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什么描述除夕风俗的文言文?出自哪部典籍?

关注者
2
被浏览
784

1 个回答

以下為類書摘錄,其中句讀可能有誤,還未審核,見諒。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曆象彙編歲功典》

 第九十五卷目錄

除夕部彙考
  風俗通義〈桃人〉
  隋書〈禮儀志〉
  續博物志〈荼壘〉
  遼史〈禮志〉
  遵生八牋〈除日事宜 除日事忌 冬時幽賞〉
  本草綱目〈除夕〉
  事物原始〈除日驅儺 燒松盆〉
  酌中志略〈宮中除夕〉
  直隸志書〈宛平縣 良鄉縣 房山縣 永平府 雄縣 深澤縣 交河縣 吳橋縣 慶雲縣 冀州〉
  山東志書〈海豐縣 寧陽縣 曹縣 博興縣〉
  山西志書〈臨晉縣 隰州 平遙縣 永寧州 廣靈縣〉
  河南志書〈光州〉
  陝西志書〈岐山縣〉
  江南志書〈嘉定縣 松江府 武進縣 高郵州 蕭縣 灊山縣 太湖縣〉
  浙江志書〈海寧縣 桐鄉縣 諸暨縣 永康縣 溫州府〉
  江西志書〈新建縣〉
  湖廣志書〈崇陽縣 黃州府 酃縣 常德府〉
  福建志書〈福州府 松溪縣 壽寧縣 永定縣 建寧縣 福寧州〉
  四川志書〈涪州〉
  廣東志書〈潮州府 普寧縣 肇慶府 石城縣 樂會縣〉
  雲南志書〈南安州 大姚縣〉
 除夕部藝文一
  守歲序          唐王勃
  與毛維瞻         宋蘇軾
 除夕部藝文二〈詩詞〉
  歲盡應令        梁庾肩吾
  共內人夜坐守歲      徐君蒨
  守歲           唐太宗
  除夜            同前
  於太原召侍臣守歲      同前
  守歲            高宗
  奉和守歲應制       許敬宗
  守歲侍宴應制       杜審言
  除夜有懷          前人
  欽州守歲          張說
  岳州守歲〈二首〉      前人
  守歲應制         沈佺期
  歲夜安樂公主滿月侍宴    前人
  除夜樂城逢孟浩然     張子容
  除日            前人
  應詔賦得除夜        王諲
  歲除夜會樂城張少府宅   孟浩然
  除夜有懷          前人
  除夜作           高適
  杜位宅守歲         杜甫
  除夜宿石頭驛       戴叔倫
  除夜長安客舍       歐陽詹
  除夜〈二首〉        盧仝
  除夜            元稹
  除夜酬樂天         前人
  小歲日對酒吟錢湖州所寄詩 白居易
  客中守歲          前人
  除夜            前人
  除日答夢得同發楚州     前人
  除夜言懷兼贈張常侍     前人
  除夜書情         周弘亮
  故鄉除夜          前人
  嶺外守歲         李德裕
  隋宮守歲         李商隱
  歲盡           司空圖
  除夜            方干
  途中除夜          高蟾
  歲除           唐彥謙
  除夜有感          崔塗
  歲除對王秀才作       韋莊
  除夜            曹松
  除夜野宿常州城外     宋蘇軾
  歲晚相與饋問為饋歲酒食相邀呼為別歲至除夜達旦不眠謂之守歲蜀之風俗如是余官於岐下歲暮思歸而不可得故為此三詩以寄子由            前人
  除夜對酒贈少章      陳師道
  除夜書懷         范成大
  分歲詞           前人
  賣癡獃詞          前人
  打灰堆詞          前人
  除日          金趙秉文
  除夜            酈權
  歲除夕次東坡守歲韻    劉從益
  次韻別歲          前人
  除夕用少陵韻        前人
  除夜            王賓
  除夜           元好問
  汴梁除夜          前人
  癸巳除夜          前人
  除夕           元何中
  除夜自封溪歸高淵      前人
  除夕            劉詵
  除夜客中          戴良
  辛亥除夕          前人
  除夕            郭鈺
  丙午除夕        明周孟簡
  吳門同沈啟南方質父守歲  程慶琉
  除夕和邊太常庭實      顧璘
  除夕示兒元炳兼憶元煇諸兒  謝榛
  除夕憶社宰        汪道貫
  除夕短歌〈以上詩〉    程可中
  浪淘沙〈除夜〉     宋周紫芝
  感皇恩〈除夜〉       前人
  鷓鴣天〈丁巳除夕〉    趙師俠
  雙鴈兒〈除夕〉      楊無咎
  瑞鷓鴣〈逆旅除夜大雨〉   盧炳
  祝英臺近〈除夜立春〉   吳文英
  喜遷鶯〈福山蕭寺歲除〉   前人
  喜春來〈除夜玉山舟中〉  元張雨
  東風齊著力〈除夕以上詞〉明張大烈
 除夕部紀事
 除夕部雜錄
 除夕部外編


歲功典第九十五卷

除夕部彙考

《風俗通義》桃人

謹按《黃帝書》:上古之時,有荼與、鬱壘昆弟二人,性能執鬼,度朔山上,章桃樹下,簡閱百鬼。無道理妄為人禍害,荼與鬱壘縛以葦索,執以食虎。於是縣官常以臘除夕飾桃人,垂葦茭,畫虎於門。皆追效於前事,冀以衛凶也。桃梗梗者,更也。歲終,更始,受介祉也。

《隋書》禮儀志

齊制,季冬晦,選樂人子弟十歲以上、十二以下為侲子,合二百四十人,一百二十人赤幘皁褠衣,執鞀;一百二十人赤布褲褶,執鞞。角方相氏黃金四目,熊皮蒙首,元衣朱裳,執戈揚楯。又作窮奇祖明之類,凡十二獸,皆有毛角。鼓吹令率之,中黃門行之,冗從僕射,將之以逐惡鬼。於禁中,其日,戊夜三唱,開諸里門,儺者,各集被服器仗,以待事。戊夜四唱,開諸城門,二衛皆嚴。上水一刻,皇帝常服,即御座,王公執事官第一品已下,從六品已上,陪列預觀。儺者鼓譟,入殿西門,遍於禁內,分出二,上閤作方相,與十二獸儛戲喧呼,周遍前後鼓譟,出殿南門,分為六道,出於郭外。

《續博物志》荼壘

海中有度,朔山上有桃木,蟠屈三千里。枝東北鬼門,萬鬼所出入也。荼與鬱壘居其門,執葦索以食鬼。故十有二月,歲竟臘之夜,遂以荼壘,并掛葦索於門。

《遼史》禮志

歲除儀初夕,敕使及夷离畢,率執事郎君至殿前,以鹽及羊膏,置爐中燎之,巫及大巫,以次贊祝火神。訖,閤門使贊,皇帝面火再拜。初,皇帝皆親拜,至道宗,始命夷离畢拜之。

《遵生八牋》除日事宜

《元樞》曰:除日,以合家頭髮燒灰,同腳底泥包,投井中。咒曰:敕令我家眷屬,竟年不害傷寒,辟卻五瘟疫鬼。《七籤》曰:除夜,枸杞湯洗浴,令人不病。
除日,掘宅四角,各埋一大石為鎮宅,主災異不起。是日,取圓石一塊,雜以桃核七枚,埋宅隅,絕疫鬼。除夜,取椒二十一粒,勿與人言,投於井中,以絕瘟疫。其夜,家奉神佛前,併主人臥室,然燈達旦,主家宅光明。攢火圍爐,合家共坐,以助陽氣。
除夜,宜燒辟瘟丹,并家中所餘雜藥焚之,可辟瘟疫,可焚蒼朮。《法天生意》云:除夜,有行瘟使者,降於人間,以黃紙朱書天行已過四字貼於門額,吉。
《屠蘇方》:大黃十六銖,白朮十五銖,桔梗十五銖,蜀椒十五銖,去日桂心十八銖,去皮烏頭六銖,去皮臍茇葜十二銖,右七味㕮咀,紅絹囊盛之。除日,沉井中至泥底。正月朔旦,取藥囊置酒中,煎數沸,取起,東向飲之,從小至大,一家無疫。以藥渣投井中,每歲飲之,可長年無病。

除日事忌

《瑣碎錄》曰:除夜勿嗔罵奴僕并碎器皿,仍不可大醉。
冬時幽賞除夕登吳山看松盆

除夕,惟杭城居民家戶架柴燔燎,火光燭天,撾鼓鳴金,放炮起火,謂之松盆。無論他處無敵,即杭之鄉村亦無。此勝斯時,抱幽趣者,登吳山高曠,就南北望之,紅光萬道,炎焰火雲。街巷分岐,光為界隔,聒耳聲喧,震騰遠近,觸目星丸,錯落上下。此景是大奇觀,幽立高空,俯眺囂雜,覺我身在上界。

《本草綱目》除夕

除夕以小豆、川椒各十七粒,投井中勿令人知,能卻瘟疫。又以麻子、仁赤、小豆二七枚著井中,飲水能辟瘟疫。

《事物原始》除日驅儺

《月令》云:是月也,日窮于次,月窮于紀,星回于天,數將幾終,歲且更始。《呂氏春秋》云:歲前一日,擊鼓驅疫癘之鬼。亦曰:驅儺。《李綽·秦中歲時記》云:除日,而儺皆作鬼神狀,二老人為儺公儺婆,以逐疫。《南部新書》云:除日,太常卿領官屬千人,至晚入內,至夜於寢殿前,儺然蠟炬燎沈檀,熒煌如晝。上與親王妃以下觀之,其夕賞賜甚多。今人,除夜滿室點燈,是其故事也。《夢華錄》云:除日,禁中呈大驅儺儀,並用皇城新事,諸班裝假面,繡衣裝,將軍、門神、判官、鍾馗、小妹、土地、竈神之類,共千餘人。自禁中驅祟,出南薰門外而罷。是夜禁中爆竹山呼,士庶之家,圍爐團坐,達旦不寢,謂之守歲。按:守歲之事,三代前後,典籍無文。至唐杜甫守歲於杜位家詩云:守歲阿戎家,椒盤已頌花。疑自唐始。驅儺一事,其來尚矣。按《禮緯》曰:高陽氏有三子,生而亡,去為疾鬼。二居江水之中為瘧,一居人宮室區隅之中,善驚小兒。於是十二月,命祀官行驅儺事,而逐疫鬼。《周禮》有大儺,歲終命方相氏率百隸索室驅疫,以逐之,其事始於周也。

燒松盆

吳俗,除夕,各家燒松盆。取家計鬆泛之義范,至能燒松盆行云。春前五日初更,後排門然火,如晴晝當時亦有不用。除夜者,或曰:若正月六日立春,即春前五日矣。

《酌中志略》宮中除夕

歲暮,守歲。

《直隸志書》〈各省風俗同者不載〉宛平縣
十二月三十日,懸先亡像,染五色葦,架麻花饊枝,編竹罩,諸果以祀。長幼畢拜,詣諸尊長家拜之,曰:辭歲。立桃符,貼春聯門神,掛錢插芝麻,鞂然松枝於庭,薰蒼朮於室。撤祀先之餘,闔家飲食之,曰:守歲。爆竹聲達旦。

良鄉縣

十二月除夕,農家以高長草把點照庭,火占歲熟,預綁千金木,以備次早擲祝。

房山縣

除日,以祭品陳設天地祖宗前,以大木塊燒之。名曰:焚祟。一鼓後,大門前焚紙放爆,以掃除瘟疫。

永平府

十二月除日,官家易門神桃符,下家亦易聯帖,懸麻線,匙著葫蘆新箒於戶,插芝麻鞂於壁。夕辭歲,陳儀,祀真宰及土神祖禰,設庭燎照星斗,放爆竹驅鬼。焚蒼朮辟疫,或樹將軍炭,或擊千金木,取百穀種量較,鈞一置之地面,取鞂莖一析之納豆,十二閏,加一束,置之水中,乃稱壽。家讌,少長咸集。兒女終夜博戲,謂之守歲。官家用鼓吹,及民間爆喧,聒耳達旦。亦有夜深禱竈,請方抱鏡出門,潛聽市人偶然言語以卜新歲休咎,云卜竈。自祀竈後,男女婚嫁不擇日,至除夕止,謂之亂娶成親,無忌矣。

雄縣

十二月三十日,以麪為燈十二,準明年月數,釜蒸之,以驗水旱。其月旱,則其燈乾;其月雨,則其燈滿。

深澤縣

除夕日,置穀鞂一束,然之,謂之照真。又曰:燎星。

交河縣

除夕日,小兒戴鬼臉相戲,以象儺。

吳橋縣

除夕,讀書百工技藝咸溫習本業。

慶雲縣

十二月除夕,設天地百神壇,修除先祠,設祭器。較常豐盛,爆竹驅疫,門前燎火花,爆呼噪群,曰:大戶無憂,小戶無憂,清平世界,黎民無愁。

冀州

除夕,焚辟瘟丹,燒木炭於庭中,曰:烘歲。

《山東志書》海豐縣

除夕,門前燎火,爆竹呼噪,俗曰:叫明。以芝麻幹置床榻及地,俗曰:躧歲。小兒按歲繫錢芝麻殼於衣帶,曰:帶歲。

寧陽縣

除夕,撒芝麻鞂,名曰:踏歲。

曹縣

除夕,易門符,陳祀儀,飲辭歲酒。凡寓器物悉取回。謂守歲云,而嫁娶之失時者,輒於是夕行之故,每換桃符貼門聯之際,簫鼓屯擁銅吹噪天。俗語諸神不在,為偷娶云。

博興縣

除夕,各家用稈草為束,設於大門外。燦火照耀,俗曰:照廳。

《山西志書》臨晉縣

除日,紛紛嫁娶,云諸神朝天,百無禁忌,謂之亂宿日。

隰州

除夕,門上貼招財紙,以硃抹馬形。曰:財神所乘也。

平遙縣

除日,早食糕,晚留飯,至元日食,名曰隔年飯。夜哭於門外,凡哭者,皆係婦人。名曰:鬼節。謂是日,亡人來,故哭耳。至期,滿城皆然,村落亦爾。崆峒詩曰:底是鄰悲並巷哭,雲中明日是新年。正謂此也。

永寧州

歲將除餽歲,名曰歲儀。至除日,祀先飲守歲酒,夕則放花爆、焚香燭迎神。俗傳忌用一切生物。蓋避生之一字也。

廣靈縣

除夕,選木聲洪者,於次早震響,以驚厲鬼。

《河南志書》光州

除夕,祀神祀先,名辭歲。百物更新。
《陜西志書》岐山縣
除日,寫春帖并磑俱封,爆竹燒藥,以辟鬼疫。具酒餚,圍爐聚飲深夜,謂之守歲。

《江南志書》嘉定縣

除夜,祭祖及門井之神。是夕,設饌於竈,先爇火爐於門,迎神而祭之,名曰:接竈。復爆竹,焚蒼朮及辟瘟丹。家庭舉宴,長幼咸集,祝頌而散,謂之分歲。酒餳曰:膠牙餳,分歲罷,小兒遶街呼叫,云賣汝癡,賣汝獃。世傳吳人多獃,故兒輩戲欲賣之,更深人靜,畫灰於道,象弓矢戈戟之狀,於以射祟,以布囊或竹籃盛石灰,印地上,謂之白米囤。兒女終夜不就寢,名曰守歲,謂可延年。雞鳴,持杖擊灰積致詞,以獻利市,謂之打灰堆。是日,官府封印不復判署,至新正三日始開,而諸行亦皆罷市,男女服飾,煥然一新。

松江府

除日,簷間遍插柏葉冬青,先期取松柴,斲方曬乾,至是,疊架於庭,以麻鞂豆萁實而燎之,擊鑼鼓,燒籸盆爆竹,鄰互擎炒豆,相逆僉搦而交納之,且餐且祈曰:湊投湊投。〈去聲〉炳燭爚薌閉門,則舉爆竹三聲。明旦開門,亦如之。

武進縣

武俗,季冬二十四日,送竈神,除夕,迎竈神。送迎皆用酒果糗糍。惟迎則益以金銀大鏹,亦粉米為之。 封井:除日,預潔罌盎貯水,井覆竹木器物,戒勿啟。至春正始開。祀用酒果,越三日乃撤。 關門爆仗,爆仗聲至深宵始絕,往往有達旦者。閉門時,持發三響,比戶同聲若連珠。自此,迄王正三日,啟闔皆然。 畫弓箭:白石灰畫弓矢門戶前,勢若沒羽,間繪金錢鶴鹿米囷之屬,又畫八寶於街衢,作城垣狀。 著燄:爐架松木於大門之外,四隅而中空之,六六為數。實豆萁松柏枝以相威,雜放爆仗銀花,用張其勢。一時紅光上蔽星斗。 做羹飯祀先也,祭祠堂畢,復陳先像於堂而祭之。高曾祖考分獻酒食,或像有失傳,則缺而統祭於祠。 人口糰,計家人長幼人數,各為一糰,取團圞之意。大者如缽,小如盂。又或如桃如鈴。用彩粉作花勝於其上,至元宵始分而啖之。 糕糯粉和糖揉之,細膩如脂,製無定形。凡祀神祀先,皆須此。謂之節糕。蓋曰節節高也。 燒路頭:祀五路神,即古祭行遺意。設位大門之左,而逼於地,故席地祀之酒,三獻牲屬,凡五焚楮,無祝祠燒俗呼也。 飲守歲酒,吃年夜飯。飲守歲酒畢,必飯。武俗,早暮皆啜粥,糜午則飯。自歲除,迄元宵,則日三飯。除夕,預炊米藏之,備半月糗糧,不更作新飯。 洗年殘:長幼以次沐浴,謂洗年殘,取除舊生新之義。 押歲錢:押同壓,恐歲之遽除也。富家翁置金銀於床笫,兒童則繫綵囊貯錢為樂。又或覓古錢如太平等號者,以取吉祥。 撐門炭:閤戶時,擇炭之堅而銳者,三挺紅絲繚繞之,廁之門角。又以蔥數本同結束,或云於炭,取剛於蔥,取蓊鬱也。掛盤香:搗香泥約如箸,大盤旋之,緯以色絲,層累以起形如塔,而上下俱銳,懸神佛前焚之,芳氣纏綿不散。可匝晝夜三旬。 種火:除夕,藏宿火爐中,達旦燄燄不息。歲朝,弗得乞火。蓋云水火不求人也。 喂鼠飯,飯一盂。益以魚肉置之奧窔處,而祝之曰鼠食,此毋耗吾家。

高郵州

十二月,除夜,卜碗內,穀種一粒,占來歲所宜,以為神賜。又家設火具於門首,曰:生盆。

蕭縣

除日,汲水足三日之用,以新年不敢犯井禁也。

灊山縣

夜宴,家眾燒燈達旦,視明沒,占次年休咎。

太湖縣

除夕,觀有星,卜來歲多綿。無犬吠聲,卜來歲吉祥。

《浙江志書》海寧縣

除夕,以酒果祀床神,祈兒女安寢。

桐鄉縣

除夕,門首置爐然薪,名送年火。

諸暨縣

除夕,圍爐守歲,夜半始就寢。仍以是夕夢寐,卜一歲休咎。忌諱者,至徹夜不睡。

永康縣

除夕,鑿五彩紙為錢,曳長之掛於中堂之兩楹,其中設香案,列燈燭茶果,曰:下供。越歲三日,取其錢焚之,曰:燒年紙。

溫州府

除夕,炊半熟米,淅之供節假內飯。夜放爆竹然燭遍室,謂之照歲。

《江西志書》新建縣

除夕,守歲放爆竹,擊鼓鳴鑼,以待雞鳴。曰:迎歲。

《湖廣志書》崇陽縣

除日,挑沙於門,採柏葉蠟梅花,遍插糊紙錢於戶。婦女辦果餚之類,以待元旦飲,謂之頭腦酒。

黃州府

除夕,村落間,滌釜乞靈於竈,卜來歲豐歉。五鼓視之,稻菽之屬豐者,忽有數粒於釜中,不知其何自來也。

酃縣

除夕,鼓樂,爆竹家人飲酒守歲。凡一年一切稱貸俱於此日索償。謂之鐵門限。

常德府

歲將盡數日前,鄉村多用巫師,朱裳鬼面,鑼鼓喧舞,竟夜不止,名曰還儺。

《福建志書》福州府

歲除,鄉人儺古有之,今州人以為打夜狐。曾師建云:南史載曹景宗為人好樂,在揚州,日至臘月,則使人邪呼,逐除,遍往人家乞酒食以為戲。迄今閩俗乃曰:打夜狐。蓋唐敬宗夜捕狐狸為樂,謂之打夜狐。閩俗豈以作邪呼。逐除之戲,與夜捕狐之戲同,故云。抑亦作邪呼之語,訛而為打夜狐歟。

松溪縣

歲除夕,以竹爇火爆於庭,謂之驅儺。又鳴火爆於將明,謂之開正。家具餚饌以迎新年,相聚歡醵留宿炊,謂之隔年飯。

壽寧縣

除夕人家,遍屋張燈,謂之照年。

永定縣

除夕,房廚燈燭,徹夜不斷,謂之上燈。

建寧縣

除夕下午,送燭至先人墓,所云照歲。

福寧州

除夜,祀先,沿街各燒柴竹之屬,名曰燒角富。

《四川志書》涪州

除夕,治椒酒貯瓶中,掛於井內。俟元旦拜年畢,即出。往井內提回家中,從卑幼先飲起,以至尊長,取不空回源源之意。

《廣東志書》潮州府

除夕,設火井於廳,相圍以食,謂之圍爐。爆竹鳴金吹螺,謂之辟邪禦盜。

普寧縣

十二月二十九或三十,各家盛舉辭年,奉祀祖先,吃毛芋頭。謂之剝鬼皮。

肇慶府

除夕,以語言美惡,卜周歲吉凶,謂之聽讖。

石城縣

除夕,各家掃淨舍宇,送箒於荒郊。曰:送窮。尊長分錢於幼少,以歲為差,曰:守歲。

樂會縣

除夕,以竿掛紙錢,以破筐箒舊燈盞其中,遠拋門外數百步。曰送殘。闔家通宵不寐,曰:迎春。

《雲南志書》南安州

除夕,燒兜羅香以辟邪。

大姚縣

除夕,彝人宰牲祀祖,以松葉鋪地,蓬頭跣足。不序長幼,席地坐,泡罈酒,插藤筒,吸飲。著綵衣,吹蘆笙,男女攜手舞蹈,和歌團遶。
除夕部藝文一守歲序          唐王勃

歲月易盡,光陰難駐。春秋冬夏,錯四序之涼炎。甲乙丙丁,紀三朝之曆數。十二月之陰氣,玉律窮年;一萬歲之休禎,金觴獻壽。賁鼓雷動,煙火星流。侲子黃童,統鉤陳而驅赤疫。諸王等集,陳玉帛而謁諸侯。京兆天中,竦樓臺而徹漢;長安路上,亂車馬而飛塵。王丞相之登臨,行將在目;戴侍中之重席,忽爾明朝。槐火滅而寒氣消,蘆灰用而春風起。魚鱗布葉,爛五色而翻光;鳳腦吐花,燦百枝而引照。悲夫年鬚將晚,志事寥落。公孫弘之甲第,天子未知。王仲宣之文章,公卿不識。對他鄉之風景,憶故里之琴歌。柏葉為銘,影泛新年之酒;椒花入頌,先開獻歲之詞。作者七人,同為六韻。

與毛維瞻         宋蘇軾

歲行盡矣,風雨凄然,紙窗竹屋,燈火青熒。時於此間,得少佳趣,無由持獻,獨享為媿,想當一笑也。
除夕部藝文二〈詩詞〉歲盡應令        梁庾肩吾

歲序已云殫,春心不自安。聊開柏葉酒,試奠五辛盤。金薄圖神燕,朱泥卻鬼丸,梅花應可折,倩為雪中看。

共內人夜坐守歲      徐君蒨

歡多情未極,賞至莫停杯。酒中喜桃子,粽裏覓楊梅。簾開風入帳,燭盡炭成灰。勿疑鬢釵重,為待曉光催。

守歲           唐太宗

暮景斜芳殿,年華麗綺宮。寒辭去冬雪,暖帶入春風。階馥舒梅素,盤花卷燭紅。共歡新故歲,迎送一宵中。

除夜            同前

歲陰窮暮紀,獻節啟新芳。冬盡今宵促,年開明日長。冰銷出鏡水,梅散入風香。對此歡終讌,傾壺待曙光。

於太原召侍臣守歲      同前

四時運灰琯,一夕變冬春。送寒餘雪盡,迎歲早梅新。

守歲            高宗

今宵冬律盡,來朝麗景新。花餘凝地雪,條含暖吹分。綬吐芽猶嫩,冰〈闕〉已鏤津。薄紅梅色冷,淺綠柳輕春。送迎交兩節,暄寒變一辰。

奉和守歲應制       許敬宗

玉琯移元序,金奏賞彤闈。祥鸞歌裏轉,春燕舞前歸。壽爵傳三禮,燈枝麗九微。運廣薰風積,恩深湛露晞。送寒終此夜,延宴待晨暉。

守歲侍宴應制       杜審言

季冬除夜接新年,帝子王孫捧御筵。宮闕星河低拂樹,殿庭燈燭上薰天。彈絃奏節梅風入,對局探鉤柏酒傳。欲向正元歌萬壽,暫留歡賞寄春前。

除夜有懷          前人

故節當歌守,新年把燭迎。冬氛戀虯箭,春色候雞鳴。興盡聞壺覆,宵闌見斗橫。還將萬億壽,更謁九重城。

欽州守歲          張說

故歲今宵盡,新年明旦來。愁心隨斗柄,東北望春迴。

岳州守歲二首        前人

夜風吹醉舞,庭戶對酣歌。愁逐前年少,歡迎今歲多。桃枝堪避惡,爆竹好驚眠。歌舞留今夕,猶言惜舊年。

守歲應制         沈佺期

南渡輕冰解渭橋,東方樹色起招搖。天子迎春取今夜,王公獻壽用明朝。殿上燈人爭烈火,宮中侲子亂驅妖。宜將歲酒調神藥,聖祚千春萬國朝。

歲夜安樂公主滿月侍宴    前人

除夜子星回,天孫滿月杯。詠歌麟趾合,簫管鳳雛來。歲炬常然桂,春盤預折梅。聖皇千萬壽,垂曉御樓開。

除夜樂城逢孟浩然     張子容

遠客襄陽郡,來過海畔家。樽開柏葉酒,燈發九枝花。妙曲逢盧女,高才得孟嘉。東山行樂意,非是競繁華。

除日            前人

臘月今知晦,流年此夕除。拾樵供歲火,帖牖作春書。柳覺東風至,花疑小雪餘。忽逢雙鯉贈,言是上冰魚。

應詔賦得除夜        王諲〈一作史青〉

今歲今宵盡,明年明日催。寒隨一夜去,春逐五更來。氣色空中改,容顏暗裏回。風光人不覺,已著後園梅。

歲除夜會樂城張少府宅   孟浩然

疇昔通家好,相知無間然。續明催畫燭,守歲接長筵。舊曲梅花唱,新正柏酒傳。客行隨處樂,不見度年年。

除夜有懷          前人

五更鐘漏欲相催,四氣推遷往復迴。帳裏殘燈纔去焰,爐中香氣盡成灰。漸看春逼芙蓉枕,頓覺寒銷竹葉杯。守歲家家應未臥,相思那得夢魂來。

除夜作           高適

旅館寒燈獨不眠,客心何事轉凄然。故鄉今夜思千里,霜鬢明朝又一年。

杜位宅守歲         杜甫

守歲阿戎家,椒盤巳頌花。盍簪喧櫪馬,列炬散林鴉。四十明朝過,飛騰暮景斜。誰能更拘束,爛醉是生涯。

除夜宿石頭驛       戴叔倫

旅館誰相問,寒燈獨可親。一年將盡夜,萬里未歸人。寥落悲前事,支離笑此身。愁顏與衰鬢,明日又逢春。

除夜長安客舍       歐陽詹

十上書仍寢,如流歲又遷。望家思獻壽,算甲恨長年。虛牖傳寒柝,孤燈照絕編。誰應問窮轍,泣盡更潸然。

除夜二首          盧仝

衰殘歸未遂,寂寞此宵情。舊國餘千里,新年隔數更。寒猶近北峭,風漸向東生。惟見長安陌,晨鐘度火城。殷勤惜此夜,此夜在逡巡。燭盡年還別,雞鳴老更新。儺聲方去疫,酒色已迎春。明日持杯處,誰為最後人。

除夜            元稹

憶昔歲除夜,見君花燭前。今宵祝文上,重疊敘新年。閒處低聲哭,空堂背月眠。傷心小兒女,撩亂火堆邊。

除夜酬樂天         前人

引儺綏斾亂毿毿,戲罷人歸思不堪。虛漲火塵龜浦北,無由珂傘鳳城南。休官期限元同約,除夜情懷老共諳。莫道明朝始添歲,今年春在歲前三。

小歲日對酒吟錢湖州所寄詩 白居易

獨酌無多興,閒吟有所思。一杯新歲酒,兩句故人詩。楊柳初黃日,髭鬚半白時。蹉跎春氣味,彼此老心知。

客中守歲          前人

守歲尊無酒,思鄉淚滿巾。始知為客苦,不及在家貧。畏老偏驚節,防愁預惡春。故園今夜裏,應念未歸人。

除夜            前人

薄晚支頤坐,中宵枕臂眠。一從身去國,再見日周天。老度江南歲,春拋渭北田。潯陽來早晚,明日是三年。

除日答夢得同發楚州     前人

共作千里伴,俱為一郡迴。歲陰中路盡,鄉思先春來。山雪晚猶在,淮冰晴欲開。歸歟吟可作,休戀主人杯。

除夜言懷兼贈張常侍     前人

三百六旬今夜盡,六十四年明日催。不用歎身隨日老,亦須知壽逐年來。加添雪興憑氈帳,消殺春愁付酒杯。惟恨詩成君去後,紅箋紙卷為誰開。

除夜書情         周弘亮

何處風塵歲,雲陽古驛前。三冬不再稔,曉日又明年。春入江南柳,寒歸塞北天。還傷知候客,花景對韋編。

故鄉除夜          前人

江亭閒望處,遠近見秦源。古寺遲春景,新花發杏園。萼中輕蕊密,枝上素姿繁。拂面雲初起,含風雪欲翻。容輝明十地,香氣遍千門。願莫隨桃李,芳菲不為言。

嶺外守歲         李德裕

冬逐更籌盡,春隨斗柄回。寒暄一夜隔,容鬢兩年催。

隋宮守歲         李商隱

消息東郊木帝回,宮中行樂有新梅。沈香甲煎為庭燎,玉液瓊蘇作壽杯。遙望露盤疑是月,遠聞鼉鼓欲驚雷。昭陽第一傾城客,不踏金蓮不肯來。

歲盡           司空圖

莫話傷心事,投春滿鬢霜。殷勤共尊酒,今歲只殘陽。

除夜            方干

玉漏斯須即達晨,四時吹轉任風輪。寒燈短燼方燒臘,畫角殘聲已報春。明日便為經歲客,昨朝猶是少年人。新正定數隨年減,浮世惟應百遍新。

途中除夜          高蟾

南北浮萍跡,年華又暗催。殘燈和臘盡,曉角帶春來。鬢欲漸侵雪,心仍未肯灰。金門舊知己,誰為脫塵埃。

歲除           唐彥謙

索索風搜客,沈沈雨洗年。殘林生獵跡,歸鳥避窯煙。節物杯漿外,溪山鬢影前。行藏都未定,筆硯或能捐。

除夜有感          崔塗

迢遞三巴路,羇危萬里身。亂山殘雪夜,孤燭異鄉人。漸與骨肉遠,轉於奴僕親。那堪正飄泊,明日歲華新。

歲除對王秀才作       韋莊

我惜今宵促,君愁玉漏頻。豈知新歲酒,猶作異鄉身。雪向寅前凍,花從子後春。到明追此會,俱是隔年人。

除夜            曹松

殘臘即又盡,東風應漸聞。一宵猶幾許,兩歲欲平分。燎暗傾時斗,春通綻處芬。明朝遙捧酒,先合祝堯君。

除夜野宿常州城外     宋蘇軾

南來三見歲云徂,直恐終身走道塗。老去怕看新曆日,退歸擬學舊桃符。煙花已作青春意,霜雪偏尋病客鬚。但把窮愁博長健,不辭最後飲屠蘇。
歲晚,相與饋問,為饋歲。酒食相邀,呼為別歲。至除夜,達旦不眠,謂之守歲。蜀之風俗如是。余官於岐下,歲暮思歸而不可得,故為此三詩以寄子由。            前人饋歲

農功各已收,歲事得相佐。為歡恐無及,假物不論貨。山川隨出產,貧富稱小大。寘盤巨鯉橫,發籠雙兔臥。富人事華靡,綵繡光翻座。貧者愧不能,微摯出舂磨。官居故人少,里巷佳節過。亦欲舉鄉風,獨唱無人和。
別歲

故人適千里,臨別尚遲遲。人行猶可復,歲行那可追。問歲安所之,遠在天一涯。已逐東流水,赴海歸無時。東鄰酒初熟,西舍彘亦肥。且為一日歡,慰此窮年悲。勿嗟舊歲別,行與新歲辭。去去勿回顧,還君老與衰。

守歲


欲知垂盡歲,有似赴壑蛇。脩鱗半已沒,去意誰能遮。況欲繫其尾,雖勤知奈何。兒童彊不睡,相守夜諠譁。晨雞且勿唱,更鼓畏添撾。坐久燈燼落,起看北斗斜。明年豈無年,心事恐蹉跎。努力盡今夕,少年猶可誇。

除夜對酒贈少章      陳師道

歲晚身何托,燈前客未空。半生憂患裏,一夢有無中。髮短愁催白,顏衰酒借紅。我歌君起舞,潦倒略相同。

除夜書懷         范成大

運斗寅杓轉,周天日御迴。夜從冬後短,春逐雨中來。鬢綠看看雪,心丹念念灰。有懷憐斷鴈,無思惜疏梅。絮厚眼生纈,蔬寒腸轉雷。燭花紅瑣碎,香霧碧徘徊。昨夢書三篋,平生酒一杯。床頭新曆日,衣上舊塵埃。搖落何堪柳,紛紜各夢槐。隙光能幾許,世事劇悠哉。岐路東西變,羲娥日夜催。頭顱元自覺,懷抱故應開。踴躍金何意,青黃木自災。身謀同斥鷃,政爾願蒿萊。

分歲詞           前人

質明分祠今古同,吳儂用昏蓋土風。禮成廢徹夜未艾,飲福之餘即分歲。地爐火煖蒼朮香,飣盤果餌如蜂房。就中脆餳專節物,四座齒頰鏘冰霜。小兒但喜新年至,頭角長成添意氣。老翁把杯心茫然,增年翻是減吾年。荊釵勸酒仍祝願,但願樽前且強健。君看今歲舊交親,大有人無此杯分。老翁飲罷笑撚鬚,明朝重來醉屠蘇。

賣癡獃詞          前人

除夕更闌人不睡,厭禳鈍滯迎新歲。小兒呼叫走長街,云有癡獃召人賣。二物於人誰獨無,就中吳儂仍有餘。巷南巷北賣不得,相逢大笑相揶揄。櫟翁塊坐重簾下,獨要買添令問價。兒云翁買不須錢,奉賒癡獃千百年。

打灰堆詞          前人

除夜將闌曉星爛,糞埽堆頭打如願。杖敲灰起飛撲籬,不嫌灰涴新節衣。老媼當前再三祝,只要我家長富足。輕舟作商重船歸,大牸引犢雞哺兒。野繭可繅麥兩岐,短衲換著長衫衣。當年婢子挽不住,有耳猶能聞我語。但如吾願不汝呼,一任汝歸彭蠡湖。

除日          金趙秉文

梅花無信報平安,又聽譙門畫角殘。荒郡人煙窮臘外,上方樓閣晚雲端。沈沈鳥沒天無盡,漠漠煙昏山更寒。日暮數峰猶帶雪,城頭霽色入闌干。

除夜            酈權

殊方節物老堪驚,病怯諸鄰爆竹聲。梨栗異時鄉國夢,琴書此夕故人情。眼看曆日悲存沒,淚濺屠蘇憶弟兄。白髮明朝四十七,又隨春草一番生。

歲除夕次東坡守歲韻    劉從益

人生都百年,誰問 龜蛇。容顏鏡中換,老醜不可遮。殷勤守此歲,來歲復何如。南鄰祭竈喧,北里驅儺譁。須臾罷無為,但聽樓鼓撾。明朝四十過,暮景真易斜。初心自慷慨,白首還蹉跎。寄語少年子,雖健不足誇。

次韻別歲          前人

一日復一日,其來不肯遲。一冬復一春,既去誰能追。問歲果安往,懵不知津涯。常於歲除夕,知是相別時。鄰翁慣禮餞,買酒烹鮮肥。百挽不得留,一別那須悲。年年例如此,華髮吾何辭。惟有學道心,自覺老不衰。

除夕用少陵韻        前人

窗送迢迢漏,燈開豔豔花。正愁聞過鴈,久客羨棲鴉。放眼春猶好,驚心日又斜。一蓑江上雨,歸思浩無涯。

除夜            王賓

落託功名挽不前,圍爐兀坐夜蕭然。臘殘畫角東風裏,春到梅花小雪邊。守得歲來慵覽鏡,送將窮去自裝船。平明點檢人間事,只有詩魔似去年。

除夜           元好問

一燈明暗夜如何,夢寐衡門在澗阿。物外煙霞玉華遠,花時車馬洛陽多。折腰真有陶潛興,扣角空傳甯戚歌。三十七年今日過,可憐出處兩蹉跎。

汴梁除夜          前人

六街歌鼓待晨鐘,四壁寒齋只病翁。鬢雪得年應更白,燈花何喜也能紅。養生有論人空老,祖道無詩鬼亦窮。數日西園看車馬,一番桃李又春風。

癸巳除夜          前人

山陰有歸客,雪夜泛扁舟。一笑遽云別,知君靜者流。看山對明鏡,濯足起飛鷗。還載一壺酒,相尋賀監遊。

除夕           元何中

我有百除夕,蘧廬是處安。翻因歸路近,始覺到家難。浦隔雁聲落,篷孤燈影寒。家人應共說,賓閣尚盤桓。

除夜自封溪歸高淵      前人

鴛鴦翻雨戲迴溪,溪路迢遙濕翠圍。隔竹杏花紅萬點,何因知我此時歸。

除夕            劉詵

疏雨孤燈夜,相看又歲除。江山猶寓客,親友絕來書。新酒初堪酌,長愁未暫疏。艱難吾敢恨,百歲定何如。

除夜客中          戴良

歲月遽如許,蹉跎老卻人。一年惟此夜,明日又逢春。湖海未歸客,風塵多病身。感時渾不寐,燈火獨相親。

辛亥除夕          前人

移居湖水上,已是一年期。客路頻辭歲,家山忘別時。庭寒無鵲噪,春近有梅知。此夜傷情極,椒觴懶獨持。

除夕            郭鈺

短日如年度,寧知歲又殘。鄉關一水隔,風雪五更寒。寄食囊垂罄,更衣帶盡寬。主人供帳好,獨作太平看。

丙午除夕        明周孟簡

為客逢今夕,寧親憶去年。一尊終不醉,孤館自無眠。家在雲山外,身依日月邊。何堪雙鬢改,又值歲華遷。

吳門同沈啟南方質父守歲  程慶琉

今夕知何夕,朋簪慰獨居。博誰呼得雉,食不歎無魚。春逐酒杯轉,年同燭跋除。乾坤俱是客,豈必限吾廬。

除夕和邊太常庭實      顧璘

守歲椒盤宴,歡然傍老親。誦詩從稚子,分肉遍鄰人。菽水慚三釜,柴荊寄一身。青燈能送喜,金蕊夜開頻。

除夕示兒元炳兼憶元煇諸兒  謝榛

對汝還成歎,寒更坐轉深。異鄉垂老計,春草隔年新。蠟炬明殘夜,天風破積陰。遙憐幾穉子,酒罷一長吟。

除夕憶社宰        汪道貫

中宵寒漏轉春聲,此夕憐君尚遠征。何處官梅供客酒,尊前歸夢隔王程。白榆歷落星初動,綠鬢栖遲歲幾更。新柳依依青眼在,即看匹馬到江城。

除夕短歌         程可中

蜡月全晦歲華暮,原燒偷青春微露。突冷連朝待束薪,床空半夜抖殘絮。年年逼除貧泥人,今歲頗得貧中趣。小庬狺狺吠欲喑,操券都來徵逋負。閉門龜縮堅不出,誑言白石庵中去。東鄰貰酒喜盈罌,西家乞米剛半釜。地爐

柮四壁紅,絕勝龍涎照銀炬。紈褲膏粱生無分,執鞭未可吾奚慕。蹇我亦非智術疏,自是君家合豪富。且呼焚魚煖濁酒,一勸一杯自寬諭。妻妾牛衣坐兩頭,兩兒膝畔差韶悟。得歲有慶失歲罰,椒花欲頌粗能句。踰艾明朝老禿翁,視此足驗平生遇。玉梅寒香撲鼻來,大杯停手已無數。

浪淘沙〈除夜〉     宋周紫芝

江上送年歸,還似年時。屠蘇休恨到君遲,覺得醉鄉無事處,莫放愁知。 紅灺一燈垂,應笑人衰。鶴長鳧短怨他誰,明日江樓春到也,且醉南枝。

感皇恩〈除夜〉       前人

玉樹點椒花,年華又杪,絳蠟燒殘暗催曉,小窗醒處,夢斷月斜江悄,故山春欲動,歸程杳。 容易肯教,人生常少,富貴應須致身早,此宵長願,贏取一尊娛老,假饒真百歲,能多少。

鷓鴣天〈丁巳除夕〉    趙師俠

爆竹聲中歲又除,頓回和氣滿寰區。春風解綠江南樹,不與人間染白鬚。 殘蠟燭,舊桃符,寧辭末後飲屠蘇。歸與幸有園林勝,次第花開可自娛。

雙鴈兒〈除夕〉      楊無咎

勸君今夕不須眠,且滿滿泛觥船。大家沈醉對芳筵,願新年勝舊年。

瑞鷓鴣〈逆旅除夜大雨〉   盧炳

客裏驚嗟又歲除,蕭蕭寒雨滴茆廬。山深溪轉泉聲碎,夜永風搖燭影孤。 冷甚只多燒木葉,詩成無處寫桃符。強酬節物聊清酌,今歲屠蘇自取疏。

祝英臺近〈除夜立春〉   吳文英

剪紅情,裁綠意,花信上釵股。殘日東風,不放歲華去。有人添燭西窗,不眠侵曉,笑聲轉,新年鶯語。 舊尊俎,玉纖曾擘黃柑,柔香繫幽素。歸夢湖邊,還迷鏡中路。可憐千點吳霜,寒銷不盡,又相對,落梅如雨。

喜遷鶯〈福山蕭寺歲除〉   前人

江亭年暮,趁飛鴈,又聽數聲柔櫓。婪尾杯單,膠牙餳淡,重省舊時羈旅。雪舞野梅籬落,寒擁漁家門戶。晚風峭,做初番花信,春還知否。 何處,圍豔冶,紅燭畫堂,博簺良宵午。誰念行人,愁先芳草,輕送年華如羽,自剔短檠不睡,空索綵桃新句。便歸好,料鵝黃,已染西池千縷。

喜春來〈除夜玉山舟中〉  元張雨

江梅的的依茅舍,石瀨濺濺漱玉沙。瓦甌篷底送年華,問暮鴉,何處阿戎家。
東風齊著力〈除夕〉   明張大烈
爆竹驚寒,疏梅送臘。歲轉韶華,振天簫鼓喧鬧。在鄰家,處處桃符貼換,簪方勝秀隱,嬌娃迎春早,寶釵端正,玉鬢排斜。 心事暗中誇,惟願取箕疇,斂福頻加,金尊滿祝,初添海屋霞。且飲今宵歲酒,膽瓶開,明日鮮花全收來,隔簾春色,澹柳抽芽。

除夕部紀事

《物原》:巫咸始制除夕節。
《晉書·曹攄傳》:攄補臨淄令,獄有死囚,歲夕,攄行獄,愍之曰:卿等不幸致此,非所如何。新歲,人情所重,豈不欲蹔見家邪。眾囚皆涕泣曰:若得蹔歸,死無恨也。攄悉開獄出之,剋日令還。掾吏固爭,咸謂:不可。攄曰:此雖小人,義不見負。自為諸君任之。其日相率而還,並無違者。一縣歎服。
《辟寒》:王武子好馬,冬至則嘶風鐙。除日則藥玉鞍。每節日,則飼馬以明沙豆、薔薇草。
《華陽國志》:王長文試守江原,令縣收得盜賊,長文引見,誘慰。時適臘晦,皆遣歸家,獄先繫囚亦遣之,謂曰:教化不厚,使汝等如此,長吏之過也。蜡節慶賞,宜就汝歸,上善相懽樂。過節來還,當為思他理。群吏惶遽,爭請不許。尋有赦令,無不感恩。所宥人輟不為惡,曰:不敢負王君。
《南史·謝方明傳》:方明加晉陵太守,復為驃騎長史。南郡相嘗,年終,江陵縣獄囚,事無輕重,悉放歸家,使過正三日還到。罪重者二十餘人,綱紀以下,莫不疑懼。時晉陵郡送故主簿弘季咸徐壽之,並隨在西,固諫,方明不納。一時,遣之囚及父兄並驚喜涕泣,以為就死無恨。至期,有重罪一人醉不能歸,鄉村責讓率領將送,竟無逃者,遠近歎服焉。
《魏書·禮志》:高宗和平三年十二月,因歲除大儺之禮,遂耀兵示武,更為制。令步兵陳於南,騎士陳於北,各擊鐘鼓以為節度。其步兵所衣青赤黃黑,別為部隊。楯槊矛戟相次,周回轉易以相赴,就有飛龍騰蛇之變,為函箱。魚鱗四門之陳,凡十餘法,跪起前卻莫不應節。陳畢,南北二軍皆鳴鼓角,眾盡大譟,各令騎將六人去來挑戰。步兵更進退以相拒,擊南敗北,捷以為盛觀,自後踵以為常。
《荊楚歲時記》:歲暮,家家具肴蔌,詣當宿歲之位,以迎新年。相聚酣飲留宿歲飯。至新年十二日,則棄之街衢,以為去故納新也。
《辟寒》:唐貞觀初,天下久安。時屬除夜,太宗盛飾宮掖,明設燈燭,盛奏樂歌,乃延蕭后觀之。后曰:隋主淫侈,每除夜,殿前諸院設火山數十,盡沈香木根,每一山皆焚沈香數車。火光暗則以甲煎沃之,焰起數丈,香聞數十里,一夜之間用沈香二百餘乘,甲煎過二百石。太宗口刺其奢,心服其盛。
《唐書·竇懷貞傳》:神龍中,進左御史大夫。會歲除,中宗夜宴近臣,謂曰:聞卿喪妻,今欲繼室,可乎。懷貞唯唯。俄而禁中寶扇障衛,有衣翟衣出者,已乃韋后乳媼,王所謂莒國夫人者,故蠻婢也。懷貞納之不辭,世謂媼壻為阿㸙。懷貞每謁見奏請,輒自署皇后,阿㸙而人,或謂為國㸙。《瑯嬛記》:除夕,梅妃與宮人戲,鎔黃金,散瀉入水中,視巧拙以卜來年否泰。梅妃一瀉,得金鳳一隻,首尾足翅,無不悉備。
《雲仙雜記》:裴度,除夜歎老,迨曉不寐,爐中商陸火,凡數添也。
賈島常以歲除取一年所得詩,祭以酒脯。曰:勞吾精神,以是補之。
洛陽人家除夜,銅刀刻門埋小兒硯,點水盆燈。都下寺院,每歲除,用碫磨。是日,作碫磨齋。
《輦下歲時記》:都人至年夜,請僧道看經,備酒果,送神帖。竈馬於竈上,以酒糟抹於竈門之上,謂之醉司。命夜於竈裏點燈,謂之照虛耗。《秦中歲時記》:歲除日,進儺,皆作鬼神狀,內二老兒,儺公儺母。
《九國志》:吳越錢鏐,嘗歲除夜宴,命諸子及諸孫,鼓胡琴,一再行,遽止之曰:人將以我為長夜之飲也。《茅亭客話》:蜀主,每歲除日,諸宮門各給桃符一對,俾題元亨利貞四字。
《北戶錄》:南方逐除夜,及將發船,皆殺雞擇骨為卜,傳古法也。
《該聞錄》:李岐鄰叟家,為山魈所祟。岐令除夕聚竹數十根,於庭焚之,使爆裂有聲,至曉乃寂然。
《東京夢華錄》:至除日,禁中皇大儺儀,並用皇城親事官諸班直戴假面繡,畫色衣,執金槍龍旗。教坊使孟初身品魁偉貫,全副金鍜銅甲,裝將軍用,鎮殿將軍二人,亦介胄裝門神。教坊南河炭醜惡魁肥裝判官,又裝鍾馗小妹土地竈神之類,共千餘人,自禁中驅祟,出南薰門外,轉龍灣,謂之埋祟而罷。是夜,禁中爆竹山呼,聲聞於外。士庶之家圍爐團坐,達旦不寐。謂之守歲。
《墨莊漫錄》:東坡在黃州,而王文甫家東湖。公每乘興,必訪之。一日,逼歲除至,其家見方治桃符。公戲書一聯於其上,云:門大要容千騎入,堂深不覺百男歡。《三山志》:州人除夕,以竹著火燒爆於庭中,兒童當街燒爆相望,戲呼達旦,謂之燒火爆。張丞相浚為帥,日除夕,莆人鄭樵客郡中,與觀火爆。丞相命賦詩給竿字為韻,樵口占云:駒隙光陰歲已殘,千門竹爆競團圞。燒成焰焰丹砂塊,碎盡琅琅碧玉竿。喚轉韶光新景燠,辟除惡魅舊時寒。主人從此占佳瑞,再入為霖洒旱乾。
《范成大·村田樂府序》:除夜,祭其先竣事,長幼聚飲,祝頌而散,謂之分歲。小兒繞街呼叫,云賣汝癡,賣汝獃。世傳吳人多獃,故兒輩諱之,欲賈其餘。
《乾淳歲時記》:禁中以臘月二十四為小節,夜三十日為大節。夜呈女童驅儺,裝六丁六甲六神之類,大率如夢華所載。後苑修內司,各進消夜果兒,以大合簇飣凡百餘種,如蜜煎、珍果。下至花餳、箕豆,以至玉杯、寶器、珠翠、花朵、犀象博戲之具,銷金斗葉,諸色戲弄之物,無不備具,皆極小巧。又於其上作玉輅,高至三四尺,悉以金玉等為飾。護以貼金龍,鳳羅罩,以奇侈求勝。一合之費,不啻中人十家之產,止以資天顏一笑耳。后妃諸閤,又各進歲軸兒,及珠翠百事吉利市袋兒,小樣金銀器皿,併隨年金錢一百二十文。旋亦分賜。親王貴邸,宰臣巨璫。至於爆仗,有為果子人物等類不一,而殿司所進屏風,外畫鍾馗捕鬼之類,而內藏藥線,一爇連百餘不絕。簫鼓迎春,雞人警唱而玉漏漸移,金門已啟矣。
都下除夕,比屋以五色錢紙、酒果以迎送六神於門。至夜蕡燭籸盆,紅映霄漢,爆竹鼓吹之聲,喧鬧徹夜,謂之聒廳。小兒女終夜博戲不寐,謂之守歲。又明燈床下,謂之照虛耗。及貼天行帖兒財神於楣,祀先之禮,則或昏或曉,各有不同。如飲屠蘇,百事吉膠。牙餳燒木、賣懵等事,多率東都之遺風焉。守歲之詞雖多,極難其選,獨楊守齋一枝春最為近世所稱。并書於此:竹爆驚春競喧闐,夜起千門簫鼓。流蘇帳,暖翠鼎,緩騰香霧。停杯未舉,奈剛要送年。新句應自賞,歌字清圓。未誇上林鶯語,從他歲窮,日暮縱閒愁,怎減劉郎風度,屠蘇辦了迤邐柳,欣梅妒。宮壺未曉,早驕馬繡車盈路。還又把,月夕花朝,自今細數。
《雞肋編》:廣南里俗,歲除爆竹,軍民環聚,大呼萬歲。《瑯嬛記》:互人國白玉城,自女牆至城下俱以白玉為之,鬼不敢入。蓋鬼陰物,喜黑而畏白。至今,除夕,人家用白堊繞門,畫城池,列干戈之類,亦遺意也。
《熙朝樂事》:除夕,人家祀先及百神,架松柴齊屋,舉火焚之,謂之籸盆。煙焰燭天,爛如霞布,爆竹鼓吹之聲,遠近聒耳。家庭舉燕,則長幼咸集。兒女終夜博戲藏鉤,謂之守歲。燃燈床下,謂之照虛耗。以赤豆作粥,雖貓犬亦食之。更深人靜,或有禱竈請方,抱鏡出門,窺聽市人無意之言,以卜來歲休咎。是日,官府封印不復簽押,至新正三日始開,而諸行亦皆罷市,往來邀飲。蓋杭人奢靡,不論貧富,俱競市什物,以慶嘉節。而光飾門戶,塗澤婦女衣服釵環之屬,更造一新。皆故都之遺俗也。
《帝京景物略》:十二月三十日,插芝麻鞂於門簷窗臺,曰:藏鬼鞂中,不令出也。門窗貼紅紙葫蘆,曰:收瘟鬼。夜以松柏枝,雜柴燎院中。曰:燒松盆,熰歲也。懸先亡影像,祀以獅仙斗糖麻花饊枝,染五色葦架竹罩陳之家,長幼畢拜已,各自拜,曰:辭歲。已,叢食坐飲,曰:守歲。
《北京歲華記》:先除夕一日,曰:小除。人家置酒宴,往來交謁,曰:別歲。焚香於戶外,曰:天香。凡三日止。帖宜春字,小兒女寫好字。

除夕部雜錄

《陶朱公書》:除夜燒盆爆竹與照田蠶,看火色同,是夜取安靜為吉。
《桯史》:國學,以古者五祀之義,凡列齋扁榜,至除夕,必相率祭之。遂以為爐亭守歲之酌。祝詞惟祈速化而已。群儒執事者,帽而不帶,以縚代之,謂之叨帽。爵中皆有數鴨腳,每獻,則以酒沃之,謂之僥倖。
《癸辛雜識》:太學,除夜,各齋祀神。用棗子、荔枝、蓼花三果。蓋取早離了之讖。遇出湖,則多不至三賢堂。蓋以樂天東坡和靖為落酥林,故也可發一笑。
《清波雜志》:鄭顧道侍郎居上饒,享高壽,煇不及識也。嘗見其除夕小詩親筆,可是今年老也,無兒孫次第飲屠蘇,一門骨肉知多少,日出高時到老夫。〈注〉《胡德輝·蒼梧志》云:或問屠蘇事於鮑欽山,鮑曰:平屋謂之屠蘇。若今幕次之類,往往取其少,長均平之義。《通考》:常以歲除夜五更,視北斗,占五穀善惡。其星所主明則成熟,暗則有損。貪狼主蕎麥,巨門主粟,綠存主黍,文昌主芝麻,廉貞主麥,武曲主粳糯,破軍主赤豆,輔星主大豆。
《紀歷撮要》:除夜,東北風,主禾大熟。
《夢餘錄》:古人爆竹,必於元旦雞鳴之時。今人易以除夜,似失古意。
唐人,以冬至前一日,亦謂之除夜。予謂除字止可施於歲前一日。若又有冬除之說,則夏至前又可謂之夏除乎,殆非通論也。

除夕部外編

《金剛經》:鳩異何軫,鬻販為業。妻劉氏,少斷酒肉,常持《金剛經》,先焚香像前願。年止四十五,臨終,心不亂,先知死日至。太和四年冬四十五,矣悉捨資裝供僧欲入歲,假遍別親故。何軫以為病而不信。至歲除日,請僧受入關沐浴,易衣,獨處一室,趺坐,高聲念經,及辨色悄然。兒女排室入看之,已卒,頂熱灼手。軫以僧禮葬,塔在荊州北郭。
《異聞總錄》:京師風俗,每除夜,必明燈於廚廁等處。謂之照虛耗。有趙再者,令二小鬟主之。一鬟利麻油澤髮,遂易廁燈以桐膏。夜分,他婢如廁,見婦人長三尺許,被髮絳裙自廁出。攜小箱盛雜色新衣摺於壁角。婢驚呼而返,告其同類,皆往觀,至則無所見。獨易油之人,大叫仆地,眾扶歸,救以湯劑,移時方甦,言先不合輒以桐膏易燈,才至此為鬼所擊。云:我為人登溷不作聲,致我生瘍痛甚。正藉今夕油以塗之,爾乃敢竊換,方毆擊間,家人輩來者多,乃舍之。
《致虛閣雜俎》:司書鬼,曰:長恩。除夕呼其名而祭之,鼠不敢囓,蠹魚不生。

继续浏览内容
知乎
发现更大的世界
打开
浏览器
继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