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人和台湾人是何时剪掉辫子的?

看到一种说法,英国人和日本人在入据港台两地之后都没有立即强迫当地人剪辫,所以香港人和台湾人都是在辛亥以后才剪掉辫子、留起现代发型,是真的吗?
关注者
57
被浏览
18,044

4 个回答

清朝末年,香港已有部分华人剪去辫子,身着洋服,其中大多是回港的外国留学生。当时香港市民都想剪去拖在背後的长辫,但剪去长辫而不着西装,似乎不伦不类,若穿西装,又非经济能力所许可,而且不习惯。为了表示剪辫不必穿洋服,香港西医学院毕业的着名西医关心焉发起成立「剪辫子不易服会」,向港府注册为合法社团。参加该会的有香港名流关元昌、王元琛、区凤墀、胡礼垣、吴秋湖、温清溪等,还有一批青少年会员。该会於1910年11月4日在华商会所礼堂举行 「剪辫子不易服大会」,特别礼聘120人的爱尔人乐队,与会者绅商名流达600馀人。会後游行,经过香港各主要街道,目的是显示剪去辫子,不必穿洋服,让 市民知道这一运动是合法的,一路上受到市民热烈欢迎。从这一天起,香港市民就有很多人将脑後的长辫剪去,但仍然穿着中式服装。
继续浏览内容
知乎
发现更大的世界
打开
浏览器
继续

香港明顯有不同的狀況,但恕我有所不知,無能作述作覆。
要等香港的朋友。


臺灣先民完成普遍剪辮,是在1915年。
當年是在日本臺灣總督府有強制辦法搭配之下,完成普遍剪辮。


日本總督府於1895年在臺灣建政伊始,便有點名指出,吸食鴉片纏足、以及辮髮,是臺灣
三大陋習,是不文明而外顯的風俗習性,也妨礙同化,厭之惡之,思有所作為,去之而後快。

然而,一開始那段時期 (但也約二十年,幾近該時代的一半,甚至到1930年尚有原住民「霧社事件」),臺灣大大小小抗日事件不斷 (總督府將參與的抗日義民,都以「土匪」這個包山包海的詞,來一體套入,發布命令制定法規,用以專門對付)。考慮到若斷然強制剪辮斷髮,解足,禁鴉片,以及攸關其它文化層面的強制更動,效果在未定之天,但很可能激起的反感,會使總督府更疲於奔命。

統治基礎未穩,已有大量軍費支出;另方面,尚未能開源,起先只有繼承自清政府的稅賦財務收入來源,這跟用於包括軍費在內的各種政府開銷相較,遠遠入不敷出,需殖民母國日本本土挹注。臺灣,成了日本帝國的財務重擔 (因而當時在日本國會有所謂的「臺灣賣卻」之論)。

革除陋習,且在敏感的各種風俗習慣,在文化方面作強制更改,
因而便非日本臺灣總督府初期的重心所在、當務之急,
不在其施政的優先之列。

--------------------------------------------------------------------------------
事實上,貫日本帝國在領有統治臺灣五十年的這個時代,對於日本帝國在1895年以馬關條約,從清帝國所獲得的臺灣這塊領土上面的人民,該是放任其作純粹殖民地人民,容許有不同風俗習慣,有不同法律(包括權利),以及僅以慢慢移風易俗走向日本帝國所認知的文明;或者,是該盡速同化走向文明,且跟「內地同樣」有相同的法律、平等的權利跟義務。在這個基本定位上,是有兩方思維跟政策互相拉扯。

且因臺灣內部情況加上環球局勢跟世界(亦即歐洲)新思潮的影響,在日本統治階層以及知識份子當中,是一直有意見相左的兩派人士 -- 較務實派及較理想派的兩方人馬 -- 在互相拉扯,也有妥協,而交互影響到在臺灣的各層面政策方針制定跟實施的問題。當然,也有總督府的口號跟政策,來跟其實際政策實施和作為(特別是平權方面),在這兩者之間的對照時,是否相符的問題,亦即,以 「文明」、以「同化」 來做為遙遙無期的 平權 的條件,是真正的目的,或者僅僅是為佔少數的「內地人」保有特殊地位跟既得利益/差別待遇的口號跟藉口,這點上也是該探討的大問題,但,是另外的題目了。

因這些種種,以致可明顯看到臺灣的五十年日本時代當中,有分階段。而同化問題,是在末期,1937年大戰爆發至1945年戰爭結束,最後那八年的非常時期,總督府為要有效動員人力物力資源,才從勸服鼓吹引誘的手段,轉變成真正全面加急採較為強制同化的措施,亦即所謂「皇民化運動」。

然而在這個題目涉及到的 初期階段,其中有一事件值得一提:日本帝國在1905年 (領臺後十年,日俄戰爭第二年)的帝國議會當中,時任日本首相的 桂太郎,當被議員質詢問到,台灣的地位到底是「內地同樣」或「殖民地」時,桂太郎作出「當然是殖民地,並不視為內地同樣考慮」的答覆。台灣在日本帝國內的地位問題,至少在那個初期階段,終於確立是為「殖民地」,是與「內地」(日本本土)不同的領土,因而可有不同法律不同措施。
【桂太郎:三度任日本首相,是日本明治維新之後所成立的內閣當中,至今曾擔任首相/內閣總理職務最久者,可見其當時份量。桂太郎也曾為第二任日本臺灣總督,但只任短短的四個月 -- 1896年六月初到十月中。而在上述的1905年當時,是第四任臺灣總督(1898-1906)兒玉源太郎,以及與其搭配,真正主其事,務實的民政長官後藤新平在臺灣主政。是所謂的「兒玉、後藤時代」,是在盡量不打擾、不違逆當地人民的文化風俗習慣之下,於土地/稅賦改革、農工業、交通、衛生諸方面,於財務開源及較為硬體方面,不因人亡政息而奠定台灣持續近代化/現代化基礎的時期。】
--------------------------------------------------------------------------------

以上是一些相關背景簡單介紹。
跟題主的題目相關的 初期階段 的日本臺灣總督府,
是以尊重臺灣舊慣為原則,採取「舊慣溫存」政策,
但仍有作包括宣導鼓吹方面的漸進改革。

而上述三大陋習當中,吸食鴉片,是牽涉到吸食人很難自我控制的生理跟心理上的「癮」。總督府雖有制定漸禁辦法 -- 其中有將阿片/鴉片吸食人列清冊管制且需有許可證才能購買,不使新增吸食人,也以阿片專賣制度來控制供需,以期慢慢因這部份的人口老去而減少吸食人數,達到漸禁的效果。然而,弔詭矛盾的是,阿片又牽涉到總督府頗重的政府財政收入比例,至少在初期是如此,後來也是財政收入的一部份。總督府捨不得輕放,反倒是臺灣人有識之士,要反過來逼迫總督府採取強烈措施,禁絕阿片。這是個更為複雜的專門問題,也跟題目無直接關係,就不贅述。

至於牽涉到女性,歷史悠久的纏足問題,性質又有不同,
但跟辮髮問題的解決大致同期,我僅會順帶提及。


日本帝國在明治維新開始的1870年代,在引進西方軍制器械戰術跟其它制度後,便有「散髮脫刀令」,鼓勵散髷斷髮。士族男子以至於平民髮型因而改變,取短髮趨於歐化。至世紀末的甲午/已未年之際,已歷經一代人/廿幾年,且做為文明外顯的象徵。

而跟當時大清帝國男子百姓甚至官員若到外國,特別是甲午之戰後,大量到日本取經的留學生,所碰上的困擾,一樣。當時臺灣男人腦門後面也拖了那一條,本是外來的滿洲部族統治集團所規定的辮子。但歷經兩百多年,卻已成了風俗、服飾、外形,甚至是文化跟民族身份認同的象徵,等等等諸象徵。而剪辮又牽涉到斷髮,牽涉到一直被解釋為,受之父母的身體髮膚當中,不可毀傷之一部的頭髮。這些種種種,使得那條辮子有諸多糾結。

那條辮子,卻也是外人/日本人嘲謔的明顯標的。對絕大多數足不出鄉里,或頂多跨縣跨省活動的男子,可無妨。但對當時想要或已經跳出這口大「醬缸」,接觸外人接觸外面世界的人,剪與不剪,是兩難。不剪,那麼那條會被誤為男女不分甚至有如尾巴的辮子,在面對外人和接觸外面世界時,定會被嘲謔。剪了,則可能不見容於鄉里親族。是兩難,是大事。在當時臺灣是如此,在大陸亦然。

故爾在晚清的大陸跟日本時代早期的臺灣,那條辮子,皆為糾結的問題。這條滿洲部族所引進的辮子在兩百年後所生的問題,大陸的朋友可從魯迅以及當時有接觸外面世界的晚清文人,特別是人數最多的留日知識份子,前去儼然為革命溫床的日本的知識份子,所留下來的文字當中便可見。有對於那條辮子予以着墨,同時有各種糾結,可參考。而從臺灣當時仕紳(也是文人知識份子)所留下來的詩文,亦可見其所產生的問題跟兩難糾結。

都是大事。但是,有一點不同的是,在清帝國境內,剪辮又可能添加一層意義 -- 是可為對擁有國家機器的當道、對滿洲統治集團的反抗象徵,或因而構成顧忌。後面這點上,在當時的臺灣,並無此種意涵或顧忌;畢竟,日本臺灣總督府鼓勵剪辮。但卻有另一層小顧忌 -- 日本總督府逮捕到其所認定的「土匪」時,或會有趁機強制剪辮斷髮者;這尤其在稍後幾年雖非天天如此、處處得見。但這點上,對升斗小民來說,多少會造成剪辮的顧忌,因為除了上述那些文化跟身份的糾結之外,又會跟罪犯連結。是鼓吹剪辮斷髮的總督府一起始所未料及者。


臺灣在日本領有臺灣一開始,總督府便一直以強調文明、進步、衛生等價值,透過學校及報紙等管道,鼓吹臺灣男子剪辮子。然而並非強制,也不敢強制。即便在公辦的學校,也不強制要求本地學生要剪辮。一般百姓更是絕多存觀望。 [可比較大陸即便是在1911年十月辛亥革命後,於一些地方甚至有的強制性的剪辮令,其實施狀況的當時人的筆記,特別是有述及升斗小民的紀錄]。

1895已未年後的起初幾年,在臺灣有剪辮紀錄者,僅為極為少數的本地公務員,以及與日本統治階層接觸頻繁且或有到過日本本土或歐洲的紳商當中,又其中的極少數人而已。

即便進入廿世紀,1900年代,剪辮的紳商跟學生增多,且其中不乏是因視其為文明便利之徵而為之。但仍為大事,仍有剪辮的仕紳要寫詩文,為自己的剪辮作說明作解釋。即便如此,這些剪辮的仕紳當中,仍有受到保守的同儕,視為跟民族跟文化切割的角度,而以詩以文批評責難者。

而在此同時,革命思潮有蔓延之勢的大清帝國境內,以及朝鮮大韓帝國,要不是民間發起鼓吹,要不就統治者下令,而有剪辮或斷髮的舉措。由於要推翻清帝國的革命的中堅份子多在南方,有地緣關係,消息傳得較快;而且這些相關消息,日本臺灣總督府當然不會放過,而放入鼓吹剪辮的宣導當中。

在臺灣,文化母國以及朝鮮的狀況已有如此,激盪之下,殖民母國的總督府,一改過去放任政策,想要順勢取得"文明教化"之功,不使旁落,而轉趨積極。源於兩個不同母國,但在剪辮這點上,是同一方向力量的拉牽之下,以至於1911年年初,有顯然具總督府支持的臺北當地頭人,以文明、合時潮、衛生、方便而且有助同化,等等為因由、為宗旨,在臺北成立 「斷髮不改裝會」。並且於同年2月11日,鄭重其事舉辦一場盛大的剪辮大會,在日臺官紳觀禮之下,有一百多人同時剪辮。

[「不改裝」-- 當時一般認為剪辮斷髮便該要購置西服來互為搭配方合適,不只會增加金錢負擔,更有附帶多減除文化身份象徵之虞。為破除這些顧慮,故該協會名稱附帶有「不改裝」。]

此後各地頗多知識份子教師公務員紳商名流,紛紛剪辮斷髮,做為表率。而且各地民間也成立類似斷髮剪辮會,宗旨內容或有重疊或有異,但對於鼓吹宣傳觀念,去除那條辮子之目的則同。一時之間,蔚然成風。但是,在這其間,在1912年春,當時的臺北,便首見有心向清廷(皇帝直到1924年仍在紫禁城)的仕紳所組成的「保髮會」,隨後在新竹等地也有保守仕紳成立保髮守髮會,企圖在民意宣傳上予以反制,不過影響似乎不大。

如此三、四年後,1914年,各地進而有總督府所鼓勵成立的「風俗改良會」,剪辮(跟解纏),是其重點。同時各地有紛紛建議總督府以政府力量介入,明令禁止辮髮跟纏足者。1915年,日本帝國領臺第廿年,見態勢已成,可順勢而為、水到渠成,總督府終於採取強制措施,透過可深入各家戶的保甲制度,將禁止辮髮以及纏足這兩事項,附加在保甲規約中,違者得處以百圓以下罰款 (這在當時對一般家庭是高金額)。同時通令在當年,1915年,限期完成剪辮斷髮 (但六十歲以上男子可免),以及解纏 (年紀較大或腳趾已無法恢復者可免)。將這各牽涉到男性跟女性的兩大習慣,一次解決。

就所見統計數字,在1915年跟之前完成剪辮者達133萬餘人;而僅剩仍辮髮的約8萬人當中,
多是逾六十歲的長者。而據臺灣1915年人口普查 → sinica.edu.tw 的页面 ,其中,
「本島人」男性人口(含稚兒)總共為1,721,560人。相較之下,可說是剪辮得頗徹底。

而在1915年,距今剛好整整一百年前,那一次限期強制剪辮的措施當中,
仍得見有在期限一到才剪辮的仕紳所留下慎重其事的文字。其中有一仕紳描寫
其本身跟家人在要自行剪辮時,全家大聲哭嚎,如喪考妣。在當時在當年,對那些人來說,
一條辮子,代表了要斷不斷的一個時代,一個連繫,也承載了一個身份,以及許多糾結。


臺灣先民完成普遍剪辮,是在1915年。


#####################################

上邊這篇在2015/7/1所作最後編輯的答覆,我較後來在它處,曾將其整篇翻譯轉換成閩南語文。由於都是我自己的文字,只是跨語文,不若一般翻譯他人文字時需謹循原作者文字的原意和內容,因而我在翻譯的同時,就文字流向且依所知,沿途有作了一些資料補充,尤其在背景介紹的部份,增添了較多些個字的敘述。

同為漢語系內的兩個語言,亦同樣使用漢字書寫,當中頗有許多共用字詞,特別因為是有一些補充。想想,就也將閩南語版的這份,附在這裡。
#####################################

香港有無仝的狀況。毋過請恕我有所不知,無才調做答覆。著愛等香港的朋友。

臺灣查埔人先民完成普遍鉸掉彼條豬尾溜,是佇1915年。彼年是佇日本臺灣總督府咧實施強制辦法的配合之下,完成普遍剪辮。

日本帝國的總督府佇1895年踮臺灣開府統治一開始無偌久,就有點名,共 食阿片、查某人縛跤、查埔人留長頭鬃閣結一條尾溜,定做是臺灣的三大陋習;是不文明的風俗習慣,嘛妨礙同化。厭之惡之,思有所作為,除之而後快。

不而過,佇頭先彼段時期,但嘛欲二十年、佔日本時代咧欲一半的時間,甚至到1930年猶閣有原住民的「霧社事件」,臺灣大大細細的抗日事件無斷。

【總督府共參與的抗日義民,攏以「土匪」這个包山包海的詞,來一體套用;發布命令、制定法規,用來專門對付。除了佇平地有用兵以外,過來就閣有承續清帝國的「開山撫番」,用大規模現代武力佮兵器,入山對付原住民,尤其第五任總督佐久間左馬太(Tsó-kiú-kan Tsó-má-thài,さくま さまた),佇1906-1914年,上捷用武力】。

彼段時間,日本帝國佇臺灣的統治基礎猶未穩,而且已經有大量的軍費開銷。另外一方面,佇一開始伊猶未有才調開源,頭起先干焦有伊對清帝國繼承的,佇臺灣的彼號無效率的稅賦財政收入來源。

這佮伊用佇尤其包括壓制臺灣人反抗的軍費在內的各種開銷來做比較,總督府是全然入不敷出,需要殖民母國日本帝國本土來挹注。臺灣佇彼陣,變成是日本帝國的財務重擔。甚至佇上頭先的1897年,踮佇日本國會,就有「臺灣賣卻」的討論;欲共臺灣這塊土地,以及已經世世代代徛佇這塊土地出世生活的臺灣人,當做是田園佮牛馬,閣轉賣。

佇這種狀況,若未曾未就絕然強制剪辮斷髮,敨跤,禁阿片,以及其他關係著文化風俗層面的強制改變,效果是佇未定之天;毋過,現現就真有可能引起的反感所致使的事件,會予總督府閣愈疲於奔命。

所致,革除陋習,而且佇足敏感的各種風俗習慣、佇文化層面,若欲做強制改變,對日本帝國來講,就毋是初期的重點,毋是日本臺灣總督府佇頭起先的當務之急,無包括佇伊施政的優先項目內底。

****************************
****************************
佇遮著愛插一寡仔相關背景紹介。

日本帝國佇提著臺灣,佔領統治臺灣彼五十冬的時間,差不多自頭到尾,對日本帝國佇1895年以馬關條約,對清帝國滿洲皇帝所得著的這塊土地面頂的人民,欲按怎處理,有無仝的方向。

一个方向,是共臺灣人當做純粹的殖民地人民,容允有無仝的風俗習慣、有無仝的法律,有佮日本人無仝的權利,極加是對「國語」教育開始,對會當影響思維方式的語言【以及佇「國語」內面走私統治者欲愛的思想。這點佇1945-1949以後,國民黨有承續,仝款而且愈積極「推行國語」。只是一个「國語」是日語,另外一个「國語」是北京話】,閣慢慢仔移風易俗,行向日本帝國政府所認可的文明,而且共臺灣人同化改造做日本人。啊若另外一个方向,是較緊行向日本帝國認可的文明,而且同化改造,同齊閣會當佮「內地同樣」(lāi-tē tâng-iūnn,ないちどうよう。「內地」是指日本本土),會使佮日本人有仝款的法律佮平等權利以及義務。佇這个基本定位頂面,是有兩个無仝方向的理論思維佮實際政策,咧互相搝搝搦搦。

而且因為臺灣內部情況,加上環球局勢,以及世界(也就是歐洲啦)怹的新思潮的影響;當然,彼个時代嘛是當咧奢颺的歐洲佮美洲,共人種有懸低,共社會達爾文主義,以及種族主義、種族無平等/歧視,佇咧無顧慮,大聲喝、嘛時行佇實際作為實行時代。因為遮的種種,佇日本統治階層以及智識份子當中,是一直有大原則佮意見無仝的兩派人士 -- 較務實派以及較理想派 -- 兩方面人馬的無仝主張咧搝搝搦搦,嘛有妥協,互相影響著佇臺灣的各層面政策方針,怹的制定佮實施的問題。

當然,嘛有總督府喝出來的口號,來佮伊各方面的實際作為來比對,特別是臺灣人佮日本人,佇國民權利方面,是毋是平等,是有影抑是無影,口號佮實際是毋是有對同的問題。抑是,伊所喝的彼種口號,干焦是欲予佇臺灣佔真少數比例的「內地人」佮日本人資本家,會當一直繼續有特殊地位、有差別待遇佮既得利益的一个借口,欲予臺灣人永遠是次等國民的借口。也就是講,以 「文明」、以遙遙無期,猶未「同化」,所致猶無法度「一視同仁」做借口,予臺灣人無法度佮日本人攏平權的條件,敢是伊真正的目的。是毋是「文明」矣,以及是毋是已經「同化」矣,遮的條件,當然是日本統治者來定義。啊臺灣人是毋是已經會當真正予日本人「一視同仁」,佮日本人平權矣,嘛是日本統治者來決定。佇這點,是應該愛探討的大問題,毋過,彼是另外的題目,大題目矣。【這个另外的題目彼方面,像講對這方面有專門研究的 陳培豐先生,就有論文、有專冊,彙集史料咧詳細專門探討。伊內面有咱臺灣人佇彼五十冬的相關歷史佮遭遇的資料,做整理佮詮釋。若有興趣的朋友,會當參考。】

因為遮的種種,所致會當明顯看著,佇臺灣彼五十冬的日本時代當中,有分階段。啊若「同化」問題,是踮尾期、佇上落尾的階段,1937年前後日本帝國共中國逼愈絚,戰爭終佇彼年爆發的時陣開始,一直到1945年日本帝國投降,戰爭結束。上尾仔彼八冬,戰爭非常時期階段,日本帝國總督府為著欲有效率來動員包括殖民地,動員臺灣的人力、物力、資源,才對勸服、鼓吹、引誘的手段,轉換做全面加急、包括精神動員,採取較強制欲「同化」的手段。欲共臺灣人,外外內內,對外觀到腦筋,有趕緊欲做改造的措施的階段。也就是人咧講的「皇民化運動」彼个階段。

彼是閣上後來的代誌矣。啊若佇這个題目牽涉著的,頭前的階段,1915年進前的階段,其中一層代誌,有值得提出來提醒一下:1905年 (日本帝國領臺後十冬,日俄戰爭的第二年),日本帝國佇咧彼年的帝國議會當中,彼當時擔任首相的桂太郎,當伊予議員質詢,有人問著台灣的地位,到底是「內地同樣」或者「殖民地」,彼个時陣,桂太郎做出「當然是殖民地,並無共伊看做內地同樣來考慮」的答覆。台灣佇日本帝國內面的地位問題,至少踮彼个初期階段,確立是「殖民地」,是佮「內地」(日本本土)無仝的領土,所致,會當有無仝的法律、無仝的措施。嘛確實有無仝的法律、無仝的措施,無平等的待遇。臺灣人還本島人、臺灣人;啊若內地人還內地人,日本人。

【桂太郎(Kuì Thài-lông,かつら たろう) -- 伊前後三擺擔任日本首相。毋是相連紲,毋過,伊是日本明治維新了後,所成立的內閣當中,就準講到今,捌擔任過首相/內閣總理職務的人當中,時間累積起來,伊是做日本首相做上久的一个人。可見伊這个人物,佇當當時的份量。桂太郎,伊嘛捌擔任第二任的日本臺灣總督,毋過是干焦短短的四個月爾 -- 1896年六月初到十月中。

啊若佇頂面講著的1905年彼陣,是第四任臺灣總督(1898-1906)兒玉源太郎(Jî-gio̍k Guân-thài-lông,こだま げんたろう),以及佮伊配合,採取所謂的「生物學原理」政策(就是無仝種族,無仝管理嘛兼著差別待遇的方針政策),真正主其事、務實的民政長官後藤新平(Hiō-tîng Sin-pîng,ごとう しんぺい),佇臺灣主政。是有人咧稱呼的臺灣的「兒玉、後藤時代」。彼是佇盡量無攪擾、無違逆臺灣人的文化風俗慣勢之下,佇土地佮稅賦改革,佇農工業、交通、衛生各方面的建設,佇財務開源,遮的基本建設方面,建立袂人亡政息(jîn-bông tsìng-sik)的制度,予臺灣有繼續行向近代化/現代化的基礎的時期。】

****************************
****************************

以上是一寡仔相關背景的簡單介紹。


佮題目相關的 初期階段 的日本臺灣總督府,毋管啥物原因,是以尊重臺灣人本成的風俗習慣為原則,採取「舊慣溫存」(kiū-kuàn un-tsûn,きゅうかんおんぞん)政策。但嘛有佇這方面,同齊做包括宣導鼓吹的漸進改革。

啊若上頂面講著的「三大陋習」當中,第一件,是牽涉著有慣勢食阿片/鴉片的人,足僫自我控制的身體佮心理上的「癮」 -- 癮仙哥咧癮仙膏、癮阿片的「癮」。總督府雖罔有制定慢慢仔禁、寬寬仔束的辦法:其中,有共食阿片的人,錄名冊管制,而且著閣愛有許可證,才會使買。欲用按呢,莫予鴉片仙閣增加。另外,嘛同齊隨佇1897年,設一个阿片專賣制度,來控制鴉片的供給佮需求。【鴉片專賣,是日本總督府伊佇臺灣上早設的第一項的商品專賣制度,比第二項的鹽佮第三項的樟腦,閣較早兩冬。啊若薰佮酒專賣,是後來的代誌矣。薰專賣是佇1905;酒專賣是佇1922年,毋過麥仔酒專賣是延到1933年才實施】。像按呢,希望會當因為這部份的人口漸漸老去,來減少人數,來達到漸禁的效果。

不而過,阿片專賣,至少踮初期,牽涉著總督府真懸的財政收入比例,後來嘛是財政收入誠重要的一部份,煞有矛盾。總督府煞嘛癮著阿片矣,毋甘凊彩放掉【所致有連戰怹阿公連橫的1930年「阿片有益論」事件】。顛倒是臺灣人當中的有識之士,反倒轉來,做陳情甚至到國際宣傳,欲逼日本總督府採取較強力的措施,禁絕阿片。這是另外一个專門問題,嘛佮題目無直接關係,佇遮就無閣講矣。

牽涉著女性,歷史悠久的縛跤問題,性質又閣有無啥仝【其中,提醒一下,毋是逐个查某人攏會縛跤,基本上是厝內較有底蒂、較免做穡,尤其免做粗重的小姐,才會縛】。毋過這嘛是另外的問題,但是佮男性縛頭毛尾仔的解決過程,量其約仝期。我佇下面會干焦順紲講著。


佇查埔人的頭毛這件問題 ---

日本帝國踮明治維新一開始階段的1870年代,佇引進西方軍制、兵器、戰術佮其他西洋物資、制度以及觀念的彼當陣,就有「散髮脫刀令」,鼓勵怹日本人「散髷斷髮」(sàn-khiok tuān-huat)。士族的男性以及老百姓的髮型,致使漸漸改變,倚歐洲人的髮型。佇欲到世紀尾,佮咱臺灣有關係的的甲午/已未年,怹已經是按呢過了咧欲一代人/廿幾年的時間,而且共按呢的髮型,當做是文明的表徵。

啊若臺灣,佮當當時的大清帝國仝款,查埔百姓甚至官員,若到外國,特別是甲午之戰了後,對清帝國到日本取經,誠大量的留學生所拄著的困擾,仝款。彼當時的臺灣查埔人,頭殼後壁,嘛有一條豬尾溜。

彼條豬尾溜,本底是外來的滿洲部族統治集團、異族統治者,所強制規定,用刣頭做威脅,逼查埔人著愛縛的彼條頭毛尾仔。毋過,經過滿洲人統治兩百外冬,彼條豬尾溜,煞變做寶貝,變做風俗、服飾、外形,甚至是種族、族群身份認同的表徵,種種的表徵。而且剪斷彼條尾仔,閣牽涉著斷髮。牽涉著有夆解說做,是兼佇「受之父母」的「身體髮膚」當中,「不可毀傷」,著愛顧家己身體,莫予爸母煩惱的基本孝道的一部份。遮的種種種,予身軀外觀的彼條頭毛尾仔,本成是滿洲統治者強逼查埔人著愛結的尾仔,煞佮足濟想法、足濟物件,結做伙。

彼條尾仔,煞嘛是外人,包括但無限定日本人,提來剾洗的明顯目標。對絕大多數人,足不出鄉里,抑是極加迒縣、過州府、跨省咧活動的查埔人,無差。但是,對當當時有去到外口,接觸外人、有接觸外面世界的查埔人,彼條尾溜,欲共鉸掉抑是毋鉸,是兩難。若毋鉸,彼條會予外人當做男女不分,甚至有若像豬尾的頭毛尾仔,佇面對外人佮和外口世界接觸的時,會夆訕削。但若鉸掉,就恐驚仔會予鄉里親族袂諒解。是兩難,是大代誌。佇清帝國是按呢,佇彼當時的臺灣嘛按呢。

所致佇尾期的大清帝國的地界,以及日本時代早期的臺灣,彼條尾仔,攏是纓纏的問題。這條本成是滿洲部族統治者所強逼引進的頭毛尾仔,佇怹的族長做皇帝,統治兩百外冬了後,來到已經無法度閣再鎖國的時代,所致使的問題。這會當對魯迅以及當時有接觸外面世界的晚清文人,特別是人數上濟,去到日本留學,前去若親像是大清國的革命溫床的日本的智識份子,怹所留下來的文字當中,就看會著,有人講著彼條尾仔,同齊有各種的內心滾絞的文字,會當做參考。

啊若對當當時,今仔脫離滿洲人的統治,換另外一个外族統治的臺灣仕紳(嘛是文人智識份子)所留下來的詩文,嘛看會著彼條尾仔所產生的問題佮兩難的情結。

攏是大代誌。毋過,上無有一點無仝的是,佇清帝國境內,鉸掉彼條尾仔,閣有可能加添一層意義 -- 是會使成做對滿洲統治集團的反抗的象徵,或者,予人當做是欲反抗統治者 -- 變做是另外一層顧慮。

佇這點,踮當時的臺灣,並無彼種意涵或者顧慮;畢竟,是顛倒反,日本臺灣總督府是鼓勵共伊鉸掉。毋過,嘛毋是全然無顧慮 -- 日本總督府若掠著伊所認定的「土匪」抑是罪犯的時,會有趁機會強制剪辮斷髮。這佇這个階段的較後來(1915年進前),雖罔毋是逐工按呢、毋是時常看會著;但是,佇這點,對升斗小民來講,濟少會造成顧慮。因為除了頂面講著的,遐的文化佮身份的想法纓纏以外,閣會佮罪犯連結。這是鼓吹剪辮斷髮的日本總督府,事先無料想著的狀況。

佇日本帝國得著臺灣一開始,總督府就嘛有一直以強調文明、進步、衛生種種的價值觀念,透過學校佮報紙的管道,鼓吹臺灣查埔人鉸頭毛尾仔。但毋是強制,嘛毋敢強制。就準講佇公辦的學校,一般的,嘛無強制要求本地的學生著愛共伊鉸掉,在歡喜甘願。一般百姓是心存觀望。【會當比較彼當時的大清國,就準講1911年10月的革命爆發了後,咱後來的人知影,是隨欲共滿洲皇帝夆偃倒的時,佇咧一寡仔地方,革命武力有達到的地方,雖然有強制性的剪辮令,但是,對當時人的筆記,特別是有講著升斗小民的相關狀況的紀錄來看,就知影,是有咧觀望】。

啊若臺灣佇1895已未年後,上頭起先彼幾年,看會著有主動共彼條頭毛尾仔剪掉的紀錄的,干焦是極少數的本地人公務員,以及佮日本統治階層較捷接觸,而且閣有到過日本本土抑是去過歐洲的仕紳佮生理人當中,又閣其中的極少數人爾爾。

就準講進入廿世紀,佇1900年代,臺灣剪辮的紳商佮學生加較濟矣,而且其中有袂少人,是因為共伊當做文明佮求利便的表現;不而過,嘛閣是大代誌。猶有剪辮的仕紳著愛寫詩文,來替家己的剪辮,做解說、做辯解。就準講有按呢做解說矣,遮的剪辮的仕紳當中,嘛猶閣有人受著保守的同儕,共怹這種作為,以看做是佮家己的族群切割的角度,寫詩寫文,來共遐的剪辮的人批評譴責。


啊佇1900年代彼个時陣,革命思潮有一直咧湠開的大清帝國境內,以及朝鮮大韓帝國,若毋是民間發動做鼓吹,抑無就是統治者下令,致使有剪辮抑是斷髮的措施。因為欲偃倒清帝國統治集團的革命的中堅份子,大多數是佇清帝國的南爿,有地緣的關係,消息傳到臺灣較緊;而且,遮的相關消息,日本臺灣總督府,當然袂放伊煞,嘛共伊下入去總督府鼓吹剪辮斷髮的引導宣傳當中。

對當當時的臺灣來講,文化母國,以及朝鮮的狀況,已經是有按呢矣。予周邊地界的相關情勢激盪之下,殖民母國的總督府,嘛有漸漸欲改變過去的放任政策,想欲趁這个勢,來得著「文明教化」之功,較免夆搶去,所致就較積極。是無仝的兩个母國,毋過佇剪辮斷髮這點,有向這一个仝方向的力量咧同齊搝。

等到1911年的年頭,誠明顯是得著總督府支持,有臺北當地的頭人,以文明、合時潮、衛生、方便而且對同化有幫贊,等等,來做因由、做宗旨,踮臺北組織成立一个 「斷髮不改裝會」。並且隨佇仝一年的2月11,鄭重其事舉辦一場盛大的剪辮大會,佇日官、臺紳的觀禮之下,有百外人做一下鉸掉彼條頭毛尾仔。

【「不改裝」-- 當時一般的認為,剪辮斷髮了後,著愛同齊蓄西裝來相敆配合,才有妥當。若按呢,毋但會增加金錢負擔,閣愈有附帶減除族群身份外觀表徵的顧慮。為著欲破除遮的顧慮,所致彼个協會的名稱,就附帶一个「不改裝」。】

過來就有各地誠濟智識份子、教師、公務員、紳商名流,紛紛剪辮斷髮,做表率。而且各地民間嘛成立類似的剪辮斷髮會。宗旨內容,毋管是毋是有重疊抑是有無仝,毋過對鼓吹佮宣傳觀念,去除彼條尾仔的目的,攏相仝。一時之間,蔚然成風。不而過,佇彼段期間,佇1912年春天,當時的臺北,就嘛開始有出現一粒心猶閣向佇清廷的仕紳所組立的「保髮會」【滿洲皇帝雖然佇當年的2月12,舊曆年十二月廿五,宣佈退位,毋過根據協議,一直到1924年,伊猶閣有通好蹛踮紫禁城,猶閣有皇帝】。紲落去,踮新竹佮其他所在,嘛有保守仕紳綴咧成立保髮守髮會,想欲佇民意宣傳頂仔,做反制。毋過,遮的保守聲音的影響,敢若無大。


自按呢三、四冬了後,1914年,各地閣有總督府鼓勵成立的「風俗改良會」,其中,剪辮(佮敨跤),是怹當時的重點。嘛有建議總督府,用政府的力量介入,明令禁止辮髮佮縛跤。

1915年,日本帝國統治臺灣已經廿冬,有較穩定落來,日本臺灣總督府嘛有較在膽,看著勢面嘛已經出來矣,會當順勢而為、通好水到渠成。終其尾決定,佇這方面採取強制的措施。總督府是透會當深入逐口灶的保甲制度,共禁止辮髮佮禁止縛跤,共這兩層代誌,添起去佇保甲規約當中,違反的人,會有罰款一百圓以下的處罰 (提醒一下,彼陣的錢是足大圓)。同齊通令,佇彼年,1915年,限時間完成查埔人剪辮斷髮 (毋過六十歲以上的查埔人,會使免鉸掉),以及,查某人袂使閣再縛跤,若已經有縛跤的人,著同齊愛敨跤 (年歲較大抑是跤指頭仔已經無法度恢復轉來的查某人,可免)。共牽涉著臺灣人男性佮女性的身軀外觀的這兩件代誌,欲做一睏來解決。

若按我看著的統計數字,佇1915年(括進前),臺灣共頭毛尾仔鉸掉的查埔人,有達到133萬外人;賰的猶閣留彼條頭毛尾仔的,差不多八萬人,是六十歲以上的老大人。啊若根據臺灣1915年人口普查→ http://twstudy.iis.sinica.edu.tw/twstatistic…/POP/Mt56-2.xls ,其中,「本島人」男性人口(是包括到紅嬰仔的人口),總共是1,721,560人。比較一下,就看會出來,會使講是剪甲誠徹底。


仝款是佇1915年,到今拄仔好一百冬閣過一冬前,佇彼擺限時間強制查埔人剪頭毛尾仔的措施當中,看會著有到最後期限才共伊鉸掉的仕紳所留落來,慎重其事的文字。其中有一个仕紳,描寫伊本身佮厝內的序細,佇咧欲自我了斷,家己鉸頭毛尾仔的彼當時,如喪考妣,若親像拄著家己的老爸老母過身仝款,規家伙仔大細聲咧哭、咧吼。


佇彼當時、佇彼年,對遐的人來講,查埔人結佇頭殼後壁彼條豬尾溜,
是代表欲斷閣毋斷的一个時代、一个牽連,嘛承載一个已經無存在的身份,
以及結規綰的纓纏佮滾絞。


臺灣先民,男性普遍完成剪掉後擴彼條尾溜,是佇1915年。

继续浏览内容
知乎
发现更大的世界
打开
浏览器
继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