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问御坂美琴到底哪里好了?

看了小说就更讨厌美琴了,动画里出于导演的偏袒之心而美化形象过度了,实际上御坂美琴除了居高临下的优越感与偏执的正义感别无二处。 正义病是重病得治,还&#…
关注者
47
被浏览
25,084

31 个回答

一句一句来吧

原话:

矜持一点就这么难吗?刚入LV5的大门尾巴都翘到天上去了。马云也没说过我不允许中国有人比我富吧?邓丽君没说我不允许有人唱歌比我好听吧?真正有实力的人获得了成就会说这种轻浮的话?

“我可是LV5”

话一出口就老等级歧视了,你LV5等级比我高关我什么事,我又不靠你养我,难道看到公交车地铁上遇到比我工资高的陌生人我就得唯唯诺诺地让座啊,排队就把自己排了几个小时的位置让给他们?即使他们一分钱也不会给自己?怕不是个憨憨

......

“不过刚才的广播……最后说的那个,即使站在能力者的角度听起来也很不好受啊。”

刚说到这,她的脑中忽然浮现出一位“自称”无能力者的男孩的脸。

“……但是,或许能用来对那家伙发起挑衅呢……”

阿炮的傲娇因素罢了。不论是超炮漫画开始还是咋样,琴都是单纯的对上条傲娇同时对无能力者友善。

lv5又是什么

“‘一方通行’‘未元物质’‘超电磁炮’‘原子崩坏’‘心理掌握’‘呃,第六位那家伙叫什么来着?算了无所谓了’‘再有就是传说中虽然搞不懂但是很厉害的第七位’——这些家伙如同北斗七星一般高高在上,待在我们无法触及的场所。”

人家是学园都市明面顶端,本来就是值得自傲的身份。更何况美琴从来没有实际上的歧视和不尊重行为,只是单纯的“傲娇”性格。琴顶多有点大小姐性子和你说的不沾边

.......

原话:

实际上自己战力什么水平心中一点数都没有,活在LV4,LV3的小女生的圈子里做井底之蛙,看到一方通行完虐她那自尊心真的爽啊。御坂美琴该好好感谢一方通行让她看清什么叫实力,好让你这只井底之蛙真正明白自己的位置。

......

谢邀

残血从LV5第四位手中逃跑顺便让她吃瘪。

与世界上仅有的二十位圣人的布伦希尔德·爱因库特在无任何放水描述下战成五五开。

“井底之蛙”

......

原话:

就你凭战力末流LV5连上条当麻的世界都进入不了,还天天傲娇,都0202了,要告白就赶紧告白,不告白就哪凉快去哪,摆什么大小姐的臭架子呢,臭架子放不下还想跟别人谈恋爱?你喜欢别人,却在等别人向你表白,这什么行为逻辑?你到底怎么想的?人家当麻身边一大堆优秀的魔法侧和科学侧女生,敢问御坂美琴你磨磨唧唧哪来的自信?别告诉我你在花时间培养当麻成自己想要的男朋友,当麻可比你优秀啊。

......

谢邀,新约二就进入上条世界了。

旧约13

上条大叫,守在大马路的黑衣人们的反击射击到达小巷入口附近,所以他不再前进。另一方面。对「普通战力」拥有绝大力量的美琴,在子弹交织的战场上对着上条说道:

「惩罚游戏!!」

「你说什么!?」

「你不是说什么都要听我的?今天之内应该还有效吧?你『一定要救那个朋友回来』听到没有!?」

旧约16

「我知道你的包袱有多大。但有必要全部自己一个人扛下来吗?浑身遍体鳞伤,就连记忆也丧失了,像这样单枪匹马作战的理由到底是什么?」

上条听着她这些话。

眼见他默不作声,美琴继续说道:

「我也能战斗啊。」

旧约二十

……过去,为了防止「妹妹们」在等级6绝对能力进化计划中遭到屠杀,那个少年赌命挺身对抗学园都市的巨大黑暗。实际上,那是多么恐怖的一件事,恐怕那个少年当时毫无具体概念。但是,他为了自己和「妹妹」亲身涉险,这是不争的事实。

她还欠那名少年一份很大的人情。

差不多也该还他了吧?美琴在奔跑中如此想着。

新约二

「但是,这一次你将不再孤独。」

后面太多就不说了

“磨磨叽叽,没有行动”

另外不懂就问,河马亲口说了“上条比美琴优秀?”你从哪里得到的?因为你是琴黑?

.....

原话

求求美琴别耽误人家时间好吗,人家当麻时间是来拯救世界的,不像你的时间只是用来和一堆不谙世事的小女生百合的,人家时间比你宝贵多了。

.....

我想要的只是像往常一样在学生宿舍里睡醒,给茵蒂克丝做饭,然后去上学,放学之后跟朋友去玩……我只是想要回到这些理所当然的日常罢了

你比上条更懂他想要什么?

觉得美琴耽误上条的,直接上条原话怼你好了

“正因为在我身边的是御坂,我才能走到这一步。她让我能够移动震颤的双腿,支撑起我那快被压垮的心脏,让我还能保持开玩笑的状态。如果是茵蒂克丝的话,那说不定就会过于专注于魔法了。如果是奥帝努斯的话,话题就只剩『魔神』了,在明确地了解『魔神』的强大之后,说不定我就会被绝望所击溃了。正因为是御坂。我能活到现在,正因为站在身旁的是那家伙。而你居然说她,我的恩人,是在碍事,让我叫她退下?你TM以为自己是谁啊!!区区一个对人情世故毛都不懂的神明,居然敢在这里高谈阔论!!!!!!

......

你那故作扭扭捏捏之态不就是实为卖弄风骚,我又不是你爸爸还要猜你什么意思,真结婚了,天天都是柴米油盐,小孩哭了就得换尿布,谁跟你大小姐天天傲娇啊。

......

谢,美琴有钱。而且如果成了婚后生活你没必要操心。

......

而且看完食蜂篇就知道咱高高在上的美琴大小姐却实就是后来的,只是女王的位置的替补

......

谢邀,先让食蜂记起上条再说。而且就算记起来了,上条一年前都不算喜欢食蜂。

......

为什么b站还一大群人在捧臭脚,甚至还成为了二次元的政治正确,甚至还形成了“我是琴厨我比其他二次元高一等”的优越感,看到就烦。

......

因为琴是某系列人气最高的角色,并且没有任何琴厨觉得自己高人一等。至少我认识的。

......

美琴哪里值得喜欢了?

为了不损及任何一个人,不失去任何东西。

为了让每个人都露出笑容、让每个人都可以平安回家。

「求求你听听我唯一的愿望!我已经没有能力保护大家了!不管我怎么挣扎,不管我怎么努力,也不可能成功!所以……我求求你!」

为了每个人都在期望,每个人都在欢笑的结局。

为了让每个人都获得最大的幸福。

「求求你!靠你的力量,守住他的梦想吧!」

因为找到了该做的事情.

因为找到了该守护的人。

「有件事情要请你帮忙!这件事只有你才做得到!」

(虽然御坂无法理解这句话的意思——)

御坂妹妹慢慢将力量灌注到四肢之中。

(——不知道为什么,这句话却深深打动了御坂,御坂坦率地描述感想。)

一定是因为,听见有人对着自己说了这样的话,

所以,御坂妹妹才获得了重新站起来的力量。


没错,我是为了私人利益而生气!我气的是完美到愚蠢的学妹,眼前这个伤害学妹的混蛋女人,以及搞出这些事情的我自己


「你为什么……不说?」

回过神来,她才发现自己说出了这句话。

虽然知道这些话说出口就无法收回,她还是开口了。

「像是救救我、帮帮我!不,就算不是这么具体的内容也无所谓。可以更单纯地说出来啊。难道你就不能坦白地说出害怕或不安吗?」

「御坂。你在…说什……」

「我都知道了。」

都到了这时候还想敷衍过去……不,应该说他还在演戏不想将美琴卷入,对于这样的上条,美琴不顾一切地说了出来。

「我知道你失去了记忆!

「我知道你的包袱有多大。但有必要全部自己一个人扛下来吗?浑身遍体鳞伤,就连记忆也丧失了,像这样单枪匹马作战的理由到底是什么?」

上条听着她这些话。

眼见他默不作声,美琴继续说道:

「我也能战斗啊。」

她从正面攻击,将自己的意志告诉对方。

以往所无法说出口的事,就这样自然地脱口而出。「我也可以成为你的力量!」

并非因为她是学园都市第三强的「超电磁炮」。那不是如此低次元的事。即使在这一瞬间失去所有力量,变成普通的等级0无能力者,美琴发誓她还是会说出相同的话。

「你根本没有理由自己一直像这样继续受伤啊!说吧,现在你要去哪里,要跟谁战斗!今天就让我来吧。我来让你安心!」


“原则和思想什么的,被这些不知所谓的东西束缚住从而掉下悬崖这种事,不管在哪都是没有必要的。你要是只为了抓住自己的幸福,那就算做出适当的改变也没有关系。用自己的话语审视自己的行为,到最后不会有愧于心就好了。”

美琴这么说着。

她直直的望着上条当麻的眼睛。

“御坂美琴的未来什么的、60亿人的命运什么的,‘就算毁灭自己也不得不背负’的这种事情是不存在的。”

琴不论是角色的初始塑造,到原文的人格魅力,从你看不起的“傲娇”的小女生因素到对妹妹的负责和对上条的努力都是御坂美琴这个角色独特的,吸引人喜爱的魅力所在。

继续浏览内容
知乎
发现更大的世界
打开
浏览器
继续

(啊……)

美琴不由得浑身无力。

明明自己也还处于有生命危险的状况,她却连这点都几乎忘掉了。

(我不想成为──)

咬紧牙关。

她将那个只要气氛稍微轻松点就会封住的词语,强行拉上意识的表层。

(我不想成为负担!)

少女的自我认同,几乎要因此破裂。

即使如此,她依旧不得不承认。

如果,自己不在这里。

或者,在场的换成别人。

那个叫上条当麻的少年,大概会走上完全不一样的路吧。他应该会安心地将背后交给同伴,张开自己的翅膀,尽情发挥长处和僧正正面对决。

这或许是条非常危险的路,但或许也是胜率最高的办法。

这条路封住了。

御坂美琴的存在,把那个连第三次世界大战以及国际武装集团(?)「捣蛋鬼」之乱都能阻止的少年,贬为「随处可见的某人」。

无能为力。

原以为站在身旁的少年,距离无比遥远;自己只是因为不肯承认慢了一圈,看上去才会近在咫尺,那些拼命想要追上他的行为,全都只是在妨碍比赛。

不管做什么,都只会适得其反。

除了麻烦以外什么也制造不了。

就这样。

就这样垂头丧气的御坂美琴,耳边──

「……玩笑。」

传来。

那个少年的声音。



「你在开玩笑吗,僧正。不过一个陌生人,不要用一副很了解的口气谈论我!」



一切的前提。

只用一击就全部粉碎。

而这一击,正是那个少年的话语。

「如果是茵蒂克丝就会选不同的路?如果欧提努斯在就能走上最适合的路?根本没这回事。」

说出这番话,实际上到底需要多大的勇气呢。

即使裹在温度远远超过一千度的熔岩里,依然若无其事的破格怪物。连有没有生命都难以推测的木乃伊。要用什么方法打倒他才能结束?说起来真的能够结束吗?在这个时间点,面对无法理解的存在,要说出这么简单的话语,究竟有多难?

但是,少年做到了。

他理所当然地说出口。

「就因为在身边的是御坂,我才能走到这一步:她让我能移动颤抖的双脚,撑住濒临崩溃的心,维持在还有办法说笑的状态。如果是茵蒂克丝,可能会太依靠魔法。如果是欧提努斯,因为两边都是『魔神』,强度十分明确,或许我反而会被绝望压垮。就因为是御坂。我之所以能活到现在,原因就在于身边的人是她。而你,居然说我的恩人碍事。要她闪边去?你以为你是谁啊!连一丁点儿人世人情都不懂的神明,少在那边自以为是!」

『哼哼,不管你怎么提倡感情和精神的重要,实际上她拖累你这点依然没变吧。那个小女孩对魔法能理解多少?「魔神」的领域就更别说了。慢了一圈的跑者有什么用?别逞强,上条当麻。老实讲,光是说话要配合她的水平就让你很烦躁了吧?』

「你这种想法,本身就是错的。」

面对次元确实不同的对手,上条当麻一步也不退缩。

不。

不对。

「有没有用根本不是问题!」

御坂美琴注意到了让人头晕目眩的事实。

不是次元不同。

因为在这一刻,这一瞬间。

上条当麻多半是基于和僧正所言不同的理由将少女留下,自己爬上了别的舞台。



「我说啊,僧正。我呢,不是没东西要保护还能正面冲出去拼命的疯子,我可没有想当英雄到那种程度!你这个死老头!」



少年的主张,有些部分拯救了她。

少年的主张,有些部分让她无法接受。

「收回去。」

……上条当麻似乎承认御坂美琴慢了一圈。不但承认,还认真地宣告他会奉陪。到头来终究没办法站在同一个舞台上;完全没能接近「魔神」的真相;御坂美琴被定义为「该受到保护的存在」。这些地方让少女强烈地不满。

「所以你给我把话收回去,该死的『魔神』混蛋!如果你再说我的救命恩人坏话,我就如你所愿揍你一顿!」

不过,那又怎么样?

这能当成驻足不前的理由吗?

「我管你满身熔岩还是全身摄氏一千度以上!幻想杀手?那种东西你不需要,谁理它管不管用!就算这个拳头被烧烂或是我全身起火都没关系。要是你不立刻闭起那张臭嘴,我就狠狠地揍你,揍到你乖乖闭上为止────!」

少年这番无视原先的「作战」,让自己陷入生命危险的喊话,刺进美琴的胸口,唤醒了种种情感。

既然慢了一圈,因为慢了一圈,才非得比任何人都卖力前进不可。必须重新加速,尽快把落后的部分追回来。不就只是这样吗?

『原来如此……』

最重要的是。

早在一开始就已经决定了吧。

从东京湾的「海上坟场」,到与全世界为敌的丹麦远征。

『你在咱们引颈盼望的安心里,找到了无聊的感情吗?』

「给我咬紧牙关,僧正。我的右手或许会在这里完蛋,说不定到时候真的得到医院截肢呢。但我会用一只手换你的脸!我会揍到你发现自己的错误为止,觉悟吧!」

在那个时候,那个地方……上条当麻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一定要问出来。不管里头藏了多么糟糕的真相,都要尽力去接受。

这不就是在追赶落后的进度吗?

(……要追。)

既然如此,就没那个时间犹豫烦恼了。

(一定要追。)

如果有不满。如果希望改善。

(我一定要追上他!)

就必须先说出来!

节选自《新约魔法禁书目录 十三》

继续浏览内容
知乎
发现更大的世界
打开
浏览器
继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