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啦!開玩笑的,不過我說真的,你在營上可是有『水電罩哥』的封號,到部第一天先搞定營部連軍械室警鈴,之後哪個連隊遇到水電問題都先找你,天阿!你要不要算一下你當兵三個月幫二營省下多少錢阿?」

阿邦不停揮手,害羞地說:「騙吃騙吃的啦!」

「阿邦我實在很好奇,你是大學時候就這麼會修水電嗎?我記得你說自己是唸電機系的,但我記得電機系都是玩電路板,應該沒有碰水電吧!」

「水電是我進來當兵才學的!」

「每天出公差,要怎麼學水電阿?」

「就是利用出公差的時候學阿,」阿邦說:「新訓一開始,班長問有沒有人有水電專長,我當時就想說自己有修過馬桶,就舉手了,後來我跟其他真的有水電專長的鄰兵一天到晚都在出水電公差,我這隻濫竽跟他們東學西學,學到結訓,自己竟然變成真竽了!」

「你學會了什麼?」

「很多阿,像是基本的拉線配線,清電熱水器的茶垢,換電熱水器的電湯匙,電焊、氬焊也玩過,印象比較深刻的就是結訓前營上要蓋水池,幾個水電公差下去貼磁磚,剛好有一個人家裡做這行的,教我們怎麼調水泥、沙子、水和海菜粉,不過,因為作業時間太短,水池磁磚只鋪三分之一我們就下部隊了,我上個月經過那裡,發現水池跟我走時一模一樣。」

「要遇到會鋪磁磚的人才真的很困難阿!」我讚嘆:「阿邦,聽完你的經歷,我才發現當兵不完全是浪費時間,真的可以學到很多東西阿!」

「我認為你只要活在這世上,沒有一件事是在浪費時間,如果你抱持著浪費時間的心態活著,你就會浪費時間,學不學得到東西純粹是個人因素,我覺得啦,大致可以分為以下幾種人,有一種人是,不會、不做,也不學,有一種人是,會,但不做,有一種人是,不會,但會做、會學,有一種人是,會,也會做,最後還有一種人,只會做,不會學......不好意思,講得有點抝口,簡單來說,從『不會』到『會』,一定要經過『學』和『做』,我認為當兵的環境很適合豁出去學習,這是一個不用怕搞壞的環境,因為長官只想看到結果!」

「我真遺憾沒有晚些入伍,跟你一起出水電公差阿!」

「阿源,下去多多保重囉!」阿邦說:「謝謝你,為國辛勞。」

我們把最後幾片吐司丟下成功湖,眼看天空的烏雲愈積愈厚,土壤的氣味愈來愈濃,估計十分鐘內要降下傾盆大雨,我和阿邦小跑步回營,竟忘了答應營POA扶正水溝蓋的事。

******

敬告讀者:

距離《成功嶺上》完結還有一小段路,大概二萬字左右,接下來葉竟源將在待命班度過他最後的軍旅生涯,此時,筆者有個想法──讓連載暫停於此一個禮拜。

在此之前的小說情節,約有六成本於筆者當兵經歷,其餘四成改寫自採訪及網路爬文,為的是博採眾人經驗以揭露軍中各種面貌,小說寫到現在,半年過去了,我想藉《成功嶺上》跟讀者表達的東西與初衷相同,我想描寫一個人類社會的諸多切面,很多人看軍中都認為它是黑暗、封閉、不人道的,就像政戰主任在離營座談說的:「它是個有待改進的地方。」軍中同時也是個兼蓄溫情與人性的地方,小說裡所有溫暖的片段都是我的親身經歷,依據當年的軍中日記加以改寫而成,幾乎沒有變動,若非親身經歷,我寫不出那麼真切的文字。

小說最重要的主題是:再怎樣荒謬的環境,人還是能藉由清醒的自覺和努力於其中收穫,人生沒有哪一刻是白活著的。

《成功嶺上》也是我的小說寫作練習,情節順序未必和真實的時間序列相同,我只就我對小說體裁的認識重新組織,以求讓讀者最有效率地獲得意義。因為這是我人生第一部長篇小說,許多情節在當初謀畫時沒有設想周全,寫著寫著才發現問題,我對初稿有許多不滿意處,未來還會花很多時間修改《成功嶺上》,改到滿意了,再洽談出版事宜,出版沒有時程表。

暫停連載一週的原因是,關於待命班的功課我做得還不夠完整,因為待命班不是我的親身經歷,它是《成功嶺上》做為小說的必然結局(主角的情況愈來愈糟),為了寫這段,我訪問過同袍,也在網路上爬了很多文章,還沒有歸結出滿意的情節方向,無疑,待命班及結尾是這部小說最富挑戰的一段,我自覺現在的能力還無法勝任,需要花更多的心思謀畫。

此外,最近俗事多了,思索寫完小說要怎麼接軌社會、和另一半的感情......等等,許多事情卡在一起,必須理出個頭緒,我才能一口氣把《成功嶺上》的初稿寫完。

和讀者說聲抱歉,5/1我們相見成功嶺上。

 

慕大鯨  謹上

 

文章標籤

餵魚 敬告讀者

全站熱搜

慕大鯨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