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看待德特里克堡基地关闭,美国新冠嫁祸中国?美超200多家军事生物实验室,未来真的会出现生化危机吗?

关注者
16
被浏览
3,802

8 个回答

德特里克堡基地主要指USAMRIID,即美国陆军传染病医学研究院,The United States Army Medical Research Institute of Infectious Diseases。是美国五角大楼下辖唯一一个最高等级生物实验室。

其关闭的实际原因我们无从判断。但从非典到新冠,USAMRIID与之的关联不是丝丝缕缕,而是织就了一张大网,USAMRIID只是冰山一角。以下展示的是基于可信的公开信息拼起来的。大家可以品一品。

而国家掌握情况的能力更不用说了。外交部发言人屡屡提德特里克堡(USAMRIID),当然不是闹着玩的。

以下内容摘自:

东西博弈记www.zhihu.com图标


第十二章 权威八方


我给他续的那杯,从色泽上就看得出,要更浓一些。
畅然子:我们还是从美国人的技术能力这条线往下说吧。不过,武汉所的问题算解决了吧?
我:嗯,很彻底。
畅然子:与武汉所合作进行类SARS冠状病毒研究项目的美国团队,学术带头人是北卡罗来纳大学病毒学家Ralph Baric博士,一位冠状病毒学术权威。他掌握着关键技术,更重要的是,他把各方角色串到了一起。Baric博士吃得很深啊。
我:怎么个深法?
畅然子:与武汉研究所共同完成类SARS冠状病毒研究后,Ralph Baric博士带领着同一个骨干团队转身与吉利德合作并在吉利德的资助下进行了瑞德西韦抗冠状病毒的研究。GS-5734就是瑞德西韦,Remdesivir。

我:如雷贯耳啊!
嗯。我歇口气,你来唠叨一下吉利德和瑞德西韦。
我:瑞德西韦全天下都知道。对于吉利德,只知道它是瑞德西韦的生产商,应当很牛。还是在今年1月底,新冠肆虐湖北,辐射全国,瑞德西韦在美国成功施治的病例被披露。当时绝大多数中国人都在焦虑中刷手机屏,从而迅速知道了这个被称为“人民的希望”的神奇药物。现在看来,它实在担不起这个名字,至少在中国如此,在美国或其他地方,也没有突出表现。在中国,应当是临床试验都没能完成,说是因为已经完全控制住了疫情,没有足够数量的病人支持试验完成。不过,从后来披露的数据看,似乎药效并不理想,说是东汉神医张仲景收在《伤寒杂病论》里的千年古方清肺排毒汤还比较靠谱。
畅然子笑道:差不多吧。吉利德很擅长营销,其中包括舆情引导。“人民的希望”?也是不嫌肉麻啊!
我:你这么一点拨,我也明白些了。瑞德西韦翻来覆去吸引了很多轮注意力,情节多有反复,仔细品品,似有痕迹。
畅然子道:嗯,长进了。不过,这些还只是花边。瑞德西韦的生产者是吉利德科学公司(Gilead Sciences Inc. ,NASDAQ: GILD)。2002年底,中国经受了第一轮重大生物病毒攻击。这次非典事件中,吉利德成为一大赢家。达菲(Tamiflu,oseltamivir,GS4104),也就是奥司他韦,是2003年广泛用于治疗非典的药物。作为达菲的研发者和主要原料供应者,吉利德名利双收。
我:哦!这么玄?
畅然子:吉利德是研究病毒和抗病毒药物的新贵,并非传统一线医药巨头。吉利德的成功的确是传奇。首先要依靠好的技术、药品。但是商海老手很清楚,单有这些不能确保成功。吉利德一大特点是与美国军方关系深厚。吉利德的董事会可谓高朋满座,军政要人如走马灯一般。最为著名的是鹰派头面人物,前国防部长拉姆斯菲尔德。
我:这就难怪了。
畅然子:2005年,美国总统小布什敦促国会通过了一项防范禽流感的采购案,指定使用10亿美元采购和分发达菲。2003年非典爆发时,吉利德握着对抗冠状病毒的药物并非偶然。通过专利检索可知,至少自1998年起,吉利德开始有明确涉及冠状病毒的专利被公开。它的节奏踩得非常好。1998年专利公开,基本上意味着已经在产业化的节奏里,正好用到2002年到2003年的非典疫情上。尽管吉利德涉及冠状病毒的专利申请在业界同类专利申请中所占比例甚微,但发力时机完美,在非典疫情当中能够踩中点,不能仅靠运气,还要有实力、基础、准备。
我:嗯。不过这事儿透着邪啊!
畅然子:还没完呢。瑞德西韦是吉利德与美国军方合作研发的,不也是新冠前准备好的?瑞德西韦对新冠的疗效比较有限,不过目前看,也没有好用的特效药了。另外,美国总统川普很挺瑞德西韦。目前大形势下,吉利德开足马力生产,也还供不应求,而且这个药真的不便宜啊!
我:吉利德赚了多少钱不是重点,它在这事件中的作用和与各方的关联才是关键!
畅然子:然!
我:你刚提到,瑞德西韦是吉利德与美国军方合作研发的,针对新冠吗?
畅然子:你是要我猜?
我:……
畅然子:公开信息当然只是提到了冠状病毒。另外,与吉利德合作的美国军方单位是美国陆军传染病医学研究院,The United States Army Medical Research Institute of Infectious Diseases,USAMRIID。
我:这来头大了。越来越邪了。不过,确实也在情理之中。
畅然子:我再歇口气,你说说。
我:USAMRIID颇为敏感、神秘,它是美军研究生物战的主要机构,拥有五角大楼下辖唯一一个生物安全等级为4级的最高危病毒实验室。吉利德与美军合作从事的病毒药物研究,和它自然对口。
畅然子:对USAMRIID,你还了解什么?
我:很少。只是看过达斯汀·霍夫曼主演的一部美国大片《恐怖地带》。老片子了,不过很经典。这部电影以美军4级实验室为背景,描写了一个军方生化阴谋故事。涉及的病毒似以埃博拉病毒为蓝本。

电影《恐怖地带》剧照

埃博拉病毒
畅然子:作为最致命的病毒之一,博拉病毒的发病病死率高达50%至80%以上。通常认为埃博拉病毒不能空气传播,即不能通过飞沫或气溶胶传播,所以传播能力受限。《恐怖地带》中使新品种的致命病毒具备了很强的空气传播能力。产生了高传染性和高病死率完美结合,从而成就了具有最强生化攻击能力的病毒。
我:是这样。
畅然子:看起来,生成这种武器级病毒最直接的两个路径:一个是使高病死率病毒,例如,埃博拉病毒,提高传播能力;另一个是使高传播能力病毒,例如,某些冠状病毒,提高病死率。《恐怖地带》采用了前一个路径。2019-nCoV与SARS-CoV像是后一路。
我:我有点头晕。
畅然子:这部电影是二十多年前的了。美国军方就博拉病毒、冠状病毒等有潜质的病毒面向生物武器的研究已经是公开的秘密。例如,俄媒爆过很多料,涉及美国在国内、国外建立军事生物实验室的活动情况:猎取前苏联生物武器专家、技术,涉及诸多人名、项目名称、项目合作方、五角大楼拨款等等,以及使用外交渠道运输生物材料等诸多细节。所披露的美国秘密生物实验室研究课题,覆盖可用于生物武器的潜在病毒株,涉及但不限于非洲猪瘟、SARS病毒以及蝙蝠等多种生物可能引起的传染病。美国国内也有各种怀疑的声音,有学者认为近几十年来数次爆发的埃博拉疫情背后,美国军方恐难脱干系。
我:……
畅然子:另外,Baric博士……
我:莫非与USAMRIID也有渊源?
畅然子:然!因为冠状病毒、瑞德西韦,Ralph Baric博士除了与吉利德有着深度合作,他与USAMRIID的交道怕是更深更久。美国军方和吉利德同时也是Ralph Baric博士的金主。

以上是Ralph Baric博士与USAMRIID发表于2006年的涉及SARS的合作研究成果。该研究项目由美国军方资助。值得一提的是,以上研究项目中的Lisa Hensley是Ralph Baric博士为USAMRIID培养的数位科学家之一。这使Ralph Baric博士与USAMRIID保持联系和合作的维度大大丰富了。

畅然子:这是2015年4月投稿的一篇涉及冠状病毒的论文,Lisa Hensley是作者之一。Ralph Baric博士未直接参加该研究项目,但是为此项目提供了生物材料。
我:Baric博士厉害啊。他和武汉所合作研究冠状病毒增强传染性、致病性,和吉利德研究抗冠状病毒的药瑞德西韦,而这药是吉利德与研究冠状病毒军用前景的USAMRIID共同开发的。Baric博士和USAMRIID就冠状病毒的研究和合作由来已久。还有,非典和新冠暴发,吉利德都备着药呢。
畅然子:Baric博士是个很牛的学术权威吧?
我:是,何止如此!
畅然子:是的。还记得Dr.Holmes吧?
我:当然。莫非她和Dr. Baric也有关系?
畅然子笑道:然!他们俩个也相熟,合作进行过研究,同一个小学术圈里,抬头不见低头见的。两个人的名字同列时,Dr.Holmes还排在前面。
他又端起茶杯时,我道:那我就更知道Dr.Holmes该有多靠谱了。

第十三章 幕后大神

他放下茶杯,道:其实,最关键的还是隐身在最后面的那位大神,USAMRIID。

我:深有同感。

畅然子:吉利德好比大神的随侍,也是少不了的角色。依照2020年吉利德自己的宣传材料,自2014年起,吉利德与USAMRIID就瑞德西韦抗埃博拉病毒进行持续合作研究,后来研究扩展到冠状病毒。

畅然子:埃博拉病毒和冠状病毒恰在为数极少的最有前景用作生物武器的病毒之列。

我:若非如此,如何能入大神的法眼?

畅然子:这个论文发表于2016年3月,吉利德与USAMRIID披露了瑞德西韦抗埃博拉病毒、冠状病毒方面的部分合作研究成果。

我:好吧,一个大神,一个随侍,一个研究武器级病毒,一个开发抗病毒药。然后,中国就出事了。打击中国,又大发其财,简直是完美配合……那,达菲呢?也是和军方一起搞的吗?

畅然子:有点久远了,那个时候互联网刚发展,上网留存的资料非常少。目前看,达菲的开发不像有军方直接参与。不过……

我:不过?

畅然子:1999年4月,F.Hoffmann-La Roche, Ltd. 与吉利德合作研发的达菲正式提出新药申请,随后两年在多国取得了许可。铁腕鹰派拉姆斯菲尔德此时还未担任国防部长,恰自1997年起,他正担任着吉利德董事会主席。直至2001年,小布什总统上台组阁,拉姆斯菲尔德就任防长。然后,就在小布什、拉姆斯菲尔德组合之下,发生了非典事件,以及美国政府、军方大额采购达菲。

我:好吧,现在是川普独挑大梁,美国政府和军方把瑞德西韦包圆了。像是历史重演啊!只是新冠这回好像仓促了些……

畅然子:嗯,你是指瑞德西韦还没广泛取得药物许可?这是小问题。时机,大头在于中美关系、国际大势。这个暂且按下,回头再说,先把眼前的题目搞利落的。

我点头。

畅然子:你注意观察一下吉利德与USAMRIID合作的团队。看合作论文各方的作者就可以了。

我:怎么?

畅然子:也正是与Dr. Baric合作评价瑞德西韦对抗冠状病毒药效的团队吧。

我:嗯,是,这也很自然,搞这个项目的自然就是一个团队。没什么不妥吧?

畅然子:那是当然。那么,Dr. Baric和吉利德合作的团队,也正是与武汉所合作搞研究的团队,这也很自然了呗。

我:按理说是很自然,不过我确也觉得有隐隐的不妥了……

畅然子:嗯。我来重新顺一下,Dr. Baric带领他的骨干团队与武汉所完成合作项目之后,或者可能是在同时,就应吉利德之邀与吉利德的团队一起来评估瑞德西韦针对冠状病毒的药效。而吉利德这个团队同时是长期与USAMRIID深入合作的团队。他们什么时间进行的合作研究,可以参考论文提交的日期,以其他报道做印证。

我:也就是说……

畅然子:在这样的合作交流之下,吉利德和USAMRIID,透过Dr. Baric的骨干团队,有意无意之间,对武汉所、中国顶级生物实验室的情况和水平,所能够了解和掌握的,肯定比从公开信息中能够获得的多很多啊!

我:嗯,人家还是军方专业的。连我们这样的,都已经拼出这么多情况了……

畅然子:更何况,Dr. Baric本人和USAMRIID直接还有很深的渊源。

我沉默了。

畅然子:还记得前面提到Dr. Baric给他在USAMRIID工作的学生提供研究项目用的生物材料吧?

我:当然。

畅然子:中国人讲,有来无往非礼也。其实,美国人也一样。

畅然子:USAMRIID也为Dr. Baric和武汉所合作的类SARS冠状病毒研究项目提供了生物材料。什么感觉?

我:……

畅然子:武汉所的那点子事儿,不知不觉中,似乎就完全笼罩在USAMRIID阴影之下。

我:简直是被人手拿把攥的感觉。

畅然子:然。在面儿上跳得欢的,不是最狠的角色。

我:也就是说,Dr. Baric是小鬼儿,USAMRIID是大神?

畅然子:差不多。USAMRIID自然需要从诸多科学家的成果中汲取营养。不过,Dr. Baric搞的类SARS冠状病毒,对于USAMRIID而言,更可能只是小儿科。

我:这么一说,还真有可能。2003年的非典,已经是武器级的了。相对而言,Dr. Baric搞的类SARS冠状病毒研究,还是在逗你玩儿的阶段。

畅然子:安知就不是有意无意喂给武汉所的?

我:武汉所高高兴兴地吞了,哪想到终成苦果?

……

我:真真是被人手拿把攥啊!

畅然子:焉知不是如此呢?

畅然子:USAMRIID的确是个大神。不过,它也是着了相的。大神之上还有更大的神。

我:终于到了正主身上了。是不?

畅然子:嗯,是的。不过,先给吉利德和瑞德西韦扫个尾。

畅然子:吉利德很擅长营销,应当在舆情引导方面没少下功夫。

我:嗯,应当是。经你点拨,摸着点门道了。现在粗粗一想,也记得吉利德多次利用各种消息适时引起关注,向对其有利的方向引导,感觉不单纯。如果将那些消息回溯一下,按你指点的方式一分析,应当就会很清楚了。

畅然子:还有另外一个方面。

我:作对的方面?

畅然子笑了:叫成化解的方面比较好。传媒会适时、及时跟进放出消息,化解影响。

我:大概有印象。比如,瑞德西韦在国内开始临床实验,很快就有消息说瑞德西韦显示出了很好的效果。当时的情形下,当然很受关注。不过,很快就有比较权威、可信的消息辟谣、澄清。

畅然子:没错,当时形势很严峻,人们都很紧张,压力大啊。如果当时没崩住,开始大批采购、使用瑞德西韦,会怎样?

我:嗯,会挺难看,堪比周郎妙计安天下。它如果真是效果很好也就罢了。我觉得关键是,中国很好地控制、战胜了疫情,并且科学检验之后,瑞德西韦显得并没有那么过硬。

畅然子:这是后话。当时呢?人们很心焦啊!恨不得吃人的心都有。压力的确很大。而官方、媒体处理得很稳,化解得非常好,而且进退有度,留有余地。如果回溯一下舆情演变和反复的过程,仔细琢磨一下,门道很多,很有意思的。

他淡然一笑,又啜起了普洱,只是初时的浓醇已经略失了。

继续浏览内容
知乎
发现更大的世界
打开
浏览器
继续

辣鸡实验室,连个解药都没有。

继续浏览内容
知乎
发现更大的世界
打开
浏览器
继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