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评价哈工大深圳研究院计算机学院的徐睿峰老师?

自然语言处理与数据挖掘哪个更有前途?
关注者
72
被浏览
56,576

10 个回答

搬运一个长的

学术水平:看了前面黑的评价,我决定实名答一波。我是徐老师第一届硕士毕业生,第一届博士毕业生,前面同学说的桂林师兄。之前有人对我们课题组进行了一些质疑(徐老师让我态度好一点,所以我用质疑这个词),下面做出一些“答疑”


整体来说课题组这几年有代表性的论文集中发表在ACL/EMNLP/IJCAI/CIKM等领域相关的会议上,应该算是有一定档次的了。至于质疑的同学说的学术品味的问题,我想说的是,发SCI的看EI的low,看CCF会议列表的觉得数影响因子的low,如果让清华叉院的人来看,你们这帮只知道数CCF A/B的才是low,我们只认可FOCS,STOC,COLT,AISTATS,其他的都是灌水(今年乔明达清华特奖材料里面只提发表了B类和C类的COLT、AISTATS,而A类的NIPS则算其他论文没有提)。所以说什么是有学术品味?我觉得时刻向前看就是有学术品味,有自己独立的评判标准就是有学术品味。这些年徐老师的课题组从发表SCI论文,到顶会短文,再到顶会长文;从15年之前一年只有一个顶会,到近三年每年稳定两篇顶会,可以说一直是在朝前看,没有停留在自己的comfort zone里面。近年来徐老师也明确表示,Plos one、IEEE Access、SR等等期刊不允许组内学生投稿了,我觉得学术品味这个问题上,我们跟一些顶级课题组比的确可能有差距,但是绝对不会灌水,也时刻保持一个向上的心,如果说我们品味有问题至少我觉得是不公平的(心里默念be nice)。


至于说打招呼的事情,我不太清楚质疑的同学是否有NLP领域的顶会投稿经验,我们这个领域的审稿是绝对双盲的,审稿人是不知道文章作者的,同时作者也不知道文章分给谁审稿了,一般这种信息都是area chair这个级别的人才知道,而做到area chair或者以上的学者,往往都是爱惜羽毛的人,不会帮人做这种暗箱操作。比如我第一次投稿ACL的时候,我的导师陆勤老师就是area chair(陆勤老师也是徐老师博士生导师),在committee里明确表示避嫌,不参与任何文章的分配与审稿工作,最后虽然这篇文章分数还可以,相同分数的文章也有很多录用的,但是我这篇被拒了。所以我想说,到了一定的层次之后,这种打招呼发文章的现象还是会少很多,基本上是靠质量说话的。另外,课题组也会收到一些SCI期刊的约稿,这种在我看来更多的是对课题组工作的认可,而且这些也是在课题组发表了一些顶会论文之后的事情,也算是这些年徐老师勤奋耕耘的收获,并不是质疑的同学想象的靠打招呼或者拉关系得到的发表机会(心里默念be nice)。


科研经费:之前质疑的同学说徐老师为了项目把身段放的很低,甚至用了一些不堪入目的字眼(现在已经删掉了)。其实学术圈的交流大多数情况下老师们都是超级低姿态外加异常热情的,比如某次徐老师去西部某高校参加研讨会,一路负责开车接送的是一位优青,对徐老师的态度都可以用“恭谨”来形容了。要知道到目前为止哈工大计算机似乎尚无拿到优青基金的青年教师,这个级别的人才计划可以说是国内范围内的科研新星了,尚且如此低调,后来徐老师就经常提这个事情,强调我们外出交流的时候态度一定要低调恭敬,这个和项目关系真的不大。再比如我毕业之前有幸参加过T大的一次研讨会,负责迎宾的“地主”也是一位优青,跟我握手的时候腰都快弓到90度了,吓得我都要跪地上了。按照这位质疑的同学,难道这位T大老师也算为了项目把身段放的很低吗?我这种小喽啰有什么social的价值吗(心里默念be nice)?其实只是这个圈子里的人太nice了,对谁都是异常热情,可能质疑的同学只看见了徐老师对大专家的热情,没有看见他或者其他的老师对于青年教师,甚至在读博士生也是这样的态度。毕竟作为可能没有进入圈子的人,只能看见台上的交流与恭谨,看不见台下的低调和热情。有的时候,那些比我们优秀且努力的人尚且姿态如此之低,我觉得反正至少我是没资格去屌逼屌逼屌的(仅仅用于形容自己,没有对质疑的同学人身攻击),这种态度与项目无关。


师生关系:这一条被质疑的同学给删掉了。我想说的是,课题组从来没有招过一个秘书,整个中心建立以来也只招一个秘书,是所有老师共同承担工资的,没有什么漂亮女秘书,从来没有!再说,我们这个课题组就这么一丢丢大,招个秘书也养不起啊。平时其实大多数杂务,例如整理发表论文、报销等等的工作会有一个细心的同学负责,每一届是谁都是有据可查,第一任所谓“学生秘书”就是我了,至于说我是不是美女,我的照片在网上可以找到,大家不妨看看。后来接手这部分工作的分别是丘桥云,魏琪康,杜嘉晨,温志渊,我们五个人里面只有一个女生,这个比例甚至低于工大的全校的男女比例(大约3:1),所以我实在不知道“喜欢”招漂亮女生做秘书这个传言是哪里来的。


学生前途:说到这里我是最需要感谢徐老师的。其实我之前的底子是非常差的,是一个不折不扣的网瘾少年,我大学时期唯一的成绩是南开大学第一届dota比赛亚军。硕士生过来哈工大之后也处在一个没人要的状态,毕竟成绩差外加不会写代码(本科数学,计算机零基础),最后徐老师用最后一个名额收留我了一下,成了徐老师第一届的硕士生。硕士期间我自己也是很迷的状态,基本上徐老师给了个关于跨语言的题目我就开始做,定期徐老师带着我去香港找陆勤老师讨论(后来这个题目发表了ACL,CIKM,WWW等一系列文章)。徐老师当时手把手给改论文,赶deadline的时候我们两个人改到半夜四点多然后就睡实验室,我不知道现在国内导师有几个可以做到这样的。这一系列的跨语言相关工作文章发表之后,徐老师介绍我到港理工的陆勤老师名下读博(陆老师是学校的兼职博导),徐老师自己则作为我在深研院的导师(这里也要特别感谢徐老师介绍陆勤老师这样品行高洁的导师来指导我的研究工作),这个阶段在徐老师跟陆老师的指导下又发了IJCAI,EMNLP上的一系列情感原因相关的工作。这个题目是当时徐老师一直想做的,但是很不好做(T大某知名老师评语),其实当时有段时间我自己也想放弃了,但是徐老师跟陆老师还是鼓励我坚持一下,其实回过头想很多事情就是差临门一脚。这段时间被两个导师轮流“教育”的日子其实很辛苦,但是收获也很多。这一系列工作结束之后,因为已经有了一些不错的基础,徐老师就推荐我去英国的何喻岚老师那边学习。说到这里更要感谢徐老师,因为有的老师有了做出工作的学生可能希望推荐到国外大老板手下,以拉近自己跟大老板的关系,但是这种大老板往往不会亲自带学生,对学生的帮助实际上是相对有限的。但是何老师很不一样,是很优秀的青年学者,自己也是在一线耕耘,经常有独立作者发表的论文,比如去年的AAAI。所以在推荐国外导师这件事上,徐老师也是很为学生着想的。对于质疑的同学所谓在校外导师指导下完成的工作,其实我的看法是这样的,国内一些很有名的课题组的习惯都是,希望学生有了能拿得出手的工作(一般是A类会议或者强B类会议),才会推荐去其他的学校或者MSRA进行进一步的工作。这样的好处在于一来让学生有了基础,出去不至于丢人,另一方面也不会贻人口实说是在外校老师指导下才能发文章。我们课题组我出去之前完成的工作基本上是1A1B,嘉晨出去之前是有IJCAI,周继云出去之前也是有两篇1区的SCI期刊,这些工作都是在深研院完成的,而在出去交流之后基本上都会有一些其他的文章发表。所以大体情况是,在我们有了一些基础之后,徐老师都会给推荐一些交流访问的机会,进一步提高,我个人感觉这方面徐老师做的是非常好的。


而在工业界,课题组的学生大多数都有很好的前途,徐老师也会尽量推荐好的就业机会,基本上毕业生都是到BAT,最近每年能有一两个SP,总体来说就业的情况是很好的,而且有越来越好的趋势。课题组的同学关系也是非常好,高年级的工业界工作的同学也会经常推荐组里的师弟师妹一些好的工作机会,每年聚会的时候大家有空都会回来看看。课题组五周年的时候徐老师给每人准备了一个小礼物,上面刻了课题组的名字跟每个同学的名字,很细心。


因为这位质疑的同学,我也跟课题组的几乎所有同学交流过,我当时问了一个问题:如果再给一次选导师的机会,是否还会选择徐老师。得到的所有答案也都是肯定的,毕竟我们这里虽然水平跟国内顶尖的课题组虽然有不小差距,但是放到更大的范围内也不能算差。每周的学术讨论也很热烈,徐老师不管多忙也都会抽时间参加。组内现在的学术氛围也很好,硕士生也有EMNLP的工作发表,也有各类比赛很好的名次,硬件设备也还可以,基本上人均1.5块卡。像我这种不要脸的毕业生的也还在用课题组的设备。有的时候我跟同学开玩笑说,如果现在让我考研来我们课题组,我90%以上的可能性是考不进来的。所以我实在不知道为什么这位质疑的同学是什么来路,有什么目的,黑的如此丧心病狂。


最后我想说的是,这个质疑的同学不知道是出于什么目的,搞的整个中心鸡飞狗跳,这样真的好吗?如果质疑的同学是哈工大的同学,真心为了哈工大好,不妨提一些建设性的意见,您觉得哪些论文是灌水的,给院长提出来,请各位教授讨论一下,做个列表,以后不投这些会议期刊了,也算是规范哈工大的学术品味。如果您不是哈工大的同学,不妨用同样的标准也给自己的学院或者实验室提一下意见,也做一个列表,提高一下贵校的学术品味,也算是为中国科研的进步做出了自己的贡献。如果您就是单纯的想黑的话,那我还真觉得,我这个民间歇后语大全可以教会您不少民间俗语,欢迎您和我联系!

继续浏览内容
知乎
发现更大的世界
打开
浏览器
继续

我是徐老师2012级的学生。

我就说说我吧,研二的时候面临着找工作的选择,我个人因为一些原因希望回到老家,但是这就意味着我学到的知识差不多没什么用了,期间心态也特别崩,徐老师觉得我的想法还是简单了些,找我谈了好多次,我至今记得每一句话。这在我快二十年的学生时期里,是不多的能够真的为我设身处地考虑的老师。还有一件事,学院是不允许实习的,但是徐老师为了照顾到我的想法,还是想尽办法创造了条件让我去实习,这其中涉及到很多风险,我觉得徐老师都帮我挡住了。(哭)跟同组的好朋友吵架到决裂老死不相往来,徐老师也是创造了不少让我们和好的机会。换做别的老师,我觉得几乎没可能。(再次哭)

我们这一届六个人,能力从高到低都有,有学霸,有学渣(我),出身背景各不相同,徐老师基本上每个人都照顾的非常好。平时也完全看不出任何架子,带我们出去玩,带我们吃,带我们分享论文,带我们分析一个个项目,带我们跟进业界的最新进展。

学生毕业后去向也很好啊,bat一大把,还有不少读博的,发论文发到手软。就连我这种学渣,也去了百度,还拿了sp。

你看到了徐老师在拉项目的热情,却见不到他为学生们开阔视野、提升能力的奔波。

你看到了徐老师在你认为没那么高大上的会议发的paper,却见不到他在顶会上越来越多的产出。

你凭空说了徐老师招秘书的无稽之谈,却永远体会不到他带着同学们一块给网线加水晶头的开心回忆。

你质疑了徐老师对学生的态度,却没有看到他为了给我们修改论文通宵的夜晚。


最后就用我们这一节六个人的去向做个结尾吧。

我,毕业去了百度后来去了微信,现在还是回到了老家,虽不在一线城市,但是仍旧做世界级的产品,nlp也没有放下。

组花一做了产品经理,现在是用户和市场方面的资深大佬,又懂技术又懂产品,到哪都抢手。

组花二去了百度凤巢,懂的人都知道当年凤巢有多难进。现在也是百度的技术中流砥柱。

好基友一,毕业去了百度,现在美滋滋。

好基友二,毕业去了阿里巴巴,成为了项目组的核心人物,各大公司的抢手人才,最近创业了,一切顺利,未来会更好。

我的膜拜的大神,读博了,发论文高手,还都是特别牛的会议。影响因子仿佛钻天猴直冲云霄。

我很负责的告诉你,我们这一届,是徐老师带的最差的一届,就算是最差,混的也是这!么!好!

呀,这样一想,我混的最差啊~!摔~~~

继续浏览内容
知乎
发现更大的世界
打开
浏览器
继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