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評價《LoveLive! Sunshine!!》第一季?

《LoveLive! Sunshine!!》在知乎對第一季每一話都有設立問題,每一話的質量似乎亦有較大反差(有的話數大多數人差評,而有的話數又大多數人…
关注者
69
被浏览
17,547

20 个回答

偶像番就不和EVA凉宫石头门春物之类的比剧情了,差距比较大。

用偶像番的标准来看,编出了一个还算连贯的故事把几首歌都串起来,基本把每个角色的特点或用个人回或用年级回表现了一下。

缺点则和一代两季一样,花田十辉仍然没改试图在结尾几集煽情,结果弄出看起来令人感觉过于夸张,或多或少违背常识的小节(如ll一季最后高坂穗乃果硬要雨中跳舞导致生病,ll二季末尾全校扫雪仅为清理到会场的路,llss一季最后一集突兀的舞台剧)这样的毛病,亦即过度煽情。
而这几乎成了花田十辉编剧的通病,我们在他做编剧的其他动画(如舰娘动画版)的结尾处也常常发现这一毛病:试图搞个大新闻引发观众高潮结果却弄巧成拙。
花田十辉编剧若需要出更好的作品,以后很可能需要在这一方面作出较大改进。


/* ---------------------------------------------------------------------------------------------------------------------------------------
分界线:有关花田十辉的编剧水平,今天看到一个较为全面的评价,比小弟在这里的简评要完整得多,
如何评价花田十辉? - 鱼缸里的沫沫鱼的回答
建议参考此答案(答案较长,请有兴趣的人耐心观看)。

总体来说花田十辉所参与的动画还是相当多的。因为这位答主的答案较长,小弟在此不才地总结一下这位答主的答案:
从题材来说,花田擅长轻改漫改,不擅长原创动画脚本;
从内容来说,花田擅长日常剧情,不擅长矛盾冲突和高潮剧情;
从方式来说,花田擅长以已有内容(轻小说、漫画内容)为基础进行加工润色(十分擅长平铺直叙,安逸平和的剧情走向),不擅长独立掌控全篇动画节奏(自己原创设计矛盾的冲突与解决,推动剧情高潮方面欠缺火候)。

就花田十辉个人特质来说,他责任感强,业内和很多监督、制作公司私交甚好,因而回头客众多。


小弟认为可以补充的花田十辉另一问题,在于他所擅长的日常部分似乎创新不足。

花田在参与《K-ON!》的制作时,轻音里的日常部分让人觉得很新鲜;
然而在LoveLive第一季播出的时候,相信很多看过轻音的人会觉得ll第一季里很多地方有轻音既视感;
然后ll第二季里,又有重复使用ll第一季的套路,如海边合宿等;
这几个月的llss第一季里,大家又看到很多前三者曾经用过的情节。

而这几部的日常部分基本上都是由花田负责的。
其实从轻音到llss,他在日常部分的构思上还是有微创新的(如ll第二季的减肥回等)。
但日常活动剧情的大致内容(社团活动,海边合宿,从琴吹紬到西木野提款机再到小原直升姬的打土豪分田地:-D,etc)似乎都没有太大变化(花田套路?花田路?lol)。

问题在于,这可能不单单是花田的锅,也可能有日常尤其是社团题材部分,目前本身就很难像当年凉宫那样有人想出与众不同的新剧情了。如果是这样,对于这样的花田日常,也许应该稍微宽容一点。又或许是上面这位答主在答案里所提到的,花田最近几年似乎陷入瓶颈期,因此日常剧情创作偏于保守,但自己掌控全动画节奏时又不得不负责进行收尾,所以可以看到上述那些或多或少违背常识,令人看起来有些“尴尬”的动画中的尝试?
对于这一点,欢迎大家各抒己见。
---------------------------------------------------------------------------------------------------------------------------------------- */



总体来说剧情还算连贯但有一些不影响理解的逻辑漏洞,有些地方存在画面崩坏但总体数量上被控制在合理范围内,pv画面着墨较多是加分项,歌暂且不谈,毕竟每个人听感不同。

结论:有一定量漏洞,但在基本合格(在合格线上)到优秀之间的偶像番

适合作下班后或压力大时用作放松心情随便看几集慢慢补的日常番。
适合接受或习惯日常番者,
适合偶像番爱好者或对此感兴趣的人,轻度符合画面党需求(pv部分);
不适合对剧情要求高的精品动画党,
不适合热血动漫党。





/* -------------------------------------------------------------------------------------------------------------------------------------
有关偶像番:

当然也应该承认,偶像番这个类别出于制作目的先天限制,一般也很难出剧情神番。而且由于此限制,很多偶像番的主题、组织结构等也多出现类似,因而导致很多偶像番质量水平差别不会很大(量产机lol)。不过也许这对商业化量产来说反而是好事:能够保证在较快周期内做出质量过得去的新番或续集。

毕竟偶像、明星这类事物,保持其活力的关键不是把某一方面如动画质量做到极致,而是短周期地、快速地制造偶像相关的新信息。对于明星来说,保持热度,尽量长久地保持热度,借此维持粉丝活力和热情,才是至关重要的。比起某一单元的高质量,在维持每一单元基本质量的基础上尽量以数量打天下反而更重要。

这可以说是和一些高水平动画制作人制作出一部宛如”刻在罗赛塔石板上的文字”一般,以动画本身质量留存于动漫史中的作品的出发点相比,目的,制作方法都完全不同的。但也许这才是偶像番这类动画的独特之处吧)
--------------------------------------------------------------------------------------------------------------------------------------- */




以上为纯动画党角度对动画本身的评价,不含本动画对lovelive计划的商业影响方面的分析。对于后者,楼下有深入了解lovelive的答主答得更好。
继续浏览内容
知乎
发现更大的世界
打开
浏览器
继续

君のこころは辉いてるかい?


前言:開始動筆寫這篇東西的時候,正好是Aqours一單發售的一週年,這篇姑且算是對LLSS動畫的主觀感想吧。因為一如既往地不會起標題,就拿一單的標題湊合下。因為不是臺灣人,雖然能把文章轉成繁體,但遣詞用句還是大陸的風格,如果造成閱讀上的困擾還望見諒。正文每段用動畫的歌詞作為小標題只是個人的惡趣味,和內容完全沒有關係,不用在意。


正文:LoveLive!Sunshine的動畫已經結束了兩周了,說實話開播前根本沒有對這部動畫抱有太高的期望,一是我當初第一次看LoveLive!第一季(簡稱無印)的時候就沒有對動畫內容太感冒,二是因為我對Aqours本身沒有太大興趣,G’s連載也好聲優番組也好都沒看。不過衝著LoveLive!的名字還是看了,基本上就和當初因為偶像大師的動畫而去看了Wake up girls一樣,也不曾想到自己看完之後會有想法給這個動畫寫個感想。為了省下大家閱讀的功夫,先把結論丟出來好了:客觀來說,LoveLive!Sunshine是一部問題不少的青春校園動畫,既難稱得上是優秀的偶像動畫,又難像無印那樣成為一部優秀的部活劇,但是對我來說,卻是驅使因為μ’s而原地踏步的我向前邁進的一劑良藥吧。


“見た事ない夢の軌道 追いかけて”


我看LoveLive!Sunshine動畫的心路歷程大致是分為四個階段,第一個階段是前三話(都是套路,騙不了我),第二個階段是第四話到第七話(開始變得有意思了啊),第三個階段就是第八話到第十二話了(這部分可能是整個動畫我最喜歡的部分了,也是從第八集開始會每週把第一話到最新話都看一遍),第四個階段就是大家都想努力忘記的第十三話了吧(不予置評,雖然最後還是在完結后把第一話到十三話完整地看了一遍)。本著每次吃飯時先把不喜歡吃的東西吃掉的原則,我想先講一講我心目中LLSS動畫存在的問題吧。


首先自然是LLSS動畫中μ’s揮之不去的強烈感以及官方對μ’s的處理方式吧。雖然OP的第一句就說了要“追尋未曾見過的夢想軌道”,但說實話第一季中大部分的劇集都讓人感覺到濃重的μ’s痕跡,無論是μ’s情懷占的戲份也好,一些刻意致敬無印劇情的劇情也好,都讓人懷疑動畫製作組是不是根本就打算靠這些東西來籠絡μ’s的粉絲們(當然某些地方情懷得真的挺不錯的,比如第四話的凜醬),而且關於μ’s某些地方的解釋未免顯得過猶不及(比如“μ’s並不追求勝負”之類的會被前作果果的發言打臉的話)。可能之前沒看過無印的人直接看Aqours動畫的話多半會被“這個μ’s到底是什麼樣的存在,為啥總是要提它”給弄得一頭霧水吧(當然如果能夠為此去補了無印動畫,然後成了μ’s粉絲的話也是很令人開心的事就是了),所以十二話時在海邊那番不再想著模仿μ’s的宣言讓不少人都鬆了一口氣,但那個撕掉海報的畫面卻又微妙得不行(雖然我個人理解成好好收起來了就是)。希望第二季她們九個人能從μ’s的巨大陰影中走出來,讓我們看看真正的“見た事ない夢の軌道”。


第二就是認真程度的問題,說實話我在第一季的Aqours身上感受不到前輩們對校園偶像的那種真剣さ。無印中μ’s的成員雖然也會忙這忙那甚至做了一堆很蠢的事(比如第二季黑歷史的死亡金屬),但至少她們行動的初衷都是為了拯救心愛的學校和當校園偶像,那些看似和做偶像沒關係的日常劇情也是為了這一點而服務(比如笨蛋三人組的補考是為了能夠參加LoveLive!大賽),而Aqours這裡顯然有種這群人忙了半天不知道在忙些什麼的感覺,或者說是她們的想法和行動缺乏一貫性,聽到拯救學校這件事后千歌和花丸那歡欣鼓舞的反應,讓人覺得有點哭笑不得,而之後的劇情也基本就是解決了三年生以及曜醬和梨子的人際關係問題(俗稱百合),所以看到十二集和十三集她們面對招生說明會依然是0之後懊惱的反應,真的不禁覺得“你們根本沒做啥拯救的學校的事情吧,有啥好懊悔的”。無印第一季中μ’s的一切行動都是為了作為校園偶像拯救學校,第二季一切活動都是為了作為校園偶像在LL大會優勝,她們就是朝著這個定好的目標筆直前進(三個個人回在我看來也都是為了確認校園偶像對自己的意義)。而LLSS動畫第一季中真的缺乏一個明確的主線,或者說Aqours的成員們缺乏一個身為校園偶像在明確的努力目標(當然也可能是官方覺得“反正大家都知道我們會做第二季所以第一季就先把人際關係都解決了,等第二季再當偶像吧”),乃至於觀眾在她們身上感覺不到前輩們那樣的熱枕,可能這也是為什麼13話的那個像是在宣揚“我們很努力”的舞台劇在我看來特別不是滋味的原因之一吧。


第三是人物塑造的問題,這裡的塑造既有性格也有人物關係上的。其實就性格而論,動畫中Aqours的九人在我看來都是十分有魅力的存在,各自也都有各自的個性(改設定什麼的我倒不是很介意,畢竟本來也不是什麼原教旨黨)。但是不知道是不是花田老師的水平有限不能寫好群像劇,感覺在整部動畫中(尤其是後期成員越來越多之後)不少人物在自己的回合中表現都很優秀,但一旦到了回合外就表現得有點影薄或者說是角色崩壞,前者的典型就是前期的果南和後期的露比花丸了,後者的典型就是前期每集被梨狗嗨的梨子,還有加入Aqours后正式性格崩壞的黛雅和去完東京后只剩中二的夜羽了吧。這點就不在這裡過多展開了。不過比起這方面的問題,更讓我在意的是Aqours九人之間的關係存在的問題。第一季動畫看下來,總覺得Aqours是三個年級各自玩各自的節奏,三年生因為本身濃厚的關係讓人很難插進去,畢竟這種百合的氣場不是一二年級的小妮子(by黛雅)能懂的,而二年級忙著白學(說實話我非常討厭白學),這種友情的問題只能解鈴換需系鈴人,別人插不上手,至於一年生,除了各自的回合外基本上全程充當吉祥物角色,根本不可能指望她們主動去發揮團結大家的作用,第11話一年生三人面對梨子從東京打來的電話的那種反應真的讓人有點尷尬,都一起活動那麼久了,接個電話還那麼慌張,也不知道說些什麼,真的有點過分了。倒不如說跨年級的互動除了黑澤姐妹愛以外就只有那次鞠莉去找曜醬談心了吧。其實說起這點的話,無印第二季第五話的凜醬回可以算是一個好的典型吧,三個年級各自發揮了作用(雖然海未貢獻的似乎只有抽鬼牌梗),一起幫助凜醬克服心理上的障礙,而不是只靠真姬和花陽兩個人在那裡忙碌,尤其是果果即使遠在沖繩,卻也在電話里為花陽提供了建議,能讓人感覺得到不管有多遠,但是心還是緊緊聯繫在一起。不過還好有一首思いよひとつになれ,配合那個變櫻色還有海賊王捏他,總算稍微把九個人之間的羈絆拯救了一下,讓人覺得大家的心還是緊密聯繫在一起的。其實原本覺得梨子要去參加鋼琴比賽的事或是曜醬嫉妒的事可以成為一個拿出來讓大家討論以此增強羈絆的機會,結果前者的解決過程根本沒寫,後者基本只借用了千歌和梨子的力量,而且還沒完全解決,不得不說真的是很遺憾。不過就像我剛才舉的例子是無印第二季才有的劇情,說不定LLSS的第二季也會有這樣的個人回吧,總之我還是報期待態度的。


第四也是最重要的不滿點,當然就是第十三話了。首先自然是Aqours 48,說實話我沒想過千歌真的會打算讓大家一起上臺唱歌,雖然說的確是みんなで叶える物語,但你也別這樣搞啊,看得人尷尬死了,事先沒做過任何努力(雖然Aqours這九個人本身目前也並沒有像μ’s那樣為校園偶像努力就是了)就這樣跑到這個舞臺上,說真的不是來搗亂的麼?當然後來唱Mirai Ticket的時候千歌一聲令下這幫子人直接跑到場內厄介,也真的很受不了,你們就不怕被轟出去麼?接著是那聲10,說實話我不確定官方這麼做的用意是不是想讓這個第十人的傳統好好地繼承下來,和上面的Aqours48一樣發揚みんなで叶える物語的精神,但是請官方不要忘記這聲或許讓人感動的10,最初只是3rd上粉絲們自發喊起來的,而在之後也是由粉絲們自己一直發揚傳統喊了下去的,官方雖然認可了這種說法,但是即使到了最後的僕光,也沒有讓動畫裏的粉絲們喊出這聲10,這是出於對粉絲的尊重,畢竟喊不喊的決定權在我們自己,是不是要當這第十人的權利也在我們自己,更何況螢幕裏的已經不是那個讓我們能夠喊出10的組合了,這種刻意的官方“欽定傳承”說實話有點讓人覺得不是很舒服(那個變色其實也有點這種感覺,但是變得挺漂亮的感覺可以原諒)。最重要的自然是那個尷尬的讓人想起“唱五分鐘歌說十分鐘故事”的各大劣質真人秀的舞臺劇,說真的你們是不是忘記自己的ED名字叫什麼了?ユメ語るよりユメ歌おう,這句話本身就是舞臺劇不該出現在LoveLive大賽這個場地上的原因了,更何況不管怎麼看,動畫裏的Aqours都還沒有能夠在舞臺上訴說“我們真的努力過了”的資本,如果這段回顧不是用舞臺劇,而是用回想和訓練過程配上開始歌唱前九人各自一句的那臺詞一起穿插在最後本該可以有的那首君のこころは輝いてるかい中(就像無印第一季的一單時插入排練場景),或是去掉舞台劇只留一人一句的台詞然後開始演出,那估計觀感比起現在多半是要好上不少。Live之前說點話講點事情無可厚非,但是這些都應該是為Live本身服務的,就像無印二期的SnowHala前九個人的講話,既簡短又符合各自性格,將觀眾對Live的情緒和期待提到最高點,真的很棒,但這話冗長的舞台劇在我看來只是為觀眾對新歌的期待潑了一盆冷水。只能說果然這動畫還是該在十二話結束。



雖說LLSS動畫有那麼多讓我頗有意見的地方,但是我還是決定花上幾十個小時來一遍又一遍地看這部動畫,再花上十幾甚至幾十個小時來寫這篇東西,正是因為在我眼中LLSS這部動畫對我有著能夠克服這些缺點吸引我每週津津樂道地追著看的優秀之處吧,或者說Aqours的九個人是那麼地討我喜歡,才能讓我願意寫下下面那些明顯胳膊肘朝里拐的廚發言吧。


“夢が生まれる予感は

ただの錯覚じゃないはずさ (wow wo!)

動きださなきゃ始まらないよ

その手をつかまえたい”


比起在那空談劇情,我還是喜歡邊講人物邊聊劇情。因為幾乎沒有追G’s雜誌上的連載,所以對我來說Aqours成員在動畫裡的性格和設定就是我的第一印象,如果下文有什麼讓雜誌黨感到不舒服的還望見諒。那就大致按照動畫ED中大頭貼的順序來講,首先就從“普通怪獣チカチ”的高海千歌和“桜えび梨子タン星人”的樱内梨子講起。高海千歌的夢想是“像μ’s一樣閃閃發光”,她的自我介紹的開場白就是“姑且是leader的高海千歌”,千歌的聲優伊波杏樹在接受採訪時提到過“姑且”兩字對於自己是多麼大的救贖。雖然一開始多數人都會不自覺地把千歌和果果進行對比,但動畫播完後估計不少人也明白“蜜柑色和橙色不是一回事”了吧(雖然官方在賣1st官棒時一開始還犯了這個錯誤,所幸後來及時改回來了)。雖然是寫水水動畫的,但在這裡還請允許我先稍微聊幾句我對高坂穗乃果這名少女的印象吧。高坂穗乃果是個笨蛋,她不像小鳥那樣會製作服裝、不像海未那樣會作詞、不像真姬那樣會彈鋼琴、不像凜一樣運動能力爆表、不像花陽那樣熟悉偶像、不像妮可那樣擁有崇高理想、不像繪里那樣聰明伶俐、不像希那樣擁有包容力,但是她卻成為了那八人的憧憬,帶領著那八個人一路前進。如果不是穗乃果,小鳥和海未不會想要試圖拯救學校、花陽不會有機會開懷地當自己最喜歡的校園偶像、凜不會有勇氣在舞台上變身美麗的新娘、真姬不會將本該斷絕的音樂延續下去、妮可不會找到能與自己分享夢想的夥伴、繪里不會獲得打破自身牢籠的勇氣、希也不會找到那個能讓自己安心的歸宿,高坂穗乃果雖然是個笨蛋,但卻也是最厲害的笨蛋,在大家都把種種事認定為不可能的時候,她卻說“並不是這樣”“努力一下也好”“一定能實現的”,所以穗乃果是μ’s的太陽,是照耀眾人溫暖眾人的存在。



但高海千歌卻完全不是這樣,千歌是個普通人,雖然她也有熱血和笨蛋的一面,但她還是普通人,她沒有穗乃果那種凝聚人心的力量(雖然擁有名為渡邊曜和櫻內梨子的美麗雙翼),沒有穗乃果那種勇往直前的氣勢(比賽中途跑出會場肯定不能算吧),更沒有穗乃果那樣的好隊友(Aqours三年生忙百合,一年生吉祥物,光看無印第二季第三話中全國冠軍新井s對μ’s成員的評價就知道了),她有的只有內浦的大片蜜柑田和八個普通的小夥伴而已。雖然同樣是發起人,但她根本沒能力像果果那樣拖著大家一起走,也沒能力僅憑藉自己一人之力就讓九個人合為一體,更不像果果那樣堅強勇敢,幾次的不順最後都哭鼻子了,而她自己更是對這一點早就了然於心。第八話中千歌對著墻上的μ’s海報伸手那幕讓我印象深刻,她那時應該也很苦惱到底Aqours和其他參賽偶像組合的差距在哪,或許更苦惱自己到底要如何做才能像高坂穗乃果一樣帶領大家前進,但卻苦於無法得出答案。高海千歌終究是高海千歌,就像坂木老人手下無所不能的大針蜂再怎麼努力,也無法像四天王渡手中的哈克龍那樣可以呼風喚雨,但大針蜂就是大針蜂,雖然只會雙針和高速移動,但依然能和哈克龍斗得難分勝負。高海千歌雖然沒法成為Aqours的太陽,但是比起果果她心思細膩,能夠發現成員身上存在的問題,幫助她們做出應有的選擇而不是校園偶像壓倒一切。第五話的善子、第九話的黛雅、第十話的梨子、第十一話的曜……一個個心結的解決都源自千歌在背後推那一把。雖然千歌幫上成員忙多多少少也有偶然和都合的要素,但就她能夠把各種問題都在萌芽階段就解決掉,不讓人留下心結這點而言,千歌比起果果還是貼心不少的。比起果果她也更有作為leader的責任感,能夠在自己失落的時候保持情緒,努力地用笑容鼓勵大家,不讓大家擔心。比起果果因為過於熱衷校園偶像而變得看不清周圍,連自己最喜歡也最喜歡自己的幼馴染小鳥的異樣都沒發現,還在第一季最後說出那句身為leader最不該說的“我不做偶像了”。雖然從性格上來說千歌遠不如果果那麼積極樂觀,那麼富有感染力,但是她用自己的方式讓團內的種種問題得以消解,用自己的方式得出某些必須的答案,使得大家都能一起開開心心地共同努力,並肩前行,這不也挺好么?


而對於校園偶像本身,雖然Aqours動畫里大家對于校園偶像的努力不如前人,但是千歌對待校園偶像也絕對不是玩一玩的隨意態度,即使她不如當初穗乃果那樣有著想要拯救學校的危機感,但對差點成為普通怪獸的她而言,突然出現在她面前的μ’s是將她從“想要擺脫現狀卻又不知道該怎麼行動”的現狀中解放出來的救星,是她平凡生活中降臨的奇跡,也算得上是救命稻草。正如我們中的多數人從μ’s身上或多或少地得到了些許激勵一樣,乍一看普通的九名高中女生能夠在台上如此閃耀,使得同為LLer的高海千歌產生了“平凡如我只要努力的話,也能發光發亮”的想法。當然她也明白自己才能有限,沒法靠自己一個人發光發亮,於是她成立校園偶像陪(部),開始找尋夥伴,將八個雖然看上去平凡卻都富有個性的同齡人招至麾下,從零出發,“即使我們又普通又土氣,但還是想創造些什麼”,這是她一切行為的初衷。她憧憬著閃耀的μ’s,希望能夠像她們一樣閃閃發光,只是她忘記了一件事,那就是如果只能追逐著一個人的背影,是永遠無法和其並肩行走的,而希望成為某個人,最終卻多數無法如願(所以當年憧憬著林原惠的石川縣女高中生最終變成了洲崎綾而不是第二個林原惠,而大橋彩香和山崎遙也無法成為第二個中村繪裡子)。Aqours即使再努力,也沒法成為μ’s,凡事向μ’s看齊的高海千歌就算能學會呼風喚雨,也沒法成為高坂穗乃果,這不是因為她的實力不濟,而是因為要成為另一個別人本身就是不可能的事情。只是μ’s的耀眼光芒和橫亙在她面前的名為高坂穗乃果的大山實在過於龐大,所以才讓她在心理上無法轉過彎來。所幸第二次東京之行時發生在音乃木坂校門前的那番怪力亂神讓她得以醒悟,決定和μ’s的幽靈告別,不再被那個遙不可及的目標所束縛,而是全心全意著眼當下,創造只屬於自己的風景。十二話最後撕下的海報一度讓人議論非非,但我覺得這一幕並不是代表千歌不再喜歡μ’s了,而只是那名普通的少女將心中曾經的憧憬化為了前進的動力,喜歡的心情不會改變,但是今後也不再會讓喜歡的事物成為前進的負擔。在那一刻我仿佛見證了一個憧憬著前人而小心翼翼前進的追隨者歷經痛苦的掙扎終於破繭而出,成為了一個要像前輩一樣書寫故事的開拓者。她在根府川握住的那根羽毛所傳遞給她的,就是前輩們不被拘束自由翱翔的意志吧。用了一季的時間,這隻沒有才華更難說是合格領袖的普通怪獸,也終於要開始自己和夥伴們的世界征服之旅了,雖然有點晚,雖然在不太“校園偶像”的地方浪費了太多時間,但所幸她們還有一季甚至更多的時間可以揮霍,這個平凡少女能帶領自己的夥伴們跑向何方,我不禁有些期待。だって可能性感じたんだそうだ…ススメ!後悔したくない 目の前に僕らの道がある。



來自東京音乃木坂學院的轉校生櫻內梨子有一個煩惱,因為初中參加過鋼琴全國大賽,所以選擇了報考這個有著音樂傳統的學校,因為這事周圍的同學們也都對自己抱有很高的期待,可是不知道為啥自己上了高中后彈鋼琴不再像之前那樣開心了,想要努力卻也無論如何都鼓不起勁來,仿佛是陷入了低潮期,結果在關鍵的鋼琴大賽上,自己居然連演奏都沒能完成就下了臺。雖然周圍的同學都很溫柔不會對她指指點點,但是當事人的她始終心有不甘,畢竟自己無論如何都不會放棄鋼琴。既然自己想要完成的曲子名為“回到大海的人”,那就去有大海的地方看看吧,如果聽到了海的聲音,自己是不是就能有所啟發走出低潮期,重新能夠找回對鋼琴的熱情和演奏的喜悅。於是她從“什麼都有”的東京來到了“什麼都沒有”的內浦,從各種意義上久負盛名的音乃木坂來到了瀕臨廢校的浦女,初來乍到就異想天開想要跳到海里去聽聽海之聲的她被一名路過的熱心少女攔住了,雖然最後兩人還是雙雙落入海中,上岸后熱心少女給她熱心安利了一番自己熱衷的“校園偶像”,還有所謂的傳說組合μ’s,雖然感覺手機屏幕中的少女們所穿的制服和音乃木坂的一樣,但或許這是自己的錯覺吧,畢竟就算孤陋寡聞如自己,真是自己學校的前輩們的話也該知道才是。不過聽著眼前少女的熱心布教,看著屏幕中少女們的身姿,自己也不知不覺有些被鼓舞。“我叫高海千歌,是那邊山上浦之星女子學院的學生”眼前的蜜柑色頭髮少女這麼向她說道。“我叫櫻內梨子,高中是……”想到自己就讀的高中時那些不太好的記憶又從心底湧現出來,她不自覺地停頓了一下“東京的音乃木坂學院”。而一切,正是從這開始。



在我看來,櫻內梨子可能是Aqours成員里最聰明伶俐的人,雖然會時不時顏藝時不時腹黑時不時暴露一些不得了的屬性,還有在動畫前半幾乎每集都要上演的梨狗嗨戲碼,都讓一些人覺得花田是不是個梨子黑。但即使如此,她每次還是能成為千歌暴走時的剎車器,而不像曜醬那樣寵著千歌亂來,數次遇到問題也是全憑她的心思細膩才得以找到突破口,無論是第九話察覺黛雅有事瞞著大家,還是十一話主動打電話告訴曜醬不要勉強自己,包括第二話和第六話中給千歌的兩次無心插柳的助攻,更是促成了兩曲高質量的插入曲的誕生。包括最後一話三路人帶著全校同學要加入時,也是梨子對於這麼做是否妥當提出了疑問(雖然最後她只是提出規則上其他人登不了場,讓期待她提出別的理由的我十分脫力就是)。雖然說起梨子的聰明伶俐,讓我留下最深印象的還是13話中面對千歌媽媽的稱讚她所說的那句“それほどでも…あるかな?”美少女能對自己是個美少女有所自覺,卻又保留了一部分的謙遜,真的太讓人加好感度了,更不用說聽幾遍夢門就能夠直接邊彈邊唱,簡直就是天才。而她同時也是Aqours里最認真的人,從她能夠為了聽海之音就毅然跳海甚至轉學沼津這件事就可以明白她對鋼琴的態度是多麼認真,而她對於校園偶像亦是如此。對梨子來說,即使最初做校園偶像的動機只是些許的憧憬加上千歌那番“你可以通過校園偶像來找回笑容,之後再去面對鋼琴就好”的循循善誘,但是真的開始偶像活動之後,她為了Aqours的付出並不比身為發起者的千歌遜色多少,在黛雅加入前,Aqours的訓練計劃是梨子自己研究校園偶像的博客后制定出來的,除此之外她本身還要擔當Aqours的作曲,再加上還要肩負催促不靠譜的千歌按時把詞寫出來的重大責任(總覺得第二話中梨子面對玩鬧的千曜發怒的場景就是她們三人的日常啊)。而校園偶像之外,不願就此放棄鋼琴的她同時也還得完成自己那首準備用來在下一次鋼琴比賽上扳回一城的《回到大海的人》。在我看來,這一方面自然是因為校園偶像的確是值得人們憧憬的閃耀存在,讓人忍不住去全力追逐;另一方面也就是因為梨子本身性格中的認真成分吧,既然做了就要把它做好,雖然認真未必都會獲得回報,比如認真思考後卻只能想出三隻美人魚這種微妙名字,比如認真去演墮天使偶像后卻害羞得想挖個坑把自己埋了,但是這種試行錯誤,不也讓人覺得很有趣么?而正是在經歷這種種小事之後,凡事認真的櫻內梨子成為了立派的校園偶像,也最終在鋼琴比賽上扳回了一城,既找回了微笑,也奪回了榮耀,還找到了夢想和夥伴,這一切都是她應得的回報。


當然若是說花田是個梨子黑的話,他一定同時也是個堅定的千梨黨吧。梨子和千歌在動畫中簡直就是形影不離,11話開頭梨子去東京參加比賽時車站的那場景,真是有種妻子送別去工作的丈夫后在家門口久久不肯回去,一直目送他離開自己視野的感覺(雖然真要說的話梨子比較像妻子就是)。所以要讲梨子在整部动画中的种种变化自然得从千梨入手,對於梨子來說,可能千歌是她來沼津后認識的第一個同齡人,或許也是第一個朋友和第一個避之不及的人(有道是“內浦灣水深百米,不及千歌追我情”),總而言之,這人真是一個“奇怪的人”:明明連鋼琴都不懂,就敢斷言自己聽到了海的聲音后就一定能走出現在的困境,她到底為什麼那麼自信?明明自己都說了沒空黨校園偶像,卻還是拉住了我想要抽離的手,執意要幫我聽到海的聲音,她為什麼那麼“熱于助人”?結果真的在她的幫助下聽到了海之音,那就勉為其難地幫她寫個歌報答下恩情吧,結果這人搞了半天,居然抄了個別人的歌詞說這是自己想要寫的歌,但不知道為什麼看著她一臉興奮地在紙上寫著歌詞的樣子,總讓自己能想到剛開始學鋼琴時那個樂在其中的自己。結果自己也試著去聽了那首歌,居然不知不覺就被吸引了,自己也變得有點想要像她一樣追逐那道光芒,那樣不知道自己會不會能變得開心一些,能變得有動力一些呢?但是自己不能放棄練習了多年的鋼琴,自己想當校園偶像的動機也不如那位蜜柑色頭髮的少女來得純正,這樣的想法是能被允許的么?但那位少女毫不猶豫地給出了肯定的答案“沒關係,等你通過校園偶像找回笑容再繼續彈鋼琴就好了”這一席話也讓自己忍不住與那隻向自己伸出的右手十指相觸。校園偶像的訓練雖然很辛苦,但自己卻能樂在其中,第一次的Live雖然一度遭遇挫折,但是最後還是憑著小鎮居民的熱情達成了理事長的要求。在成功邁出第一步后,少女又開始了自己的下一步計劃:招募更多的同伴。於是那個因為怕生和顧慮自己的姐姐將對校園偶像的熱愛藏於心中的紅髮少女和那個感覺自己過於普通不適合當偶像的寺院少女結伴加入,而那個想要從中二病畢業卻又割捨不了心中的中二情懷的少女更是她的新目標。雖然大家都各自有各自的個性,但本質上大家還都是隨處可見的普通少女,為什麼她那麼執著與將普通的大家集合到一起呢?真是個奇怪的人呢。但是不知道為什麼,在心裡卻不禁開始期待著她能帶領普通的大家達成怎麼樣的成就。可惜現實終究不會那麼如意,東京的活動給大家的熱情澆了一盆冷水,最末尾和0票的現實讓大家明白自己果然還是比不上別人,雖然那個少女依然笑著開導大家,但這種笑容卻讓自己放心不下,直到少女終於在當初第一次相遇的地方說出自己的不甘和悔恨,將積攢許久的壓力全部釋放出來,自己才終於心頭大石落地,不知不覺間,自己已經被這個奇怪的人的一言一行給帶著跑了呢。之後雖然經歷了一番波折,但三年生的學姐們都成功加入了組合,也終於有了正式起航的感覺,可為什麼重要的鋼琴大賽和同樣重要的LoveLive!預賽會是同一天?自己是不可能捨棄鋼琴的,但是也不可能丟下其餘八人獨自離開,那到底要如何是好?答案意外地簡單:校園偶像這個詞,早已在不知不覺間在自己的心中佔有了重要的地位,作為Aqours的一員真的很開心,和少女相處的日常也真的很開心,所以也沒什麼好猶豫了,所以比起在鋼琴比賽扳回一城,我想選擇突破LoveLive!的夢想。但是這一次,那個拉著我黨校園偶像的少女卻對我說了不:“梨子醬,我希望你參加鋼琴比賽,雖然是我邀請你當校園偶像的,你願意重視Aqours我很高興,能和你一起黨校園偶像我自然很開心。但是我覺得小鎮也好學校也好雖然也都很重要,但對你而言鋼琴也是同樣重要的,我希望你能對自己關於的鋼琴心情做出回應,而我會和夥伴一起在這裡等你,不會走遠。”她原來一直未曾忘記當初邀請自己時说过的话,也一直站在自己的角度考慮,但是居然為了他人的事而背負上可能導致自己夢想泡汤的風險,眼前這個叫高海千歌的少女,真是個奇怪的人啊,但是這一次,自己再也不會想把被握住的手抽回去了,因為握著這雙手的,是那個幫自己找回笑容和熱情的人,是那个給來到了全新環境的自己提供了歸宿的人,是那个在自己的夢想和他人的心事之間毫不猶豫選擇了後者的人,是那个想要帶著一群普通女孩閃閃發亮創造只屬於自己的故事的人,是那个自己無論如何都割捨不掉的人。“本当、変な人…大好きだよ” ユメノトビラ、ずっと探し続けた、君と僕との、つながりを探してた。


“知らないことばかり なにもかもが

それでも期待で足が軽いよ

温度差なんていつか消しちゃえってね

元気だよ 元気をだしていくよ”


講完千梨,來講講像前作的凜花那樣安定治愈的花露水組合。雖然現在對我來說可能動畫第四集相對整部LLSS動畫排不到特別靠前的位置,甚至可能都不如一週目時我不是特別感冒的前三話,但毫無疑問將我對LLSS動畫的態度從路人變成有好感的契機,或者说让我真正对这部动画抱有好感的,就是如同無印第四集まきりんぱな复刻的二人の気持ち,虽然露比及花丸两人和花阳及凛酱两人的性格简直天差地别,但是那种相互扶持相互鼓励的温馨感觉以及来自友人背后轻轻推的那一把却让人觉得似曾相识,更何况还有婚纱凛酱客串登场赚足了情怀分。虽然念作花露水,但我还是先来讲讲小动物露比吧。在水团动画播完后,网上有一幅漫画引发了大家大量的转发,内容无非就是G’s杂志设定的露比到了动画里发现属性全被其他成员瓜分了,怕狗屬性給了梨子,偶像廚屬性被自家姐姐分享了,裁縫技能給了曜醬,就連最重要的親友花丸都存在被“天降”的青梅竹馬善子奪走的可能,於是在大家口中,她只能沦为洗澡鸭一样按一下就“Piki”一下空有外在却无内涵的吉祥物了。而动画播完后露比在三单选举中最终沦为垫底的现实也加深了露比拥趸们对花田的不满(雖然當年南小鳥動畫之後的六單投票也跌到過第九,但依然不影响她在粉丝中的高人气)。但在我看来动画中的露比并非真的一无是处,她也不是一个养尊处优缺乏主见胆小怕事的公主,而是一个能时刻为他人设身处地着想,顾虑着他人的想法的,很懂得读空气的温柔的人。無論是第四話中明明是為了等花丸而停下腳步卻對學姐們說自己有點喘不過氣來讓她們先走,還是第九話中無意間聽見姐姐和鞠莉的對話后便自覺地退了出去,她從來不會做出有失禮貌的事情。而這種溫柔在她对待自己姐姐黛雅的态度表現得尤其明顯,露比一开始不想或者说是不敢当校园偶像的原因,除了自身的怕生属性外,更是害怕自己当校园偶像会刺激到曾经是校园偶像的姐姐黛雅,生怕此事勾起她曾经不好的记忆,所以她長期將自己的夢想和對閃耀的憧憬深藏心底,直到千歌的熱情邀請,加上花丸在背後推的那一把,才終於願意將這些釋放出來,这既是露比的胆怯,却也是她温柔性格的体现。其实从种种迹象来看,露比早就知道当年姐姐开始讨厌校园偶像的原因是从东京铩羽而归(虽然她并不知道两年前那三人之间具体发生了什么,更不知道三年生一拍两散的真正原因),但是几次和千歌她们谈及姐姐的事情时却将这个真相隐瞒了起来,而只用姐姐原先很喜欢校园偶像,但现在已经讨厌了轻描淡写地带过,这是露比所特有的温柔。而第六话时在千歌想要劝诱黛雅加入Aqours时,也是露比拦住了千歌,对她说出那句“现在还不行”。 她十分希望姐姐能够重新捡起校园偶像的梦想,这份心意的强烈程度可能不亚于鞠莉对果南能够再次放声歌唱的期待,但是既然可能这份期待反而会成为姐姐的负担,可能让姐姐觉得不开心,那就只能将其压抑在心底,待到时机成熟方可將其釋放,第九集鞠南之间一抱泯恩仇之后,她也拿出了当年的演出服向姐姐拋出橄榄枝,使得自己和姐姐的夢想都能照進現實。


其实說到膽小怕事,我倒是有一些不同的觀點,在我看來露比是一個很有勇氣的女孩子。虽然她会在演出前夕异常紧张,也会被梨子从东京打来的电话或者是千歌的摄像机镜头吓得躲到树后面去,也會在從東京鎩羽而歸后撲到姐姐的懷裡哭(我也想體驗一下鑽姐的溫暖懷抱啊),但是在关键问题上她真的從不退缩。前面提到过的拦住想要邀请黛雅的千歌也好,能够對姐姐黛雅说出心中想要当校园偶像的真实的想法也好,能够对捨己為人的花丸说出“ルビー、スクールアイドルがやりたい、花丸ちゃんと”也好,都是讓我特別感動的地方。而動畫第八話當眾人從東京鎩羽而歸后,有一段每個人各自行動和心情的特寫,花丸在吃東西,夜羽在床上悶悶不樂,曜醬在盯著千歌照片發呆,千歌在對著μ’s海報胡思亂想,而梨子則在擔心著千歌,而露比的那幕場景,卻是在自己的房間裡練習舞步,這點說實話真的戳到我了。一個人若是狠狠地摔了一跤,哭完之後能夠擦乾眼淚重新振作起來,在我看來是最有勇氣的行為。正像千歌說的那樣,雖然還不清楚前方究竟如何,不清楚自己能不能從零變成一,但在這放棄的話就沒機會知道了,所以千歌要繼續做校園偶像,而露比的這幕場景正是這個想法最好的詮釋。雖然還會怕生,雖然歌聲未必動聽,雖然也沒有曼妙的舞姿,但是只要有那不懼困難的小小勇氣,和心中對美好事物的小小憧憬,那深藏心中的光芒,終將照亮世間的各個角落。ほんの少しの勇気それがあれば、いつか必ず変わるよ、誰でも最初は、ちっぽけな自由からはじまるよ、意識が上を向いて(向いて)、やがて大きなFreedom。



國木田花丸人如其名,是一個想讓人給她畫上一個“花丸”的好孩子,她的性格甚至好到被部分粉絲冠上了聖人的稱呼。在前期她是露比的好夥伴,在這位憧憬校園偶像卻因為顧慮姐姐無法踏出關鍵一步的少女背後推了一把,將她深藏心底的光芒解放出來;後期則是成為了黃昏的理解者,每次夜羽暴走的時候都是她及時出手加以阻止,夜羽每次要說些破壞氣氛的中二話語時也是她第一時間進行吐槽,免得這個在動畫中已經崩壞得無法直視的中二少女做出更讓觀眾們尷尬的行為。而她那個魔性的口癖“ずら”更是在Nico上獲得了巨大的播放量,甚至壓過了多數LLSS的插入曲PV,不得不說也是一件很有趣的事。而她在動畫後半展現出的吃貨和貫穿整部動畫的土妹子屬性也為諸位觀眾帶來了不少歡樂(雖然Aqours的多數人都是土妹子,但是花丸在這其中更是顯得額外土氣,第十話時那件像是西瓜皮一樣的泳衣就是這一點最好的體現了吧)。不過相比較其餘個性豐富的Aqours成員,花丸的性格也許只能稱得上普普通通,除了動畫的四五兩集之外(13話的黃昏理解者也勉強算一個吧),她在別的集數的表現顯得有點乏善可陳,甚至連露比這樣被人形容為洗澡鴨的存在都給我留下了更多印象深刻的畫面。或許正如她自己所說,花丸從小就是一個在角落裏獨自玩耍的,存在感薄弱的妹子,雖然她溫柔、善良、聰明(想出體驗入部這種打擦邊球的法子,讓露比可以不用顧慮姐姐的想法放心參加校園偶像部的活動,可能她在智商上絲毫不輸給Aqours的軍師櫻內梨子小姐),也懂得揣摩她人的想法,更擅長站在她人的想法思考問題,真的可以說得上是找不出黑點的完人,但說實話在我看來這樣的花丸雖然很能博得人普遍的好感,卻缺乏讓人愛不釋手的魅力。也許過於完美真的未必是一件好事,面面俱到有時就等於沒有特色,而這恰恰是一個角色最忌諱的地方,動畫裡的花丸讓人有著無比倫比的安心感,這種安心感既可以治癒身心,卻也同時是讓人痛恨的安心感。同樣看似完人的加藤惠之所以能夠贏得那麼多死宅的心,除了英梨梨和學姐這兩個競爭對手實在不夠給力之外,更多還是因為她在完人的特質外能夠時不時地露出一點破綻,無論是和倫也進行一些甜甜的互動,還是間或流露出的天然黑,都讓人有種“啊咧,這姑娘還有點意思嘛”的感覺吧。而第七卷視聽教室的那場戲更是讓廣大讀者見到了她完人外表下隱藏的那真實的一面。希望第二季的花田能夠在這個深受大家喜歡的好孩子身上多下一點功夫,讓她也能更多地展現一些讓人覺得“國木田花丸這妹子真有意思”的特質吧。


當然花丸能夠在動畫后依然維持著居高不下的人氣而非像好友露比那樣一路下滑,自然也是有其道理的,至少對我來說,第四話中的花丸讓我直接對LLSS動畫好感度有了飛躍性的提升。無印第二季第五話中凜醬的變身可能是整部無印兩季中我最喜歡的片段,尤其是在5th上這一幕由美麗大方的飯田里穗小姐和五位帥氣的夥伴們在SSA的舞台上完美再現,更是奠定了我對μ’s不可動搖的感情。相比男孩子氣的凜,我們的文學少女國木田花丸還是毫無疑問充滿女性魅力的,尤其是和凜醬形成鮮明對比的某個部位(笑)。但是花丸如同凜醬一樣封印了自己對於美麗的憧憬,雖然相比因為被熊孩子嘲笑留下陰影的凜醬,花丸只是單純接受了自己地味以及沒有存在感的現實,而且書本的存在的確已經為她創造了一個足夠美好的空想世界。只是當花丸因為好友的原因開始對校園偶像抱有興趣,她在翻看校園偶像雜誌時偶然看到了身著婚紗的星空凜,那一刻那個自覺存在感薄弱,甘願呆在角落沉積在書海中的少女產生了動搖。哪個少女不懷春,即使自己再怎麼樸素,也總會在內心深處夢想著自己能夠站在聚光燈下,成為舞台的主角,擁有屬於自己的戲份,即使當時未能實現只能抱憾,卻也總會想著用別的方式來實現。那個出生于“合唱王國”福島的文學少女野村美月,在學生時代一直懷抱著美麗的公主夢,卻總是陰差陽錯未能實現,所以十幾年後她筆下那位可愛善良睿智堅強的圣羅公主才會在作品中用那麼美好的方式從九歲一步步邁上十七歲的階梯,最終如願成為心愛之人的新娘。花丸在實現了露比夢想的同時,卻也不經意地喚醒了自己心中對於當主角的憧憬。無論是在天台排練時她臉上的笑容也好,躺在地上時安詳的神情也好,她已經在不知不覺間對校園偶像樂在其中,所以才會有決意回到書本世界中時告別凜醬的戀戀不捨。所幸正如她幫助了露比一樣,露比也鼓起勇氣替花丸說出了她真正的心意:想當校園偶像,或者說想要成為舞台上的“公主”。對於我來說,一個動畫女性角色最能吸引我的地方既非性格上的善良體貼,也並非是外貌上的傾國傾城,而是那顆憧憬著美好事物的純淨而溫柔的心。相比第一集中訴說著對於μ’s光芒的憧憬的千歌,第四集面對身著婚紗的美麗凜醬露出那種神情的花丸更讓我心動不已吧。雖然普普通通,可能在別人的舞台上只能當一棵不起眼的樹,但是自己的人生中,角色是由自己決定的,無論是誰,只要心懷憧憬不斷努力,再加上理解你的好并能堅定伴你前行的人伴你左右,每個人總有一天都能夠變身成那個自己所能想象的最美好的自己。看著這樣的花丸,我不禁開始期待起第二季動畫裡她正式變身的那一幕到來了,雖然比起婚紗,我更想看她穿上白無垢的樣子吧。そうだよ女の子には、プリンセスの日が来る。嬉しい嬉しい、魔法みたいな、驚きから夢のこどう。


“ここから始まろう つぎは飛びだそう

それは階段なのか それども扉か

確かめたい夢に出会えて

よかったねって呟いたよ”



接下去要談的兩位人物自然是同住沼津的“曜 アント エンジェル”。ED中的四張大頭照里最沒有CP感的可能就是這張了,如果說動畫中這兩個人有什麼共同點或者聯繫的話,也就只有同住沼津了吧,在TV動畫裡兩個人也算不上能擦出火花。當然讓我說的話這兩個人有一個共同點:動畫裡被編劇坑慘了。我都有點懷疑花田大老師是不是和人氣角色有仇,二單總選前四的角色個個遭他毒手,露比變成了洗澡鴨,梨子變成了顏藝帝,當然這還算好的,沼津二人組在動畫中的待遇真是讓我唏噓不已。先說說善子,其實正如善子的聲優小林愛香說的那樣,津島善子這個女孩子是由墮天使的夜羽和天使一般的善子兩面組成的,可惜動畫不知道是不是為了強調所謂的“個性”或是像千歌說的那樣“把自己最真實的一面毫無保留地展現在大家面前”,而讓夜羽只一味地表現自己中二的一面,雖然似乎從3單投票的結果來看,中二少女兼搞笑角色夜羽似乎還挺受大家好評的,但我還是無法認可一個為了中二而中二的角色。在我心目中一個好的中二角色是不能只有中二的,就像隔壁片場的神崎蘭子,雖然整天滿口的“熊本話”,但是卻是一個懂努力而且關心她人的好孩子,更關鍵的是,她身為中二少女居然還怕鬼,這個反差萌加上中之人本身的魅力使其人氣居高不下。而反觀我們的夜羽同學,前期還挺可愛的,結果去了一趟東京之後就只剩下KY和中二了,各種不合時宜的插科打諢,還有純粹為了搞笑的一些表現,總讓人覺得微妙無比,尤其是我因為各種原因還挺喜歡這個角色的。如果說我對十三話有什麼正面評價的話,可能也就是崩壞了半季的夜羽終於變正常了,抱住花露兩人的鏡頭還有點淚目,雖然有那個舞台劇在,怎麼都沒法好評就是了。(苦笑)


如果說我對夜羽是感覺微妙的話,那我對善子的感情就是壓倒性的好感了。雖然正如我所說,動畫對于墮天使夜羽的一面刻畫要壓倒性地多於天使善子,所以我這樣的善子難民也就只能像是偵探一樣從各種蛛絲馬跡里找那個自己非常中意的少女的各種閃光點。善子應該是非常渴望朋友,想要成為現充的,這從她動畫第一話在樹上觀察著千歌一行人的一舉一動就可以看出一斑,只是她卻無法壓制體內的夜羽之血,這讓她的立場變得異常複雜,從樹上跳下的登場方式和隨後的中二發言實在是把大家嚇了一跳,但明明腿很痛還在拼命逞強這點真的讓人露出欣然微笑。而第三話她雖然被搭話的梨子嚇到了(畢竟自己是“逃學少女”,還是怕被認出來),卻還是乖乖地拿了張傳單然後逃走了,而不像無印中的妮可前輩面對鼓起勇氣遞出傳單的海未那樣丟下一句“我不要”就走了過去。而第五回更是天使善子大爆發,光是最後那段追趕戲時,她會對差點被自己撞到的路人說道歉這點,就能給這個懂禮貌的妹子打十分。當千歌出的墮天使偶像這一餿主意被黛雅姐全盤否定時,是善子把鍋背了過來,還主動對眾人願意陪她胡鬧道謝,更不用說後面花丸回憶里的那個蘿莉夜羽真是太可愛了,マジ天使。當然善子最吸引我的地方還是她對於是否要當中二角色的種種思想鬥爭試行錯誤以及最後得出的答案吧,想要朋友的她不得不為了迎合她人將自己喜歡的屬性丟棄,化身為安靜的普通美少女,雖然此舉順利贏得了同學們的友好對待,然而這就像她在第六話中說的那樣,當個普通人真的好累,而且她內心深處也終究是捨棄不掉對墮天使的喜愛。不過還好她遇到了Aqours這個可以讓她盡情墮天的舞台,能夠將自己最喜歡的樣子展現在大家面前,只是正如前面所說,這種展現並不是一味地將自己的中二糊別人一臉,而是能夠很好地將天使的一面和墮天使的一面完美融合,若是把第八話到第十二話她做出的種種讓觀眾感到尷尬的事情作為她的試行錯誤,那最終話在後台的那幕無疑是她得出的最終答案吧:即使成為墮天使了,她還是那個溫柔體貼的好孩子善子,而不是像是熊孩子一般到處KY和惹事的夜羽,既不該為了迎合他人捨棄個性,但同時更不該為了塑造和展現個性而捨棄自己那閃閃發光的本性,只有這樣才是真正的“善子墮天”,這個答案毫無疑問非常精彩。ずっとずっと探してた、らしくらしくありたいと。今日こそ魔法使い、どんな夢を叶えちゃう?


如果說梨子、露比、善子都被花田大老師對她們的性格進行了大刀闊斧的改造才導致各自的悲劇的話,那在二單總選中獲得C位的2P色花陽渡邊曜無疑就是另一種的悲劇了,不過在講這個之前我們還是先聊聊渡邊曜這個角色本身吧。動畫中的曜醬簡直是居家旅行殺人越貨必備的良妻型角色,觀眾很難在她身上找出什麼明顯的黑點。落落大方,充滿活力,料理裁縫樣樣擅長(我要吃小曜炒麵),而且還特別暖心,最關鍵的是,曜醬是個制服控,第二集第七集第九集的種種關於制服的劇情將這一點表現得淋漓盡致,那轉念一想,把這樣的曜醬娶回家之後豈不是可以盡情地玩各種制服Play(更何況她還是眼鏡娘,光是想象了一下就覺得很興奮)。但曜醬又不像花丸那樣是完美的聖人,她在認真之餘還會時不時地淘氣一下,第一話聲東擊西地拿到了千歌手裡的申請表,第六話的“よしこ~”,第九話為了制服而跳樓,第十話去撓露比的癢,第十一話的種種妄想……這些小細節無比將她小女生的一面表現得淋漓盡致,刷爆了大家的好感度。而且看她在動畫裡談及爸爸快要回來時抑制不住的喜悅,以及將爸爸教授的水手咖喱應用於Shiny和墮天使的眼淚時那得意的神情,總讓人覺得就算以後生個這樣的女兒也是莫大的福氣。用一句很三俗的話來說,渡邊曜就是我所能想象的女孩子最好的樣子了。


但正如完美無瑕的南小鳥在無印第一季中慘遭留學一樣,沒有在性格上遭重的渡邊曜遇到了花田老師來自劇情的惡意,而這個惡意,被名為百合或者說千曜的糖衣包裹著。正如很多人都把元氣活力一心千歌的曜醬和軟萌可愛一心果果的小鳥聯繫在一起,我也覺得這兩個高人氣角色在這方面真的很像,第八話梨子對千歌說“大家都不是為了你才入隊”的時候我心裡就在暗暗吐槽明明曜醬入隊的理由就是想和千歌一起揮灑青春(可能還有摟摟抱抱),乃至於看完第九話之後我就在擔心是不是接下去就要來一紙國家跳水隊的通知導致曜醬強制離隊了(雖然結果是梨子離隊,而且因為千歌性格的原因這次處理得比一期小鳥那次好不少)。只不過比起小鳥曜醬還是沒有那麼腦殘粉,她喜歡千歌,卻也不依附和盲從千歌,而且相比只能陪伴卻沒法在背後推果果一把的小鳥(雖然果果那性格也不需要有人在背後推一把了),曜醬在動畫中幾次激將千歌的場景讓我印象很深,熟知千歌性格的她深知怎麼做才能激發千歌的鬥志,而且還屢試不爽,也正是因為如此,一旦出現她預料之外的事情,同樣有事喜歡憋在心裡的曜就只能一個人在那裡默默歎氣,找不到人分享。比如第八話中千歌面對她那句激將性質的“やめる?”所給出的沉默才讓她有點坐立不安,只能看著自己和千歌的兩人照片稍解心中苦悶。其實如果讓我來描述二年生三人組的關係的話,我很想用“一家三口”來形容她們。如果說對千歌而言,梨子是一個對其要求嚴格但同時也溫柔相待的母親的話,那曜醬就像是一個溺愛女兒的父親,在背後默默支持女兒,為了女兒想要做的事情拋頭顱灑熱血,但或許是因為笨拙也好害羞也好,父親這份對女兒的深情卻一直沒有傳遞出去,於是只能看著母女兩人和樂融融親親蜜蜜,看著女兒和新結交的朋友們開心地玩耍在一起,覺得自己逐漸被疏遠了,也有點不自覺地嫉妒起了老婆和女兒的朋友們,就像是個埋怨女兒長大了連澡都不肯和自己一起洗的廢柴老爹一樣(笑)。當然花田的百合腦肯定比我厲害得多,他的惡趣味也是我根本預料不到的,這種我願意笑著去溫柔守護的關係到了他筆下就變成了讓人胃痛的關係。如果說整天摟摟抱抱的鞠南還能算是友情性質的輕百合的話,動畫裡的渡邊曜對高海千歌的心意就完全是真百合了,十一話中她在陽台模擬的三種情況怎麼看都是對千歌醬的深情告白。當然如果只是百合的話還好,花田卻偏偏想要故意搞一點三角的戲份在裡面,於是從東京轉學而來的美少女櫻內梨子橫空出世,還住在了千歌家的隔壁,最驚人的是這個“兩耳不聞窗外事,一心只彈海歸人”的少女在經歷一番波折和三番四次的拒絕后居然接受了千歌的邀請成為了校園偶像(曜還為此事出了不少力),兩個人就這樣越走越近,而看著兩人逐漸走進的曜醬心中卻漸漸出現了陰霾……再往下去寫就真的要成白色相簿2了,總之花田老師的這一番有意為之真是讓我這樣只想安安心心看甜甜的百合的人有點不舒服,第十話中曜醬看到千歌在看梨子時的那幕畫面,簡直讓人忍不住猜想接下去她是不是就要攪空鍋了。當然還好她喜歡的千歌是一件貼心的小棉襖而不像果果那樣是個絲毫察覺不到小鳥對其心意的百合黑洞,千歌發現曜醬可能在委屈自己就不顧被圍觀群眾潑水的風險直奔曜家樓下向“父親”深情告白,再加上“慈母”梨子在中間牽線搭橋,總算將一場鬧劇給收場了(雖然女兒還是沒有意識到這個悶騷老爸的全部心情就是)。能夠和自己喜歡的人為了同一個目標一同奮進,這無疑是天底下最令人喜悅的事情,曜醬的單相思煩惱雖然看起來暫時還要繼續,但至少她的陪伴得到了千歌的認可,而千歌的心意也通過梨子這個中間人好好地傳達過來了,我也就姑且祝福她和自己喜歡的人能夠在下一季繼續攜手奮進,更進一步吧。嬉しい?爱しい?いじらしい?すきよ…(すごく…)っすきよ…(つかまえて)ぎゅっと(もっと)私を见て“love”で接近!だって大好き。


“なにかを掴むことで(夢にもいろいろおるから)

なにかを諦めない(そうでしょう?)

想いよひとつになれ

どこに居ても 同じ明日を信じてる”


特地留到最後的自然是貢獻了整季動畫我最喜歡的兩集的三年生們了。說起三年生肯定就離不開動畫最經典的第八第九話了,所以這裡就姑且寫法改變一下,就以這兩話劇情為主軸講一下三年生吧。對我來說,LLSS第一季第八話可能是不亞于LL第二季第十一話的神回吧,受邀去東京的千歌六人感受到了自己和其他受邀參賽的校園偶像們的差距。Saint snow上集氣勢洶洶,卻沒想到也沒有進入選拔,30位和那個刺眼的0更是加深了她們待遇的淒慘感(雖然總覺得0票是不是過分了)。回到沼津還要面對迎接她們“凱旋”的夥伴們,面對著“是不是可以衝擊LoveLive大賽優勝”的質問,毫無疑問她們尷尬到了極點吧,而面對硬度0的黛雅姐姐的擁抱,露比也終於能夠把自己的悲傷發洩出來。之後三年生黑歷史的揭露也好,果南和鞠莉的彪戲也好,千歌跳海梨子抱也好,無比牽動著觀眾的心緒,可以說幾乎是將九人性格都展現得淋漓盡致的一集。而一開始我對第九話沒啥太大的期待,也是因為第八話實在是品質比較高,而且所講的東西也有些沉重,讓人覺得三年生之間存在的問題不是一時半會兒就能解決的,於是在正式攻略三年生組之前先做一話不那麼沉重的日常回來過渡下看起來顯得理所當然。只是这次大家都低估了花田的实力,不仅把第八话给部分人心中埋下的担忧给打消了,干脆利索地让果南鞠莉心结消失,黛雅也成功入队,至此Aqours的九人正式集齐,末了还用了一首质量高到让人觉得“和夢で夜空を照らしたい放在同一张CD里简直浪费”的九人曲,并披露了某个不大不小的秘密,结束了这样信息量爆炸的一集。第九集最大的看點自然是三年生的“冰釋前嫌”,當年三人組合解散的真相,各人的想法,都在這一話被完完整整地披露了出來,原先大家都以為導致果南和黛雅不想繼續當校園偶像的原因是那次東京的活動澆滅了她們對校園偶像的熱情,可真相卻完全背叛了我的猜想,只不過這種背叛在我看來是如此溫柔,如此美好。让人想起帕露菲里的那句名言:“お前の周りの世界は…お前が考えるよりも…ちょっとだけ優しいんだよ”



動畫第七集之後,有人開玩笑說Aqours的成員是千歌,梨子,曜,露比,善子(夜羽),花丸,黛雅,鞠莉還有小香菇,只是因為果南的戲份實在太少。於是在第八話中也算給足了這位單馬尾大姐姐戲份,而之前千歌對果南提及校園偶像時給的那個意味深長的特寫也好,千歌她們初次演出特地趕來卻只在門口聽個響也好,鞠莉問果南要不要複學當偶像時她問鞠莉是不是認真的也好,這一個個伏筆都得到了解答。回憶中果南從後面抱住鞠莉的場景讓我不禁聯想到絲娃娃在三年級生放中公然和愛喵卿卿我我的場景了,不難想像當初對校園偶像沒興趣的的鞠莉最後會選擇和那兩人組隊,多半是因為被果南抱得不好意思只能從了吧。可是兩年後面對鞠莉的擁抱,果南卻選擇了擦肩而過,這讓人不禁有種物是人非的感覺,也讓人更好奇兩年前到底發生了什麼,而第九話中這一切的謎團全部解開了。在我看來,果南和鞠莉這兩個人的糾葛總有點麥琪的禮物的味道,雙方都是切身實地在為對方考慮,卻又沒有把自己的心事挑明,結果導致了種種的誤會和遺憾。果南有多喜歡鞠莉自然不用多說,從小就認識的兩人對彼此的脾氣想必也是相當瞭解,但或許真是因為太喜歡太瞭解了,反而起了適得其反的作用。因為覺得鞠莉帶著腳傷上場會導致不可收拾的後果而選擇放棄了難得的比賽機會,因為覺得鞠莉想要繼續當校園偶像並為此一直拒絕留學而選擇解散初代Aqours,因為覺得鞠莉過於執著於曾經的失敗而忘記眼前“更重要的事”而選擇一直橫眉冷對。動畫中在三年生教室中她的的那番話:“誰消沉很久啊,那都是兩年前的事情了,現在哪有時間當什麼學園偶像,鞠莉你還有很多重要的事情要做吧”讓人印象深刻。起初觀眾以為說這番話時她只是逞強,結果看完一遍再去重溫時卻發現她說的都是自己的真心話,兩年前的事情是她基於自己為鞠莉的考量而做出的決定,自然也不會有太多的消沉和遺憾,而現在她那麼抵觸繼續當校園偶像的建議,也只是希望鞠莉能多為自己的未來考慮一下,不要為了所謂的“彌補遺憾”來影響原本可能擁有的光明前程。這些想法在心中百轉千回,可到了嘴邊卻怎麼都沒法傳達出去,若是告訴鞠莉自己不想讓她腳傷加重想要放棄比賽,告訴她“我希望你去留學,這樣才能有更光明的前景”,想必以鞠莉的性格是不會那麼輕易同意的吧,若是讓她強行就範,可能事後也會讓她深深自責吧。果南給鞠莉的愛,一直很安靜,她全身心地希望自己喜歡的人能夠不要受到傷害,能夠有明媚幸福的未來,即使代價是自己因此而受傷。所以她變成了那個舞臺上“忘記歌唱的偶像”,變成了決定解散那個想必創造了無數美好回憶的初代Aqours的“逃避者”。她覺得把所有的責任都攬到自己身上就好,這樣鞠莉就能安心放棄校園偶像去留學,去做那些“更重要的事情”,曾經作為校園偶像共同奮鬥的那段時光,就將它作為高中的寶貴回憶和多年後能夠笑著用一句“當年的我們真是青春呢”帶過的“黑歷史”就好了。



但果南的心願並沒有實現,而她的想法也沒能正確地傳達到鞠莉的心中,所以才有了兩年後鞠莉得知千歌成立校園偶像團體的消息後就以理事長的身份重新回到了內浦的事。她一直都注視著身旁的鞠莉,一直在全心全意地為鞠莉的立場、心情乃至將來而著想,她不會不明白自己的所作所為可能會傷害到鞠莉,或者說她選擇了故意傷害鞠莉,來換取她能有更好的未來。也許這兩人真的是離得太近了反而看不透本心,她以為鞠莉想要繼續當校園偶像只是想要報一箭之仇,只是和千歌一樣想要“從零開始”,所以選擇狠心地拒絕。抑或是她明白鞠莉心中的真實想法,只是對方既然選擇不直接說出口,自己就順水推舟假裝不知道,也好讓鞠莉能夠死心去留學。果南是非常溫柔的人,只是溫柔過頭了反而無法將自己真正的心聲傳達到喜歡的人心中,所以鞠莉只能帶著遺憾離開,而她自己心中也永遠留著疙瘩,畢竟雖然出發點是好的,但自己還是親手傷害了最重要的朋友。當千歌第一次告訴她自己要當校園偶像的事時,她那微妙的反應不知道是不是想起了自己當年和鞠莉黛雅共同經歷的種種。對於想要當校園偶像的千歌,一方面她自然是發自心底為她們加油,但另一方面也是真心為她們的前景而擔心吧,縱使當年的自己是故意選擇不唱,但被其他出場的偶像組合氣場壓倒深感天外有天人外有人可能也是不爭的事實(否則也不會預見到千歌她們的受挫而讓黛雅用自己曾經經歷過的事情去安慰她們了吧,雖然沒想到黛雅把自己給全賣了)。而對於支援千歌並希望果南加入的鞠莉,她理解為曾經的好友還是對兩年前的“失敗”耿耿於懷,不希望她在遺憾中越陷越深,於是索性長痛不如短痛,便把壞人當到底,變成了那個不肯就範頑抗到底甚至面對心愛之人的擁抱選擇擦身而過的“頑固老爹”。淡島碼頭邊面對鞠莉的擁抱,她想必是下了非常大的決心才能夠一臉嚴肅地擦身而過吧,面對鞠莉的哭訴,她心中想必也是非常動搖,就像絲娃娃在廣播中說的那樣,果南是不能哭的,她必須忘卻淚水選擇堅強,否則之前所有的努力都會前功盡棄,即使鞠莉選擇友盡也沒有關係,只要她擁有光明的未來就好。


只是她忘記了一件事:在她注視著鞠莉的同時,鞠莉也在關心著自己,從小玩到大的羈絆已經讓這兩個人變得密不可分。縱使果南為鞠莉萬般考量,讓她不要因為自己背上不必要的包袱,乃至故意當壞人讓鞠莉死心,但即使鞠莉沒有理解果南做這些事的一片苦心,她卻也根本就不會因此而心生怨恨,她心裏留下的只有對於“最喜歡的果南不能唱歌了”“承載著無數幸福記憶的組合散夥了”的無盡遺憾,只可惜她也沒能把這番話對果南說出來就帶著遺憾遠走他鄉,直到兩年後千歌的出現。所以當真相大白,鞠莉明白果南真正的心意之後,那一巴掌自然是她躲不過的,果南一直以為自己很了解鞠莉,也一直是在憑著自己的“覺得”而採取行動,但畢竟這種“我都是為了你好”的溫柔也未免顯得太自說自話了,彼之蜜糖吾之砒霜,自以為了解往往是鑄成大錯的首要原因,自以為是的果南活該受此教訓。不過這一巴掌也終於讓她們兩個能夠把真心話好好地說出來,再次如同小時候般緊緊相擁,而這時那個堅強溫柔的潛水少女,也終於能夠讓自己的淚水肆無忌憚地落下。這個擁抱勝過千言萬語,時光在兩年後再次開始前進,兩人也終於得以再次並肩歌唱,繼續追逐當年未盡的夢想。憧れを語る目が、遠くを探してる時、寂しくなる私はここにいると言いたいの。



結合動畫前九話中三年生的回憶,鞠莉和果南還有黛雅的邂逅相識簡直美好得讓人無法直視(以下為筆者腦內妄想):當從小便四處轉學的金髮少女小原鞠莉在又一個全新的班級中做完自我介紹怯生生地抬起頭時,迎接她的是某個齊劉海黑髮少女黑澤黛雅好奇的目光,還有坐在她後面的藍發少女松浦果南友善的微笑。某一天當鞠莉公主在自家“城堡”玩耍時,忽然聽到噴水池邊傳來了兩個人的說話聲,走近一看才發現“不速之客”的正體竟然就是那兩名少女,年幼的黛雅顯然被嚇到了,而年幼的果南卻大大咧咧地向她張開雙手,而嘴裏說出的臺詞是“來抱一個吧”,說著便一把將鞠莉摟入懷中。這個擁抱不僅化解了少女的緊張,還俘獲了她的心,而果南的懷抱,也從此成為了最能讓鞠莉安心的地方。兩名少女就這樣闖入了囚禁公主的城堡,還闖入了她的生活和內心之中。雖然“城堡”戒備森嚴外人不能隨意進入,但她們還是想方設法時不時偷偷潛入,並用手電筒的光為信號將公主叫出來見面,那道光也變成了公主心中友情和希望的象征。三人的羈絆隨著時光流轉日漸濃厚,一直到了高一。黛雅變成了披著大和撫子外衣的校園偶像廚,果南變成了英姿颯爽的潛水少女,而鞠莉也出落得亭亭玉立,變得熱情開朗。而這時忽然傳出她們所就讀的學校可能面臨廢校危機的傳言,無比熱愛這個學校的三人便在黛雅的提議下打算效仿傳說中的組合μ’s,成為校園偶像拯救學校。原先對校園偶像並沒有興趣的鞠莉,因為屈服於兩個幼馴染的盛情邀請(和抱抱)才同意點頭加入,三人的組合受到了周圍的一致好評,在網上也逐漸小有名氣,此時,一封來自東京的活動邀請出現在了三人的眼前……美好的童話在這裏告一段落。



鞠莉是三年組裏看上去最開朗的一個,前幾集中她那和中之人別無二致的大大咧咧的性格也讓人印象深刻,不過第八集的那番哭訴讓觀眾意識到或許她所背負的“闇”或者說“病み”比大家想像得都要大。“私は…諦めない!必ず取り戻すの!あの時を!果南とダイヤとうしなったあの時を!私にとって、寶物だったあの時を…”原先三人組中對校園偶像最沒興趣的她,兩年後卻成為了最想找回那段失去的時光的人,不難想像當初的那段三人共同為了防止廢校而努力練習,共同前進的時光對她而言是多麼地快樂,這也不禁讓我想到了LL劇場版中果果關於μ's為何能獲得LL優勝的答案:因為我們能夠全身心地投入校園偶像的活動中,也能從中發自內心地感到愉悅。這是μ's所教給我們的校園偶像精神,也可能是鞠莉三人曾經度過的時光的真實寫照,只是三年組的校園偶像蜜月期在受邀去東京參加活動後戛然而止,可能對鞠莉而言,她的時間就停留在了那一刻,之後的日子再也無法感受到那種愉悅和幸福。然而想要奪回失去的時間談何容易,Aqours的誕生讓她看到了救命稻草,於是狡猾的她選擇了利用Aqours,在體育館的first live是她給予Aqours的小小考驗,畢竟連這都做不到的話之後的大風大浪更無法經受,她想讓Aqours幫自己的好友化解心結,想通過千歌她們努力的身姿撫平曾經的夥伴們內心的創傷,更希望千歌能夠做得比當年的自己更好,能夠戰勝那遲早會一頭撞上去的牆壁。可她的熱情和願望卻遭到了和她同樣善良而且心懷秘密的果南的反對,向深愛的人張開的懷抱卻只換來了擦肩而過和冷言冷語,之後的呐喊雖然沒能到達果南的心中,卻將她心中的執著傳達給了每個螢幕前的觀眾,或許那些和她抱有類似遺憾的人都會不自覺地被她所打動吧。第九集的一開始果南就對鞠莉說過“你應該答應留學的”來暗示她,但似乎鞠莉並未將此當成是果南決意解散的真正理由,在她的理解中,東京比賽的失利才是一切的導火索。或許她從未想過會有人如此設身處地地為自己著想,如此地期待自己能有光明的未來,而她又是那麼地喜歡著黛雅和果南,果南不能唱歌了這件事已經讓她方寸大亂,根本無暇去思考別的事(當然也包括留學),黛雅和果南又不肯將真正的理由告訴鞠莉,以她們對鞠莉的瞭解,鞠莉是斷然不會為了這種事而放棄和兩人寶物一般的時光的吧。但鞠莉外表開朗內心卻是異常纖細,她不會直接開口表達對果南的擔心,只會用自己的方式來給果南加油鼓勁,所以她選擇了對校園偶像的堅持和執著,從哪里摔倒就從哪里爬起來,因為校園偶像失去的歌聲和笑容,就同樣用校園偶像的方式奪回來。只可惜她的一腔熱血自然得不到另外兩人的回應,只能無疾而終,選擇留學(以她的身份,想必之前各方給她的留學壓力就很大了,初代Aqours解散是讓她屈服的最後一根稻草吧)。



只是心中的遺憾不是那麼容易就能消失的,所以兩年後當她獲知千歌成立了新的校園偶像,便以理事長的身份回到了內浦,明為支持千歌的校園偶像,真實的想法或許只是希望能夠通過千歌的努力來喚回果南(還有黛雅)對校園偶像的熱情,希望能夠再次和她們一起當校園偶像,來奪回果南失去的歌聲吧。她對千歌既有支持,更有要求,畢竟帶著中途半端的心態是成為不了好的校園偶像的,那種半吊子的校園偶像也是無法讓黛雅和果南信服的。只是正如同她未能理解果南和黛雅的一片苦心一樣,她的真實想法也沒有傳達到果南和黛雅的心中,再加上對於當年真相一無所知,她自然也不可能說服果南和黛雅回到自己期冀的那個曾經,而她希望得到黛雅和果南理解的一次次強硬行動,卻觸及到了那兩人心底的傷口,遭到了兩個人的無情反對,第八話中被果南無情拒絕後喊著要奪回失去的時光的她,心底恐怕是無限的不甘心和絕望吧。然後就是第九話中無理取鬧一般的遞制服還有抱著果南不放手了,雖然看似胡鬧,但這份心意無疑是真實的。若不是千歌及時出手,逼著三人坦誠相對,並借由此事讓名偵探櫻內梨子察覺出這件事有貓膩,估計這種“無理取鬧”還要持續進行下去,而三人之間的隔閡可能會越來越深吧。当黛雅屈服于堕天龙凤凰缚将隐瞒了两年的真相全盘托出后,她终于明白自己到底犯了多大的错误,也为果南的“愚蠢”感到怒不可遏,怀着这样心情的她,上演了全集经费最爆炸的那幕雨中奔跑(此时应该有BGM:変わらないもの),而面对来到部室的果南,她终于将埋藏了两年的愤怒和不安倾诉出来,“将来什么的根本不重要,留学什么的我也一点兴趣都没。這不是當然的麼,因為果南你唱不了歌了啊,我怎麼可能就這樣置之不理。”雖然放到現實中這番臺詞很可能遭遇無情打臉,但在“愛こそすべて”的LoveLive!世界中,毫無疑問就是最動人的告白了,而之後伴隨著那句“不要小看我重視你的心情啊”打出去的那擊耳光,蘊含著她太多太複雜的感情。



最終決心和果南坦誠相見的她也獲得了來自果南的坦誠,果南的“既然關心我就好好說出來,不要總是扯復仇或是不服輸啊”也正是鞠莉自己存在的問題。所以就在此扯平吧,於是鞠莉閉上眼,將自己的臉探出去,擺出一副咋以為“別說話,吻我”的表情,等著果南將剛才的巴掌悉數奉還。可是迎接她的却是果南张开的双臂和那句久违了的“ハグしょ”,眼前的少女和当年将自己从孤独中拯救出来的“骑士”身影重合,那曾经无比眷恋却已经两年未曾感受到的温暖再次出现在了自己眼前,这时什么都不需要说了,只要扑进那个熟悉的胸膛,将自己的感情随泪水一起宣泄而出便好。百合無限好,只是生不了,看到這一幕誰還管啥偶像動畫,還管啥劇情轉進突兀不突兀,總之先哭為敬。而鞠莉的堅持和努力,終於讓她能夠奪回兩年前失去的時光和夥伴,能夠再次和最喜歡的人們一起“在這把年紀”站到閃閃發亮的舞台上。閉じこめたい心を、どこにも行かない様に、寂しいのよ私とここにいてよいつまでも。



黑澤黛雅非常喜歡μ’s,而聰明伶俐的絢瀨繪里更是她的首推。也許她初中時的夢想就是將來上了高中能夠成為學生會長兼校園偶像,可卻沒想到自己不僅實現了理想,還說出了和自己偶像當年一模一樣的那句名台詞(笑)。雖然頭髮顏色也好,性格也好,乃至發育狀況也好都天差地別,但黑澤黛雅和黑澤露比的確是親姐妹。幼女黛雅真是太可爱了,被小鞠莉发现时的那声ピキー和妹妹简直如出一撤,更不用说被对黑泽终极武器善子使用奧義·堕天流龙凤凰缚时一模一样的姿势了。所以我很好奇的是她會變成現在這幅性格到底是因為嚴格的家教讓她人格重塑了,還是發現妹妹和以前的自己一樣不靠譜,所以產生了身為姐姐的覺悟,認為自己不振作就不行呢?總之我只知道我們的姐姐大人選擇了拋棄軟弱和孤獨,只將自己強硬的一面展現在眾人的面前,讓自己成為大家眼中的“硬度10”。此外她應該還有另一個美麗的夢想,就是和兩個心愛的小夥伴松浦果南還有小原鞠莉一起以校園偶像的身份站在最光輝的舞台上,用最精彩的表演贏得觀眾們的歡呼。只是兩年前的那件事讓這個夢想成了妄想,而她也只能像是自己的妹妹一般,將對校園偶像的種種情感深埋心底。如果用一個詞來形容第八話的黑澤黛雅的話,那就是“硬度0”吧。她用柔軟的胸膛承受了露比的悔恨,也是她用自己的故事讓Aqours的眾人明白她們的遭遇並不是個例,之前她那麼反對千歌成立Aqours,告訴露比無論發生什麼都要用堅強的意志面對,想必也是早預料到歷史會重演了吧。相比果南不希望再有人因此受傷害,或是鞠莉將自己的希望寄託于學妹們之上,黛雅對於Aqours的感情可以說有一些複雜,一方面她像果南一樣不希望有人重蹈自己的覆轍,另一方面也像鞠莉一樣對Aqours抱有一絲期望(用鞠莉的話來說就是“如果你認真想要阻止的話千歌她們就不會去東京了吧”),第三話中她一方面用發電機幫千歌三人解了圍,另一方面也告誡她們不要得意的太早,這可謂是這種矛盾的最好體現吧。從起初看似繪里二代目的不近人情的學生會長,到這話的溫柔大姐姐,她也一直在猶豫自己到底該用什麼樣的態度對待眼前這群年輕人,畢竟實在是和當年的自己太像了。


不過縱使黛雅身上經歷了種種變化,但無論是小時候還是現在黛雅都永遠是果南忠實的夥伴,雖然幼女時代的她總有種果南的小跟班的感覺,這兩人那麼好的關係讓我不禁去腦補她是不是就是果南那“抱抱把妹法”的第一個成功案例。所以相比在無印的小鳥留學事件中作為果鳥之間紐帶的海未,同為大和撫子(笑)的黛雅在立場上毫無疑問要偏袒許多。在鞠莉的事件中,她幾乎直到最後都選擇同果南一起將真相向鞠莉隱瞞(雖然她數次明確告訴鞠莉果南並不是在逃避,但同時卻也順著鞠莉建立在對當年事實誤解基礎上的“希望千歌她們能越過自己未能越過的障礙”發言反駁而不去做解釋)。在對待千歌她們的態度上,她也和果南站在統一戰線,在第八集中還幫果南當了回傳聲筒。若是她當初願意將果南失去歌聲,初代Aqours解散的真相告訴鞠莉的話,或許因為同樣倔強而不肯對彼此坦率的那兩人之間的誤會早就解除了,可她選擇了沉默,將好哥們當到底,堅定地站在“為了鞠莉好”的果南那邊,陪著果南一起扮黑臉,兩年前的鞠莉出走事件中黛雅可能也得背上一半的鍋。而對於兩年前的事,黛雅的遺憾和痛苦想必不比另外兩人來得輕,更何況初代Aqours救校未捷身先死,對最初的提議者以及三人中最喜歡校園偶像的她而言,想必也是在心中開了個無法輕易彌補的大洞。如果說果南和鞠莉都是因為替彼此做了太多考慮太多,而導致真心互相錯失的話,黛雅就是因為考慮得太多所以束手束腳無所作為吧。某種意義上可能在這件事中黛雅失去的可能才是最多的,為了守住果南的決心和鞠莉的未來,她除了自己成立的組合之外,還把深深眷戀的名為“校園偶像”的存在給忍痛割愛了(還把露比給坑了,害得妹妹起初不敢去當校園偶像,關於她要這樣做的原因我一直也百思不得其解)。自己必須變得討厭偶像才行,只有那樣才能幫助果南瞞天過海,將東京比賽的受挫作為再合理不過的放棄當偶像的理由,讓鞠莉能安心去為了美好的前途留學。於是這場戲一演就是兩年時間,若鞠莉不回來的話,或許就會一直演下去了。



但是對一樣事物投注的熱情和愛哪是那麼容易就被丟棄的,在黛雅心中校園偶像也好,初代Aqours一起度過的時光也好都是無可替代的寶物,所以當千歌將自己奉若神明的μ’s說成u’s時,她才會那麼本性盡顯,極度失態,更何況μ’s的眾人選擇在自己最閃耀的時候將自己的故事落下帷幕,對於像黛雅這樣的“迷妹”而言,無論過了多久都始終會在心中佔有不可動搖的地位吧,只能封印,卻不會消失。而第九話果南和鞠莉在部室裏面紅耳赤地拌嘴時,在一旁看著兩人的黛雅臉上無疑是帶著微笑的,可當果南倔強地堅持自己沒有什麼隱瞞的事而抽身離去時,她的臉卻反而沉下來了,明明替果南守住秘密才是她該做也一直在做的事,但她的心底可能還是希望這兩個人能夠冰釋前嫌和好如初吧。演技和本心之間的矛盾讓黛雅反而成了動畫中最複雜的角色。而這種矛盾更是體現在了對千歌她們的態度上,第三話中她一方面用發電機幫千歌三人解了圍,另一方面也告誡她們不要得意的太早,對於千歌她們去東京參加比賽的事,她明知一定會受挫,卻只選擇待她們鎩羽而歸後用溫柔的懷抱迎接(這裏也暴露了她其實還是挺妹控的事實)。這種矛盾在第九話中隨著果南的複學以及隨之而來的鞠南的正面交鋒(當然還有善子的關節技)開始崩潰,曾經因為選擇沉默而造成了自己最親近好友之間誤解的她選擇將曾經的遺憾彌補上,所以她將果南的心事和盤托出,無論是失聲的真相,解散的真相,還是果南到底有多麼喜歡鞠莉的事實。當那兩個人實現和解相擁而泣之後,她也滿足地事了拂衣去,將幕後英雄的稱號同影后一起收入自己囊中。只不過同樣得知當年真相的千歌自然不願放過眼前這個傲嬌程度不亞於另三人(果南,鞠莉還有KKE)的學生會長。所以妹妹的一句“親愛なるお姐様、Aqoursへようこそ”便把她成功拿下,让九人终于得以聚齐,可以开始书写崭新的“みかんで叶う物語”。



第九集動畫直到最後還爆出了一個驚人的秘密:沙灘上的Aqours居然是黛雅所寫下的。讓之前很多人的種種猜想都不幸落空,雖然好像從種種痕跡上來看,這個事件像是黛雅特地守在那裏等著考慮組合名的千歌她們的到來,然後讓她們偶然看見自己留下的團名,只是這樣就讓人不禁去懷疑:黛雅到底從何得知千歌她們在這個時間點會在沙灘這裏考慮團名的事?仔細一想這事情實在是破綻百出,所以我倒是更願意相信PTT上看到的某個美好猜想:黛雅並不是特地去守著千歌她們,而是原先就在那裏一臉幸福地在懷念著原來的時光,所以用樹枝在沙灘上寫下了曾經的團名,只是這時千歌她們碰巧過來,於是不想被她們發現的黛雅只能落荒而逃,留下的Aqours還沒來得及被潮水沖散便被千歌她們發現了,並且就這樣作為了自己的團名。她之後在廣播中聽到Aqours時直接把琴弦弄斷了。或許也正是因為覺得這件事實在過於羞恥了。但畢竟LoveLive!本身就是溫柔而美好的世界,而黛雅又是如此長情之人,出現這種無心插柳柳成蔭卻又顯得合情合理的事情,毫無疑問是最打動人的。あふれ出すいとおしさが、自然だと思えたから、幸せになれる、ふたりはきっとなれる、信じてるの...



“光になろう 未来を照らしたい

輝きは心から 溢れ出して

もっと先の景色望むんだ

Ah!やっと手にしたMIRAI TICKET

かざして”



說句心裡話,前面說了那麼多好話,寫得這麼激動,歸根到底Aqours動畫會值得我寫這些文字的最大理由,還是因為這部動畫所屬企劃的名字中有個LoveLive!吧,就算沒有第八集鞠莉的哭訴,就算沒有果南第九集的那句“抱一下吧”,就算沒有梨子和千歌的牽手,除非整部動畫每一集的質量都如同13話一般讓人理解不能,否則我還是會找出一些別的小到不能再小的優點來誇誇這部動畫的吧。前陣子聖誕單曲CM在網上廣為流傳時我看到一位朋友發了一句“回歸正題,雖然賣cast我不討厭,不過希望還是別走偏了,這代給我感覺賣cast很突出...”,所以我們之間發生了下面的對話:

我“其實我反而覺得走偏很難定義,畢竟我們只能代表我們自己,不能代表別人,至於效果如何,粉絲們會自己用日元投票決定吧w”

友人“我自己的標準是角色和cast兩邊都是main。當然賣cast粉絲更買賬我確實是沒意見。 只是希望2.5這個核心不要成空談”

我“其實有時候真的覺得這企劃不叫LL就好了”

友人“但是不是LL又未必能喜歡上了吧w”



就算在開頭就已經說了Aqours動畫第一條缺點就是μ’s這個前輩揮之不去的強烈存在感,但我們或許都不得不承認,自己會去看這部動畫,多多少少是源自自己曾經/現在依然是μ’s的粉絲的身份吧,所以我們才會在第一話聽到start dash,第二話聽到ユメノトビラ時那麼興奮,才會看到第四話出現婚紗凜的時候那麼激動,才會在第七話和第十二話中跟著Aqours一起“聖地巡禮”時那麼喜悅,我才會忍不住在這篇文章每個人物的最後部分用μ’s的歌曲作為結束吧。這種明知道是套路還會跳下去感覺,說實話仔細想想真的很蠢,但卻意外地不是那麼討厭,也許或多或少,我們心裡對於那個半年前在東京巨蛋結束自己長達六年故事的那個團體始終有份割捨不了的情愫,而這份情愫,既成就了LLSS動畫第一卷6W5的初動和CD每張初動都能進O榜前五的好成績,卻也造就了粉絲們過度的期待以及隨之而來過高要求,還有無處不在的與前輩們的比較,無論這比較的對象是高坂穗乃果和高海千歌,還是新田惠海和伊波杏樹,生在LoveLive!企劃下,擁有一個取得無數輝煌成就的前輩,這無疑是Aqours的原罪了。動畫中的千歌能夠從憧憬著傳說中的校園偶像μ’s的一介迷妹變成決意走出自己道路的新生校園偶像Aqours 的leader無疑讓我鬆了口氣,畢竟大家一方面忍不住在Aqours身上找μ’s的影子(否則也不會笑著接受那麼多無印用過的套路或者刻意和無印反著干的反套路了),另一方面不少人卻又希望Aqours能夠走出自己的道路,既不要躺在前人的功勞簿上不思進取,也不要因為想要一味模仿前人而束手束腳。雖然動畫中的Aqours發出要走只屬於道路的宣言,但製作方卻有意選擇讓她們身處當年μ’s選擇解散的國府津海邊,而之後千歌更是像是被欽定一般地接住了從空中飄下來的羽毛,雖然此舉可以不妨理解為Aqours在μ’s選擇結束的地方重新開始,抑或是μ’s的傳說由Aqours來傳承下去。但也有些人不禁提出疑問:既然想要和μ’s撇清關係,那為何不選擇一片只屬於自己的風景,在前人未曾涉足的地方正式邁開腳步,書寫自己的故事呢?我想或許不是不去選擇,而是沒法選擇,也許這就是在Aqours身上最大的矛盾了吧。


一位我在推特上結識的古參看完Aqours動畫后曾經撰寫了一篇長文來講述自己為什麼無法愛上Aqours,在文中他是這樣說的:“我無法發自內心應援Aqours,無法喜歡上Aqours動畫,因為我覺得這是一部在說謊的動畫,明明動畫中的千歌反復強調著自己還是零,希望能夠帶著小夥伴從零到一,但現實生活中的這卻是一個1st live直接在橫濱體育館召開,捆綁了抽選券的動畫第一卷BD能賣出6W5初動的有著數萬死忠粉絲的組合,這種現實和作品中的落差讓我無法接受,誠然我明白Aqours那句從零到一是希望擺脫μ’s的陰影,也很同情Aqours的境遇,但同情是不行的,所以我只能默默祝福Aqours,卻無法為之應援。”而另一位從G’s企劃最初就入坑的古參也曾經發出過“為什麼不新開一個企劃而是接著LoveLive!這個牌子做呢?”的聲音。可能我們曾經那麼對於LoveLive!的二三次元結合這麼熱衷,也正是源自於無印兩季的劇情中有不少和現實中的μ’s能找到互相呼應的地方,無論是從面對那讓人聯想起C78展臺的空蕩蕩的觀眾席唱出的那句“I SAY”,還是最終在自己最輝煌時選擇落幕的“今が最高”,還有14年4th的雪中行軍和之後與之不謀而合的第二季第九話,μ’s的動畫總是那麼貼近現實中那九人的軌跡,最初我們從動畫中尋找她們的曾經,後來我們在動畫中印證她們的當下,而最後我們也是從動畫裡隱隱約約地感受到她們的決心和那個我們遲早要面對的未來。而這一切,在LoveLive!SunShine的動畫中卻因為某個理由再也無法做到:動畫中千歌她們的身份只是普通的鄉下女高中生,稱得上是一無所有;而現實中她們是那個能夠登上東蛋召開Live,連紅白都能登場的,刷新深夜動畫劇場版票房紀錄的傳奇組合的潛在也是唯一的繼任者,她們不是不想從零開始,而是根本就沒法從零開始,她們不是想坐享其成,只是當LoveLive!這個名頭被她們頂在頭上時,很大一部分痛失所愛的μ’s粉絲就會不自覺地把目光投到她們身上。如果硬要說讓動畫劇情和現實結合的話,也許動畫就得描寫被傳奇校園偶像欽定的鄉下普通少女高海千歌如何帶領著一群普普通通的小夥伴在周圍過分的期待和苛責中如何一步步努力前進,逐漸實現他人對自己的期待,同時將只是因為追隨的前輩畢業了而流離失所的人們納入自己的懷抱,變成自己的粉絲的故事吧。只是比起這種故事,“從零開始,追逐夢想,勇於挑戰,終能成就”的故事模板更像是偶像動畫的王道劇情,更是前輩們藉此獲得成功的劇情模板,面對這樣的現狀,自然staff們也不自覺地變得束手束腳,只能夠靠著一系列的套路和粗暴簡單的反套路讓整部動畫看起來既不太像無印,骨子里卻又脫不開所謂的王道劇情。明明想要擺脫前人,卻無論做什麼都無法擺脫,無論做了多少努力,到頭來卻還是被人當成μ’s的接班人。高海千歌喊的那句“我還是0”,也許也正是基於當前的Aqours自身所做的事情尚未得到大眾的廣泛認可,在不少人的眼裡,她們只是被用來緬懷前人,而並未被人當成獨立的個體來看待,那句“錯過μ’s了,不想再錯過Aqours”就是這種讓人無可奈何的現象的最好寫照。但問題是即使LLSS的動畫也好運營若是真的全都不按照μ’s的套路來,依然會有人在那邊說“強行反套路”或是“違背系列傳統”,正如某位朋友所說的:“每個人都在竭力地表現得和別人不同的樣子,是多麼相同”,反套路的盡頭,也不過是新的套路而已。這種兩頭不討好的現狀可能是對現在的Aqours而言是最為尷尬的事情了吧,如果真要追究造就這一切的原因的話,或許也只能怪罪于自己繼承了LoveLive!這個過於沉重的名字了吧。



但為何偶像企劃這麼多,只有Aqours才會遇到這樣的問題呢?我想原因可能不在於Aqours自己,而是因為她們那偉大的前輩。偶像大師也好,偶像活動也好,對比隔壁那些已經經營了好幾代的偶像企劃,人物每代之間都或多或少會有一些前輩和後輩之間的傳承,正如天海春香之於春日未來,星宮草莓之於大空明。而正是有這些,後輩們才能更昂首挺胸地繼承前輩們的道路走下去。可是μ’s卻沒有這麼做,正如LLSS動畫的十二話所說的那樣,μ’s什麼都沒有留下,無論是實物的獎杯錦旗,還是自己曾經存在過的痕跡,μ’s選擇在自己最光輝的時候解散,那九名女孩變為普通人回歸各自的日常,而卻只是將校園偶像這個概念發揚光大,讓其他的校園偶像能夠有機會踏上秋葉原巨蛋揮灑汗水激揚青春。我們曾經在觀看劇場版時無數次讚揚能夠做出這樣決定的μ’s的勇氣,相對於其他偶像企劃不斷追逐更高的頂峰,μ’s能夠選擇急流勇退,這是她的特別之處,而μ’s所提出的“從零開始全力奔跑,”也賦予了偶像動畫故事嶄新的形式和崇高的理想,只是任何理想都不免帶來犧牲者。而μ’s的理想,就在不經意間將Aqours推上了進退兩難的處境。動畫中的μ’s並沒有宣佈自己有任何繼任者,而是選擇直接將自己徹底結束,將過去的痕跡逐漸抹去,即使真的要有繼承者,也該是所有憧憬著μ’s而奮力拼搏的校園偶像,而非被任何人或者組合獨佔,所以動畫中的Aqours註定無法在那本已經寫滿前輩事跡的日記本上繼續書寫自己的故事(畢竟“名不正言不順”),只能選擇從零開始另開一頁。但與此同時,現實中從LoveLive!Sunshine這個企劃誕生的Aqours,卻是μ’s解散后僅存的校園偶像組合,所以Aqours便順理成章地成為了雖然沒有明說卻被大家暗自在心中認定的“接班人”。動畫裡面的千歌她們無法藉助前輩們的成就遮風擋雨,只能從零開始揚帆起航,但現實中的伊波杏樹們,卻依靠著前輩們的存在早早地就實現了許多光憑當下她們自己的名氣也好、實力也好顯然達不到的目標,這不得不說有點欽定的味道了。所以Aqours的動畫和現實才會產生這無法彌補卻也無法避免的差距,而這略顯殘酷的差距,顯然不那麼LoveLive!,也讓那些已經被μ’s弄得眼光過於毒辣,要求過於刁鑽的粉絲們對是否應該繼續支持他們感到疑惑。以官方的能力,顯然是無法滿足所有人的要求(畢竟原本就是截然不同的要求),所以自然那些期望得不到滿足的人成為了在final live之後第二批離去的人(第一批應該算是FL后便轉跳別的坑或者改成單推μ’s成員的人吧),而剩下的人中有不少也都不禁開始擔心是否Aqours的九人會迎來出道即巔峰的幾年時光,在把μ’s原有粉絲的熱情和耐心消磨光之後便逐漸沉淪,成為無數遭受“拔苗助長”最終卻只能暗自凋零成為反面教材的“二代”之一。Aqours不得不收拾“任性”的前輩留下的一堆“爛攤子”,擺脫身上壓著的那座名為“虛名”的大山,能夠用自己的力量讓自己能夠更加名副其實理直氣壯,能夠讓人提起她們時不再想到那個已經將自己的故事好好地落幕了的μ’s,這是她們那個披荊斬棘篳路藍縷為校園偶像打下一片江山的前輩一手造成的局面,是因為她們的“勤勉”和“崇高”陰差陽錯鑄就的困境。



Aqours是孤獨的,因為她們面臨的是前人未曾面臨的問題,她們身上的種種矛盾幾乎可以說是無解的;但Aqours又是不孤獨的,因為前輩們雖然離去了,卻留下了許多充滿熱情和夢想並能夠接納Aqours這一存在的粉絲。誠然有很多人在final live后選擇去關注別的企劃,但同時卻有至少三分之一的粉絲選擇留了下來,也正是這些人的存在鑄就了CD 4w的銷量和BD第一卷6W5的成績。動畫第十一話中當梨子以外的八人在台上《想いよひとつになれ》時,台下的觀眾都在熟練地揮舞著熒光棒打Call,某句歌詞時還整齊劃一地變了色。有人對此評價為“Live演出時觀眾的應援從以前的光斑變成了熒光棒,感覺大家從一群普通迷妹變成了偶像宅,像是被訓練過的一樣”,覺得此舉失去了無印動畫中星星點點的那種夢幻感。雖然不知道官方是想通過這個變化來表達一些什麼,但在我看來,或許這就是當前Aqours面臨的現狀的最好體現:雖然台上的人是新的,但台下卻依舊是那批從五年前就見證了μ’s的演出(第一場算是μ’s名義的是11年),並以此為契機成為了LLer的人們。他們或許曾經也對應援一無所知,也不懂什麼才叫偶像,在掉這個大坑之前,他們中的多數人甚至都沒看過Live。但是隨著和μ’s共度的六年時光,他們和自己支持的那九名少女共同進步共同成長,一起將LoveLive!這個原本普通的雜誌企劃變成了一個龐然巨物。而如今自己曾經深愛的人們選擇在自己最光輝的時候走下神壇,宣佈落幕。此時出現在眼前的Aqours無疑成了自己眼中的救命稻草,雖然可能最初只是衝著前輩們的影響去追逐她們的身影,可是通過一場場活動,一次次生放,一期期廣播,他們也慢慢發現了眼前的九人和自己曾經追逐的那九人其實並不相同,無論是動畫中還是動畫外,Aqours雖然常常會讓人產生看到前輩影子的錯覺(畢竟幾乎就是將μ’s的元素打亂重新拼接),卻有自己獨特的東西,而她們也也通過了自己為期一年半的努力,還有那個雖無法稱之為優秀卻能像無印一樣打動人心的動畫,將大家的態度慢慢扭轉了過來,最明顯的莫過於彈幕內容也慢慢地從“露比是妮姬女兒”變成了“千梨大法好”(雖然後面這個也不算是啥值得誇獎的東西),而生放中越來越少人將她們去和μ’s對比,性感家庭教師和黃金面具等水團獨創梗更是讓大家津津樂道,更不用提那個起源於生放,現在都有點發展成邪教口號一般的“カンカンみかん”了。心懷歹醫畫技高超的“逢田姐”逢田梨香子、天真無邪笑容無敵的“咻咔咻”齋藤朱夏、純情害羞卻又穩重成熟的“安醬”伊波杏樹、認真努力完美继承了善子天使那一面的“Aikyan”小林爱香、古靈精怪思維活躍的“King”高槻加奈子、節目中被大家當團寵“愛護”實際生活中卻扮演照顧成員的姐姐角色的“Furinrin”降幡愛、身材嬌小卻有一顆大叔心的“愛喵”鈴木愛奈、明明是個美人卻總是為大家努力貢獻表情包的“Arisa”小宮有紗、完美無瑕落落大方最愛愛喵的完璧美少女“絲娃娃”諏訪七香(自己的本命還是吹一下)……雖然乍一見普普通通,但不知不覺間那九人也在我們心中佔據了一塊不大不小的位置。不少留下來的人也在追逐Aqours的過程中逐漸意識到:雖然比起前輩她們可能在各方面都存在著不足,她們積累的故事也還未厚重到像前輩那樣能夠編印成書,但是看著水團的妹子們在那裡嬉笑胡鬧,飛揚青春,就會莫名讓人覺得開心。即使Aqours身上沒有那些曾經我們再也熟悉不過的特質,但是她們能頂著這樣的壓力大大方方地走自己的道路,不言坎坷,不言努力,只將笑容和不輸前輩的完美演出送給大家。用自己的實際行動讓人們明白,自己眼前的是校園偶像組合Aqours,而非μ’s的繼任者Aqours。Aqours的CD銷量在經歷了一單的高開后時經一年卻未有大幅度的大跌,這不僅出乎了部分“預言家”的意料,,也許這件事本身就說明了她們早就不知不覺間開始脫離原先人們賦予的形象,走自己的道路,不被任何“無形的手”所操縱和影響。而這正是我們這些留下的人所樂於見到的,我們的存在不該成為讓Aqours束手束腳的枷鎖,而是要成為讓她們能夠沒有後顧之憂的堅定後盾,和助她們展翅翱翔的羽翼。



寫到這裡,我不禁想起欅坂46的姑娘在那首《サイレントマジョリティー》中這樣唱道:“君は君らしく生きて行く自由があるんだ、大人たちに支配されるな、初めからそうあきらめてしまったら、僕らは何のために生まれたのか?” 這幾句歌詞既是我對Aqours的期望,也是我對她們的態度,Aqours不必像μ’s的那九人那樣篳路藍縷,苦盡甘來,也不必以成為μ’s那樣的“催淚彈”為自己的目標,即使她們只是在大家面前卿卿我我摟摟抱抱,即使比起前輩她們的重さ還遠遠不足,但是究竟是誰規定當偶像一定都得先經歷一番苦大仇深?是誰規定偶像一定都要宣揚“我們是為了你們的笑容和喜悅才努力至今”?是誰規定只有二三次元的完美結合才是LoveLiveSunShine這個企劃唯一正確的道路?即使Aqours沒有經歷過空無一人的會場,沒有遭遇過無人問津的慘狀,沒有機會體驗從434張初動起步的旅程,我依然相信她們能走出一條讓我們這些觀眾不至於失望的校園偶像之路。即使伊波杏樹私下里並不是高海千歌那樣陽光開朗的人,即使以逢田梨香子的實力並不可能還原用鋼琴彈唱ユメノトビラ,那九個人的性格也將在漫長的“相處”中被我們所熟知,她們在舞台上的曼妙身姿也會成為我們的憧憬,而她們陽光滿分的笑容和如同小女生一般的嬉笑玩鬧所能給予我們的喜悅和溫暖,說不定也會成為不亞於自己的前輩們曾經所給予我們的感動和幸福。現在眼前這些再也平凡不過的嘻嘻哈哈的日常,或許有朝一日也會成為閃閃發光的回憶。既然已經得到了那麼多可能本不該自己接受的“錯愛”,那就好好地做好自己,利用得天獨厚的“優勢”讓自己能夠更加“肆無忌憚”,不必急著確定自己要成為什麼樣的人,不必急著給自己定下一個過於清晰的目標,就像Leader的杏樹在廣播中所說的那樣:“我不會給自己設定終點,總之我要向前奔跑,帶領支持著我們的粉絲們去見識各種各樣的風景”,如果從一開始就放棄了自己的可能性,成為被大人們支配的存在,那決定以嶄新的態度應援這九名少女的我們又是為了什麼而存在與此?至少在她們于大眾面前正式亮相后的十個月中,她們憑藉著自己的力量和笑容,慢慢地將像我一樣頑固不化的“亡霊ライバー”感化,終於將那張駛向未來的門票握在手中,而兩個月后,她們將登上那個上演過無數精彩故事的舞台,開始書寫屬於自己的“みんなで叶える物語”,那個舞台,名叫横浜アリーナ。


“Though I don't know the way of love

ひとつだけ誓えるのならば

閉ざす心 初めて許せたの

ふわりと包む 腕の中だけ”


2007年2月12日,水樹奈奈在自己出道的第七年于橫濱體育館召開了自己的第一場Arena Live,她也成為了第一位以個人名義登上這個舞台舉行演唱會的聲優歌手。06年夏天她曾經在Live中向大家說出了“下次將是水樹奈奈史上最長的Live”的宣言,而這句話在半年后也成為了現實。整場Live持續了近四個小時,水樹奈奈一共演唱了27首自己的曲目。當天一共有約12000人集結于場館內部,這個數字相當於水樹奈奈那張《HYBRID UNIVERSE》總銷量的四分之一,更有不少粉絲從全國各地千里迢迢地趕到了橫濱,只為參加這場極具紀念價值的演唱會。演出在相較預定時間推遲了30分鐘后正式拉開序幕,當全場燈光熄滅后,將場地重新照亮的是粉絲們手中藍色的熒光棒,全場的藍色仿佛是一個小宇宙一般,只為迎接主人公的閃亮登場,而這一幕也成了在場12000名粉絲一生難忘的回憶。


在用水樹過往發行的專輯封面作為主題的開場動畫之後,她在舞台上粉墨登場,乍一登場她便用一首Tear’s Night和TRANSMIGRATION 2007點燃了全場粉絲的熱情,而那支早早地就從觀眾席上飛出去的UO也成了這場Live中的一個有趣插曲。“今天會是水樹奈奈史上最長的Live,無論開多少小時也請大家跟上我的腳步”,伴隨著第一次的MC結束,她又接連唱了パノラマ-Panorama-和Nocturne-revision,并在舞蹈中從舞台中退了下去進行換裝。而之後在事先準備好的中央舞台中,她再次閃亮登場演唱了ミラクル☆フライト,這一幕像極了DVD《NANA CLIPS3》中所收錄的風景,被粉絲們重重包圍著的水樹奈奈讓人不禁感覺看到了之前Live場景的再現。而隨著一曲still in the groove,會場上方開始放起了煙花,水樹穿著紅黑兩色組成的衣服帶著十六名伴舞獻上了精彩的舞蹈,之後それでも君を想い出すから -again-演唱結束后,她和吉他手再次來到中央舞台,坐在事先準備好的椅子上在吉他聲的伴奏中演唱了光和水中の青空。



演出的第一個高潮出現在水樹身著三個火槍手一般的綠色衣服登場演唱Justice to Believe,在那一瞬間,全場的藍色都換成了鮮艷的紅色,這正是這首曲子的代表色。而這個變色插曲背後有一個小故事:在演出開始前,有人組織了一個名為赤色記憶的企劃,並在水樹奈奈的粉絲站以及博客上廣泛告知,內容就是在Justice to Believe這首曲子時將通常的藍色熒光棒換成紅色,讓整個會場由藍色的小宇宙變成紅色光芒的海洋。那時王國民的團結力在阿宅中間已經不是啥新聞了,但水樹奈奈的粉絲們能不能做到這個程度,事先還是有不少人悄悄捏了把汗的。但全場12000根紅色熒光棒發出的光芒無疑打消了大家的擔心,而隨後的名曲ETERNAL BLAZE中,也有過半的粉絲自發選擇在曲目開始時折斷UO,讓場地被橙色的光芒籠罩,而多年後,這也成了演唱會中這首曲目的定番。之後水樹又演唱了數首歌曲,還披露了即將播出的魔法少女奈葉SS的主題曲SECRET AMBITION,也贏得了粉絲們的熱烈反響。


而整場Live的最高潮出現在常規時間的最後,在最後一首曲目開始前,吉他手イタル對奈奈說“有一位平時就在默默為你應援的特殊的人為了今天的這場Live特別準備了來信”在舒緩的音樂中,來自水樹媽媽的信件由她的事務所前輩玉川紗己子朗讀了出來,同時下面的文字也顯示在了會場的大屏幕上:


“致奈奈醬:

首先,恭喜你出道七週年。然後對於你能夠站在這樣大的舞台上這件事,我也打心底為你感到高興。

當你還在媽媽的肚子裡的時候,足足有3.6公斤,周圍的鄰居經常議論‘是不是懷了個雙胞胎。’生下你的時候我遭遇了為期兩天兩夜的難產,助產士對我說‘這孩子真可愛,以後一定會成為新居濱小姐的。’聽到她這番話時,生育你時的痛苦頓時煙消雲散。在2,3歲的時候,你就將成為歌手作為自己的夢想,開始接受歌唱訓練,金曲也好童謠也好學了一堆,在各種比賽上都有登場。上了年紀的人們和觀眾都被你的演出所打動,稱讚你‘明明很年輕卻唱得那麼好’。你的整個小學時代都獻給了歌唱訓練,學校放假也好,考試的前日也好,你每天都在一邊哭泣著一邊練習歌唱,你那努力的身姿,時至今日我依然記憶猶新。然後,我依然記得你去堀越高校參加考試的那天——1995年1月17日,我覺得那一天是決定了你命運的一天。如果那天你是乘電車去東京的話,說不定會被捲入重大事故中去。你所乘坐的深夜巴士到達東京的前一刻,發生了阪神大地震,我為你的平安無事而感謝上蒼,同時我也時刻掛念著那些在地震中遭難的人們。當你合格的消息傳來時,雖然我打心裡為你感到高興,但一想到那麼小的女孩就將遠離自己獨自在東京生存,我的眼淚就止不住地掉下來。能在電話中聽到你的聲音是我們唯一的慰藉,也是媽媽和爸爸的生存支柱。

看著你作為聲優出道,如今作為歌手逐漸地靠近自己的夢想,媽媽真心為你感到高興,也想好好讚揚一下你的努力。雖然或許這話不該父母來說,但我和你爸爸真的想去挨著找那些一直支持著你的粉絲們,向他們道一聲‘謝謝’。同時對於自出道以來始終不懈地向奈奈你傾注關愛的工作人員們,我也發自內心地感謝他們。奈奈醬,希望你從今以後也能夠不忘初心,讓諸位粉絲還有媽媽我都能聽見最棒的歌聲。

世界第一的奈奈飯 媽媽”


當信念完時,水樹早就哭成了淚人。本名近藤奈奈的少女從小就喜歡唱歌,她認為只有站在麥克風前面歌唱的自己才是最像自己的,而認為自己怕生害羞的她更是選擇了通過歌聲將自己的萬千思緒傳達給所有人。這個在新居濱長大的少女選擇獨自前往東京,而經過了漫長的時間,成為聲優兼歌手的“水樹奈奈”終於站上了橫濱體育場這樣的大舞臺。“今天我有沒有把自己的心意充分傳達給大家?”張開雙臂仰望天空的少女一遍說著這樣的話一邊向全場的大家表達感謝,而在場的觀眾也有不少被這一幕深深打動,抽泣聲此起彼伏。對於這位已經推出了名為《THE MUSEUM》的精選集的少女而言,這場精彩萬分的Live只是一個通過點,而非自己歌唱生涯的終點。所以她對在場的所有人說道:“我要將下面這首充滿了我對大家的感情的歌曲,送給所有支持著水樹奈奈的人們,歌名叫做——ひとつだけ誓えるなら”那一年,水樹奈奈27歲。

水樹的橫濱體育館Live可謂是她出道七年來的集大成之作,只可惜她的父親因為身體原因未能到場觀看,望女成鳳的他從小就對女兒進行了嚴格的訓練,並為了女兒和自己的夢想付出了無數的汗水和犧牲,帶著年幼的女兒東奔西跑,為了女兒將自家二樓改造成卡拉OK室,對女兒的斯巴達教育雖然讓女兒遭受了不少苦難,卻也鑄就了女兒堅強的性格和深厚的歌唱實力。因為腦梗臥床多年的他想必也是希望能夠在現場親眼見證女兒的精彩表現的吧。水樹奈奈此後的歌手生涯也算一帆風順,還在11年和16年兩度登上東京巨蛋,而她也在Live中創造了無數令粉絲們畢生難忘的美好瞬間,只是這一切絢麗的景色,她的父親都已無緣得見。在橫濱體育館 Live召開后的第二年,水樹的父親就因為腦梗不幸去世,直到最後,他也沒能去現場見證女兒的精彩演出。只不過他的願望終究還是實現了,水樹父親去世時,從各個相關方送來的哀悼花圈花籃擺滿了整個靈堂,這種排場也讓那些對這個上京后便渺無音訊的“近藤家的女兒”議論非非,說著類似“奈奈醬既然沒在東京闖出名堂還是好好地回老家來和母親相依為命比較好”的話的鄰居們閉了嘴,而當他們下一次見到自己看著長大的奈奈醬時,就是在大晦日自家的電視機上,而那檔電視番組,名叫第60回NHK紅白歌合戦。作為首個在紅白上登場的聲優歌手,水樹奈奈演唱了自己寫給亡父的歌曲,而這首歌之後也被用來當作她自己自傳的標題,這首蘊藏著她無限深情的歌曲,名叫《深愛》。あなたの傍にいるだけで、ただそれだけで良かった、 今度めぐり会えたら、もっともっと笑い合えるかな…


“Shine 光り輝け光
この心が狙うのは NO.1
全世界のキラメキがほら私の物
Shine 輝く為に生まれた”


2012年6月23、24日,偶像大師七週年演唱會THE IDOLM@STER 7th ANNIVERSARY 765PRO ALLSTARS みんなといっしょに!在橫濱體育館隆重召開,這場Live有著特殊的意義:它既是2011版偶像大師動畫播完後的第一場one man Live,也是在遭受9.18事件重創后偶像大師本家第一次全員集結的live。


隨著舞台上眾人的精彩演出,Live也在熱烈的氛圍中來到了第二十三首歌曲,當DIAMOND的前奏響起時,在場的許多粉絲都不禁發出了歡呼。這首收錄于「THE IDOLM@STER MASTER ARTIST 2 -SECOND SEASON- 01 水瀬伊織」的歌曲反映了這位加入765事務所時尚只有14歲的少女經過1年的時光,從演唱フタリの記憶和リゾラ時尚顯稚嫩的形象搖身一變,在保留可愛一面的同時又增加了充滿色氣的“大人”一面。同時歌曲中數次提到了原石,鑽石,閃閃發光等詞。也象征著水瀨伊織這顆原石藉助諸位製作人的努力開始作為鑽石閃閃發光。所以很多人在事前都期待著水瀨伊織的聲優釘宮理惠小姐能夠在此次Live中演唱這首歌曲,而當被大家親切地稱為“くぎゅ”的釘宮小姐穿著一身粉白色的演出服伴隨著伴奏聲在舞台上登場時,大家自然按捺不住心中的喜悅。偶像大師不像後來的LL那樣對聲優的歌舞技能有那麼高的要求,加之釘宮理惠既是當時整個偶像大師本家聲優團隊(或者可以說是業界所有女聲優)里工作最繁忙人之一,她在自己所參加的一些別的活動中又不算是經常唱歌跳舞的類型,所以在場的粉絲們還是悄悄地為她捏一把汗的,不知道沒有太多時間進行練習的她。只是當她開始隨著伴奏歌唱時,大家的擔心便煙消雲散:那個曾經用自己的聲線演繹了了許多經典角色,上能配平胸傲嬌下能當鐵皮罐頭,讓無數人得上了釘宮病的釘宮理惠,在橫濱體育館舞台上,完全變成了那個水瀨財閥的千金大小姐,舞台上唱著DIAMOND的她,就像鑽石一樣閃閃發亮。有一位當時在現場的粉絲在事後寫下了這樣的評論:“就像是那個會說出‘無論何時我都會為大家奉獻完美的演出’這種話的水瀨伊織一樣,釘宮那天在舞台上的演出稱得上無懈可擊,仿佛那個765pro的Ace水瀨伊織就降臨在她身上一般。由經歷了長達兩年空白期的釘宮小姐來作為水瀨伊織演唱這首必須完美無瑕的歌曲,簡直就像是神明的惡作劇,可是釘宮小姐卻打出了一記全壘打,讓在場的所有人都見證了她在那個場地上真正變身為水瀨伊織的瞬間。”那一年,釘宮理惠33歲。


其實聲優釘宮理惠和偶像水瀨伊織在處境上有很多相同點,身為水瀨財閥的大小姐,伊織就算不去當偶像也依然能過上安逸的生活。而在偶像大師企劃尚未做大做強的早期,彼時作為聲優早就聲名鵲起的釘宮也沒必要再執著于偶像大師的聲優工作,倒不如說在部分非偶像大師P的釘宮粉絲看來,她如果不幹這份工作反而更好一些吧。畢竟無論是歌曲的錄製還是準備Live,都要花上大量的時間和體力,更何況作為一個不得不在Live中演唱大量歌曲的企劃,偶像大師的工作對於聲帶的負擔要遠大於其餘的普通聲優工作,聲帶是聲優的生命,不少聲優為了保護好它在飲食起居上萬般注意,在那個聲優還沒廣泛偶像化的時代,其餘工作早就已經排得滿滿當當的釘宮理惠能夠選擇繼續作為水瀨伊織身份的“偶像生活”,這本身就是充滿了勇氣和冒險的決定。而她的決定也並沒得到偶像大師粉絲們的理解,因為聲優工作過多的原因,她缺席了偶像大師多數活動,甚至番組都沒上過幾次,這件事本身也在不少偶像大師粉絲間屢遭非議,有人懷疑她是否對於這個企劃有像其他成員那樣對這個企劃有那麼深的代入感和感情,說實話這裡外不是人的處境也是十分尷尬。但釘宮理惠對此沒有做過任何辯解,而是選擇在5th anniversary上用一首solo的my song做出了最好的回應:“どんな行き先でも、喜びと悲しみは廻る、辛くても進んでゆけるのは、大切な夢があるから。”12年在她的個人專輯kokohadoko的發售活動中,談及去英國拍了PV的事時她曾經說這是自己10年來第一次能有一整週不用工作,而談起她唱了很多角色歌的時候,製作人更是向大家爆料:雖然釘宮演唱角色歌時都是用很高的聲線在演繹,但實際上釘宮的本音卻是相當低沉的。即使遭遇了種種非議,即使知道這份工作或許并不能讓自己更上一個台階,但釘宮依然能夠在這樣繁忙的日程安排中抽出時間來參與Live的排練和CD的錄音,能夠堅持用原本不屬於自己的本音的聲線來演唱水瀨伊織的歌曲,這份對企劃深沉的愛,這份永不放棄的“任性”,這份挑戰自身極限的勇氣,不也正如同那個喜歡露出額頭、對自己高標準嚴要求、無論如何都不願服輸的大小姐一樣麼?也許正是這樣,才有了15年的西武巨蛋舞台上,她唱出またね開頭的那句“君と偶然”后便淚崩了的經典一幕吧,雖然作為初期成員陪伴企劃走過了10年時光,但其中多數時間卻又因為工作原因沒能和大家一起活動,加上自身又從屬於那個成為9.18事件導火索之一的組合龍宮小町,釘宮每次站上舞台時心中一定是百味雜陳的吧,而眼前三萬多人手中的熒光棒組成的粉色海洋則打破了她最後一道防線。在全場的“くぎゅー!”“がんばれー!”聲中,她也終於感受到了當初的堅持帶來的回報了吧。君と初めて話した日は宝物、あの日出会わなければ、奇跡だね、不思議だね?


“未来はいつだって

新たなときめきと出会いの場

君の名前は"希望"と今知った”

2014年2月22日,乃木坂46在橫濱體育場召開了自己的2nd Birthday Live。這個出道時打著“AKB公式對手”的團體雖然成軍于2011年8月,卻選擇了第一張單曲《ぐるぐるカーテン》的發售日作為自己生日。相比召開的1st birthday live的幕張,橫濱體育場的容量約是前者的3倍,午後三點,Live在擔任乃木坂46隊長的櫻井玲香的VTR中拉開序幕:在這場Live之前,櫻井玲香親手製作了一個生日蛋糕與成員們分享。而VTR之後,一單選拔成員身著那套被詬病為“窗簾布”的打歌服在舞台上閃亮登場,拉開了這場Live的序幕。關於Live的演出本身,作為一個完全不懂偶像的人其實我沒有太多想說的,這裡就想聊聊那些由這場live的小花絮所引出的各種乃木坂或者非乃木坂的人和圍繞著這些人的故事吧。


如果讓我說自己對乃木坂46的印象的話,完全沒看過綜藝甚至連人都認不齊的我,會用下面一個詞來概括這些少女吧:溫柔。而讓我產生這這個想法的契機是深川麻衣和她擔任center的ハルジオンが咲く頃。在2nd birthday live事後的採訪中,一單時還只是UnderMember的深川麻衣說道自己在看VTR和開場時就已經哭了出來:“雖然還沒到我出場,但已經哭出來了,因為實在是太高興了,但是等登場的時候我一定會滿面笑容地上場的。”被成員們取了“聖母”這個綽號的她作為團隊中最年長的成員之一,一直都像是母親一樣溫柔地照顧著大家,甚至在乃團出演的電視劇初森Bemar中,她飾演的角色也叫“かあちゃん”(日語母親的意思)。她最初的室友橋本奈奈未曾經這樣評價她“我真的很想知道到底是怎麼樣才能養育出這樣的人來呀,從本質來說的……‘好人’可能會有人不太喜歡這個詞語,不過她真的是個非常棒非常好的人。所以說真的不希望看到她為做了什麼事而後悔,希望她能夠一直走在幸福的道路上。我像這樣去祝福她能夠獲得幸福的人,大概除了麥麥之後就沒有其他人了喲。真的是好過頭的存在、所以在會在意起麥麥來的呢。”從進入乃木坂46作為under成員活動,在三單首次進入選拔,九單開始成為福神,她就是乃木坂那一路攀登軌跡的最好的體現,而那些年紀輕輕便背井離鄉上京奮鬥的少女們,也在她的守護下逐漸成長,開始期待未來。在ハルジオンが咲く頃的最後,當身著大正風裙裝的她一遍登上坂道,一遍喊著粉絲們熟悉的“努力、感謝、笑顔、私たちは乃木坂上り坂”和“さようなら、まだ乃木坂で会いましょう、大好きだよ”的時候,連根本算不上乃團粉絲的我都會跟著一起感動。一步步向前,這條路上她一定也看到許多不同的景色,而在這日積月累的過程中,她的溫柔化作無聲春雨,滋潤了成員和粉絲們的心靈,即使她作為偶像的光彩終將褪色,而那份溫暖卻早已殘留在心底。


2nd Birthday Live在我心目中最經典的一幕或許是那個4單的介紹VTR。在三單和四單發售期間,成員們經歷了自己的首次巡演,在2012年8月14日的名古屋Zepp公演上,櫻井玲香在最後的MC時哭著說出“大家真的好溫柔啊,視線一對上,就覺得大家像父親一樣用笑臉默默守護著我們”的那幕讓人印象深刻。而之後乃木阪46更是經歷了那場讓整個團脫胎換骨的16人公演,在那地獄的九日間,少女們擺脫了原先“輕飄飄”的氣質,轉而有了一些厚重感和作為偶像的覺悟,在公演後台生駒裏奈安慰不想上臺的松村沙友理的那一幕日後更是被搬到了乃團的紀錄片中。而從16人公演中誕生的,便是那首一改乃團主打曲氛圍的制服のマネキン。而圍繞著這首歌和兩個少女之間的故事,則成了VTR中最大的爆點。秋元真夏,那是在甄選時用一句“腰圍是52cm!如果、沒能加入到乃木阪46的話、我想我應該會去當一名空姐的!”吸引了評委的眼球,甄選通過後卻不得不因為學校規定的原因半年不能參加乃團活動的少女的名字。西野七瀨,那是從小就認生、不善於向人表達自己的意見、一直在躲藏在母親的庇蔭之下,連乃木阪的報名表都是母親替她交的那個喜歡漫畫的少女的名字。在宣佈四單的選拔的綜藝欄目中,長期缺席活動、當天只是去看牙醫的路上過來見習的秋元真夏被運營天降成為八福神的一員,而三單剛升格成福神的七瀨則失去了這個寶貴的位置,一時之間少女們各自的思緒在小小的攝影棚中互相交錯,曾經在二單中擔任福神的中田花奈直接喊出了“為什麼!為什麼!我不要。”失去福神位置的七瀨則在思緒混亂不知所措的時候說出了“我要回大阪”的驚人發言。而那個被天降的少女心中也並沒有因為這個突如其來的驚喜感到高興,當時的她更擔心自己會因此遭到排擠,也自覺對不起那些努力了那麼久卻沒能被選為福神的其他夥伴,還有那些應援著其他人的粉絲們。這次風波在兩名少女之間埋下了很深的溝壑,即使之後真夏漸漸地憑藉著自己極高的雙商慢慢和成員變得融洽,也在握手上贏得了粉絲們的喜愛,但她和七瀨的心中,都還埋著那根沒有被拔出來的刺。關心乃團的粉絲們也十分擔心兩人的關係,七瀨在握手會中還被問過“不和真夏合影么?”其實對於當初的事情,真夏和七瀨早已不再那麼介懷,只是兩人都礙於各自的原因不能向對方坦白自己的心事,真夏擔心以自己的立場去找七瀨和解會不會反而刺激到她,所以無法輕率地說出“我們和好吧”的話語。而不善言辭的七瀨卻也始終沒法越過心中那小小疙瘩,對真夏坦率起來。為這樣的兩人提供了契機的,就是這場2nd live。


在橫濱體育館的彩排中、西野被工作人員叫到了。“在這場演唱會中、我們在考慮著這個、你有何想法?”聽著工作人員的話、西野回答“好的。我沒問題”。然後在那裏、西野錄下來某段留言。在制服のマネキン开始前、一个视频开始了。那个视频是由制服のマネキン发售当时的映像所构成的。伴隨著映射的還有旁白。旁白的聲音是西野的。“--選拔發表中、發生了一件我們誰也沒能想到的事。預想不到的人的複歸、七福神變成了八福神。我們感覺到了自身周圍的環境突然發生了改變”此時視頻中出現的是、一個人在訓練場力練習著舞蹈的秋元真夏。“即便如此、我們也在那初次的舞蹈曲調中把自己的感情表達了出來。16人公演的糾結。新選拔的驚訝。不過。現在回想起來發現、那都是些表現出乃木坂46風格來的重要的事’會場靜寂地聆聽著西野的旁白。--就在那下一個瞬間。


“就用那個時候沒能說出口的話來開始這首歌。

真夏、歡迎回來。

一起加油吧。

4th single——制服のマネキン”


這個瞬間、會場被巨大的歡聲所掩蓋。那個歡聲的有多大就代表著是有多少的飯知道兩人心中的那個刺的存在。之後正式登場的秋元真夏,臉上還殘留著淚痕,在這場Live中,她和七瀨多次深情擁抱,少女之間的愛恨情仇,有時就只差這樣一句話,這樣一個擁抱。在乃木阪46自身不斷發生巨大變化的途中、兩名少女的內心也發生了變化。在秋元真夏回到乃木阪46後1年零4個月的時間。“真夏、歡迎回來”“一起加油吧”這是在真正的意義上、兩人的心重合的一個瞬間。那一年,西野七瀨20歲,而秋元真夏也才21歲,西野從五單開始就一直是福神,期間還當過三次的center,一首ごめんねずっと配合MV中“乃木坂46的西野七瀨”和“沒加入乃木坂的西野七瀨”的對比,讓無數人甘願成為鴿騎,而那個總是在綜藝上被大家黑的“嫂子”秋元真夏,更是通過16單選拔發表后的那番“世界上有那麼多偶像,顏值也好性格也好比我更好的大有人在,即使這樣依然能有人願意選擇我、喜歡我,雖然是我自己的事,但還是覺得非常不可思議。雖然不可思議,但我同時也真的很高興。”的質樸發言俘獲了不少人的心吧。


在2nd birthday live的最後,已經畢業的兩名成員作為特殊嘉賓回到了這個舞台。于12年11月畢業的大姐頭岩瀬佑美子在MC時說道“現在我走在路上,會經常看到乃木坂的廣告,看到這些我能切實感受到大家的成長。看著大家的身姿,我也能更有動力朝自己的夢想努力。大家成為了我的後盾。”而队长櫻井玲香在making中談到乃木坂的未來時,則說出了“聽了大姐頭的那番話,我深刻感受到我們以後需要更加努力,希望以後我們能夠成為讓她們能自豪地說出‘以前我在這個團體中待過喲’的團體,今天的Live是我們成立以來規模最大的一場,為了每次都這樣全力為我們應援的粉絲,我們都還要更加努力才行”。櫻井玲香經常在綜藝中被其他成員“裱”,粉絲們又送給了她廢隊的稱號,可實際上她雖不像AKB48的總都督高橋南那樣能夠成為隊魂引領大家共同前進,但卻也是无论歌唱、舞蹈、MC水準都算得上乃團前列的逸才。這一番話雖然不算熱血,但卻讓聽到的人異常感動,对台上的姑娘们而言,现在的所做的一切,或许只为了当有一天回首往事时,能够不因虚度年华而悔恨,也不因碌碌无为而羞愧,而是能够自豪地告诉别人:我把整个青春都献给了最宝贵的梦想,而梦想的结晶,就是那个那座名为乃木坂46的圣殿。


那天成員們努力的模樣,在場的粉絲們都早已看到,在那一年,她們在神宮球場舉行了夏季巡迴的最後一場,當那首君の名前は希望演奏到高潮時,音樂戛然而止,絢爛的煙花在神宮球場的上空炸裂,那是粉絲和她們關於2014年夏天留下的最美麗的記憶。而2015年她們在滿員的西武巨蛋舉行了長達七小時的3rd birthday live,姑娘們為了保證演出效果,拒絕了Staff提供的防寒衣物,而是選擇了“輕裝上陣”,雖然不少人都在2℃的西武中被凍到走音斷電,可是卻沒有人抱怨一句。任何時候都不忘微笑,全力以赴,她們的堅持和努力,已經以一個新的姿態呈現了出來。可惜最終因為松村的緋聞,她們在形勢一片大好的情況下未能在第65回紅白的舞台登場。在2nd birthday live召開的七年前,AKB48首次在紅白歌合戰中登場,那年佐藤亞美菜剛剛成為這個當時剛開始步入大家視線的新興偶像團體的一員,這個熱愛偶像大師並且從街機時代就是古參的女孩,在兩年後的AKB首屆總選中創造了自己的“八妹傳說”,只可惜之後她的偶像道路卻一直算不上順利,總選上的好成績也沒有給她帶來更多的發展和資源,只能一步步沉淪。不過少女並未放棄夢想和希望,2013年的12月22日,在TeamK的公演上,她宣佈自己要為了追逐聲優的夢想,決定從AKB畢業。佐藤亞美菜雖然沒有在AKB善始善終,但她七年的努力並沒有白費,最終她在別的舞台上找到了自己的一席之地。在一年后的2014年12月25日,偶像大師灰姑娘付聲總選舉結果公佈,橘愛麗絲當仁不讓地獲得了第一,而她的聲優的名字,叫作佐藤亞美菜。這位當過偶像,也一直喜歡偶像大師的姑娘,也意外地得到了素來給人高冷印象感的偶像大師製作人們的熱情歡迎,她過去的那些博客在偶像大師的粉絲之間廣為流傳,而灰姑娘3rd live時她演繹的in fact更是成了被大家津津樂道的經典,大家紛紛說著“你看愛麗絲就在那舞台上啊”。說回乃團這邊,14年與紅白的擦肩而過讓不少成員們憋了一口氣,所以在15年中乃團全團上下一鼓作氣、更加努力奮發,不僅召開了長達7個半小時的3rd birthday live,在夏季巡演中尋找了所謂的“乃木坂らしさ”,還推出了好評如潮的紀錄《悲しみの忘れ方》,部分成員更是主演了日劇……真可謂紅得發“紫”。所以當2015年11月26日第66回NHK紅白歌合戰的名單公佈時,“乃木坂46”的名字當仁不讓地出現在其中,同年的12月31日,她們終於登上了夢想中的紅白舞台,能夠和AKB Group在那個舞台上同台演出,只是那時已經不再有人叫她們“AKB公式對手”,她們的名字,叫作“希望”。こんなに誰かを恋しくなる、自分がいたなんて、想像もできなかったこと、未来はいつだって、新たなときめきと出会いの場、君の名前は“希望”と今知った。


“確かな今よりも新しい夢つかまえたい
大胆に飛び出せば O.K.マイライフ
望みは大きくね 背のびだってば 高く遠く
まぶしいあした抱きしめに行こう 全部叶えよう”


在乃木坂紅白初次登場的2015年12月31日,還有另一個偶像組合也在同一天實現了自己紅白的初登場和唯一一次登場,她叫μ’s。下面這個故事的發生地不是橫濱體育館,而是如今早就變為平地的橫濱Blitz,在乃木阪發行第一張單曲的3天前,μ’s在這裡舉行了自己的第一場Live。據統計當日參加Live的觀眾大約1700人,在開場的drama之後,伴隨著“叶え、私たちの夢!”的臺詞,Live正式拉開序幕。伴隨著一單的PV,九人在臺上登場,而觀眾們驚喜地發現,九人的舞姿居然和身後播放的PV畫面如出一轍,而間奏時和觀眾們的互動更直接引爆了全場的熱情,這第一曲就直接奠定了整場Live的基調。而“高還原度的舞蹈”則成為了在場粉絲對於μ’s Live的第一印象。


在一曲一單之後,九人進入了MC環節,一邊喊著好熱一邊將服裝的袖子脫掉的九人向在場粉絲表達了來場的謝意以及自己對於終於能迎來這一天的激動之情。而之後奉上的Mermaid festa vol.1以及夏色えがおで1,2,Jump! 兩首熱烈的曲子更是將會場的觀眾沉醉其中。三曲終了後,舞臺暗了下來,而螢幕上開始播放動畫小短劇,九位角色對於1st live的種種不安和期待盡顯其中,而繪裏對其他成員的吐槽以及真姬為了大家借來橫濱Blitz的真相更是讓人忍俊不禁,而為到底該為觀眾們呈現怎麼樣一場Live的她們最終得出的結論是:“一場讓所有來場的人都能露出笑容的,讓大家樂在其中的屬於我們的Live”,動畫結束後,Unit曲環節正式拉開帷幕,Unit曲的衣服是在Live開始前沒多久才匆匆完成的,之前排練時成員基本也都是穿著那套九人演出服排練的。最先登場的是唱著ダイヤモンドプリン セスの憂鬱的BiBi,穿著黑色和金色交織而成的閃閃發光的服裝的三人無疑就像組合名的寓意一樣,是在臺上閃閃發光的三位美人,演唱結束後三人依照觀眾的要求依次在舞臺上原地轉了一圈展示這套豪華的衣裝。而第二曲的ラブノベルス的副歌部分,粉絲們和她們的“がんばらねば ねばねばぎぶあぷ”大合唱更是讓人心潮澎湃。BiBi退場之後,組合名寓意著春天的Printemps粉墨登場,上身青色的衣服和下身粉紅色的裙子,像是代表著“青く透明な私”和“まかまかマカロン”的兩首Unit曲,而在兩曲Unit結束新田下去準備Solo之時,留在臺上的小鹿和內田則開始向觀眾們派發起了遲到的情人節巧克力。Printemps的兩曲Unit結束後,新田再次登場拉開了三首SOLO曲連唱的序幕,無論是在全場橘色螢光棒守護下溫柔吟唱的新田惠海,還是自在揮舞著麥克架獻上深情自白的內田彩,抑或熱唱和風搖滾引爆全場的三森鈴子,三首SOLO曲都讓粉絲深深為之沉醉,而三森的演唱結束後,飯田和楠田登場,開始了LilyWhite的Unit曲演唱,身穿像是昭和時期電梯小姐一般的服裝的三人演唱著讓人想起山口百惠的歌曲。進行自我介紹時,在飯田和楠田用角色名介紹自己之後,三森開口卻是“みもちゃんです(ハート)”的自己名字介紹,這一搞怪也引得粉絲們大笑不已。而Unit曲目結束之後,三人退場,舞臺再次歸於黑暗,螢幕上出現了第二段動畫,內容是講述大家的練習場景,而真姬的那個經典的“あいうえお”正式出自此處。動畫之後九人再次登場,身上的服裝卻換成了那套和Live宣傳海報上一樣的,這是她們苦苦央求“希望能多做一套服裝”之後得到的成果,一套屬於自己的Live專用服裝,每個人胸前的領帶或者領結也好都是各自角色的代表色。在對這套新服裝進行介紹之後,螢幕上播放了她們舞蹈練習的視頻,無論是小鹿穿著的破破爛爛的絲襪還是看到BiBi的舞蹈哭鼻子的素顏里P,無不讓人印象深刻,觀眾的感歎聲和歡呼聲此起彼伏。而VTR之後新田意味深長地說道:“其實我們還進行了新曲的練習”,於是緊接著她們向粉絲們奉上的甜蜜禮物是4天前剛發售的四單——もぎゅっと"love"で接近中!少女們一邊在胸前擺出心形的手勢一邊將颯爽的舞姿呈現在粉絲面前,而緊接著這後面的二單C/W曲更是在觀眾們合唱的“押してぽちり”中圓滿結束。而當九人一邊說著“真想這麼一直跳下去”之時,最後一曲還是如約而至,懷著“因為大家的存在我們才能踏上這個舞臺,在此深表感謝”的心情,成員演唱了那首大家都很喜歡的Snow halation,伴隨著場館頂端飄下的“雪花”,Live本篇在高潮中逐漸步入了尾聲,在新田Solo的“屆けて— 切なさには”歌聲響起時,不少粉絲自覺將手中的螢光棒從白色切換為橘色,就像MV中的那樣。就這樣,伴隨著Snow Halation的結束,九人一邊向觀眾道謝一邊退了下去。


當然熟知Live規矩的觀眾們自然不會就此甘休,此起彼伏的安可聲久久不能停息,而此時螢幕再次亮起,成員們聽到安可聲時的種種反應,急急忙忙準備再次登場的匆忙通過動畫展現在粉絲們面前,而伴隨著那句“Music Start”,九人身穿場販的T恤佩戴著之前就有通販的LoveLive項鏈再次出現在粉絲們面前,一曲友情ノーチェンジ之後,成員們獻唱了四單的C/W曲——愛してるばんざーい!這是一首仿佛為這場Live量身定做的歌曲,歌詞中處處透露出對粉絲們的感激之情,而粉絲們隨著“萬歲”而舉起的雙手,以及最後“LaLaLa”的合唱,都讓會場被其樂融融的溫暖氣氛所包圍。一曲愛萬歲之後南條作為代表向觀眾們致謝:“這個企劃剛起步時,大家彼此都不熟悉,但隨著時間的流逝以及一次次活動,企劃也逐漸茁壯成長,也是靠著大家我們才能站在今天的這個地方。從去年10月開始的舞蹈訓練,老師們也為了能讓我們能跳出這樣的舞蹈而對我們進行了嚴苛的訓練,今天能看到這麼多人聚集在這裏,我們發自內心地感到高興,在此刻我將以下的訊息公佈給大家”。隨著螢幕上的動畫回顧了過去發行的每一張CD之後,“2013年シリーズアニメ化決定”的字樣出現在了大螢幕上,看到這個粉絲們自然又驚又喜,全場爆發出雷鳴般的掌聲,而終於能將這個消息分享給支援著自己的人們的聲優們也都不禁熱淚盈眶。雖然不知道動畫化是否能讓這個企劃再上一個新的臺階,但至少這是一個新的機遇和挑戰,就在這樣的氛圍中,成員們開始了這場Live最後的MC:

三森說自己聽到Live消息並獲知要完美再現PV的舞蹈時的第一反應是“讓四個人跳整齊就很困難了,現在居然要九個人來跳麼”(neta的是MilkyHolmes的舞蹈),但經過了長時間的艱苦訓練,曾為此擔心的她今天終於能將自己的舞蹈展現在大家面前,與大家共同享受這次Live,她相信LoveLive一定會更加紅紅火火,請大家多多照顧。而德井說自己原先沒有什麼舞蹈經驗,對於此次Live有過擔心,但在舞蹈老師“跳得逐漸好起來了”的鼓勵中也找到了信心,今天也終於能將努力的成果展現在大家面前(順手秀了下肌肉),來年的動畫化也請大家多多關照。Pile首先向大家表達了謝意,但是接著她故意賣了個關子說今後會不會再開Live還不知道,這一舉動讓全場觀眾一片譁然。(可能是因為這個原因,從第二次Live開始每次Live最後都要宣佈下一次Live的舉辦消息)當然最後她也像前兩位那樣感謝了今天能與觀眾們一起享受了這場熱烈的Live。小鹿說原本自己想了很多,但聽到動畫化的消息之後整個人都脫力了,無論是歌唱訓練也好舞蹈訓練也好,大家都像家人一般互相支持。今天能夠平安無事地將練習的成果在大家面前披露她感到萬分高興。楠田原先很擔心一邊跳著這麼激烈的舞蹈一邊唱歌能不能唱好,但所幸有大家的支持,能夠來到這一步真的很高興。里P聽到大家的發言想起過去幾個月訓練的種種回憶,她談到了當初知道要又唱又跳時感受到了無比的壓力,說到自己在唱LilyWhite的歌曲時帶著得意表情把動作做錯時,這位雖然年紀最小但是演藝經歷最長的小妹妹不禁潸然淚下,“能夠遇到八位姐姐真是太高興了”這是她的肺腑之言。新田流著淚做出的發言讓人最為印象深刻:“企劃成立至今一年半,我們能得到大家那麼多的愛戴真是感受到了萬分的幸福。現在穗乃果已經成了我的半身,如果以後她變得讓大家不喜歡了一定是我的錯。從今以後,希望在場的粉絲們能與我們一起譜寫LoveLive的故事”內田彩原先一直在練習中懷抱著“不努力可不行啊”的想法,但是踏上舞臺看到台下那麼多自己的粉絲和擁躉們的那一刻,她第一次感受到了“除了自己的九人以外,原來還有那麼多人喜歡著LoveLive啊”,最後發言的南條先開了個玩笑“最初知道要還原舞蹈的消息時我還半信半疑,直到舞蹈訓練開始我才意識到是玩真的”,隨著Live日期的接近,她心中的不安也逐漸加深,但是觀眾們的笑容讓她打心眼裏覺得至今為止付出的努力是值得的。而發言結束後,她也帶頭喊出了最後一首曲子的標題“僕らのLIVE!”,在觀眾接上的“君とのLIFE!”聲中,這場μ’s初次的演唱會就在第二次出現的一單歌聲和九名成員在舞臺上擺出的Pose中落下帷幕,相比開場時一單那整齊劃一的舞蹈,這次成員們紛紛選擇了即興發揮,一遍向台下的觀眾揮手致謝,成員們之間一邊進行著各種有趣的互動,南條和小鹿深情擁抱,新田偷偷摸了彩彩的腰,德森兩人也手拉手肩並肩,大家是那麼地自由,也是那麼地開心。散場後在台下哭花了臉的成員們在橫濱Blitz的牆上留下了那個極具意義的九人簽名,雖然如今橫濱Blitz早已不復存在,但那堵牆還在赤阪Blitz完好地保存著。那一年,新田惠海26歲,距离她人生的第一个顶峰,还有16个月。


雖然現在回過頭來看,這場1st Live沒有華麗的服裝,缺乏足夠整齊劃一的應援,場地也不夠大,更沒有炫目的舞臺演出,只有九顆與粉絲和工作人員們緊緊相連的心,它終於讓那九個“人”變成了“九個人”,讓μ’s從螢幕中走出,真的化身為現實中的九位女神在粉絲們面前翩翩起舞。起步一年半的μ’s在粉絲們的注目下終於站上了這個舞臺,雖然只有為數不多的1700人,雖然她們中的一些人現場唱功欠佳,舞姿也算不上優美,但經歷了最初的狂風暴雨之後,這株剛剛破土而出的幼苗並沒有因此倒下,成員們的汗水和淚水,粉絲們的熱情和歡呼,運營的認可和支持,這三者結合才終於使得她們迎來這一天,這是一個夢想的終點,名為“舉行Live”的夢想,更是另兩個夢想的起點,一個是名為“踏上更廣闊的舞臺”的夢想,另一個是“動畫化取得成功”的夢想。雖然前方依然可能有著愁雲慘霧,大雨滂沱,但是有身邊的夥伴,有眼前的觀眾,有背後的運營,她們可以向已經過去的昨天揮手說再見,勇敢地懷揣著這個剛剛誕生的夢想,向著等待著自己的那個光輝未來繼續邁步前進。只要用心去灌溉,夢想的樹苗終有一天會枝繁葉茂,亭亭如蓋,而所有為之奉獻力量的人,終將共同見證那一天。

那一天,參與策劃了50人的大花籃的roid,全員直簽複製原畫3號持有者夏音和手機沒電的御兒勇馬坐在同一排,日後他們為這個企劃所做的事將得到後人的無限感激。亀崎彩則搶到了4張連坐分給了小夥伴,他給妮凜花廣播投稿的那封信,或許間接促成了5th上Love wing bell的經典。他們既是這場Live的見證者,更是企劃開始之時便已追隨著這群少女的身姿的人們,當時的他們或許也和台上的九人一樣,對於這個企劃的未來尚沒有任何信心,也許他們就像Pile一樣,都在揣測著會不會就沒有下一場Live了。但是他們也相信,既然決定動畫化了,那就說明企劃各方暫時還不打算讓這個企劃早早結束,如果動畫能夠做得好點,說不定還有一線生機。他們或許也曾想過:如果動畫化之後火了,或許我們喜歡的姑娘們就有機會踏上更大的舞台,讓更多人能夠見到她們的精彩演出。如果可以的話,真的希望她們將來能有機會登上橫濱體育館進行單獨Live,就像已經決定在橫濱體育館召開7週年Live的偶像大師一樣。但可能當時的他們也就停留在想想了,畢竟以μ’s的人氣而言,登上橫濱體育館這件事不管怎麼說那樣都太扯了吧,畢竟連那個萬代精心運營的偶像大師都是足足花了七年時光才能登上橫濱體育館的舞台,比起這種不切實際的,還是想一想附近的パシフィコ横浜好了,5000人的容量,無論是動畫火了之後容納更多的觀眾,還是動畫反響一般用來結束企劃,都是上佳的選擇。而μ’s也成功地在動畫化之後登上了パシフィコ横浜的舞台,只是最終她們還是沒有登上橫濱體育館,因為他們所擔心的人氣的原因,只是現實和他們的擔憂截然相反,當動畫播出後,作品的人氣遠超各方的想象,所以當少女們在那裡上演了集3年之大成的堪稱經典的3rd anniversary live之後,她們的下一站,叫埼玉超級競技場。最大只能容納15000人的橫濱體育館對於BD卷均銷量2W8的她們而言,已經顯得有點少了。如果能夠回到1st召開的那一天的話,我一定會想大聲告訴台上的九名少女,你們將來會一步一步走得越來越堅實,你們的未來遠比你們想象得要光明,終有一天你們會登上Music Station和紅白歌會,NHK會專門給你們做特番,你們帶最後一場Live抽選券的劇場版BD首週賣出了20W份,而你們最後一場Live場地的容納人數,會是今天的30倍。不過若是當年換了我聽到這番話,也一定會覺得這是在癡人說夢吧,但μ’s卻將這不可能的夢變成了現實,而夢的起點,正是小小的橫濱Blitz。


Roid當天有意留了一套1st的熒光棒沒有使用,他想把它留到她們的最後一場Live上使用,2016年4月1日,他坐在東京巨蛋中,配合著W安可后眾人的感想將九根熒光棒一根根地掰亮,此時距離1st live已經過去了4年,可是他手中的熒光棒,依然如同4年前一樣閃閃發亮,有如她們的夢想一般,無論過了多久都始終如一,也有如她們的故事一般,無論過了多久,都能點亮大家黯淡無光的人生和被現實壓榨得幾近乾涸的心靈。無謀な夢から始まって、奇跡のようにすべてが繋がって、どうなるんだろう?ドキドキで毎日が冒険だったよいつも。これからはもっとよろしくね、だって離れたりできるはずないんだよ、思い出だけじゃないからね、あたらしい夢が生まれてくると、僕たちは知ってるよ。

“どんな未来かは 誰もまだ知らない

でも楽しくなるはずだよ

みんなとなら 乗りこえられる

これからなんだね お互いがんばろうよ”


2017年2月25日,2月26日,屆時年滿21歲的伊波杏樹和永遠17歲的高海千歌將帶著各自的8名夥伴一起站上橫濱體育館的舞台,那是高海千歌和櫻內梨子的媽媽所戰鬥過的舞台,也是乃木坂不斷向上攀登中的重要經過點,更是伊波杏樹的前輩們未曾站上過的場所,對於尚顯稚嫩的她們來說,能在那麼多人面前披露自己的演出,這是機遇,卻也是不容小覷的挑戰,她們會有什麼樣的表現,至今不敢自稱了解她們的我不敢妄下結論。但我很喜歡降幡愛在G’s雜誌的訪談中面對Aqours對自己的意義提問的一番回答:


“對於我來說,Aqours是可以接納‘我的全力’的夥伴吧。從相遇的時候起大家就沒有妥協過,一直帶著目標不斷地練習,真的讓我很受刺激。她們支撐著全心全意前進著的我,為我應援,和我一起努力......。看到大家的那一刻起,我就明白了,享受唱歌和跳舞的方法只有一種,那就是努力進行艱苦的練習從而使自己進步。今後也會繼續為了不留下遺憾而拼命練習。然後,想把μ's的最後一張單曲「MOMENT RING」一直銘記在心。被「無謀な夢から始まって~」这句歌词所感动了哦。今天在接受採訪也聽了這首曲子。即使被他人認為是無謀的事情,我們也不想放棄;想要將這份奇跡延續下去,向未來發出挑戰。然後,想和各位粉絲一起,全力去享受‘現在’。”


2017——距離那個德井青空在空蕩蕩的展臺前拍下那張後世成為經典的照片的C78的夏天,已經過去了七年,時光荏苒,無數少女都在那個舞台上書寫了自己的故事,無數夢想都在那座城市得到了實現。雖然我不知道Aqours的未來會是什麼樣的,但看了這番回答后我覺得至少我可以期待一下明年2月的橫濱體育館 Live,雖然不知道到時愛愛會不會再在Live開場前聽一遍Moment Ring,但我有理由相信能夠說出這番豪言壯語的她們,一定用自己的表現,真正地實現“Step!ZERO to ONE”,在星光點點的“橫濱體育館故事”中添加嶄新而精彩的一頁吧。那時,活泼可爱的齋藤朱夏才剛邁入20歲的門檻,而聪明美丽的逢田梨香子也才只有24歲。どんな未来かは、誰もまだ知らない、でも楽しくしたいホントに。みんなとなら、無理したくなる、成長したいな、まだまだ未熟DREAMER。



“Singing my song for my dream!”


不知不覺又寫了很多啰嗦的話,而且又不出意料地離題千里,於是來給這篇東西結個尾吧。兩年前我的第一篇LL文開頭便引用了no brand girl的歌詞,在結尾我說:“我既沒有熱情,也不執著,更不具備才華,能做的只有不向後看,反正我還no brand,為飯票奮鬥的每一天,夢想和美少女是枕頭。”那兩年後的現在,我要把這句話改為“我既不堅強,也不勇敢,依然沒有才華,能做的只有向前邁進,反正我還尚未成熟,為飯票奮鬥的每一天,同伴和美少女是枕頭”,如果說兩年前教會我熱情與執著,讓得過且過的我能向前邁進的μ’s是耀眼的憧憬的話,那現在帶給我安心與溫暖,讓我在疲於奔命的每一天感到自己並未偏離前進方向的Aqours就是可靠的夥伴了吧。我不懂那些高端洋氣的業界知識商業分析,更不知道到底什麼才是好音樂,自然也不明白一個企劃的成功失敗,我喜歡的只是台上的人和她們所演繹的一個個平凡而又不普通的故事,和那一個個故事所組成的那條通向自己內心憧憬之地的充滿悲歡離合的旅途。不專業的我不會去猜想幾年後Aqours的九人到底能達成什麼樣的成就,也不覺得Aqours非得要向前輩們看齊,把奇跡再複製一遍,但我還是對Aqours抱有期待,期待她們能夠一直這樣勇往直前,希望她們能夠享受前方等待著的一切,將只屬於自己的道路走順走好,讓自己真正從零到一由一至百,帶著大家一起向著偶像的大海揚帆起航,這次我也希望能始終帶著輕鬆的心情開開心心地追隨她們直到最後。總之先預祝明年二月的Aqours 1st live能夠取得成功,那九名少女能從那個充滿故事的場地和那座前輩們奮戰過的城市踏出自己堅實的第一步,也希望自己到時能去現場見證這一切。如果最終她們真的能夠有機會踏上前輩們曾經演出過的東蛋,在那裡開一場Live,那自然是我最樂意見到的事,到時我一定會用這句話作為Live Repo最後的結尾:

“庭有枇杷樹,吾妻死之年所手植也,今已亭亭如蓋矣。”





不算是後記的後記:

“時の流れを 教えてくれる

過ぎ去った普通の日々が

かけがえのない足跡と”


這是開始寫這篇文章時不曾想過要寫的東西,又一個加藤惠的故事,也是從一個MV和一段對話開始的故事,11月初的時候在機緣巧合之下我去看了乃木坂46的《ハルジオンが咲く頃》MV,在2分03秒的時候,我被出現在畫面中的那個穿著大正服裝戴著眼鏡的美少女吸引了,有種“一見鐘情”的感覺,把那段翻來覆去看了幾遍后感覺還是很喜歡這姑娘,就去問了推乃木坂的朋友。

“(貼截圖)X老師,我問你一個很認真的問題,這個眼鏡美少女是誰?”

“橋本奈々未。怎麼了麼?”

橋本奈奈未,這是某個在10月20日在我微博瘋狂刷屏的名字,而刷屏的內容是:橋本奈奈未,決定于明年的生日從乃木坂46畢業,同時退出演藝圈。10月底和這位朋友還有其他推乃木坂的朋友面基時也聽他們一直在討論這件事。結果卻沒想到,當這個名字再次出現在自己眼前,會是這樣一個場合。

“……剛想說戀愛了,不過好像快失戀了”

“………………………………………………遅すぎる”

於是那晚我就把知乎上所有關於橋本的答案和那些橋本畢業紀念文全都看了一遍,也明白了這個眼鏡美少女為了能看到更大的世界,從北海道獨自上京,在那所《蜂蜜與四葉草》和《四月物語》中出現過的武藏野大學就讀,結果在學業和打工無法兼顧貧困潦倒的情況下,她衝著“當藝人可以有免費便當吃”而參加了乃木坂的甄選并最終入選,成為了那個在十六張單曲中全部成為福神的“老橋”。


和別的朋友聊起這件事時,朋友說你這就是相當於Final Live公佈之後才喜歡上μ’s啊,感覺無言以對,我不禁想起當初在知乎轉載的那篇Dancing stars on me下的兩段留言:

“本來淩晨一點多打算睡覺的我,在看完這篇記敍之後才發覺已經淩晨5.27分。
感謝你讓我們有地方可以瞭解到μ's發展過來的辛路歷程,作為在16年4月2號才接觸到μ's的人來說,命運弄人地在 4月1號的final live剛剛結束後才認識了她們,這幾年最大的遺憾就是沒有早點認識她們。
現在看完這段話,讓我對μ's愛得更加深沉。
這是我23年來第一次追星,一向對追星無感的我沒想到也開始追隨她們18個人了,我想,這估計會是我的第一次追星,也很有可能會是最後一次了。”

“2015年11月28日,我在新加坡參加了AFA2015,然而那時的我並不知道,到場嘉賓中有一位,名為三森鈴子。當時在劇場版已上映半年,漫展隨處可見LL coser的時候我那時還沒有入坑,也因此,可能錯過了這輩子離μ's最近的機會。
2016年4月25日,站在東京巨蛋外的我並不知道,在月初,9位小姐姐于此獻上了她們最後一次演出。26日,在秋葉原轉了大半天,即使幫國內的LLer朋友抽扭蛋抽到了希隊長和凜二等兵,我卻並不知道,在這附近,有一個神社名叫“神田神社”,有一座公園名叫“昌平橋公園”。
現在回想起來,除了感慨μ's的故事已經完結,更多的是懊悔自己入坑的時間為什麼沒有早一些,再早一些。我不敢說一輩子,但是至少在三年內,這將一直是我心裏揮之不散的一片陰霾。”

看到這兩段留言時說實話還是很想感激他們能夠那麼喜歡μ’s,也想安慰他們說“μ’s是一個無論何時喜歡上都不會覺得遲的組合”,但因為一些自己的原因,當時沒有回復。不過可能是因為沒想到自己居然有一天也會遇到這樣的事情,不禁有點唏噓,也不禁想起了那個已經被我刻意迴避的名字。我心中對μ’s的感情,經過今年連番的折騰,已經因為各種原因淡了很多了吧,但心中卻始終還是有疙瘩,這是看了LLSS動畫也無法消解的“心のトゲ”,直到10月在火車上終於將那期cut看完之後才有所釋懷。Final live之後雖然也有寫一篇東西來紀念這段感情,但那種自我陶醉的東西現在看來真是矯情萬分,完全不像是自己的風格,所以選擇將它永遠作為黑歷史封印起來(苦笑)。所以某種意義上,下面的內容才是我關於μ’s真正的Final repo吧。



記得那天里P生日會結束后和朋友擼串,一位朋友提到μ’s時感慨道自己在年輕的時候都只顧著埋頭學習,直到這個年紀才找到了偶像和能夠和自己一起追逐偶像一起打CALL一起厄介一起合宿的朋友,LoveLive也好,μ’s也好,就是他所失去的青春。其實對我來說,μ’s也有這樣的意義吧,雖然為了追逐μ’s,無論是精力還是財力都消耗了很多,說實話也和母親關於這事有過很多爭論,歸根到底就是那句“你那麼喜歡人家又不可能真的娶人家當老婆”,但是現在回想起來,真的很慶幸能夠度過那兩年的時光,工作算不上忙碌,不用三個月加200小時班,相親也才一個月1-2次,不用每週都去自己不習慣的現充場所和那些完全不知道該如何相處的現充女孩子“破財消災”。每天到家能安心地看各種LoveLive!相關的資料和視頻,能夠把3rd翻來覆去看個10多遍,能夠每週從妮凜花和繪希廣播中汲取生存希望,能夠在短短的半年內就補完μ’s長達5年的足跡和那九人在LL以外的種種小故事,說實話這種沉迷的感覺真的很開心,雖然現在想來,這份愛也的確顯得有點沉重了。而且能夠因為LoveLive!認識很多原本的朋友,知道很多自己在原先的圈子裡根本不會知道的事情,也真的覺得很高興,雖然有時候看到小夥伴在那裡莫名地High也會覺得“這幫人怎麼這麼北七”,也有時候做完傻事會覺得“好想挖個洞把自己埋進去”,被人當白學家的時候更是窘迫萬分差點想友盡,但是能在KTV里再現偶像大師9th的《約束》,能夠在半夜拿著KBX成群結隊去把全家的便當洗劫一空,能在電影院里聚眾看BD(雖然好像是打擦邊球行為),還是讓我對于能夠結識這樣一群人發自內心地感激。我曾經說過自己最喜歡偶像的地方是因為能看到她們在那些日復一日的普通日常中逐漸成長,實現夢想,變得閃閃發光,既不需要拯救世界,也不需要跌宕起伏,能夠將自己當下的每一天都過好,就像是在讀一本路人女主一樣,看著加藤惠和安藝倫也那種沒啥波瀾的日常,雖然可能平淡無味,但也足夠溫柔有趣,更何況深崎暮人畫出來的惠醬那麼可愛,而丸戶筆下的死宅倫也也總能讓人欲罷不能。可能也是這個原因,所以我對於擊掌也好合影也好這類的活動始終不是特別上心,因為覺得破壞了那種自己作為一個“讀者”和故事中人物的距離感,只有參加Live時才會有一些自己是參與者的自覺(雖然依然不喜歡打CALL就是了)。而現在我想說的是,和這些小夥伴共同度過的這些不足一提的日常,真的讓我樂在其中,就像三森說的那樣,是我遲來的青春吧。



說到青春,因為15神宮的原因,我去把乃木坂主演的初森看掉了,正如某些小夥伴說的那樣,初森這個片堪稱劇情弱智演技捉急的典範,但不知道為什麼,我卻看得非常開心。可能是因為這部電視劇讓我想起了當初自己第一次看LoveLive!動畫的感受吧,同樣的劇情弱智,同樣的演技捉急,但是當數年後我重新回顧無印的動畫,卻發現每集自己都很喜歡,就像某位朋友對初森的評價一樣“抱著以為是雷人片先入為主的觀點去看的看完卻喜歡到不行,甚至連弱智的部分都完全契合我的笑點。虽然为了保护大家重要的东西一起努力青春题材的是老套到不能再老的故事,但就是怎么演都能让我看的很感动”。我非常喜歡裡面七丸明明怕鬼卻還是為了小手的戀情,在深夜里神社虔誠地進行了一百次祈禱的劇情,因為總讓我想到了現實中的七肘;我也非常喜歡那個只會當和事佬的無難為了今時去面對不良小百合時說出的“殴られようが、嫌われようが、構いません。今回だけは、無難な私じゃいられないんです!!”。因為在那一刻我仿佛看到了現實中的櫻隊……看完之後我才領悟到,可能對我來說,LoveLive!動畫也好,初森也好,都在不知不覺間有了故事以外的情愫,看的時候總會不自覺地將現實代入,看著她們的日常,總會忍不住想起那些自己和“她們”共度的日常,即使現在“她們”已經離我們遠去了,但是還是留下了“他們”,可能這就是再見的意義吧。さよならに強くなれ、この出会いに意味がある。悲しみの先に続く、僕たちの未来。始まりはいつだってそう何かが終わること、もう一度君を抱きしめて、本当の気持ち問いかけた。失いたくない、守りたかった愛に変わるもの。



“恋は

辉いていたその日々と

同じ时间かけゆっくりと

愈されてくものなのね”

記得在網上看到有人說過這樣的話:如果說乃木坂是莊嚴的聖殿的話,那么橋本奈奈未和白石麻衣就是這座聖殿的兩根支柱。乃木坂46的歌里,我最喜歡的MV除了紀錄片ED版的忘記悲傷的方法外,應該就是那首乍一聽像是secret base的立ち直り中了吧。在MV中白石麻衣從萬千紡織女工中挺身而出,成為偶像,當最後老橋和白石麻衣的女兒生田繪梨花(劃掉)闖入她們曾經的秘密基地時,那個被稱為人形反光板的白石麻衣美得就像是夢中出現的仙女一樣。而她和老橋之間那句首尾呼應的“おかえり”“ただいま”也是讓人潸然淚下。曾經和朋友感慨,白石麻衣是整個乃木坂中唯一一個連開玩笑都不敢稱之為“老婆”的人,因為覺得這個人的存在實在是太“不可理喻”,為什麼一個女孩子能夠在顏值這麼讓人驚為天人的情況下卻有著那樣樸實無華的性格,也許這就是天生的偶像吧,也許群馬縣的女人都是那麼讓人肅然起敬吧。補檔時看到15年聖誕Live她站在舞台上唱著立ち直り中的時候,恍惚間我以為自己回到了13年,而眼前的人是那個帶著溫暖笑容唱出“君と夏の终わり 将来の梦、大きな希望忘れない”的閃閃發光的名叫茅野愛衣的女孩子。



只是現實中,卻是老橋從萬千偶像中急流勇退,選擇變回普通人,孤獨兄弟此後真的孤獨了,而澀谷布魯斯這首歌也在麥麥之後失去了另外一個吉他手,只剩下負責演唱的White High組合。而那些追隨著老橋的粉絲們,也就不可避免地陷入了一場失戀。而我,或者說許多LLer也在今年的4月后陷入了一場失戀,還有失戀之後漫無止境地懷舊或是歇斯底里的發洩。尤其是那場各種意義上都讓人有所遺憾的Final Live,更是直接加重了這種情緒,大家都在尋找著一些發洩的出口,無論是選擇單推個人,還是追隨水團,抑或是叛變到別的地方比如坂道系(某位LLer朋友曾經說過:“世上还有不推坂道的拉拉人吗,如果有,他明天就会入坑”,現在想來真的很有道理)。只是無論如何緬懷,無論如何逃避,無論如何矯情,心中的傷口總還是留下了,令我們無比想念的人們也不會再回來了。我有一位朋友,花了高價買了黃牛票去參加了FL,可是在FL后他卻逐漸淡出了人們的視野,而我也幾乎失去了他的音訊,直到我因為橋本奈奈未失戀,我才重新聯係上他,原來他因為FL沒有達到自己的理想有點出離憤怒,轉而喜歡上了乃木坂,為了與之前的圈子一刀兩道另開了小號,開始默默地萌自己喜歡的西野七瀨和生田繪梨花。雖然時不時也會在小號上發洩一些負能量,說一些對於大號首頁群魔亂舞的抱怨,但整體生活過得平靜祥和,開心自足。吃飯時他對我說:“也許自己對乃木坂不會有像是對μ’s那樣深的感情了,畢竟曾經被傷的太深,但是我現在也在感覺到自己的傷口在通過乃木坂慢慢得到治愈吧。”說實話我看完他的微博第一反應是高興,而吃完飯後回家的路上更是差點哭出來。因為本以為已經見不到的朋友居然並沒有離自己遠去,雖然他對μ’s深沉的愛反過來給他造成了難以彌補的傷害,但是卻能夠在乃木坂這裡重新找到自己的安心之處,能夠繼續保持著喜歡一樣東西的熱情,我也能夠再次和他坐在一起聊到錯過地鐵末班車,想到這些,我不禁想對他說一聲:謝謝你能夠回來,おかえり。


歌里說,戀愛就是那些閃閃發光的日日夜夜,失戀可能也要花上同樣的時間去痊愈。也許在那場告別的演唱會後,我們各自都因為失戀走上了不同的道路,但我覺得大家的心還是緊密聯係在一起的,無論離得多遠,無論現在做些什麼,無論生活順利或者抑鬱,歡喜或者悲傷,大家都能昂首挺胸地筆直前進。雖然我們心中的空洞尚未完全得到填補,或許時常會在某個時刻想到那些自己過去做過的傻事而忍不住苦笑,或許時常也會為了那場離別感到沒來由的失落,但是無論如何大家都不會再在原地打轉,不會再為未來感到迷茫,就算悲傷時也能想起曾經她們溫柔的面龐,然後繼續振作。我覺得這就是和μ’s相識的或長或短的時間中,她們所教會我們的東西。她們教會了我們懷抱熱情努力前進,教會了我們什麼叫做溫柔和善良,教會了我們什麼叫做堅強勇敢,教會了我們真心喜歡一個人/事物是什麼感覺。雖然這段戀情註定只是單戀,最後也算是慘淡收場,但是比起這個結果,我們在這個過程中得到了更多的東西吧,有人收穫了知識,有人收穫了友誼,還有人收穫了愛情和人生伴侶,不過大家都收穫了同一樣東西,名為寶貴的記憶。在Cut的采访中,内田彩说μ’s是結晶,是數年後能像自己的孩子展示的閃閃發亮的鑽石,久保由利香說μ’s是奇跡,是多年後她對別人提起這段經歷時讓別人會懷疑“你怎麼會是μ’s的成員”時啞然失笑的趣事。我覺得μ’s是一枚moment ring,戴在我們的小指上,象征着曾经那场未能实现的恋情,上面載滿了歡笑淚水,篆刻著那些不值一提卻又不容小覷的日常,即使時光荏苒,風雨磨礪,依然不會褪色。


在武道館Live上目指紅白出場的三森鈴子,說不定在多年之後也真的能獨自登上那個舞台,就像她曾經的那個作為AKB成員登上紅白的夢一樣,也像是那九個人中的多數已經能夠獨自在ASL的舞台上登場一般,畢竟正是她們教會了我們什麼叫做“それは僕たちの奇跡”。不知那個時候,內田彩小姐會不會已經結婚生子,到時帶著梳著小鳥髮型的女兒坐在電視機前,而久保由利香是不是已經回到奈良,成為了一個做這普通工作的平凡人,朋友很少的她或許那時還未結婚,只能和父母一起收看紅白。而當三森鈴子在紅白中登場時:說不定會發生下面的對話:

“媽媽你看,這個阿姨真漂亮。”

“由利香你看,Mimorin過了這麼多年還是很漂亮呢。”

“以前媽媽也在那個舞台上和這個漂亮的阿姨一起歌唱過呢,真是懷念啊。”

“以前我也和她一起在這個舞台上歌唱過呢,真的過去了好多年,真懷念。”

“她真的成了電視中的人啊”

“テレビの中の人だ”

やっと自分の足で歩き出して。あなたのことを忘れたって、思ったけど无理だった。だから、心から目を逸らさずに、ちゃんと现実、向き合って。リハビリ中……




“兩年前加藤惠在SNH劇場因為內田彩捲毛巾成了LLer,他寫了那篇Dancing stars on me,結果獲得了很多人的好評,只是一開始是好評,後來評價就直線下降,給讀者的印象是‘過於沉浸于自己的世界’、‘用力過猛’、‘孤獨清高’,但真正的加藤惠卻是完全相反。他為了被議論非非的自己,不像自己的自己糾結不已。是放棄繼續當LLer?還是刪掉文章?”

“於是加藤惠,刪掉了文章。”


“爽やかな风が吹いて
木々の枝 揺らしている
木漏れ日のその下を歩きながら想う
どんな道もきっとどこかへ続く

あの顷の私たちは
今いる场所もわからずに
暗くて见えない道 星を探すように
胸の奥の梦を手がかりにしてた

つらいこともいっぱいあった
いくつもの坂 登った

迷ってるのは
私だけじゃないんだ
そばにいつだって谁かいる
いいことひとつ
今日の中に见つけて
悲しみをひとつ
忘れようとして来た

突然に鸣り响いた
雷に逃げ惑って
夕立に濡れながら云を见上げ想う
どんな雨もやがて晴れ间に変わる

その时のあの彼女は
自分の居场所 失くしてた
みんなとはぐれそうで心配をしたけど
探す声を闻いて道に戻った

ケンカだっていっぱいしたよ
だから仲间になれたんだ

悩んでたのは
私だけじゃないんだ
逃げ出そうとした何回も…
あきらめかけて
今日ちょっと顽张って
明日はそれ以上
顽张るのが希望だ

迷ってるのは
私だけじゃないんだ
そばにいつだって谁かいる
いいことひとつ
今日の中に见つけて
悲しみをひとつ
忘れようとして来た

思い通りに
何も行かないけれど
それでも谁もが前を向く
みんな同じだ
迷い悩み伤つく
悲しくなったら
もっともっと泣こうよ”


獻給PTT愛肝們的真·後記:這個後記其實是接著前言寫的,因為新工作非常忙的原因也不知道最後這個坑要花多久填完,這個所謂的後記也不想寫什麼寫作心路歷程,只是想講講為什麼我特地用繁體寫:因為想在這個版發。我知道PTT愛肝版的契機是去年3月的臺灣里P見面會,那時翻譯姐姐的發帖以及下面“熱心版友”八月的那句“你需要一張3rd BD和一包紙巾”讓我覺得這個版真的是非常溫暖,可惜並搞不到可以認證的郵箱,那個管理員認證也死活過不了,只能作為觀眾看著各位的發言,可以說我對μ’s的愛有很大的一部分就是源自有PTT和推特上那些有趣愛肝們的感染。去年12月我來臺灣參加了里P的見面會兼演唱會,在會場也好在機場也好都認識了不少很有愛的Rippter兼愛肝,所以回國後就把自己寫的里P活動流水賬拜託通過這次活動認識的愛肝在這裏發了出來(這次也是拜託他來發,所以真的很感謝他),還順手安利了另外自己寫的爛尾了的幕後故事和離題千里的劇場版感想,當時得到了不少版友的好評和鼓勵,真的非常感動,只可惜邁入16年後生活中遇到了一些事所以被現實所分心,這個版差不多有半年沒有再刷了,而重新開始看PTT的契機就是我高度好評的第八話,動畫後半段的每個週六我都是看完直播就趕緊上愛肝版來看大家實況時的討論和感想,感覺真的非常有意思,也各種意義上受益匪淺(比如學會了“花田骰了個6”),自己寫的各集感想以及這篇文章裏的很多東西也是看PTT大家的討論萌生的想法,所以對於這篇因為PTT而誕生的文章,我覺得果然還是該在這裏發一份比較合適吧,雖然不知道最終我會寫出什麼樣的東西,但希望是能夠讓大家看得開心的東西吧。


最後入鄉隨俗補個自我介紹:

基本資料

PTT ID: HinosakaNano(姑且註冊了但是通不過認證)

Twitter ID: hinosakanano3

暱稱: 惠醬,學姐

性別: 男

本命:LL→凜。

LLSS→梨子,果南

遊戲相關

慣用暱稱:加藤惠

ID:日:707052247(加好友可以遊戲裏發個私信)

常駐代表:日:UR梨子

第一張UR:千歌(自己抽到的第一張)

想要卻還沒抽到的卡:浴衣果南(66連+11張薄荷券沒出)

歌曲相關

最喜歡的曲子:moment ring

第一首打出FC(Full Combo)的Ex曲:愛してるばんざい

哪一首曲子讓你印象深刻:そして最後のページには

動畫相關

對第一期動畫的短評:(二期動畫前)校園劇,不偶像(二期動畫後)挺好看啊,雖然最後幾集還是好違和(看3rd之後)(´;ω;`)

對第二期動畫的短評:(第九集雪中行軍前)一般般,凜醬婚紗可愛。(第九集之後)有點好看啊。(看3 rd之後)(´;ω;`)(看5th後)うあ゙ぁあ ・゚・(´Д⊂ヽ・゚・ あ゙ぁあぁ゙ああぁぁうあ゙ぁあ゙ぁぁ

對劇場版動畫的短評:有終の美

哪一幕讓你落淚:實在太多了,畢竟看完3rd後我已經成了看一期第一話開場聽到“だって可能性感じたんだそうだ”就會哭的人,真的選的話,那就是二期第五話裏婚紗凜醬的那句“いちばんかわいい私たちを、見ていってください!”

入坑時間:2014年10月

入坑因緣: 兩年前的十月,當我看完SNH公演和小夥伴們坐在M記裏聊天時,一位小夥伴掏出了手機,打開了一個視頻讓我看:

“這是LoveLive!的Live,你看這個卷毛巾的多可愛,你快去看第二季動畫”

“哦,我第一季看過,覺得一般,總之有空會去看的。”

“第二季真的挺好看的,你看了不會後悔的,你看這個卷毛巾的動作多可愛。我這還有生放你要不要看?”

“不用了吧。”

“真的挺好看的,你記得去看”

“好吧我會去看的。”

“記得要看Live和番組啊”

それは、全ての始まりだった……

戰利品:除了100點換的複製原畫外,其他就是普通的CD/BD/書籍/場販之類的吧。還有明年1st兩天的票(笑)。

對此版期許:無論是那九名已經變成奇跡,開始各自振翅高飛的μ’s成員也好,還是那九名剛剛起程,依然只是未熟Dreamer的Aqours成員也好,希望能夠在未來的時間裏和熱心版友們一起開開心心地見證(守護)著她們向前邁進。

继续浏览内容
知乎
发现更大的世界
打开
浏览器
继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