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達人專欄] 【GL】相思欲絕但為君 172 死別生聚兩樣情 - johnhoj0660的創作 - 巴哈姆特

創作內容

12 GP

[達人專欄] 【GL】相思欲絕但為君 172 死別生聚兩樣情

作者:亞蘇│2017-07-05 21:02:42│巴幣:24│人氣:621
  暢春山莊裡,皇帝仍不知此去月餘的湘君怎生進展,然而眼下聿琤與聿璋相爭已屬燃眉之急。前來此處原本是助他料理政事的官員,這下儼然分割成兩派;象徵聿琤那頭勢力的梅派,緊抓住聿璋納西南雍王次女白麗為妾這點猛打,羅織的罪名包羅萬象,輕至藐視王法,重則通敵叛國,彷彿為了致聿璋於死地,便可將他先前立下的汗馬功勞一筆勾銷。

  而以諫議大夫為首的朝臣則是急得像熱鍋上的螞蟻,有一方舉證歷歷,說是聿璋其實受了白麗矇騙,他對她雖一見鍾情,實則對她的真實身分一無所知。
  然而與聶琰走得較近的幾名兵部官員卻有不同看法;縱使聶琰與聿璋關係緊密有如師徒,聶琰卻是指稱白麗在他的指示下於攻克西南後伏誅,應當是得了聿璋的協助才能逃脫。

  即便白麗在這些年來並未惹出禍端,但她確實不應留在聿璋身邊;流放或是賜死乃是正途。相信一時鬼迷心竅的聿璋會做出明智的決斷,並藉此希望得以平息眾怒。

  給這兩件事情煩得難以安歇的皇帝,一把推落桌案上成堆奏摺;他一邊咳著,緊跟在旁的喬如楓伸手來扶,卻給他制止了。

  「湘君遞來消息沒有?」

  喬如楓下顎微抽,收手時刻意蓋緊手腕間的傷痕。「回聖上的話,尚未!」

  聿璋護白麗母子心切,甚至不惜一戰,這一切發展,恐怕都在聿琤的計算之內;他的聖旨已草擬妥當,只要往洛陽送去,事情就將一發不可收拾。
  不,或許兩造麾下的將士都早已摩拳擦掌,視此戰為決定將來儲君人選的關鍵;聿璋想拉太子下馬,而聿琤也視魏王為登基路上的絆腳石。

  然而,拖延至此,已不可能再這般延宕下去。

  「終究避免不了一戰嗎……」皇帝掃了黃澄澄的聖旨一眼,拖著蹣跚步伐回過身,捧起玉璽,在那聖旨重重落下。
  「來人!傳朕旨意!」他瞇起眼,在掛上字畫的牆面處,想像著上頭浮現出京城與洛陽奢靡繁華的景象,轉眼間,那幅安平樂業的景象給千軍萬馬踐踏、淹沒。
  他難掩痛心地閉上眼。

  皇帝的聖旨送往洛陽,明令魏王聿璋交出白麗,皇帝便會念在過往功績與父子之情,就此網開一面。

  然而聿璋並不打算照辦。深知他對白麗用情至深的聶琰只得遣聶武登門,來給聿璋下最後通牒。

  「你究竟在猶豫些什麼!」聶武氣得臉紅脖子粗,抓住聿璋狠狠晃了好幾回。「你不交出她,就是抗旨!咱們此回出征便是名不正言不順,更別說多少人因為你納她為妾而心生不滿;你這是在自毀前程你知道嗎!」

  聿璋猛然推開他,聶武怒目相視,兩個血氣方剛的年輕人立刻相互動起手來。

  「不管是第一次綁縛她也好,還是大將軍下令殺她以絕後患也好,她都是我救的!」聿璋與他雙臂相持,他緊咬牙關,額露青筋,「她欠了我兩命,所以除了我之外,無人能從我身邊奪走她!」

  「是你殺了公孫騫!」聶武的吼聲響徹廳堂,「你這個偽君子……虧你還能一臉沉痛的對公孫夫人,他的孩子們說謊!你怎麼下得了手!」

  「那我也想問你爹為何能輕易過河拆橋,將白麗視為棄子一般說殺就殺!」

  「他都是為了你啊!」

  兩個兒時玩伴扭打成一團,驚動了韻貴妃,她不顧危險的衝到二人面前,「別打了,別打了!你們兩個!現在這樣內鬨,怎麼與太子爭去,自己人都要把自己給鬥垮了!」她聲淚俱下,好容易才把盛怒的兩人分開。

  聶武空有一身蠻力,武藝不若聿璋精妙,挨了幾下重的;他吐了幾口髒血,「所以,你心意已決了是不?」

  「只要把身在京城的罪魁禍首給滅了,再挾父皇立我為太子,白麗即便不死也能達成目的!」韻貴妃以巾帕掖著他破了的唇角,他皺眉揮開,「我待會兒就上神武營去,五日後大軍即刻拔營,往長安進發!」

  為了拱聿璋登上皇位,聶琰與神武營裡的二十萬名將士早已整裝待發,聶武狠狠盯著他們力捧的唯一希望,雙拳不自覺握得格格作響。
  他們早有替聿璋戰死沙場的打算,只是萬萬沒想到,把他們推向沙場的,竟是那早該歸於塵土的女子!
  現在的聿璋,還有那個號令全軍的資格嗎?一心盼望他登上皇位,共存共榮的諸將,又會怎麼想呢?

  他沒再多說,扭頭大步離開了魏王府。

  與之同時,打從身分曝光之後便給聿璋保護在府內的白麗,廂房門無預警地遭人推開。

  她抱著熟睡的孩子,與入內的阿巧嬸對上視線。

  「夫人有話要與您說……公子暫時交給奴婢照顧吧?」阿巧面露哀戚,自她懷裡半強迫的抱走孩子。

  朱常喜大步走入,手裡捧著那道聖旨。「王爺接到了這個,妳知道麼?」

  「知道,即便他沒親口對我說。」一只托盤擱上她身邊的茶几,盤中放了三樣東西。

  匕首、瓷瓶,以及一條五呎白綾。

  白麗連眉頭也不眨一下,望著朱常喜的眼神平靜得出奇。

  「那妳也知道,只消將妳給交出去,聖上就會念在與王爺間的父子之情網開一面?」朱常喜輕拂著托盤,又補充道:「妳當年在王爺的幫助下倖免,整座神武營的將領都對王爺很是不滿,就算要與太子兵戎相見,只要妳還在,軍心便無法像先前那樣合整為一!」

  「是誰的主意?」

  朱常喜側首,「什麼意思?」

  白麗掃了托盤上的什物,「要我自刎是誰的主意?」

  她咬唇,「是娘娘。」

  白麗眨眼,卻是笑了;她再次檢視盤中的三樣東西,最後握緊了那條白綾。

  朱常喜額際冷汗涔涔,而白麗與她眼神交會,低聲道:「孩子與王爺,就全都交給妳了。」

  她深吸了一口氣,「我知道,我會好好照顧他們!」

  白麗顫著手,抓緊白綾向上一拋……


  「是嗎?父皇終於下旨了。」

  沒來由的下了一場寒涼秋雨,聿琤懷裡抱著仍在襁褓中的孩子,他很愛笑,不管是面對親娘還是她,都一逕的揮舞著雙手討抱或是玩耍,很是乖巧。

  即便不是她親生,卻也漸漸能體會到身為人母的喜悅了;聿琤又逗弄了一會兒,把孩子交還給乳娘。

  「神武營裡的反應如何?」

  「聽說大夥兒對於魏王如此袒護都顯得甚為不滿。」

  聿琤挑眉,與隨侍在側的裴少懿相視而笑。「他們這次被逼著從龜殼裡出來,不全是因為咱們的逼迫,而是因為聿璋拚死命地要護著那女人……哼!儘管對聿璋不滿吧,最好是未打仗之前分崩離析了更好。」

  梁寅趁這月餘的延宕已從邊關入京護駕,近二十萬兵馬在京畿一帶下寨平白引起些許百姓恐慌,然而在秋收與節氣的催化下,表面上仍是一片安祥和樂;朝中有梅相坐鎮,她就能專心對付即將到來的這場硬仗。

  「另外,雖然不是特別要緊……」傅迎春抬起眼,「據駐守在蘭州一帶的探子來報,谷燁卿日前出兵兩萬,說是去協助王后弭平內亂。」

  「兩萬?這樣呀……打起來了。」聿琤雙手交握著,「迎春,依妳之見,妳以為勝負如何?」

  「王后那頭要是真多了谷家兵馬相助,想贏此仗勢必不難……不過傅某覺得有點詭異。」

  「怎麼個詭異法?」

  「此回帶兵出征的人選是褚千虹;或有人言,司徒勒在更早之前就帶著一小隊人馬深入大漠,不知道是為了什麼而去。」

  司徒勒、褚千虹都是谷燁卿麾下重要的良將;此去若只是為了助布塔娜擊敗劉咸,又為何要分批進軍?

  「派人查清楚。咱們與聿璋交戰在即,絕不能平添事端。」

  「傅某明白。」傅迎春很快的退下;聿琤掃了窗外的大雨一眼,心煩的揚了揚袖,對她知之甚詳的裴少懿立刻降下簾子。

  「少懿,妳以為谷燁卿他們在玩什麼把戲?」聿琤隨手把玩了一方碧綠茶團,上頭還印有精巧的鳳凰紋路;此乃御用佳品,除非皇帝御賜,常人不得輕易用之。

  「怕是還做著雲暘公主仍然在世的春秋大夢吧?」她笑著,自後頭敞臂摟住了聿琤腰際。

  聿琤身軀卻是陡然緊繃,少懿自知說錯了話,不由抿嘴,「少懿失言了,還請殿下恕罪……」

  「不,這應是最好的解釋;能讓谷燁卿急急忙忙的發兵……」她用力捏緊茶團,精緻的圖騰在玉掌間漸漸粉碎。忽然間,就像靈機一動,她回頭對上少懿,問道:「藺湘君如今何在?」


  蘭州大門洞開,一身紫衣的湘君領在前頭,身後跟著一輛樸素車輦,而禁軍隨侍在側,就這樣堂而皇之走進城內。

  兩萬多名將士已回到軍營裡安歇,此去都慶府,多虧了褚千虹悉心打造的戰船,將傷亡人數減到最低;雖無太多實質得利,但能夠平安的將聿珏迎回,已經是最好的結果。

  蘭州的百姓不習慣這等景象,免不了多瞧幾眼;尤其帶在最前頭的湘君衣著華美,長相俏麗,更讓許多男子一瞧便癡了。

  車駕一路行至將軍府大門,等在前頭的不是別人,而是引頸而盼的畫眉。

  湘君翻身下馬,而畫眉克制不住激動的趨步相迎。

  「想不到妳真的過來了!」多年不見,畫眉已為人母,而湘君則在皇帝身邊加官晉爵,一身紫服,意氣風發的樣子,早已不若當年身為八品內官的青澀模樣。

  「畫眉姊無須驚訝!聿珏歷劫而歸,我又焉能耐住性子,待在遙遠的熱河乾著急?」湘君親暱的喚她一聲「姊」,舉手投足間盡是藏不住的欣喜與自信;畫眉暗自訝異她直呼聿珏名諱,她又隨即問道:「谷將軍呢?」

  「他人在太守的府上,說是會見個重要人物……需要我差人去將他找回來?」畫眉忍不住望向車簾,著黃袍的宮廷禁軍紛紛下馬,車內也有不少動作。

  「重要人物?」她側首,轉而揚起一掌,「不用,讓谷將軍忙完手頭的事兒……都忘了這裡的父母官,咱行事還是得低調些。」她走向馬車,而畫眉隨即跟上。「聿珏這次從都慶府回來,身上仍帶有舊傷,原本是駕馬趕路,隨後才讓她跟另一名姑娘乘車,多延了一、兩日。」

  「原來如此,姑爺還納悶著妳們怎地遲了……另一名姑娘是?」

  湘君指著車簾;說時遲那時快,娜仁其木格已是撩開車簾,與湘君、畫眉打了照面。她抿唇輕笑,輕快地跳下馬車。

  「這個人是……」

  湘君雙手環胸,「救下聿珏的恩人,她們倆感情甚好,因為一些變故,她才跟著咱們回來。」

  話還沒說完,聿珏已在眾人眼前鑽出車簾;畫眉幾乎是一見到她,眼淚便止不住的掉下來。「殿下……殿下!真的是您呀!」

  「這不是畫眉麼?」聿珏沒料到畫眉會來到車前等待,環顧一眼陌生的環境之後,與畫眉緊緊交握。「哎呀……別哭啊?我才跟湘君打賭說回到家見著妳們不掉淚的……」說是這麼說,遇見久違故人,又是跟在身邊許久的貼身宮女,聿珏亦是立馬紅了眼眶。

  「對不起……是因為太歡喜了,畫眉、畫眉還以為此生無緣……」她哽咽著無法再說下去,然而這一切,聿珏都明白;只見她溫柔地拍撫著畫眉,頻頻說著思念安慰的話。

  「明明是喜事的呀。」娜仁其木格見狀,忍不住別開頭。

  即便早已預料,此情此景仍是不經意的刺著了喪夫的她。湘君瞥她一眼,涼涼的道:「無論是喜是悲,都要掉淚,人就是這般矛盾;聿珏此番歸來,這情景肯定還要多來幾回……反正這局是我贏了!」

  娜仁其木格遮唇,這段同行的日子裡,已是漸漸習慣了她冷然高傲的說話姿態。「妳與聿珏賭什麼來著?」

  「想知道?」湘君白了她一眼。

  「嗯,當然。」

  她朱唇淺揚,輕撥著髮鬢靠近娜仁其木格,「這是我與她的秘密,妳問她吧!若她有那膽子對外人道的話?」

  莫非是什麼見不得人的約?娜仁其木格楞了,而且,湘君此言明擺著說她是外人?
  轉眼間,聿珏跳下馬車,仍是與畫眉緊緊交握著,哭了個淚漣漣。

  「行了行了,徐朗,把車拉進將軍府,小梅子,記得我的吩咐,捎個信回去;妳們兩個,跟費醫官一齊把東西收拾收拾。其他人各忙各的,別全都杵在這兒!」湘君果斷的發號施令,眾人立刻動了起來。
  「聿珏,與畫眉姊先進去再說。」她靠近聿珏時冷不防眨了眨眼,左手悄悄比了個「一」。

  聿珏嘟嘴佯做不知,挽著畫眉踏入府中,「來……咱們進去吧?燁卿呢?」

  「姑爺他去見太守,似乎還有個要緊的人物來訪。」畫眉老實答道。

  「要緊的人物……」久違的主僕就像話家常般的走入府內;而訓練有素的一干禁軍全都動了起來,要進將軍府的進了將軍府,收拾東西、捎信的各自動作。湘君盯了他們一會兒,隨即一派輕鬆的轉身入內。

  「湘、湘君姑娘!」娜仁其木格連忙背起包袱,緊緊跟在她身後。

  湘君緊急煞停步伐,回過頭來差點與她撞在一塊兒。
  「啊……我呢?」她指著自己。「有什麼事可做,或是該怎麼辦……」

  瞧她一副不知所措的樣子。湘君睞向聿珏,自知她暫時沒空理會娜仁其木格,不過……「其實我也不知道該怎生安頓妳才好。將軍府我頭一次過來,聿珏當然也是。」

  她第一次?湘君如是說,腳步卻未曾遲疑地繼續跟著走向廳堂,娜仁其木格更是疑惑,連忙跟上。「那我現在應該要……」

  「跟著聿珏見見家人罷!谷將軍待會兒就要回來……」她話還沒說完,府內的管事、一名年輕男子連同兩個小女娃,咚咚咚的奔了出來,管事手裡抱著個嬰孩,而兩個粉雕玉琢的小女娃給男子牽著,見到聿珏全都睜大了眼。

  「夫人!是夫人呀!」管事登時喜極而泣;那年輕男子是畫眉的丈夫、管事的兒子,而他牽著的,可不就是谷檀華、谷萼雪兩姊妹?

  聿珏一瞧見是自己的女兒,好不容易止住的眼淚再度潰堤;畫眉又哭又笑的對兩個女孩兒介紹親娘,檀華、萼雪面面相覷,一知半解的接受聿珏才是親娘的事實,場面顯得混亂卻又溫馨。

  娜仁其木格目不轉睛地望著緊緊摟在一塊兒的母女三人,喃喃說道:「原來那就是聿珏朝思暮想的女兒。」兩姊妹簡直生得一模一樣啊!

  「嗯,這樣該算……五個吧?」置身事外的湘君繼續數她的數;大門處又來了動靜,許是聽聞風聲,急忙趕回府上的谷燁卿丟下馬匹,快步奔入庭院前,而將兵馬安頓妥當的褚千虹與司徒勒也過來了。

  一場眾所盼望的重逢,才正要拉開序幕哪。

===================我是分隔線=================

  赫然發現白麗跟朱常喜是紅白的搭配,檀華萼雪也是……除開寫故事前就已經取好的主角們的名字,像這種突然需要名字再來取的結果都沒什麼創意XDDD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3632932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亞蘇|百合|GL|相思欲絕但為君|古裝|愛情

留言共 10 篇留言

夕野秋彥
怎麼娜仁其木格跟著他們回去惹wwww
不過後來想想她也應該也不願留在傷心地吧?

07-05 21:15

亞蘇
娜仁其木格前一回決定要跟聿珏她們回去的啊ww07-06 20:03
Grace
不要給白麗領便當啊QAQ
聿璋快趕過去rrrr

07-05 21:17

亞蘇
白麗算是我自己也很喜歡的人物啊QAQ07-06 20:04
Archer
很久沒看到太子級搶戲,覺得十分不習慣。

07-05 21:29

亞蘇
太子級搶戲XD妳應該說是太子與她快樂的屬下們ww07-06 20:05
柳丁(ゝω・)
蘿莉蘿莉\^0^/

07-05 21:30

亞蘇
三歲的小女生能夠叫做蘿莉嗎?!07-06 20:05
現世.夢
亞蘇真是發便當不手軟啊……我可以點一份雞腿的嘛!配料要兩格麻婆豆腐,剩下一格要炒高麗菜!((喂喂!

07-05 21:45

亞蘇
記得看小說之前要先吃飽哦XD07-06 20:05
宇佐木
湘君真是調皮,還一直刷存在感
好久不見的聿琤,怎麼仇恨值還是這麼高,聰明的讓人好討厭
白麗應該沒這麼傻吧?
總覺得亞蘇酥每次斷的地方都讓人看的心癢癢

07-05 22:14

亞蘇
湘君不趁現在放閃刷存在感的話,總不好讓她都在虐的時候刷吧?XD
聿琤一直都是這樣的,要維持住她多疑又聰明的特色!07-06 20:09
D大
白麗掛好白巾後,強硬的把朱常喜懸上去…(怕

07-05 23:19

亞蘇
這招不錯哦XDD07-06 20:09
XDJason
白麗。。T_T

07-05 23:20

亞蘇
討人喜歡的白麗啊QQ07-06 20:09
月見烏冬
她們在打賭啊?別人都哭作一團,湘君卻一直在認真數XDD不知道賭注是什麼呢www
剛去完一個長旅行,現在都終於把進度追回來了~

07-05 23:33

亞蘇
原來是這樣啊~湘君當然要認真計較才行啊,畢竟賭約可不能抵賴啊!07-06 20:10
柳丁(ゝω・)
好期待蘿莉長大的樣子030

07-06 21:23

亞蘇
應該還是會寫到,雙胞胎姊妹當中,姊姊會成為儲君ww07-06 21:28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12喜歡★johnhoj0660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達人專欄] 【GL】相... 後一篇:[達人專欄] 【GL】相...

追蹤私訊切換新版閱覽

作品資料夾

作品導讀與年表 (20)

心情記事 (101)

品味生活 (46)

寫作日記 (99)

遊戲心得 (47)

音樂分享 (3)

影音相關 (9)

猜猜猜 (2)

希爾德專用 (0)
盜筆同人 (14)

奇幻科幻 (4)
獵.魔者—Aveline (95)
CrissCross (10)
翡翠之冕 (37)
白夜-White Night (9)

時裝愛戀 (7)
【GL】腦科學事件簿 (212)
【GL】界線 (9)
【GL】慢愛行歌 (64)
【GL】噓!說好不提愛 (80)
【GL】穿越雲空戀上妳 (64)
【GL】初戀非男友 (48)
【GL】老師外帶-同居日記 (98)
【GL】老師外帶-First (38)
【GL】老師外帶-Second (66)
【GL】老師外帶-Third (137)
【GL】有一種愛,是默默守候 (7)
再次,一見鍾情 (36)
歡迎光臨-瑟芙雅蒂 (38)
不解風情 (4)

古裝言情 (3)
【GL】相思欲絕但為君 (228)
【百年江山】寧蘊丹心 (32)
淚雨洛神 (7)
沉醉凝香 (11)
映紅秋色 (8)
蘭沐清泉墨含香 (46)
征夢謠 (40)
智令曲 (61)
儷人歌 (32)
榆弄影 (37)
抱得好郎君 (10)

推理驚悚 (1)
勇往直前吧!捕物少女! (38)
伽利略同人 (6)
是誰在偷聽? (2)

輕小說 (6)
在崩壞學園中狩獵少女心 (25)
我的房裡養了隻笨蛋貓 (31)
在河邊撿了一隻戰鬥貓 (24)
男廁的角落 (30)
站在死神的肩膀上凝視永恆 (28)

tsukito666專用 (3)

獵.魔者—Aveline (6)
插畫設定集 (3)

作品推薦函 (14)

心得與交流 (41)
如何增進文筆 (27)
談「作者」身分的終結 (3)

塔客協會 (59)

未分類 (16)

aaa1357932大家
各位有空可以來我家看看畫作或聽聽我的全創作專輯!看更多我要大聲說5小時前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