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AR S:

(前略)

    方瑜老師在課堂上曾推薦我們去讀納蘭性德的《飲水詞》,據說是他為了悼念亡妻而寫,意境深遠、情感豐沛,我在講義上看到幾闕甚是喜歡,後來發現其實鍾曉陽也喜讀納蘭詞,至於她怎麼將納蘭詞中的意境和自己的生活片段熔鑄在一塊兒,就不得而知了,鍾曉陽自己填的幾首詞也真是不錯,也是在她詞的創作上我才看到了天才少女的丰采,像是這幾句放在封面就可以讓我低迴許久:

 

綠蕪春逝,誰為情種,只為人間情濃……

 

因為人間情濃,才值得回味再三,我想這就是老師近日所思之因吧!

 

一種蛾眉,下弦不似初弦好,庾郎未老,何事傷心早?

 

其實有點困惑像這樣的問句是問誰的,答者又是以怎樣的心境回答這個問題呢?

接下來我進入劉克襄《十五顆小行星》的世界了,看到他寫的序不禁感動,他藉由剛考完學測的兒子的問句開啟一段解答的過程─「人生沒有意義?」人生的意義對劉克襄而言必須往山林間去探求,一粒沙對他而言就是一個世界,一朵花對他而言就是一個天堂,十五顆小行星的書名讓我想起不久之前閱讀過的《小王子》,小王子經歷過的是人生各種面孔,他們世故、他們善良、他們一毛不拔……,看小王子在行星間的旅行彷彿洗了好幾遍的三溫暖,但在劉克襄的行星中旅行,讓我備感親切,因為他所描繪的那些人物都有很吸引著我的美質,共同點就是,他們都讀著天地這本大書,就像是老師過去在週記一直勉勵我的那樣,告訴我更多人生風景的可能,重要的手段無非是探險、向未知索求力量。

雖然很多篇章的主人翁後來都死了,像是魯本死在美麗的阿里山、拾方方死在他心靈的聖地喜馬拉雅山、三毛終死在故鄉台灣……,但他們臨走時的姿態優美,了無牽掛地,我想最重要的原因就是因為他們讀懂了別人一輩子在有形體書上讀不到的東西,他們讀懂了生命這本大書。

劉克襄在序的最後一段話發人深省,他說:「人生不是沒有意義,人生有很多種可能。是過了以後才知道。不是開始的疑惑,或一直停留在這個階段。而是小事的慢慢積累,堆疊出未來,同時形塑了自己的亮度和高度。」雖然那些人顛沛一生,在俗人口中是「不得好死」,但他們用自己的信念成就自己的高度,他們的星球是熠熠發亮的!

《萬象歷然》是我最後看的書,因為它較於前兩者沒那麼可親,為什麼老師說這是呼應你最近心中想念「聖哲的淳厚」呢?該不會是我在之前的信中提到有關中共當局在天安門立了尊孔子雕像並力爭儒家文化正統論述權的緣故吧!

《萬象歷然》上冊是講有關孔子的二三事,為什麼我說是二三事呢?因為我覺得他只是片面地對孔子這個人作描述,缺乏通盤的瞭解,包括時代背景和情緒中更精微的部份,薛仁明寫這些篇章的初衷是用來讚揚孔子、把孔子更加美化的,理當用的是比較抒情、感性的筆調,但他略偏文言的散文風格和他的初衷似乎有那麼點扞格不入,先前寒假讀鮑鵬山《孔子是如何鍊成的》,就無此弊,鮑鵬山雖然對孔子有很通徹的瞭解,相信也讀過不少文言古書,但鮑鵬山的散文風格和藹可親,讓人真的停不下來。我的腦中存在著的是鮑氏描繪溫良恭儉讓孔夫子,所幸薛氏的道貌岸然孔子(雖然他一直強調孔子是多麼親切的一位聖人)並沒有讓我對他有任何改觀,由此可見,一個人的文風和他想要表述的內容,可以是同時並且分別進行的,文風可以帶給讀者意想不到的錯覺。

平心而論,我不太喜歡薛仁明的散文風格,除了因為文風太過文言之外,我覺得他缺少嚴格定義的學者身份,上冊論孔子他舉證欠通達,下冊幾篇論他的老師林谷芳先生又很缺乏自信,缺乏到讓人覺得有點阿諛,不過,我喜歡他放在封底的那張著古裝的照片,雖然他沒有泱泱大家的身份,但他有對中國文化的一番熱忱和堅持,我仍是喜歡他的。

近日常讀李敖的著作,我真的很好奇像他這樣的奇人奇文竟沒有被教育當局所重視,也許是他的觀點太過前衛、反叛而不被保守的當局者青睞吧!確實,我覺得李敖的某些東西是限制級的,萬一耽溺了可能難以自救並且會愈陷愈深,不可不慎矣!但我是很佩服這位徹頭徹尾是真學者、真男人、真中國道統傳人……的大師,為什麼每個頭銜之前我要冠上「真」?因為除了他本身是個很真的人之外,他也常揭露許多「真相」,儘管它們不甚討喜,容易引起非議,在大家一片尊孔揚孟的聲音裡,只有他敢在《獨白下的傳統》裡批評孔子,但他也不完全是雞蛋裡挑骨頭、為人刻薄寡恩的人,他在《第一流人的境界》中稱讚孔子不只是萬世師表,更是個敏而好學的「萬世生表」,若沒讀過這篇文章,我當真不會作如是想。

李敖之於薛仁明,猶如東方不敗之於少林寺知客僧,李氏的文章是戰鬥的文章,我現在的人生偶爾缺乏活力,須由別人來提振。孔老夫子一直都會是我人生的指標,我不缺乏孺慕之情,因為在過去兩年的春風中我領略完全了,不需要其他多餘的書寫,我想我現在最欠缺的,還是人生的真相吧!人總是不能輕易地被環境給溺壞的。

                             小徒 謝凱文 040211

全站熱搜

慕大鯨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