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書】口罩之亂下的市場失靈與政府失靈 | 石恩銘、陳國樑 / 多元發聲.讀者投書 | 獨立評論
政策

【投書】口罩之亂下的市場失靈與政府失靈

武漢肺炎所造成的恐慌,導致口罩的供需市場失靈。 圖片來源:天下資料,劉國泰攝

新冠病毒(COVID-19)來勢洶洶,許多民眾提前搶購口罩,使得口罩一時供不應求、貨缺而貴,造成「市場失靈」的情形。

政府先採限制口罩出口、徵用口罩,後以便利商店與藥妝店通路限量釋出,供應民眾一般需求,並增闢口罩生產線、擴張產能。但此諸多作法與道德勸說,仍然無法有效抑止恐慌性的需求,終究導致目前「實名制」的口罩政策:每人每7天可持健保卡前往健保藥局購買2張、每健保藥局每天配發200張口罩的方式;結果造成了藥局開門營業前即出現排隊人龍、即使排隊也買不到口罩、口罩走私與黑市交易等諸多亂象。

戴口罩的「道德危機」

從財政學觀點來看,疫情與政府的介入與干預,造成了口罩市場的「道德危機」。

首先,有醫療專業人士指出,戴口罩或許由於方式不正確、或因為其他因素,未必足以對抗病毒的傳遞。然而一般大眾在沒有足夠訊息下,自以為戴了口罩就不會受到感染,而降低應有的警覺性,前往人潮群聚的地方(例如本屆國際動漫展1月31日開幕當天,即吸引了8萬人次戴著口罩入場),反而提升病毒感染與擴散的風險。

其次,由於防疫需求優先,政府對於一般需求的口罩供給有限,每人只能每7天持健保卡前往健保藥局購買2張口罩,因此,即使沒有口罩需求者,只要有機會購買口罩,在「不買白不買」的心態下,反而造成浪費性的口罩需求。

再者,由於禁止私售口罩,在口罩需求高、願意出價購買口罩的消費者大有人在的狀況下,口罩的黑市問題會逐步浮現。更有甚者,若不肖業者以粗製濫造、不合格的口罩出售貪謀暴利,又更進一步增加民眾受感染的風險。

從管理的角度觀察,民眾攜帶健保卡前往健保藥局購買口罩,需插入健保卡讀取購買紀錄、並將本次購買資料上傳,在民眾同時間大量湧入藥局購買的情形下,勢必讓健保資訊系統負荷加重,也增加了民眾購買口罩的時間成本以及藥局一般醫療作業的延遲。

相較於先前以便利商店與藥妝店通路為配售點,由於全台灣只有6千餘間健保藥局,實名制口罩政策配售點尚不足便利商店數之一半,排隊搶購的情況勢必更為嚴重,購買口罩的民眾也須花費更多時間在排隊與交通上。此外,由於每人與每藥局皆採定量供給方式,實名制口罩政策未能考慮個人或城鄉對於口罩的需求差別,造成了高需求個人買不到口罩、而偏遠地區卻有口罩剩餘的亂象。

輕忽疫情的口罩需求

根據目前所公布數據,台灣雖然為口罩數量的淨進口國,但以國內產能,應付全體國民一般情形下的口罩需求絕無問題(參見經濟部新聞稿)。這也是一開始行政院信誓旦旦聲稱國內口罩生產供應無虞的原因。

台灣為口罩數量的淨進口國。資料來源:關務署貨物統計;作者自行整理。

但政府樂觀的估算,由於並未將防疫所增加的新需求、民眾預購、恐慌性需求以及廠商惜售、囤貨等因素考慮在內,乃至於政府公布有關口罩的數據與說明解釋,反而更驅使民眾搶購。

口罩政策調整方向

以目前做法來看,政府的實名制度可抑制一部分因為「恐慌性需求」而導致的大量購買,讓確實對於口罩有實際需求的民眾可以比較順利的購買到口罩,但在政策實施上,仍舊有調整空間。

首先,雖然政府不斷宣導「並非人人都要戴口罩」的觀念,但面對各級學校即將陸續開學等新增需求以及疫情的不確定性,仍應作好市場會有新一波恐慌性需求的打算。除努力擴增國內口罩產能外,行政院也應協調外交部,透過各國在地辦事處、大使館尋求國外產能,盡可能向國外廠商下單訂購,以緩減國內供給端的壓力。

全球新冠病毒確診與死亡人數累計(1月24日至2月12日),以折線圖來看疫情並無明顯好轉趨勢。資料來源:Worldometer;作者自行整理。

第二,當前的實名制可以抑止恐慌性需求,故應持續推行,但必須增加民眾可以取得政府配售口罩的地點,例如可讀取健保卡的醫療院所、商家,或在里長辦公設置健保卡讀卡機、以鄰為配售點。這樣一來可以大幅降低民眾購買口罩花費的時間成本,二來也可以降低藥局的服務壓力。此外,每人每7天2張的數量限制也應考慮放寬至每人每天1張,避免有每日戴口罩的需求者把口罩連續戴3、4天,造成防疫風險。

以新北市為例的口罩配售點與每日平均服務人次預估數。可以看到,若加入鄰為口罩配售點後,每配售點的服務壓力明顯降低,每配售點平均每日服務不超過36人次。資料來源:作者自行整理。

必須調和市場機制與政府的功能

第三,除政府配售外,不應將市場機制視為毒蛇猛獸,應適時恢復口罩的市場交易。在市場機制下,口罩價格當然會因民眾需求增加而上升,此乃是經濟學供需法則的正常反應,外界不應該將此市場機制扣上「發國難財」、「坐地起價」等帽子而予以全盤否定。價格上升時,未被政府徵用的口罩生產者或有口罩存貨的商家與個人便有誘因出售手中的口罩,如此一來才能使口罩全部產能與囤積的口罩流通到市場上,既能滿足對口罩需求高的民眾需求,也能一併解決口罩黑市問題。對於中低收入的高口罩需求者,若市場口罩過於昂貴,政府應該補助配售額度以外的口罩需求。

在經濟規範面觀點,市場失靈是政府介入干預私人市場的論述基礎。此次新冠病毒造成口罩市場的失靈,我們也看到政府積極介入、同時扮演分配者與供給者,以公權力取代了市場機制。但我們觀察到的是政府以解決市場失靈為名而取代市場,但實際上是「政府」失靈取代了「市場」失靈;排隊的人龍、即使排隊也買不到口罩的民怨、口罩走私與黑市交易等問題,顯示口罩供需仍然混亂。擺在眼前的事實是:市場無法自行調整突發疫情對於供給與需求的衝擊,而以公權力來取代市場也不能解決問題。如何調和市場機制與政府的功能,考驗決策者的智慧。

(作者石恩銘為政大財政博士候選人、陳國樑為政大財政副教授。)

瀏覽次數:10295

編輯推薦

延伸閱讀

「獨立評論@天下」提醒您:
1.本欄位提供網路意見交流平台,專欄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2.發言時彼此尊重,若涉及個人隱私、人身攻擊、族群歧視等狀況,本站將移除留言。
3.轉載文圖請註明出處;一文多貼將隱藏資訊;廣告垃圾留言一律移除。
4.本留言板所有言論不代表天下雜誌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