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祺忠殺妻案 控方指被告因財動殺機 行兇跟做實驗一樣冷靜 | 蘋果日報

張祺忠殺妻案 控方指被告因財動殺機 行兇跟做實驗一樣冷靜

更新時間 (HKT): 2020.11.18 14:53
被告張祺忠

港大機械工程系副教授張祺忠殺妻藏屍,今在高等法院第5天作供抗辯。控方今直指張之所以動殺機,不是為了女兒與妻子爭執的事,而是妻子擅自使用他開出的400萬元支票,因而發怒,擔心妻子會使用另外兩張600萬和670萬元支票,故存心用兩條電線勒斃妻子,再用鉗扭結以求盡量勒緊,行兇過程冷靜,能自我控制,「跟做工程實驗一模一樣」。張否認指控。

控方今繼續盤問張祺忠,提及張與妻子共同擁有5個物業,問張在妻子死後是否會獨自擁有全部物業。張說沒有問過律師,買樓時也沒查詢過。控方問物業屬於聯權共有抑或分權共有,張稱經紀只說是「長命契」,他不清楚正式類別名稱,說時失聲落淚:「講真依家邊個名都……依家死咗……」

與妻聯名五物業全屬「長命契」

主控問張理解的「長命契」是甚麼意思,張說按字面理解,「就係話邊個長命啲就邊個繼續持有囉」。主控追問張是否知道妻子死後他會成為物業唯一擁有人,張答不知是否唯一,沒問過律師關於子女能否繼承業權。

張多次講述妻子不時因他工作繁忙而責罵他。控方指其實這是妻子關心他的方式,張同意妻子是出於關心,有良好的動機和出發點,但謂「不過佢嘅表達方式、見到唔同意見嘅反應,就變咗嘈交呀,一嘈交就過晒龍」。

張同意妻子有時只是不想他太忙,例如叫他夜深別再回覆電郵,「不過佢出於善意講完之後,如果我唔跟住做,佢就會用好多嘢鬧人啫」。控方指他們爭執有時只是小事,張指雖是小事,「但佢鬧嘅言詞就好令我覺得受侮辱囉」。

早前死者胞妹供詞透露,事發後幾天發現張和妻子的床換了床單。張今解釋換床單與命案無關,「事後我都有望下張床單,睇下有冇啲咩血迹呀,嘔出嚟嘅嘢呀,但係冇嘅」。至於更換原因,是事發後一兩天,寵物狗跳上床時屁股弄污床單。張說警方上門調查時,由於擔心警方用搜查犬在其辦公室找出藏屍木箱,故沒有心情回答查問,「求其」說不記得有否換床單。

控方直指,張祺忠前年8月17日凌晨行凶前,並非如張所言是為了妻子與女兒的爭執、或妻子命令女兒去超市更換橙汁一事,因而與妻子爭執;實情是張因妻子未經他同意,擅自使用他提供的400萬元支票,感到憤怒,同時擔心妻子日後會使用另外兩張600萬和670萬元支票。張對此不同意。

被告稱電線由他打結 沒有故意盡量扭緊

控方續指,張行兇時冷靜,判斷力和自制力沒有任何障礙,沒有抑鬱,存心用電線勒死妻子,更用鉗把電線的結盡可能扭緊。張不同意,他稱電線由他打結,但沒有故意盡量扭緊;而他當時失控,事後才知自己患抑鬱,並得知越來越易動怒及工作效率下降等原來是病徵。

張否認案發前妻子曾告訴他用了涉案400萬元支票開立新銀行戶口;他自言知道妻子用了一張支票,但以往妻子試過自己開支票設立定期戶口。 張早前多番解釋,妻子向他索取支票只為持有作「欠債」證明,因妻子聲稱擁有他的一半薪金。

控方早前指,如果張開出的支票彈票,可能影響張的信用,導致銀行即時追討債項。辯方今問張,妻子使用的400萬元支票確實彈票,銀行有沒有馬上追債或其他行動。張稱除了150元罰款外,別無後果。辯方又指,張雖然流動現金緊絀,但案發時其5個物業加起來的資產淨值至少有1,600萬元,財產狀況健康,沒有真正的財務問題,張同意。聆訊下午繼續。

【案件編號:HCCC292/19】

-----------------------------

《蘋果》英文版免費試睇:了解更多

英文版已登錄《蘋果》App,立即下載/ 更新iOS / Android

-----------------------------

支持蘋果深度報道,深入社區,踢爆權貴,即Like蘋果專題及調查組FB專頁

一格照片,一個故事,Follow蘋果Instagram!
BannerBan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