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個將軍家的紈袴子20---被發現了(BL慎入)@冷漠之火 Cool fire|PChome 個人新聞台
2021-09-02 23:24:28| 人氣24| 回應0 | 上一篇

那個將軍家的紈袴子20---被發現了(BL慎入)

推薦 1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因為顧長飆破了崮夷駙馬的案子,讓皇帝對崮夷族有了交代,黃帝龍心大悅,便將他從次使升做四品長使。而和七皇子李庚競爭太子之位白熱化的三皇子李澤,因為素來與顧天屹和崮夷族親厚,這次破了案能化干戈為玉帛,李澤優勢仍在,他親自到金吾署來見顧長飆,與這官場新貴攀攀交情,又賞了顧長飆一罈上好百年女兒紅。

 

抱著一大罈女兒紅,顧長飆首先想到的是,梭梭就愛喝女兒紅,他娘顧夫人也是。

 

那天黃昏,顧長飆便帶著李澤給他的女兒紅回家,讓膳房備好上等好菜,找了他爹娘和明玉梭,一起來享用這罈子酒。

 

不巧顧天屹和顧長司到校場去了還沒回來,說是新進的一批新兵訓練進度不佳,特地去督促了,晚飯便剩下了顧夫人、顧長飆和明玉梭一塊享用。

 

 

 

自從顧長飆跟他娘說了「匈奴未滅無以為家」後,她仍舊試探地找了其他家小姐給顧長飆考慮,顧長飆只是拒絕,顧天屹知道了後,覺得顧長飆的事業才剛起步,男兒志在四方,的確也不需要這麼早成家,就讓顧夫人別忙了,顧夫人才心不甘情不願地暫時罷手。

 

吃了些飯菜墊墊肚子,重頭戲便來了,顧長飆打開了女兒紅,果然酒香四溢,那香氣並不甚重,但一室飯菜香竟也無法壓得過那股子香醇,果真是百年醇酒。

 

顧長飆給他娘斟上,又對明玉梭道。

 

「梭....嗯,明師傅,這是你最愛的......弟子有今天都是你的功勞,自然要多喝點啊!」

 

顧長飆語帶雙關。

 

明玉梭沒理他的胡話,拿起滿了的酒杯,湊近鼻子嗅著。

 

明玉梭向來喜歡女兒紅,因此對女兒紅的氣味瞭若指掌,十年的百年的都一樣。這種百年女兒紅他也喝過,在一次到某城巨富家執行任務時,這種酒就在一旁,明玉梭順便帶走了。

 

對他來說,簡直人間美味。

 

然而李澤賞的這罈女兒紅,卻與他印象中的氣味不大一樣。

 

一時沒有頭緒,卻見顧夫人和顧長飆捧起酒杯正要飲用,明玉梭連忙阻止。

 

 

 

「夫人等等,這酒似乎有問題。」

 

明玉梭道。

 

「我喝過百年女兒紅,酒味初苦,入喉甘潤。可這罈酒......卻隱隱有股辛辣味。」

 

「可三殿下與我顧家的關係向來良好,不至於對飆兒下手啊。」

 

顧夫人拿下鬢邊一只銀簪,探入杯中,銀簪並未變黑。

 

「這銀簪沒有反應,該是無毒的。會不會和釀造手法或環境不同有關?」

 

顧夫人道。

 

 

 

「這女兒紅是專為女子而釀的酒,可苦可甜可甘可潤,但不可能辣。辣如燒刀子,那已是草莽漢子的風格。」

 

明玉梭說完,但見廳堂邊上有隻鳥籠,他把酒倒了一點到鳥的水碗中,那鳥剛吃完穀子正口渴,舔了幾口水碗裡的水,身體晃了晃,便落到籠底不起了。

 

「果然有毒......可是,李澤為什麼要毒死我?」

 

顧長飆蒼白著臉色有些後怕,幸好今天梭梭在。

 

 

 

「不可能。不會是三殿下。反而今日我們母子若喝了有事,惹得顧府和三殿下決裂,得利的反而是七殿下。」

 

顧夫人因為出身官宦世家,對這些朝堂之事瞭若指掌。

 

那酒肯定是被三殿下的敵人動了手腳,李澤不可能自剪羽翼。

 

「而且飆兒,若咱們母子有了意外,你說最得意的會是誰?」

 

 

 

「哼,簡直是一石三鳥。」

 

顧長飆這也想明白了。除了顧長司母子還能有誰?他和顧夫人有個三長兩短,母子兩個都能扶正,三皇子和父親還能決裂。

 

「這麼看來,顧長司母子是七殿下的人?咱們應該告訴爹才是。」

 

 

 

「這都只是咱們基於動機的推測,並無證據。貿然告到你爹面前,也只是欲加之罪,說娘因妒構陷。畢竟酒是三殿下賞的,怎麼也扯不到你二娘和顧長司身上。娘會讓人監視你二娘母子的一舉一動,至於我們母子的安危,還請明師傅您多多關照了。」

 

明玉梭武功高強,人又機警,有他待在稍嫌遲鈍且沒有心機的飆兒身邊,也能護著飆兒。

 

顧夫人這樣一說,顧長飆又多了一項黏著明玉梭的理由。

 

我娘要你護著我,我娘說的。

 

 

 

這件事情過後,顧夫人百思不得其解。那酒是李澤賞的,李澤不會動手腳。他是親自到金吾署交給顧長飆的,顧長飆自己當然不會動手腳,那酒又是顧長飆親自給她們斟上的。

 

到底是哪個環節出了差錯?

 

因為性命攸關,顧夫人擔心得睡不著覺,她自己也就算了,但顧長飆可是她的心頭肉,不容半分差錯。

 

 

 

「夫人睡不著嗎?今晚月色不錯,荷露陪夫人到院子裡走走,欣賞月色吧?」

 

一旁的侍女荷露建議道。

 

顧夫人點點頭,怕夜深露重,披上一件白貂大氅,便由荷露攙扶著,走向庭院。

 

今晚月色的確不錯。顧夫人走進前院水榭裡,看天上一個月,水裡一個月,靜影沉璧,煞是好看。

 

 

 

「夫人,要不要,順便去看看少爺?」

 

看得正出神,荷露突然這樣提議。

 

最近顧長飆住府裡,都早早就上床睡了,現在去看顧長飆也聊不到什麼。顧夫人覺得荷露的提議有些奇怪,不過還是答應了。

 

荷露引著顧夫人,來到顧長飆居住的後院。

 

 

 

果然顧長飆和耳房的燈都已經熄滅,一片漆黑。但漆黑當中,卻從耳房莫名地,傳來一陣陣不可言說的聲音。

 

「大蛇......你輕點......你前兩天把我弄傷了.......

 

「那這樣呢.......梭梭這樣的力道還可以嗎?忍一下......待會幫你擦藥......

 

 

 

顧夫人聽得臉色煞白。

 

荷露攙著她,靜靜地退出後院。一面走,荷露一面說。

 

「明師傅和少爺他們......怎麼會這樣啊?」

 

 

 

顧夫人沉默許久。才道。

 

「荷露,妳先回房休息,今晚的事不准說出去。」

 

語中自有威嚴。

 

荷露愣了一下。她對顧夫人的冷靜感到有些意外。

 

「外頭涼,奴婢先扶夫人回房吧!」

 

「我想一個人靜靜。妳先走,我會自己回去。」

 

 

 

荷露告退後,顧夫人想起方才那一幕。聽見那些聲音,她的腦子有一霎時的斷片。

 

不過並不是意外的斷片,而是終於印證了什麼。

 

明玉梭和飆兒同年,雖是師徒名義,兩人卻走得很近,互動不像師徒,而且,那明玉梭的外貌也過份俊美了些。

 

她不是沒有懷疑,而今晚只是得到印證。

 

她當然不願意寶貝兒子和一個男人糾纏。

 

一般人大概會覺得,自己必然會用盡全力拆散兒子和明玉梭。

 

但是,若因為這樣,把明玉梭這樣的高手調離顧長飆,那麼顧長司母子要對飆兒下手豈不是更容易?

 

那天晚宴,還有一個人碰過那罈酒。

 

荷露。

 

是她將那罈酒,從一旁抱了過來,遞給顧長飆,顧長飆再替他們斟酒。

 

而今晚,荷露也似乎是蓄意引著自己聽見那一幕。

 

是荷露。這個跟了自己將近十年的侍婢。

 

 

 

顧夫人沒有照顧長司母子的期望去拆散顧長飆和明玉梭,反而不動聲色,讓人調查荷露。

 

這下被她發現了,荷露和已經成親的顧長司之間,有不可告人的關係。

 

她把荷露關起來,打算押著她,讓她在顧天屹面前坦承一切,也讓顧天屹看清顧長司母子的真面目。

 

別的不說,光是在酒裡下毒嫁禍三皇子李澤一事,就足以讓她這個賤婢死一萬次!

 

 

台長: 陳跡
人氣(24) | 回應(0)| 推薦 (1)| 收藏 (0)| 轉寄
全站分類: 圖文創作(詩詞、散文、小說、懷舊、插畫) | 個人分類: 那個將軍家的紈袴子 |
此分類上一篇:那個將軍家的紈袴子19---她們都太醜了(BL慎入)

是 (本台目前設定為強制悄悄話)
* 請輸入識別碼:
請輸入圖片中算式的結果(可能為0) 
(有*為必填)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