誰的及時雨?川普亦或習近平:誰更需要中美《第一階段經貿協議》-風傳媒

誰的及時雨?川普亦或習近平:誰更需要中美《第一階段經貿協議》

2020-01-20 16:10

? 人氣

2020年1月15日,美國總統川普與中國國務院副總理劉鶴在白宮簽下《第一階段貿易協議》(AP)

2020年1月15日,美國總統川普與中國國務院副總理劉鶴在白宮簽下《第一階段貿易協議》(AP)

美中上星期三(1月15日)簽署了初步貿易協定,長達差不多兩年的貿易戰終於暫時畫上了休止符。有分析人士說,由於2020年美國大選的臨近,川普總統在政治上需要與中國達成協議,以滿足競選的需求。但中國領導人習近平則面臨中國經濟增速下滑的壓力,也急需與美國休戰。

川普在政治上更需要休戰?

鑑於中國領導人習近平缺席了星期三(15日)的簽字儀式,中國副總理劉鶴和川普總統簽署了協議,有媒體指出,這讓川普看上去更渴望簽下協議,因為這種地位上的不對等在美國歷史上並不常見。

分析人士說,隨著2020年美國總統大選的迫近,出於政治考量,川普總統確實需要與中國休戰。

美國智庫外交關係協會貿易專家愛德華・奧爾登(Edward Alden)星期五在接受美國之音採訪時說: 「川普總統出於政治原因需要休戰。與中國的貿易戰給美國金融市場帶來了很多不確定性。您知道,證券市場的漲跌取決於貿易戰中的最新消息。參加2020年競選活動時,川普希望金融市場保持平靜和快樂,因為美國經濟的表現才是他的強大支持。」

奧爾登說,達成初步協議對川普總統來說,在政治上有很好的宣傳效果,因為川普可以說自己兌現了2016年的競選承諾;可以說,自己「更擅長交易」 。

他說:「我確實認為這將有助於他的2020年的選舉。這是他擔任總統以來為數不多的,可以讓他展示出重大具體成果的例子。他上任以來一直說自己能達成很好的交易。他實際上並沒有達成太多交易,他做的最多的是撕毀前任總統所做的交易。不過,本週在貿易問題上,有兩筆大交易,一是美中貿易協議,另外一個是美加墨新協議。這可以讓他在2020年的競選中宣稱自己是一位強有力的總統,能達成好的交易。這在政治上,對他會有所幫助。」

美中初步貿易協定的達成在某種程度上也分散了美國國內對川普被彈劾的注意。

協議有助於穩定川普的基本盤?

川普星期天(19日)在德克薩斯州奧斯汀舉行的美國農業局聯合會年度會議上提到了這些新協議並表示自己兌現了2016年競選總統時提出的有關改善與中國和墨西哥貿易的承諾。他說:「我們成功了」。川普星期天在前往奧斯汀前發推文說:「他們(農民們)將從我們與中國、日本、墨西哥、加拿大、韓國和其他國家達成的令人難以置信的新貿易協議中獲利。」

川普在奧斯汀的講話中還提到,自從美中第一階段貿易協定簽署後,他在美國農民中的支持率大漲。根據美國《農場期刊》(Farm Journal)最新的民意調查,川普在農民中的支持率為83%, 是他上任以來最高的支持率。

美中貿易戰開始後,美國農民受到關稅衝擊,承受了直接損失。根據美國農業部的數據,美國農業淨收入在2013年創下1234億美元的歷史新高,但到了2019年,農業淨收入暴跌45%,僅剩555億。

川普政府此前共撥款280億美元來幫助受損農民,但是這些補貼並沒有使農民徹底擺脫困境。同時中西部農場主申請破產的人數,也增加了一倍。

美國很多農民都是傳統的共和黨支持者,他們要麼投票給共和黨,要麼不投票。他們顯然是川普的執政根基,這是川普不容有失的基本盤。

在1月15日的簽字儀式上,川普說,中國將購買價值400億到500億美元的農產品,規模是中國迄今最高購買量的三倍。他開玩笑地說,美國農民應該購買更多土地和更大的拖拉機。

初步協議的確有「城下之盟」的嫌疑

美國外交關係協會的奧爾登認為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缺席簽署協議,並不表示習近平不需要這份協議。習近平不來恰恰證明協議對美國更有利,習近平不希望被當眾打臉。

他說:「你看看簽字儀式,為什麼習主席會要在那裡呢?無論協議的內容是什麼樣的,川普總統都會將其當成一種勝利。如果中國領導人站在那兒,聽川普總統持續講30分鐘,感謝屋子裡的所有人,並告訴所有人這筆交易對美國多麼有利,那將是很丟臉的。我認為,對於中國人來說,不來是明智的。這不是他們的領導人應該到場的場合。」

他說,中國領導人一直強調在平等的基礎上與美國總統會晤,但是這個協議很顯然是在美國的壓力下才達成的。奧爾登說,中國已經盡了最大努力,比如,中國把美國要求的結構改革的事情留在下一個階段再談。他說,儘管如此,對中國來說,這並不是可以慶祝的事情。

在中國,有很多人認為這份協議是「城下之盟」,意思是在敵人的武力威脅下,被迫簽訂的屈辱性盟約,而簽字的劉鶴被當作代表清政府在一系列不平等條約上簽字的李鴻章。

已經有不少的分析人士指出,從協議文本的措辭來說,對美國和對中國的要求是「不對稱的」,文本上對中國的要求比對美國的要求多得多,第一階段的協議很顯然是有利於美國的。

習近平需要在經濟上止損

奧爾登說,雖然如此,出於經濟的考量,習近平一樣需要這份協議。他說: 「貿易戰很明顯對中國經濟造成了很大的傷害,比對美國經濟的傷害大。從經濟上來看,中國需要這份協議。」

北京大學國家發展研究院副院長黃益平不久前在接受美國之音採訪時說,美中初步協議最大的意義是讓貿易戰休戰,從而結束了籠罩在兩國經濟上的不確定性。

他說,貿易戰對中國經濟產生了巨大影響。他說:「我覺得貿易戰對中國的影響還是比較大的。 比較大的原因一方面是,就是我剛才說的,最大的影響是政策的不確定性,尤其是兩邊老是在戰的時候。作為中國的企業家,我不知道未來要面臨的關稅稅率是多少。這個很影響投資的。這在美國也一樣。兩邊的投資都在下降,我個人認為與貿易戰有關。 第二是直接的,你的關稅上升, 不利於我的出口,不利於出口就會影響經濟。我們去年出口的增長率,只看名義值去年下降了10%。」

中國國家統計局週五(1月17日)宣布,2019年中國經濟增長為6.1%,降至了29年來的最低點。根據國際貨幣基金組織的報告,這個數字將在2020年降至6.0%以下。

史密斯研究及評級(Smith's Research & Gradings)公司的首席經濟學斯考特・麥克唐納(Scott B. MacDonald)星期六在美國國家利益雜誌撰文說, 面臨多重壓力的習近平,也需要一個「勝利」。

他寫道「雖然中國經濟活動放緩的部分原因是結構性改革,但貿易的下降顯然是傷害性的。習還面臨其他壓力,從非洲豬瘟的爆發,這造成中國一半的豬群消失,並給糧價上漲帶來通貨膨脹壓力,到可呼吸的空氣和乾淨的水等環境問題。另外香港和台灣的民主運動也讓習近平頭疼。贊成獨立運動的台灣領導人蔡英文已經輕鬆獲得連任。第一階段(協議)在對中國至關重要的一個領域,貿易領域,給了習近平一個急需的休戰。」

不提產業政策是中國強硬派的勝利

外交關係協會貿易專家奧爾登說,協議沒有提中國不公平的產業補貼政策,也可以被視為是中國的勝利。

他說: 「中國的勝利有兩個方面的, 第一,這為貿易戰提供了停戰的機會。這是中國非常需要的。我想,他們可以比較有信心的預測,未來一年,貿易戰不會有很大的升級。更重要的是,中國不需要考慮美國一直提出的有關重大結構改革的問題。 協議中沒有任何有關國有企業的字眼,也沒有有關對新興產業的補貼和支持的字眼。在核心問題上,中國拒絕了美國的要求。」

奧爾登說,雖然推遲結構性改革從長遠來看並不有利於中國經濟的發展,但是短期來看,中國領導人會認為這是他們的勝利。 

美國戰略與國際研究中心中國商業與政治經濟項目主任甘思德(Scott Kennedy)評論說: 「只是作出了部分讓步,而中國得以保持重商主義的經濟體系,並以犧牲中國的貿易夥伴和全球經濟為代價,繼續歧視性的行業政策。」

《紐約時報》12月中旬在美中宣布達成第一階段貿易協議時發表文章說,初步協議是中國強硬派的勝利。報導說,「這項協議的總體框架可能會讓中共的強硬派感到滿意,他們堅持要求北京不要在限制中國產業政策上作出妥協,這些產業政策的目的是把中國變成美國在高科技上的競爭對手。」

中國的政府補貼問題曾在早些時候的談判中佔更主要的地位,也是川普總統發起貿易戰的主要原因之一。去年4月,中國談判團隊差不多接受了一份妥協協議。那份協議讓美國保留大量關稅、中國修改一些白宮認為不公平地偏袒中國企業的中國法律。

不過,習近平最後站到了強硬派那邊。強硬派要求撕毀該協議,重新談判,因為該協議不包括大範圍取消已經徵收的關稅,而且協議對修改法律的要求被視為侵犯了中國國家主權。

不少分析人士說,將中國的產業政策問題留待第二階段去討論,將會讓美中第二階段的談判更加複雜。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