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评价 LoveLive! 剧场版「ラブライブ!The School Idol Movie」?

已于今日上映,答题时若有剧透内容还请提前预警
关注者
238
被浏览
44,351

21 个回答

依然是转载自微博,原作者微博ID加藤惠,已经联系作者并得到授权:
原文链接:僕たちはひとつの光

僕たちはひとつの光

写在前面的废话:“坦白说真的去HK看的话我想刷10遍……感觉需要找个人来制止我”这是我在4月25日得知剧场版会在香港上映后发的微博,就结果而言,我只找到了愿意陪我刷10遍的人,虽然最后因为时间原因只刷了6遍,不过也算是不虚此行,至少写完那篇到处都是错别字和语病的烂尾五周年文(​Dancing stars on me)后的那种空虚感好了不少。和同行的友人聊起写repo的事时,两人也达成了“写不出有新意的东西了”这一共识,毕竟无数大大们早就为这个仁者见仁智者见智的剧场版写下了无数精彩的Repo。我既不会从专业角度分析,也不会旁征博引、脑洞大开,更没有超越他们的热情和才华。不过因为我以往也很少去花篇幅评价动画和谈谈动画里的那个μ’s,而只是用“广告片”三字一笔带过,加上看了剧场版感觉自己的确也想留下点什么记录,所以下面的寥寥几笔就当是我对于“如何评价LL剧场版「ラブライブ!The School Idol Movie」”这个我并不擅长回答的问题,所给出的一份充满各种主观、私心还有偏题的不知何时能完成,说不定还会烂尾的答卷吧。所用剧场版歌曲和内容多数没啥关系,权当分章节的记号了。


“Hello,星を数えて
これから出会うことを占えば
Hello,予測不可能!?
きっと一緒ならぜんぶ楽しめる Hello!”


无论是当初对这个企划一无所知时作为新番追完的第一季,还是原先没有看却在后来被朋友强行安利而去看了的第二季,抑或是之后入坑后回过头来重温了几遍的第一季和第二季,无论看的时候是平静也好激动也好开怀大笑也好潸然泪下也好,LoveLive!动画在我心目中的印象始终比起“偶像动画”更像是普通的“校园剧”。因为2011年那部可以称之为出色的偶像大师动画的影响,我对“偶像动画”产生了兴趣,同时也不自觉地以那部作为心中对偶像动画的标准,而LL的动画无论什么时候都没完全达到过这种要求。初看第二季第九话时三人在雪中行军一度让我激动万分,然后全校学生铲雪的出现却又让我哭笑不得,当然更别提第二季第六第七话的种种让人觉得“ナニソレイミワカンナイ”的瞎来剧情,包括第一季从十一话开始的展开也一直让我诟病不已,看的时候一直在想:这到底是多么乱来的动画啊。但是同时看完第二季之后,比起吐槽剧情支离破碎没有连贯性,比起思考这动画有没有像偶像大师那样给我带来了什么启示,单纯觉得LoveLive!的动画看着很开心,歌也都挺好听,妹子也很可爱的萌豚思想还是占了主流。于是我下了手游,也向当初告诉我LL的番组和Live才是本体的前辈请教了有哪些值得看的东西,随便看了点之后就稀里糊涂地算是入了坑,跌跌撞撞地成为了一个还算有爱的中途半端的普通的μ’s爱好者。虽然对我来说对这个组合的喜欢多数是源自那九名既努力又幸运的中之人,但毫无疑问LoveLive!的动画在我心目中的印象也不像部分冷静客观的菊苣们看来那么不堪。至少现在想来,LL的第一季还是比当年同期那部DC3除第一集和最后一集以外剩下的部分好看一些的,尤其是当自己扩充了一些知识回过头来发现遍布在两季动画中各处的NETA,也明白了为什么部分古参会对重制一单和二单那么激动,回头重新观看动画时的那种乐趣更是增加不少。周围通过动画接触这个企划进而入坑的朋友也不乏有一些是看了动画觉得音乐比较不错,然后听了一下之前出的CD便喜欢上的,当然也有觉得角色挺萌的然后因为角色喜欢上企划,当然总结成一句废话:无论过程中是哭是笑是莫名是兴奋,这部虽然剧情稍显薄弱,叙事支离破碎但姑且算是讲了一个完整故事的动画,其在人物塑造以及音乐制作上显然下了一定功夫,也算是让部分人都能从中找到一些乐趣进而对整个企划产生一定兴趣,然后或者因为对声优本身没兴趣就当个角色厨买买本子小人CDBD,或者不小心喜欢上某个中之人便掉入了一个更大的坑中。作为众多LL入坑途径中比较大众化的一个,无疑两季LL动画比较好地完成了这一任务,虽说称不上什么名作神作,但比起那些让人看了后根本提不起看原作兴趣的糟糕卖肉后宫轻改而言,无疑也算是良心的“广告片”了吧。

现在想来,当初一直用偶像大师的动画那样的故事来要求LoveLive!的动画,是我自己的判断失误,因为打一开始这部动画就不打算做成“偶像”动画吧。LoveLive!是School Idol Project,也推出了所谓的校园偶像的概念。因为不是专业的偶像,所以跳得不是那么好,唱得不是那么好,这都没有太大关系,也不用惧怕什么流言蜚语恶意中伤,更不用考虑太多现实的问题比如生计和运营方面的种种。所以作为“校园偶像”,她们所面对的所谓困难和挫折比起隔壁的偶像大师也好WUG也好,显得有点渺小,与其说是偶像的故事,不如更像是大家通过努力和热情来实现心中梦想的纯粹的青春物语(所以很多人即使对偶像没什么兴趣,也会喜欢上这部动画吧)。不过校园偶像也是有特别之处的,虽然本身偶像生命就不过是人生长河中的一瞬,但能当校园偶像的时间更是有限,短则一年,长则三年,可能刚登上心目中那个光辉的舞台,故事的大幕就要落下。LL的动画里在描绘了众人的成长的同时也明确提到了名为“校园偶像“的故事的落幕,三年生的毕业,这是μ's作为校园偶像不得不面对的问题,也是即使过了10年依然17岁依然拥有光明未来的天海春香们暂时还不会去考虑的问题。偶像大师剧场版里制作人问春香:“10年后的天海春香会是什么样子呢?”虽然剧中没有给出答案,但我相信正如台上的中村绘里子老师和她的小伙伴们即使过了10年依然在台上那么有精神一样,27岁的天海春香应该还是那个热血、温柔、勇敢、善良时不时会平地摔的偶像,依然每天和自己心爱的千早互相扶持,带领着其他伙伴和自己的后辈们为了梦想而奋斗,既要担心自己的饮食起居,也要担心杂志上的流言蜚语,她们在台上是偶像,下了台之后是随处可见的趁着超市大减价采购生活用品的普通女孩,她们或许已经成为了Top Idol,但前方等待着她们的是更加闪闪发光的舞台。但高坂穗乃果27岁的时候说不定就是穗村老板娘了,小鸟成了设计师,海未继承了家里的道场,真姬如父母所愿变成了一名医生,花阳当上了老师,凛开了家拉面店,绘里开了个舞蹈教室,希成了自由职业者,而妮可则圆了自己的偶像梦,成为九人里唯一还在舞台上活跃的。对于她们来说,曾经作为μ's成员的那一年,是她们人生中绚烂的一页,也是早已远去的美好的梦。

这里不妨借用那个德井也好绘希花园也好都提过的那个的脑洞,这支名为“音乃木坂学院棒球部”的队伍从热爱棒球的穗乃果和他的两个个性迥异的青梅竹马海未光和琴里宏开始,逐渐将成员集齐,其中有决定放弃棒球成为医生的大少爷真纪,憧憬棒球却没勇气加入球队的温柔少年花阳次,喜欢拉面的元气短发男生凛太郎,曾经为了甲子园努力却未能成功的前棒球队队长妮可太,最喜欢学校却始终无法对自己坦诚的前王牌投手绘理彦,还有最初就期待着这群人集合在一起创造一段青春回忆的神神秘秘的希。LoveLive!大赛是那支默默无闻的棒球队所憧憬的甲子园,他们一边喊着“音乃木坂学院棒球部,Play Ball”一边高歌猛进,路上有汗水有泪水,有成功有失败,有友情有基情,最终踏上了梦寐以求的舞台并夺得了冠军,面对队中三年生即将退役的问题,功成名就的众人一般思想斗争后决定将棒球队解散,将未来托付给后来者们,而自己就作为一段传奇留在了整个高中棒球界的历史长河中……(这么一想LL动画这套路不就是热血运动漫么?)每年进军甲子园的热血男儿多数最后都不会成为职业球员,对他们而言更重要的是在那片梦想的场地上挥洒汗水,及时行乐,实现他们青春的价值。而正如他们一样,校园偶像这种存在正因为自己的时间有限,也正因为自己的本体只是学生而非专业偶像,所以不用畏惧任何现实的要素,九个人聚到一起,尽情地挥洒汗水,尽情地讴歌青春,尽情地交朋友,尽情地笑,尽情地哭,尽情地歌唱,尽情地舞蹈,无需背负烦恼,朝着梦想中的那个光辉舞台不断前进,然后在自己的顶点迎来谢幕,至于这中间的艰辛苦痛,以及这一步一步的征程,乃至于未来将发生什么,不用去提及,只需要最后在观众的心目中留下名为μ‘s这一校园偶像的独一无二的故事就好,或许比起那个LoveLive!优胜的大旗,这长达26话的青春物语才是高坂穗乃果们心目中理想的μ’s本身吧。


“Ah!「もしも」は欲しくないけど
「もっと」は好きAngel
明日じゃない
大事なときは今なんだと気がついて
こころの羽ばたきはとまらない”


我是带着类似于“LL在动画里面只能算是女孩子打打闹闹,但是这个组合走出来以后就真的是偶像了”的想法飞去香港看了剧场版的。剧场版动画全长107分钟,去掉正式开始前的广告部分大概100分钟左右,大体分成去美国的故事和回国后的故事两段,再细分一点的话大致是以一年生,三年生,二年生曲的插入时间分成4集TV 动画的长度,所以叙事上的支离破碎也好,各种剧情突兀转折也好,看的时候也能有所体会。现在看来就像是欺诈的剧场版PV里所描绘的海外之行最后在正片里只占了一半的篇幅,这无疑让那些以为是又一部轻音剧场版的人有点意外,而剧中那位女歌手的存在也让大家浮想联翩引发了种种脑洞。剧情的话总体评价就是中规中矩仁者见仁智者见智,正如某位朋友说的“比起写10000字的感想,还是写10000字的批评更容易些”,强行搞笑,强行煽情,强行插歌,强行展开,强行讲大道理,TV动画的一切缺点在这部剧场版中表现得淋漓尽致。一刷完成后小伙伴们也纷纷表示节奏好奇怪,或者是没TV动画好看。或许客观从质量上而言,正如LL的TV动画在“中立观众”心目中不如那部令很多P为之自豪的11年偶像大师动画一样,这部LL的剧场版或许也不能让很多带着期待和好奇心前来电影院的普通观众甚至部分LLer感到满意吧。

虽然剧场版信息量很大,但真的说起来也就是一个简单的故事。原先应该在TV动画二期就结束的μ’s的故事因为一条短信和一封美国的来信得以继续扯了下去,看剧场版前半部分的时候我们也像是成员那样沉浸在来到新天地的兴奋与好奇中,随着她们共同心潮澎湃,甚至忘记了她们组合的解散已经是决定好的事,直到绘里无意的提起才让她们回过神来,果果因为乘错地铁遇到了谜一般的女歌手,一番神神叨叨的对话引发了她自己关于是否真的要解散μ’s的思考,回国后的种种遭遇让她们对于自己之前作出的决定产生了动摇,经过种种波折后μ’s众人做出了自己的选择,而这一选择,将整个剧场版的故事推向最终高潮,也让整个μ’s的故事迎来终点。虽然不知道日后SID小说会不会被改编成OVA动画拿来继续骗钱,但即使真的出了,高坂穗乃果们的故事已经于剧场版最后落下帷幕也是不争的事实。这无疑也加深了部分人为了现实中的μ’s是否也要随之落幕产生的担忧。一时之间不管是看了剧场版的人也好,没有看剧场版只是看了剧透的人也好都在讨论6th会不会就是最后一场Live的问题,很多人都把自己当做运营在各个平台上指点江山,激扬文字,或积极或消极,分析着种种的蛛丝马迹,想着能够那迷雾重重的未来,于是也有好几篇让人看了哭笑不得的分析μ’s会不会解散的文章应运而生,一时之间让人有种首页乌烟瘴气之感。诚然μ’s也好企划本身也好的茁壮成长离不开低门槛带来的海纳百川的包容度,而因此带来的部分不成熟的粉丝或是口号粉丝的大量涌入也无疑让组合风评受害,可谓成也萧何败也萧何,不过因为自己也是跟风狗的一员而且对过多讨论这些没兴趣,所以就不多展开了。虽然说剧场版有种种缺点和不尽人意的地方,但我依然没觉得自己的机票住宿费打了水漂,原因很简单:这是LoveLive!的剧场版。

去香港之前就有朋友对我说别过多期待剧场版,当然也有朋友说请尽情享受剧场版,现在看来他们都没说错。剧场版的她们一如既往地个性鲜明,青春活力,同样也时不时地表现略显浮夸(比如海未的抽鬼牌和耍脾气,但是她迎接果果那段先棒子后糖我很喜欢),种种CP的发糖良心不已(比如凛花在宾馆里那一幕真的是看得人都要化了,而不幸正式成为了总受的真姬在音乐室和翼的那一幕互动也令人笑个不停),制作组也很懂地或强行或巧妙地加入了很多或许只有LLer会露出微笑的梗(睡衣也好,枕头也好,妈妈live也好,还有开场时staff表,九人箱子的颜色,小鸟的水,真姬的饮料和那张宣传海报),当然还有一如既往不能细想的剧情(跑到国外集体不用手机人丢了只能指望好心路人,只花一天就布置了那么华丽的会场,还包括一个月不到的时间里能去次美国,回来还遇到这么多事,再召集这么多人开大规模Live)。最重要的是,这部剧场版依然有着让那些对于这个组合抱有一定感情又有一定了解的人能有所触动的魅力。刷了六周目剧场版,几乎每一周目都会一些让自己鼻子一酸的地方,而且多数时候并不是同一个地方,或者是一句歌词,或者是一句台词,又或者只是一个微笑或者对视的眼神,正如不少粉丝所说的,这个组合的确对泪腺不太友好,稍微松懈下就会被这种看似无理取闹但会不经意间在心中激起波澜的剧情给吸引。所以说这是一部不算好看的剧场版,但对部分人来说却是愿意去一遍又一遍地刷个十次或者更多的剧场版(虽然也有很大一部分是为了特典),这也是一部我们熟悉又陌生的剧场版,陌生的是她们居然背负起了提携后人的重担,化作连接拥有μ’s的现在和失去μ’s的未来的桥梁,告诉粉丝们“你看还有那么多厉害的校园偶像”,这或许是隔壁的天海春香和中村绘里子们一直在做的事情,也是现实中的新田惠海们之后可能会不得不做的事情,却不是单纯的“校园偶像”μ’s必须去做的事情,也难怪会有朋友发出“宁愿抽到喷水泉也不想抽到列队欢迎的胶片”的感慨。但她们热诚,努力,坚定,无惧挑战,想到就做,虽然会受到周围的影响,却能最终遵从自己内心的选择,她们不断成长,不断前进,并在最闪耀的时候用最μ’s的方式让自己的故事落下帷幕,不让青春留下悔恨。这是两季动画乃至组合成立以来即使人物设定性格几经变更都未曾改变的,那些粉丝们再也熟悉不过的特质。当然最重要的是,无论这剧情多么支离破碎,多么不可理喻,多么无法预测,只要看到那九名我们发自内心喜爱的少女们在屏幕上歌唱,舞蹈,挥洒青春,或许就真的“どうでもいい”了吧。



“ありがとうって思うヒマがないほど
びっくりしたままで ?←HEARTBEAT(ハテナハートビート)
幸せは突然すぎるときっと
ハテナから先へとなかなか進めない
さあ、どうしよう?
これからさあ、どしよう?”


虽说动画中μ’s归国后人气一下子爆棚看上去有些扯,但回过头想想一期动画之后μ’s在日本的人气那迅猛增长之势,也有一种让人目瞪口呆的感觉。从Tokyo Dome City Hall到SSA的stadium mode,她们只花了两年,剧场版的三张CD达成金唱片成就,也就花了不到一个月。虽说在最初的两年半里她们早已经为了自己日后的爆发积攒了不少资本,但如今这个最初发源于电击G‘s magazine的读者参与型企划能火成这样,恐怕是三家人当初都想象不到的。当初企划启动时的因为那句“传说开幕”,网上大家都抱着取笑的态度将其称为“传说(笑)”,却不想这原本只是为了宣传效果而许下的豪言壮语真的一语成谶。动画里的μ’s只是校园偶像,但动画外的九名声优通过自己的努力成为了我们心目中如假包换的真正的偶像,如今已经迈过第五年的她们不再是向着未来start dash的初心者,也不是那个不为人知的no brand girls,她们已经站上了那个当初唱出那句“まだゴールじゃない”时曾经梦想过的舞台,比起始终在为追求顶级偶像这一梦想不懈奋斗的天海春香们,μ’s已经实现了她们的那个不算远大却曾经不敢想象的梦想。她们既是动画中的高坂穗乃果们,也是现实生活中的新田惠海们,她们从动画里走了出来,却又回到动画中,不仅仅是角色的个性影响了她们在舞台上的表现,她们也将自己的个性赋予了角色(虽然我觉得海未的颜艺不属于此类),这也是为什么很多人在看过真人Live后去重温动画后会觉得原先平淡无奇的地方突然变得十分动人,这种制作方的有意为之,也成为了这个组合为人所津津乐道的特质之一。她们一直在满足着粉丝们寄予的种种期望,更多时候还会超过粉丝们的期望。那如同剧场版中的μ’s一样取得了远超自己预期成就的现实生活中的μ’s,她们的未来会是怎么样的呢?她们的心里又会是怎么想的呢?而她们所将做出的选择又是否会如同剧场版一样呢?不少人看着剧场版的μ’s,却不禁担心起了现实中的μ’s。

虽说有点杞人忧天的味道,但的确5th至今的种种事情无不加深着粉丝们心里的那种莫须有的恐惧之情,已经是老生常谈的南条的膝盖也好,各人越来越繁忙的个人事务也好,迟迟不公布的7单也好,至今没有准信的6th Live也好,当然还有那个“生不逢时”以至于成为一些人的眼中钉的新企划LLSS。这一切都让粉丝们忧心忡忡,而这部以μ’s解散为结局的剧场版无非是将这种恐惧再次放大了罢了。既然一直都那么同步过来了,会不会就连这结局也同步一下,直接让她们在这个人气顶峰开个Live迎来解散顺便推下新人?如果不趁着解散是不是μ’s就要就此走下坡路了所以应该功成身退?对比爱马仕10年那种细水长流,LL这边熬了两年熬出头突然就变得急功近利了,是不是运营早就忘了初心应该悬崖勒马从头开始了呢?对此我的答案是:不知道。正如我们永远不会知道南条选择不参加New Year Love Live的真正原因一样,我们能做的只是根据各种蛛丝马迹进行合理的猜想。那就随便猜想下吧,μ’s如果真的在6th上宣布这就是最后一场Live,然后大家各自以个人名义在这个业界继续打拼努力,或者有些干脆嫁人生子当家庭主妇,迎来自己的新生活。有人觉得粉丝们会暴动,但过往无数的事例也告诉我们这种担心本身就是不必要的,或许大家一开始会诧异、悲伤、疑惑、愤怒,就像生活的一部分被抽走那样不知所措,可能也会有种种的揣测和想法,说不定现在的种种“μ’s会不会解散”就标题换成“分析μ’s解散的原因”再次粉墨登场,多少所谓的“一生推”都会觉得世界末日了再也不想爱了……但无论当时闹得多么盛嚣尘上,最终时光流逝,大家还是会平静下来各回各家各推各人,或者转身就投入新企划或者别的偶像组合的怀抱,当然开点玩笑说不定也有人借此脱宅也说不定(“看完这场Live我就回老家和内田彩结婚了”)。旧的不去新的不来,这是万事万物的规律,虽然对一些人来说要找到下一个能像μ’s这样让自己这么喜欢的事物需要很长一段时间,甚至再也找寻不到,但因为μ’s离去所空出来的这块区域总会被新的东西们填上。就算没有了μ’s,太阳一样会升起,物价一样会上涨,母亲一样会催着儿子找对象,安艺伦也一样无法和多年的知己波岛伊织终成眷属。其实看完第二季,多数粉丝们其实早就对于自己会有一天看到动画外的那九个人像动画中那样宣告解散有所预感,不如说大家的焦躁与其说是害怕解散,不如说可能只是单纯希望她们能够给个明确的答案,无论那个答案是“七单制作决定”还是“6 th将是μ’s最后一次Live”。只是那个每次都能及时响应他们期望的μ’s,这一次却迟迟没有发声。不过答案迟早是要给出的,但又不能轻易决定,毕竟决定是否解散这件事比起考虑当前粉丝们的期待和要求,还有更多“大人们的考量”。正如动画里的μ’s那样,面对自己不曾预想到的空前绝后的人气,运营方也好她们也好反而有种被停在杠头进退不能的感觉。或许那句“接下来要怎么办”的歌词,也正是困扰了他们许久的问题,这不是这个企划迈入第五个年头才产生的问题,从一票难求的3rd开始,他们或许已经预想到了这一天,而那个让大家褒贬不一的剧场版后半部,可能就是那个他们经过冥思苦想后所给出的那个遮遮掩掩、任人自行想象的答案吧。


“心はひとつ 同じキセキをみんな夢見て踊る
そんなラブライブ!”


再来讲另一个LoveLive!的故事吧,不是音乃木坂学园的那个名为μ’s的组合从结成到参赛到解散的青春校园故事,而是九名声优们花了五年时光,用汗水和泪水浇灌了自己的名为梦想的故事。从最初的冷嘲热讽一路走到光辉的舞台,这是一条清晰可见的轨迹。对于高坂穗乃果而言,μ's不过是高中生涯中的一年罢了,但对于新田惠海而言,这是一段已经迈入第六年的旅程,五年前她只是S社的新人歌手和新人声优,连个昵称都没有,能够和在TP樱配音现场认识的同样新人的三森坐在咖啡馆里悠闲地畅想自己的未来,但现在她们已经各自能够独自站在ASL的舞台上畅谈过去的事情。而所在的这个称为μ's的组合已经是能够在27000名观众面前开两日个人Live的可怕存在,但同时她们却也被工作压得喘不过气,而繁忙的一天到家后,在外光鲜亮丽众人追捧的她们却也同样要为家务琐事发愁。她们经历过一单434张的惨淡销量,也为三单Oricon 日排名39位的成绩兴奋不已,而如今她们已经成功将Oricon周冠收入囊中。改变的是所处的位置,但不变的是艰苦的排练(甚至排练过程中的各种伤痛也是家常便饭)和成为顶级偶像的梦想,她们的背后既有运营不懈的支持,也有一直追随左右的粉丝。WUG中有大田君和他愉快的伙伴们,IMAS里也有一直支持着律子的小青椒这样的存在。相比之下LoveLive!两季动画中对于粉丝的描写的确有所不足,三个神路人比起粉丝更像是她们的staff,硬要说粉丝的话也只有那些没有过多加以刻画的同学们了吧,不过比起动画里给予μ’s帮助的同学们,现实生活中的μ's粉丝无疑更真实,故事也无疑更丰富,随便翻翻过去的番组,那些熟悉的名字和他们或温暖或有趣的文字到处可见,而1700人的横滨Blitz,2012夏天的SSA,2012秋天的电击20周年Live,他们都用自己的实际行动留下了自己的故事,他们中的一些人从高中生变成大学生,也有人始终工作活动两不误。有些人在中途就因为各种原因早早退场,以至于未能见证自己漫长守护的回报,也有人相伴至今,方能在FMT中被问到“有没有人参加了1st live”抑或”有没有人买了当初C78限定1单”的时候举起自己的手,接受全场尊敬的目光。她们的故事也好,她们的粉丝的故事也好,无疑比起那个美好得无法直视的动画来得更真实,更曲折,某种意义上更炫目。她们自己的经历比起高坂穗乃果和园田海未,可能更像天海春香和如月千早,所以当她们和真正的天海春香、如月千早们手拉手一起站在舞台上唱着彼此的歌曲时,那些同时喜欢着这两个组合的粉丝们即使只是看着文字直播,便也会激动得无法自已,恨不得立刻穿越到半年后的购入BD欣赏吧。

正因为这种不同,动画中那个只有一年青春的μ’s的解散对于这个在我们生活的世界中走过了五年时光的组合的未来或许并没有任何参考价值。只要运营不想解散,而且她们的确能跳的动的话,那些忠诚的粉丝们自然也乐于为了看她们再跳五年散尽钱财。当然现在的种种迹象都在提醒我们:这个有些人用腿喜欢,有些人用手喜欢,有些人用嘴喜欢,还有更多人用日元喜欢她们的组合的故事,或许真的可以落下帷幕了。我不懂分析,不懂运营,对于是否解散这个问题,只是感性地希望能够尽可能尊重那九个人的意见和想法,而非只凭商业考量想趁机再捞一把抑或是因为粉丝们希望能一直见证她们的荣光而不顾实际情况强行延命或者强行腰斩,正如剧场版的南大鸟们想要让那个本该在出国前就解散的μ’s继续作为偶像活动下去那样,无疑会显得有些无理取闹,若是头脑发热弄出又一个对企划负面影响不亚于“918事件”之于偶像大师的事情,无疑也会是大家不想看到的。她们自己最清楚自己的状况,而她们只要还想在舞台上呆上一天,我就愿意追随她们一天。就算她们已经气踹吁吁,一身伤病,但只要她们毅然决然缠着胶布踏上舞台,我还是会一边心疼一边挥舞着荧光棒,而当她们真的累了够了下定决心想让这段故事在最美的时候画上句号,我也会默默祝福她们接下去身体健康,一帆风顺,然后转过身去擦干眼泪。私以为能替μ’s是否解散作最终决定的,只有μ’s自己和陪伴她们走过五年时光的staff们,既不该是最上面那个高高在上整天只和数据报表中和μ’s打交道的“上面的人”,也不是在台下挥洒着汗水和泪水看着μ’s在舞台上发光发热却不能替她们承担伤痛的粉丝们。无论最后她们是以最完美的演出谢幕退役,还是用那么不完美的方式退出舞台,我所能做的只是见证到那一天罢了。毕竟当初她们在面对无人的礼堂毅然决定翩翩起舞时我没有注意到她们,她们遭遇暴雨高烧倒下时我没有在乎她们,而她们一路凭借努力和运气挺了过来从丑小鸭变成了白天鹅受到万众瞩目时我才注意到她们,经过一番交往后成为其裙下之臣,所以我没权利去过多干涉她们那早已展翅高飞而我却无法触及的梦想了,无论最后梦想的终点是云端还是地面,我能做的只是见证抵达终点那一瞬间。至于悲伤,感慨,悔恨……就等那之后再说吧。这是一段从出发时终点已经决定好的旅程,尤其是比起隔壁那段已经走过了十个年头却注定还会再走下一个十年的765pro,可能我所选择的这段旅程的终点还格外地近,作为中途加入的人,虽然没有义务要陪伴到最后,但是那些在旅程开始时陪伴着她们,最终却遗憾地未能坚持到底的人们所错过的那些无论是美好的还是不尽如意的风景,我想替他们看完吧。所以现在也没空想着旅程结束后怎么办,只是想和她们还有那些已经陪她们走了五年的人一起,先把眼前的路走好罢了。毕竟她们可是那个已经创造了五年而在今后也随时都会不断创造出新的故事的组合,是那个让大家一起歌唱、一起舞蹈、见证美梦、见证奇迹的那个企划LoveLive!的第一个组合。她们的梦想虽已逐渐成型,所能回应的期待可能也会越来越少,但至少我们还未抵达那看得见却仍摸不着的终点,前方一定还有更有趣的东西在等着我,与其闭上眼睛沉浸在错失过去的遗憾中,我更想目不转睛地注视着她们下一刻的身姿。


“二歩目はしっかりと 三歩目は大胆に
おそれず行けそうな予感でダンス”


用这句歌词的原因看了电影的多半能猜到,SDS是剧场版的倒数第二首歌,μ’s、没有成员姓新井的A-Rise以及其余的校园偶像在一起尽情舞蹈。用剧中穗乃果的话来说的话,这是一首“让大家知道校园偶像有多棒”的歌。歌是好歌,结合画面更棒,不过μ’s所做的聚集其他校园偶像一起开演唱会这件事却让人议论纷纷。既有人觉得这是企划薪火相承,让大家的目光从μ’s回到整个LoveLive!企划中,μ’s象征着企划的现在,而其他人象征着未来,即使μ’s解散了,名为LoveLive!的故事仍将继续;也有人觉得这是运营强行给观众说教,希望大家照顾μ’s之余也能照顾照顾别的校园偶像,以至于μ’s的所作所为在他们眼里也无比违和,甚至发出了“宁愿要喷泉也不想要列队那幕胶片”的声音。对我而言,或许她们是这个名为LoveLive!的企划中的普罗米修斯,她们为那些即将步她们后尘的少女们带去了名为“School Idol”的火种,这是她们用自己的五年时光换来的,欢笑的背后是无数的泪水,成功的背后是无数的挫折,所有的“白手起家”背后都有着许多不足为人道的辛酸秘史,她们用自己的付出灌溉出的名为“μ’s”的参天大树,为那些刚刚发芽的小树苗们遮风挡雨,让其更好地成长。但这种事情本不该是动画中主旨“挥洒汗水,激扬青春”的那个及时行乐的校园偶像μ’s所需要做的事,毕竟就算是甲子园的冠军,也无需担负起将所有憧憬着甲子园的热血男儿带去那片梦中场地的重任吧。μ’s最初成立之时只是为了拯救濒临废校的学校,而这在第一季实现了,而错失第一届LoveLive!大赛的遗憾也在第二季得以弥补,可以说μ’s的心愿已经全部达成了,作为校园偶像,她们只要尽情欢笑、尽情歌唱、尽情舞蹈,将青春最闪耀的那瞬间记录下来就好了,至于如何让LoveLive!大赛能成功在秋叶原巨蛋举行这种事,应该是主办方所考虑的,而非前任冠军μ’s不得不背负的责任,而踏上巨蛋本身也并非她们的梦想,即使到了最后,她们也只是为“能让LoveLive!大会在秋叶原巨蛋成功举行”这个借由“大人们”的愿望而衍生出的“梦想”四处奔波,组织这场全部校园偶像参与的这场全民Live在某些人眼里也有些强行推销别的组合的味道。但不妨把这想成:即使终有一天μ’s迎来解散,但由μ’s所赋予灵魂的校园偶像精神会一直由后来者继承下去,所以请不要为了即将到来的离别而悲伤,明日もよろしくね,まだゴールじゃない。无论这是她们自己想传达的,还是运营借着她们想传达的,就把这当成她们对我们这些冥顽不灵的观众们所提的小小的要求吧,或者这样一想,听着这首说是群魔乱舞也好热热闹闹也好充满对未来的希冀也好的歌想到即将来到的未来时,心里能少些阴霾,多些sunshine。

Lantis的社长曾经提过:“LoveLive!会是一个长期企划”,所以自然这段故事不会在μ’s这里结束,正如天海春香用了6年等来了不算正统接班人但同样拥有美丽笑容的岛村卯月,用了8年等来了“765的未来”春日未来一样,高坂穗乃果也在今年迎来了那个想让学校变得更热闹的高海千歌。旧的不去新的不来,老人们终究不会在舞台上一直舞蹈下去,而作为一个准备长期发展的企划,后续组合的成立也是不可避免的,她们能走出怎么样一条拥有自己特色的道路,她们和前辈们将擦出什么样的火花,无疑也是企划的粉丝们十分期待的。我们不妨先看看隔壁偶像大师的故事吧,经过几年的茁壮成长,偶像大师灰姑娘和Million Live的大桥彩香和山崎遥们现在已经逐渐能够独当一面,除了那些从本家转移过来的粉丝之外,她们还靠自己的力量吸引了许多原先对偶像大师这个企划并没有什么兴趣的人。打江山难,守江山自然也不容易,她们在前辈们的关怀中逐渐羽翼丰满(比如Million Live 2nd在关系者席上疯狂挥舞荧光棒,还在音响出问题时领唱的アサミンゴスP),也在自己的汗水和笑容中稳步前进,尤其是两位领军人物在台上已经俨然有了中村先生那样的气势。福原绫香当年偶像大师八周年巡回登台演唱never say never时曾一度痛哭失声,靠着在场的P们的鼓励才唱了下去。两年后的西武巨蛋舞台上,她已经能够面对西武巨蛋三万多名观众放声歌唱,在她身旁的是当年一起登台的接受前辈们“关照”的田所梓。而本家的前辈们自然也不甘人后,中村绘里子、今井麻美、下田麻美、平田宏美、钉宫理惠、高桥智秋这六个10年来始终进退与共的人合唱的那曲my song也让无数在场的观众泪如雨下。当然那由浅仓、五十岚、木户三人演绎的あんずのうた自然也让人捧腹大笑。结果那场很多人原以为这会是一场本家落下帷幕,后辈们接过那面大旗的10周年Live,可真的当帷幕拉开众人登台,老组合有老组合的感动,新组合有新组合的活力,而新老组合的互动则又迸发出与众不同的魅力,完全感受不到任何要结束的氛围,而Dreaming的PV里那句“The future of 765pro is right there.”更是让人感受到了企划再战10年的决心。

说实话Sunshine企划推出的时间点和氛围实在有些不巧,一是动画中μ’s因为要坚持当校园偶像而选择在最闪耀的一刻走下舞台,二是现实中的μ’s因为高强度的工作和排练出现各种伤病,三是企划虽已走过五年时光,但多数粉丝认识这个组合也不过是动画后的两年多时间。所以sunshine就成为了部分不理智的人的出气桶,莫名其妙地背上了“推新组合就是要把μ’s打入冷宫了”的锅,乃至于一单PV出了之后也遭遇了些不明不白的抵制,相比μ’s当初受到的冷嘲热讽是来自部分不可一世的日升黑和偶像大师厨,sunshine受到的抨击却多数来自自己人,这虽然不难理解,却让人有些哭笑不得。很多人说运营再次推了九个新人(虽然有小宫有纱这样有一定履历的,但好几位真的是履历上一片空白)是在重演五年前的历史,却不知在这个企划已经变成庞然大物的当下,桃李不言下自成蹊,sunshine的九个人不管之前是什么身份,什么背景,只要站在舞台前,就不得不接受数万参与了5th的乃至十数万喜爱这个企划的LLer的注目。那九人的一举一动都不可避免地会被一些顽固的粉丝拿去和μ's的九人去比较,企划今非昔比的规模和那些过去关于μ’s的光荣历史反而成了新组合身上最大的枷锁,这既是不少粉丝们心中绕不过的魔障,更是九名新人将在很长一段时间里所背负的重担。所谓的原罪,大抵就是如此。但正如某位朋友所说的:“Sunshine如果能凭借自己独特的魅力来征服观众赢得人气就好了,而我会暂时祝福并关注这个组合”,隔壁的灰姑娘和剧场组们做到的事情,我相信sunshine的女孩们也能做到。当然如果实在觉得sunshine怎么看怎么不顺眼,那就继续好好地看着眼前自己喜欢的μ’s,虽然可能离别近在眼前,但故事正式落幕之前,她们一定还会为我们奉献毕生难忘的演出吧。衷心祝福sunshine也能像前辈们那样在粉丝们的支持下越走越好,将最精彩的故事展现在大家眼前。也愿μ’s能够继续在这个光辉的舞台上尽情舞蹈。如果有机会的话,我还是很乐意看到6th时高海千歌们能出现在舞台上,然后与高坂穗乃果们合唱一首SDS的。


“だって可能性感じたんだ
そうだ…ススメ!
後悔したくない 目の前に
僕らの道がある”


“Ah! ほのかな予感から始まり
Ah! 希望が星空駈けて
花を咲かせるにっこリ笑顔は
ずっと同じさ 友情の笑顔”


“看了剧场版之后,就能明白为什么仆光卖得那么好了”这是我在网上看到一条关于剧场版的评价。僕たちはひとつの光,这是动画中μ’s所演唱的最后首歌,歌名一共九个字,歌词也将九个人的名字放了进去,再加上整首歌处处和之前所出歌曲的前后呼应,再配合九人Live的画面和演出……这首将K-ON从角色名义单曲第一名拉下马的剧场版片尾曲可能是整部剧场版唯一能让那些挑剔的观众找不出喷点的地方。许多人即使看了数十遍剧场版对台词都能倒背如流,但是当那熟悉的仆光旋律响起,他们的眼泪还是会不由自主地掉下来。这是只属于μ’s九个人的歌,也是μ’s的九个人送给所有喜欢着μ’s的人们的歌,这既是她们向粉丝们诉说的故事,也是她们对粉丝们诚挚的心声,关于这首歌任何感想都是多余的,再好的文笔也无法描绘看着她们伴着歌声在眼前舞动的心动,无法表现看着熟悉的“LoveLive!School Idol Project”出现在屏幕上的激动,无法述说看着草地上的那九件练习服的百感交集,无法写出看着演职人员表里那一个个熟悉的名字飘过时的感动。既然没有能力写感想,那就还是说故事吧,那九个人的故事观众早已听腻,于是请允许我少许僭越,来用这首歌讲一个普通的LLer和一群同样普通的LLer们再也普通不过的故事吧。

故事从umamiko开始说起,Miko除了是个来打厨外,更很早就是G‘s magazine的读者参与型企划爱好者,妹妹公主的咲耶妹妹,欢乐课程的一文字老师,Milky Season的野々花学姐,双恋里的一条堇子和白钟双树,惊爆草莓里的花园静马,皇家新娘里的滨木绵,Baby Princess里的海晴……各式各样的企划和各式各样的角色让他倾心不已,而这其中他尤其喜欢妹妹公主,还专门制作了自己的情报和感想网站。因为妹妹公主的关系,他也一跃成为公野樱子老师的信者,对于老师所参与的各个企划他也都好评有加。每逢Comike他都会尽量抽出时间从名古屋上京采购(还有过带病远征结果到了东京因病倒下而错过C67第一日的惨痛回忆),顺便借机和那些在网上早已熟识的同好们召开线下会。所以当他在G’s magazine上看到由自己喜爱的公野樱子老师执笔的LoveLive!企划时,心中的惊喜自不用说,对他而言,LoveLive!相比之前的多数读者参与型企划有个最显著的特点:企划中读者只是作为一介粉丝给她们出谋划策,唯一能决定的也就是组合名和自己喜欢的成员的排名,而自己却不亲身参与在剧情当中。在这之前的惊爆草莓中,虽然读者也不在故事中出现,但依然能够用“哥哥”的身份来影响三位女主的言行,进而参与到整个故事的撰写。这种新奇感无疑更加剧了他对这个新企划的兴趣,不仅立刻入手了在现在已经是天价的一单,还喜欢上了那个还是茶色头发的未来想要当脑科医生的西木野真姬。而当声优公布后,他自然也爱屋及乌地成为了Pile的粉丝,在直接给杂志投稿表达对真姬的喜爱之余,他也成为了当时Pile的博客下不多的留言者之一。早期的LoveLive!并没有太多粉丝,粉丝们的名字也还只是LoveLive部员,而在C78和正式发售后初期购买一单的,除了G’s和公野老师的信者、日升八组的信者、Staff及声优的亲友之外,只有少部分抱着投机心态的倒卖厨。声优公布之后,有些人冲着内田彩,MH的两位,还有大名鼎鼎的fripSide主唱也加入了粉丝的行列。不过当时官方也没有像样的活动组织,粉丝们基本各自为战,当然因为九名声优在LL企划之外还有些别的工作,所以他们有时会将战场转移到别的地方,比如经常在新田和三森主持的T.P樱里,有名叫roid的三森推兼海未粉的名字就经常出现。2011年1月22日的青空Night,因为三森和新田会作为嘉宾出场,不少LoveLive部员包括miko都不约而至地来到现场,网上也有好事者组织了线下会,他们除了在活动上目睹当时正打得火热的三森新田放闪之外,或是顺路去拜访了穗乃果家原型的日式点心店竹村,或是去UDX模仿了一下发售时值一个月的Snow Halation封面的人物动作,或是无聊地在所谓的LoveLive!自动扶梯上上上下下了好几次。对当时的他们来说,LoveLive!只是一个当他们对别人提起时会被问“是不是就是那个写了妹妹公主和惊爆草莓的公野老师执笔的?”的普通企划,九名声优里作为声优小有名气的也只有内田彩和南条爱乃,硬要说的话再加上几个月前刚因为ASL上那首载歌载舞的雨上がりのミライ和有趣的一季动画引来不少人关注的三森和德井。更不用说当时偶像大师的业界地位即使经历了惨痛的918事件依然固若金汤,同为偶像企划的LoveLive!在各方面都免不得被拿来比较批判。当然也有一些豁达的偶像大师或是其他声优组合的粉丝却对这个新生企划产生了兴趣,变成了两边都喜欢的骑墙派,当时还在读高中的kamesaki是一个sphere厨,他听了那曲出色的snow halation之后他们为之所打动,转而成为了一名LoveLive部员。而身为G’s读者参与型企划的忠实粉丝,Miko自然不会忘记给编辑部写信投稿参与各种活动,无论是总选还是组合命名抑或小队起名,他都殚精竭虑,而幸运的他也因为参加活动获得了一张珍贵的全员直笔二单,这是他最重要的宝物。正如当初坐在咖啡厅里畅想未来的新田和三森一样,他也在心中默默地祝福这个公野樱子老师执笔的企划能够像当初的妹妹公主那样变得红红火火,吸引更多人的人投入其中,当然如果他最喜欢的真姬能够在单曲选拔中当上center就再好不过了,只不过这一盼,盼了整整三年。


“μ'sic forever
忘れないで 君と僕の足跡”


“忘れない いつまでも忘れない
こんなにも心がひとつになる
世界を見つけた喜び(ともに)歌おう
最後まで(僕たちはひとつ)”

而随着企划在多个平台开始展开,生放送、杂志栏目、广播的三组人马也都全部开动火力,粉丝们得以有更多机会接触到企划的各个方面,能够看到鸟果海还有嘉宾们在屏幕里演着由公野樱子亲自操刀的容易造成心理创伤的短剧,能够听到妮凛花在广播里嘻嘻哈哈脑洞大开,能够读到希绘姬在杂志上与自己的亲密互动。而伴随小队曲推出而开展的三场见面会更是让他们能够有机会和自己喜欢的声优面对面,当紧张的他们从比他们还紧张的声优们手中接过有亲笔签名和署名的名片后,双方一时都不知开口该说些什么,只能随意寒暄客气几句,等回家之后再通过自己的投稿把那些因为紧张而忘记说的话都一股脑倾诉出来,生放也好广播也好都出现了一些让人想吐槽“怎么又是你”的常客,比如著名的饭田推饭团君。而作为一个真姬厨和Pile厨,当miko知道第二回生放中她将作为嘉宾登场时自然不敢错失良机,而当他的那封“请问Pile様您从歌手转型成声优有什么感想么?请务必告诉我”的投稿被三森在节目中读出来,听到当时还稍显稚嫩的Pile所作的回答时,他自然喜不自禁。不知道几年后当他看到自己钟爱的Pile又变回歌手,出了专辑又开了个唱,而那期节目和她坐在一起的内田彩、新田惠海、三森铃子居然也都纷纷歌手出道,四人还都已经以个人名义登上过ASL的舞台时,脸上又会作何表情呢。

2011年6月,μ’s一年生组的三人以KARIP的名义在ライブ2011Natural Party中出演,这是μ’s成员的初次出征Live,也是粉丝们期盼已久的能看到μ’s成员在舞台上活跃的活动,更是Pile和里P和粉丝们第一次面对面(小鹿之前参加了Printemp的见面会)。一位名叫yanagi的花阳推LoveLive部员突发奇想,决定发起一个以“LoveLIve部员”名义给三人送花篮的募集活动,鉴于当时粉丝寥寥无几,他想着能筹集20000円就好了,却不想吸引到了包括miko在内的总计28名粉丝的参与,而原先只送一个花篮的计划改为了除了向三人一起赠送的花篮之外给每位出演者都送一个以角色代表色为主基调的小花篮。而当看到自己所准备的花篮出现在喜欢的声优的blog上时,每位参与了企划的粉丝尤其是那位主办者都觉得自己的付出获得了回报。这是粉丝们第一次以“LoveLive部员”名义参与的的集体活动,可能也是最后一次,因为那之后的第三期妮凛花广播给这个企划的粉丝们起了一个更朗朗上口的名字,从那天起,他们从LoveLive部员变成了LoveLiver。虽然名字变了,但是yanagi还有之后和他并肩作战的roid还是将花篮一直送了下去,九人集体活动也好,Unit活动也好,专场Live也好,拼盘Live也好,花篮从一个变成了一人一个,从一人一个变成了一人好几个,从一人好几个变成每个CP好几个,不变的只有上面那些熟悉的名字或是那个“ラブライバー一同”。

三单庆功会和之前的课外活动第五回公开录音是μ’s成员第一次集体和粉丝们近距离接触。有幸赴现场参加活动的只有几十人,kamesaki也是其中一员,他更是在抽选会上幸运地抽中了署着他名字的超稀有品——九人直笔签名色纸。而多数人如miko一样被挡在了会场门外,不过有爱的LLer们还是找了家PASELA的party room一边看着nico生放送,一边喝着饮料开自己的“里庆功会”,残酷的总选中报让他们揪心不已,但同时内田彩带着哭腔的发言也好,饭田里穗不甘心的眼泪也好,都让他们看到了声优们对自己所饰演的角色的爱和执着。而当木皿制作人口中说出“μ’s First Live决定”的时候,miko心中的激动自然也不亚于在会场山呼万岁的kamesaki。在接下去的几个月中,他们的生活中多了两件重要的事,一是为喜欢的角色继续投票,争取让她获得出个人solo的机会,至于第二,当然就是抢到这场演唱会的门票了。kamesaki得以成功抢下四张连座,而miko也替自己和友人抢下了门票。当初的Live虽不像现在这样一票难求,但门票在一般贩售开始后依然迅速售罄,一部分动作慢了的粉丝只能四处求票。所幸彼时μ’s还没被太多黄牛盯上,不少人在购买时也会特地多买几张以备万一,所以很多粉丝之间互相原价转让票的故事也都成了美谈。当然官方的活动之外,随着企划展开而衍生的同人活动也都逐渐拉开序幕,一个个LoveLive!相关的同人社团也都建立起来,身为真姬推的miko和身为希推兼自己爱知县老乡的电子学一起建立了一个叫Spiritual Hospital的社团(从名字也能看得出来两人的推),miko负责写文,电子学负责作画。当年尚在襁褓的LoveLive根本没机会开自己的同人only,所以两人在2012年2月26日的公野樱子only“Cherished Princess!”中的“あなたとラブライブ!”小型贩卖会中推出了社团的第一本本子,主题自然是真姬和希。虽说比起现在随处可见的各种画师大大和作者大大,他们显得水平欠佳,但这本本子无疑是凝聚了两人对企划的热情以及对两名角色的爱的力作。毕竟能力有高低,心意无贵贱,更何况它诞生在那个LLer们会被路人问道“你是LoveLive的producer么?”的时代。而当时光走到2015年,LoveLive甚至是其中角色已经成为一个可以独自开Only的企划,CM上LoveLive的摊位更是遍地都是,当年他们种下去的那棵种子,现在早已“亭亭如盖矣”。


“うぶ毛の小鳥たちも

いつか空に羽ばたく

大きな强い翼で飛ぶ”


“小鳥の翼がついに大きくなって
旅立ちの日だよ
遠くへと広がる海の色暖かく
夢の中で描いた絵のようなんだ”


First Live是LLer们第一次集体的盛会,容纳1700人的场地被坐了个满满当当,yanagi和roid一起合作召集了五十多名LLer制作了那个之后在声优们博客中屡次出镜的巨大花篮,而kamesaki和他的楠推友人们一起为可爱的楠田亚衣奈小姐赠送了个人花篮。Miko和好基友电子学坐在一起,和他们一排的还有之后因为miko手机没电而担当起他和别人联系桥梁的roid。当九名声优穿着那身熟悉不已服装在舞台上出现时,他们的心都紧张得提到了嗓子眼,看到那翻飞的裙摆,还有和背后的PV一模一样的舞蹈,仿佛眼前就是九名角色走出了屏幕在眼前舞动一般。而一单,人鱼一,三单的三首热曲也在一开始就将他们的热情全部点燃,三首全体曲之后是小队曲和个人曲,穿着一身成熟风衣服演唱电波曲的BIBI、将“青く透明な私”和“まかまかマカロン”融合在一起的Printemps、还有一身电梯小姐风衣服三人舞蹈能力都广受好评的LilyWhite、新田安定的歌唱力,内田Solo间奏的独白,还有让人忘我地全力挥舞棒子的三森,每组表演都让观众如痴如醉。九人会换上一单宣传海报上那套衣服登场表演几天前刚发售的四单是很多在场的人始料未及的,能在现场看到PV中那可爱的舞蹈还有她们用手比出的心让粉丝们心动不已。而常规部分最后的Snow Halation是在场很多人喜欢上这个企划的契机,明明是一首深沉内敛的曲子,在Live上却变得格外热烈,乃至于加入PPPH都显得毫无违和感,虽然事先并没有过约定,但在进入穗乃果Solo的那一刻,kamesaki还是掰了一根大闪光,而他周围也有不少人和他采取了同样的行动,他当时绝对想不到,这种粉丝自发的行为在日后变成了Live上这首歌的惯例。安可部分的那首愛してるばんざい仿佛就像是为这场Live所定制一般,连带之后的各人感想,让人感慨万分。当然最令他们不能自已的还是出现在大屏幕上的“ラブライブ!シーリズアニメ化決定”,这是他们盼星星盼月亮也希望看到的事情,也是德井在三单庆功会上的一句戏言,却不想一语成谶。随着最后一曲ぼららら,这场令他们毕生难忘的Live落下了帷幕。

还没从参加First Live的兴奋中冷静下来,Miko便又投身到有一年生三人组参与的韩日友好Live中去,比起First Live,这次他能在第二排更近距离地看自己最喜欢的Pile,无论是三人版的一单还是二单都让他兴奋不已,而对于他在台下热烈的应援和欢呼,Pile也会时不时用眼神予以回应,这让他更感受到“能喜欢上真姬喜欢上Pile真是太好了”。购买场贩时他特地买了两张《You is All…》,一张用于保存,而另一张他下决心要用能把盘听坏的程度拼命听,而场贩的三人组体育坐的照片套装自然也加入了他的收藏。最让他感动的是在离场时,Pile和其他演出人员站在演出大厅向所有来场的粉丝们一一问候道别,听到喜爱的人亲口说出的那句“辛苦了,谢谢”能让他远道而来的疲惫全部一扫而空。因为这场Live是在工作日的关系,Miko成了少数得以见证KARIP这个临时组合最后一次登台的LLer,而他许下的希望这个由一年生的声优组成,成员也都是原先在别的业界打拼的交通灯组合(角色色是红黄绿)能有更多活动的机会的愿望最终也没有实现。

此后的武士道Live,12年ASL还有秋天的电击Live,LLer们在台下的应援以及花篮和台上声优们的精彩表演相映成趣,即使是缺少了南条的New Year Love Live,大家也齐心协力将其搞得有声有色,随着单曲销量的水涨船高,名为LLer的粉丝群体也逐渐壮大。而New Year Live后的一期动画也像一把火,一下子使整个企划两年半以来积蓄的能量全部爆发出来。这部某种意义上直到第十集都算平稳展开的动画让不少一路追随企划至今的人都一本满足。大到展现了一年生之间羁绊的第四话,妮可袭来的第五话,以及让无数人沦为鸟厨的Wonder Zone,自然还有在无人的讲堂中翩翩起舞的Start Dash还有九人聚齐后那重制的一单;小到作为KTV BGM的Love Novels,角色时不时让人想起当初一单那个事故介绍的台词,还有让古参们想起那个和声优们开心畅谈的11年夏天的Cure Maid Cafe。而希的那身巫女服更是无数希推们梦寐以求的场景。借着动画的东风,LoveLive也变得越来越红火,越来越多的人得以加入进来成为LLer的一员,3 rd anniversary live变得一票难求,这也成了大家甜蜜的烦恼。

因为动画的红火,13年2月11日召开的第二届あなたとラブライブ!也脱离了公野樱子Only成为了单独的LoveLive!only。Spiritual Hospital也借机推出了自己第二本本子。而同年6月15日第三届也如期召开,这次这个社团出了一本CP合同本,它有一个像是轻小说标题般冗长的名字:《それぞれが好きなカップリングで頑張れるならもうそれでいいんじゃないかなという本》(相信大家都能明白这个标题里的梗)。会想到出CP本源于Miko在推特上的一句“CP合同本不是很有趣么?推特上有10个人赞同的话我就干。”的玩笑,结果转瞬间赞同者就超过十人。自己树的Flag要自己回收,所以他就在推特上广征好友开始了同人志的制作。制作同人志的过程中,前方永远有无数的苦难在等待,尤其是对于Spiritual Hospital这样的无名社团,而那句“楽しいだけじゃない、試されるだろう(わかってる)”歌词也成为了他制作过程中的心情写照。整本本子一共有三十六幅画,之所以选这个数字是因为μ’s的九个人两两CP组合数正好是36,他希望能通过一本本子把那些官方对唱CP也好,同人人气CP也好还有那些冷门CP全部一网打尽。他在本子的后记中写道:“我自己并不对任何特定CP有特别深的感情,不如说更属于只爱着单独角色的人,但是觉得既然存在那么多CP,何不好好享受?所以就想看一本有着所有CP的本子,结果却没找到,于是想到就由自己来找人画吧。”“希望这由26名画师所展现的36个不同的世界能让大家打心底享受其中”。这本本子的画师基本都是Miko桑多年来的友人们,他募集时也并没有对参与人员的绘画水平有过高要求,所以许多图也相当画伯,想必销量也未必优秀。但这种自娱自乐兼容并包的粉丝精神,无疑是后世那些不仅纠结人物CP,就连声优本身也硬是要拿来拉郎配再和持不同意见的人争论一番的人们所该好好学习的吧。可惜在这之后Spiritual Hospital再也没有任何动作,当然这也和之后发生的一系列让人有些遗憾的事有关。


“すれ違ってもわからないくらい
大人になった時に
懐かしさへ変わるのかな…なんて考えてた”


“みんなと出会えたこと嬉しくて
離れたくないよ本当だよ
涙はいらない このまま踊ろう
手を振ってもっと振って”


虽然LoveLive!的动画整体质量算是良好,但是其对人物性格和设定的大幅改动无疑也让某些从一单的Drama开始便与角色相识的人们有所非议,无论是改动最大让人觉得像是换了个人的希和妮可,还是仅仅从茶发变成红发,自恋变成傲娇的真姬,都或多或少引起了粉丝们的不满。虽然有些改动是朝着让角色更受欢迎的方向进行,但之前自己熟悉的角色一下子变成了外形相同内在却完全不同的另一个人这件事还是让不少“原作党”难以接受。之所以说原作党难伺候,自然是因为每个人都有第一印象,而这第一印象却又容易成为让人接受改变的拦路虎。Miko身为真姬厨并不喜欢真姬身上发生的变化,还说出过“茶发的真姬酱在我身旁睡着呢,这个红头发的百合Bitch给我消失吧”这样很过分的气话,比起角色的改变,一直是读者参与型企划爱好者的他更是对动画中μ’s名字的产生耿耿于怀,他坚持LoveLive!身为读者参与型企划,而当初组合名是由读者投票选出的,在动画中也该有所表现,事实上组合名在动画中变成了希的投稿,即使是在漫画里μ’s这个组合名也是由脑子不太好使的穗乃果想出来的。诚然结合动画剧情而言,能在只有三个成员时便预想到会有集齐九人的那一天的也只有在动画里摇身一变,从迷糊少女变成仿佛能未卜先知的略显神棍的东条希,所以组合名由她来定合情合理。于是纠结于此的miko成了不少新参眼中的老顽固,一时之间人们对他议论纷纷,而更让他更感到不愉快的事情是,因为某件事情,只是再普通不过的LLer的一员的他成了许多人眼中的所谓大大,于是他一句小小的抱怨也会弄得沸沸扬扬,有人把他那些关于动画的负面意见作为自己黑动画本身也好黑企划也好的依据。“你们看LoveLive!的动画做得多差,连古参们都感到愤怒了”“你们夸奖有什么用,你看人家miko大大对动画多不满,我很同意他的话”的言论一时甚嚣尘上。而自然也有新入坑不懂事的对他发表的不恰当言论不满的,纷纷“提醒”他“你身为大大发表这种言论是不是不恰当?”“我看错你了,原来大大你是这样的人,你说到底还不是为了自己”。当然最不幸的事莫过于人心叵测,在大家都为了抽到4th live的入场券而焦头烂额的时候,有好事者造谣说一介古参的miko能够无偿获得关系者票,可是他几年来从官方所得也不过只有那张全员签名的二单CD,每次Live的票也是自己拼尽全力抢到或者通过努力买买买而抽到的,这让他百口难辩。

于是当动画二期播出时,人们纷纷发现不知何时起,miko已经连同他的推特账号也好博客账号也好一起在网上消失。当好事者用推特时光机追根溯源,发现了他在注销账号前留了一段话,大意为“关于我过去的一些推特,部分人向我提出了意见。我发现我的发言比我所想象得更能影响到他人。所以我决定从今之后停止在网上以这个名义进行的一切新的活动,而对现在既有的活动中的言行我也会加以改正,但我无法保证自己不再说出这样的话,只希望今后如果有人看到我的id再在网上出现,请大家不要介意,直接对那个id说‘还在说些啥废话,快点消失化作星辰吧’。前几天我看的电影中,坏人说过一句‘对高中生而言,还是有光明的未来在等待着的’,LoveLive!也还是一个年轻的企划,我觉得未来它的发展一定会让我这些毫不足虑的担忧消失得一干二净,而从今之后对于那样的她们,我将作为一名普通的粉丝一直应援下去。”2014年1月12日,umamiko这个这个注册时间超过2048日,关注530人,听众534人,共计发推特10600余条,收藏推特1600余条的账号在它的主人30岁生日前夕正式从网上消失,时至如今它已经复活,成为了推特上众多僵尸号的一员,不得不说是件让人惋惜的事情。海纳百川,有容乃大,LoveLive!的低门槛为企划的迅速扩张提供了空间,但一拥而入的素质参差不齐的新参们带来了人气的同时也带来了混乱,整个群体的风评受害自然也不可避免。一个人厨一个东西是什么样,他厨别的东西也就是什么样,正如白学家换个作品就成了春学家路学家一样,有些人一直追着热点跑,到哪都是肆意白嫖一番喊喊口号扯扯大旗,留下一地狼藉后便转去下个目标。Miko选择退居幕后当一个不为人知的普通粉丝,固然有自己言论惹下大祸的原因,但来自他人的需要时随意追捧、不满时随意谴责乃至制造话题时随意猜忌的肆意“消费”也是一个原因。不过我深信他并没有放弃对企划的支持,更是觉得他也是坐在电影院里为了剧场版那首仆光痛哭流涕的普通LLer的一员。毕竟这是他喜欢了那么多年付出了那么多年心血的企划,也是他一路见证着成长起来的组合。他也不是那种记仇小心眼的人,毕竟即使对于那些热情的妮姬推,他也能友好相待,而删除账号后不少朋友们自发对他的怀念也并非编造。只是他不再是那个凡事冲在最前线,出本子,组织庆生活动,参加粉丝庆功会的热血男儿,而是三十而立,变得更加沉稳内敛,把热情化为心中无限深情,在大家都不知道的地方默默为她们应援的那位“最熟悉的陌生人”了吧。因为他在推特上留下的最后一个签名是:


ラブライブ!が嫌い。ラブライバーが嫌い。嫌い嫌い!大っ嫌い!ホントは好きっ!(萌え声)


“いまはそれさえ笑い话 ずいぶん强くなったみたい
いろんなことがあったね 怒ったり泣いたり忙しく
真っ白なノートブックへと想い出が増えてゆく
表纸に小さくありがどうって书きたいな
いつかね...いつかね”


“切なくて時をまきもどしてみるかい?
No no no いまが最高!
だってだって、いまが最高!”


Umamiko这样在动画化之后便隐退的古参在LLer中不在少数,无论他们的理由是工作学业繁忙还是对这个企划不再爱了抑或是觉得粉丝环境不如之前有爱了。但他们对企划曾经做出过的贡献和对那九人最初的支持是无法磨灭的。而正如有人逐渐离开有人陆续进来,也有些人从最初开始就未曾离开。对于企划的现状也好剧场版也好他们都怀有各自的想法,有时他们也会怀念过去发生的一些事,怀念那个在只能容纳1700人的横滨Blitz召开的First Live,那年德井的舞蹈还有些同手同脚,Pile在MC上不小心说出了“可能没下次Live”这种话,内田里P和楠田都哭成了大花脸,多数人在台上都还生涩稚嫩,Snow Halation的间奏也没变成橙色海洋,但那年的南条不用遭受膝盖伤痛折磨,新田的声带也绝好调,三森的黑眼圈也没那么重,小鹿更不用因为随意扔出巧克力受到不必要的指责。但对他们而言比起那个真的回不去的过去,现在这个正在经历的当下才是他们更为享受的。


Roid是因为工作关系知道这个企划并开始关注的,不过他喜欢上三森并成为海推却是因为2010年的ASL上那个惊艳全场的Super Mimori Time。他既喜欢三森也喜欢MH更喜欢μ’s,每次总能及时出现在各种三森登场的Live也好活动也好的现场的他一直被朋友们说“你是不是只要打开手机点下抽选就能拿到票”。他从来不觉得自己身为古参是值得炫耀的事情,只是对人说“我只是比你们稍早一些知道这个企划并开始支持它而已,μ’s能有今天全是九名声优和staff们努力的结果”对于那些新参们他也会送上“就算是现在刚喜欢上也还不算晚哦,从今以后μ’s一定会带给我们更多更精彩的感动的,请一直守护着她们。”他会远征上海台北就为了参加μ’s出场的lantis。他既严厉又宽容,既会面对过早变色的snow halation吐槽还差得远,也会对μ’s问候时全场乱七八糟的Call&Response表示“能感受到大家的热情”。对于在各个地方往复奔波又要兼顾工作这件事,他显然乐在其中。对他而言,剧场版是一部让他觉得“能够看着这个组合走过五年时光真是太好了”的故事。

Kamesaki说LoveLive!是自己第一次喜欢这么久的企划,五年时光是他十年宅龄的一半,当初那个在三单庆功会场的高中生如今已经迈入大学第三个年头,First Live公布动画化消息时他兴奋不已,动画化播出后的种种争吵中他又置身事外,觉得自己什么时候出坑都不奇怪。不过当他每次看完LIVE,却又感觉自己充满了再厨10年的干劲,在他看来许多看似平淡无奇的歌经过了live的演绎能变得无比动人。当然对他而言,是这个企划让他遇到了他最喜欢的声优楠田亚衣奈,而这一切只是始于活动中楠田小姐无意间提起他给自己参加的节目的投稿,这是他所遭遇的“奇迹”。他曾经也想过改掉昵称退居幕后寻找新欢,反正当年那个唱歌走音的楠田小姐现在已经获得了那么多的拥趸,也不缺他一个,不过当看到那两张写着“かめさきさんへ”的名片,听到来自一年未见的她的那句“好久不见”,他就对自己说“要不我再坚持一阵子吧”。对他而言,剧场版是“有始有终的好故事”。

Yanagi现在依然会在每次大大小小的Live送上附有“LoveLiver一同”名义的花篮,也会一边吐槽自己仅仅因为没去参加台湾见面会就被小鹿开玩笑说“好久不见,我还担心你是不是挂了呢”一边抱怨她的个人活动不如三森那么多;从1st live到5th live一场不落全都赴现场参战的kawa对于能够收到中国LLer的问候表示“LoveLive!能成为一个在海外也能得到诸多应援的企划,大家能够跨越国境共同为μ’s应援,我为此感到非常高兴。我也要对中国的伙伴们说一句’非常感谢’”。对他们而言,剧场版是那个能让他们打心底为这个组合奉上祝福的“μ’s最后的故事”。陪伴着企划一路至此的他们,无疑都更懂得当下的来之不易,だってだって、いまが最高!


“確かな今よりも新しい夢つかまえたい
大胆に飛び出せば O.K.マイライフ
望みは大きくね 背のびだってば 高く遠く
まぶしいあした抱きしめに行こう 全部叶えよう”


“光を追いかけてきた僕たちだから
さよならは言わない
また会おう 呼んでくれるかい?
僕たちのこと
素敵だった未来に繋がった夢
夢の未来 君と僕のLIVE&LIFE”


μ’s终有一天会解散,但终有一天她们会用意想不到的方式与我们再度见面。这里就引用一本我很喜欢的同人小说里的结局作为我对于那个迟早会到来的未来的畅想吧,翻译水平不佳望多见谅:


“山内老师去休产假了,有新的老师来接替她了,小泉老师,这边请”

推开门进来的是个可爱的体型娇小的戴着眼镜的女性。

“大家好,初次见面,我是担任现代文教师的小泉”

她鞠了一躬,而教室里响起了一片欢声

在同学们一片“好可爱”“真是个美人啊”的叫好声中,有一名学生感到了违和感。

“怎么了?头上像是冒出问号了呢?”

“那个老师……好像在哪见过”

“欸?是认识的人么?”

“不,应该是第一次见到”

当她歪过头时,侧马尾上的丝带也随着一起跃动。对于现代的女高中生而言这丝带显得有点古风,看来这是她的趣味。

“那么小泉老师,之后就拜托你了。”

“好的,感谢。”

校长先生走出教室后不久,充满好奇心的学生们就开始向新老师不停发问。

“小…小泉老师!”

“怎么了?”

“你有男朋友么?”

“嘻嘻,这是秘密”

对于把食指放在唇边回答的小泉老师,教室里响起了一片遗憾的叹气声。

“那老师你的名字是什么?”

“啊,我还没做自我介绍,抱歉。我是……”

然后老师回过头去在黑板上用粉笔写下了自己的名字。

怎么看这个名字作为自我介绍来说都太花哨了。

圆圆的,而且看上去在花冠的地方有朵花在盛开。

像是一直以来都看惯了的签名。

“实际上老师我是这所音乃木坂学院的OG,以前……”

看惯了……看惯了?签名?

原来如此,那个签名,因为就在部室里贴着所以每天都看到,所以看惯了……

也就是说。

“哇哇哇哇哇哇~”

突然教室里响起了一个学生的声音。

“怎么了?”

看样子好像是一个学生因为太惊讶了,不小心从椅子上掉下去了。

“等一下,到底怎么了?”

“没事吧?”

“抱歉老师,这家伙一直都很稳重的,明明也在担任校园偶像平时也落落大方……”

周围的学生都在让她冷静一下,而她本人的嘴却还未合上。

啊……看来是暴露了呢。

“抱歉,让你受惊了”

她在学生面前蹲下。

“不愧是最新连续两曲的center,真人相当可爱呢”

“老师你……知,知道我的事情?”

“别看我这样,我可是个偶像厨”

“而且对于重要的后辈,我可是一直在应援的”

然后她伸出了手,把女生牵了起来,然后吸了一口气:

“だって可能性感じたんだ”

这是无论什么地方都能传递到的美丽歌声。

“そうだ…ススメ!”

我知道这首歌,毕竟这首歌是我们重要的歌。

““後悔したくない 目の前に””

所以意识到了之后便和她一起唱了出来。

““僕らの道がある””

唱了一段后,我们两个都笑了出来。

彼此牵着的手,握得更紧了。

然后她带着笑容,进行了“事故”介绍。

“初次见面,我是μ’s毕业生的小泉花阳。最喜欢的东西是白米饭。”

μ’s结成十周年。

乘着初夏的风,再次听到青春的声音。



“Ah! ほのかな予感から始まり
Ah! 光を追いかけてきたんだよ…”


“即使再多一人也好,愿所有因为与那部作品产生关联而喜欢上它的人们,都能变得更加幸福”

——平成27年1月31日(μ’s 5th live day1) 御児勇馬(umamiko)



后记:谨以这份因为剧场版片尾那行“Unit名考察 御児勇馬”而诞生的答卷,献给所有在台下注视着执着于校园偶像的她们最终化为那束光的喜欢着μ's和LoveLive!的人们。
继续浏览内容
知乎
发现更大的世界
打开
浏览器
继续
首先,请让我用四个字表达对这个剧场版的感想:

一!本!满!足!

还有,我希美如画!我希美如画!我希美如画!
——————————————————————————

之前答应了 @月咏幻@饭田里穗 ,看完剧场版后要写感想,于是我就屁颠屁颠地来了。
在开说前,我想先讲讲第一次去电影院看动画剧场版的感觉,也可作为评价的一部分。

和同好一起看剧场版,比自己在家里对着屏幕实在是有意思得多,还会特别容易跟着大家融入氛围。由于电影本身基本上全程都有笑点,影院里可谓是里里外外都充满了欢快的气氛(雾)。啊,虽然我已经退坑,但是以前说过的一句话,仍然没有改变:LL是我跳得最开心的一个坑。不仅是虚拟世界的内容看得开心,在现实中和朋友一起粉,更加开心。这次跟这么多人一起看电影,同样十分开心。不枉我来回开了接近200公里路去看。


这个妹子COS的妮可,笑容很灿烂。

除了妮可,基本上每个角色都能看到有人COS,鸟好像是最多的。

————————————————————————————————

好,那就来对电影本身说一点。

先用几句话来概括剧情(无直接剧透,然而大雾注意):
  1. 乡下人进大观园,穗乃果神游纽约;
  2. 一炮红衣锦还乡,千里传名声雀起;
  3. 众人汇果皇加冕,共起舞一飞冲天!
作为粉丝向电影,我的评价是总体上非常好看、非常成功!
实际上即使拿出来当作独立的一部作品,剧情的设计也还是相当连贯、紧凑的,只不过很多梗或者笑点非粉丝肯定看不出来。

音乐方面,几首新歌都相当能听,舞蹈的套路倒是没啥新意。原来这一年来没怎么出好听的歌,是为了留到剧场版放大招吗?

百合梗也总是少不了的,官方继续暴力推凛花、绘希、妮姬和三人混搭,电影院里的老美似乎也很懂。A-RISE的翼大杀四方,见妹把妹,还成功制造了剧中最大的笑点。

【以下是对剧情的评论,有直接剧透】

——————————————————————————————————

剧场版直接衔接动画第二季结尾,抽起了当时埋下的伏线,也就是花阳的惊呼意味着什么。原本她们已经决定,三年级组毕业后,μ's也随之解散。然而突然到来的海外邀请似乎使这件事有了转机。最终,海外表演大获成功,在日本国内也瞬间成为热门偶像,受到瞩目。这样一来,她们所面对的解散与否问题显得更为重大。于是这也带出了剧场版的主题:穗乃果开始思考,作为校园偶像,自己、或者说μ's是为了什么而唱歌,在三年级组毕业后,还要不要继续下去。整部片讲的就是她怎么将这个问题想清楚的。

我觉得剧场版回归“校园偶像”这个主题是非常好的。在动画里,μ's就是那个为了学校而挺身而出,燃烧自己的青春拯救学校的校园偶像组合。我们所一直支持的μ's,是音乃木坂高中的那九名女孩,她们的目的很单纯,也因此很专注。让我们感动的,正是她们为了实现梦想而不懈努力的模样。

此外,回归主题还有一个好处——给μ's的结束提供了一个顺理成章的台阶。不知道官方对μ's这一策划往后有什么打算,但是剧场版确实在传递一个信息:也许真的不会再有更多μ's了。现在演唱会6th的门票在卖,再唱一次估计不成问题。然而再接下去的发展如何,真心不好说。新策划前阵子也放出了一单的PV,LL的重心估计会往那上面移。

然而,我并不认为解散是件坏事。剧场版让动画中的九人组在最巅峰时期,以一种极为光荣、漂亮的方式引退,反倒能让她们舒心,也让粉丝能够接受。毕竟即使硬要继续往下写,也很难再回到“校园偶像”的主题上。剧场版中,A-RISE决定转型为经纪人,虽然不唱歌,但也用另一种形式维持A-RISE这个组合。对于风格不相同的μ's来说,她们可以说只适合“校园偶像”,她们的目标也从来是成为有名的“校园偶像”,将学校从危机之中拯救出来。她们已经做到了,有很多新生慕名而来,报读音乃木坂高中。那么即使她们自己决定解散,也在情理之中。再说现实中的声优方面,其实有不少成员也已经开始出自己的专辑,参加LL之外的活动。如同动画中的九个人已经功成身退,若是她们能够在最巅峰的时候从LL这个策划抽身出来,事业上可以在其他方面走得更远,又有何不好呢?

有句话绘里说的话,我甚以为然:

「私たちは、やっぱり、スクールアイドルにこだわりたい。」
“我们想要的,始终是‘校园偶像’。”

相对于爱马仕(我只看过765的动画和听过一些曲子),LL的动画是相对脱离现实的,这在剧场版中也得以体现。从动画到剧场版,它呈现给观众的戏份始终是角色的塑造、追求梦想途中的小小片段以及对最终成功的大笔描写。也就是说,对于细节,笔墨非常少。这一点,爱马仕做得好很多,讲述了更多舞台背后的故事。也许区别来自于其主题:一个是“校园偶像”,另一个是“偶像”。所以后者更多地将角色们成为偶像的过程描绘出来,前者可以不必过多地关心现实如何,毕竟她们还是高中生,稍微理想化一些问题也不大。

剧场版的套路也和动画差不多,作为粉丝,能看到各个角色再次生动地出现在荧屏上,就很开心了。但是,有一处剧情非常坑,无论如何我都觉得是个败笔。果皇在纽约碰到的那个大姐姐,出现的时机太过巧,在她们回日本之后大姐姐又像鬼魅一样出现在了日本,莫名其妙。要是想给穗乃果找一个解铃人,我觉得不如把这个角色分摊给其他成员,而不是捏一个无中生有的角色。这不仅出戏,还增加了一种玄幻感,原本已经不关注现实了,现在变成直接升天。大姐姐说了句这样的话:「飛べるよ、あの頃のように!」。嗯,路人都知道果皇小时候的事,整个剧情都飞起来了好吗?你说这是果皇对未来的自己的想像?那更糟糕,变成穿越了。要知道,大姐姐用的麦克风是真实存在的,虽然其他成员表示并没有看见送迷路果皇回酒店的那位大姐姐。

嗯,再说一遍,我今天看得非常满足。
继续浏览内容
知乎
发现更大的世界
打开
浏览器
继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