轉載--跌倒的小綠人 (by九九)@耳朵的藍色洋傘|PChome 個人新聞台
2003-11-11 22:22:48| 人氣950| 回應0 | 上一篇 | 下一篇

轉載--跌倒的小綠人 (by九九)

推薦 0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看完了這一篇,有種莫名奇妙的認同感,是阿!有時候該不故ㄧ切去做些別人眼中毫無意義的事,然後獲得滿滿的成就感。
Just do it!

===================================


「媽的,他到底會不會跌倒?」老 B 說。


「應該會吧。」我答。


老 B 是我高中同學,他長得很怪,明明跟我們同年,看起來卻像賣黑輪的老伯。夏天我們常常鬥完牛,光著上身去吃冰,老闆都說:「這個老師真好吶,跟學生打成一片。」我們都用台語叫他老伯,後來我們一起追一群穿黑裙子的女學生,他要我們不許叫他老伯,我說好啊,「那就叫你老 B 好了。」


老 B 更難聽,他很氣,可是因為實在很難聽,所以我們都叫得很爽。「老 B !」


真難聽。可是真他媽帶勁。


*          *           * 
 


最近台北市的行人紅綠燈悄悄在改變,以前那種不知道什麼時候會變綠,又不知道什麼時候會轉紅,刺激的老舊機型看不太到了,取而代之的是一種綠燈時上方倒數讀秒,而下方有一個走路的綠小人,隨著秒數減少,小人會越走越快,到最後是跑步。行人的緊張娛樂沒有了,你根本一切都掌握地不能再準,有一陣子我跟老 B 都覺得很乏味。


可是後來我們聽說,有時候,不定期的,(也有人說是每二十次),那個綠小人,在倒數兩秒快跑的時候,會跌倒。


就是跌倒,啪!一下跌倒。


這使我跟老 B 蠢動了非常久,我們說好,每次過馬路時都要注意那個綠小人,看看能不能遇到跌倒的綠小人。


結論是不能。三個月來,我們從來沒有看過跌倒的綠小人。


所以老 B 決定,我們一定要找一天,特地坐在某個路口,等跌倒的綠小人出現。為了這大事業,我辭掉工作,與失業的老 B 一起坐在仁愛路與光復南路的交叉口一家通訊行門口,守著紅綠燈。


我們要看跌倒的綠小人。


*          *           * 
 


早上十點多。在便利商店買了礦泉水、口香糖、煙、跟一條土司麵包,原因是這有一種極具質感的落魄。我跟老 B 一人一罐進口富維克(本來要沛綠雅,那破店沒賣),老 B 特地挑大衛杜夫(我們都抽長壽)跟波爾薄荷口味口香糖,(其實我最愛飛壘葡萄口味,我吹出來的泡泡比葉子楣的……你知道,兩個加起來還大。)麵包包裝得緊俏紮實。


有氣質的流浪漢。


而且我們看起來不壞。


*          *           *


老 B 有碩士學位,老 B 說他自己就像太監一樣。


「沒搞錯,真的,唸英美文學卻沒出洋,」老 B 說,「就像太監,明明是男人,偏偏沒懶趴。」


所以老 B 一直高不成低不就。男生學文本來出路就不廣。再加上老 B 又很挑剔,幾年前他剛畢業時常聽他說:「這不是我該幹的!」


誰又該注定幹什麼呢?我對老 B 說。他只翻了翻白眼,活像溺死鬼。


*          *           *


早上十一點二十七分,天空裡沒有雲,沒有飛機,連藍色都是以一種「什麼都沒有」的姿態呈現。有風,涼淨得不像台北市的風,然而那風裡也是什麼都沒有。 什麼都沒有。


我怪老 B 挑了個爛地點,台北市那麼多個十字路口不好挑,偏偏在這,這裡一個綠燈都九十幾秒,等得很累。而且空氣不好。


老 B 說:「我們好像在等待果陀。」


我嗯了一聲,「我們在等跌倒的綠小人。」


這次小人也沒有跌倒。


*          *           *


早上十二點五分。


我們都有點累,麵包搞掉半條,但胃還是空空的,水老早喝光,剩下半包煙,兩片口香糖,而且我們沒交談。老 B 瞇著眼睛,雙手後撐,我則昏昏然傻盯著燈號。


倒數計秒,九八,九七,九五,九六……像看到時間的影子。我問老 B :


「不是說每二十次就有一次嗎?該不會真的是 random 的吧?現在幾次了?」


「嗯,二十八次。」


「二十八次?」我怪道:「不是二十六次嗎?」


「二十八次啦。」


「不對啊,我明明算二十六次。」


「可是我算二十八次啊,」老 B 說,「你數學太爛了。」


「你數學又有多好?我們還不是一樣爛,以前你每年都跟我一起補考。」


「屁啦,我只有升高三那年補考過數學好不好。」


「你腦子壞了還是英美文學教你說謊?你明明三年都補考。」


「就算三年都補考又怎樣呢?我算得很清楚!二十八次!」


「二十六次!」


我們突然意識到這爭辯的無稽幼稚,於是雙雙閉上嘴,卻依舊瞪著對方,好像這樣會讓其中一方比較有理一樣。然後我們聽到車群發動的聲音,變紅燈了,我們錯過了那次倒數兩秒綠小人。


萬一,那次剛好小人就跌倒了,怎麼辦?


誰也不能怪誰。我跟老 B 繼續沉默著。


過了十幾秒。


「那剛剛那一次到底要算第二十九次還是第二十七次?」老 B 問。


*          *           *   
    


下午十二點五十一分。我們決定打電話問台北市政府,到底綠小人會不會跌倒。


這精準重大的決定讓我們興奮了兩秒,我拿出手機來,交給老 B ,老 B 又交還給我。


我說:「我不知道台北市政府電話。」


「那我就知道嗎?」


一陣安靜。


「打一零四?」老 B 說。


「手機不能打啦。」


二陣安靜。


「嗯。那問誰?」老 B 說。


「嗯。」


三陣安靜。


「我打電話問我妹好了。」我說。


「你妹不是在新竹上班?」


「SO?」


「在新竹上班怎麼會知道台北市政府電話?」


「你知不知道現在美國總統是誰?」


「柯林頓啊。」


「你是台灣人你怎麼知道美國總統是誰?」


四陣安靜。


「我叫我妹打查號台幫我問。」


我妹妹在科學園區上班,打她手機,她鎮靜有禮地說:「抱歉,我現在在開會,我交待祕書查出來之後,再跟您連絡好嗎?」我說好,一面猜想她掛斷電話之後會怎樣更謙恭得體告訴上司,電話那頭的人是怎樣一位重要客戶。


祕書給了我幾支不同的電話,我說謝謝。


我們的電話在經過總機、市民服務中心、工務局、都市發展局、建管處、市府員工子女托兒所、養工處、訴願會、醫務室、土地重劃大隊、政風處、環保局、新聞處、祕書處,虛耗了龐大行動電話費之後,終於轉到了交通局。


而他們的答案是:「我們也不確定,可能會,也可能不會。」電話裡平板的聲音好心地教導我:「我們有 080 免費專線喔,如果以後還有問題的話。」


我說謝謝,扣上手機蓋。


*          *           *   
    


下午一點三十九分。老 B 說:


「喂,這裡離市政府那麼近,我們乾脆直接去問馬英九好了。」


我沒做聲,打開最後一片波爾放進嘴裡。車子轟隆轟隆,一部接一部從我們眼前經過,不知道它們從哪來,也不知道它們到哪去。


*          *           *


然後小人就跌倒了。


我跟老 B 當時已經完全無話,一時之間我以為那是瞌睡與彌留之間的迷亂昏眩。


「跌倒了。」老 B 說。


「真的耶。」


時間在這個時候已經不重要,小人巔躓地那一瞬間,在我們腦海與視網膜不斷作用,我猜想老 B 現在一定跟我一樣,一面盯著眼前來往川流的路人行車,一面浮起某種快美、溫喣、如同當下陽光般的微笑。


我點起一根煙,呼呼地吸著,而老 B 則輕微地搖晃著身體。


「很滿足吧。」


「好像在對了幾萬張統一發票後終於中了一張兩百塊的一樣。」老 B 說 。


我拍拍褲子站起來:「我餓了,去找點東西吃吧。」


老 B 沒有動,他搖頭。


「我還想再看一次跌倒綠小人。」


「媽的你瘋啦!」我說,「這要等多久啊?這根本是 random 的,就算不是,可見也要等很久很久很久!你起肖啊!」


老 B 抬頭看我,「可是,我們都很確定,只要等下去,等下去,就一定會看道的。」


「只要等下去而已。」老 B 說,「這世界上還有什麼事情這麼確切?只要你等下去。」


「可是你要等到什麼時候呢?等到下雨?等到被某個酒駕的白痴撞死?」


「我被太多可愛的謊言唬弄過,為了那些謊言,等過了太多等不到的神話、屁話、廢話。對統一發票,很可能對上八百萬張還中不了一張。但這個……,」他指了指對面的紅綠燈,「這個綠小人不會唬弄我。」


「可是老 B ,」我說,「我們不是已經等到了嗎?剛剛那一隻,我們已經等到了啊。」


老 B 將頭放在膝蓋上,揉著太陽穴,我站在一旁感覺著混合了廢氣與煙塵的街道。整個街道從我們身邊走過。


過了很久。


「還有煙嗎?」老 B 說。


「沒了,最後一隻我抽完了。」


「你覺得大衛杜夫好抽嗎?」


「媽的一點也不好抽,還是長壽好。」


「走吧,去買兩包長壽,然後到我家看錄影帶。」


「好。」


「大白。」


「幹嘛。」


「綠小人真的跌倒了對不對?」


「對的。」


「真的跌倒了。」


「真的,」我說,拉一把老 B 伸出的手,「綠小人真的跌倒了。」

台長: 鏡昕
人氣(950) | 回應(0)| 推薦 (0)| 收藏 (0)| 轉寄
全站分類: 藝文活動(書評、展覽、舞蹈、表演)

是 (若未登入"個人新聞台帳號"則看不到回覆唷!)
* 請輸入識別碼:
請輸入圖片中算式的結果(可能為0) 
(有*為必填)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