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建筑和中国唐代建筑有什么联系?

关注者
821
被浏览
88,357

13 个回答

------------2/19更新----------

为什么没有人看呢,郁闷,另外第二个阶段的“变化的空间”应为“物化的空间”,原文中用词为“plastic”,此处指有强烈空间存在感的,有实体感的,和其后的抽象化,平面化的空间相对应。

明天还要上班,有空的话作详细的举例吧

我同意

@袁為

@R2D2

的答案,我的就是补充吧。在Space in Japanese Architecture(井上充夫,Weatherhill, 1985这一书中,作者将日本建筑,从空间的主导主题上分为了四个阶段,

1,物质性占主导的空间

2,变化的空间

3,景观的空间

4,内部空间的发展

其中,四个时期分别对应的是(绳文,弥生,古坟),(飞鸟,白凤),(奈良,平安),(镰仓,南北朝,室町,安土桃山,江户),而在此之后,日本建筑便进入了现代时期。

这其中有一个非常重要的变化作为线索,便是世俗的“人的空间”,对于神秘的“神的空间”的侵犯

作者认为,神的空间不可侵犯,这是日本特有的概念,而人的活动的空间在宗教场所中的出现,是由大陆,也就是中国传来的外来概念。

所以,日本建筑空间的历史,也就是这一人的空间这一外部概念,侵入神的空间这一日本本土概念,并与之混合,发展的历史。


好,讲到这里一定有人觉得不清楚。让我来解释一下为什么“神的空间”被认为是日本特有的空间概念。

日本的本土宗教是神道教,神道教是一种animism(不是动画的anime啊!)的宗教。animism就是相信万物皆有灵。这一点让日本的神灵非常的具象化(我说的不是萌化和娘化!)。在早期的神道教仪式中,人们会建一个真实大小的小木屋,在里面摆上家具,然后通过仪式将神”请进来“,然后模拟吃饭,洗澡,睡觉等一系列的生活动作。在这个时候,神灵是真的被认为”住在这个房子里面的“。因此,神道教的内殿被认为是”神的居所“。神的居所,自然人是不能随便进出的。

那为什么人的空间被认为是来自大陆的外来空间呢?作者在这里所指的”大陆文化“,主要是指发源于印度次大陆,由中国传入日本的佛教文化。相比相信万物有灵的神道教,佛教是一种建筑在理论和世界观上的,抽象的宗教。寺庙的大殿相比神道教的大殿,与其说是神明的居所,更像是人与神沟通的场所,因此充满了人的活动,是”人的空间“。

好的,必要的背景介绍完了,那么唐朝的建筑和日本的建筑怎样发生关系的呢?

日本学习唐朝文化的重要节点便是大化改新(645),确定引进大陆的体制,并且推广佛教。但在此之前,中原的建筑形式已经开始影响日本了。这一影响的重要结果便是仪式性回廊的形成。回廊的概念原本来源于用于确立神的空间和人的空间的藩篱,比如伊势神宫的这个

日本典子公主订婚:伊势出云阴阳两界的再次结合

藩篱是严格的界限,越往里面只有越重要的神官才可以进去,而最里面的内殿,只有天皇本人才能够进去。

本来要是区分空间,藩篱就足够了啊,但是,人对于神的空间的侵入产生了回廊。回廊为人的各种仪式提供了场所,这个时候人可能还不能进到回廊所环绕出的院子里,但是回廊本身给想要进入神的领域的凡人提供了庇护所。其中一个比较早的例子,就是建于早于大化改新的593年的大阪四天王寺:

四天王寺の歴史

但是随着对于唐文化的系统学习,佛教传播的深入,人对于神的空间的侵入越来越厉害。在588年的飞鸟寺中,空间本身有着强烈的存在感,建筑物呈中心对称

zh.wikipedia.org/wiki/%

但是到了8世纪的东大寺,大殿已经被挤到了回廊所围绕的庭院的一边:

hana1104.pixnet.net/blo

到了11世纪,这种大陆文化的影响到达高潮,这一影响包括佛教的影响深化。这一时期出现了凤凰堂平等院。

日本建筑风格变迁史――平等院凤凰堂(上)

凤凰堂体现的大陆影响主要分为两方面:

一,凤凰堂体现的是佛教的分支,来自大陆的净土宗对于天堂的想象,描绘的是抽象和想象的佛教概念。

二,凤凰堂的空间有着强烈的方向性和平面性,参观者被要求从一个固定的方向观看(正立面)。

此时的日本建筑强调的已经从四天王寺这种通过序列,秩序,对称强调三维空间变成了强调视角,构图的二维空间。

此后,已经灭亡的唐朝随着乱世的继续,对于日本的影响式微。而相对的,日本也进入了幕府时期。从此时开始,日本建筑空间的复杂性开始内化,同时仍然受到来自大陆的影响,但是从这个时候开始,日本建筑基本走上了自己发展的道路,开始出现与中国建筑明显的不同。

这一时期发展的的例子之一便是二条城。

EXAM 2 - Geography 349 with Ostergren at University of Wisconsin

内部空间变得非常繁琐而且多变。而作为内部空间高度发展的一个副产品就是空间的模数化,以榻榻米为单位的空间计算方式开始出现。

到此为止,日式建筑已经非常接近我们今日所认识的日本建筑了。

(这一段于04242016修改):

但是有一点必须要提到的是,日本建筑(飞鸟---平安时期)即便是参照唐代建筑,由于工艺,材料的限制,其实两者还是有很大的区别的。其中一点就是斗拱的做法。有一种说法是,日本的斗拱还是十分小气,从其斗拱的做法便可看出:

andonglaowang.blog.163.com

佛光寺的斗拱

you.ctrip.com/travels/n

法隆寺的斗拱

@袁為

提到的:

在日本传统建筑中,唐风建筑主要集中在佛教建筑之中,而在神社建筑以及贵族的宫殿建筑中则依旧是日本风格,即和风

这一点正是因为,神道教虽然和佛教相互影响和融合,但其内核仍然是万物有灵,所以无论怎样都抱有神的空间,即便这个空间已经被推到了家门口(内殿的门口)。而本来就是外来宗教的佛教,当然与同属于外来空间观念的”人的空间“更好的相契合。所以,佛教建筑更常见”唐风“。

继续浏览内容
知乎
发现更大的世界
打开
浏览器
继续

中国建筑技法式样输入日本并不限于唐代这个时间段,最主要的有南朝、唐、宋元这几个时期,集中体现于日本各期的佛寺建筑上。这种情况有些类似于日本汉字的音读,吴音、汉音、唐音分别来自于南朝、唐、宋元明清等几个中国不同历史时期和地域。

重要的几次输入:

第一次是经朝鲜半岛输入的中国南朝木构建筑做法,奈良法隆寺西院的中门、金堂、五重塔和法起寺五重塔等为典型代表,在日本建筑史学界称为“飞鸟样”。

第二次是奈良时期唐代木构建筑做法的输入,如以药师寺东塔为代表的“白凤样”、唐招提寺金堂为代表的“天平样”,但这些遗构有些经过后世大幅度改造,尤其是草栿、屋盖部分,面貌和做法较为芜杂,初建时期应有的唐代风貌受到损害,需要甄别(如奈良唐招提寺金堂)。唐代建筑做法(主要是中唐以前)东传日本后自平安时期以来又经过了长时期的本土化发展,形成了一种被称为“和样”的重要建筑式样,晚期“和样”建筑在枓栱、瓦作、小木作等方面仍然还能依稀看出某些唐代特征(如柱头铺作采用单栱偷心;没有成熟的补间铺作,补间只施枓子蜀柱、“蟇股”),但要注意其和历史上真正的唐代建筑做法、风格还是存在极大差别的;也要注意勿望文生义将“和样”误解成完全的日本本土做法。

第三次是宋元时期,最主要的有两大类,一是由中国东南沿海地域福建一带输入的地方做法,日本建筑史学界一般称为“大佛样”或“天竺样”,典型代表如奈良东大寺南大门和兵库县净土寺净土堂;一是源于中国今江浙地区做法,日本建筑史学界一般称为“唐样”或“禅宗样”(注意这里的“唐”不是中国的唐朝),典型代表如镰仓圆觉寺舍利殿、东村山市正福寺地藏堂等等。

在明清时期仍有中国木构建筑技法东传日本,如黄檗山大本山的京都万福寺建筑,就是源于明末清初中国东南沿海的做法。

继续浏览内容
知乎
发现更大的世界
打开
浏览器
继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