谏山创究竟经历了什么能创造出《进击的巨人》如此充满吸引力的作品?

看完巨人第二季,立刻把漫画看了,十分震撼我的是巨人情节跌宕起伏,如此猎奇,对人性的理解比较深刻,年纪并不大,很好奇他经历了什么能创造出这样作品。各位别…
关注者
1,572
被浏览
1,172,111
登录后你可以
不限量看优质回答私信答主深度交流精彩内容一键收藏

目录

谏山创:“创”作的秘密
漫画的启蒙
讲谈社:初试啼声
连载!连载!
创作:灵感之源
“巨人”:设计的秘密
关于角色设计的二三事
终极格斗粉
“想要伤害读者”
尾声:温泉店之梦
参考文献
推荐阅读:

谏山创:“创”作的秘密

本文约11100字,阅读需要20分钟。


1986年8月29日,谏山创出生于大分县日田市的一个叫做大山町的小村庄。

“很狭窄,小时候我就从来没看到过地平线。”

环绕着村子的高大绵延的山峦,后来,在他的心中演化成人类阻挡巨人的城墙。

在2018年NHK的访谈中,谏山创表示,在成长过程中,他对自己的家乡感到矛盾。在青少年时期,他感到不安,然而却没有改变自己的愿望。

“这不一定指的是我缺乏野心,”他评论道,“而是有一种自卑感,一种挫败感。”

在这种模糊的、难以言说的“挫败感”中,他最终创作出《进击的巨人》。

2020年11月,《进击的巨人》主角铜像在谏山创的家乡大山町揭幕。

漫画的启蒙

谏山的父亲年轻时在家具厂上班,负责设计和销售,而谏山的母亲则很喜欢油画。后来,夫妇俩和其他村民一样,开始因地制宜地种植梅子,再也没有从事艺术方面的工作。在幼儿园的时候,谏山画的恐龙受到了一名叫明美的老师的赞赏。从那时起,他开始意识到“自己似乎画得还不错呢”。

少年时的谏山创

小学高年级的时候,每到秋天,村子里的神社就会举办儿童相扑比赛。谏山小时候体型瘦小,在相扑中完全处于劣势,经常两三下就被摆平了。因此,他对相扑比赛非常排斥,每次只能暗暗祈求自己不要受伤。

然而,有时迫不得已要与很强的对手(全国第17名的高手)比赛,为了避免回家挨骂,自己还要硬着头皮上台。

相扑比赛中的少年谏山创

弱者该如何战斗、如何生存,是这个时候的谏山创开始思考的问题。

那时候,我还想说要是自己能够认真去挑战就好了。对于那瞬间毫无斗志的自己感到很无奈。小学时所抱持的那种想法,说不定跟艾伦还有阿尔敏的心境是相通的。

——谏山创访谈(2013)

那个时候,谏山也沉迷于特摄剧的变身英雄中,“想变得和英雄一样强大”。

谏山从小就喜欢读漫画,尤其是少年JUMP。在小学时,谏山读了真仓翔在JUMP上连载的灵异题材漫画《地狱老师(灵异教师神眉)》,第34话中“吃人的蒙娜丽莎”这个场景,这给他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心理阴影),以至于不敢去上厕所。

这种直击内心深处的恐惧感,后来成为了设计“巨人”的灵感来源之一。

那一回真的很可怕,当时所感觉到的恐惧,跟《进击的巨人》中巨人的可怕是相通的。

——谏山创《进击的巨人·攻之书》

高中时,谏山读了贰瓶勉、三浦健太郎等漫画家的作品,其中,皆川亮二的科幻漫画《ARMS》对他产生了巨大影响。这是一部让他体会到“漫画的过人之处”的作品,也是他立志成为漫画家的原因。

那时,谏山就尝试画漫画,并向漫画编辑部投稿。但是这些事情,他一直瞒着父母。

有一次,他放学回家,看到父亲正在看着自己桌子上的漫画原稿。父亲看了他一眼,转身摇摇头:“你成为不了漫画家的。”

2004年,谏山从大分县立日田林工高等学校(高中)毕业,就读于九州设计师学院的漫画学科,这是一所位于福冈的艺术设计类专门学校。

大二那年,学校有一门课程是“向出版社毛遂自荐”,学生们必须带着自己的作品前往出版社,类似于中国高校在大三大四开展的专业实习。学生们在学校的集体组织下,根据自己的兴趣,自行决定前往少年漫画、少女漫画或是青年漫画的编辑部。

那个暑假,谏山完成了一部短篇漫画。这就是《进击的巨人》的雏形——《人类VS巨人》。

跃跃欲试的谏山揣着60页的短篇,开启了自己的东京之旅。

讲谈社:初试啼声

谏山选择了少年漫画杂志的王者——周刊少年JUMP。

那时的JUMP,正处于21世纪第一个十年的巅峰期,春风得意马蹄疾。

刊载漫画近乎“全明星”阵容,《海贼王》《火影忍者》《死神》《全职猎人》《网球王子》《家庭教师》《银魂》《死亡笔记》,令人目不暇接、眼花缭乱。

接待谏山创的是编辑服部Jean-Baptiste哲。他是个混血帅大叔,也是《爆漫王》里服部哲的名字原型。把“热血友情胜利”当做信条的服部,自然看不上画工低劣、有些邪道风格的《进击的巨人》短篇,他告诉这个新人,很遗憾,来了JUMP,就要画出符合JUMP的水准与风格的作品才行。

服部Jean-Baptiste哲

走出集英社大厦,谏山很失落。

如果我没有成为漫画家,可能就在网吧随便找份工作了吧。我读书不怎么样,也从没想过自己能有一份体面的工作。

——谏山创(2015年BBC专访)

抱着试试看的心态,谏山又联系了讲谈社旗下的《周刊少年Magazine》。在这里,他遇到了他的伯乐。

负责接洽的编辑川漥慎太郎入职刚刚一个月,也是一个初出茅庐的新手。

川漥被这部画面脏脏的短篇震撼到了,他也看到了这个和自己年龄相仿的年轻人身上的巨大潜力。

我感受到特别短篇版《进击的巨人》所拥有的爆发力,“自己如果不画出这部作品就无法迈向明天”,谏山老师身上就隐藏了这样一股能量。我还记得,自己当时夸奖了他这一点,却也给了“你的画有点脏,还要加把劲才行”的建议。

——川漥慎太郎(进击的巨人·攻之书)
川漥慎太郎
我当时已经没什么自信了,当川漥编辑说他很喜欢这部作品时,我甚至在想,这家伙怎么了?

——谏山创(2015年BBC专访)

在川漥的帮助下,谏山把短篇投给了讲谈社MGP(マガジングランプリ)大赏,一举斩获了佳作赏。

评委给出的分数是(各项满分10分):绘画2分,人物4分,故事7分,构图·分格8分,独创性8分。

谏山的得分表

接下来的两年中,谏山一边担任佐藤友生的助手,一边磨炼自己的画技,同时与川漥保持密切联络,先后完成了《HEART BREAK ONE》和《ORZ》两部短篇作品,分别斩获了第80届和第81届少年Magazine新人漫画赏的特别赏和佳作赏。

HEART BREAK ONE是一部融入科幻元素的战争漫画。而ORZ被刊登在Magazine SPECIAL上,成为了谏山的出道处女作。

HEART BREAK ONE
ORZ

这个时候,川漥和谏山开始以连载为目标构思故事。他们选择《进击的巨人》短篇为蓝本,每周进行一次讨论,不断完善故事大纲、世界观和人物设定,日复一日地修改分镜稿。

我讨厌那种基于市场调查的漫画,那些调查是关于什么样的角色或情节元素会受到读者欢迎的。凭借这些东西,你永远无法创造出新的东西。所以,我带着这种愿望去看别人创作一些有新意的东西,并决定亲自尝试。

——谏山创·2014年BRUTUS访谈

2009年,是讲谈社旗下的《周刊少年Magazine》创刊50周年。所谓的“御三家”中,老前辈Magazine和Sunday在此时都只能远远望着一骑绝尘的Jump。

庆祝完50周年,讲谈社想出了另辟蹊径的一招。精准针对Jump的“热血友情胜利”和Sunday的“星期天般轻松”,讲谈社打算推出一本收录奇幻系作品的增刊。

就这样,《别册少年Magazine》创刊了。

在连载会议上,编辑长和组长都对《进击的巨人》的构思赞赏有加,有意让其在《别册少年Magazine》的创刊号上开始连载。

2009年9月9日,《别册少年Magazine》创刊号发行,上面刊载了《进击的巨人》第1话:

“致两千年后的你”。

创刊号的彩页部分被破天荒地分配给了谏山与石泽庸介两位初出茅庐的新人。在彩页的第一个跨页,川漥别出心裁地设计了一句颇具挑衅性的宣传语:

“阅读漫画所需要的这项才能是真的吗?”

连载!连载!

我知道靠画漫画谋生是非常困难的,所以我当时的梦想就是挣足够的钱来养活自己,即使我的漫画永远无法获得巨大成功——更别说幻想成为百万富翁了。

——谏山创·2014年BRUTUS访谈

《别册少年Magazine》是月刊,相比JUMP等周刊紧锣密鼓的连载周期,漫画家的压力少了一些。

谏山一般花一星期画分镜稿,两星期作画,再用一星期思考接下来的原稿和故事内容。虽然故事的结局和整体流程已经构思好了,但是具体到每一话的篇幅、角色的对白、故事发生的场景、事件在整体时间轴中的位置,还是需要仔细设计考虑。

谏山有意在每一话都放入足够的爆点和“惊奇感”,使得《进击的巨人》在初期的剧情非常紧凑。然而,由于杂志上有很多老牌漫画家的作品,读者们倾向于把票投给这些熟面孔,第一期的调查问卷排名中,《巨人》只排在了第7位。

第1话从铺陈世界观,到主要角色登场、介绍调查兵团,再到结尾的巨人入侵,令人目不暇接。第2话的中心剧情是艾伦的母亲被巨人吃掉,紧接着时间线迅速跨越,直接跳转到了训练兵团的结业典礼。到了第3话,超大型巨人再度出现。第4话,104期训练兵与巨人展开战斗,艾伦被吃掉,可以说是全程高能。

此时,巨人开始逐渐积累人气,问卷顺位也逐渐攀升。到了艾伦巨人化把托洛斯特区的大洞补上的时候,《巨人》的读者人气达到了高峰。

编辑部策划《巨人》第1卷单行本的时候,将首发印刷量从常规的2万册提升到4万册。然而,在读者的口碑和媒体的推荐下,单行本不断加印,在第3卷发售前就突破了100万册大关。

2011年,仅仅连载两年的《进击的巨人》先后斩获SUGOI JAPAN漫画大赏男性部第1名,以及“讲谈社漫画赏”的年度少年漫画赏。

在我的小房间里,我感觉自己和整个宇宙联系起来了。
在我的梦想中,《进击的巨人》是一个迷人的、可以改变世界的故事。

——谏山创(2015年BBC专访)

然而,连载过程也并不总是一帆风顺的。

在每个月的作画周期中,最痛苦的就是画分镜稿(Name),镜头前的谏山,展现出一种和井上雄彦类似的苦恼。

大概就是这样的循环:困的时候,就画不出来好的分镜,就去睡觉。醒来,又饿了。饿了的时候,分镜也画不出来,就去吃饭。吃完饭又困了,困了,就画不出来好的分镜。

——谏山创·TBS情热大陆访谈

实在画不出来的时候,就只好逃避现实:

创作:灵感之源

人尽皆知,谏山从不掩饰自己对Muv Luv的喜爱,以及《巨人》的创作从中所受到的影响。

Muv-Luv Alternative(マブラヴ オルタネイティヴ)》是由日本游戏公司âge于2006年2月24日推出的18禁PC冒险游戏,是Muv-Luv系列的第三个篇章。Muv-Luv系列一直是galgame玩家心目中的口碑神作,也是欧美玩家心目中最出色的日系galgame。

剧情大致是一种叫Beta的外星生物入侵地球,人类节节败退,被逼入绝境。男主白银武从普通中学生成长为一个驾驶战术机的卫士,为人类的命运而战。

这款游戏中对于外星生物Beta的设定一直颇受好评。Beta根据体型、生态可以分为不同种类和等级,从中可以一窥巨人设定的影子。此外,人类面对这些强大敌人时的微妙情感变化,也让谏山深受触动。

谏山和âge的吉宗社长私下关系很好,据说,谏山已经把巨人的结局告诉吉宗了。

2019年,âge公司20周年庆的时候,谏山特意录了一段庆贺视频,并写下:

不得不承认,《进击的巨人》是抄袭了《Muv-Luv Alternative》才创作出来的,真的十分抱歉,因为受到的影响实在是太大了。

这里谏山口中的“抄袭(パク)”显然是一种崇拜和自谦的措辞,《巨人》本身的人物、剧情、设定上很难有称得上是刻意“抄袭”的地方。

但从这一点可以看出,谏山善于从各种文艺作品中汲取灵感,扩充自己的素材库。

除此之外还有,在人物和剧情上对北欧神话的参考:

《进击的巨人》中「北欧神话」元素的考据和分析

  • 《坂上之云》
“我参考了在一个四面楚歌的国家里,是谁,又是如何站起来战胜危机的过程。”
  • 《守望者》
“以「就是这样的人应该可以改变什么」这一点来看,尤其是利威尔和埃尔文受到的影响最大。”
  • 昆汀·塔伦蒂诺
“以自己深受感动的作品为基础,让它在自己的作品中升华的制作风格,让我学到很多。”
  • 《风之谷》
“将那个时代发生的事件想壁画般呈现出来,片头的织锦令人印象深刻。那个就成了《进击的巨人》单行本内封的感觉了。”
  • 《拯救大兵瑞恩》
“整部电影的高潮,描写阿珀姆士官因来不及救同胞而杵在战场上的那一幕让我印象深刻。第1话里,阿尔敏因为恐惧而不禁缩着身体的场面,就是受到其影响。”
  • 《怪物猎人》系列
“《进击的巨人》中调查兵团可以替换刀刃的武器设计,就是受到《怪物猎人》中“锐利度”的影响。”
  • 町山智浩〈映画の見方〉がわかる本

(町山智浩是电影评论家、专栏作家,曾参与《进击的巨人真人版》的制作)

"町山先生关于主题跟故事的考察都做得很棒,对我来说可以算是营造故事的师傅。他是给了我从“0”到“1”的机缘和力量的人。"
  • Momoiro Clover Z

谏山老师的元气来源!

“整天画吃人的漫画,脑子会出问题的。所以要靠这样的方法来找回平衡。
我经常一遍播放她们的DVD,一边工作。不管我再怎么疲惫,她们都能带给我元气。”

“巨人”:设计的秘密

怎样使读者对“巨人”产生恐惧感,是谏山在设计“巨人”时的首要课题。

除了童年阴影《地狱老师》之外,谏山还参考了《侏罗纪公园》中恐龙捕食的画面。他认为,像恐爪龙这样能够进入建筑物的小型恐龙,更让人觉得可怕。“所以我才会画出3公尺左右的小型巨人。”

巨人是一种肌肉裸露在外的形象,谏山使用一个叫“POSEMANIACS”的人体素描练习网站进行快速绘图的训练。超大型巨人与女巨人的形象,他都是以POSEMANIACS上面的人体标本绘画作为参考的。

谏山使用的人体素描练习网站POSEMANIACS
艾伦巨人的设定图

有一些设计上的细节,或许只有当读者从作者的角度展开思考时,才可以体会到其中的妙处。

最初看到原作谏山创老师描绘的超大型巨人时,总感觉那一口比人类多上许多的牙齿数量,给人一种说不出的违和感。但当我开始进行为了立体化而做的应用变化设计作业时,发现到因为巨人的外形基本上全都是由生物要素构成的关系,非常难以呈现出巨大感(不像机械或交通工具有扶手、舱门以及窗户等可以用来对比出人类的符号标记,相当不利于只靠形状来呈现出规模感或巨大感)
啊啊!原来牙齿的数量这么多,其实是为了呈现出巨大感而精心策划的!而且带来的生理厌恶感效果也绝佳!不由得敬佩了起来,同时也将一开始画得较少的牙齿加了回去。

——竹谷隆之《畏怖之造形》
(竹谷隆之曾参与《进击的巨人》真人电影版的设定工作,与及相关电影拍摄素材制作。)

关于“巨人”的形象内涵,谏山则是更多地参考了安东尼奥·猪木

安东尼奥·猪木是已退休的日本职业摔角选手及综合格斗家、前任日本参议院议员。猪木于日本职业摔角协会中出道,后来成立新日本职业摔角,在日本职业摔角与格斗技的发展史上占有很重要的地位。目前致力推广综合格斗技。

职业摔跤手要是去拍电影,不管是什么角色,都会因为他的存在感太强烈,只会注意到他。安东尼奥猪木先生就算演出别人的角色,看起来还是安东尼奥猪木啊。当时巨人的设计,就是基于这种角色特有的存在感去画的。希望能够让读者看到时会说“这是什么啊?”我也很留意这种不协调感。

——谏山创·《进击的巨人·抗之书》

此外,谏山经常会在作画时皮一下。

比如,把声优们画成巨人:

井上麻里奈
石川由依和梶裕贵

还把《权力的游戏》中的角色也画成巨人:

玛利亚之墙夺回战中,吉克手下一个巨人的姿势参考了《JOJO的奇妙冒险》中的卡兹:

顺便说一句,马莱元帅的造型也借鉴了丹麦演员麦斯·米科尔森(作品《汉尼拔》《狩猎》):

关于角色设计的二三事

  • 艾伦

在2016年的一场访谈中,谏山提到:

我最近注意到也许艾伦很接近我自己。《进击的巨人》已经成长为一部比我最初设想的影响更大的作品……艾伦接受了智慧巨人的力量,并被它迷惑了,也许就像我被《进击的巨人》这部作品迷惑了一样……也许我不能理解艾伦,只是因为我自己是最难理解的。在连载的早期,我甚至在吃饭的时候还在一边画漫画。我真的认为我无法完成这部漫画。然而,在我的内心深处,总有一种对这种想法的反抗。这完全就像艾伦一样。(笑)虽然和艾伦相比,我是自由的存在,而他是故事的奴隶,但我确实认为有时我被拴在了《进击的巨人》上。

在2020年举办的「进击的巨人原画展·FINAL」的访谈中,谏山被问及自己最像哪一个角色时,回答道:

最开始我觉得是阿尔敏,最近可能是艾伦。
艾伦最初完全是「为了故事而生」的那种性格,最开始我是这么想的。但是其实,感觉他可能是内心深处的另一个自己。
  • 三笠

三笠是谏山在进行剧情构思时,第一个想出来的角色。

谏山在BRUTUS的访谈中称,一开始他就打算把三笠塑造成“商业海报女郎”的形象。在单行本的附录中,谏山也多次展示了三笠的多元形象。

单行本第14卷附录图

此外,三笠这个名字也来自于旧日本帝国海军的“三笠号”战舰。谏山在访谈中表示:

这里我的考虑是,以战舰命名的角色变得流行起来,比如《新世纪福音战士》里的葛城美里和赤木律子,以及《凉宫春日的忧郁》里的长门有希。于是就有了三笠这个名字。

——谏山创·2014年BRUTUS访谈

谏山在签绘时,都会保留一个小习惯。每一个签名旁边,他都会画一个小小的三笠头像。

签绘署名处的三笠头像

三笠的结局,也是大多数读者所牵挂的。被三笠摘下的围巾,还会有人为她戴上吗?

在第1话的开头,那一句“艾伦,路上小心”又意味着什么呢?

2016年,谏山这样透露了自己关于三笠的结局的思考:

三笠的成长可能包括与艾伦的分离。说到分离,我的意思是她可能会变回童年时的那个普通女孩,我在网上看到一些读者的有趣想法。人们会说男性漫画家倾向于拒绝“命运”。与此相反,女性漫画家的作品则倾向于赞同“命运”。“你遇到了你的他/她。”你说,“这就是命运!”,然后你就接受了你的人生轨迹已经被决定好的事实。那些干扰你平静生活的人被描绘成恶棍。当然,我并不是说所有的漫画家,但是以我作为一个男性漫画家的立场,我认为如果三笠的一生只有和艾伦在一起这一个内容,会很可怜的。然而,对于三笠来说,和艾伦永远在一起是一件美好的事情。综上所述,如果我要画出艾伦和三笠的分离,我觉得我的描绘可能不会让读者满意,因为三笠将不得不承受夹在艾伦和阿尔敏中间的压力。虽然她可以同情理解阿尔敏,阿尔敏从“普世主义”的角度考虑问题,但她也有可能不能放任更加“以自我为中心”的艾伦离开。【注:谏山用日语中“普世主义”(globalism)的片假名来形容阿尔敏。他的意思可能是阿尔敏拥抱世界,对宇宙中的一切都很好奇,而艾伦相比之下更“以自我为中心”。】
  • 阿尔敏

谏山在阿尔敏这个角色上倾注了自己的不少恶趣味。

比如:

再比如:

阿尔敏的声优是井上麻里奈,而谏山也说过阿尔敏是“三笠最好的女性朋友”。

当初阿尔敏会被认为是女性的起源是来自一段作者的访谈。当时有记者问到作者谏山创,《进击的巨人》中米卡莎最好的女性朋友是谁时,谏山创表示是阿尔敏,这回答也立刻让井上麻里奈涌入许多「原来阿尔敏是女的喔」之类的留言,因此井上麻里奈也特地去向作者询问。后来谏山创解释,在米卡莎内心阿尔敏这角色不是单纯以男、女性区分这么简单的感觉,因为他们是一起从小长大的朋友与知己,对米卡莎而言是最好的知己,而不是女性朋友。当时在访谈时作者的认知是「米卡莎心中的好知己」而不是女性朋友,因此才会被误会。
《進擊的巨人》阿爾敏聲優簽名會 井上麻里奈雀躍分享配音心得

此外,《进击的巨人》动画版前三季的旁白都是由阿尔敏讲述,这意味着什么呢?

  • 莱纳

莱纳一直被读者戏称为“谏山创的亲儿子”,也是与主角艾伦形成高度对称的角色。

以马莱篇(动画最终季的开端)为分界点,《巨人》的核心矛盾从人类与巨人之间的矛盾转变成帕拉迪岛与马莱之间的矛盾。而艾伦与莱纳,正是这两大对立阵营的核心人物。

在马莱篇展开不久,谏山创就安排了艾伦与莱纳的会面,并诞生了整篇《巨人》中流传最广的名场面。这次会面,对两个核心角色的心理描写、语言设计与表情刻画堪称典范,也首次阐明了后续两大对立阵营的动机。毫不夸张地说,这次会面是整个篇章中最关键的情节。

莱纳是特殊的。特殊之处在于,他是整部作品中唯一一个、同时与帕拉迪岛和马莱国两方都产生了深厚羁绊的人。

谏山在莱纳身上倾注了大量笔力,使其成为一个充满人情味、具有多重形象内涵的典范角色。

在2018与“大力鼠”约翰逊的访谈中,被问及最喜欢的角色是谁,谏山说:

“这个随着时间会发生变化,对我来说,目前最喜欢的角色是莱纳。”

在喜欢莱纳之前,谏山最喜欢的角色是让。

(最喜欢的角色)当然还包括最容易呈现人情味的一面,所以是让。他也是我最能够认同的角色。或许他不是好人,不过只要让在场我就会感到放心。相反地,我无法感到认同的就是主角艾伦了。

——谏山创·《进击的巨人·抗之书》

让的关键词是“真实感”,他就像你我,就像我们身边的每一个活生生的人。他有自己对未来的规划,却在目睹挚友遇难之后依然加入调查兵团。

我还是觉得让跟我最相近,只考虑自己的事情,有时又会好人过头,但基本上都是嘴不饶人,连不该说的都说出来这点我好有同感。我个人来说,即使对方说了好过分的话,只要那是真心话就能放心。大人的世界里,好多时都不说谎就无法生存,但如果有个家伙只肯讲真话……虽然会惹人嫌,但这不正是人本来的姿态吗?让兼具人性两面,而又赤裸裸展示出来,画这样的角色时我感到好愉快。其他就要数原作版的尤弥尔(104期),我特别喜爱不会说谎的角色。

——谏山创·2013年访谈

在设定集《抗之书》中,让的能力突出设定为“判断力”,在玛利亚之墙夺回战中,阿尔敏也表示要将自己的“谋略力”与让的“判断力”结合起来。进入马莱篇之后,让这个角色的重要性被削弱了,他会在结局中发挥怎样的作用,我们拭目以待。

终极格斗粉

16岁那年,谏山在电视上看到了Antnio Rodrigo Nogueira对Bob Sapp的格斗比赛,从此成为了一个狂热的格斗迷。

在现场观看格斗比赛的谏山创

除了前面所提到的,巨人的形象内涵借鉴了安东尼奥·猪木之外,一些具体角色也借鉴了著名格斗家的外形与风格。比如,艾伦的巨人的战斗风格是以日本格斗家冈见勇信为原型的;而莱纳的铠之巨人则来自Brock Lesnar。

莱纳的铠之巨人与Brock Lesnar

谏山的工作室里还放着一个沙袋,在赶稿期间的无聊间隙,他会练习拳击锻炼一下身体。

在艾伦与阿尼、艾伦与莱纳的战斗过程中,谏山也参考了许多世界职业格斗比赛中的真实招式。

连“大力鼠”狄米崔斯·约翰逊都不由得惊叹:“他们扭打在一起时的所有格斗技巧都堪称完美。”

“想要伤害读者”

《进击的巨人》中,鲜有对于“爱情”的直接刻画。艾伦与三笠之间青梅竹马的感情,已经在沉重的主题下,开始向越来越虐的方向发展。

我在乡下长大,所以从上幼儿园起我就被同样的人包围着,当大家在初中突然开始约会时,我感觉很奇怪。在我看来,这很恶心——毕竟我们几乎像兄弟姐妹一样一起长大。

——谏山创2014年《Brutus》访谈

《巨人》的开篇就是一种黑暗沉重的基调。一个弱肉强食的丛林世界,人类被囚禁在鸟笼般的城墙中,用来抵御吞食人类的巨人。谏山刻画人物的功力一流,通过描写每一个小人物的故事、立场与选择,来体现人性的丑陋与光辉。

从第91话之后,世界观被极大地扩展,人类与巨人之间的矛盾也变成了不同种族之间的仇恨与杀戮。在作品中,谏山通过不同角色之口,反复强调“这是一个美丽而残酷的世界”。

在2020年进击的巨人原画展FINAL的专访中,记者询问谏山“画漫画的理由是什么”,谏山毫不犹豫地回答:

想要攻击什么东西。背叛他人啊,伤害他人啊,伤害读者啊——虽然确实有点不太厚道,但说实话,我打心底想要这么做。因为当我自己作为一个读者看电影的时候,也会觉得那些伤害自己很深的电影,更容易被铭记在心。

同样在《别册少年magazine》上连载漫画的押见修老师曾对我说“谏山你是个虐待狂吧”。觉得还挺到位的。我应该是个挺有攻击性的人。总想着要攻击什么。现实生活中当然是不可能的,但我觉得漫画不就是为此而存在的么?于是觉得画漫画会很快乐,便走上了这条路。但最近却时常觉得,其实驱动自己的,还是那种抑制不住的破坏欲吧。

尾声:温泉店之梦

2021年1月5日,《进击的巨人》编辑在推特上宣布,作品将在4月9日的第139话完结,最终卷6月9日发售。

4+9=13
13+9→139
13年寿命,9大巨人,4月9日,第139话,跨越13个年头的连载。

数字游戏,随你怎么玩。

巨人的结局会是怎样的?

在2017年的访谈中,谏山谈到他曾经构思的是《迷雾》式的结局

虽然当初是想参考《迷雾》,但现在想的是类似《银河护卫队》那样平和一点的发展。就是说(重点)不在于到底是BE还是HE的问题,而是作为作者的态度,以及娱乐方式的种类和原来不一样了。《迷雾》这部电影的结构是这样,在进行到一半的时候它还是一部典型B级片,到了最后,主人公在无意识地采取了他相信是正确行动,然而最后的反转却证明这个行动是错误的。把观众也认为是正确的事情反转过来。在构思《进击的巨人》当初,也有过想使用这种手法的时期。

仔细推敲的话会发现,早期《巨人》的设定中也有一些《迷雾》的影子。

比如,超市可以看成墙内的人类世界,大门就是城墙,迷雾和怪物就是无脑巨人。小镇居民的立场,也如同三大兵团一般分成了不同派别。

在故事的最后,主角大卫拼尽全力,率领大家冲出迷雾,作出最理性、最主动的选择,却依然无法改变悲惨的结局。

跳出“迷雾”的《巨人》结局,又会是怎样的呢?

此外,在2020年彭博社的专访中,谏山谈到《巨人》结局时,提及了《权力的游戏》:

我相信大家能够接受巨人的结局。我曾经是「权力的游戏」的铁粉,所以我能理解对于权游结尾很失望的粉丝的感受,但是在我画巨人时候,我在表达着我自己的感受,并且我相信只要我继续这样画下去,我的粉丝们能够接受我画的任何结局。

早在2018年,谏山就画好了《进击的巨人》的最后一页。

这幅画面是一个长发男子抱着一个孩子的背影,对白是:“你是自由的(お前は自由だ)”。

TBS情热大陆·谏山创(2018)

2014年的访谈中,当被问及“下一个想要达成的目标是什么”的时候,谏山笑着回答:“下一个目标是不必工作就可以生活。”

2018年,这个目标变得更具体了。在与格斗家约翰逊的对谈中,约翰逊问:“当《巨人》结束之后,有什么计划吗?”

谏山这么回答:

2020年5月,谏山再度在TBS的专访中透露,自己三年前迷上了蒸桑拿,连载结束后打算去开一家温泉店。

不仅如此,谏山干脆把128话的杂志封面画成了主要角色们一起蒸桑拿的场景。

虽然开桑拿店还只是幻想,但希望在此之前能给《进击的巨人》画上圆满的句号。

——谏山创·TBS访谈,2019年5月28日

谏山老师,您是自由的。

我和大家,《进击的巨人》的每一位读者与观众,都热忱地期待着。


艾伦,路上小心。

————————(完)————————

文/ 知乎@英雄王爆破

参考文献

1. 進擊的巨人1-31卷,諫山創,東立出版社
2. 進擊的巨人 OUTSIDE 攻,諫山創,東立出版社,2014年6月第1刷
3. 進擊的巨人 INSIDE 抗,諫山創,東立出版社,2013年8月第1刷
4. 谏山创Brutus访谈,2014年
5. 谏山创特别访谈,2016年
6. Demetrious Johnson Meets Attack On Titan's Hajime Isayama (2018)
7. TBS情热大陆:谏山创,2018年11月18日
8. 谏山创访谈:进击的巨人原画展FINAL,2019年7月
9. NHKインタビューここから 諫山創,2018年5月5日
10. TBS谏山创特别访谈,2019年5月28日
11. BBC News: Manga artist Hajime Isayama reveals his inspiration, 2015年10月19日
12. Bloomberg news: The Hunt for the Next Blockbuster Manga, 2020年7月28日
13. 舌尖上的人类——『进击的巨人』与谏山创的“弱者生存论”
14.《進擊的巨人》阿爾敏聲優簽名會 井上麻里奈雀躍分享配音心得
15.《进击的巨人》中「北欧神话」元素的考据和分析
16. 谏山创个人博客:現在進行中の黒歴史
17. 谏山创分享创作进击的巨人的灵感
18. 《進擊的巨人》不為人知的6個小秘密

推荐阅读:

《进击的巨人》为何没完结就被称为神作?www.zhihu.com图标如何评价动画《进击的巨人》最终季第五集?www.zhihu.com图标

继续浏览内容
知乎
发现更大的世界
打开
浏览器
继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