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達人專欄] 【GL】相思欲絕但為君 209 貌似無情卻有情 - johnhoj0660的創作 - 巴哈姆特

創作內容

17 GP

[達人專欄] 【GL】相思欲絕但為君 209 貌似無情卻有情

作者:亞蘇│2017-08-14 21:07:40│巴幣:34│人氣:539
  迎春一手撐著頰,另一手以極為懶散的姿態落下白子,而謹慎審視盤面的朱常歡面有難色,握於手心的黑子沾染著汗水;迎春微抿一口茶,看了兩眼之後涼涼的說道:「朱小娘子,妳輸了。」

  「嗚……不玩了、不玩了!」她一臉羞愧的離開座位,引來幾聲不知是嘲笑還是玩味的笑聲。

  「哪個人敢笑?除了薛學士之外,焉有誰可與傅某一戰?」迎春掃了那群女官一眼,果真訕笑聲立馬消失。

  朱常歡摀著耳朵跑開,但見傅迎春也跟著離席,坐下來準備下一場對弈的女官差宮人替她們收拾棋盤,場面很快又變得輕鬆熱鬧起來。

  另一廂,兩個太監合力搬著一頭給箭射傷的小鹿,讓朱常歡差一點沒給撞著,她撇開頭,遙望遠處林間,一干女將正挽著弓比較著射藝。

  無論文還是武,此處彷彿都沒有她的容身之地。

  「聖上回來了!」偶然聽見太監如是喊道,朱常歡抬眼,聿珏與湘君兩人策馬而來,就停在她面前。

  朱常歡一身靛青舞衣在多為黃袍、朱紅官服之間顯得特別醒目,聿珏支開來扶的太監,俐落的翻身下馬,「怎麼了?大老遠就見妳一人孤零零地站在這兒。」她身後的湘君接過韁繩,左手的厚皮護臂上頭就停著海東青。

  能見著聿珏,朱常歡登時眉開眼笑,「陛下……咱與樞密大人下棋,一連輸了兩盤便沒敢再繼續賴著;碰巧您回來了!」馬背上一身湖綠春衫的湘君頗引人注意;朱常歡不識湘君,只是用好奇的眼神盯著她瞧。

  聿珏咳了一聲,回頭笑道:「妳若有興致就再去跑跑吧?記得安然回到朕身邊。」

  湘君沒回話,僅是吹響鳥笛,很快又策馬跑向另外一處空曠處,就像是與海東青比試速度般。

  朱常歡暗自驚嘆那女子馳騁的速度,看似柔弱,拍馬而出的姿態卻又像個俠女。「那位姑娘……既未著官服,也不像帶兵的將軍……敢問陛下,是哪家的千金?」而且還與聿珏私交甚篤。

  聿珏以袖掩唇,「她既非為官,也不是將軍……是朕身邊一個很重要的心腹。」她草草帶過,讓朱常歡與她同行。「臨時把妳拉過來,瞧妳似乎不很自在?」

  「怎、怎麼會呢?聖上願意帶常歡一道,常歡求之不得!」朱常歡暗自將聿珏的側影收進心底,刻意說了違心之論。

  一旁的宮人見聿珏歸來,紛紛打傘、擺出桌案,無論是烹茶的烘爐還是坐席皆一應俱全。

  「多虧有妳們陪著朕,朕方能早早忘卻日前失去良臣之痛。」聿珏茶水沾唇,又問:「方才朕讓妳與白麗同乘一騎,她可曾與妳搭上話來?」

  朱常歡捧著茶碗,搖搖頭,「並未,白將軍很是沉默,常歡也不敢與她搭話。」難得品嘗御茶,自小生長於官宦世家的她自然識貨,忙不迭稱讚。「陛下!這茶真好喝!」

  「御苑玉芽,剛蒸妥送進宮裡……是麼?沒跟妳說……」聿珏美眸半斂,顯得若有所思。

  「原來如此,這茶當真柔滑順口!」她睜大眼睛回道,卻見聿珏低頭,「陛下……白將軍怎麼了?」

  「啊,也沒什麼,是她先前與朕提過……既然朝政安穩,眼下沒有立即用兵的打算,她說她想回洛陽一趟。」

  「回洛陽……」

  「嗯!」聿珏睞了尚未想通的她一眼,勾唇道:「依朕對白麗的理解,她應是要去接常喜回來……讓她與聿璋一塊兒長眠。」

  朱常歡不禁愕然,「她?去把姊姊接回來?」

  「畢竟她是聿璋的小妾!也曾與常喜朝夕相處,由她跑這一趟,於情於理都說得通。」

  朱常歡不禁回想起白麗那宛若雕像的美麗臉容,在那冷肅的軀殼底下,竟藏著這樣一份用心?
  「也、也可以由咱們朱家的人去!」她聲調陡高,讓奉茶的宮人一陣側目。「我是說,白將軍畢竟是陛下倚重的大將,理當、理當留在您身邊為您分憂!」

  「常歡,妳不如直說……說妳不願看見白麗帶著妳姊姊的屍首回京。」聿珏不打算繼續陪朱常歡打馬虎眼,語調溫柔的拆穿朱常歡。「妳爹莫不是把常喜的死因全歸咎在白麗身上?或許加油添醋,說聿璋如何寵愛白麗,冷落常喜這個正妻。」

  朱常歡擱在腿上的雙手緊抓住裙襬,如鵝蛋般的小臉盡顯狼狽,不願見她繼續對白麗抱持著無謂的恨意,聿珏沉著聲調說:「朕雖不想這麼說,但……妳知道皇甫聿琤之所以能逮著出兵洛陽的藉口,原因就出在常喜身上麼?」

  「我姊……怎麼會!」

  「當然會!皇甫聿琤視身為魏王的聿璋為眼中釘,在府上佈下眼線,而嫉妒著白麗的常喜,暗自差人追查當時化名舒無晏的白麗真正身分,這才查出她乃是西南大理雍王的女兒,就這麼安了個通敵叛國的罪名給聿璋!」聿珏菱唇緊抿,而為事實所驚駭的朱常歡則是啞口無言,不住搖著頭。「朕說過,聿璋待常喜不薄,常喜所為非但沒有意義,反而將自己,連同聿璋、白麗都給推入絕境!」

  「不……陛下!不是這樣的,我姊她、她……」朱常歡極力否認,卻找不到任何能反駁的話語。

  「妳相信也好,不信也罷,總之,朕已經同意白麗往洛陽一趟;妳若堅持要繼續視白麗為妳朱家的敵人,朕也不會反對!」聿珏一口氣說完,撢了撢衣袍起身。

  不料才走開幾步,朱常歡立馬追了上來。

  「陛下!」她開口引得聿珏回頭;她斂裙一跪,「請准許常歡與白將軍同行,親自將家姊迎回京城!」

  「妳願意與白麗一起去?」

  俯首的她抬起頭,總是怯弱的臉上一反常態的漾滿決心。「是!」

  聿珏微微一笑,「妳的請求,朕允准了。」


  看著這忽然說要與她一同回洛陽的小姑娘加入隊伍,白麗的頭禁不住痛了起來。

  聿珏八成與朱常歡說了什麼?要不,這不過是給聿珏召進宮裡,當作把持朱家的籌碼的小姑娘,怎敢膽大包天,要求跟她往洛陽去打點善後?

  「咱們往返洛陽得不停趕路,妳得確定自己受得住。」

  「多謝白將軍提點,小女子雖沒出過遠門,但會盡可能不連累大夥兒。」

  她是不是會錯意了?白麗這不是提點,而是要她知難而退!「醜話得說在前頭,就算聖上特別把妳託付給我,必要時我是說走就走,絕不因妳一人而耽擱!」

  「白將軍儘管放心,常歡誓言要親自迎家姊回京,絕不輕言退縮!」朱常歡坦然迎向她,嬌小身軀裡含藏著初生之犢的勇氣。

  好眼神!白麗遂不再多言,抱持著試她的心態領隊趕路。

  為求快去快回,撇開朱常歡,白麗只挑了十名精兵往洛陽進發;結果行前自信滿滿的朱常歡,不過趕了一日的路便現出原形,至下榻的驛站後連飯都沒用上便倒頭昏睡,隔日清晨,連上馬都困難重重。

  白麗把她的模樣都看在眼裡,語調冷然的道:「咱們頭一日算是耽擱了,今日還要再趕,妳要是真不行就別勉強,本將軍可以撥人陪妳慢慢走。」

  腰痠腿疼,肚子空空如也的朱常歡好不容易才上馬背,回想起昨日啟程前的意氣風發,再瞧瞧如今連攀上馬背都要人協助,不禁面如土色;更別說昨天都已經趕成這樣了,結果白麗居然還說有所耽擱!她不敢相信要是再趕上一日夜,她的身子究竟是否還撐得住。

  「不勞……不勞白將軍費心!」朱常歡不知哪來的底氣,依舊頑固的對她釋出的善意視而不見!

  「妳就別要累癱在馬背上才要咱們給妳弄一輛車!」不知好歹!白麗冷哼一聲,也隨即攀上馬背,揮起馬鞭就走。

  可話雖如此,白麗一路上仍讓跟在朱常歡身邊的將士緊盯著她,畢竟她可是聿珏手頭的籌碼,又是朱常喜的親妹妹,既然聿珏把人託付給她,她就有保全此人的責任。

  而第二日趕路直過午時,咬牙苦撐的朱常歡也終於到了極限,她的身子緊伏在馬背上,眼看隨時都要不支落下。
  「嘖!」白麗眼明手快,立刻探出身子緊抓住她的腰帶,把人整個提到白駒背上來!

  而朱常歡原先騎著的小馬一了卻背上的重量,便如脫韁般的奔離了隊伍,「將、將軍!那匹馬……」跟隨著的將士策馬就要追上。

  「別追了!那種不聽使喚的駑馬,不要也罷!」白麗朗聲喝道,逕自拉停了白駒。「就說了讓妳待在後頭慢慢跑,結果現在咱們少一匹馬不說,牠還差點把妳給甩下馬背!」她瞪著匍匐在馬背上的姑娘,杏眼圓睜的模樣著實嚇人。

  朱常歡雪白著俏臉,這回不僅馬匹丟了,連同綁在馬背上的行囊都沒了,而若非白麗出手相助,她或許早就摔在官道上,給隨後跟來的馬匹踩在蹄下……

  「妳這倔強的模樣,與王妃還真有幾分神似。」白麗沒管她的意願,托住她的腰身讓她坐穩,「聽著,妳與本將軍共乘一騎!要是再惹麻煩,我便差人把妳踢回京城!」

  朱常歡艱難的點點頭,而少了她跟隨,白駒更能恣意發揮過人的速度;迎面而來的風告訴她白麗馳騁的速度有多快,而箍著她的臂膀更紮實告訴身後之人這身騎術,乃至於千錘百鍊的功夫更無虛假。

  即使腰腿依舊疼得厲害,但朱常喜終究能蜷縮在白麗懷裡,找尋到一絲可供喘息的依靠;在即將閉眼休息的前夕,她腦海裡依稀響起的,卻是那聲突兀的「王妃」……


  回到物是人非的洛陽,白麗心中除了感慨外,再無第二個想法可說。

  儘管長安與洛陽皆在這爭奪皇位的戰爭中遭受波及,但洛陽無疑是受創更重的一處;神武營抵抗著輝烈營的攻打,堅守數月之久,若不是她親自現身引聿璋出城,又傅迎春的攻城兵器發揮效用,興許洛陽之戰還要拖得更久。

  而傅迎春進城之後只管找上魏王府,搶著要抓聿璋立頭功,梁寅則一味追趕領著剩餘人馬倉皇撤退的聶琰,就這麼放任鬆弛軍紀的輝烈營燒殺擄掠,洛陽在破城後的短短數日便損失慘重,就算聿珏登基之後連忙撥款搶修,卻直到現下還無法找回往昔的繁華風采。

  舊地重遊,白麗望向連魏王府匾都遭人拆下的府上,總是行事果決的她竟少見的楞在原地出神。

  與她一齊望著破敗朱門的朱常歡扶著纖腰,「這兒就是王爺、姊姊與妳住的地方?」

  「嗯,王妃想必還在裡頭。」白麗翻身下馬,而朱常歡彎著腰忍疼,動作活像個七老八十的老婆子。「我給王爺安排在另外一處,不與他們同住。」

  朱常歡顰眉,白麗不等她發問,踏著輕快步伐拾級而上。

  「鎖住了?」泛著銅綠的門環上卡著一道大鎖。

  白麗退開幾許,讓跟上來的將士持斧破開;那鎖堅厚非常,持斧的將士接連砍了十來回才終於把鎖敲壞。

  歷經霜雪,院子裡的桃樹也迎來早春氣息,燕子在無人打擾的屋簷下築巢,朱常歡仰望著嗷嗷待哺的雛燕,忍不住會心一笑。

  但在看見滿室破敗之後,那份難得的好心情頓時消散。朱常歡舉目張望著這宛如廢墟的魏王府,以及隨處可見的血跡,不禁顫抖的低喊,「太慘了……這,誰幹的?」值錢的東西早給搬個精光,搬不走的便全數毀掉,只差沒放把火把這兒給燒了。

  「除了傅迎春還能有誰!」白麗怒道,對這一團亂視而不見,逕自領著眾人深入府中。

  「傅樞密?」

  「妳不知道?」白麗悍然回頭,在望見朱常歡蒼白的臉容之後轉而勾起譏諷的笑意。「呵!原來如此,妳不知道把王爺抓回京城的人是傅迎春,卻是把引來兵災的責任都推到我身上了!」

  朱常歡掩嘴,無言以對,靜靜跟在白麗來到後院;迎春當時指引輝烈營洗劫得十分徹底,就連布置成靈堂的廂房都給毀壞殆盡。

  在看見這麼多慘況之後,朱常歡開始擔心那群將士要來給朱常喜毀屍滅跡。「姊姊究竟葬在哪?」

  白麗指向後院一處偏遠角落,那處的土明顯與他處不同,許是輝烈營當時忙著搜刮財物,才會漏了這個顯而易見的破綻。

  朱常歡難掩心傷的跪在地上,「姊姊……」她眼眶泛淚,而白麗則宛如面罩寒霜,「為何連個碑都沒有!」

  「當時王妃是頂著我的身分下葬的,而在給王爺的聖旨裡頭明白說出要他賜死或是將我送往長安;對一個帶罪的妻妾而言,能留全屍已是萬幸,焉能為她立碑!」白麗雙手合十,默哀了一會兒才對著帶了鏟子的將士吩咐,「挖吧!」

  「妳說什麼……頂替妳?姊姊究竟怎麼死的!」朱常歡幾個踉蹌之後撲向白麗。「她為何頂替妳?為何死的是她不是妳!」

  「當時的王妃與韻貴妃接到聖旨之後要我自刎,我已託孤給王妃,孰料我要上吊自盡之際卻給王爺阻止了……」白麗撐住手無縛雞之力的她,寒著聲調解釋,「然後,王爺當著我的面拿刀殺了王妃;我則給他送進白馬寺去。」

  朱常歡不敢相信,原來這才是事情的真相;她雙腿一軟,是白麗支撐著她才不致跪倒。
  「妳剛剛說的那句話,也是我這數月以來不停自問的……為何死的不是我?若非聖上用盡心計收留,又惦念舊情的延攬我入營帶兵,在得勝之後甚至為我與王爺請命洗刷罪名……我焉有可能還苟活於世?」

  負責挖掘的將士很快就挖到了棺木,朱常歡淚流滿面的爬了過去,在挖去覆蓋於上頭的那層土之後,她不顧一切的趴上棺蓋,「姊姊……常歡、常歡來帶妳回京了……」

  不知該如何繼續動手的將士對她抱以為難的眼色。「她與王妃畢竟是親姊妹,讓她去吧。」白麗亦是動容的揮了揮手,整座庭院裡不聞鳥語,有的,只是深深打入聽者心底的,哭喊聲。

***

  朱常歡好容易才見到姊姊的屍首,便傷心欲絕的暈了過去;白麗別無他法,所幸城內尚存當初給她安居的別業,勉強還能安頓十來個人。

  連日趕路,朱常歡不僅體力透支,這回更是難掩心傷;白麗與她同樣難過,但也是在這一路上,她漸漸感覺到了,白麗只是習慣用那張凝肅冷然的臉偽裝自己,她其實未必如表面上那樣冷情。

  至少,她在自己墜馬之前還願意出手相救。

  至少,她一路包容著自己勉強趕路,還願意放任她在見到姊姊之後恣意釋放情緒,不是麼?

  「白將軍……多謝。」換了一件乾淨衣裳,縱然不合尺寸,到底仍是白麗的一片心意。

  「不用謝,妳的心情我明白。」

  朱常歡接過將士遞來的水喝了幾口,聽白麗又道:「雖說入土為安,但咱們若要趕回京城,要帶這麼樣一具棺木,未免有些大費周章。」

  她微楞,隨即明白了白麗的意思。「所以……妳打算火化姊姊是不?」

  「恐怕也只能這樣。」

  朱常歡一臉泫然欲泣,她咬著唇,很是艱難的點點頭。

====================我是分隔線================

  明明無意撮合白麗跟常歡的我,一不小心又歪成這樣了啊啊啊!(抱頭)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3683518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塔客協會|亞蘇|百合|GL|相思欲絕但為君|古裝

留言共 14 篇留言

Archer
這是常歡有意白麗無情啊,純友誼不好嗎?(最歪的沒資格說話!

08-14 21:21

亞蘇
她們除了純友誼之外還有別的聯繫嗎?好吧,有點遠的,大房的妹妹&小妾,這好像是沒人挑戰過的組合哦哦哦!(眼睛為之一亮!08-14 21:23
宇佐木
王妃是說湘君吧!?
大房妹妹VS小妾,這題材GJ!
亞蘇大開坑了!

08-14 21:26

亞蘇
王妃?不是!王妃說得當然是朱常喜!因為她嫁給魏王,是正室,所以朱常喜才是王妃,白麗頂多只能被稱為「夫人」而已吧。

大房的妹妹&小妾這個猛爆的題材……咳咳!而且還有年齡差XD(白麗22,常喜15)
就算要寫也是短篇趣味的形式ww08-14 21:32
柳丁(ゝω・)
白麗跟常歡湊一起阿~

08-14 21:48

亞蘇
咳咳!還沒確定要寫呢~08-14 22:24
Grace
歪到一個不得了啊...不過白麗有伴就好~歪的好!

08-14 21:48

亞蘇
白麗這種「有伴」的方式會不會太驚悚了一點啊XDD08-14 22:24
現世.夢
怎麼辦我毫不意外會彎的這件事……所以說聿玨的群體狀態技能果然太強了……又或者該說,作者本人可能已經正不了了吶(茶

08-14 22:04

亞蘇
現在是看到女生跟女生走近一點就會以為有配對是吧?!但確實有人問過我崇韜跟迎春這個CPwwww08-14 22:33
Alt+F4
這cp感受到滿滿的惡意w

08-14 22:12

亞蘇
我才不上當呢ww08-14 22:33
Archer
這次可不是我歪樓喔,是你自己喔,所以要負責喔~~(賤笑

08-14 23:33

亞蘇
我負責啥啦!XD我後面還有新作啊!還有慢愛啊ww08-15 21:08
小酌一杯
撮合吧!這組合太勁爆啦XDD (被打

08-15 11:21

亞蘇
囧囧囧,先、先把本篇解決掉再說……08-15 21:09
Archer
原來你是個挖坑不填坑、始亂終棄的人?!
但白麗跟常歡這對,我倒覺得姊妹的感覺多一點。

08-15 21:12

亞蘇
什麼始亂終棄XDDD我敢發誓我就算不是最負責的好歹也是很負責的豪ㄇ!
 
白麗在這邊23歲,常歡15歲,所以相差大約八歲,跟聿珏湘君差不多啊,她們差七歲ww08-15 21:15
Archer
我是說在一起的氛圍,少了一種感(ㄐㄧㄢ)情味。
其實我一直都沒在意過聿珏湘君的年紀,所以到現在我也不知道是誰比較大XDDDDD
原來亞蘇大都走幼女養成計畫,漬漬漬漬,發現不得了的秘密了XDDD

08-16 11:23

亞蘇
沒在意過!聿珏跟湘君年紀差距不是很明顯的嗎?!
什麼幼女養成,不要亂講ww可是我的確比較喜歡有點年齡差的作品,有年齡差的故事通常都比較好評的說XD(EX:老師外帶、雲戀、不提愛等等ww)08-16 22:20
Archer
因為故事裡也不會刻意去提年紀,所以就沒把她們年紀差距放在心上了(年紀不是重點啦~
由此可見,很多人的心裡都有個幼女養成的夢XDDDD(其實是被亞蘇大影響的

08-17 12:17

亞蘇
年紀差距啊,確實在看故事的時候會變成一個很模糊的概念。
幼女養成就目前的故事來說……好像幼璿算是滿典型的ww
我往後一定要寫一個道地的幼女養成故事!最好是古裝!(握拳08-17 22:58
Archer
我是不是按到了亞蘇大身上什麼不得了的開關了⋯⋯

08-17 23:05

亞蘇
幼女養成故事,我告訴大家到時候一定還是要虐到大家不要不要的ww08-18 21:29
Archer
過程多虐都沒有關係,只要最後好好的就好,遙想我肖根,真是虐的我人生黑暗T-T

08-18 22:14

亞蘇
真的嗎?是妳講的啊ww那我得要想想該怎麼虐大家了ww08-18 22:42
Archer
依我目前的狀況來講,再虐都虐不過肖根這對CP了,所以你虐吧,反正到時候犯眾怒的絕對不是我XD

08-18 23:32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17喜歡★johnhoj0660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塔客協會】七月份每月之... 後一篇:[達人專欄] 【GL】相...

追蹤私訊切換新版閱覽

作品資料夾

作品導讀與年表 (20)

心情記事 (101)

品味生活 (46)

寫作日記 (99)

遊戲心得 (47)

音樂分享 (3)

影音相關 (9)

猜猜猜 (2)

希爾德專用 (0)
盜筆同人 (14)

奇幻科幻 (4)
獵.魔者—Aveline (95)
CrissCross (10)
翡翠之冕 (37)
白夜-White Night (9)

時裝愛戀 (7)
【GL】腦科學事件簿 (212)
【GL】界線 (9)
【GL】慢愛行歌 (64)
【GL】噓!說好不提愛 (80)
【GL】穿越雲空戀上妳 (64)
【GL】初戀非男友 (48)
【GL】老師外帶-同居日記 (98)
【GL】老師外帶-First (38)
【GL】老師外帶-Second (66)
【GL】老師外帶-Third (137)
【GL】有一種愛,是默默守候 (7)
再次,一見鍾情 (36)
歡迎光臨-瑟芙雅蒂 (38)
不解風情 (4)

古裝言情 (3)
【GL】相思欲絕但為君 (228)
【百年江山】寧蘊丹心 (32)
淚雨洛神 (7)
沉醉凝香 (11)
映紅秋色 (8)
蘭沐清泉墨含香 (46)
征夢謠 (40)
智令曲 (61)
儷人歌 (32)
榆弄影 (37)
抱得好郎君 (10)

推理驚悚 (1)
勇往直前吧!捕物少女! (38)
伽利略同人 (6)
是誰在偷聽? (2)

輕小說 (6)
在崩壞學園中狩獵少女心 (25)
我的房裡養了隻笨蛋貓 (31)
在河邊撿了一隻戰鬥貓 (24)
男廁的角落 (30)
站在死神的肩膀上凝視永恆 (28)

tsukito666專用 (3)

獵.魔者—Aveline (6)
插畫設定集 (3)

作品推薦函 (14)

心得與交流 (41)
如何增進文筆 (27)
談「作者」身分的終結 (3)

塔客協會 (59)

未分類 (16)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