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国后期秦国的土地和人口究竟是如何变化的?

[图片] 这张图是网上流传的长平之战时期的战国地图,可以看到此时秦国占据的土地已经接近六国之和了,那么秦人口也应该在总人口的1/2到1/3之间,但是看…
关注者
80
被浏览
37,667

10 个回答

谢邀 @锦熙

这幅地图画得似乎不太准确吧。根据太史公《史记·楚世家》的记载:“考烈王元年,纳州于秦以平。”其中楚考烈王元年被历史学家考订为公元前262年,也就是这幅地图所标注的“公元前260年”之前两年,州在今湖北省咸宁市西北部,可见到公元前260年左右秦楚南界最东应该只到今湖北省赤壁市、洪湖市一带。按这幅地图画的秦东南界已经到长江、汉水交汇处即今湖北省武汉市以东了。另据史学家杨宽先生的考证,秦赵长平之战历时3年,时间是公元前262年至公元前260年(再谈长平之战的时间 - 中国知网)。那么到公元前260年,秦已尽取原韩上党郡(今山西省长治市),赵军退守长平(今山西省晋城市高平市)。而按这幅地图所画的,今天晋东南地区大部分还属于赵国,这似乎与当时长平之战战场形势不符。

另外,题主所说的“很多文章里对当时人口的估计都是总人口2000-4000万”不知道指的是哪些“文章”?据我所知,史学界大多数专著和论文对战国时期(?BC476~BC221)中国总人口的估计基本上是2000多万。袁祖亮《中国古代人口规模发展变化及其规律》估算战国时期总人口在3000万以下,赵文林、谢淑君主编的《中国人口史》倒是估计战国时期总人口至少有3000万(而且这本书里面说:“这已是只会偏低而不会偏高的数字了”),王育民著《中国人口史》则认为战国时期人口最高峰都不过只有2000万左右,只有葛剑雄主编的《中国人口史》第一卷估计战国时期中国境内总人口在4000万~4500万之间。需要指出的是,葛剑雄先生的这个结论目前没有得到史学界公认,大多数史学家都表示相当怀疑。如果按战国后期当时中国境内总人口有2000多万这个数据来计算,那么秦国人口有500万左右已经不算少了。

题主所谓“此时秦国占据的土地已经接近六国之和了,那么秦人口也应该在总人口的1/2到1/3之间”如果可以成立的话,那么我是不是可以说“俄罗斯的领土(1710万平方公里)已经占据世界陆地总面积(1.49亿平方公里)的1/9以上了,俄罗斯人口应该在世界总人口(74亿)的1/10到1/9之间”?同样,澳大利亚领土面积768万平方公里,居世界第6位,为什么人口才几千万?

公元前260年秦国的疆域确实不小,大致可以分为这么几个板块:①关中盆地:秦国的老家;②河内、河东地区:夺自三晋,毗邻东周,伸入中原地区;③陇东高原:靠近月氏人的活动范围,从吐火罗人和一些氐羌部族手中夺得;④巴蜀地区:今天的四川盆地和汉中盆地,公元前316年秦惠文王灭蜀国、巴国后这些地方并入秦国版图;⑤北地:原属义渠,公元前272年秦宣太后灭义渠后并入秦国版图;⑥黔中、江南、鄢郢地区:今两湖一带,秦昭襄王时期与楚国长期反复争夺后夺得;⑦陶郡:今山东省西南部的菏泽市一带,东部商业都会,公元前284年五国伐齐后被秦国夺占,因地处东方与秦国本土不相连,是秦国的一块飞地。就当时的形势来说,关中平原的确是天府之国,但当时还没有修郑国渠,容易受水旱灾害影响,人口不会很稠密;陇东、巴蜀归属秦国的时间还不长,开发程度也不算太高,人口稀少;北地和南方的黔中、洞庭地区很多地方都是无人荒地,基本上没怎么开发,人口极少,而且这些地方不是秦国核心区;陶郡人口稠密,但远离秦国本土,是飞地;只有河内、河东地区人口众多、经济富庶,在长平之战中可以为秦国提供大量兵源、粮草、兵器。所以秦国虽然疆域确实十分辽阔,地跨南北,控驭西方,但是富庶的地方并不多,经济实力不算特别强大,人口也不稠密。

战国时期和秦国情况比较类似的是楚国。楚国鼎盛时期是楚威王时期(BC340~BC329),当时楚国西败巴国、东破越国,疆域包括今湖北省全境、河南省南部和东部、湖南省和江西省中北部、重庆市东南部、陕西省安康市、安徽省和江苏省绝大部分、上海市、浙江省北部和山东省南部。但当时楚国疆域内,开发程度比较高的地方只有淮北地区,淮河以南的广大南方地区很多地方千里无人烟,是一片茂密的亚热带丛林。所以这一时期的楚国虽然是战国七雄中疆域最大的,但是地广人稀,实力还没有达到可以独步天下的地步。

至于那个时期秦国的人口,因为没有明确的历史文献记载,所以任何相关数据都是估算甚至猜测出来的。中国最早的人口记录是西汉汉平帝元始二年(公元2年),据班固《汉书·地理志上》记载,当时全国各郡总人口大约有5960万左右。之前的先秦时代,没有任何关于人口方面的记载,所以只能推算,至于推算出来的总人口是多少当然也就见仁见智。目前连战国时期中国总人口是多少都存在许多种相去甚远的推测数据,何况是当时秦国的人口。

继续浏览内容
知乎
发现更大的世界
打开
浏览器
继续

那么秦始皇二十六年(前221)初并天下,为三十六郡,是哪36郡呢?秦律是非常细微而严谨的,秦的36郡也一样。秦在王畿设置内史管理44个县320万口(分出陇西郡80万、北地郡80万)。剩下34郡每个郡10个城,每个县8千户,每户10口,就是2720万口。一共是3040万口。秦始皇是在三年内灭楚灭代灭燕灭齐的,灭楚之初秦国有1700万人口,加上繁衍和损耗,和灭楚得640万设8个郡、灭齐得560万设7个郡,灭代得80万、灭燕得80万,各设1个郡,一共3060万口,二者数量接近。


前246年,秦王政(秦始皇)继位后,开始继续进攻六国,但是此时控制国家的是吕不韦。赵魏韩郡是侯爵级5个城出一个军,而秦郡一开始是侯爵级,从秦始皇开始是公爵级10个城出两个军。此时人口,秦国是秦地200万(牛耕)、西戎50万(牛耕)[秦地加西戎修水利后一共是[内史]320万(秦昭王28年分出[陇西郡]先40万后80万、[北地郡]先40万后80万)]、[蜀郡]秦惠王28年置先40万后80万(牛耕、水利)、[巴郡]秦惠王置40万秦昭王30年置黔中巫郡40万后并入巴郡共80万、[汉中郡]秦惠王后12年置先40万后80万(牛耕、排干沼泽)、魏地120万(牛耕)[上郡]80万秦昭王3年置[河东郡]40万秦昭王21年置、楚地[南郡]秦昭王29年置40万(牛耕)、韩地80万(牛耕)[三川郡]秦庄襄王元年置[南阳郡]秦昭王35年置40万[上党郡]20万[太原郡]20万,总人口800万口,也就是丁男200多万,也就是战兵30万,此时韩国260万口、魏国卫国220万口、赵国420万口、燕国220万口、齐国520万口、楚国620万口,但是六国积弊日渐深重。笼络燕齐,稳住楚,攻伐韩赵魏。韩国此时度量衡大体分为上党郡40万人黑黍黄帝尺(也就是周尺)、河内郡40万人红黍黄帝尺、颍川郡40万人夏尺、国都40万人晚商尺、三川郡40万人早商尺5个体系。秦国一雪邯郸之战后的大耻辱,又重新拿下韩国[上党郡]秦昭王48年置60万和赵国[太原郡]秦庄襄王4年置60万,总人口880万,实有[上党郡]80万、[太原郡]80万。秦始皇有8郡

韩国为了疲秦,秦国修建郑国渠,关中人口增加了近100万,内史加两郡共320万。前244年,秦国拿下韩国十三城近60万人,韩国丧失半壁江山,秦国总人口近1000万,实有[三川郡]80万。各国不救韩国,韩国自己又昏招不断。秦有9郡

前243年,魏国信陵君抑郁而死,前242年,秦国拿下魏国延津二十城,每城4千户共8万户设立[东郡]始皇5年置80万,把魏国分隔南北。魏国此时度量衡大体分为延津80万人红黍黄帝尺(也就是周尺)、杞县40万人夏尺、开封40万人晚商尺、安阳40万人早商尺四个体系。秦有10郡

前241年,楚、赵、魏、韩、卫五国攻秦,最后一次合纵战败,秦国攻占魏国北部安阳朝歌40万人、灭卫国,魏国只剩100万人口,秦国人口1000多万,与楚、赵、魏、韩四国总和1000多万基本持平。笼络燕齐,稳住楚,攻伐韩赵魏

前238年,秦王政铲除了丞相吕不韦和长信侯嫪毐集团,开始亲政。秦王政在李斯、尉缭等人的协助下制定了“灭诸侯,成帝业,为天下一统”的策略。此时,楚王死、春申君被杀,战国四公子大势已去,六国之内尽是奸臣当道。秦国趁机攻击魏国杞县40万人,魏国只剩首都开封40万,名存实亡

韩非入秦,劝说秦王先攻赵国,李斯出谋让赵燕交战,于前236攻赵,赵国李牧反击,前235年赵王死,新赵王更加昏庸,前234年魏王死,秦占赵国[云中郡]始皇13年置[雁门郡]始皇13年置,秦有12郡

前233年韩非被处死,韩国称臣献土40万人,前231年韩国献出河内郡40万人[河东郡]80万,只剩一个首都40万人。前230年秦灭韩设[颍川郡]始皇17年置80万,秦国人口达到1200万。同年,赵国大旱,秦攻200万人口的赵,此时残存的五国总人口1400万,略多于秦,然而齐国一直打酱油。秦有14郡

前229年,新赵王杀李牧,前227年,荆轲刺秦王,秦灭赵[邯郸郡]始皇19年置、破燕[右北平]始皇20年置[渔阳(广阳)]始皇21年置[辽西]始皇22年置,秦有、攻楚[南郡][南阳郡]、灭魏[砀郡]始皇22年置,残赵迁都代,秦国人口达到1700万,齐楚燕代加一起才1000万,然而齐国依然打酱油。秦有21郡

秦国动用500万人口的20万甲士进攻20万甲士的楚国,被击败,损兵10万甲士,亡七都尉(每人1万6千甲士),齐国依然打酱油

秦国动用全部1700万人口60万甲士灭楚,实有6郡[陈郡]始皇23年置[泗水]始皇23年置[长沙]始皇24年置[九江]始皇24年置[薛郡]始皇24年置[会稽]始皇25年置,以及[闽中]始皇25年,秦有28郡

前222年,秦灭燕[辽东]始皇22年置[上谷]始皇23年置、代[代郡]始皇25年置各50万人口,夺回送给齐国的[巨鹿]始皇25年置。秦有32郡

秦灭一直打酱油的齐500万人口,非常鄙视的只设了一个[齐郡]始皇26年置、[琅邪郡]始皇26年置,加内史(冯翊郡、扶风郡),秦有36郡。

齐郡(临淄郡)、琅邪郡(即墨郡)分出济北郡、博阳郡(济南郡)、剧郡(城阳郡)、胶西郡、胶东郡5个郡,一共41个郡,重新分出[黔中郡],再加上[故鄣]、[九原]始皇33年辟河南地、[南海]始皇33年、[桂林]始皇33年、[象郡]始皇33年、琅邪郡分出[东海郡]始皇34年,始皇34年一共48个郡,加内史(冯翊郡、扶风郡)一共50个郡。





现代黍子每株1000粒,怀疑黄帝时期因为育种的落后,每株只有200粒,约2ml,也就是先秦的一升(商鞅铜方升200ml)的百分之一,200粒脱壳后约剩一半也就是100粒脱壳前的重量,因为“黄钟[盅]定黍”源自黄帝,而百黍之重为铢(株)。唐朝典籍《唐六典》中对度量衡制有一段记载:“凡度,以北方秬黍[黑黍]中者,一黍之广为分,10分为寸,10寸为尺(周黑黍尺0.247米),一尺二寸为大尺(唐红黍尺0.297米),十尺为丈。凡量,以秬黍中者,容1200黍为龠(12ml),二龠为合(重1两),10合为升,10升为斗,三斗为大斗,10斗为斛。凡权衡,以秬黍中者,百黍之重为铢,(12铢为盅,1200黍)24铢为两,三两为大两,16两为斤(,30斤为均,4均为石)。《说苑》十六黍为一菽,六菽为一铢,二十四铢重一两,也就是96粒黍为1株(比黄帝黍颗粒更大的黑黍)。《淮南子天文训》十二粟[粟]而当一份,十二份而当一铢,也就是144粒黍为1株(小红黍)。又说六十粟为一铢(粟的颗粒大)。《说文》“称”这个字下也有类似记载。

关于推算出的黄帝年代为5300年前,见知乎“黄帝之后,夏朝之前”我怀剑听雨的回答。大地湾第四期遗址,即仰韶文化晚期,距今5500-5000年,对应的就是黄帝时期,黄帝父系与大地湾文化同源,但是出生自母系的半坡遗址(根据《海经》距离推算出来的轩辕国所在),家族之后征服了大地湾文化,到黄帝时也成功担任了大地湾文化的酋长。此时的聚落由于农业的发展,人口的剧增,迅速扩展到整个遗址,约有400人。山坡中轴线分布着数座大型的原始会堂式建筑,周围为密集的胞族或家族。其中以“F901”为代表的大型建筑,420平方米,居住面为料疆和砂石混凝而成的类似现代水泥的地面,即有主室和侧室,又有后室和门前附属建筑,其保存之好、规模之大、结构之复杂、工艺之精湛均为中国史前建筑所仅见,大地湾第四期聚落已成为当时清水河沿岸各部落的中心,这是我国目前考古发现中同一时期绝无仅有的聚落。在大地湾第二期仰韶早期遗迹中出土的几件骨匕和铲形器上多见有等距离的圆点形钻窝刻度,并在窝内涂有红色颜料,它们应为当时测定某些东西长宽的尺度。F901中出土的一组陶质量具,是中国发现最早的量器。大地湾这套陶质古量器,出土于房F901的主室中(前堂);为了与古代量具名称相贴切,将在其相应容量的名称上冠以升(盛)、斗(豆,兜)、啝(壶)、区、釜(鬴,斛)、钟之称谓,主要有264.3ml泥质槽状条形盘(升)、2650.7ml夹细砂长柄麻花耳铲形抄(啝)、5288.4ml泥质单环耳箕形抄(区)、26082.1ml泥质带盖四把深腹罐(钟)等。黄帝母系家族的图腾为蜜蜂,怀疑这么精准的容积是依靠蜂蜡的失蜡法制作的,也就是先用数出数量的黍子做出容积,然后把黍子抠出,把融化的蜂蜡倒入冷却半凝固,然后把蜂蜡抠出,捏成想要的形状后冷却凝固,再在外面加陶土做成器型烧制,并把融化的蜂蜡倒出。10:50:100:200:500:1000比例一直被后世所继承。《世说新语》中记载:“陈元方季方炊。。。忘著箄,饭落釜中成糜。”这里的箄是甗与鬲之间的,而此处把鬲称为釜,可见深腹罐可称为釜。《考工记》食一豆肉,饮一豆酒,中人之食也。黄帝这套量具缺了个豆,但是豆就是日常用的普通的碟子,所以才不加入吧。

何驽在《从陶寺观象台IIFJT1相关尺寸管窥陶寺文化长度单位》中提出陶寺尺一尺是0.25米。

wenku.baidu.com/view/64.

这是黄帝尺,也是周黑黍尺,也是天文学上世代传承的量天尺的长度,这个距离现在依然使用,叫做耧播法,是黍子两株之间的传统最佳距离(《不同栽培模式对黍子产量的影响》)。

黄帝钟是26400ml=12*11*2*10*10(并非是纯十进制),先秦钟是20000ml=10*10*2*10*10。容积是脱壳前,方便计算长期储存,重量是脱壳后,方便计算运输消耗,非常科学,所以容积夹着一个2。

黄帝时的方一夏里边长250米土地(100万株,少于现代400万株),分为100份,每次种10份,每份边长25米,以0.25米为间隔,种1万株,1株2ml,每1份的产量(脱壳前)就可以装满一个黄帝钟,这个钟有安邑出土的实物。黄帝时四季如春,黍60~90天一熟,可以一年种五次,但是种植黍的刀耕火种田地必须轮作。黑黍6株1200粒12ml重7.8克,一个黄帝钟的黑黍(26400ml)就是17千克(去壳则少一半),两钟脱壳前的或一钟脱壳后的大概可以吃10天,1啝吃1天,方一夏里的十分之一6250平米,大概能吃100天,一年种五次,也就能吃500天,但是毕竟种一收五,扣除作为种子和防歉收,5个6250平米也就勉强够一个人吃一年365天,一次一个人要播种6250平米也就是近9市亩,成人要替孩子工作,则为10市亩,是古代单人劳动力的常见面积,所谓“三十亩地一头牛,老婆孩子热炕头”,男人耕13亩,牛耕11亩,女人耕6亩,这也是北周均田制的授地原则。夫妻两个就是10个6250平米,也就是1个方一夏里用一年5次,4个方一夏里,用4年20次,给夫妻两娃一家4口人。4个方十夏里,等于1个方十周里的亭25平方公里耕地,大地湾遗址所在的秦安县五营乡的原始耕地面积就是这个数,等于400个方一夏里,5300年前的黄帝时能养活400口人,3000年前的西周时能养活200家1000多口人。参考的是建国初期彝族、基诺族的数据,拥有大量休耕地,很明显,黄帝时期,因为刀耕火种的休耕期非常长,很可能长达4年20次。唐《通典》卷三《食货》“昔,黄帝始经土设井,以塞争端,立步制亩,以防不足。”《孔子家语》卷五《五帝德》“黄帝。。。治五气,设五量,抚万民,度四方。”《帝王世纪》的作者,精准的数据资料很可能来自西出潼关的东周图书馆管理者老子。

耕地面积500平方公里,黄帝时代,20个子爵部落,家4口,8千口人。夏朝500平方公里,家5口,估计是1万多口人。商制640英亩*81=250平方公里=100平方英里,商朝出8乘9乘9乘4=648家乘4=2592家,每家3~4口,1万口人,500平方公里2万口人。西周初期625平方公里含城市38400口人,平均500平方公里3万口人。春秋初期管仲齐国,商制250平方公里出30乘10乘10=3000家,每家4口人,1万2千口人,500平方公里2万5千口人再加城市人口,约是3万多口人。战国1采邑2乡20亭500平方公里7500户4万口人。



西周最早设县,西六军和洛阳核心区都是由非世袭的常伯管理,一个常伯管理四个男爵国和普通伯爵一样,每个男爵国一个常任,但是因为这些常任不是男爵,所以这些男爵国也不叫男爵国而叫县。常伯通常是侯爵的儿子,侯爵的长子、次子都要来西周首都学习管理技巧,并担任人质,所以常伯不一定是长子,称为伯X父,比如卫康叔的儿子伯懋夫就叫仲髦,《商周姓氏考》青铜器也出过一个伯X父有哥哥的。X伯是世袭伯爵,伯X父只是非世袭常伯


楚国学习西周,但是改良,把边境的小国合并成公爵国(10个男爵国)叫做县公,比如申国、吕国等合并成申公,现代一个县等于西周一个男爵国,感兴趣的可以自己去数。


晋国学习楚国,但是改良,更多是学齐国,齐国有三种田制,管仲就是把周制公田分掉重设采邑,以接近商制面积,晋国也是面临商制周制犬牙交错的问题,晋把有公田的两个男爵国拆成三个公田的采邑,学楚国以十个采邑为县公,而以两个采邑为县子,所以晋国那些子就是这样来的。


秦国只是继承了西周的县而已,参看徐卫民《秦内史置县考》,西六军有32个县,秦国一开始也是只有30个县(晋国占了5个)。


县的本意就是限(不得自行扩张)现(随时可以收回改封)险(保卫边疆)


晋县、秦县都是人口不超过两万,秦县有公田相当于1.5个采邑,万户,晋县没有公田相当于2个采邑,万五千户,之后“韩赋七邑,皆成县”意思是这些邑因为商业发达(如原、州在太行道上)或者开垦附近的荒地沼泽(如箕在沼泽、蔺在西北),人口从七千多达到了万五千,虽然依然只能出25*7的马车,但是步兵可以达到双倍的数量,从而在军赋上满足25*14的要求,所以4900乘实际上有9800乘才能有的人数,晋国采用一户3人的小户,300户一马车,而秦是一户5人的中户,300户一马车。


度量衡分黑黍、红黍,其中黑黍以0.8的诡异规律变化。周文王是周田制的最初设计者,周公只是进一步完善,周黑黍都耕地面积是商黑黍乡的1.5倍,只要分掉公田,剩下的私田与商黑黍乡面积相同,而周黑黍都又与黄帝黑黍都耕地面积完全相同。所以相信晋献公时代为了平衡兵役,把2个周黑黍乡拆分成3个采邑,1个商黑黍乡为1个采邑。

商乡64夫(每夫10英亩)*9*9,约与周乡耕地面积相同100井*9夫*10甸。商在山西的黑黍乡,应该用的还是商朝早期度量衡,也就是英国的田亩制度,凯尔特人跟中国学的,商早期尺是0.1578米,英尺是0.3048米,约是英尺一半,64个份地*9*9=209.7890369平方公里,中山国区域的现代河北县很多很多是这个面积的耕地。每个份地是10英亩,64个份地是一个平方英里。周黑黍尺是0.246米,一个夫是158米*158米=24964平方米,周黑黍乡是100井*9夫*10甸=224平方公里,与商制黑黍乡接近。一个周黑黍都有25甸。

而秦国占据西周六军之地,根据耕地面积与县数的换算,依然延续西周的都变为秦县,有公田,比晋国采邑要大,人口根据秦衡是12*16*30*4=23040户46080丁。齐国五鄙是商制,可以计算出耕地面积,只是齐国五鄙因为附近的古黄河下游沼泽干涸而各个县面积无法确定,中山国也是长期采用商制,也少沼泽,变化不大,所以此地现代的县耕地面积多为230平方公里左右,远小于周制区域的县的350平方公里左右。根据对晋国人口兵车的比例推演,发现晋国在两次弭兵大会之后,1户人口逐渐从5~6口中户变为10~12口大户。而商制1户根据份地面积是3~4口,一个采邑3千小户也才万余口,3千大户也才不到4万口,转为秦的5~6中户也才7千余户(总结出的第2条规律),2个采邑城为1个晋县子爵(总结出的第3条规律),洪洞县加古县可以设赵邑、羊舍邑、杨邑、范邑4个采邑,所以羊舌四族4个采邑才两个县,《河东郡置县考》30多城16县才够一个郡。“大县两万户,中县万五千户,小县万户”可见县是以近万户为标准。“韩赋七邑,皆成县”则是少数附近有沼泽可以排干或者处于商道城市人口繁荣的采邑可以达到万户。秦县是两万户,晋两邑县是万五千户,晋升级县是万户。《秦内史置县》44个采邑,也是两个采邑1个2万户县,也是和晋国一样两个采邑1个1万五千户县,所以大县有县令、县丞、两个县尉,每个采邑一个县令或县丞,再加一个县尉。齐国因为度量衡复杂似乎也是采用此种制度。战国记载多县、城不分,部分边地郡只有部落没有城,但是总人数各郡应该相近(总结出的第4条规律),后世学者应加以注意,不应在盲人摸象的情况下越走越岔。



“万乘之国七”------从刘向开始的读史错觉


西汉末刘向在其整理的《战国策》叙文中留有“晚世益甚,万乘之国七,千乘之国五,敌侔争权,盖为战国”的名句,其实这只是从刘向开始的读史错觉。经过详细分析,中山国最盛之时,只有马车300多辆,也就是千余乘(乘是马车加后勤牛车,根据蓝永蔚的《春秋时期的步兵》等研究,只有四分之一是马车),但是采用的是商朝初期军制一车600兵,人口80多万,折算为西周军制马车800多辆,也就是三千余乘,而同时期的齐国人口近400万,折算也就是万余乘,魏国、燕国、韩国折算只有西周军制马车1000多辆,人口200多万,折算也就是八千乘,赵国折算只有西周军制马车2000辆,人口300多万,折算也就是万乘。战国时代之始终,未曾出现过同时满足“万乘之国七”的时期,战国七雄各自满足“万乘”都只是一段时期以内的事情,韩国甚至只是接近万乘。


1.春秋、战国、秦、西汉早期沿用演变西周时期的度量衡,其衡制(重量)反映了西周的户制,且因为编户齐民,也同时反映了田制,因为全民皆兵,而同时反映了军制,于是摸清对应规则,就可以彼此互证。

《汉书律历志》记载了西汉奇怪的衡制(重量):权者,铢、两、斤、钧、石也,所以称物平施,知轻重也。本起于黄钟之重。一龠容千二百黍,重十二铢,两之为两。二十四铢为两。十六两为斤。三十斤为钧。四钧为石。汉代,24铢为一两,16两为一斤,30斤为一钧,4钧为一石。

“秦的赋税制大体分为三种。。。第二种口赋,指人头税(丁税)。《史记张耳陈余列传》称,秦征戍不止,头会箕敛,以供军费。《淮南子氾论训》载,秦之时。。。头会箕赋,输于少府。”(丘光明《计量史》,湖南教育出版社2002年版,216页)用簸箕收取的铜钱,为了避免存在劣币偷税,而各地丁男的行政编制又基本相同,就会采用称重的方式。

根据《周礼》,西周,4井12户平均24个成人丁男组成一个村邑,64井16个村邑200户组成一个甸邑(1个甸邑出马车一乘),10个郊人甸邑和10个遂人甸邑加1个都城邑和4个县鄙邑(出马车1乘)组成一个“小都”邑(也就是1个都邑出马车25乘),甸邑是黄帝、夏朝的“万国”之一, 都城邑、县鄙邑是商朝的“三千诸侯”之一,而“小都”邑则是西周一个男爵国,所以三者都可以被称为邑(不详述13),这也是导致地理记载混乱的原因。

西周一个小都,农村20个甸,每个近200户,共近4000户,小都城内外共2000户,4个县鄙城内外共500户,5城5甸之和与20甸之和相同,合计8千户。中山国一石1万克(171页)的斤两铢与秦朝一石3 万克(182页)相同,但是中山国以20斤为均,2均为石,或许就是这个原因。

战国,把约0(尾邑)~36(雅邑)井的公田全分给了奴隶变私田,变“100步为亩”为“240步为亩”,一些公田充足的甸邑(也称为成邑)一个就多出了8个村邑成了300户,20个甸邑折算就成了30个甸邑,加上1个都城和4个县鄙的城市人口的增加,平均4万6千丁、2万3千户组成一个都邑。《周礼》体系与度量衡考古体系完全吻合。王说,今年一个成人收5铢,那么各级监察官只要称一称下一级交上来的是不是5的倍数就好了。当然这只是理想模型,但是全国有无数个县可以互相对冲,搭建这种模型有助于管理。

西汉公元前后,6300万人口,公元2年共103个郡、王国等郡级政区,县、侯国、邑、道等县级政区1587个。万户以上的县称县令,万户以下的县称县长。基本上大部分都是方五十周里耕地就有五个的万户小县,5人1户,1000个万户小县就是5000万人口。再加上少数人口大县和边疆山区一些地广人稀的县。一个现代县,基本等于西周一个男爵国或伯爵国。

《周礼·地官·大司徒》:“诸公之地,封疆方五百里,其食者半;诸侯之地,封疆方四百里,其食者三之一;诸伯之地,封疆方三百里,其食者参之一;诸子之地,封疆方二百里,其食者四之一;诸男之地,封疆方百里,其食者四之一。”原本方百里,四分之三到一半土地是不能用的,比如男爵是1个百里1个都邑。子爵是2个百里2个都邑。伯爵是3个百里4个都邑。侯爵是4个百里5个都邑。公爵是5个百里10个都邑。但是从西周到春秋到战国到汉朝,人口也翻了5倍,特别是城市人口的极大增加。

《礼记王制》凡四海之内九州岛,州方千里。州,建百里之国三十、七十里之国六十、五十里之国百有二十,凡二百一十国;名山大泽不以封,其余以为附庸间田。八州,州二百一十国。天子之县内,方百里之国九、七十里之国二十有一、五十里之国六十有三,凡九十三国;名山大泽不以晳,其余以禄士,以为间田。凡九州岛,千七百七十三国。天子之元士、诸侯之附庸不与。天子百里之内以共官,千里之内以为御。千里之外,设方伯。五国以为属(500),属有长。十国以为连(1000),连有帅。三十国以为卒(3000),卒有正。二百一十国以为州(21000),州有伯。八州,八伯、五十六正、百六十八帅、三百三十六长。八伯各以其属,属于天子之老二人,分天下以为左右,曰二伯(鲁国、卫/燕国)。

方千里者,为方百里者百。封方百里者三十国,其余,方百里者七十。又封方七十里者六十,为方百里者二十九、方十里者四十,其余,方百里者四十,方十里者六十。又封方五十里者二十,为方百里者三十,其余,方百里者十、方十里者六十。名山大泽不以封,其余以为附庸间田。诸侯之有功者,取于间田以禄之;其有削地者,归之间田。   

天子之县内:方千里者为方百里者百。封方百里者九,其余方百里者九十一。又封方七十里者二十一,为方百里者十、方十里者二十九,其余,方百里者八十、方十里者七十一。又封方五十里者六十三,为方百里者十五、方十里者七十五,其余方百里者六十四、方十里者九十六。

《周礼职方式》凡邦国千里,封公以方五百里则四公,方四百里则六侯,方三百里则十一伯,方二百里则二十五子,方百里则百男,以周知天下。

《尚书》登名民三百六十夫,不显亦不宾灭。

商朝九州中的八州大概每州210国、每国100兵400人,王畿所在州内360区,除了商朝直属地240*3=720国,还有93国120属600国,一共210*8+720+600=3000,三千诸侯,大概控制120万人。后期繁衍扩张到肥沃区每国750兵3000人。周朝在雍州的直属地其实与商朝河北冀州直属地面积差不多,所以沿用类似的套路,把商朝冀州直属地分成很多小国,把周朝雍州的小国并成直属地,同时因为周朝新的度量衡与黄帝度量衡一致,从而获得了更多黄帝度量衡小部落的支持和归附,根据西晋《帝王世纪》的记录,120万到周1300万,人口翻了10倍,是因为《吕览·观世》“周之所封四百余,服国八百余”《逸周书世俘》武王遂征四方,凡憝国九十有九国。。。凡服国六百五十有二,751国是唐黎等600国加商朝王畿100国、北鄙50国加宣方

400+800=1200,人口1371.4923万,平均一国(鄙城)一万多,是三千的四倍,纳入周制的有五千人,也就是国人2500、野人2500,而这一个国就是西周的一个鄙城五个甸每个甸两三百户,五个鄙组成一个都,五个都组成一个侯爵,所以周公封了71个公爵侯爵伯爵。

《左传》僖公二十四年“封建亲戚以蕃屏周”。《荀子·儒效》“周公兼制天下,立七十一国,姬姓独居五十三人”。《左传》昭公二十八年“兄弟之国十有五人,姬姓之国者四十人”

8州是1680国,1680+93=1773国。71✘25=1775,71✘20=1420,1680刚好在中间,其中53个是姬姓侯爵伯爵。同时《周礼职方式》规定了每州(100)封4个公(25)或6个侯(16)或11个伯(9),全部按侯则8州有48个侯,全部按伯则8州有88个伯,71刚好在中间。如果1个州(100)封1个公(25)、3个侯(3✘16=48)、3个伯(3✘9=27),则刚刚好(25+48+27=100)。明细的话,西周分封了虢、虞、宋九个公爵以及鲁、卫两个元侯(9✘50+2✘55=560),如果剩下里27个是侯爵的话(27✘25=675)、27个是伯爵的话(27✘20=540),一共就是1775个城,“自上而下,隆杀以两”,卫侯比鲁侯少2城,就是1773,按男爵国计算的话(2✘11+9✘10=112,27✘5=135,27✘4=108,再加上西六军6✘5=30、东八军中洛阳盆地的24,一共409个男爵国)。《吕览·观世》“周之所封四百余(国人),服国八百余(殷人、野人)”。

这里只有2+9+27+27=65个国家,但是因为公爵里很多都是拆开封的,比如太昊之后分为四(比如宿国就分宿男和宿迁两个男爵国)、黄帝之后分为四,所以65个就变71个了

《左传·僖公二十一年》载:“任、宿、须句、颛臾,风姓也。实司太昊与有济之祀,以服事诸夏。邾人灭须句,须句子来奔

《国语郑语》云姓邬、郐、路、偪阳,曹姓邹、莒,皆为采卫

西汉末年有1370个县,考虑到部分县是作为男爵国整体保留下来,一个顶5个,大致就对应西周初年的1773个小城和八百里秦川、六百里洛阳。比如尹湾简的东海郡在西周是十个男爵领,到了西汉末年是38个县

所谓封谁谁之后于哪里是障眼法,要知道周王族都是一路这些王的后裔,周王族也是神农之后、黄帝之后、帝尧之后、帝舜之后,所以实际上大部分是在封自己人

最重要的,是姬昌玩了一个大招,他给纣王建议土改扩大民兵份地估计扩张,但是:《孟子 · 滕文公上》 夏后氏五十而贡,殷人七十而助,周人百亩而彻

100*0.8=80

80*0.8=64

64*0.8=51.2

夏尺0.125米是黄帝尺0.25米的二分之一,商尺是0.158米,0.158*0.8是夏尺

姬昌给纣王的尺是0.198米,也就是3米五的丈八蛇矛的那个尺,0.198米*0.8是商尺,于是纣王成了那个垫脚的80,土改费力还得罪土著,

周公的周礼回到了100,周尺0.248,基本就是黄帝尺,而中国大部分地区用的都是黄帝尺,于是大部分地区就不用土改了

姬昌当初联络各地土著就是靠不改变土地制度,才能“三分天下有其二”得到土著们的支持,所以日后周武王时期分封弟弟功臣全是在南方的鲁山、吕、管、蔡、康

商朝的支持者全在东方,所以周公的分封主要在东方,彻底土改掉商朝制度

商朝立国时只能控制120万人口,周公时是1200万,实际上控制不了多少,全靠大家给神农黄帝后裔面子,所以周人特别害怕别的古国崛起,没想到最后楚国还是崛起了

当时统计人口不收税,又给求神净罪,所以数据非常准,古罗马也是用净罪名义统计人口

商朝80万+120万人口被屠了17万,迁徙走奴隶30万,剩下的武庚之乱又被屠一次后,被分成四份,最不听话的30万人去洛阳盆地看管,最听话的3万户15万人去宋国自己玩,剩下的100万人被周人殖民地每个10万人、5万人的瓜分

鲁、卫初封时就分别得到了“殷民六族”、“殷民七族”。


左传•定公四年》即有“殷民六族”:条氏、徐氏、萧氏、索氏、长勺氏、尾勺氏;有“殷民七族”:陶氏、施氏、繁氏、铸氏、樊氏、饥氏、终葵氏;据《史记•殷本纪》则有殷氏、来氏、宋氏、空桐氏、稚氏、北殷氏、目夷氏

千里之外,设方伯。五国以为属(500户),属有长。十国以为连(1000户),连有帅。三十国以为卒(3000户),卒有正。二百一十国以为州(21000户),州有伯。

卒就是族,3000户,大约与女真一个猛安户数相同,七族就是21000户。鲁国给了是11个男爵国55个城,卫国是53个城。1个男爵国5千户,11就是5万5千户,当时的设立原则是周人、殷人、土著各三分之一,所以给了六、七个族2万户10万的殷人,每个城2500殷人当野人。

剩下16个5万,大概是虢国、虞国、燕国、齐国、陈国、蔡国等分了,等到唐叔虞桐叶封侯都没有殷人可以给他,只能给怀姓九宗


2.中山国最盛之时,同时期的齐国折算只有马车近4000辆、人口近400万,也就是万余乘

随着重犁牛耕深翻出肥土,此一时期暂时不再需要休耕,制约人口的核心土地问题得以解决,单位面积内的户数得以增加,以及随着产量生产力的提高和非农人口的增加,而繁荣起来的都市。万户为县,很多公田多的5千户鄙(一个鄙邑加四个甸邑)因为分掉公田和城市贸易人口的增加而得以达到万户升级为县,也就是《左传昭公五年》的“韩赋七(鄙)邑,皆成县也”。战国时的齐国的很多县鄙因为原本就是平原公田多,再加上近海渔业和煮盐贩盐,而得以从鄙升级为县。秦始皇统一六国后,确立郡、县二级制,全国分为36郡,郡下设县。秦初因为战乱人口残破而“大率(县)方百里,其民稠则减,稀则旷”。西汉初年银雀山竹简《库法》同样因为战乱人口残破而“大县百里(越大越容易囊括废地),中县七十里,小县五十里。大县两万家,中县一万五千家,小县万家”。到了西汉末年连云港尹湾竹简,记载东海郡有266290户,都乡64个和农乡106个,都乡近1000户和农乡近2000户(五口为户),人口达到战国时期的两倍多,原本西周十个男爵国的面积内有了38个县级单位,人口更是增加了五倍,可以作为旁边近似地形的齐国鼎盛期的人口参考。所谓战国时郡比县小,很可能是错把“都”看成了“郡”。都,在战国以后专指点而不指面,但是周朝的都,既指点也指面。《说文》中的注解称“地方千里,乡为百县,县有四郡(都)”,正方形边长一千周里,有100个正方形边长一百周里的“大都”。郡音形同君,是国家级的,五十周里的“小都”离战国的国家级则面积差太远了。汉朝一个郡一般有20个县,王国一般有4到8个县。战国秦汉的都尉,比校尉等级高,校尉管25000人,一个县鄙达到万户后就有这么多男丁,而都尉禆将军管理五个校尉,面积是西周一个小都,西汉把都尉改为郡尉,所以只能是古人错别字了。

根据《史记田敬仲完世家》“及田常卒,有七十馀男。。。襄子使其兄弟宗人尽为齐都邑大夫”《史记滑稽列传》齐威王召见“诸县令长七十二人,赏一人(即墨大夫),诛一人(阿大夫)”。[清]阎若璩《四书释地又续》,[清]阮元《清经解》卷22,(上海)上海书店出版社,1988年。“《乐毅传》下齐七十余城,《田单传》复齐七十余城”。一个县约万户,提供25马车,爵为下大夫。《史记苏秦列传》说齐宣王曰:“齐,南有泰山,东有琅邪,西有清河,北有勃海,此所谓四塞之国也。齐地方二千余里,带甲数十万。。。临菑中七万户,臣窃度之,不下户三男子。”这里的地方二千余里做20*20时是框进了整个渤海有大量废地,做20多个百里,每个百里四分之一到一半是耕地,每个百里4个五十里,莱夷地区多山,所以齐国大概有20多个小都,每个小都五个城(1都4鄙)都成万户县后就是100多个县,实际则只有73个县,汉高祖六年(前201年)复置齐国,领七郡七十三县,汉武帝时,齐国之地已分为十二郡国,按每郡12县就是144县,人口翻了一倍。按72个县每个万户5万人,临淄七万户50万人,一共400万,才有男丁八十万,其中带甲二十万。

齐国其实有三种不同的田制、户制、军制,《管子》对三种都有记载,其中两种《国语齐语》也有记载,另一种《尚书大传》有类似体系。

“制鄙。三十家为邑,邑有司;十邑为卒(300家),卒有卒帅(谋克);十卒为乡(3000家),乡有乡帅(猛安);三乡为县(9000家),县有县帅(万户);十县为属(10万户),属有大夫(军帅)。五属,故立五大夫。(50万户,都统)

“五家为轨,轨为之长;十轨为里,里有司;四里为连,连为之长;十连为乡,乡有良人焉。以为军令:五家为轨,故五人为伍,轨长帅之;十轨为里,故五十人为小戎,里有司帅之;四里为连,故二百人为卒,连长帅之;是连为乡,故二千人为旅,乡良人帅之;五乡一帅,故万人为一军,五乡之帅帅之。三军,故有中军之鼓,有国子之鼓,有高子之鼓。

《管子·匡君·小匡》桓公曰:“参国柰何?”管子对曰:“制国以为二十一乡,商工之乡六,士农之乡十五,公帅十一乡,高子帅五乡,国子帅五乡,参国故为三军,公立三官之臣。市立三乡,工立三族,泽立三虞,山立三衡,制五家为轨,轨有长。十轨为里,里有司。四里为连,连有长。十连为乡,乡有良人。三乡一帅。”

桓公曰:“五鄙柰何?”管子对曰:“制五家为轨,轨有长。六轨为邑,邑有司。十邑为率,率有长。十率为乡,乡有良人。三乡为属,属有帅。五属一大夫,武政听属,文政听乡,各保而听,毋有淫佚者。”

于是乎管子乃制五家以为轨,轨为之长。十轨为里,里有司。四里为连,连为之长。十连为乡,乡有良人。以为军令。是故五家为轨。五人为伍,轨长率之。十轨为里。故五十人为小戎,里有司率之。四里为连。故二百人为卒,连长率之。十连为乡,故二千人为旅,乡良人率之。五乡一帅。故万人为一军,五乡之帅率之,三军

《国语·齐语》管子于是制国以为二十一乡:工商之乡六;士乡十五,公帅五乡焉,国子帅五乡焉,高子帅五乡焉。齐国采用周制的土地大概是2个百周里多一点。管子于是制国:“(3个周制份地“夫”为1家)五家为轨(也就是2井18个周制份地“夫”),轨为之长;十轨为里(20井),里有司;四里为连(加上公田为100井),连为之长;十连为乡(1000井),乡有良人焉。以为军令:五家为轨,故五人为伍,轨长帅之;十轨为里(50户),故五十人为小戎,里有司帅之;四里为连(200户),故二百人为卒,连长帅之;十连为乡(2000户,五口为户),故二千人为旅,乡良人帅之;五乡一帅,故万人为一军,五乡之帅帅之。三军,故有中军之鼓,有国子之鼓,有高子之鼓。十乡则万井,二十一乡就是2个百周里多一点。

《国语·齐语》“制鄙。三十家为邑(30户),邑有司;十邑为卒(300户),卒有卒帅;十卒为乡(3000户,三口为户),乡有乡帅;三乡为县(突然变成三进制是关键),县有县帅;十县为属,属有大夫。五属,故立五大夫,各使治一属焉;立五正,各使听一属焉。是故正之政听属,牧政听县,下政听乡。”三十家为邑,《周礼·夏官·职方氏》“青州,其民二男二女”,商离母系社会时期近,女性地位更高,一夫一妻为一家,就是64块份地。十邑为卒,十卒为乡,就是6400块份地。三乡为县(县相对于都,处于边鄙位置,突然变为3进制是关键),3县9乡就是五十周里小方国(小都),由4个组成1个百周里方国(大都)也就是12县,5属50县就是4个百周里。商朝的田可以参考明清时期的朝鲜王国韩百谦的《田考》。齐承商制,商俗四进,《左传》昭公三年:齐(国)旧(制),四(进)量(度),豆、区、釜、钟。四升曰豆,各自其四,以登于釜(1釜等于64升),釜十则钟(突然变为10进制是关键,周制是夏制改九为十,齐制是商制改九为十)。

《管子·立政·首宪》是春秋中期的制度,人口已经繁衍为春秋早期的两倍,齐国在齐桓公时原本有十五个农业乡,但是晚年隧邑叛乱出去,再加上被各国侵占,所以原本该有三十个州,而下面则只有二十五个州。另一个特点是,齐国在齐桓公时原本实行以西土养东国的制度,《管子匡君大匡》“隰朋聪明捷给,可令为东国,宾胥无坚强以良,可以为西土“,齐西不当兵,所以赋税是齐东民兵的十倍,《管子轻重丁》“ 今,齐西之粟,(陈)釜(2万毫升有多,也就是20公升有多)百泉[权,砝码,日后演化为钱和印,不足200克,百泉也就是不足20公斤,和粮食的密度是相符的],则区二十也;齐东之粟,釜十泉[权],则区二泉[权]也 ”。而春秋中期则双方已经差不多了, 齐西的商豆是1300(1220)立方厘米(国博),商升是305立方厘米 ,齐东的毫区1350立方厘米,毫豆375立方厘米,编制也是齐西为1乡10卒、1卒10邑、1邑30户,齐东为1州10里、1里10游、1游20户。

分国以为五乡(10000户),乡为之师,分乡以为五州(2000户,五口为户),州为之长。分州以为十里(200户,早期为100户),里为之尉。分里以为十游(20户),游为之宗。十家为什,五家为伍,什伍皆有长焉。

筑障塞匿,一道路,博出入,审闾闬,慎筦键,筦藏于里尉。置闾有司,以时开闭。闾有司观出入者,以复于里尉。凡出入不时,衣服不中,圈属群徒,不顺于常者,闾有司见之,复无时。若在长家子弟臣妾属役宾客,则里尉以谯于游宗,游宗以谯于什伍,什伍以谯于长家,谯敬而勿复。一再则宥,三则不赦。凡孝悌忠信、贤良俊材,若在长家子弟臣妾属役宾客,则什伍以复于游宗,游宗以复于里尉。里尉以复于州长。州长以计于乡师。乡师以著于士师。凡过党,其在家属,及于长家。其在长家,及于什伍之长。其在什伍之长,及于游宗。其在游宗,及于里尉。其在里尉,及于州长。其在州长,及于乡师,其在乡师,及于士师。三月一复,六月一计,十二月一著。凡上贤不过等,使能不兼官,罚有罪不独及,赏有功不专与。

孟春之朝,君自听朝,论爵赏校官,终五日。季冬之夕,君自听朝,论罚罪刑杀,亦终五日。正月之朔,百吏在朝,君乃出令布宪于国,五乡之师,五属大夫,皆受宪于太史。大朝之日,五乡之师,五属大夫,皆身习宪于君前。太史既布宪,入籍于太府。宪籍分于君前。五乡之师出朝,遂于乡官致于乡属,及于游宗,皆受宪。宪既布,乃反致令焉,然后敢就舍;宪未布,令未致,不敢就舍。就舍,谓之留令。罪死不赦。五属大夫,皆以行车朝,出朝不敢就舍,遂行至都之日。遂于庙致属吏,皆受宪。宪既布,乃发使者致令以布宪之日蚤晏之时,宪既布,使者以发,然后敢就舍;宪未布。使者未发,不敢就舍;就舍,谓之留令,罪死不赦。宪既布,有不行宪者,谓之不从令,罪死不赦。考宪而有不合于太府之籍者,侈曰专制,不足曰亏令,罪死不赦。首宪既布,然后可以布宪。


详细分析证明

使用旧商制的纪人被迫改迁入的齐国(山东),西田

100米✘8✘10✘3✘102%(路网和沟渠)=25公里(夏制百里)

100米✘8✘10✘4✘102%(路网和沟渠)=32公里(商制百里)

齐承商制,《左传昭公三年》:“齐(国)旧(制),四(进)量(度),豆、区、釜、钟。四升曰豆,各自其四,以登于釜(1釜等于64升),釜十则钟(突然变为十进制是关键)。”

《小尔雅》:一手之盛,谓之溢。两手,谓之掬。掬,一升(305立方厘米是关键)也。掬四,谓之豆(1300立方厘米)。豆四,谓之区(4847立方厘米)。区四,谓之釜(1釜等于64升)。釜二有半,谓之薮。薮二有半,谓之缶。二缶,谓之锺。二锺,谓之秉(1秉等于25釜)。

《仪礼聘礼》 十薮曰秉。。。车,秉有五薮。

《国语齐语》:“制鄙。三十家为邑,邑有司;十邑为卒,卒有卒帅;十卒为乡,乡有乡帅;三乡为县(突然变成三进制是关键),县有县帅;十县为属,属有大夫。五属,故立五大夫,各使治一属焉;立五正,各使听一属焉。是故正之政听属,牧政听县,下政听乡。”

《管子》桓公曰:“五鄙柰何?”管子对曰:“制五家为轨,轨有长,六轨为邑,邑有司;十邑为率,率有长;十率为乡,乡有良人;三乡为属,属有帅。五属一大夫,武政听属,文政听乡,各保而听,毋有淫佚者。”

三十家为邑,《周礼·夏官·职方氏》“青州,其民二男二女”,女性地位较高,一夫一妻为1家,30家就是60块份地,加4块份地的宅基地,就是64块份地。十邑为卒,十卒为乡,就是6400块份地。三乡为县(县相对于都,处于边鄙位置),3县9乡就是五十周里小方国(小都),由4个组成1个百周里方国(大都)也就是12县,5属50县就是4个百周里(48县)有多。商朝的田可以参考明清时期的朝鲜王国韩百谦的《田考》。

西田,赋税是十倍,但是出兵只出十分之一。乡有3000家(早商是8*9*9=648,扣除宅基地也就是600家),万口,出150人(早商是300人)、牛车1乘(早商另有双马马车1乘),与商朝初年出车规律同。县有9000家,3万口,出450人、牛车3乘,另出四马马车1乘。纪人被迫改迁入的旧商制一个县的耕地面积(192平方公里),还不如齐人改迁入占据的周制一个乡的耕地面积(250平方公里),但是人口却是后者的三倍,农业负担重,税收是后者的十倍,但基本无兵役负担。

每个边长32公里的方,因为只有一半土地可用于耕种,商代有8乘双马马车、8乘牛车,再加伯爵自己的2乘,就是50乘,山东有十二个这样的伯爵,也就是600乘。

使用新商制的卫国(河北),西田

128米✘8✘3✘2✘5✘104%(路网和沟渠)=32公里(商制百里)

考古发现的燕、赵、中山、卫、魏大梁量器,为900、1800、3600、10800立方厘米,与新商制8家9邻为1铺(72家)相符。

《尚书大传》“八家而为邻,三邻而为朋(目目),三朋(目目)而为裏。五裏而为邑(《管子》的部),十(5*2)邑而为都(2个正方形的《管子》的聚,也就是半个商百里,考虑到一般来说另一半是不能被用作耕地的土地,一个商百里为一族)。十(5*2)都而为师(《管子》的方,河北王畿有10个族,组成王师)。州,十有二师焉。”

边长128米的份地,8*8=64块份地,组成1个正方形的邻,每家8块,1邻8家。

128米✘8✘3=3072米也就是六周里,9个邻组成1个正方形的暴[裏]。8*9=72家,64*9=576块份地,暴[裏]的面积(9.5公里)约是成(25公里)的三分之一有多,一成200家,可见无误。每家出1人,另外每3个邻24家(64*3=192块份地)助养1个脱产贵族(64*305立方厘米,也就是1釜)。

18个邻,8✘18=144,加6助养着的贵族,也就是150人,一车。商朝时,36个邻300人为攻车和守车,为一个甸国。边长32公里的一个商百里为一族,25个甸国,50车。商的河北王畿,有十族250个甸国,500车。

《管子,乘马第五》“方六(周)里,命之曰暴(裏,正方形,pu,堡,六里铺,也就是甲骨文的甸)。五暴命之曰部(邑,bu,三十里铺),五部命之曰聚(正方形,25个暴,也就是四分之一个商百里)。聚者有市,无市则民乏。五聚命之曰某乡,四乡命之曰方(商方),官制也。”

卫国齐国吞并部分河北地区后,又打乱重编了,从先10后5,改为先5后10。由每家8块改为每家2块男女各1块,8*8=64块份地,组成1个正方形的邻,有32家,9个32家组成1个正方形的暴[裏],288家,每24家助养1家脱产贵族加起来就是25家,12贵族也就是300家。6家为1大家,也就是50大家,“二田为一夫,三夫为一家”打横24块份地只有2大部分,“五家而伍,十家而连,五连而暴”打竖24块份地有25大家。

“官成而立邑:五家而伍,十家而连,五连而暴(50大家),五暴而长,(五长而官),命之曰某乡,四乡命之曰都(男爵领的主城,边长3里),邑制也。”

“邑成而制事:四聚为一离,五离为一制,五制为一田(1田100聚)。二田为一夫,三夫为一家,事制也。”

“事成而制器:方六里(暴),为一乘之地也;一乘者,四马也;一马,其甲七(春秋后期,手工业发展、畜牧业发展,皮甲增加),其蔽[盾]五;乘,其甲二十有八,其蔽[盾]二十。白徒三十人奉车两,器制也。”

西田,赋税是十倍,但是出兵只出十分之一。1个暴[裏]300家只出30人,为攻车马车(2甲、1白徒驾车)和守车牛车(2甲、1白徒驾车),后跟4有甲使弓的队长,后跟20有甲戈盾兵。根据考古发现,商的战车文化,驾车人是没有盔甲的,身份很低贱,所以 大棘之战 华元 才被驾车人给卖了。50个大家,2*24,实际只有48个大家,不供养贵族的出甲,供养贵族的出盾,甲盾合共48。白徒三十人,车两,马四,有可能是两辆车都是双马马车,也有可能一个是四马马车用于冲锋、一个是牛车用于后勤。

每个边长32公里的方,因为只有一半土地可用于耕种,商代有25乘双马马车、25乘牛车,河北有十个这样的族,也就是500乘。

管子乘马,记载的是春秋晚期和战国的军制,西周时,四铺36邻1200家,也就是边长12周里的方形,出四马马车一乘、牛车三乘、120人,到了春秋晚期和战国,改为四马马车四乘、牛车四乘、120人


3.中山国的陶量,其容积原本是商朝作为盐的储存分配器,反映了商朝的户制、军制

先秦度量衡是极度复杂的,但不是不可以分析梳理的。《睡虎地秦墓竹简》103页传食律译文,爵为上造、公士。。。每餐粝米一斗,有菜羹,并供应“盐廿二分升二”(《》216页)。秦升200毫升,盐的密度1.33克/毫升,廿二分升二就是11分之1,不可能这么记录,所以应该是22分之1,张家山汉简《二年律令》“车大夫,酱四分升一,盐及从者,人各廿二分升一”“司寇徒隶,饭一斗,肉三斤,酒少半斗,盐廿分升一”,22分之1就是12克,考虑到50、53页做重体力的一餐也才半斗但是需要6克盐。

大地湾遗址F901有当时全世界最大的宫殿,就是黄帝的本城,黄帝作五量,2640毫升可以共大地湾遗址400多人过一天,遗址附近一个小都的耕地也刚好可以供养当时刀耕火种的400人,也是黄帝索贡巡行天下带着的四鸟四兽8队400人一天的盐。大釜用于贸易,400人可以吃10天。行军打仗,联盟长控制贸易交换回来的盐,也就等于控制了全联盟的军队,每个容器可以供同等级的军队吃4天。

战国韩国阳城是大禹的都城,沿用夏朝制度,量具其实是盐器,3200毫升供100人吃5天,6400是200人,1670是50人。根据对《握奇经》的研究,这是无编制纯步兵时代也就是部落时代的阵法,符合《武经总要》记载姜子牙之前只有五阵的记载,应该是夏朝的阵法,总人数5800,扣除四鸟四兽400近卫军,剩下的每马车600人,九卿各一马车,带三队,27大夫加81元士各50兵。

《甘誓》大战于甘,乃召六卿。 王曰:嗟!六事之人,予誓告汝:有扈氏威侮五行,怠弃三正,天用剿绝其命,今予惟恭行天之罚。左不攻于左,汝不恭命;右不攻于右,汝不恭命;御非其马之正,汝不恭命。用命,赏于祖;弗用命,戮于社,予则孥戮汝。

六百里洛阳《逸周书·作雒解》:成周城“城方千七百二十丈,郛(外城郭)方七十里,南系于洛水,北因于郏山(北邙山),以为天下之大凑,制郊甸六百里,国田土为方千里,乃设丘兆于南郊,乃建大社于国中”。自垣曲、三门峡、卢氏、栾川以东,汝州、新郑、荥阳、焦作以西,有20多个县,9600平方公里耕地,也就是24个男爵国(每个私田400平方公里),夏朝600平方公里一个属500兵,就是16个属8000兵,夏朝时部分地区还是沼泽湖泊,就是5800兵。


《吕氏春秋·简选篇》“殷汤良车七十乘,必死六千人,以戊子战于郕,遂禽。推移大牺,登自鸣条,乃入巢门,遂有夏。”汤乘大赞是否是得到了其它方国的帮助所以从1个部落9乘增加到8个部落72乘?72乘*72人=5184人,再加上车兵?

《周礼天官大宰》“以九两系邦国之民”《墨子·明鬼下》“汤以车九两,鸟陈雁行。汤乘大赞,犯逐夏众,入之郊遂,王乎禽。”72乘*75人=5400人,我怀疑6000人是真的,70乘是后人根据每乘75人算出来的。其实实际是600*9=5400再加400。五十周里等于百夏里,使用百夏里商田制则有九乡,一乡出战车一辆,商汤是以自己一国之力灭亡了夏桀。扩大到商百里商田制则有16乡。到了纣王时期,犯愁于16乘与25乘军事改革的冲突,以及征伐东夷带回的大量战俘,而被囚禁的西伯姬昌帮纣王想出了办法,一如商汤帮助夏桀对付昆吾、越王勾践帮助吴王夫差吸脓血一样,获得了信任,再加上名马和美女,纣王才释放了周文王。

称谓 兵数 都 黄帝 盐兵 周秦 魏赵韩 中山 盐兵 燕赵韩 盐兵 燕赵 盐兵 齐西 齐东

矩黍 红黍 黑黍 商朝 商朝 夏朝 夏朝 商朝 商朝

10进 10进 10进 10进 72进 72进 64进 64进 64进

2000 10800 194000

连帅 1000 26400 4000 20500 24000 斛/釜 7200 64 19400 5970

属长 500 公 10 12000 32 6400 1000

200 伯 4 5280 800 4100 区 3600 600 3600 600 16 3200 500 4847 1350

100 子 2 2640 400 2050 2381 啝 1800 300 1800 300 8 1670 250

50 男 1 豆 1025 豆 900 150 600 100 4 125 1300 375

10 264 205 240 升/盛 1 310

战国中山国沿用商制,量具其实是盐器

李恩佳《战国时期中山国的陶量》,《文物》1987年第4期,900毫升、1800毫升、3600毫升,商朝制盐不可能这么纯,1克盐1毫升,每人每天6克盐,就是150人、300人、600人,这是商朝、先周、金国、后金的军制,中山国所用马车大小也与殷墟等商朝遗址出土马车大小相似,中山国墓葬4车分布也与殷墟乙七宗庙4车分布模式一模一样。

《唐太宗李卫公问对》靖曰:“[按]左氏说:‘楚子乘广三十乘,广有一卒(100),卒(100),偏(25)之两(2)。军行,右辕,以辕为法,故挟辕而战,皆周制也。’臣谓百人为卒。。。此是每车一乘,用士百五十人,[比]周制差多尔。周一乘,步卒七十二人,甲士三人。以二十五人为一甲{两},凡三甲{两},共七十五人。楚,山泽之国,车少而兵多。。。”楚国150人一车的配置,保留商末的旧制。《胶县西奄遗址调查试掘简报》,《文物》1977 年第 4 期,山东胶县西奄,商周车马坑的战车,其舆内有兵器三组,舆前有一铜勾戟和无胡铜戈,舆后左侧有一铜恺甲和二十枚铜链,舆后右侧有一短胡铜戈。铜恺甲就是组甲,二十枚铜链就是被练。《左传襄公三年》:“使邓廖帅组甲三百、被练三千,以侵吴 。”楚编制最小单位是30乘马车,每车配10名甲士重步兵、100名身被铜链的轻步兵(根据周代车马坑出土实物,既可缠绕护身,又可取下捆绑战俘),另有40名后勤兵和一乘牛拉辎重车。考虑到周制100人有25名后勤兵,楚制150人有40名后勤兵也是符合25%的后勤比例的。可见被练其实是身被铜链的轻步兵,

杜预 注:“组甲、被练,皆战备也……被练,练袍。”

孔颖达 疏:“被是被覆衣著之名,故以为练袍,被於身上。”

一说,被练即是由熟丝穿缀甲片而成的甲衣。亦指穿这种甲衣的徒卒。

杨伯峻 注:“贾逵则以为‘以帛缀甲,步卒服之’。考之《吕氏春秋·去尤篇》:‘邾之故法,为甲裳以帛。’……由此观之,贾说有据。练是煮熟之生丝,柔软洁白,用以穿甲片成甲衣。”

晋朝的杜语和唐朝的孔颖达因为离春秋太远,也不熟悉楚国的国情,更不可能见到西周春秋的墓葬,所以做出了错误的解释,连秦朝兵马俑都没有他们说的那种那么好的装备。

练可能是鍊的错别字,又作錬,通假链。


“天子失官,学在四夷”

《左传·昭公十七年》有一段记载:

"秋,郯子来朝,公与之宴。昭子问焉,曰:'少皞氏鸟官名,何故也?'郯子曰:'吾祖也,我知之。

昔者

黄帝氏以云纪,故为云师而云名;炎帝氏以火纪,故为火师而火名;共工氏以水纪,故为水师而水名;大皞氏以龙纪,故为龙师而龙名。

我高祖少皞挚之立也,凤鸟适至,故纪于鸟,为鸟师而鸟名。


万历十二年,努尔哈赤又占领浑河部兆嘉城。到了六月时,努尔哈赤已经能够出兵四百、战车三辆。

一车150兵,箕子朝鲜的军制

万历二十六年(1598年),准备把日本彻底赶跑的时候,《李朝实录》副總(李如梅)曰: "老羅赤(努尔哈赤)近無作賊聲息耶? 彼雖爲亂, 麻提督回軍時, 與廣寧提督及貴國之兵,腹背挾擊, 則蔑不勝矣。" 上曰: "在數年之前, 有作梗聲息,數年之後, 頓無形影。 未知此賊終當梗化作亂者耶? 敢問形勢與强弱。" 副總曰: "此賊精兵七千, 而帶甲者三千。 此賊七千, 足當倭奴十萬。 厥父爲俺爺所殺, 其時衆不過三十。 今則身自嘯聚者, 至於七千。 雖以十人, 來犯境土, 卽報遼東而求救。 西北雖有㺚子, 皆不如此賊, 須勿忽。"7500/50*20=3000。150个50队,也就是25个300人队,也就是一个旗,所以八旗规则不是努尔哈赤发明的,很可能是祖制。满族的立族神话也与殷商人、秦人的玄鸟生商非常接近,也与女真完颜部的建立神话非常接近。

《朝鲜宣祖实录》二十二年七月丁已“(后金)其军四运,一曰环刀军,二曰铁槌军,三曰串赤(盾车)军,四曰能射军”

《楚策二》说楚国东地"悉五尺至六十,三十余万。"西南说楚威王曰:“楚,天下之强国也;王,天下之贤王也。西有黔中、巫郡,东有夏州、海阳,南有洞庭、苍梧,北有陉塞、郇阳,地方五千余里,带甲百万,车千乘,骑万匹

30马车,组甲300、被练3000。1马车110人,需要12个做饭的,再加3个打杂的,就是125人。30马车按8、8、8、2、2、2编组。

64*2=128,128*8=1024

一个周制五十里耕地,625平方公里,黄帝时代有子100户400人,夏朝有属500户2000人,西周有男5千户2万5千人。

中山国下层应该是当地长期的土著,很可能属于先商文化,应该往夏家店下层文化和下七垣文化去寻找相似处,《史记·孙子吴起列传》“殷纣之国,左孟门,右太行,常山在其北,大河经其南”。中山国中层则作为曾经的商朝北鄙守护者,受商朝影响非常深,但夹在中间数量稀少,却不容易在考古上反映出来。中山国上层则是西边迁徙来的戎族征服者。至于西周初年,很可能在鼓子、肥子之上设立一个中山侯,空投一个姬姓“狄叔恭”来担任,最后的下落却也无从考证。

《说苑辨物篇》赵简子问于翟封茶曰:吾闻翟雨谷(很可能指冰雹)三日,信乎?曰:信。又闻雨血[雪]三日,信乎?曰:信。又闻马生牛[骡]、牛[骡]生马,信乎?曰:信。简子曰:大哉,妖亦足以亡国矣!对曰:雨谷三日,虻风(北风)之所飘也,雨血[雪]三日,鸷鸟击于上也(七十二候有“二月。。。鹰,鸷鸟也,此时鹰化为鸠,至秋则鸠复化为鹰”的记载),马生牛、牛生马,杂牧也,此非翟之妖也。简子曰:然则翟之妖?奚也对曰:其国数散、其幼君弱、其诸乡贷、其大夫比党以求禄爵、其百官肆断而无告、其政令不竟而数化、其士巧贪而有怨,此其妖也。由此可见,中山国的方言与汉语虽然发音略有差异、容易导致误解,但是基本还是属于同一个体系。

《吕氏春秋·先己·对汤问》“汤问伊尹曰:「三公、九卿、二十七大夫、八十一元士,知之有道乎?」”

6500或4500年前英国土著是伊比利亚人,3000年前凯尔特人中的不列颠人、别尔格人等从大陆进入。现代英国是由盎格鲁人、撒克逊人、朱特人、皮克特人(凯尔特人、盖尔人、苏格兰人)、斯科特人(凯尔特人、爱尔兰人)等民族组成的,后来英格兰还被丹麦和诺曼底征服。而移民英国的这些民族里,凯尔特人来自东方,甚至有认为源自塞西亚人,皮克特人喜欢把杀死的敌人首级割下挂在腰间,惊恐敌人,而殷商和宋国都保留着这个习俗,爱尔兰岛的斯科特人则保留着黄帝时期巡行索贡的习俗,撒克逊人、朱特人也受到在德国时东方同盟者的影响。这些民族还在东方混的时候,东方只有中国有成熟的度量衡体制,这些民族要学规矩就只能学中国的,等到他们迁徙到了波斯时,已经不愿意轻易改变自己的习惯了,迁徙到了罗马时更是如此,简直是中国历代度量衡的活辞典,黄帝、商朝都有。考古发现战国燕赵齐的部分地区采用64进制的成套容器,而且因为装的粮食种类不同而容积略有差异。英格兰主体民族的皮克特人民族估计就是学的商朝的度量衡,1盎司=16打兰(dram6)、1磅(pound)=16盎司,商朝64进制的1斤等于16两、1两等于16铢,周朝只是1斤等于16两、1两则是等于24铢,于是给人感觉就一模一样了,英国习俗里与中国古代一模一样的地方还有很多。

现代磅与古代不一样,问题的核心不是磅,现在的500克的市斤也不是西周的250克的斤,而是这个一斤十六两、一磅十六盎司的诡异比例关系,是不会轻易改变的

1英寸(inch)= 2.54厘米(cm),黄帝尺是25厘米,黄帝寸是2.5厘米,但是黄帝尺=10黄帝寸,1英尺(foot)= 12英寸 = 30.48厘米

中国西南彝族和美洲玛雅人都有十八月历和十月历和十二月历,《夏小正》原本就只有十个月,这个社科院有专家研究过。之所以把10寸改成一点也不方便的12寸,估计就是从十月历改成十二月历时一起改的。夏朝寸是1.25厘米,12夏朝寸为某种尺,6尺为步,就与英制的码一样大了。因为一个英格兰就有七个不同民族,为了协调不同的度量衡体系,只要改变计算方法就可以了。另外古罗马晚期也有一种尺,与英尺基本相同,12寸的目的也可能是想向罗马尺靠齐,长度因为与布匹有关,与商业的联系最紧密,不容易形成自己的独立体系。

1码(yard)= 3英尺 = 91.44厘米,商朝步=商朝尺15.8厘米*6尺为步=94.8厘米,国际单位制的米是100厘米。古希腊和拜占庭有orguyia=6pous,查理曼有toise=6pied法尺,fathom=6英尺,英法也是有6尺为步的习俗的,基于的是两臂伸开时的距离,而这个距离中国称为寻,等于八晚商黑黍尺0.197✘8=1.576,也是周黑黍系的步。另外德系肘尺基本等于2英法系的脚尺。热那亚系则有掌尺,约4掌尺为1脚尺。

另外周还有红黍系尺,田用红黍,里用黑黍,西汉齐地大戴《礼记王制》古者以周尺(0.197或0.185)八尺为步(1.6米),今以周尺(0.246或0.231)六尺四寸为步(1.6米)。古者(周制)百畝(0.231✘6✘100=138.6米),当今(齐国商制)东田百四十六畝三十步(0.158✘6✘100✘146.3%=138.6924米)。(步有两种,算里用黑黍尺,加田埂按六尺四寸算,算耕地种红黍用红黍尺,不加田埂按六尺算)古者(周制)百里(0.246✘6.4✘100✘3加道路20米✘100=49000米)(道路计算《周礼考工记》记载的很清楚),当今(齐国商制)百二十一里六十步四尺二寸二分(0.1578✘6.4✘100✘4✘121+0.1578✘6.4✘60+0.1578✘4=49000米)。

欧洲存在三种度量衡体系,分别是英法系的足尺、葡萄牙热那亚系掌尺、德意系肘尺。而英国因为一部分是萨克森人,与同样是萨克森人的德国语法相近,比如英尺是foot,德尺是fut,法尺则是pied,古罗马则是pes。必须指出古罗马的度量衡体系也是非常复杂的,因为罗马征服的地区都有各自的度量衡体系,所以古罗马度量衡不是一个整体。中世纪以后的西欧,受古罗马影响,但是更多是各个入侵罗马的蛮族自己或更早当地被罗马征服的土著的度量衡体系。什么亨利一世用鼻子和一只手作为码都是障眼法,是他为了巩固自己的地位而把原有的制度加上自己的烙印罢了。

所谓中世纪欧洲度量衡源自古罗马其实是一种不好的说法,罗马也不是统一度量衡的,罗马统治的叙利亚腓尼基、北非迦太基、西班牙新迦太基用的是掌尺,法国高卢和英国等凯尔特人区用的是脚尺,意大利希腊埃及用的是肘尺。

gyrd或rod或perch=8elle=16fut,则源自北欧,是一种操控8轭16头牛大车的缰绳杆,英国最后确定为16.5英尺。

1英里(mile)= 320rod=1760码 = 5280英尺=1.609344千米(km),商朝一个村邑的64✘4的份地加田埂的方形边长也是94.8✘8✘2加田埂=1.6千米。

链(chain,22码)2011.68厘米,也就是20米,浪(furlong,220码),也就是200米,商朝步=1米,10步就是10米,100步也就是1亩是100米,4亩一个田字就是边长200米,1平方浪就是10英亩40000平米。

商朝制度只有春秋的齐国保留着,《管子·匡君·小匡》和《国语齐语》有记载:桓公曰:“参国奈何?”管子对曰:“制国以为二十一乡:商工之乡六,士农之乡十五。公帅十一乡,高子帅五乡,国子帅五乡。参国故为三军。公立三官之臣,市立三乡,工立三族,泽立三虞,山立三衡。制五家为轨,轨有长;十轨为里,里有司;四里为连,连有长;十连为乡,乡有良人;三乡一帅。”桓公曰:“五鄙奈何?”管子对曰:“制五家为轨,轨有长;六轨为邑,邑有司;十邑为率,率有长;十率为乡,乡有良人;三乡为属,属有帅。五属一五大夫。乡是万人单位,参国一家5~6口,五鄙一家则只有3~4口,所以份地也更小,一个村邑30家就是一个平方英里,64✘4的份地,扣除宅基地,每家8份地,每个份地是10000平米。中世纪早中期份地是10英亩约60市亩也就是40000平米,而更早的根据征服者威廉的《末日审判书》,英格兰1085年人口是130多万,有700多个标准男爵领(爱德华一世模范议会的年代只剩不到300男爵),60215个农大户,每大户20多口,一共120多万农民+10多万贵族和市民,每大户1个采邑100英亩,每个标准男爵领平均80个农大户1600口8000英亩,8个中期骑士领组成一个标准男爵领,每个骑士领200口,10个男爵领组成一个标准伯爵领,30个标准伯爵领组成一个标准公爵领。此时还存在一些哈罗德残部的20个农大户的男爵领。一个农大户20多口可以分成5个家,则每家20英亩8公顷,正好与春秋早期齐国管仲的五鄙份地相同。5属耕地大概是10个男爵国,21乡耕地大概是7个男爵国,齐国5个(4商1周)、纪地4个(商)、郕地2个(周)、谭地2个(商)、鲁地3个(周)、遂地1个(周),共51万人口。

1码兰(yardland)是30英亩,中世纪早中期每英亩产量平均是12蒲式耳,三圃制每户每年种10英亩约60市亩,每次种20市亩,收120蒲,种一收五所以要留28蒲的种子,还要交12蒲的十一税给教会,还要交40蒲的三分之一收入税给领主,一户3~4人一年吃4夸特32蒲式耳的粮食,一年基本没有多少剩余。可见英国份地是以10英亩为单位的,约等于4公顷,早期则是8公顷。商朝一家3~4口8个份地,每个百商亩也就是1公顷,而一个男性劳动力最多能种12市亩旱地,女性则只有8市亩。所以英国份地与商朝是一样的。更早的时候,休耕地更多。可能只是帮商汤建国的臣子里有人是中亚的凯尔特人,比如伊尹。

小的衡制作为人头税的标准,一般与作为田税标准的量制呈现十分之一的关系,而大的衡制,则与县乡村行政区划相一致。

英国单位制是典型的64进制体系,而夏朝和商朝都是这种体系,也就是俗称的八卦田

但是还是有差别的,英国是64✘64,商朝是64✘81,齐国是64✘100。《左传》齐旧四量,豆区釜钟,四升为豆,各自其四,以登于釜,釜十则钟,4✘4✘4✘10=640。《史记齐鲁世家》记载鲁国伯禽花了三年完成治理,姜子牙只用了五个月就完成了。“因其旧制而简其俗。”就是把九增加到十,方便统计。

北魏出自东北,和商朝同源,他们的制度只有三等爵。北魏太祖修改为公侯子三等爵。

商朝甲骨文只有侯伯任三等爵,甲骨文记录的侯有46处(非次)、伯有58处、任有15处。到了晚期,更大的新商制设立了大于任的甸作为王畿的唯一单位,由侯临时统领,以减少王畿大族的势力影响。形成了侯伯甸新三等爵。

文献《尚书酒诰》,西周初期依然沿用商制,也只有侯伯甸男的雏形,卫作为官职指王的近卫或先王的近卫,如甲骨文合集03的7563穆卫、7575兄卫,类似契丹的先王宫帐卫军,在西周则指虎贲。西周周公定周礼,才开始推行周制田,王畿和卫国鲁国等才变换为周制田

唐《通典职官》也记载了商朝这种独特的封爵法:黃帝,方制萬里,為萬國,各百里。唐虞夏,建國凡五等,曰公、侯、伯、子、男。殷,公、侯、伯三等。公百里,侯七十里,伯五十里。

根据对度量衡和田制的数学计算,商之所以采用三等爵,是因为扩大了田地后,夏朝的四等爵各升一级,就只剩三等爵了,商又不愿意设立更大的爵位威胁自己的统治。

根据我最新对成吉思汗的研究,黄帝时代很可能是三等五爵制,也就是成吉思汗的万夫长(сая克亚,亚在商朝是族长的意思)、千夫长(mянга名噶,也就是金国的猛安,1000夫)和巴图(伯,200夫)、总把(子伯,100夫)、百夫长(зуун,子,100夫)、那颜(男,50夫)

蒙古“拔都/巴秃/巴特尔”,成吉思汗的父亲就有这个称号,舒尔哈齐的darhan baturu,觉昌安二子的Lidun baturu,我觉得不仅仅是称号,个人认为手下有200个壮丁的都可以叫巴图

而这套黄帝时代的制度在草原上持续着,随着哥特人、斯拉夫人、匈奴人的西迁被带到了欧洲,根据受哥特人影响很深的法兰克人的萨利克法典,欧洲的balon(伯)一般有10个night(男),每个night(男)一般有50户5个兵,count(公)手下一般有4个左右的balon(伯),公爵手下一般有10个左右的count,也与黄帝时代和西周的爵制相符,西周是公爵10个县、侯爵5个县、男爵4个县、子爵2个县、男爵1个县,男爵有25乘马车和500个壮丁


容量夸脱1.14升,容量夸特291升,重量夸特12.7千克,现代小麦是770克每升,1容量夸特现代小麦重225千克也就是450市斤,中世纪一个家庭老小4口一年大概需要4容量夸特的小麦,估计古代小麦应该也差不太多,但是中国是种黍,黍的含卡路里量比小麦低,所以需要吃更多,则重量夸特与容量夸特粮食的重量之间,很可能是十分之一的关系,也就是容量表示计算口粮,重量表示的是收的税,容量夸脱则是百分之一。1液量盎司28.4毫升也就是22克现代小麦。

一家4口20英亩份地就是80000平米,考虑到商朝亩产比较低,中世纪早中期是12蒲式耳,中后期是16蒲式耳,越早亩产进步越不大,假设商朝是8蒲式耳,也就是1容量夸特,10英亩平年就是10容量夸特,虽然早期每户20英亩,一年4口两个成人只能三圃轮替种10英亩,根据古罗马加图《论农业》,古罗马早期是种一收五,其中种子就需要2容量夸特,4口一年吃就要4夸特,就6夸特了,根据《管子》三年而税,和汉朝每年三十税一,商朝应该也是实行这种类似保险的制度,再加上供养贵族的助法所征收的税,和战争储备,也就不剩多少了。商朝军制与金国相同,648块份地,扣除宅基地和废地,300为正兵,300为阿里喜,12为50夫长蒲里衍,1个为首领猛安,蒲里衍和猛安不种地,他们的份地由奴隶代为耕种,另外600户人家也要交一点税,助养他们脱产管理和训练武艺。后金努尔哈赤初期三马车四百多兵,也就是1马车150兵。管子五属就是3600平方公里,出300马车、4万5千兵,一个男爵国大概是360平方公里,五属大概就是不到10个男爵国。

考古发现中山国度量衡用的是小石1万克,而战国普遍用大石3万克,大石是小石的三倍,所以实际上只有现代30个县的面积,也与地图相符,之所以县多了有37个,是因为比如临城耕地面积32万亩只有213平方公里,不足一个西周男爵国350平方公里。五个百里就是20个小都,每个折算成2个商制邑,就是40个商制邑。

齐伐燕的时候,中山国也趁机跨过河流和燕长城进攻燕国,“辟启封疆,方数百里,列城数十”,这是因为一个百里最多有10个城,也就多得了四五个百里,但是得罪了燕国,从此两面受敌,不久就被赵国灭了

500里*500里,用的是商里400米,4万平方公里,这里是28686平方公里,再加上部分太行山脉就满足了。耕地面积208平方公里对应中山国一个乡9马车。64*9=576,48户助养酋长父子,就是600人。一家四口,600*9*40*4=86万。9*40=360马车

古名 今县 今县面积

平方公里 耕地面积

平方公里 古名 今县 今县面积

平方公里 耕地面积

平方公里 古名 今县 今县面积

平方公里 耕地面积

平方公里

华阳 阜平 2494 166 ?? 清苑 867

604 高邑 高邑 222

160

中山 唐县 1417

276 曲逆 顺平 714

204 柏乡 268

194

左人 唐县 龙兑 满城 658

250 ?? 宁晋 1032

658

中人 望都 370

224 保定 300 300 防子 赞皇 1210

179

曲阳 曲阳 1083

309 南行唐 行唐 1025

358 棘蒲 赵县 675

504

丹邱 曲阳 顾 定州 1275

770 宋子 赵县

鲜虞 新乐 625

275 苦陉 定州 ?? 栾城 347

262

新市 新乐 ?? 定州 肥累 晋州 619

407

灵寿

灵寿 1069

221 无极 524

360 下曲阳

晋州

番吾

平山

2613

301 深泽 296

193 昔阳

晋州

井陉 井陉 1381

228 石邑 石家庄 350 350 九门 藁城 836

542

?? 盂县 2442

375 权邑 正定 468

299 宜安

藁城

?? 东垣 正定 昌城 辛集 951

518

?? 清苑 宁葭 鹿泉 603

256 扶柳 冀州 918

576

?? 清苑 封龙 元氏 668

350 ?? 新河 366

226

我怀疑40邑被分成20个县,中山成公墓有6个中山徽,王昔墓有5个,桓公墓很可能有9个

五国相王当在齐宣王时,当时齐国是有3000马车万乘的,但是中山国300马车千乘则是齐国不熟悉中山国商制军制导致的,田氏齐国立国就尽量缩小三种田制的差异,反映在度量衡上,用公区豆取代亳区豆(《计量史》103、107页),此时齐国已经不再有商制的痕迹,所以才说出《战国策中山策》“我万乘之国也,中山千乘之国也”。


4.西周的体系留给了秦国二十等爵,秦国的体系留给了西汉列侯制,西汉武帝后期因为公孙弘发现了孙膑八阵并改为西汉军制而产生一种新的八阵军制,又因为王莽把全国的大小官员全部官升三级(100升500升1000升5000)待遇不变,所以西汉军制的曲候(管理5000丁)降三级沦为东汉的百夫长,进而成为三国西晋的部曲将(管理100步兵)

周朝1个男爵国小都有2~3个州,各2500兵,1个小都有25个成,1个成有2~3个卒,各100人。以1小都2州为常见,1小都3州非常少。西周时,野人不当兵,所以1小都只出2500兵。

根据《商君书·境内》,秦一军由五大夫率领,五部12万5000壮丁(《管子匡君大匡》里的五属也是设立五大夫管理耕地相当于10个男爵国小都5万户、《国语齐语》耕地相当于50个男爵国小都的25万户),其中2万5千是战兵,战兵中精锐轻兵甲士1万6千,后勤10万。

一部由尉(公乘)和军司马率领,加后勤25000人,其中职业军人的精锐轻兵甲士3000人,根据兵马俑,估计还要加上2000无甲的弩兵和轻步兵,后勤2万。五大夫所在的部轻兵甲士4000人(“将,短兵四千人”),尉所在的曲则为1000人,尉与司马500人、候500人,五大夫所在的曲也为1000人,五大夫500人、候500人。

一曲由候(公大夫)率领,加后勤5000人,其中轻兵甲士500人,什长都是甲士;尉所在的中曲则为1000人(“国封尉,短兵千人”),什长伍长都是甲士,尉与司马500人、候500人。

一官由将(官大夫)率领,加后勤1000人其中轻兵甲士100人。

《商君书·境内》:“五百主,短兵五十人;二五百主,将之主,短兵百。”,“五(轻兵,五十人十分之一 )人一屯长,百(轻兵,千人十分之一)人一将(二五百主)。” 《史记·陈涉世家》:“ 二世元年七月,发闾左敌戍 渔阳 ,九百人屯 大泽乡 。陈胜、 吴广 皆次当行,为屯长。”(失期,下层小兵是赔钱但是一般赔不起只能干苦役还钱干到死,屯长估计是被斩首)

西汉继承秦的部曲制。

西汉的进步是伍长也全部成为甲士,一军五部12万5千人,有甲士2万5千人。

大将军营五部《续汉书》,分左右前后中五部《青海大通、居延等汉简》。部校尉一人,比二千石,假军司马为副,比千石《续汉书》,统率25000人(周朝以12500人为军)《中国全史军事卷》,其不置校尉部(12500人),但军司马一人,比千石《续汉书》。

10个西周男爵国,也就是西汉一个郡,郡守,二千大石,是比二千石的2倍。

部下有曲,分左右前后中五曲《大通汉简》,曲有军侯{候}一人,假侯{候}为副,比六百石《续汉书》,统率5000人(周朝以2500人为师)《中国全史军事卷》(其中500是轻兵甲士)。

1个西周男爵国,25个200户,五千户,也就是西汉一个小县,县长,比六百石,县令是2~4个县长,千大石,是比六百石的4倍,千中石,是比六百石的2倍。

曲下有官,分左右前后中五官《大通汉简》,官有二五百主{千人}一人,官分前后队,五百主为副,统率1000人(周朝以500人为旅)《中国全史军事卷》(其中100是轻兵甲士)。官下有队(500),队下有列(100,其中10是轻兵甲士),分左右前后中五列《大通汉简》,列有百将一人,比四百石,统率100人(周朝以100人为卒)《中国全史军事卷》,屯长为副,比二百石《续汉书》,统率50人(周朝以25人为两)《中国全史军事卷》。屯下有什,什长一人,伍长为副,比百石,统率10人(周朝以5人为伍)《大通汉简》。

东海郡那个官员当年在彭城武库当官,彭城是刘邦崛起的地方,是全国少数几个大武库之一,东海郡只有二军的兵役,共2万5千或5万兵,彭城武库可以武装60多万兵,也就是24或12个郡的兵,西汉末年也只有103郡国,四或八个武库就够了。我估计只有西安、太阳、北京、彭城四个武库。

匪夷所思!西汉的武器库竟如此土豪?

彭城武库60万军队,弩53万7707、弩矢1145万8424平均一弩20矢、弓7万7521、弓箭119万9316平均一弓15箭。

62.5万军队,其中每12万5千有轻兵2万5千、轻兵里有甲士1万6千,也就是轻兵12万5千、甲士8万,60万军队也就是有轻兵10万、甲士6万,所以武库有短铩2万4170(屯长、副屯长持用)、各种短戟共7万8392(什长、伍长持用)、剑9万9905、盾10万0255、盔9万8262、铁甲6万3324。轻兵部队配弩10万。

剩下50万,斩马铍45万1722,7万弓箭手配斩马铍7万,38万弩手配斩马铍(其中14万2701有皮甲、15万6135有刀),5万弩手配长矛5万0178。

《荀子·议兵篇》说:“魏之武卒以度取之,衣三属之甲,操十二石(1万克)之弩,负矢五十,置戈(1米4)其上,冠胄带剑,赢三日之粮,日中而趋百里。中试则复其户,利其田宅。”

每12万5千军队,扣除2千多的屯长及以上级别的皮甲拿刀的指挥和2千不拿武器的伙夫,有配弩和20矢、短铩戟、剑盾盔的轻兵2万(轻兵里有配铁甲的魏武卒模式甲士1万2千),有配皮甲、弓和15箭、斩马铍、刀的弓箭手1万5千,有配皮甲、弩和20矢、长矛、刀的1万,有配弩和20矢、斩马铍的无甲兵7万6千。

具体到东海郡2万5千兵役额度,2千有铁甲剑盾、2千无甲剑盾、2千皮甲长矛、3千皮甲弓箭、1万5千无甲弩兵。

《汉书·食货志》说是每一名到法定服兵役年龄的男子都要为国家服役二年,即一年为正卒,"给中都官"。一年当戍卒,戍守边疆,曰屯戍。

西汉后期改行募兵制,其实质依然是农夫养职业军人。

车步兵部曲:根据武经总要引裴子新令。

居延汉简有“左部右曲侯”、“右部右曲侯”,敦煌悬泉汉简有"己校前曲后"、"戊校左曲候"、"戊校前曲候"、"己校左部中曲候"、"戊校右部中曲",青海大通上孙家寨西汉简“后曲侯”。曲下有官,官下有队,如“曲(5000)前、左、右官(1000)前队(500)”。队下又有列、屯、什(对)、伍,如“什以肩章别,伍以肩左右别”、“五人为伍”。(《大通上孙家寨汉简释文》325、307,《文物》1981年第2期)

西汉末部分地区采用公孙弘霍光八阵的部队,一军甲士2万5千,中军3000,骑2000,扬奇伏各二300队、备二100队,其他2万步兵分为五部,每部4000人(一个郡的兵役一军25000人中的精锐)两曲,每曲2000人(有甲无甲各1千,剑盾)两官,每官1000人两队,每队500人。

裨将军 同时管理下属的骑兵部司马的5000~10000人和车步兵部校尉的25000人。五代到宋初,马步军都指挥使之下,也是分马军指挥使和步军指挥使。日本战国,部将之下,也是分骑兵的侍大将和步兵的足轻大将。

偏将军《汉书》王莽五大司马、二十五大将军、百二十五偏将军、千二百五十禆将军,虽然是把全国官民各升三级,所以与原有军制不同,但是也能看出偏将军比禆将军高一级,所以应该是统帅五万步兵加一万骑兵。

《汉书》:莽见四方盗贼多,复欲厌之,又下书曰:“予之皇初祖考黄帝定天下,将兵为上将军,建华盖、立斗献,内设大将,外置大司马五人、大将军二十五人(州牧或部监,每人5个偏将军)、偏将军百二十五人(郡守或郡尉,每人10万丁、10个裨将军)、裨将军千二百五十人(县令长,每人1万丁、10个校尉)、校尉万二千五百人(每人1千丁、3个司马)、司马三万七千五百人(每人3个候)、(曲)候十一万二千五百人、当百二十二万五千人、士吏四十五万人、士千三百五十万人。应协于《易》‘孤矢之利,以威天下’。予受符命之文,稽前人,将条备焉。”于是置前后左右中大司马之位(5人),赐(十三州)诸州牧(和部监)号为大将军(25人),(103)郡(、王国与王畿各部)卒正、连帅、大尹为偏将军(125人),属(县)令、长(为)裨将军(1250人),县宰为校尉(12500人)。乘传使者经历郡国,日且十辈,仓无见谷以给,传车马不能足,赋取道中车马,取办于民。

王莽是君子,只是没脑子。此时全国大概6500万人口,一家一到两个丁就是所谓“士”千三百五十万人(1350万*5=6750万),“校尉”万二千五百人。。。“(曲)候”十一万二千五百人,校尉12500+候112500=125000,则“曲侯”约是百户长、百夫长,西汉实行民兵制,十户每户一个月零三天的轮流服役,称为当,则“曲侯”又是十个服役大兵的头头。当122万5000人+校尉1万2500+候11万2500=135万,士吏45万*30=士1350万,25户设一个两司马。但是西汉的曲侯是五千夫长。百夫长、五百夫长、千夫长、五千夫长,等于是百夫长官升三级。王莽搞这种全国人民官升三级的把戏,钱不增加,传达命令的“乘传使者经历郡国,日且十辈,仓无见谷以给,传车马不能足,赋取道中车马,取办于民。”而且也真的很巧,公元2年,州有13个,郡有103个,县、侯国、邑、道等县级政区1587个(全国大概6300万人口),万户以上的县称县令,万户以下的县称县长,还真够能让他编出这么格式来。

荆州饥荒,爆发绿林起义。公元21年,莽新大司马、荆州牧讨伐绿林军出兵10万丁被围歼2万精兵。公元23年,莽新南阳郡守讨伐绿林军出兵10万丁被围歼2万精兵。莽新严尤军镇压荆州后北上宛城与绿林军激战,损失3000退守颖川,则其精兵应该也有2万。昆阳大战,莽新王邑、王寻2万再加40万,先发精兵只有10万,则40万出8万,再加王邑、王寻2万,列营百余座,每营千人。青徐等四州饥荒,爆发赤眉起义,青徐两州牧有精兵4万被击败,则也是两个2万。先秦秦汉实行编户齐民,民官同时也是军官,则每次出兵只出甲士伍长作为精锐。

王莽把全国人民连升三级(100升500升1000升5000),待遇不变,导致东汉的曲长(5000)沦为百长(100)。。。

《后汉书·班固传》“陈师案屯”唐武则天太子李贤注引《续汉志》:“大将营五部,部校尉一人。部下有曲,曲下有屯长一人。” 这是王莽把全国人民连升三级,导致曲候变为百长而不值钱

到东汉三国两晋,设立步兵部曲督(也就是部校尉)管理步兵甲士500人,步兵部曲将(也就是曲军候)管理步兵甲士100人,骑兵部曲督管理骑兵100人。


5.中山国最盛之时,魏国已经被秦国占了大量领土,已经没有万乘

商鞅曾经供职魏国,魏国出自晋国,晋国采用周制

五国以为属,属有长。十国以为连,连有帅。三十国以为卒,卒有正。二百一十国以为州,州有伯。

“五人而伍,十人而什,百人而卒,千人而率,万人而将。”

《战国策·魏策三》说:"魏氏悉其百县胜兵,以止戍大梁,臣以为不下三十万。以三十万之众,守十仞之城,臣以为虽汤、武复生,弗易攻也。"

周称 伍长 两司马 卒长 旅长 师长 军长

周爵 伍长 下士 中士 上士 下大夫 男爵 中大夫 侯爵

马车 1 5 25 125

乘 4 20 100 500

人数 5 10 25 50 100 500 1000 2500 5000 12500 25000 125000

魏单位 伍 什 属 闾 卒 率 州 军

魏称 伍长 什长 属长 连帅 卒正 司马 州伯 将军

精锐人 5 10 50 100 300 1000 2100 10000

秦单位 伍 什 屯 率 队 官 曲 部

秦称 伍长 什长 屯长 卒长 五百主 二五百主

精锐人 5 10 50 100 500 3000 16000

秦军称 伍长 什长 屯长 率长 队长 将 曲候 校尉 都尉禆将

秦爵 公士 上造 簪袅 不更 大夫 官大夫 国大夫 公乘 五大夫

田宅仆 1 2 3 4 5 7 9 20 25

西汉爵 公士 上造 簪袅 不更 大夫 七大夫 公大夫 公乘 郡尉

西汉称 伍长 什长 屯长 率长 队长 将 曲候 禆将军 大将军

莽新称 伍长 什长 屯长 曲长 部校尉 禆将军 偏将军 大将军 大司马

东汉称 募兵制 伍长 什长 屯长 曲将 部督

《史记·白起王翦列传》赵军士卒犯秦斥兵,秦斥兵斩赵裨将茄。六月,陷赵军,取二鄣四尉。七月,赵军筑垒壁而守之。秦又攻其垒,取二尉,败其阵,夺西垒壁。《战国策》秦赵战于长平,赵亡一都尉。

为了避免被狙击导致群龙无首,大夫以下的前线低级军官是没有标识的,只能靠部下自行辨认。秦朝兵马俑的车户比,是战国时的两倍。秦朝1个甸2马车200户,有40个伍长、8个两司马、2个卒长,也就是1马车对应25甲士以及部分无甲公士。兵马俑4个坑,按4骑等于1马车折算。2号坑,弩队部分,50甲,290无甲,车骑部分,3组36甲骑110甲就是27马车,加6马车20甲,车步部分20马车60甲、步兵280甲,纯车部分64车190甲。1号坑,9列每列7马车,平均1车50甲士,共63马车190甲、步兵3150甲士,加300甲士弩队、300无甲弩队。前二者折算共180马车,3号坑,为指挥,无车骑。4号坑,应该是靠近指挥者的应急纯骑兵,折算应该为120马车,也就是480甲骑,与坑的容积相符。4个坑加起来,150马车,骑兵折算为150马车,4400甲,600无甲,平均一车30人,其中25人为甲士、甲士中5人为骑兵。王学理《解读秦俑:考古亲历者的视角》,学苑出版社2011年版

所以中山国展厅骑兵编制是《六韬·犬韬·均兵》长(5骑,1车100户)、吏(10骑,1甸亭200户)、率(100骑,1乡10甸亭)、将(200骑,1县1都乡2农乡)

说魏襄王曰:“大王之地,南有鸿沟、陈、汝南、许、郾、昆阳、召陵、舞阳、新都、新郪,东有淮颍、煮枣、无胥,西有长城之界,北有河外、卷、衍、酸枣,地方千里。地名虽小,然而田舍庐庑之数①,曾无所刍牧②。人民之众,车马之多,日夜行不绝,輷輷殷殷③,若有三军之众。臣窃量大王之国不下楚。然衡人怵王交强虎狼之秦以侵天下④,卒有秦患⑤,不顾其祸。夫挟强秦之势以内劫其主,罪无过此者。魏,天下之强国也;王,天下之贤王也。今乃有意西面而事秦⑥,称东藩⑦,筑帝宫⑧,受冠带⑨,祠春秋⑩,臣窃为大王恥之。

“臣闻越王勾践战敝卒三千人,禽夫差于干遂;武王卒三千人,革车三百乘,制纣于牧野:岂其士卒众哉,诚能奋其威也。今窃闻大王之卒,武士二十万,苍头二十万,奋击二十万,厮徒十万,车六百乘,骑五千匹。

600马车、5000骑兵。一个甸200户2马车,出2马车60兵,其中10骑兵,300户则3马车。一个甸纯出骑兵是30骑一屯、60骑一辈。600马车就是200~300个甸、4~6万户、3000骑兵,剩下2000骑兵是纯出,也对应200~300个甸、4~6万户,一共500个甸也就是20个男爵国,地方千里,10个百里40个五十里,则可见几乎一半是耕地,20个男爵国20万户,也就是1户3~4男,20万中年人加20万青年,另有20万老人和10万少年,每户10人以上,也就是200多万人口,折算是1000多马车


6.《战国策齐策》田单曰:“臣以五里之城、七里之郭、破亡余卒,破万乘之燕,复齐墟。”燕国只在六国伐齐后,依靠齐国土地,短暂达到了万乘。

《史记·苏秦列传》说燕文候曰:“燕东有朝鲜、辽东,北有林胡、楼烦,西有云中、九原,南有碣沱、易水,地方二千余里,带甲数十万,车六百乘,骑六千匹。所以之前的200万人口的燕国本着唇亡齿寒的原则,长期与80万人口的中山国保持着友好关系


7.赵国是在吞并中山国后,才达到万乘

中山国人口80万,有丁男20万,所以《战国策·赵策三》才要“赵以二十万之众攻中山,五年乃归”。根据我对长平之战的研究,这20万里有10万是五户长甲士,赵国基本把全国的甲士都集中到这个野战军里,而守城则可以靠城墙防护不需要甲,而中山国20万丁男按女真正兵2重3轻的原则,最多只有4万是甲士,且士气低落,所以最终战败

赵地方二千余里,带甲数十万,车千乘,骑万匹。就是300多万人。

《战国策·齐策五·苏秦说齐闵王》载:“日者,中山悉起而应燕、赵。南战于长于,败赵氏;北战于中山,克燕军,杀其将。夫中山千乘之国也,而敌万乘之国二,再战北胜,此用兵之上节也。然而国遂亡,君臣于齐者,何也?不啬于战攻之患也。”

这只是后人追忆,以为当初弱小的燕国与版图大大增加了的燕国从来未曾改变一般。


8.韩国只在前375年灭郑后、申不害死前,占有40个男爵国,短暂接近了万乘

《左传》昭公元年 晋中行穆子(荀吴)败无终及群狄于大原,崇卒也。将战,魏舒曰:「彼徒我车,所遇又厄。以什共车,必克。困诸厄,又克。请皆卒,自我始。」乃毁车以为行,五乘为三伍。荀吴之嬖人不肯即卒,斩以徇。为五陈以相离,两于前,伍于后,专为左角,参为左角,偏为前拒,以诱之。翟人笑之,未陈而薄之,大败之。

禹鼎:车百、斯驭酋徒千。

北京昌平白浮出土一辆西周战车,有10盾、1 短剑、9短戈、2弓、2矛、1 戟、1 钺(长斧)。 郊人200家出1马车、3牛车、10士、40伍长、10奴隶,野人200家出的另1马车、另3牛车,也就是平均1马车30人,这是最常见的精锐出兵作战。1车30人:卒长(酋者)1士(弓、3米3酋矛、短剑或1米3戈配盾、甲)、两战车司马(斯者、驭者)2士(斯者:2米8戟或钺、戈配盾、甲,驭者:戈配盾、甲)、两徒步战司马2士(戈配盾、甲)、20伍长(2米3矛、前胸甲)、5奴隶,按《孙子兵法》曹操注,5奴隶是:养二人,主炊(水柴);家子一人,主保固守衣装;厩二人,主养马,凡五人。但是古代一个人只能煮十个人的饭,可见养马养牛的,马出征时,也要派一人来帮忙做饭。 郊人200家出2马车(野人200家出的另1马车)10士、40伍长、80进攻步兵、10后勤步兵、10奴隶、4牛车(野人200家出的另2牛车),也就是平均1马车75人,其中公民兵70人,是大规模进攻作战。低级的进攻步兵其实主要用来背粮和制作围攻设施,而不是作战,武器只有2米3的木棒而已(《左传僖公二十八年》伐其木以益其兵),春秋后期才开始有2.3米短戟。加牛车则是倾巢之战,所以马车牛车合计来形容出兵规模。

1乘马车30人,3甲士,2步战两司马,20伍长,5后勤。五乘为三伍,5乘15甲士(1个旅长、4个卒长、10个两司马)也就是3个5,以什共车,再加上10个徒步战的两司马(戈、盾),25个精锐士兵为1队,必克。偏(原25乘,也就是5队125个精锐士兵)为前拒,以诱之。两(原50乘,也就是10队250个精锐士兵)于前,伍(原125乘,也就是25队625个精锐士兵)于后,专(原80乘,也就是16队400个精锐士兵)为左角,参(原30乘,也就是6队150个精锐士兵)为右角。全军一共62队1550个精锐士兵,都有甲。 1队25人,第一二排是短戈加盾,三排是2米8战车戟或钺配短戈加盾,四排是3米3战车酋矛配短戈加盾,五排是5个弓箭手配短戈加盾,类似戚继光鸳鸯阵。 感觉这个更合理一些,但是人数太少了,估计因此才可以让翟人笑之,未陈而薄之,困诸厄,大败之。依靠全员盾甲的装备优势,在狭窄地形,抵消敌人数量优势。这是参考的《春秋时期的步兵》

《左传》昭公五年(公元前537年)五卿、八大夫,辅韩须、杨石。因其十家九县,长毂九百,其馀四十县,遗守四千。310乘马车*4马牛车合计*4军+主公护卫40=5000乘,名义上是4个军,实际上是10个军的编制。

晋军至少有四个这种310乘马车、1550人的重装兵部队,中行穆子是中军佐也就是全晋军的二把手,而且有魏舒助阵,很有可能率领的是两个这种规模的部队,3100人。而且这还只是1550人的重装兵,后面可能还有数量更多的6200人的伍长组成的2米3矛轻装兵,如果一车75人则更多。这个配置基本从西周用到了西汉

晋国后期有2千6百多马车(光山西现在就有110个县大小的区域,有些县区域的耕地不足,扣除朔州大同等县,再加上陕西河南河北一些地,每个县就是25马车),野人当兵后增加到5千多,分掉公田后增加到接近7千,三晋进一步扩张地盘到7500,三晋基本各得2500马车也就是1万乘

前391年:秦伐韩宜阳,取六邑。前375年:韩灭郑,徒都新郑。前366年:秦败韩师、魏师于洛阳。前362年:魏败韩师、赵师于浍。前358年:秦败韩师于西山。前353年:韩伐东周,取陵观、廪丘。前351年:韩昭侯以申不害为相。前341年:韩被魏伐。齐救韩,马陵之战。前337年:韩申不害卒。前335年:秦伐韩,拔宜阳。前333年:合从。前323年:韩、燕皆称王。

《史记·苏秦列传》说韩宣王曰:“韩北有巩、成皋之固,西有宜阳、商阪之塞,东有宛、穰、洧水,南有陉山,地方九百余里,带甲数十万

《韩非子存韩》韩居中国,地不能满千里

九百余里就是接近40个男爵国,一半是耕地,就是20个男爵国,每个25个甸,1甸2~3马车,1马车4乘,近20万户,每户10人以上,也就是200万人口,这是被秦国占领了宜阳、武遂以后的,所以说最强盛时接近万乘

《战国策·东周策》说韩国:"宜阳城方八里,材士十万。"《史记·韩世家》载:“申不害相韩,修术行道,国内以治,诸侯不来侵伐。”


9.根据对度量衡的研究,夏商周均以黑黍(矩黍)为正朔,营造必以黑黍尺0.248米,也就是以490米为一周制里(不详述),则傅熹年老师在《战国中山王昔墓出土的兆域图及其陵园规制的研究》一文中的困惑可以有了答案。

所以齐国公元前859年徙都临淄(《黄土与青铜》162页)、楚国江陵(177页)、韩国新郑(172页)、中山国灵寿的王都,全都是长边九周制里、短边七周制里。推测西周王都应该是平均每边九周制里,则齐国临淄、楚国江陵、韩国新郑、中山国灵寿全部不算逾制。《左传·王孙满对楚子》“桀有昏德,鼎迁于商,载祀六百。商纣暴虐,鼎迁于周。。。成王定鼎于郏鄏,卜世三十,卜年七百,天所命也。周德虽衰,天命未改”,这些城的建设都早于公元前346年,周朝还没到700年,可能害怕预言,不敢逾制,怕遭天谴。而临淄边长犬牙交错,实际长度则有18公里(图上自测),又满足平均每边九周制里,必要时拆除宫城城墙则又是平均每边七周制里,不逾制。燕国下都两城都是边长18公里(171页图上自测),也就是平均每边九周制里,这是因为建城已经是战国中期。而作为侯都,韩国公元前375年徙都新郑,大城平均每边七周制里、小城平均每边五周制里,鲁国曲阜“东西长约3.7公里,南北长约2.7公里” (168页),也就是平均每边七周制里,赵国公元前386年徙都邯郸,大城平均每边七周制里、小城平均每边五周制里(173页图上自测),魏国安邑西边2+8=10里,北边4里,南边7里,东边现存3里,根据勾股定理计算,剩下的应为4里,也就是平均每边七周制里,均符合诸侯之制。韩巍《黄土与青铜》,北京大学出版社2009年版

《战国策·秦策三》“且昔者,中山之地,方五百里,赵独擅之。”“方x百里”和“x乘”一样,两种解释其实都对,但是分别应用于不同场合,5*5是囊括了大量不可使用的海洋山脉湖泊沼泽的,具体到中山国就是囊括了大块太行山区域。说这句话的范雎很可能是齐国人,所以才曾被怀疑通齐卖魏,则他很可能以齐国商制400米为一里。更可能是范雎指着的秦国所采用的地图是《山海经》图,毕竟《山海经》图是《史记萧何列传》“沛公至咸阳,诸将皆争走金帛财物之府分之,何独先入收秦丞相御史律令图书藏之”萧何从秦都保护下来的,刘向定本的那套《山海经》是把夏里250米重新折算成了商里400米的,从太室山与少室山的距离等处可以看出(不详述),民间有些夏里的版本流传入《淮南子》之类的书籍,根据怀剑听雨的研究,《山海经》是用类似自然科学院论文《日影千里差一寸观念起源新解》里陶寺遗址发现的天文技术准确测绘的中国地图。又或者中山国自己以商里400米测得,记录为边长五百里的正方形。也可能三者兼而有之,则范雎所言与卫星地图上的面积精准相符。


10.恩格斯《家庭、私有制和国家的起源》:“外婚制的部落只能从别的部落娶妻”,鲜虞很可能是鲜和虞两个不同姓氏的部落因为“同姓不婚”的原则而联合在一起。

《公羊传》“山戎者,「戎中」之别名。”山戎应该是指以山型徽记作为族徽的龙信仰民族,成吉思汗的家徽旗帜就是红色山日月的字、白的底、青的边,类似山型徽记也见于朝鲜盔尖和日本盔前立,怀剑听雨认为应该是代表炎黄,读作山。而中山国特有的回云纹则是代表黄帝分支缙云氏,读作中,「戎中」应该就是指采用这种特殊山型徽记的缙云氏鲜族,缙云氏鲜族本是河北安阳后岗二期文化参胡,居住在洹水流域,所以洹姓,又因为商祖的兄弟被封于此而又有了子姓。《左传·昭公元年》:“昔高辛氏有二子,伯曰阏伯,季曰实沈,居于旷林,不相能也,日寻干戈,以相征讨。后帝不臧,迁阏伯于商邱(商丘),主辰,商人是因,故辰(大火,服虔云)为商星;迁实沈于大夏(安阳),主参(胡),唐人是因,以服事夏商。”怀剑听雨认为石家河文化有虞氏虞族的吴回及其子陆终及其孙妘郐、参胡都与其数代联姻,鲜虞族就是这样形成的,有虞氏可能是姬姓。舜平四岳时,缙云氏被舜迁到山东江苏,后随冠兜族南逃到三苗石家河文化,又被迁到西北三危,之后又从西北迁徙回故地河北(不详述)。鲜族以白为主色以龙为图腾、虞族以黑为主色以虎为图腾,虞字甲骨文为虎头,至今汉字依然为虎头。“无终”国应该就是“虞中”国的误读,是联盟以虞族主政的时期,而“鲜虞”国则是无终败给晋国后联盟以鲜族主政的时期,而中山国则又是鲜虞败给晋国后联盟以虞族主政的时期,很可能就是“右人”,所以中山国祖器庭燎用商王族、秦王族有虞氏的玄鸟,王器用鲜族的龙,日用器则爱用虞族的黑虎。


全文终




















西周为了钳制古国,不让他们学自己灭商那样,都是把古国飞地的一塌糊涂,天下太平时自然相安无事,到了春秋,那些基本没有飞地的如齐郑晋就崛起了

晋国六卿封地也是犬牙交错,日本战国末期丰臣秀吉统治下的封地也是犬牙交错

我在 @知乎 回答了问题:春秋战国里各诸侯国的国土面积是多少? 不断更新中。。。这个我最有资格回答了,看看我知乎文章和我的收藏的我的回答文件夹,都是从度量衡研究夏商周… zhihu.com/question/5599.


这个我最有资格回答了,看看我知乎文章和我的收藏的我的回答文件夹,都是从度量衡研究夏商周的井田战车军制的

一句话,现代一个县就是西周一个男爵国或伯爵国也就是一个都(男爵国是小都,伯爵国是大都)。一个私田份地是22000平米33市亩,一个村至少有600个这么大的面积,25个村组成一个男爵国,也就是耕地50万市亩330平方公里,卫辉市耕地面积大概就是这个数37600公顷376平方公里,超出来的耕地50平方公里属于大贵族或王室享用的公田。男爵国的公田最多时能达到私田近一半也就是150平方公里,是为雅邑,最少的则几乎没有,是为尾邑。

而战国策里的城,很多是鄙城,一个都,有四个鄙,所以一个男爵国就有五个城,男爵国有25马车也就是一个偏的战车单位

夏商周的井田、战车、军制(缩水版修改)

考工记,破解夏尺为0.125米的唯一证据

甸,丘,乘

《周礼》的科学性

两套理论,驳斥历来形成的错误认识

齐国周制田和商制田

怀剑听雨:秦国非周室宗亲诸侯,却何以直接承袭周部族的发祥之地?

侯甸男采卫,城市大小

田十万(再次修改版)

所谓千乘,不过四分之一是马车

举个例子中山国最强盛时有九千乘,四分之一是马车,就是2250马车,125马车为一军,就是18个军,也就是西周90个都,但是战国开始国野不分,所以是45个都,但是考古发现中山国度量衡用的是小石1万克,而战国普遍用大石3万克,大石是小石的三倍,所以实际上只有现代30个县的面积,也与地图相符

我在 @知乎 回答了问题:中山国为什么没有被视为战国群雄之一? 因为有人回答里提到了中山国是千乘之国,而中山国又有九千乘之国的记录其实这个千乘是指马车。春秋时的鲜虞… zhihu.com/question/2491.

晋国的实际兵力变化

西周时代的怯薛

怀剑听雨:如何评价商朝这个朝代?

怀剑听雨:吴太伯让贤只是因为当时的周人是幼子继承制的缘故吗?

仅仅是春秋战国时期,中国大地上就至少有八种田制也就是度量衡制,分别是黄帝0.25米古黍尺10进制,夏朝0.125米黑黍尺64进制,早商0.168米黑黍尺72进制,晚商又分红黍黑黍两种尺72转25进制,周秦汉都是红黍0.231米黑黍0.248米25进制,再加上楚尺、吴尺、越尺。具体见我知乎文章《从度量衡研究夏商周的井田战车军制》

夏朝1马车600兵,商朝一马车300兵,楚国一马车150兵,周朝一马车100兵

现代一个县相当于西周一个男爵国,一子爵2男爵,1伯爵4男爵,1侯爵5男爵,1公爵10男爵,鲁卫燕作为元侯15男爵

山区基本被蛮族占据,当时的河流与海湖面积也与现代有差异

关毛评论区那个齐国人口计算有误,鄙地是一家三口,份地面积也是一个半成人就可以耕种,国地是一家五口,份地面积是三个半成人耕种的35市亩,商业乡人口其实很少是管仲预留的编制,所以管仲时期齐国只有150万人口,战国齐国有450万人口,增加了三倍


《周礼大司徒》诸侯之地封疆方四百里,其食者参之一。一个百里是4个五十里,四个百里就是16个五十里,三分之一就是5个五十里,所以侯爵有5个男爵国。

(论文)《周礼·大司徒》一则郑注质疑

论文《<周礼·大司徒>一则郑注质疑》的理解是错误的,如图一个男爵国的面积最小是330平方公里,这是从尺开始计算出的结果。

让我们来数晋献公的“并国十七,服国三十八”

首先是晋侯国的五个城:曲沃伯的新绛县、侯马市、曲沃县,冀侯的绛县、翼城县。其攻占的城有蒲国、隰国、屈国(隰县饴隰、蒲县饴箕、永和县楼、大宁县楼、吉县屈、乡宁县鄂)、瑕国、吕国(灵石县、汾西县)、郤国(沁源、安泽)、霍国(汾西县霍、霍州市彘阴)、杨国(洪洞县、古县)、狐国(临汾市、浮山县)、贾国(襄汾县陶寺遗址)、郇国(稷山县郇、万荣县稷)、耿国(河津市耿、临晋县董、临猗县智)、芮国(永济市)、魏国(芮城县)、虞国(运城市、闻喜县、夏县)、虢(郭)国(平陆县、潼关县、灵宝市、三门峡市、渑池县、义马市,除去平陆就是“河外列城五”)、垣曲县两个狄城。一共17个国,疆域是现代的38个县。

晋献公的二军每个军有左右两行,每行有七个大夫,也就是有28个男爵国,38个县的蒲国、隰国、屈国很多山区都是羁縻,瑕、饴、阴后期才正式并入晋,所以与上面的总和相符。


晋献公死时晋国疆域,南到商洛、西到黄河、东到霍太岳、北到灵石

名义上是二军,实际上有28大夫,再加上蛮族地,也就是六军30大夫的军力,所以晋文公作三军却有六个军长卿。

再来研究春秋第一小霸郑庄公最强盛时的面积


先要说清楚周的王畿,周的理论王畿方千里,也就是边长500公里,理论上里面有100个方百里的小国,实际上西周控制的只有关中八百里秦川地32个县,供养西六军750马车,洛阳六百里24个县(洛阳市 巩义市 偃师市 孟津县 新安县 栾川县 嵩县 汝阳县 宜阳县 汝州市 卢氏县 洛宁县 伊川县 济源市 焦作市 沁阳市 孟州市 修武县 博爱县 武陟县 温县 登封 新密市)以及邬、弊、补、舟、依、<黑柔>、历、華等的四百里16个县(郑州市 荥阳市 孟庄镇 新郑市 禹州市 长葛市 鄢陵县 新乡市 卫辉市 辉县市 新乡县 获嘉县 原阳县 延津县 封丘县 长垣县),供养东八军1000马车,一共18个百里72个男爵国,也就是现在78个县级,部分县已经变成了市级的区,另有少部分则只是镇级的。平顶山 宝丰县 叶县 鲁山县 郏县 襄城县 漯河市 郾城区 舞阳县 许昌市 临颍县则属于不羹国、许国、郾国等。

其济、洛、河、颍之间乎!是其子男之国,虢、郐为大

若克二邑,邬、弊(偪)、补(偪)、舟(邹或丹)、依(鄢或邬)、<黑柔>(邹)、历、華(莘),君之土也。若前华后河,右洛左济,主芣、騩而食溱、洧,修典刑以守之,是可以少固。

秦郑是靠侵吞西周王畿而崛起的,但是秦是从蛮族手上,郑主要是对东部背叛周平王的10个百里40个男爵国下手,同时王畿有部分被蛮族占据,一些东方小国保持中立,到了周桓王与郑庄公开战时,郑国大概有15个男爵国(郑州市 荥阳市 孟庄镇 新郑市 禹州市 长葛市 鄢陵县 原阳县 延津县 封丘县 长垣县 开封市 兰考县 中牟县 扶沟县,这里面也有些是盟友性质),周桓王则只剩洛阳附近大概15个男爵国,洛阳依然是区域贸易中心,天子对诸侯还有一些诸如提级下葬和封爵的收税,但是开支也很多,所以繻葛之战天子拉拢虢、卫、蔡、陈加入联军,郑庄公则重视步兵参战。

《春秋大事表·春秋列国疆域卷4》:其地有开封府之祥符、兰阳(兰考)、中牟、阳武(原阳)、鄢陵、洧川(尉氏管)、尉氏、郑州、河阴(孟津)、汜水、荥阳、荥泽,凡一州十一县。亦兼涉杞县,与楚接界。陈留与陈接界。封丘与卫接界。许州府为所夺许国之地。禹州为栎都。汝州之鲁山、郏县本楚以饵郑,旋复为楚夺。又阑入卫辉府之延津县,河南府之登封县、巩县、偃师县,陈州府之扶沟县。怀庆府之武陟,归德府之睢州,其地俱在今河南一省。其阑入直隶大名府之长垣县者,为祭仲邑。东明县有武父地,仅弹丸黑子而已。

毕竟是清朝人的总结,也就当个参考。但是郑国人敢和天子交战,也可以看出东周有多衰落。

郑国有375马车的实力,要留一些防御蛮族,郑军大概300马车。王军共有900马车的实力,其中王有375马车的实力,部分要分给周公,要留一些防御蛮族,虢公只剩三门峡市6个县150马车,要留一些防御蛮族,卫陈蔡都是125马车,卫国与周边邻国关系都不好,蔡国要防御刚崛起的楚国,王军大概中军200马车、左军周公100马车、陈国100马车、右军虢公100马车、卫国50马车、蔡国50马车。王军战车是郑军的两倍,但是郑军违背游戏规则让步兵参战设伏。为鱼丽之陈,先偏后伍,伍承弥缝。车兵最小单位是偏,步兵最小单位是伍,偏指代车兵,伍指代步兵。王军中军有很多有名的神射手贵族战车兵,郑军就用违反游戏规则的办法用步兵跟在硝烟弥漫的战车后面,把战车勾倒,干掉这些战车贵族,颇有点英法百年战争克雷西战役的味道。



侯甸男采卫蛮夷镇藩是王畿方千里外一圈的44个男爵国划分为九个防区,而且说是围绕方千里,实际上只是围绕渭河盆地和洛阳盆地以及部分河北。晋国在侯防区五百里与甸防区五百里之间,曹国的伯爵领在男防区五百里,但是另一个男爵领在甸防区,也就是卫国后来的都城曹邑。卫国不在卫防区而是在甸防区。邹(扶沟)、莒(通许)那些是邹侯、莒侯的飞地,所以在采防区和卫防区。蛮子赤在蛮防区。宝鸡在夷防区。庆阳在镇防区。延安在藩防区。

乃辨九服之邦国,方千里曰王畿,其外方五百曰侯服,又其外方五百里曰甸服,又其外方五百里曰男服,又其外方五百里曰采服,又其外方五百里曰卫服,又其外方五百里曰蛮服。又其外方五百里曰夷服,又其外方五百里曰镇服,又其外方五百里曰藩服。

下面这些与我王畿理论矛盾的反方史料证据,我也是有说法的,但是说起来太复杂,也没太多证据,就先存而不论了。

左傳桓公二年 今晋,甸侯也,而建国。本既弱矣,其能久乎?

这里的甸是形容小。

左傳昭公十三年 昔天子班贡,轻重以列,列尊贡重,周之制也。卑而贡重者,甸服也。郑伯,男也,而使从公侯之贡,惧弗给也,敢以为请。

甸服,主要是长治和河北等商族区,所以贡重。卫国也在甸区。

左傳定公四年 曹为伯甸,非尚年也。

曹国作为文王的儿子,也是侯,但是男防区的曹只是伯爵,另一个男爵在卫国旁边,也就是卫国后来的都城曹,曹城在甸区。

《国语郑语》祝融亦能昭显天地之光明,以生柔嘉材者也,其后八姓于周未有侯伯。。。云姓邬、郐、路、偪阳,曹姓邹、莒,皆为采卫。或在王室,或在夷、狄,莫之数也。而又无令闻,必不兴矣。

这里的邬(鄢,鄢陵)、郐、路(潞,漯河)、偪阳、邹(邾,扶沟)、莒(通许)都是那些国家在河南的飞地,在王室的采区和卫区,而这些国家则在夷、狄。未有侯伯是指虽然给他们五个男爵国,但是拆散在各地,不设侯伯。弊(偪)、补(偪)应该就是偪阳的飞地。

怀剑听雨:秦国非周室宗亲诸侯,却何以直接承袭周部族的发祥之地?

这个王畿就比较可靠了,东角是河南省突出到山东省的尖角处的范县阳谷县阿泽湖,也就是郕伯国(不是济宁的郕侯国,符合在内为伯在外为侯,除了卫侯特例),过菏泽曹伯爵国,过许昌许男爵国,南角是南阳盆地最南端的襄阳,沿着山脉过十堰,过华山,西角是周王室发迹地岐山,包括西虢国在内的亲族墓葬区的宝鸡不在王畿里,义渠国也就是庆阳也刚好不在王畿里,过延安沿着长城,北角是岢岚山,是周人祖先原本居住的地方,过太原、井陉关、邯郸(在内为邺伯在外为邢侯)到东角。


《左传》鲁襄公十一年前562年:

【春王正月,作三军。】

春,季武子将作三军,告叔孙穆子曰:「请为三军,各征其军。」穆子曰:「政将及子,子必不能。」武子固请之,穆子曰:「然则盟诸?」乃盟诸僖闳,诅诸五父之衢。

正月,作三军,三分公室而各有其一。三子各毁其乘。季氏使其乘之人,以其役邑入者,无征;不入者,倍征。孟氏使半为臣,若子若弟。叔孙氏使尽为臣,不然,不舍

鲁国原本有三军375马车,被齐国占了汶阳之田后,已经只剩300马车了,又被邾国击败占了很多地盘,只剩225马车。当时规定每一军125马车,当时齐国正如日中天,有灭亡鲁国的想法,所以三桓厚着脸皮又搞了个三军,此时已经是春秋中期了,三桓各毁其乘,打破了原有的国野界限和野人不当兵的规矩,还把公田分了,把225~300户1马车变300户1~4马车。季氏走精兵路线,每225~300户只抽75兵、1马车训练,剩下的双倍交税,100马车还是100马车,因为税比以前更多,所以叫尽征之。孟氏每225~300户抽75~150兵、1~2马车训练,剩下的照常交税,就是75马车变125马车。叔孙氏每225~300户225~300兵、3~4马车,又当兵训练又交税,虽然只有50马车但是因为公田多所以能变150马车,然后给季氏25马车。这样又有了375马车的三军,三桓各领一军。

关于春秋鲁三桓分公室的几个问题_爱学术

鲁昭公五年前537年:

【春王正月,舍中军。】

春,王正月,舍中军,卑公室也。毁中军于施氏,成诸臧氏。初作中军,三分公室而各有其一。季氏尽征之,叔孙氏臣其子弟,孟氏取其半焉。及其舍之也,四分公室,季氏择二,二子各一。皆尽征之,而贡于公。

但是这种面子工程很快就撑不住了,明明只剩225马车的耕地,搞出375马车,不是用于进攻而只是用于防御,随着最大威胁齐国的逐渐衰落,变得已经根本没必要了,加上把公田分了变成25马车的私田,于是老老实实改成二军250马车,然后季氏占了叔孙的25马车就不还了,就这样他就有了四分之二的实力。

晋国女叔齐的评论:

公室四分,民食于他。思莫在公,不图其终。

鲁定公十年公元前500年的齐鲁夹谷会盟,齐国在盟书上要求鲁国出300马车,孔子赶紧在盟书上要求齐国归还占领的那75马车的地盘,因为盟书是给天神看的,写了不能改,而因为齐国已经占领了中间的郕、遂、宿等国,这三个男爵国75马车的耕地对于鲁国已经成了飞地(如图),还给鲁国也守不住,于是齐国真的就把地还了,但是之后与鲁国开战时又占了回去。

之后齐国进攻鲁国时,鲁国二军之一的季氏就是用100马车7000兵与齐国对战,毕竟还要留些人看住鲁侯


链接:zhihu.com/question/5574.

左庶长管理60多万户,但是只有8万甲士,比如八百里秦川,梁伯国就占了三百里,剩下五百里,按西周每百里100乘1万兵10万口,商鞅变法分掉公田后是1.5倍,五百里就是75万口,但不可能人人都有军功田,按极限份田模式是4倍,五百里就是200万口,秦国再加上西戎的部分,丧失梁国三百里也就是河西郡后,人口在175万左右

韩氏上党守冯亭使者至,曰:“韩不能守上党,入之於秦。其吏民皆安为赵,不欲为秦。有城市邑十七,愿再拜入之赵,财王所以赐吏民。”

晋城市辖1个市辖区、4个县,1个市,即晋城城区24.8万、泽州县50万、阳城县40万、沁水县21.2万、陵川县25万和高平市47.8万,总面积9490平方公里,总耕地面积为283.38万市亩(近2000平方公里)。

根据卫星地图,这个盆地大概是三个(阳城、晋城、高平)方百西周里(2500平方公里)有多的面积(7500平方公里),西周论面积和耕地划分政区,有六个(阳城、沁水、晋城、泽州、陵川和高平)方五十西周里(625平方公里)的有多的耕地面积(3750平方公里,现有耕地加城区),战国论人口划分政区,则可以分成九个每20万人的区域,对应战国九个近万户5万人的区域,耕地也接近每户100周亩35市亩的水平。一个方百里有一个大都(万户都),一个方五十里有一个都城(千户都)和四个鄙城。《史记赵世家》韩上党郡有城市邑十七,是按韩地三县,有一个万户都和四个附属鄙城和两个边境城堡以及两个千户都和八个附属鄙城。《战国策赵策》是城市之邑七十,是按韩地三县,每个县有25个邑来计算的。《史记赵世家》以万户都三封太守,千户都三封县令,皆世世为侯,吏民皆益爵三级,吏民能相安,皆赐之六金。三个百里就是3个万户都,封郡守,6个千户都,封2个县令,也就是把韩国上党郡(阳城1、阳城2、沁水)和赵国上党郡(晋城、泽州1、泽州2、陵川和高平1长平、高平2泫氏)都给了冯亭的意思。至于赵国廉颇为什么不占有韩上党而是驻军长平,因为这个盆地丧失了翼城和野王后,就门户大开,无险可守

秦二十等爵与编制对应,左庶长带甲士10万,下辖一个五大夫作为副手。为什么王乞握有重兵,却不去进攻丹河,而是从固县乡入手?目的只有一个,佯攻空仓岭赵军粮仓,吸引廉颇6万主力和7万上党民兵全力投入支援,自己请的后援偏师就可以从野王沿丹河包抄空仓岭后方。但是老将廉颇以损失5万人的代价,成功消耗掉进攻的秦军5万人后,全身而退,到第二道防线韩王山大粮山一带,避免了被秦军包饺子。

秦此时有500万左右人口,其中175万左右成年男,其中100万左右壮丁男,其中近40万精兵,其中17万野战甲士。随着王乞的包饺子战术,很可能又有5万野王秦军被派到长平准备包抄赵军后方,秦军残余总数达到12万,赵军残余3万加5万上党郡军人和民兵(因为战争而被动脱产)。

韩上党郡只有两个县(沁水和阳城,一个小都一个大都)。韩赵上党郡加起来有三个方百里(按照我发现的每个边长25公里),人口稠密,也就是有六个县(按照我发现的今古对应原则,对应现代的沁水、阳城、泽州、晋城、陵川和高平),每个万户左右,合计30万人口。赵王的赏赐等于是把盆地更大更肥沃的赵上党郡也给冯亭管理,当然是名义上的。按每户1到2丁,就是8万军人和民兵,扣除赵军重复计算,还剩7万,廉颇时战死了2万,还剩5万

还可以赵一个参考,安史之乱后,李抱真兄弟节度上党,三丁抽一充任弓箭手,得两万,考虑到泽潞负担着看住河北三镇的职责,而河北三镇都有兵五万,则上党必然另有精锐部队,再加上上党遭受过安史之乱的洗劫,则与战国六万户可以对应。

粟和黍2~3个月一成熟,一年可以收获四次,第二次收获时,秦赵前线负责修工事的农夫(秦河内郡和赵长治盆地)就要就近回去村里,导致前线缺粮又缺人,王乞和廉颇在此时有一番计谋较量。但是随着新一波运粮农夫的到来,赵农夫中夹杂着大量伪装的职业军人赵括,秦则夹杂着白起,只是秦保密工作做的好,而赵括不擅长细节已经暴露(从赵国谣言满天飞就已经知道赵国有大量秦国间谍)。秦赵各自已经出了全力,不决出胜负,是不可能轻易罢休的了。

赵国300万人口70万丁,全国13万甲士(邯郸手工业经济发达,赵披甲率高于秦),廉颇损失了3万,混在运粮农夫中来到的、剩下的有近10万甲士集中在了长平,另加损失2万还剩5万的上党人,晋中与河北的赵运粮农夫25万,兵力40万。

秦军全国20万军人17万甲士,王乞损失5万,但是因为胜利,敌我盔甲可以回收,立功可以升级,所以还剩15万甲士加5万新甲士(这就是商鞅变法秦律的可怕之处,只要不断胜利就有永远打不完的甲士),长平前线有10万甲士加5万新甲士。别的地方还有2万甲士。

赵的野战甲士随赵括几乎全部集中到了长平,实力很强,但征集调动的动作太大,一如撒拉丁灭耶路撒冷王国时,十字军几乎抽调了王国各地全部的精锐

秦的运输线上的各段共40万运粮农夫(野王、侯马、安邑、函谷关四大区各10万,以及关中水路)已经离开,赵的5万伪装援兵和25万运粮农夫则被赵括命令放弃下次播种偷偷折返,守卫大营和百里石长城。赵括杀了不听命令的8个校尉,率主力10万甲士加长期抗战的5万上党人,强行渡河对守卫丹河的秦第一道防线的5万甲士发起突击,把他们打的大败,但是同时,白起命令第三道防线的预备队2.5万人敢死队从侧面偷偷渡河插入赵军后方,占领了赵军沿河防御阵地,另外5千骑兵敢死队从另一侧趁乱渡河割裂韩王山与大粮山的联系和埋伏专杀赵括的联络骑兵。避免赵军从大粮山收缩兵力粮食至韩王山。

赵括的15万人,被秦第二道防线的空仓岭防线和丹河夹住,反而被秦军包围,赵括拼死二次强渡丹河,联合韩王山10万农夫,击败了秦军2.5万敢死队的封锁,但是背后没能渡河的被白起趁机包围,赵军15万精锐在两次渡河中损失近半,且被丹河阻隔,白起并不急于消灭两处赵军,而是继续大穿插,派兵绕更大的路从背后攻占兵力空虚只有5万农夫守卫的百里石长城,同时秦王亲自召回了河内郡运粮10万秦农夫,让他们放弃播种,去参与包围大粮山的10万赵农夫守卫军,等到通讯断绝的大粮山10万赵农夫明白赵括已经战败,自己也已经被10万秦农夫包围。赵括兵分三处,无法指挥,韩王山只剩4万精锐和10万农夫,粮仓主要在更靠后的大粮山,很快就断粮,另外4万在丹河对岸的更惨,只能不断反击和吃死尸,很快就全军覆没,有多惨可以参看俄罗斯电影《决战要塞》或金门战役,白起从而抽出兵力渡河包围韩王山和大粮山,很快韩王山也战败,4万赵军被坑杀,10万农夫抓去按秦律当除庶子(奴隶),大粮山的10万农夫以及5万百里石长城投降的民夫也是,秦律22万秦人升了一级,3万敢死队不论死活赢了就升、战死了就升儿子(估计只残存万人),剩余12万秦甲士残活9万,战死的不升级保留田给儿子一代人,而赵军有10万甲士,所以秦军基本活着的人人基本都可以升一级,10万河内郡升一级。之前击败廉颇的军功之前就已经结算过了。这是估算,但是实际情况应该差距也不大,主要问题是河内郡很可能是罪人当农夫,则升级只是庶人,这就少了10万奴隶,但是秦军可能还有别的农夫辅助。秦律公士赏田1顷,长240步宽100步,面积大概是100市亩,即使休耕一半,剩下的土地没有牛加奴隶,一家五口剩四口也就一两个劳力是耕不完的,更何况那些2、3、4、5顷的军官,所以秦军对奴隶的渴望很大,但是会武功的赵职业军人种田不行又狡猾不适合当奴隶,就被坑杀了。春秋战国不是没有职业军人,只是平均寿命不高和编户齐民下职业军人还要兼职伍长什长等保甲职物进行地方防御警察,进攻时才被抽调组成野战军。长平关丹朱岭掘山村出土有战国秦半两钱近两万枚,零星也有赵刀币出土,史记也有百金之士的记载,但是这些都只是润滑剂一般的小奖励,不应视为军功奖励的主体。

总之,秦军最后只坑杀了不超过六万残余赵韩军,最多再加上韩王山的残余8万赵农夫,达到坑杀14万人,至少有十余万到22万赵农夫成为奴隶。

考古发现的尸骨身高基本都在一米七以上,明显是职业军人而没有平民。

史记里秦军动不动斩首几万,十万,十几万,二十几万的斩首,只能是《史记》来源的《秦纪》的夸大。《秦纪》很多重复攻下同一座城的记录,可见其避讳失败,则夸张战功也是可能的。先秦的兵力数字由于史料来源单一,大多不可考,但秦魏雕阴之战确是个稀有的例外: 史记秦本纪:七年,公子昂与魏战,虏其将龙贾,斩首八万。 史记魏世家:五年,秦败我龙贾军四万五千于雕阴。 同一场战事,双方记载的人数却有差异,魏军才4万5千人,结果秦军斩首8万。原因很简单,魏世家里的魏军兵力数4万5千人,来源于少见的魏国记载,而秦本纪的斩首8万来源于秦国单方面的宣传。《商君书》其有爵者乞无爵者以为庶子,级乞一人。其无役事也,其庶子役其大夫月六日;其役事也,随而养之军。也就是战国每个军人都会带至少一个奴隶上战场,魏军四万五千,奴隶则有近五万,魏军的损失是八万(六国奴隶被俘虏后一般不杀只是抓回去作为奖励帮秦人种田),至少逃出了1万。

长平尸骨未发现大量兵器和盔甲,战国推行牛耕,皮甲逐渐退出历史舞台,说明秦军获得了赵军的装备,也因此能坑杀赤手空拳的赵军。秦军又有了20万甲士(永远打不完)。。。虽然只有7万是老兵,所以白起说损失过半。。。因为新兵太多,秦军在邯郸城下,先是五大夫王陵5万,之后王乞增援5万,损失5万,赵安平增援5万,又损失3万,15万,比当年庞涓攻占邯郸的人数更多,损失了8万

根据《商君书境内篇》,每5000正式编制的秦人有500轻兵甲士和500伍长公士和1500庶子辎重兵和2500后方农夫。

《汉旧仪》(有爵)年五十六免,无爵为士伍,年六十乃免老。公士为伍长,公士所在的伍,有四个无爵的农夫,不负责作战,平时种田,战时运粮供应前方。

公士:一等爵,赐爵一级为公士。汉旧仪:国君列士也。对应编户齐民就是伍长   

上造:二等爵,赐爵二级为上造。汉旧仪:乘兵车也。对应编户齐民就是什长,轻兵甲士

簪袅:三等爵,赐爵三级为簪袅,刘劭爵制:御驷马者。师古注:以组带马。对应编户齐民就是屯长五十夫长,领有什长4人、伍长5人,轻兵甲士共5人(《商君书》五人一屯长)、兵共10人,配奴隶16人

不更:四等爵,赐爵四级为不更,汉旧仪:主一车四马。对应编户齐民就是卒长百夫长,领有屯长1人、什长8人、伍长10人,轻兵甲士共10人、兵共20人,配奴隶33人

大夫(三百石):五等爵,赐爵五级为大夫,汉旧仪:大夫主一车,属三十六人(主车领有屯长1人、什长级护卫1人、什长8人、伍长10人,轻兵甲士共10人、兵共20人,配奴隶36人)。对应编户齐民就是五百主,下有百夫长4人、屯长5人、什长40人、伍长50人,轻兵甲士共50人(《商君书》五百主,短兵五十人;故,爵为大夫、爵吏而为县尉,则赐虏六,加五千六百亩)、兵共100人,配奴隶166人。精锐化野战军,500人只留下100伍长,兵马俑一号坑就是这种模式。

县尉、丞(张家山汉简《二年律令》三百石)县有塞、城尉者,秩各减其都尉百石。道尉秩二百石。

官大夫(四百石):六等爵,赐爵六级为官大夫,汉旧仪:官大夫领车马。对应编户齐民就是二五百主千夫长,下有大夫1人、百夫长8人、屯长10人、什长80人、伍长100人,轻兵甲士共100人(也就是裨将,王乞失败后,从左庶长降四级到官大夫《商君书》百人一将;二五百主,将之主,短兵百;千石之令短兵百人,八百之令短兵八十人,七百之令短兵七十人,六百之令短兵六十人)、兵共200人

县令/国治(六百石~千石)

公大夫:七等爵,赐爵七级为公大夫,汉旧仪:公大夫领行伍兵。也就是5000丁的曲候(张家山汉简《二年律令》六百石,见县令、丞揖而不拜),其中轻兵甲士共500人

公乘:八等爵,赐爵八级为公乘,汉旧仪:与国君同车。师古注:言其得乘公家之车。历代兵制:虽非临战,得乘公车,故日公乘。庶民之爵最高者。《商君书》国封尉(张家山汉简《二年律令》司马,千石;郡尉,千石以上),短兵千人。则1司马部有1万人、1校尉部有2.5万人(其中轻兵甲士共3000人) 

五大夫:九等爵,赐爵九级为五大夫。师古注:大夫之尊也。历代兵制:自公士至不更皆士也。自大夫至五大夫皆军吏也。(汉代,秩六百石之吏,始予以五大夫之爵)   有五大夫之爵者,要成为官长或军将之时,在同爵者中,从上位采用年高有德者。   (秦制,爵等,生以为禄位,死以为号谥。皆军吏也。吏民爵不得过公乘者,得贳与子若同产。) 《商君书》将,短兵四千人.12.5万人(其中轻兵甲士共16000人)

秦国500万人口,125万丁,也就是16万甲士 

左庶长:十等爵(左翼25万人副手)。右庶长:十一等爵(右翼25万人副手)。左更(中军25万人):十二等爵。中更(中军25万人):十三等爵。右更(中军25万人):十四等爵。师古注:更言主领更卒,部其役使也。历代兵制:庶长三更所将皆庶人更卒。   

少上造:十五等爵(左翼指挥)。   大上造:十六等爵(右翼指挥)。   师古注:言皆主上造之士也。   驷车庶长:十七等爵,师古注:言乘驷马之车,而为众长也。   大庶长:十八等爵,师古注:又更尊也。   

关内侯:十九等爵,师古注:言有侯号,而居京机,无国邑。   彻侯(列侯、通侯):二十等爵,师古注:言其爵位,上通于天子。

其实还有个办法,就是计算白起台骷髅庙这个人头武军建筑的面积,从而推算甲首的数目。

兵马俑都是五百主担任百夫长这样高一级的皇家部队) 秦国占据的是西周的老家,根据度量衡考古,秦国使用的是和东周一样的度量衡体系,可以认为这就是西周的度量衡体系。根据这套体系可以反推西周和秦国的基层体制。 西周初期12户24丁为1村,16村192户为1甸,5甸为1鄙、10甸为1邑、20甸为1都。到了商鞅变法时,人口繁衍,商鞅分公田、开阡袹,1顷等于原来1夫的2.5倍,原本四家的田地,现在可以养六家,1甸百井200户增加为300户。随着生产力的进步,1甸西周出1车,商鞅出3车。原本1甸,西周只有100人3甲、春秋初期有100人5甲、商鞅有300人15甲、长平有300人60甲、兵马俑有300人210甲。 同时商鞅还废除了原本200户里100隧人不当兵的习俗,现在1甸300户600丁300丁都当兵,但是只有伍长60人是士,也就是爵位上的公士,原本诸侯的两司马才能当下士,天子的伍长才能当下士,但是秦地原本就是天子之地,春秋很多诸侯最后也无视天子,伍长就是士,到了商鞅变法,伍长还没有甲,到了长平之战时,伍长公士也有甲了,而兵马俑里那些低级长戟甲士居然达到了所有长戟兵的七成,不知道是选拔的精锐还是各地披甲率已经如此。而兵马俑那些没甲长戟兵和弩兵则是普通的庶人。庶人以下是奴隶(庶子)。公士有田1顷、1宅、1奴隶(庶子),因为1顷相当于现在80市亩,一家人,休耕一半,也还是耕不完,必须再加上一个奴隶(庶子)才能耕40市亩。 西周实行的是伍长(天子下士)、两司马(诸侯下士、天子中士)、卒长(诸侯中士、天子上士甸长)、旅长(诸侯上士、天子下大夫鄙长)、师长(诸侯下大夫、天子中大夫都长)、军长(诸侯中大夫、天子上大夫卿)的体制。 而随着晋国这样的超级大国的出现,和人口的繁衍,开始发展为5人伍长(晋国下士)、25人两司马(晋国中士)、100人卒长(晋国上士)、500人旅长(晋国下大夫甸长)、2500人师长(晋国上大夫鄙长)、12500人军大夫(晋国下卿都长)、军佐(晋国中卿县长)、军将(晋国上卿郡长)的体制。 根据武经总要引裴子兵法,结合青海大通汉简、出土兵器十六年大良造庶长鞅、商君书、史记秦始皇本纪琅邪台刻石:商鞅变法初期,只有十二等爵,大良造是第十二等爵。一级,公士,伍长。二,上造,什长。三,簪袅,50人屯长(也就是兵马俑里战车上那三人之一)。四,不更,百将(也就是兵马俑里战车上带冠的那三人之首),100人列长,不用参与夜间巡逻。五,大夫,五百主,500人队长。六,官大夫(青海大通汉简千人为官),二五百主,1000人官长。七,公大夫,军候,5千人曲长。八,公乘,校尉,2万5千人部长。九,五大夫,将军12万5千人。十,客卿左庶长(左翼帅)25万人。十一,正卿右庶长(右翼帅)25万人。十二,大良造庶长(主帅)25万人。商鞅一开始只可能是客卿左庶长(商君书),公元前354年占领河西后升正卿右庶长(商君书),公元前352年占领安邑后升大良造庶长(出土武器)。商鞅变法初期秦国只剩200万人口,一家五口出二丁,十二等爵制对应大概是75万男丁,没必要设置那么多等级。

公士:兵马俑中身穿铠甲、不戴头巾的步兵就是“公士”。 上造:兵马俑中身穿铠甲、戴着麻布头巾的步兵就是“上造”。 簪袅:“袅”有马具的意思,簪袅就是给马带上马具。显然这是和车骑相关的兵种获得的爵位,周制一车百人,兵马俑里车上两个副手就被认为拥有这个爵位,他头戴单板长冠,身穿的铠甲也更厚实严密。这一等级算是50人屯长。公元前186年汉代的《田律》和《户律》规定受田数额为3顷(300亩,240步为1亩),受宅数额为3宅(宅地的标准是以30步见方的土地为一“宅”)。出土秦代竹简表明:在军中,每顿吃的饭菜因爵位不同而不同,簪袅可以有精米一斗、酱半升、菜羹一盘、干草半石,干草也说明其与车骑相关。 不更:战车上三人中的车长。因为一个夜间巡逻队只有50人,所以百夫长不必参与巡逻。 《史记 • 商君列传》记载:行之十年(公元前346年),秦民大说...乡邑大治...於是以鞅为大良造。 后期秦国地盘增大,人口也因为推广牛耕而增多,增加到十六等爵,大良造是第十六等爵,最后又增加到二十等爵。一级,公士,伍长,二,上造,什长,三,簪袅,屯长(也就是兵马俑里战车上带冠的那三人之一),四,不更,百将(也就是兵马俑里战车上带冠的那三人之首,百夫长),五,大夫,五百主,六,官大夫,二五百主(也就是千夫长),七,公大夫,曲军候5000人(一县5000户,所以级同县丞,所以见面不拜),八,公乘,部校尉25000人,九,五大夫,将军12万5千人(王陵以5校尉攻邯郸,后增加为10 校尉),十,左庶长(左翼帅2将军10校尉),十一,右庶长(右翼帅2将军10校尉),十二,左更(2将军10校尉),十三,中更(2将军10校尉),十四,右更(2将军10校尉),十五,少上造(中军副帅),十六,大上造(大良造)(中军帅),十七,驷车庶长(后勤帅2将军10校尉),十八,大庶长(主帅),十九,关内侯(伦侯),二十,彻侯/通侯(列侯)。二十等爵制对应400万人口、150万男丁,而因为奴隶众多(公士阶层30万、上造阶层30万、簪袅阶层9万、不更阶层6万、大夫阶层1.5万、官大夫阶层1万),则总人口大概能达到500万人口。


“”代表姬姓。

1、元侯(2✘55=110)“鲁(11)”、“卫/燕(11)”

2、王者之后封公(9✘50=450)公爵:

天皇太昊之后(风姓):任3+宿男+宿迁+须句2+颛臾3;

地皇神农之后:“虢”(焦6+东虢2+西虢2)

泰皇炎帝之后:郯tán2+3+辉县郯城3+谭2

祝融黄帝之后(妘姓):邬1+鄢1+祝郐2+路1+潞1+偪阳子2+弊1+补1

帝尧之后:蓟

虞舜之后:陈5+5

大禹之后(姒姓):杞(淮病晋城楚灭杞县杞侯5+新泰杞伯3+昌乐杞子2)

商王之后(子姓):宋(10)

周王之后:“虞”(运城3+虞城3+姬姓鲜虞中山子2+吴子2)

其他王族姓氏但是不是上面这些名王直系继承人的,只封普通侯伯而不是合并入公爵里,如鄫国。

3、侯爵

(27✘25=675)侯爵:姜齐;(管)、“蔡(2+2+1)”、“郕(3+2)”、“霍”、“毛”、“聃”、“郜”、“雍”、“曹(4+1)”、“滕(3+2)”、“毕”、“原”、“鄷”、“郇”;“邗”、“晋”、“应(+杨+依+邬+鄢)”、“韩”;姬“芮(2=2+1魏)”、“息”、“随”、“贾(+古)”、“沈”、“密”、(郑)、“滑”、“樊(+凡)”;姜厉(+历)、吕、申、向、许(*5);妫陈(1+2顿+2项);曹邾(3+2邹);曼姓的邓(5);曼(3+2蛮);秃姓的舟(2+2州+1黑柔);巴(3+2);莒(3+2);牟(2+1+1+1);潞(+洛+路)、泉、徐(3+2)、蒲;鄣;巢;莱;越;荆;唐(3+2);狄;隗;郐。无终,离,钟离。

4、伯爵

(27✘20=540)伯爵:凡、蒋、邢、茅、胙、祭;嬴江、黄、(秦、梁);偃轸;蓼(固始姒蓼1+绞1+唐河己蓼飉1+寿县姬蓼1+舒城偃蓼1);芈楚(2+2);罗(+鄀+六);阳;弦;鄋;薛;郧;姒姓鄫子2

前318年:楚、赵、魏、韩、燕同伐秦,攻函谷关。秦人出兵逆之,五国之师皆败走。前317年:秦败韩师于脩鱼,斩首八万级,虏其将麿、申差于观泽。前316年:侵秦,败北。前314年:被秦败于岸门,韩太子仓入质于秦以和。前312年:秦、韩、魏南袭楚,至邓。前308年-307年:秦将甘茂破韩国宜阳,斩首六万。

前306年:秦以武遂复归之韩。楚王与齐、韩合从。前303年:秦复取韩武遂。齐、韩、魏以楚负其从亲,合兵伐楚,秦救楚,三国引兵去。前301年:秦会韩、魏、齐兵伐楚,败楚。前296年:齐、韩、魏、赵、宋同击秦,至盐氏而还。前293年:韩、魏伐秦。秦白起击败魏师、韩师,斩首二十四万级,拔五城。

前291年:秦伐韩,拔宛。前290年:韩入武遂地二百里于秦。前286年:秦败韩师于夏山。前284年:乐毅领燕、秦、魏、韩、赵联合伐齐。前275年:秦相国穰侯伐魏。韩暴鸢救魏,穰侯大破之,斩首四万。前273年:魏赵联合伐韩华阳。秦救韩,杀魏赵兵十四万。秦王欲令韩、魏与秦一起伐楚,未行。前265年:齐赵联合伐韩,取注人。

前264年:秦伐韩,拔九城,斩首五万。前263年:秦武安君伐韩,取南阳;攻太行道,绝之。前262年:秦伐韩,拔野王。上党路绝,韩献上党与赵。前256年:秦伐韩,取阳城、负黍,斩首四万。前254年:韩王入朝于秦。前249年:秦伐韩,取成皋、荥阳,成为秦国的三川郡。前246年:韩使水工郑国为间于秦。前244年:蒙骜伐韩,取十二城。前241年:楚、赵、魏、韩、卫合从以伐秦,楚王为从长,春申君用事,取寿陵。至函谷,秦师出,五国之师皆败走。前233年:韩王向秦纳地效玺,请为藩臣,使韩非聘秦。前231年:韩向秦献南阳地。前230年:秦灭韩,虏韩王安,以其地置颖川郡。韩亡。

继续浏览内容
知乎
发现更大的世界
打开
浏览器
继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