舉。他們帶著這些多餘的行李從丹佛飛回聖安東尼奧,開始了漫長的夏天。

搶七,他們以86比90輸給金塊,總比分3-4出局。遺憾嗎?悔恨嗎?有一些。後衛米爾斯承認:「絕對難以下咽。我們工具箱里有合適的工具能夠完成工作,而到最後,我們被教做人了(we got outplayed)。」

對金塊的系列賽,七場球,馬刺G2丟掉了19分的大好優勢遭逆轉,G4主場沒保住,G7上半時進攻差到離譜,下半時最後二十幾秒沒人犯規停表更是匪夷所思。這任何一個環節得到改善,球隊打包好的行李都有可能在波特蘭發揮作用,全民點評馬刺獲取優越感的時間也將推遲。

可惜沒有。2018-19賽季,在聖安東尼奧成為了歷史。

於是就要面對這樣那樣的挑剔:「馬刺天賦不足」,「馬刺打法不行」,「雙德不是領袖」,「替補上不了檯面」,「投手關鍵時刻靠不住」,等等等等。

對,這些都對,但又都不是他們說的那樣——如果這些結論直接指向「交易德羅贊」、「送走阿爾德里奇」、「德里克·懷特被高估」、「不要續簽蓋伊」、「叫米爾斯去死」的話。

季後賽的旁觀者中,包括馬刺球迷之中,經常有種「唯結果論」的傾向,以打臉為樂,愛當事後諸葛亮且沾沾自喜。比賽輸了,誰打得不好就指責誰。G5天王山慘敗,罵蓋伊不中用;蓋伊后兩場反彈,G6拿了19分,G7得到21分,又說馬刺只有蓋伊跟布林·富比士有心氣兒,再把G6贏球記首功的阿德和德羅贊罵成沒血性的軟蛋——這不叫懂球好嗎?這叫牆頭草隨風倒啊!

德羅贊是本賽季馬刺隊最大的靶子,他自帶跟卡瓦伊·雷納德對比的屬性,因此「輸球就輪德羅贊」成為家常便飯。

馬刺金塊G7,德羅贊打到第二節剩4分27秒才靠罰球第一次得分,上半時投籃10中1,終場前29秒左右一記至關重要的轉身上籃又被托里·克雷格阻攻,這些自然都成為德羅贊的「罪過」。可問題是,第四節馬刺從落後10分上下追到只差2分,是德羅贊跟富比士、蓋伊他們一球一球打回來的,德羅贊單節9分2助攻。

整個系列賽,德羅贊有三場比賽曾經獨挑大樑力撐球隊,G2是第二節攻下15分,G3是第三節獨攬19分,G6是從第二節最後一分多鐘到第三節得到17分。當然,這些都不如卡瓦伊·雷納德一場23投16中拿45分的表現征服人心,可這難道不是馬刺跟暴龍達成交易的時候我們就已知的嗎?

我們已知德羅贊跟雷納德不是一個級別的球星,而馬刺也不是主動要送走雷納德去換德羅贊的,為什麼德羅贊就要因為表現不如雷納德出色而受到指責呢?

德羅贊為何不如雷納德?為何不能每場都拿25分?因為德羅贊沒有三分球,得分全在中近距離。外線持球攻擊手,離籃筐越近,面對的防守壓力就越大,越容易被夾擊和阻攻。德羅贊沒三分,不能迫使對手擴大防守半徑,只能去面對中近距離的強壓力。所以通常,對手用個個頭高一點的鋒線防守人就能限制德羅贊。金塊主帥麥可·馬龍從G4開始讓克雷格先發主防他,德羅贊對克雷格沒有身高優勢,進攻的穩定性大打折扣。自從克雷格主盯德羅贊以後,德羅贊的準星就成為馬刺勝負的風向標——投准了,就像G6,投不準,就是G7。

阿爾德里奇跟約基奇的對比,就如同德羅贊跟雷納德的對比。

阿德的得分也主要在中近距離,同樣面對的防守壓力大。他一拿球,金塊就對他夾擊,這是他整個系列賽攻擊效率和投籃命中率不及例行賽的主要原因。

約基奇比阿德壯,也比阿德年輕,攻擊範圍還比阿德大,至少在當下這個時間點,阿德不是跟約基奇一個級別的球員。G6第三節,約基奇在馬刺的禁區里翻江倒海獨得17分;而G7上半時,當交戰雙方的進攻都打得很緊的時候,只有約基奇保持正常水準,馬刺沒法真正掐死他。

G7最後二十幾秒,阿德大部分時間就看著約基奇把球拿在手裡,沒有犯規停表。波波維奇急得跳進場內大吼,指示阿德犯規,可沸騰了的百事中心過於喧鬧,阿德根本聽不到。

「我猜我沒有犯規,然後就那樣了,」阿德賽後說,「我本該犯規的。(結果)沒有。這就是我要說的全部。」

阿德犯了錯誤,阿德沒投進球,但這絕不等同於軟。阿德不軟,他在G7最後一節把約基奇防到9中1,要不是他支撐著馬刺的禁區防守,馬刺也根本沒機會追到只差2分。

阿德與阿贊都是成熟定型的球員。阿德33歲,在NBA打了13年;阿贊29歲,也在NBA打了10年。你很難指望他們在職業生涯這個階段還能取得巨大的突破。他們好,就這樣了;他們不好,也就這樣了。

所以他們這個系列賽的表現應該是我們預料得的。我們知道對手會怎樣防他們,我們知道他們能做到什麼、做不到什麼,我們知道他們很難爆發得到很高的高分(像利拉德和杜蘭特的50分、雷納德的45分那種),但同時我們也知道,就算他們投得再差,像G7那樣,還是能夠穩定地在場上發揮作用,阿德還是會吸引包夾和鎮守禁區,阿贊還是會持球沖往籃下創造機會。

我是發自內心不認同那些例行賽一輸球就嚷嚷要擺爛、季後賽一出局就咆哮「德羅贊滾粗」的人。這不是NBA球隊處理問題的方式,更不是馬刺一直以來處理問題的方式。

並非教練和球員不可被質疑,而是你對他們的質疑不只要有根據,還要有解決方案。你說德羅贊不行,要把他送走,那送去哪兒?哪支球隊想要得到他,馬刺又能換些什麼回來?能不能換到更好的或者更有潛力的外線持球攻擊手?如果換不到,下賽季沒有德羅贊,馬刺靠誰來持球創造機會,靠誰來得分?

事實上,這不是關於他們,這是關於你。你是一個什麼樣的人,你怎樣面對生活中的不如意。

既然說人生不如意十之八九,那麼在不如意的情況下做決定,可能就是你生活的常態。

輸球了,賽季終結了,內心煩悶是正常的。就像你生活中,沒考上夢想的大學,沒追到喜歡的姑娘,沒被心儀的公司錄取,沒有升職,沒有加薪,新來的領導不喜歡你……遇到所有這些不如意,內心煩悶都是正常的。但,你在煩悶的情緒下如何想如何做,將決定你能不能從低谷中走出來,下次的不如意還會不會輪到你。

波維奇曾經說:「評判我們是怎樣的人,就看我們對那些未能如願的事情是如何做出反應的。(The measure of who we are is how we react to something that doesn’t go our way. )」

對金塊的G7,馬刺碰上了災難性的開局。從12中1,到19中2,到40中8,馬刺整個上半場都在跟籃筐較著勁。籃下不進,空位不進,第二節末段連扣籃也不進。第一節馬刺五名先發一共才得2分,是NBA近20年季後賽里一個隊先發頭一節得分最少的情況。下半場開始后,兩隊分差一度達到17分。

在如此不利的局面下,馬刺沒有破罐子破摔,而是耐心地用防守拖住金塊。「顯然還是有希望,」米爾斯賽後說,「並沒有一種我們完全被扔出了比賽的感覺。」

第三節,馬刺追到差10分。第四節,馬刺把金塊防到24投只有7中,僅拿18分。終場前52.2秒,富比士快攻扣籃,讓馬刺追到86比88。

馬刺這場球的開局,有點像這個賽季。例行賽開打前,朗尼·沃克、德瓊泰·穆雷、德里克·懷特三名控衛先後受傷,其中作為主力控衛的穆雷賽季報銷,波波維奇當時說:「選中蒂姆·鄧肯可能是我們很長一段時間裡應得的全部的好運氣。如今,壞運氣要來了。」可後來,馬刺還是在西區打進了季後賽,並且把西區第二的金塊逼到了搶七。

「我們整個賽季都沒有放棄,」阿德說,「我們對抗逆境,整個賽季各種事情都跟我們作對,而夥伴們還是挺身而出,我們找到了辦法——這場也沒什麼兩樣。」

我們有足夠的理由為這支馬刺驕傲。

他們是沒有成功,但他們也沒有屈服,沒有放棄,沒有(像你們很多人喜歡喊的那樣)去搶錫安·威廉姆森。他們堅持能打到多好就打到多好,能贏到哪裡就贏到哪裡,這不只是「血性」那兩個說出來好聽的字眼,這更是面對生活中所有不如意的積極態度。

天賦不夠是你改變不了的,運氣不好是你改變不了的,但這並不表示你只能去死。你的人生並沒有狀元簽啊,你不可以一直沒完沒了地推倒重來啊!你要是不想贏,一有不如意就抱怨、就咒罵、就自暴自棄、就破罐子破摔,那你就永遠贏不了啊!這道理很難懂嗎?

在眾多為馬刺下結論的嘗試中,有一種這兩年開始盛行的思潮,我們可以稱為替GDP「招魂」。

他們喜歡說:這種球在GDP那個時代就能防住。

他們喜歡說:這樣的絕境,要是吉諾比利還在就會站出來。

他們喜歡說:最後一分鐘,GDP那時候的馬刺就不會犯這種低級錯誤。

……

不對呀……事實不是這樣的啊,喂!

事實是,即便GDP都在,馬刺也被橫掃過,也被逆轉過,也無能為力過,也叫天天不應、叫地地不靈過,也在重要時刻犯過錯誤、掉過鏈子。不信你回過頭去看2012年的西區決賽,去看2010年的西區準決賽,去看2009年的季後賽首輪,去看2008年的西區決賽……這還沒提那些載入史冊的歷史性悲催時刻呢,像大家都熟悉的雷·艾倫的三分球,吉諾比利對諾維茨基的犯規,費雪的0.4秒絕殺。

有人喜歡替GDP「招魂」,只是因為GDP成功過,因為他們不止一次走到過頂峰。可「招魂」的人或許根本沒有體會過——要不然就是忘了——GDP之所以偉大,很大一部分不是因為他們怎麼贏的,而是因為他們如何面對失敗、如何從失敗中找尋成功之道。

2015年,同樣是季後賽首輪,同樣是搶七,GDP都在的衛冕冠軍馬刺同樣是拼到最後一刻才輸。和那次比,今年的結果沒有本質差別。而今年馬刺是西區第七,例行賽比西區第二的金塊少贏了6場球;2015年那次,馬刺雖然名義上是西區第六,其實只比西區第三的快艇少贏1場球,兩隊原本實力相當。這樣想來,你不覺得還是今年這次搶七含金量更高嗎?

馬刺出局,波波維奇的合約也就到期了。老爺子會不會繼續執教,是馬刺接下來的頭等大事。

到目前為止,波波維奇並沒給出過任何他做好準備退休的徵兆。《聖安東尼奧快遞新聞》專欄作者邁克·芬格說他估計波波維奇會回來,馬刺還有一個內部人員告訴他波波維奇歸來「毫無疑問」。

眾所周知,波波維奇簽不簽下一份合約,全取決於他自己,這是他一個人的決定。無論是馬刺總經理R.C.布福德,還是馬刺老闆霍爾特家族,都將無比歡迎老爺子回歸。布福德近期拒絕就馬刺總教練的問題發表評論,他只說,波波維奇會在他認為合適的時間談論那個主題。

波波維奇有充足的理由歸來,因為他有充足的理由相信,這支不夠好的馬刺,還能在他手底下變得更好。

阿德和德羅贊是成熟定型的球員,沒有太多提升的空間,可小白德里克·懷特還有,德瓊泰·穆雷還有,本賽季出戰很少的菜鳥朗尼·沃克還有。

小白、穆雷、沃克,已知的弱點幾乎都跟德羅贊一樣,沒有穩定的外圍投射。想象一下,不管他們當中的哪兩位跟阿德、阿贊搭檔,若不大大提升遠投的穩定性,馬刺場上空間還是會一塌胡塗,下賽季的進攻還會遇到和今年同樣的麻煩。

馬刺金塊大戰七場,小白前三場是系列賽MVP水準,場均23分,投籃命中率69%。金塊做出針對性的調整后,後面四場,小白場均只有9.3分,投籃命中率只有36.4%。特別是G7,小白7投全失僅得4分,第四節波波維奇為了加強進攻,一直用的是富比士,把他冰在了板凳上。

小白還年輕,穆雷和沃克也都年輕,他們都有巨大的成長空間,都有通過學習來進化的可能。而學習,進化,不正是金塊在對馬刺的系列賽里展現出來的最珍貴的素質嗎?

更好的球隊贏得系列賽。金塊贏了,他們的確是那支更好的球隊。而麥可·馬龍在金塊取得的成功,據他自己說,正是從波波維奇身上拷貝來的。

當馬刺也想成為年輕的優秀球隊時,他們應當反過來向金塊學習。學習金塊,也是學習他們自己。

籃球不是火箭科技,其本身沒那麼難。難的是在失敗的時候如何看待失敗,如何對那些未能如願的事情做出反應。

馬刺再帶著行李飛往丹佛的時候,我們就會知道他們是怎樣一支隊伍了。

新聞來源: 騰訊體育


© Dong.tw 2020.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