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羅仕揚blog】以國家之名 (18:18) - 20171130 - 即時財經新聞 - 明報財經網

【羅仕揚blog】以國家之名

文章日期:2017年11月30日 18:18

來到年尾,又到清CPT鐘的時間。

甚麼是CPT?對金融業從業員來說,上CPT雖然未算是件噩夢級的事,但卻絕非好受。無論是銀行、證券行抑或投行員工,只要是持牌人,每年都需按監管機構要求,上若干小時的持續進修課程。CPT的原意,是希望持牌人能夠與時並進,了解行業的最新指引;不過「上嘅人無心、搞嘅人求其」,員工覺得無謂,公司覺得浪費了賺錢的時間,CPT漸漸變成例行工事。大家純粹為了滿足監管要求,才會拖到年尾,一次過用半天的時間上堂,來KO一整年的CPT。

CPT是跟所屬部門而度身訂造的,例如你是Traders,可能要上一些關於交易系統、價格操縱的Course;又例如你是Sales,上的課程會涵括KYC Know Your Client,即在傾生意前先了解你潛在客人的背景,以及Cross Border Regulation,即在海外與客戶交流會否違規等。不過在芸芸CPT中,有一個具有特別地位的Topic,無論你是隸屬於FO、MO還是BO,職位高至MD還是低至Analyst,只要你是持牌人,每年也須花上一兩小時,和它共聚一次。它就是AML,即近年監管機構嚴打的Anti-Money Laundering 洗黑錢。

這個下午收市後,輪到我上一年一度的AML課程。事前已做足準備,包括早些到會議室找個靠後的位置作掩護、著件較沉色的西裝免得被Speaker提問、手機叉足電打發時間等。競價時段未完,已搶閘向會議室走去,但4點半才開始的Training,竟然未到4點10分,人已坐滿了半個會議室,看來和我抱著相同鬼主意的人,著實不少。一眼望去,場內認識的人還有Corp Fin的David,Control Room Compliance的Tracy。難得Training完結後可以即「閃」,快速地與兩人閒聊兩句,已約定上堂後到樓下酒吧Happy Hour。

為時90分鐘的Training,在混沌中度過;只有拿起酒杯的剎那,才再清醒過來。「我無做Control Room了,去年年底在Compliance內Internal Transfer,轉咗做AML。」剛碰杯,Tracy立即update近況。「老實講,而家出面間間行都請緊AML,有經驗嘅,市場Supply根本唔夠。呢幾年監管要求越嚟越嚴,Compliance本身前景都算係咁,Control Room唔係唔好,但邊有AML咁吃香。喺度坐返幾年,再轉出去,叫價都好啲。」三言兩語,Tracy已為行內情況作了個最精簡的介紹。

「AML唔係唔好,不過唔係好難做咩?」David呷一口啤酒說。「講真,呢幾年咁多大陸錢走落嚟,啲錢有幾多係乾淨,有幾多係污糟,大家心裡有數啦!間間行都搞大個AML部門,名義上就話響應MA嚴打洗黑錢,實際上只係搵人頭返嚟,搞場大龍鳳,做得好好睇睇。到真係出事時,可以話俾Regulator知:嗱!我真係盡咗力架,係員工有疏忽咋,唔關我事架!Tracy,你呢啲係孭鑊位喎!」David一向危言聳聽,說話難免有點誇張;不過誇張得來,他所說的也不是沒有道理。

我所任職的炒房,所面對的洗黑錢風險,畢竟較少;相對於David所屬的Corp Fin,實在有很大差異。像他的部門為企業籌劃上市時,客戶的背景、資金來源等,通通需要AML部門查個清楚。像Tracy這類AML Compliance,就要保證投行在進行任何交易前,評估潛在客戶會否涉及洗黑錢。問題是,Compliance的職責是把關,但把關如把得太認真,卻變相會令公司「無咗單生意」。投行一向把關較嚴謹,這單生意沒了,仍有機會找過另一單;但處於風口浪尖的零售銀行,卻是另一番光景,想不到Tracy也剛好說到這方面去。

「呢幾年,MA話就話加強力度打擊洗黑錢,但真正有檢控有譴責嘅case,根本好少;而且公司肯用錢買你個人頭,大家都係膽搏膽,如果坐幾年無事又收咗份糧,咪當賺咗囉!」Tracy以手指尖輕敲枱面,似乎正組織如何向我們闡釋行業概況。「我Transfer過嚟前,都有問過一個做AML Compliance朋友嘅意見,不過佢慘過我,喺Retail Bank做。佢話,其實每間銀行嘅好多case,特別係牽涉到內地企業,都有潛在洗黑錢嫌疑,你知、我知、上司知、高層知、管理層都知,但知同唔做係兩回事。始終生意講賺錢,你唔接總有其他Bank肯接,但唔接就肯定無錢搵,個個唯有硬住頭皮照做。」

「所以呢,我哋今日浪費咗個幾鐘上Anti-Money Laundering,講到尾都係大家交差。我哋唔想聽,個Speaker一樣唔想講。」David以他一向誇張的語調繼續說。「你問銀行,有錢唔搵,有冇可能?你問員工,有數唔跑,上司會唔會逼迫?年尾份花紅又點算?同埋啲所謂嘅黑錢,隨時係啲高官政要走落嚟,你睇啲中資企業天價投地,啲錢邊度嚟?咪住,早幾個星期梁振英講過,以國家名義殺人並唔犯法;同樣道理,銀行幫高官政要國企洗黑錢,一樣係國家任務喎,如果以國家名義洗黑錢,係咪都係唔犯法?」

難為David想得出這個好問題,真的要向前特首請教一下:以國家名義洗黑錢,是否不犯法?

羅仕揚

(本專欄文章不代表明報立場)

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