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祺忠殺妻案雙方結案陳詞 控方不爭議被告患抑鬱但指沒失控 | 蘋果日報

張祺忠殺妻案雙方結案陳詞 控方不爭議被告患抑鬱但指沒失控

更新時間 (HKT): 2020.11.24 17:23
被告張祺忠

港大機械工程系副教授張祺忠前年在宿舍內用電線勒殺妻子,案件今續審。控方結案陳詞指,不爭議張患上抑鬱症,但指他犯案前後如常生活,不曾失控或喪失判斷能力,而且他就與妻子財務問題的供詞也有所迴避,質疑張因錢財而殺妻。辯方反駁指,張動手的時機和場所均奇怪,事後說謊只因不懂如何處理神志失常下所做的事。控辯雙方已完成結案陳詞,法官將於明天開始引導陪審團。

控方舉出被告張祺忠(56歲)自辯時的證供問題,例如他供稱案發當晚遭死者陳慧文踢落床,而死者坐在床邊煲劇。惟控方指房內其實有一張有扶手的椅子,坐在椅上煲劇理應比沒有背靠的床邊舒適,質疑張的說法是為了讓陪審團相信他確曾被死者踢落床。控方更質疑,張自辯時一直改口供,以填補其說法的漏洞。

非常有意識始能在電線上扭結

控方也表示,死者曾多次責罵張,例如說「靠你揸兜都得」,但張的自尊其實沒有受損。控方亦指,張自辯時稱記不起犯案時如何用電線殺妻,但在電線上扭出一個結,做法需要時間,而這動作亦屬非常有意識的,質疑張是否真的在失控下犯案。

控方表示,不爭議張患上抑鬱症,亦不爭議他因抑鬱症導致精神失常,惟爭議這種精神失常是否足以減輕其罪責。控方指,張案發前沒被人質疑或投訴其工作表現,雖然張的同事曾出庭作供,稱他錄取分數邊緣的學生,惟控方指張是因應收生不足才如此做,根本不足為奇。

控方亦指,張殺妻後曾向姨仔謊稱妻子失蹤,是因為他知道死者生前曾離家而不告訴任何人,所以才安心說謊,並認為沒有人會知道實情。控方又覆述張犯案後如常游泳、放狗、和女兒報警、搬動藏屍木箱等舉動,質疑他在犯案前、犯案期間以及犯案後,均沒有失去自制及判斷能力。

至於張氏夫妻的財務問題,控方提及死者案發前以支票存款,以及要求張開期票的事,指張應該知道死者為何要這樣做,但他沒有說出。當控方盤問被告是否知道妻子死後他會成為物業唯一擁有人,被告答稱沒問過律師;控方認為他沒有直接回答問題。控方重申,事件乃因張夫妻間的金錢糾紛而起。

控方強調,殺害他人是愚蠢的行為,但人類有時會做蠢事,有智慧的人也不例外,而人性有時就是頗為複雜。

辯方指被告自辯五天一直努力回答問題

辯方結案陳詞則重申,只有控方能證明張因金錢問題而對妻子動殺機、而且根本是兇殘冷血的殺人兇手,方可裁定他謀殺罪成。但被告不只一次遭妻子出言羞辱,控方亦不爭議他患上抑鬱症,故此難以抹殺他在神志失常或妻子挑釁下犯案的可能性。辯方亦認為,張犯案後說謊,乃因他不能處理自己在神志失常下所做的事。

辯方亦指,如果張真的有意殺妻,下手的時間、手法、動機實在奇怪,事關姨仔就在不遠處就寢,兒子更只跟他們相隔一堵牆。辯方重申,事件與金錢無關,張只因失控才犯案。

辯方亦反駁指控方質疑被告作供迴避的說法,指張踏上證人台自辯五天,其間一直努力回答問題,認為控方的說法並不公允。辯方又提及,沒有人想將家醜展露人前,但張的女兒張思慧出庭作供,提及家人因廁所板弄污而起爭執;要講述如此可笑的事,實在需要勇氣。

張祺忠被控約於2018年8月17日謀殺妻子陳慧文。張否認謀殺,但欲承認誤殺,不為控方接納。

【案件編號:HCCC292/19】

-----------------------------

《蘋果》英文版免費試睇:了解更多

英文版已登錄《蘋果》App,立即下載/ 更新iOS / Android

-----------------------------

支持蘋果深度報道,深入社區,踢爆權貴,即Like蘋果專題及調查組FB專頁

一格照片,一個故事,Follow蘋果Instagram!
BannerBan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