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以“主人最后的任务是忘了我”为开头写一个故事?

关注者
8
被浏览
695

3 个回答

主人最后的任务是忘了我,我想她一定能完成得很好。

毕竟她,一直嫌我麻烦。

一.

“啧,离我远点。”我刚蹦到那双光溜溜的长腿上就被一把拨开,她皱着眉,冷冷看我一眼说:“不想被丢出去就离我远点。”

其实这幅态度我早该习惯了才对,毕竟她每天都会这样对我。

可现下我觉得委屈,想到她还不知道自己最后的任务是什么,更委屈得无以复加。

“我要离开了。”我说,泪花已经包在眼眶里。可她甚至没有给我一个注视。

这次,我没有听她的话待在一旁,而是再一次凑上去,埋头蹭了蹭她的手掌,好想她能抱抱我。

一条毯子劈头落下,闷闷的声音隐约传来:“无聊就睡觉。”

她从来没有抱过我。

这一次也没有。


二.

毯子里很黑,我觉得害怕,有些喘不上气。

不过我乖乖趴在里面没动。

只是用手蹭了下眼睛。

然后开始回想与主人相识相伴的这段日子。

那是一个很冷的夜晚,我被人打得连找食物的力气都没了,一整天没吃东西没喝水,还以为自己会就那样潦草地死去。

然后她倒在了我的脑袋边上,温热的血顺着泥土蔓延到我嘴角,我舔了一口,就再停不下来。

实在太渴了。

我竭力爬往她受伤的膝盖,张嘴接住淌下来的血液,一口,两口,三口……渐渐觉得不渴了,可望着那伤口处的烂肉,总觉得不满足。

“流了这么多血,她应该已经死了吧?”我那样想着,小心翼翼地舔舐那伤口四周的鲜血,小心翼翼地衔住伤口上一块肉,还没来得及咬下,就被人一把掐住脖子扔开。

我在地上打了几个滚停下,惊喜地发现嘴里有块肉!那诱人的香甜挽救了我的灵魂,消弭了所有的疼痛。

我戒备地盯着她,忙将那生肉囫囵吞下,盘算着怎样可以再将肚子填一填。

她肃冷地盯着我,仿佛在看一个死物。被我硬生生撕下一块肉,她好像已经察觉不到痛了。

我们对峙了很久,突然她笑了一下,莫名其妙地,甚至还嘲讽了我:“啧。”

我有些生气:大家都快死了,谁瞧不起谁呀?

在她缓慢包扎伤口的过程中,我一次次爬到她膝盖边上,她一次次把我拨到一旁。

“啧,离我远点。”

这正是她对我说的第一句话。

她那副虚弱的样子给了我错觉,让我坚信她会先死,我会吃掉她,然后活下去。

不过事实证明,我确实比她弱太多。

毕竟那时我还小,又营养不良。

现在想想,还挺后怕的。

她这样的人,包扎好伤口后,杀了我就是手起刀落的事,甚至呼吸都不会变化一下。

也不知道把我带回家是图个啥?


三.

“啧,最后的任务似乎简单过头了。”毯子外响起她的嘀咕。

难得见她这么轻松得意。

我把脸深深地、深深地埋进毯子里。

你把我带回家到底图个啥?


四.

好冷清。

脚下没了那个孤傲的影子,才发现原来凌晨的街道这么冷情,怪不习惯的。

以后没有我在她身后粘着,她会不会不习惯啊?

唔,肯定不会。

我抹了把脸,望向街道深处,不知道自己应该去哪里、还能去哪里?

在我的记忆里,我从来没有一个可以称之为“家”的地方。即便做了主人的“跟屁虫”,也只是换一种方式颠沛流离。

主人唯一比我好的,是她有个“老巢”。虽然她从来不把那里称之为家,但我的确只在那里感受到过她一丝淡泊的眷恋。

啊!说起来,主人一直不知道我去过老巢来着。

她说我是跟屁虫,所以我从不曾辱没这个名号。

她很少回老巢,每次回去时,都把我锁在住的地方,自认为锁得很牢实,实则是打心底里觉得我太弱,只要将门窗一关我就没辙。

其实我很机灵的,我只是不想让她难堪罢了。

她锁着我,摆明了不想让老巢里的人知道我的存在,所以我每次跟她回去都很小心,也因此听到了不少东西。

但是别误会!关于她最后的任务,我并非在老巢听到的,而是在我刚刚溜出来的那个公寓里。

我也不想被发现的,怪只怪他们来得太突然。我睡得正香,听见开门声还以为是她买吃的回来了。谁知道会见到最不想见的人呢?

那糟老头子看着我一点点往沙发角落里缩,眼睛锐利得像刀子。

他只待了一分钟不到,拍了我的照片,对身旁的人吩咐一句:“她最后的任务,忘了这个没用的东西。“然后关门走了,连屋都没进。

没礼貌!

说什么“没用的东西”?我可是帮着主人完成过好几次任务的!

哼!

生气归生气,他的话我仍听得明白。

以前在老巢,我听这老头给主人承诺过,只要完成最后一项任务,主人就可以回到老巢长住。虽说不上是改邪归正,好歹不用再刀口舔血见不得光。

那一刻的主人,眼睛亮晶晶的,那架势吓得我几天没睡好觉。好不容易才做足了随时陪着她嗝屁的心理建设,谁成想等到的终极任务竟然是这样?

那么,这个在她看来“简单过了头”的任务,她是如何打算的呢?

是将我像块破布一样丢掉?还是手起刀落宰了我?

她应该更愿意宰了我吧?

我宁愿她宰了我。


五.

乳白的光晕从头顶落下来,我懒懒地趴在软沙发里,竭力忽视掉脑袋上那只轻抚的手。

“真可怜,弄得脏兮兮的。”女孩说。

“是啊”女人说:“好像很累的样子。”

“我只是没什么兴致奉承你们。”我恹恹地说。

女孩和女人对视一眼,用更加怜惜的目光看着我,恨不得把我薅秃噜皮了似的。

此刻我无比希望主人在这里——看吧,离开你,我能活得更好。

那么,我离开,你会不会活得更好呢?

去到那个地方,那个人身边……

害,怪讨厌的,不知道是哪一天,我突然发现自己竟然嫉妒那个地方,嫉妒那个糟老头子。

她是个心狠手辣又粗暴的坏女人,我知道她不喜欢我,我其实也没有很喜欢她来着。

但是,从第一次跟着她回到老巢,第一次发现她那点微妙的心思,我就嫉妒得要命。

你看,她收留了我,我们好歹算是相依为命的交情。

可她从来都不需要我。


六.

嗯……也许她带我回到那个所谓的家,只是为了报复我吃掉她一块肉。

切,真小气。

明明每天都有跟她道歉。

继续浏览内容
知乎
发现更大的世界
打开
浏览器
继续

主人最后的任务是忘了我。

这很好,毕竟我已经很老,很老,很老了。老到走几步路就仿佛能听见零件叮铃铃的响声,老到每出一次任务总要带着残破的挂件回家,老到主人的同事们使用的机器人是我的重重重孙子,老到一个人的时候只能蹲在充电口回忆以前的事情。

作为帝国最优秀的将士,主人是该换掉我,用一台新机器人了。

其实我时常也在想,如果不是主人足够强大,是不是我很久以前就已经把他从神坛上拖累下来了。

毕竟,我们要执行的任务,对于精确度和爆发力的要求如此高。

---------- 先占坑,没想到有一天我也会变成占坑不填的鸽子精。

继续浏览内容
知乎
发现更大的世界
打开
浏览器
继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