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娛樂人物】你教人 人教你 彭秀慧 | 蘋果日報

【娛樂人物】你教人 人教你 彭秀慧

更新時間 (HKT): 2020.12.13 02:00

為《全民造星III》開足火力,眼前的彭秀慧比上鏡更加消瘦。接下了《造星》導師,原先正在寫劇本的她,以為可以兩者兼顧,可惜事與願違。

「講起都心虛呀,我自己寫緊劇本,初頭以為可以兩邊兼顧,冇可能!返到屋企天光仲唔瞓?10點(朝早)啲message開始炸,又要處理!所以有啲工作係耽誤咗,𠵱家慢慢pick up返囉!」

彭秀慧真的不是彭家麗,她不是歌手,她寫劇本的,還是個編導演教寫於一身的創作人,劇場出身再跨媒體發展,2014年已當選為「傑青」,當年好似馨香啲!《造星》有後生誤以為她是彭家麗,的確唔知好嬲定好笑,彭導笑笑口:「我冇嘢!」

今天的參賽者,好比彭秀慧當年在演藝學院的打拼,今天她教人,當年她受恩師教誨。代代相傳,能否他朝變巨星,且看自己造化,「反正到最後都係一個節目,最後佢哋要再喺呢個圈得到機會係更加重要!」

彭秀慧就是如此認真又熱情,這個導師不太冷。

撰文:文嘉龍

睇你幾時喊同崩潰

彭秀慧說,這兩個月來瘦了很多,做《全民造星III》導師,不停與各組員排練表演,再到周末進廠錄影,返到屋企仍要Zoom繼續開會,天光才睡,睡不了多久,早上10時多WhatsApp就已經開始轟炸……組員在比賽,導師何嘗不是時刻在作戰狀態中。

說到最深刻的一幕,早期小組賽要組員填上心目中淘汰的一員,彭秀慧就很心痛,「投自己組要foul走一個人,梗係覺得好殘忍啦,我明白節目效果,但冇諗過組員反應咁大,要填一個兄弟嘅名係痛不欲生,我𠵱家諗起都……(想喊)。一開始花姐覺得,可能我又係演員,覺得我個人感性啲,導演話,睇你幾時喊幾時崩潰啦!」

彭秀慧在節目中,連撼頭埋牆的畫面都出現了,這個導師很肉緊。比賽自有贏輸,掌握在評判手中,總有不公平聲音出現,「演藝工作就係一個主觀評審,任何人行出嚟,你最靚、唱得最好或者表現最好,都唔代表會受到注視,或者一定最高分。我自己都經歷過,我都係一個要行出嚟見觀眾嘅人,有時你無論做得幾好,唔代表觀眾一定會接受你同鍾意你,好現實,呢個圈就係咁樣!評判有佢口味,有佢當日心情,最後我都會尊重評判決定!」

回想第一次見各組員的情況,不少人都覺得彭導又嚴又惡,「我自己唔覺㗎喎!導師上身吖嘛,頭嗰round我得四個鐘頭去對住呢20個人,如果你行入嚟嗰刻仲係未瞓醒儍吓儍吓,我成日都講,你入嚟第一分鐘開始,就好似以前酒樓門口嗰啲木馬仔,你入咗一蚊銀仔,佢就開始搖,你唔把握時間會停㗎,你仲hea呀?我希望大家喺呢個圈都係認真,我玩嘅時候可以好儍好低能,但認真時候就認真!」

今天你教人,當年人教你。畢業於演藝學院表演系的彭秀慧,她說:「我自己考演藝真係史前歷史!」當年有很多恩師,影響了彭秀慧很多,情況如今天的《造星III》。「一個影響自己好緊要嘅係毛俊輝老師,佢教我演技,特別最後嗰兩年,我主修演技,嗰時慢慢開始知道讀緊乜嘢,知道自己係一個戲劇系學生,其實真係要花兩年先至入到位,我啱啱入APA(演藝)嘅時候好懵懂!」

想自殺唔係因為悲傷

一直想做電影演員的彭秀慧,慢慢才將焦點放到舞台上,她覺得自己「唔夠人靚」。「入到APA開始要casting先至發覺唔係好適合走幕前,因為幕前要好靚先至得喎,自己唔係好得喎,同時亦發現到舞台係好吸引,慢慢就將自己focus轉移咗去劇場做舞台演員。自己中五畢業入去都仲係魂遊,𠵱家我有份話人哋魂遊太虛啦,自己當年都係一個魂遊太虛嘅人!」

除了毛俊輝,跨媒界藝術家何應豐亦是彭秀慧恩師,「佢用咗一個月時間同我單對單,每一日做workshop,我嗰時已經係一個畢業生,但係佢同我由最基本練習開始做,佢有一日同我講,你同我鬥力扯毛巾,我唔知乜嘢事,然後喺扯嘅過程要開始講嘢,原來要將內心internal同externally連結,再影響你個speech……影響我好大,到我開始做老師,我好希望覺得啱嘅嘢再話畀我嘅學生知!」

演藝畢業後到中英劇團當全職演員,2004年拿了獎學金到巴黎深造,其間因為做劇場收入不多,彭秀慧做過很多不同類型的工作幫補生活,「我成日都覺得,喺香港係唔會死,唔會餓死㗎!做劇場係艱辛,但我又幾樂天,如果我真係冇錢,我可以去做part time,我可以去做sales,又好玩又可以豐富到我做演員,就算我去做投注站甚至做便利店,你問我,我都OK!我以前試過喺劇場做過一個education officer,我office有自己個位呀,演員係唔會有自己個位,我有自己張枱幾開心呀!」

如今集編導演教寫於一身的彭秀慧,不能不提2005年的《29+1》,這套載譽重演多次的獨腳戲到後來拍成電影版,為彭秀慧贏得名聲和獎項,在她生命中很重要。「《29+1》係喺我絕望嘅時候創作出嚟,嗰一年自己人生發生咗好多事,係人生最低點,嗰時胃潰瘍要入醫院,點會諗到呢個戲會帶來啲咩!」

創作《29+1》的時候,所有衰事齊來。人生最絕望,彭秀慧曾經想過死。「失戀啦,有個好親嘅契媽cancer末期,然後我姑媽過身,嘩,真係好dramatic,連我領養返嚟嗰隻狗都要走,好誇張!本身我離開香港去巴黎,人生好多希望,攞咗獎學金可以免費去巴黎,對將來幾多靚嘅幻想,但係返嚟香港個世界好似冧咗,嗰時係有少少自殺傾向,我好明白抑鬱症嘅人係點,你想自殺嘅時候,唔係因為你好悲傷而想去了斷,而係,你覺得好正呀!」

腦退化媽媽唔再說話

當時奇怪的念頭不斷出現,「我打畀一個前前度,一個比較成熟啲嘅人,我同佢講,𠵱家坐咗喺我屋企樓下,望住我層樓有啲驚,我好似有啲怪嘅諗法……跟住我搬屋搬咗去郊外,希望自己有新生活,但喺間屋入面都會突然間諗諗吓又嚟喎,好感恩最後冇嘢發生!嗰時我唔想見朋友,唔想出街,我就去創作,擺精神入去工作,通過創作去療癒自己,我覺得幾work,得咗!我唔夠膽講自己走咗入一個好深淵,因為我嘅理性會令我行後,但係我見過山窿入面係點,我會夠膽咁講囉!」

全情投入工作,彭秀慧沒有愛情,她說已記不起單身多久,「我覺得我心態有轉變,有一段時間我會覺得,想像唔到如果我拍拖會點,因為我覺得自己鍾意工作,想像唔到如果我戀愛,可能會分心,一係理唔到工作,一係就理唔到我隔籬嗰個人,但係我𠵱家心態有少少唔同,尤其疫情開始,我發覺愛情都係生命一部份!」

依然渴望愛情的彭秀慧,今年45歲的她,結婚這回事反而不着急。「可能我一早覺得自己未必會適合做媽媽,現實入面我已經成日做一個媽媽角色,你做老師不期然就好似帶住一班你好痛錫嘅仔女,其實我覺得叫佢哋做『仔女』呢件事係好老土呀!我唔係嗰啲鼓吹女人要自己顧自己,我哋唔靠男人,對唔住,我唔係咁嘅人,我唔覺得女人必須要愛情,或者女人必須要獨立,唔係咁樣分,每個人嘅人生際遇亦唔一樣,你搵唔到愛情,你咪獨立囉!」

身為獨女的彭秀慧,家中的媽媽得了腦退化症,以往的回憶記不起,慶幸依然認得彭秀慧這位女兒,「首先我覺得好感恩,佢有一個好識得照顧佢嘅『姐姐』。媽媽𠵱家係冇乜點講嘢,即係已經唔會再有說話出現,我哋叫佢做腦退化啦,但係佢仍然認得我,我覺得都係感恩。見到媽媽認得我,佢會見到我而笑,喺佢記憶裏面仲有我囉,縱使佢可能好多嘢都唔記得!」

遺憾是關於媽媽的往事,彭秀慧不能再在母親口中重溫,「我自細同我阿媽好深入傾偈唔算好多,所以我對於我family好多嘢都知得好少,我對我媽媽嘅人生知得好少,而你永遠都唔會再知道。有少少遺憾,細個唔識得問呢啲有趣歷史,所以𠵱家我去做義工團,我主力去做老人中心,我成日都會同老友記講,記住將你知道嘅嘢,講畀啲後生聽。每一次去做義工,我會問好多舊香港嘅嘢,佢哋就會好踴躍舉手,講颱風溫黛、石硤尾大火幾時發生,你會見到佢哋對眼係放光。可能好多後生仔好似我以前咁,未必想聽或者覺得唔關自己事,到一個年紀你就開始理解,喺facebook我專like埋嗰啲『昔日香港』page,最好睇,我諗都係一個年紀問題,開始緬懷過去,覺得𠵱家冇就係冇,拆得就拆。」

正如可能《造星III》這一代會問,溫黛是誰呀?

後記:我返嚟喇

劇場出身的彭導演,始終心繫劇場,眼見疫情當下,很多同行已經轉了行,「有後台朋友轉咗去開凍肉公司,又有一個幕後朋友轉咗去賣二手嘢,大家都搵緊一個生存方法。」

人生有聚有散,「我成日寄望轉咗行嘅朋友,好似當年嘅我去做第二啲工作,我覺得係去吸收經驗,吸收完,我就會返番去劇場做演員更加珍惜。我見到好多朋友喺facebook都會講,當劇場開返,一返去,一定影相,我返嚟喇!好激動呢個心情,我相信返辦公室嘅人,唔會有呢一張相,唔會返番去office影一張相,我返嚟喇!我有得返工喇!冇㗎!所以你睇,我哋做劇場嘅人係幾美麗。」

離開也是為了回來。

化妝:Angel Mok

髮型:Jo Lam@Salon Trinity

服裝提供:ba&sh

場地提供:The Crown

娛聞樂陪你走遍全球追星,即Like「娛果」FB 專頁!
BannerBan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