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台該跟進彰化萬人驗抗體嗎? 2大關鍵決定檢驗成功與否

出處/康健雜誌 文/林慧淳 圖/彰化縣政府
·9 分鐘 (閱讀時間)

如果沒有驗證假設、無法掌握台灣社會真正的感染情形,萬一新冠肺炎再度來襲,台灣如何精準防疫?彰化縣的萬人驗抗體行動,據了解,已經有2~3個縣市詢問彰化縣考慮跟進。為下一步防疫,全台灣該跟進廣篩廣驗嗎?

防疫優等生的台灣,今年秋冬天如果新冠肺炎(COVID-19又稱武漢肺炎)再來,會因為感染過的人太少而比國外更危險嗎?還是跟中國大陸往來無比密切的台灣,其實早就已經有很多人有抗體?正在緊鑼密鼓進行的彰化縣萬人驗抗體行動,應該會給出一些答案。

台灣新冠肺炎疫情趨緩,大眾也逐步回歸正常生活,但許多人仍隱約感到不安,畢竟國際上許多國家的疫情仍然嚴峻,不知道台灣是否會出現第二波疫情,而日前日本女學生從台灣返回日本後確診新冠肺炎,回推可能在台灣就遭到感染,也讓原本的揣測不安浮上檯面,台灣人又開始擔心病毒是否早已在社區潛伏,究竟有多少無症狀感染者?追問政府第二波防疫策略該怎麼做?中央流行疫情指揮中心發言人莊人祥的回答是:維持現行防疫措施,並且參考彰化縣萬人血清抗體檢測結果,與專家討論後擬定下一波防疫策略。

(圖片來源:彰化縣政府)

逆時中萬人體檢 彰化縣要找什麼答案?

彰化縣和台灣大學公共衛生學院合作的萬人體檢已經連續執行16年,今年碰上武漢肺炎疫情,萬人體檢決定聚焦在疫情超前部署,於6月初展開抗體檢驗。

中央不主張廣篩,彰化縣為什麼要這麼做?彰化縣衛生局長葉伯彥指出,疾病監測有其限制,總有些非典型的狀況會漏掉,所有傳染病都一樣,都可能有通報不完整、無症狀感染等問題,不可能百分之百,正因如此,透過有系統的血清檢驗反映真實疾病樣貌,並且監測變化,才能為下一步的政策擬定打好基礎。

當時中央流行疫情指揮中心指揮官陳時中只淡淡地回應「我們祝他成功。」而專家諮詢小組召集人張上淳接受媒體訪問時也曾質疑,如果沒有用對檢測試劑,以至於偽陰、偽陽率高,或是做出來的結果是社區盛行率很低,那麼對於疫情控管和下一步防疫策略的制定不會有影響。

在中央並未直接表態支持,甚至隱隱帶著這項調查「無足輕重」的微妙氣氛中,彰化縣政府仍在社頭國小舉辦的「解封後第一場萬人健檢」時,同步開跑新冠病毒血清檢測,彰化縣縣長王惠美和台大公衛學院正副院長詹長權、陳秀熙都南下親自參與,用行動宣示「我們是玩真的」。

這項萬人新冠肺炎血清抗體調查的執行,是由台大公衛學院供應瑞士國際大藥廠的試劑、彰化縣衛生局提撥經費和採檢人力,取得血清檢驗數據後由台大公衛學院做後續分析,並提出未來防疫建議事項。

(圖片來源:彰化縣政府)

萬人驗抗體 聚焦5類高風險族群

採檢對象也經過縝密考量,包括5大類:「醫療照護防疫人員」、「確診個案及接觸者」、「居家檢疫者」、「居家關懷者」,以及「長照據點長者及工作人員」。葉彥伯指出,這5類採檢對象代表了不同的感染風險族群、年齡層、職業別、從不同國家入境的人,如此一來,涵蓋各種不同新冠病毒暴露的樣態,更具代表性。

檢驗「血清抗體」能看出什麼變化?

為什麼抽血檢驗抗體就能看出社區感染樣貌?

抗體是指人體的B淋巴球細胞所製造分泌的免疫球蛋白,用來對抗外來抗原,這些抗原可能是外來微生物,包括細菌、病毒、花粉、過敏原等,也可能是從他人身上移植來的器官,甚至是自己的某些蛋白分子。當人體偵測到不是體內原有的東西,尤其是含蛋白質的成分,會試圖將它消滅,可能由白血球直接將它吞噬、消化,也可能產生抗體來和抗原結合,使外來微生物失去原有功能、或者更容易把抗原帶到吞噬細胞被吞噬掉。

因此,抗體代表「曾經被感染過的痕跡」,檢測抗體就能了解一個人是否曾經感染過某種病毒或細菌。台大醫院檢驗醫學部名譽教授蔡克嵩表示,不同於病原或抗原檢測是要知道一個人是不是「正被病菌侵犯、有感染別人的能力」,抗體檢測可以了解「是否曾感染過某種病菌、或社會中多少人曾被感染過」。

其中又可從抽血驗到不同的抗體,推估感染的時間先後。蔡克嵩解釋,人體受到感染、抗原刺激後,約1週內會先分泌IgM抗體,接著逐漸消失;2~3週後分泌IgG,而且可以維持很久,可能終身都測得到。

也就是說,在抗體檢測試劑上,如果只顯示IgM抗體陽性,代表感染者尚在感染初期;若只有IgG 抗體陽性,表示在感染的後期或是恢復期;如果同時出現IgM與IgG抗體陽性,表示在感染中期、或稱為感染活躍時期。因此透過精確的抗體檢測分析,就能判斷是近期感染還是已經感染一段時間。

以最近的染疫日本女學生為例,中央流行疫情指揮中心所匡列的123位接觸者經採檢後全部為陰性,有可能是未受感染、或是受感染但症狀較輕或無症狀且已痊癒,若要進一步解答,甚至推估感染時間,就得靠檢驗抗體才能知道。

兩大關鍵 決定萬人血清檢驗成功與否

採檢的對象、試劑、經費、人力、分析者的專業能力都到位後,最重要的一點還是要確保檢驗結果是否可靠,葉彥伯指出,2大關鍵是「實驗室」和「對照組」。

1.在分子層級的病毒實驗室分析,提高準確度:

這次調查採用的瑞士大廠試劑,是經過美國FDA及台灣TFDA驗證,準確度和品質都沒問題,但由於是新的試劑,因此必須與其他病毒做鑑別,才能確保「敏感性」(sensitivity,指結果為陰性時愈能排除得病)和「特異性」(specificity,指結果為陽性時愈能確認得病)夠高,以提高檢驗判讀的準確度。

更且抗體的檢測本來就需要較高階的實驗室,但彰化縣當地的實驗室只能呈現結果為陽性或陰性,也就是「有沒有抗體」,卻無法進一步分析究竟是哪種抗體(IgM、IgG或其他抗體),在定量上也不夠細膩,因此葉彥伯與醫學中心的研究單位合作,在醫院實驗室做更完整的分析檢驗。

2.10萬筆樣本的「血清銀行」做為對照組:

為了避免試劑和人類其他冠狀病毒的抗體有交叉反應,產生誤差,中央研究院生醫所兼任研究員何美鄉與葉彥伯交換意見時也強調,一定要設置對照組,因此,彰化縣衛生局從血清銀行中取出2019年10月之前、也就是新冠肺炎出現之前的檢體作為對照組,與這次抽血的樣本互相比對。

其實,「血清銀行」正是彰化縣執行這次調查的優勢,因為早從2005年開始推廣「萬人健檢」時,在受檢民眾同意下,彰化縣每年都留存1萬多筆血清樣本,到現在血清銀行中已經保存10幾萬個樣本,「血清銀行是全世界各地要朝生技發展時很重要的根基,剛開始存的時候沒辦法預料要拿來做什麼,但是血清沒有留下來,就不會再有了。」葉彥伯強調,這次國際上幾個廣篩檢驗抗體的國家,是從捐血庫調過去的血當成對照組,但捐血行為並沒有經過系統性抽樣,也不會留下完整的個人背景資料,在分析上較為不足。

(圖片來源:pixabay)

抗體檢驗勾勒疾病感染全貌 打造防疫基礎

詹長權指出,雖然全球對於人類感染新冠肺炎之後產生的抗體,究竟有沒有保護力、又能存在多久,都還沒有結論,驗出抗體也不等於免疫,但這樣的監測調查在流行病學上很重要,因為比起疾病通報,大規模血清篩檢更能看到疾病感染的全貌,正因如此,全世界已有20幾個城市進行大規模篩檢。他也透露,除了彰化縣之外,還有3個縣市主動詢問,也想規劃適合當地的血清檢驗,他樂見其成。前疾管局長蘇益仁也認為,中央可選擇北高兩市做各3,000人的小規模抗體檢驗,檢視社區可能的無症狀感染者,有助於提前部署第二波疫情時的防疫和篩檢策略。

至於對於萬人血清檢驗的結果如何預期?葉彥伯笑著搬出中央的答案回應:「張上淳說(抗體陽性率)是千分之六到八,我覺得台灣疫情控制得很好,整體數字不會高,而彰化畢竟不像台北人口這麼密集,數字還會更低吧!」

截至目前為止,彰化縣已經抽血2,000多人,葉彥伯說,整體結果會等到全部採檢完畢、分析,預計9月公布結果,究竟台灣的社區感染狀況如何?防疫上是否真的打了勝仗?全國都在看。

延伸閱讀:

防疫進入下半場 葉金川點出4大隱憂:陳時中部長,快回辦公室備戰吧!

全球染疫人數破千萬!台灣別急著鬆懈 專家:不斷解封又封鎖,恐將持續到明年

新冠肺炎死亡率「亞洲遠低於歐美」 關鍵在基因優勢?

※本文由《康健雜誌》授權報導,未經同意禁止轉載,點此查看原始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