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達人專欄] <樂園小貓>Cat.042-魔女委託篇.⑤ - s861102的創作 - 巴哈姆特

創作內容

16 GP

[達人專欄] <樂園小貓>Cat.042-魔女委託篇.⑤

作者:不改│2017-08-15 21:41:58│巴幣:32│人氣:423



  「盯~~~」
  ……為什麼這小傢伙會在這裡?應該說妳怎麼又被抓了!
 
  「盯~~~」
  不要一直盯著我看!這樣會讓別人誤會我們有關係!這裡滿滿都是可怕的肌肉大叔,我可不想自找麻煩!
 
  「盯~~~」
  夠、夠了,拜託不要再給我壓力!就算要救妳……在這種狀況下根本沒有機會好嗎!?
 
  在光頭先生的帶領之下,我來到革命軍當作集會所的地下酒吧。
  正當大叔們正在玩比大小將氣氛炒到最高點,結果好巧不巧與昨天那個被我救出來的電波系女孩對上眼睛。她被人五花大綁,乖巧地坐在一旁。骨碌碌轉動的雙眼緊盯著我不放,快要讓我覺得胃穿孔。
 
  「各位,不要玩了,聖戰等等就要開始了!我們絕對會贏下這場勝利!」
 
  位在吧檯的一名男子高舉酒杯,其他人紛紛跟上,發出高亢的叫聲,兇猛的氣勢讓整間酒吧都在震動。每個人都抱著決一死戰的鬥志,令人相當欽佩,但對我來說卻是一種麻煩。我不能捲入這場戰爭,不然到時候愛情貓和子彈貓一定會強行介入,等於向全世界宣告我們與這個國家有一腿。雖說<統帥貓>的身分對外是機密,但隊長們每個都是眾所皆知的人物。因此,我害怕的其實是……那兩個傢伙會進來攪和,把事情搞得更糟!
 
  正因為<樂園小貓>一直維持中立的狀態,所以才沒有人膽敢出手,但如果是我們主動挑起紛爭,十之八九會被有心人士操弄,將局勢帶往對我們不利的情勢。雖然外交和政治不是我的強項,但對於自己的身分還是有自知之明,什麼可以做什麼不可以做。然而,其他人就不一定了,尤其是愛情貓,根本是顆不定時炸彈,這麼盛大的活動她大概不會收手吧。
 
  ……頭好痛。
 
  「盯~~~」
  不只如此,頭痛的根源現在還有一個。那個目光強烈到想無視都不行,眼神不斷透露出快點來幫幫我的SOS訊息。
 
  「兄弟啊,你該不會是蘿莉控吧?」
  「呃!啊?啥?」
  突然有人跟我搭話,身體不由自主挺直了起來。轉頭一看,才發現原來是光頭先生,拜託不要嚇人好嗎?話說,你到底要不要穿褲子?
 
  「雖然對別人的性癖我沒有立場說教,但是……」
  「不不,你是不是誤會了什麼!?」
  「那個小鬼可是公主喔,不能對她出手。」
  「就說這是誤會——等等,公主?」
  「什麼啊?你不知道嗎?那個小鬼是這個國家的第一公主維娜.奧菲莉亞。」
  「……」第、第一公主……喂喂,真的假的,那個有著十足電波系架式的小鬼頭竟然是這個國家的正牌公主?今天應該不是愚人節吧?
 
  「驚訝的表情也太明顯了吧,看你好像真的不知道的樣子。總之,絕對不能出手啊,她可是我們用來對抗王家的最強武器。現在的王位繼承人只有這位公主殿下,為了她的人身安全,那個腐敗的國王大概也不會貿然出手吧。」光頭先生一邊哈哈大笑一邊拍拍我的肩膀,順便又補了一句:「絕對不能出手啊。」
 
  可惡,誤會大了。
 
  不過,現在似乎不是計較自己又被人當作蘿莉控的時候,我抬起頭對上那道可以說會把人吞沒的視線——原以為只是一個有點奇怪的小不點,沒想到卻是一國的公主。這樣一看,她身上的確環繞著不凡的氣質,臨危不亂的態度看得出身為上位者的膽識,不愧是貨真價實的王族。小小年紀就有這樣的氣魄,將來說不定會變成不得了的人物。
 
  「喂,小伙子!——喂,你有聽到我在說話嗎?」
  「……啊?」眼前突然出現一位臉上有著刀疤的凶惡大叔,我頓時愣住。
  「你看起來弱不禁風的,真的有決心拿起武器殺人嗎?」
  「呃,這、這個……」
  「在這個世界,只有強者才有說話的資格,瘦弱的傢伙就只有被打爆的份。小伙子,害怕的話就快點躲回家裡去找媽媽的溫暖吧!哈哈!」
  大叔的嘲弄讓旁邊的人都笑了出來,我也一起跟著傻笑,正面承受大叔輕藐的眼神。這就是那個對吧,那種藉由欺壓弱者來彰顯自己厲害的蠢蛋。
 
  可……可惡,要是這裡是我的地盤,早就讓你知道權力的可怕了!
 
  「哈哈,等等就看我大展身手吧!區區的國王軍,就和捏死螞蟻一樣容易!」
  大叔弓起手臂,指著厚實的二頭肌,對眾人展彰現自己的力量。周邊的肌肉大叔也紛紛響應他的行為,展現出經過鍛鍊的堅實肌肉。
 
  這群人大概是笨蛋吧。
 
  趁著大叔們情緒高漲到完全無視周遭,我默默退到一旁。
  現在不是在這裡看大叔肌肉秀的時候,必須要想想辦法離開這裡,然後趕緊拿到老媽的相機,和這座島說再見。這種鬼地方我一刻都不想久留。
 
  「盯~~~」
  在這之前,我必須先想辦法處理那道煩人的視線。
  雖然我明白對方在期待什麼,但這裡可以大聲地說——做不到!
  要在一群可怕的肌肉大叔眼前帶走一國的公主根本是天方夜譚吧?更別說她是這次革命活動的核心人物,嚴密的監視當然不在話下。
 
  身為一個徹頭徹尾的普通人別說是救人,自身都難保。
 
  所以抱歉了,不是我不救妳,而是無能為力。如果運氣好的話,說不定我們有一天還會再見面吧。那麼,接下來我該怎麼偷偷離開這裡呢……
 
  「怎麼了?」
  遠方的公主大人突然變得不太安分,讓一旁負責監視她的鬍渣大叔皺起眉頭。
  「廁所。」
  「這種小事直接在這裡做就好了。」
  「好。」
  「咦?等、等等,我說等等,妳該不會真的準備在這裡上廁所吧!」
  「……?」
  「為什麼要一臉『這不是理所當然』的表情看著我!公主殿下!」
  「廁所。」
  「嘖,我知道了啦!」鬍渣大叔一臉不爽地將公主大人夾在腋下,推開了吧檯後面的木門,跨出粗魯的步伐。
 
  煩人的視線消失以後,我有種終於鬆了口氣的感覺。
 
  拭去額頭上的冷汗,我開始盤算下一步。
  這間酒吧只有兩扇門,第一扇門是我最開始走進來的入口,另一扇門則是公主大人如廁的路線。要離開這裡很簡單,那就是踏出這兩扇門的其中一扇。說是這樣說,正當大家鬧得正歡騰的時候,有一個不識相的傢伙突然打開門走出去會發生什麼事?廢話,超級突兀的啊!這就和在一片熱鬧的宴會場所中,所有光燈突然聚集在你身上一樣尷尬。
 
  直接大膽走出去的方式大概不可行,那麼來個聲東擊西呢?指著另一邊大喊有幽浮,趁大家被轉移注意力的時候悄悄鑽後門離開。……不,這群大叔又不是小學生,不會那麼容易就被騙吧?更別提酒吧裡面哪來的幽浮!
 
  不然這樣好了,就用之前光頭先生的那招,一邊喊著肚子痛一邊退場——
 
  「可惡,肚子好痛,我要在這裡拉了!」
  「哇哈哈,大夥看看,是真人拉屎秀啊!」
  「啊哈哈,等等要拉屎的人都過來,我們來堆個巨山吧!」
  「喂喂,你們不要玩得太過頭,小心老闆回來揍飛你們啊。」
  很好,我一點都不想和這群大叔玩這種噁心的遊戲,所以只能否決這個提案。話說,你們真的很喜歡脫褲子耶!
 
  唉,還有什麼方法……最好是那種能神不知鬼不覺默默消失,不然就是找到一個足夠合理的藉口幫助我離開這種鬼地方。
 
  「不、不好了!」
  正當我絞盡腦汁思考逃命手段的時候,剛剛那名帶著公主大人去摘花的鬍渣大叔一臉驚慌地推開門。
 
  「公、公主逃跑了!」
  這句話讓原本吵吵鬧鬧的酒館彷彿時間停止一般,所有人僵住不動。就連我也加入他們的行列,張著嘴巴無法反應。
 
「  你這混蛋,不是說要看好她的嘛!」
  一名光是走在路上,就會讓行人退避三舍的恐怖大叔率先打破寂靜。原本就已經長得過於兇殘,臉上的深邃刀疤和縫痕更是加深印象。
 
  「我、我也沒想到……」
  鬍渣大叔拼命找藉口,語氣顯得相當委屈,扭扭捏捏的態度讓刀疤大叔更加憤怒,直接抓起對方的衣領。
 
  「那個小鬼有多重要,你應該知道吧!要是她發生什麼事,用你的命根本就不夠賠!可惡,明明已經勝券在握,結果現在還搞出這種鬧劇!」
  「但、但是……」
  「給我閉嘴!還不快點解釋那個小鬼幹了什麼事!」
  「我、我也不知道……」
  「啊?不知道?你這雙眼睛莫非是裝飾品嗎?信不信我現在挖掉它!」
  「不、不是!我說的是真的!剛剛公主還在廁所裡面,但等了好久都沒出來,結果打開門一看已經消失了……」
  「最好是會有這麼誇張的事啦!這種謊言你也說得出口?啊?」
  「真、真的,這是真的,我沒騙人!」鬍渣大叔沉重的表情讓刀疤大叔皺起粗眉頭,最後他不悅地咋了一聲,用力推開對方。
 
  在密室消失的公主……這簡直像是電視上常出現的偵探劇,明明人在密閉的空間中,結果卻沒來由的消失。明明看起來只是古靈精怪的小傢伙,沒想到竟然還會變魔術,實在出乎意料。很好,只要引起騷亂,我就有趁亂逃跑的機會。通常這時候,一定會有人這樣說——
 
  「通通給我出去搜索,絕對要把公主抓回來!聽到沒有!」
 
  我跟著急急忙忙衝出酒館的大叔們,隨意找了一條路分散開來。
  在路上可以聽到周遭接連響起急促的腳步聲和呼喊夥伴的大吼聲,讓公主逃掉這件事果然非同小可。要與王家對談,公主是必要的籌碼,不然對方壓根不會聽你廢話,直接用武力輾過不聽話的叛亂分子。不過不管有沒有找到公主,這個國家的動盪情勢仍不會改變,我仍要想辦法離開這裡。
 
  目前最要緊的是找到愛情貓和子彈貓,這兩個臭傢伙竟然把我拋在這裡不聞不問,不知道跑到哪裡逍遙去了。啊啊,早知道會發生這種爛事情,我應該要帶女僕貓過來才對,有她在至少我現在不會是孤立無援的狀態。即使反悔,也無法改變成真的事實,只能走一步算一步。
 
  「!?」
  正當我逐漸遠離那些混雜的吆喝聲,眼前突然出現一道嬌小的人影,我趕緊踩了煞車,不然會迎頭撞上對方。
 
  「盯~~~」
  「喂,妳是哪來的幽靈嗎?也太糾纏不清了吧!」
  在我眼前的是身體被繩子捆了好幾圈的公主大人,原本消失不見的她此時卻出現在這裡,那雙緊迫盯人的眼睛依然不減威力。
 
  「盯~~~」
  「……」
  「盯~~~」
  「……我、我知道了啦!幫妳解開繩子總行了吧!?」
  好奇怪,我竟然會被一個看起來十歲左右的小女孩壓制住。那雙眼睛擁有不可思議的魔性,彷彿會讓人的心靈變得脆弱不堪,漸漸無法反抗。
 
  喂,別再盯了,超可怕的!
 
  我一邊用掉落在一旁的玻璃碎片一邊用手指拉扯,花了不少時間終於將難纏的繩結解開。對付一位手無寸鐵的小女孩,竟然會綁得如此密不透風,這緊度不只讓人無法輕易掙脫,甚至到了有點窒息難受的程度,只能說做得太過頭了。不過,即使能感覺到綁繩子的人有多小心翼翼,事實上還是讓她成功逃跑,只能說一切都是白用功,公主大人還是更勝一籌。
 
  ……話說,這傢伙是怎麼逃出來的?還有,為什麼會出現在這裡?
 
  明明引起了大風波,公主大人卻彷彿什麼事情都沒發生一樣,既看不出緊張感,也感受不到成功逃跑的喜悅。幾乎文風不動的表情簡直媲美銅牆鐵壁,絲毫找不出破綻。或許是奇妙的熟悉感使然,我不禁伸出雙手,捏住了那張只要輕輕一拉便可感受到柔軟彈性的臉頰。
 
  「……」
 
  奇、奇怪,毫無反應?印象中,以前剛與銀絲貓認識不久的那時候,有一次我實在受不了那張光是存在就會帶來龐大壓力的冷漠態度,於是不知道哪根筋不對就捏了下去。結果銀絲貓一手抓住我的頭,表情漸漸浮現不爽的輪廓。那時候我才恍然大悟,原來這傢伙其實不是一個完全冷感的人。
 
  「……」
 
  相比過去,現在……或許是錯覺吧,公主大人的眼神似乎比剛才冰冷許多。
  軟綿綿的手感令人百玩不膩,可是不為所動的態度讓我漸漸變得不知所措,是不是該放手了?總覺得這個時機點有點尷尬。這就和拋出了球,結果對方沒傳回來的道理是一樣,根本無法接續下去。這已經不能稱之為冷感,而是不折不扣的人偶,彷彿沒有自我意志一般。
 
  「喜歡蘿莉?」
  醞釀好久的氣氛最後吐出的是一句煞風景的疑問。
  「並不是。」
  「請多指教。」
  「就說不是了。」
  「要脫嗎?」
  「不用!」
  「今天穿,黑蕾絲內褲。」
  「真、真的假的——不不不,為什麼要告訴我!?」
  「興奮了?」
  「不會興奮。話說妳可不可以安靜一點?」
  「……」
  「……」
  「……」
  「抱歉我錯了,太安靜反而好可怕!」
  公主大人歪著頭,茫然地射出冰冷目光。這個孩子真是有夠極端,一開口就是糟糕的內容,但不開口卻讓人備感壓力。真想看看她的父母是誰。
 
  「喂,找到了沒有!」
 
  聽到附近傳來怒吼般的回音,我的心臟差點跳了出來。
  現在不是在這裡思考如何與難搞的小鬼頭進行交流的時候,我迅速抱起發楞的公主大人,繼續朝著看起來沒有人煙的地段前進。雖然是多管閒事,但我還沒有惡毒心腸到會將毫無抵抗能力的小女孩留在這裡。我想沒有人會喜歡被當作戰爭的道具,尤其又是心智尚未發育完全的小孩,現在讓她體驗到社會的殘酷還太早了。
 
  「這邊。」
  「……咦?」
  當我正像隻倉皇逃竄、毫無目標的老鼠,對於前方有什麼感到不安的時候,懷中的公主大人突然舉起了手,指引一個方向。
 
  「這邊。」
 
  「……可惡,知道了啦!」
  說實話,我有點猶豫……但眼下的狀況不容許我三思而後行。
  周遭的怒吼聲不僅沒有消失,反而正在逐漸向我們靠近。換句話說,那群大叔靠著龐大的人力,正逐漸縮小搜索範圍。要是繼續下去,不僅逃不掉,我還可能會因為身邊有公主大人變成了叛徒。
 
  這座城市不論是街道,還是隱蔽的巷弄,都是乾乾淨淨的。
  沒有垃圾桶,也沒有堆放的雜物,整潔到令人不禁懷疑該不會是昨天才鋪好的。多虧如此,不需要顧慮腳跟會不會絆到東西,但相對萬一被大叔們追上,沒有任何障礙物可以阻擋他們。現在只能將希望寄託在指路的公主大人身上,不過冷靜想想,與其到處亂跑,不如相信身為當地人的她更能避免風險。
 
  「那裡。」
 
  跑了好一陣子,前方有道豁然開朗的亮光,看來那裡應該就是通往街道的出口。太好了,就算是企圖要顛覆國家的大叔們,也不會在大庭廣眾之下搶人吧。不過現在與革命開始行動的時間大概所剩無幾,難保他們不會一不作二不休,所以還是小心為上比較好。等等首先要找到愛情貓和子彈貓,只要兩個人都在,那一定可以平安離開這個國家。
 
  我一鼓作氣踏入光芒之中,然後——
 
  「……誒?」
  眼前的是一群穿著銀光閃閃鎧甲,整齊列隊的騎士。原來剛才這麼刺眼,都是因為他們身上的裝備反光集中到一處的結果。
 
  「啊?」
  與此同時,站在最前方統領這群士兵,看起來威風凜凜的女團長轉過身來。
  我們兩人互相乾瞪眼,然後不知道為什麼,她的視線漸漸移動到被我夾在腋下的公主大人。臉色從正常到鐵青,又從鐵青到刷紅……嗯,這才不是什麼戀愛喜劇,看到我就表現出扭扭捏捏的樣子,擺明是氣急敗壞才對啊!
 
  「是你嗎……原來是你嗎……綁架公主殿下的綁架犯!」
  女團長二話不說亮出長劍,一副要把我大卸八塊的氣勢。嗯,不知道有沒有溝通的選項,我覺得冷靜下來對話是很重要的過程。
 
  「納命來!」
  「不不不,等一下啊啊啊啊啊啊!」我側身閃過從旁削過的鋒利長劍,要是沒躲開,我的腦袋現在已經分家了。
 
  「全部人給我抓住他!」
  女團長一聲令下,後方的騎士們紛紛拿出武器,將我團團圍了起來。
  啊啊,如果要選一群玩大便遊戲的大叔,還是一群拿起武器威脅性命的騎士,我應該會選擇前者。
 
  問我結果的話……哈哈,當然是我被狠狠壓倒在地上作為結束。
 
  「公主殿下,屬下是王家守護騎士團團長菲朵.芙尼西斯。對於公主殿下被賊人有機可趁,屬下實在難以卸責,望請公主殿下降罪!」
  女團長在公主大人面前跪下,低頭認錯,不過她的眼睛卻一直往這邊瞪過來,沒把我當場問罪似乎讓她頗為不爽。可惡,我是無辜的好嘛!
 
  「……」
  「公主殿下的憤怒屬下明白,現在馬上當場處決他!」
  不不不不,妳眼睛瞎了不成,那張表情很明顯就是「什麼?妳在說什麼?」的意思,不要隨便拿我的性命賠上去啊!
 
  「呵……呵呵,公主殿下下令了,我會讓你這個傢伙知道死亡的可怕!」
  妳的耳朵裝糨糊了嗎?公主大人什麼話都沒說啊!不要把對於自己失態的憤怒遷就到我身上!
 
  「我不會讓你輕鬆死掉的,引領罪人反省人生也是騎士團重要的工作!」
  這根本不是騎士團的工作吧!要說這是誰的工作,應該是教會比較適當,但我不清楚這個島上有沒有信教。總而言之,放過我吧!
 
  「看看這把聖劍,它是我的好夥伴艾吉娜,我會用它好好引導你的……好痛!」
 
  「……」「……」「……」「……」「……」「……」「……」「……」「……」
  女團長大概是想要展現出自己的可怕,所以用舌頭舔了一下長劍,結果沒注意到角度,嘴唇被劃出破一條細線,汩出的鮮血滑過劍身。現場整個安靜下來,不只我傻眼,周遭的騎士們也啞口無言,有些人甚至別過臉不忍直視。喂,不要逃避,她是你們的團長對吧!
 
  「真、真有你的,沒想到竟然能讓我這個鼎鼎大名的騎士團團長受傷!」
  「……」
  那、那個……這樣強詞奪理不太好吧?原以為是個很可怕的人,沒想到賣萌犯傻倒是相當亮眼。話雖如此,我的生命遭受威脅的事實還是沒有改變。
 
  「開心吧,我會花上一個禮拜好好教訓你的!」
  女團長的腦袋大概短路了,只見她的雙眼瘋狂打轉,發出尷尬的笑聲。
  「帶、帶走他!」
  我被左右兩邊的騎士抬了起來。儘管稱不上幸運,但至少迴避當場處決的危機。我的運氣簡直降到谷底,沒有最衰只有更衰。
 
  好不容易從蒂娜的監禁中逃了出來,又離開那群想要作亂的大叔們,結果竟然還有騎士團等著我。正常人遇到這樣的狀況鐵定會一蹶不振……不瞞各位,我現在的心情根本是一場大雷雨。果然當初不應該多管閒事,不然也不會面臨這種下場。啊啊,混蛋,愛情貓和子彈貓那兩個傢伙到底跑去哪撒野了!
 
  話說回來,我抬起頭盯視著站在最前頭的公主大人……
 
  「等一下。」
  正當我準備被帶走的時候,原本平靜的公主大人突然出聲。
  「公主殿下……?」
  「帶他一起,見陛下。」
  「……咦?咦咦咦咦?要去見女王陛下!?」
  「嗯。」
  「不不不不可以啊公主陛下,讓這種罪人去見女王陛下是大不敬的行為!」
  「我說,這樣做。」
  「唔……」公主大人洋溢寒氣的目光壓制了女團長的氣勢。真不愧是王家出身,雙眼一蹬沒人可以抵抗。
 
  「屬、屬下知道了……」
 
  最後,女團長不甘情願的頷首,順便又回瞪了我一眼。
  不僅沒有馬上把我抓進監牢問罪,還要去見這個國家最高貴的存在,讓她不太能接受。附近的騎士們同樣面露意外的神情,我理所當然也加入了他們,現在的表情應該只能用蠢可以形容。話雖如此,現在的狀況並非沒有跡象可循,剛才閃現出的想法已經多少有點預感。
 
  在酒館的時候,這位公主大人莫名其妙一直盯著我瞧,即便有一面之緣,這種反應也相當不合理。那道緊迫盯人的視線與其說要人救她,不如說可能有什麼事有求於人還比較有說服力。不然正常而言,會這樣執著於一個才剛見面不久,可能幫不上忙的普通人嗎?
 
  也就是說,懷有某種企圖的她應該不會眼睜睜看著我去死吧。
 
  其實剛開始我還在懷疑可能是自己多想,但是——這樣無法解釋「她故意指引我到這裡」的目的。從一開始就掌握了騎士團的位置,然後透過引發一連串風波,將我捲入其中,最後的結果當然是符合她的期望。遇到了騎士團,然後現在必須到首都會面這個國家的最高元首。看似只是一個有點呆呆又冷漠的小鬼,但內心卻有超乎年齡的深謀遠慮。……好可怕。
 
  事到如今,我也無法做什麼,目前最好的應對方式就是乖乖聽話。
 
  被一群騎士帶到大路上原以為會相當顯眼,但不知道發生什麼大事,街道一片安靜。與昨晚熱絡的氣氛差異極大,店家大門緊閉,路上連個行人都看不到。這個國家該不會是日夜顛倒的生活作息吧?白天鬼城,晚上不夜城……等等,昨晚港口的警衛有說過,白天才可以進入首都,<魔女>也說過叫我白天去取回東西,這代表說人民的作息和世界上大多數國家一樣。
 
  那麼,眼下的狀況想必十分不正常。
 
  「公主殿下,請上車。」
  這個國家的交通方式是原始的馬車。公主大人乘坐的馬車明顯高了好幾個等級,除了金光閃閃的裝飾品,還有象徵王家的徽章刻印在上。
 
  「至於你這傢伙,為了要監視你,所以只好讓你一起上車了。」
  我被女團長推進馬車內。豪華的沙發可以想像,但那排透明的冰櫃是怎麼回事?放著一排瓶裝飲料和冰淇淋。
 
  然而,最讓我訝異的是還有空調系統。
 
  這與其說是馬車,不如說是把輪胎拔掉的高級轎車。我一屁股坐入沙發,這柔軟度更勝於我房間的床,躺下去絕對是很棒的體驗吧。等到我就定位以後,女團長也低頭進來,先瞪了我一眼,才來到公主大人身邊。我的正對面有著分別射出不同溫度視線的兩人,雙重的壓力之下足以讓胃袋一陣翻騰。
 
  「我是副團長多吉,小兄弟這路上要請你乖一點了。」
  坐在我旁邊的是一位完全戳中愛情貓喜好的金髮帥哥,那張爽朗的笑容給人親近的感覺,但不知為何……我覺得渾身不對勁。
 
  不,絕對不是我對帥哥天生反感。
 
  隨著馬兒嘶鳴的叫聲,馬車傳來些許震動。
  聆聽著輪子喀啦喀啦的聲響,窗外的街景開始緩慢流逝。速度雖說無法與裝載內燃引擎的高速汽車相比,但卻營造出能讓人細細品味景色的悠閒氣氛。自從來到這座城市以後,幾乎沒有喘息的空間,剛好趁這個機會好好休息一下。如果允許的話,真希望能躺下來睡個大覺。被蒂娜迷暈的昨晚,根本談不上睡眠,睜開眼的瞬間腦袋和身體可是沉重到令人喘不過氣。
 
  ……想是這樣想,我的神經仍無法鬆懈下來。
 
  蒂娜的目的、國家的異變、革命軍的奮起、公主大人的想法——這座島國目前正被席捲而來混亂所環抱,一刻都不能掉以輕心。如果說這裡是角色扮演的遊戲世界,那我的幸運值大概慘不忍睹。要是有升級系統的話,我一定會全部加在幸運值上,至少可以避免各種令人想一頭撞死的麻煩事。
 
  「話說,團長大人……」
  一聽到帥哥提起話題,我的內心沒來由地敲響警鐘。
  「多吉,怎麼了?」
  「女王陛下為什麼會下令要全國國民進行避難?」
  「關於這個,我也不太清楚……但是上面大臣的表情不是很好,可能是發生了什麼不能說的大事。」
  「真的假的啊,這個國家莫非要掀起革命了?」
  「革命……?哼,在女王陛下英明的統治之下,會想要反抗的傢伙根本是腦子犯蠢……咳,不對,根本是自取滅亡。」
  女團長可能是想到旁邊坐的人是這個國家的公主,於是趕緊將剛才的粗話掩飾,臉蛋稍微有點紅潤地咳了一聲。
 
  「只是事態看來不容忽視,嚴重到已經讓全國國民進行避難,這樣的話我們騎士團不需要出動嗎?」
  副團長無視犯傻的頂頭上司,繼續將話題延續下去。……不知道這傢伙到底想幹嘛?
  「女王陛下只要求我們盡速找到公主殿下。」
  「明明發生了大事,女王陛下卻將國家護衛隊用於私人用途,感覺上——」
  「多吉。」女團長的聲音突然低了幾度,原本尷尬的表情變成凜然又認真。在這個國家,女王陛下是最崇高的存在,也是女團長憧憬的對象,心中鐵定無法忍受他人沒經過大腦的不尊敬發言。……這是我的觀察。
 
  「哈哈,抱歉抱歉,我只是想說這個節骨眼上,女王陛下是不是有其它想法。」
  「我們的任務就是盡忠職守,不管發生什麼事都不會改變。」
  女團長這種堅毅的態度感覺和我們家某位隊長一模一樣,要說不知變通,還是說忠於自我……總之不是好應付的人。
 
  話說回來,這個叫做多吉的副團長……不管橫看豎看都與革命軍有關吧?
  光是聽到「革命」兩字,我的身體就已經起了反應。為了確認頂頭上司知不知道這件事,他用開玩笑的語氣來進行試探,可見是個狡詐的人啊。不過他應該沒料到我才剛從那群大叔那裡逃出來。
 
  真是討厭,現在就算想要脫身……好像也沒有辦法了。
 
  ——那麼,這位還是一直猛盯著我瞧的公主大人究竟在想些什麼?
 


魔女委託篇.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3684841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留言共 3 篇留言

幻喵喵
逃了ㄧ火坑又一火坑,一作你好命苦啊(笑

08-15 22:45

不改
所謂的坑,跳進去就出不來惹08-16 22:00
Esio
團長!這、這是惡意賣萌!!!(物理)

08-16 20:04

不改
只要是萌就沒問題(O08-16 22:03
擦擦擦
幸運E的男主角XD

08-17 19:50

不改
不是F嗎(X08-19 20:20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16喜歡★s861102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達人專欄] <樂園小貓... 後一篇:[達人專欄] <樂園小貓...

追蹤私訊切換新版閱覽

作品資料夾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