除了苍井空,你应该知道的另一位日本女人:小池百合子 - 知乎

除了苍井空,你应该知道的另一位日本女人:小池百合子

作者简介:刘夏,云核变量金融董事总经理、对冲基金经理,曾任职于伦敦德意志银行、瑞士银行,精通外汇与商品现货、期货期权交易策略与投资组合。微博@云核变量刘夏

她总是着同一色系的西装套裙,裙摆及膝,像《穿着Prada的恶魔》里梅丽尔·斯特里普般优雅。在百度上,有关她名字的相关搜索是“写真集”、“年轻美照”、“高跟鞋”,让人怀疑她是不是一位即将挑战苍井空的新晋日本女优。她的确是一匹黑马,而她的挑战对象是日本现任首相,安倍晋三。


她就是——小池百合子。



在日本现任首相安倍宣布提前大选后,小池立刻组建了新政党"希望之党"参选,距离成为日本首位女首相仅一步之遥。大选一周前,我刚好在日本。在马路上走着,遇到了支持小池的游行队伍。他们一行人每人举着一面印有小池头像的宽幅旗帜,队长拿着喇叭吆喝着;他们看到其他日本市民,友好的上前握手游说;他们途中遇到了蹬着自行车的反对派老先生呛声,也不卑不亢的解释着。不同于美国大选,金融市场在日本大选前异常的冷静。从小池参选到大选结果出炉的两个月间,即使是日元期货和期权合约,在大事件前往往会透露蛛丝马迹的市场指标,对于此次大选都出乎意料的冷淡。市场早就知道,安倍连任,已成定局。当我从日本返航时,台风来袭。日本大选就这样在风雨交加中开始,在风雨交加中落幕了。小池败选了。而这场与安倍的总统之争,小池等了足足40年。





1977年,安倍从日本成蹊大学毕业。像当时很多日本年轻人一样,安倍对欧美充满憧憬,于是远赴美国南加利福尼亚大学留学。而不到20岁的小池不走寻常路,从日本本土的大学退了学,前往埃及留学。在安倍毕业的同一年,小池也毕业了。毕业后,安倍在日本企业的纽约分公司工作,而小池开始做阿拉伯语翻译。几年后,两人分别归国。安倍的父亲当时是日本外务大臣,安倍随父从政,做了他的秘书。小池回国后在日本电视台和东京电视台做节目主持人。





可以说使安倍和小池步入政坛的推手都是他们的父亲。1991年,安倍的父亲去世,安倍正式独立踏入政坛。小池的父亲是著名的日本中小贸易业联盟理事,从学业到事业,积极为女儿铺路。安倍踏入政坛一年之后,巧得是,小池也刚好辞去了女主播一职,改行从政。2006年,安倍当选首相。更惊人的是,从没扛过枪打过仗的小池,一年后成了日本防卫大臣,而且还是第一位女防卫大臣。日本媒体多次把小池跟赖斯,那位担任美国国家安全事务助理、作风强硬的黑人女性相提并论。





之后的几年间,安倍继续连任首相,解散众议院、提前大选、改组内阁。2016年,小池在参议院选举之前,冒着被处分的风险毅然决定参选东京都知事。最终,以绝对优势顺利当选东京都首位女知事。


2017年,命运的安排使安倍与小池站到了同一舞台上——小池正式宣布成立新党,参选日本首相。小池的竞选似乎受到了特朗普的影响,作为一名鹰派候选人,她主张修宪、发表排外言论,以此作为自己胜出的筹码。小池也似乎早就看到了政府干预市场的弊端,拒绝过度依赖货币宽松和财政支出的政策,于是以自己的名字命名了新的经济主张,用“小池经济学”直怼“安倍经济学”。





在美国接受了多年西方教育的安倍坚信凯恩斯经济学,相信政府必须用货币政策和财政政策让市场去到对的地方。安倍上台以后就开始动用超宽松的、至今都收不回来的货币政策打造一个长期贬值的日元,试图挽救日本失去的20年。手法之激进,无人可比。为了应对美国金融危机的严重冲击和东日本自然灾害的严重破坏,安倍政府使出了浑身解数。头三年,“安倍经济学”十分奏效,日元兑美元从不到80日元换1美元贬值到120日元换1美元,而代价是日本央行账上买进的巨量国债和ETF。然而,从2015年开始,“安倍经济学”全面失效,日元一度升破了100,美国爸爸的宽松政策开始收手了,日本还在疯狂的朝着悬崖飞驰。





更可怕的是,特朗普上任之后就开始对汇率持续贬值的几个国家指指点点,很多人一定记得,特朗普还一度放话中国是“汇率操纵国”,不过说了一次就不吭声了,后来转向日本,说日本操纵日元贬值。先说下概念,美国提出的“汇率操纵国”是什么?在美国自己定义的概念里,“汇率操纵国”指的是一个国家对美国存在贸易顺差,而且顺差超过200亿美元;其次,这个国家经常项目盈余超过GDP的3%;最后,这个国家一再买入外国资产让本国的汇率下跌,而且买入规模一年就有GDP的2%。说完概念我们看看日本,日本除了去年一年日元兑美元略有升值犯了两条规以外,“安倍经济学”出台后的其他年份中,基本三条全中。特朗普最近忙着挑选下一任美联储主席的候选人,等到稍有空闲,必定要插手“汇率操纵国”名单上的国家。这么一来,日元贬值的好日子恐怕不多了。日元的套息交易也面临着终结,国际金融市场的大幅波动导致前期利用日元进行套息交易的资金回流日本。日本股市从“安倍经济学”实施以来上涨了超过90%,但是与此同时,政府面临着无法偿还的巨额债务、社会结构老龄化、工资增长乏力。这样危险的情况下,安倍还主张上调税收。这一切都仿佛预示着“广场协议”的噩梦、“日元升值”的噩梦将会重现。


在这个节骨眼上,小池对安倍的挑战无疑对日本经济政策和日元汇率敲响了最后的警钟。小池主张的“百合经济学”提出的是既不过度依赖货币政策,也不过度动用国家财政支出。她不以安倍所创造的日本股市虚假繁荣为目标,而是力求从民间带动经济成长。而当这位有可能“make Japangreat again”的候选人失败了,“安倍经济学”下的日本又还能走多远呢?


也许在历史的车轮下,日本最辉煌的年代早已远去。



发布于 2017-10-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