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古代的葬礼是什么样的?

求解,能附上图片之类的最好了,古代也放花圈之类的东西吗?
关注者
18
被浏览
5,974

3 个回答

參考
《禮記·奔喪》:
奔喪之禮:始聞親喪,以哭答使者,盡哀;問故,又哭盡哀。遂行,日行百里,不以夜行。唯父母之喪,見星而行,見星而舍。若未得行,則成服而後行。過國至竟,哭盡哀而止。哭辟市朝。望其國竟哭。
  至於家,入門左,升自西階,殯東,西面坐,哭盡哀,括發袒,降堂東即位,西鄉哭,成踴,襲絰於序東,絞帶。反位,拜賓成踴,送賓,反位;有賓後至者,則拜之,成踴、送賓皆如初。眾主人兄弟皆出門,出門哭止;闔門,相者告就次。
  於又哭,括發袒成踴;於三哭,猶括發袒成踴。三日,成服,拜賓、送賓皆如初。
  奔喪者非主人,則主人爲之拜賓送賓。
  奔喪者自齊衰以下,入門左中庭北面哭盡哀,免麻於序東,即位袒,與主人哭成踴。於又哭、三哭皆免袒,有賓則主人拜賓、送賓。丈夫婦人之待之也,皆如朝夕哭,位無變也。
  奔母之喪,西面哭盡哀,括發袒,降堂東即位,西鄉哭,成踴,襲免絰於序東,拜賓、送賓,皆如奔父之禮,於又哭不括發。
  婦人奔喪,升自東階,殯東,西面坐,哭盡哀;東髽,即位,與主人拾踴。
  奔喪者不及殯,先之墓,北面坐,哭盡哀。主人之待之也,即位於墓左,婦人墓右,成踴盡哀括發,東即主人位,絰絞帶,哭成踴,拜賓,反位,成踴,相者告事畢。遂冠歸,入門左,北面哭盡哀,括發袒成踴,東即位,拜賓成踴。賓出,主人拜送;有賓後至者則拜之成踴;送賓如初。眾主人兄弟皆出門,出門哭止,相者告就次。於又哭,括發成踴;於三哭,猶括發成踴。三日成服,於五哭,相者告事畢。
  爲母所以異於父者,壹括發,其馀免以終事,他如奔父之禮。
  齊衰以下不及殯:先之墓,西面哭盡哀,免麻於東方,即位,與主人哭成踴,襲。有賓則主人拜賓、送賓;賓有後至者,拜之如初。相者告事畢。遂冠歸,入門左,北面哭盡哀,免袒成踴,東即位,拜賓成踴,賓出,主人拜送。於又哭,免袒成踴;於三哭,猶免袒成踴。三日成服,於五哭,相者告事畢。
  聞喪不得奔喪,哭盡哀;問故,又哭盡哀。乃爲位,括發袒成踴,襲絰絞帶即位,拜賓反位成踴。賓出,主人拜送於門外,反位;若有賓後至者,拜之成踴,送賓如初。於又哭,括發袒成踴,於三哭,猶括發袒成踴,三日成服,於五哭,拜賓送賓如初。
  若除喪而後歸,則之墓,哭成踴,東括發袒絰,拜賓成踴,送賓反位,又哭盡哀,遂除,於家不哭。主人之待之也,無變於服,與之哭,不踴。
  自齊衰以下,所以異者,免麻。
  凡爲位,非親喪,齊衰以下,皆即位哭盡哀,而東免絰,即位,袒、成踴、襲,拜賓反位,哭成踴,送賓反位,相者告就次。三日,五哭卒,主人出送賓;眾主人兄弟皆出門,哭止。相者告事畢。成服拜賓。
  若所爲位家遠,則成服而往。
  齊衰,望鄉而哭;大功,望門而哭;小寶,至門而哭;緦麻,即位而哭。
  哭父之黨於廟;母妻之黨於寢;師於廟門外;朋友於寢門外;所識於野張帷。
  凡爲位不奠。
  哭天子九,諸侯七,卿大夫五,士三。
  大夫哭諸侯,不敢拜賓。
  諸臣在他國,爲位而哭,不敢拜賓。
  與諸侯爲兄弟,亦爲位而哭。
  凡爲位者壹袒。
  所識者弔,先哭於家而後之墓,皆爲之成踴,從主人北面而踴。
  凡喪,父在父爲主;父沒,兄弟同居,各主其喪。親同,長者主之;不同,親者主之。
  聞遠兄弟之喪,既除喪而後聞喪,免袒成踴,拜賓則尚左手。
  無服而爲位者,唯嫂叔;及婦人降而無服者麻。
  凡奔喪,有大夫至,袒,拜之,成踴而後襲;於士,襲而後拜之。
《禮記·問喪》:
親始死,雞斯徒跣,扱上衽,交手哭。惻怛之心,痛疾之意,傷腎幹肝焦肺,水漿不入口,三日不擧火,故鄰里爲之糜粥以飲食之。夫悲哀在中,故形變於外也,痛疾在心,故口不甘味,身不安美也。
  三日而斂,在床曰屍,在棺曰柩,動屍擧柩,哭踴無數。惻怛之心,痛疾之意,悲哀志懑氣盛,故袒而踴之,所以動體安心下氣也。婦人不宜袒,故發胸擊心爵踴,殷殷田田,如壞牆然,悲哀痛疾之至也。故曰:“辟踴哭泣,哀以送之。送形而往,迎精而反也。”
  其往送也,望望然、汲汲然如有追而弗及也;其反哭也,皇皇然若有求而弗得也。故其往送也如慕,其反也如疑。求而無所得之也,入門而弗見也,上堂又弗見也,入室又弗見也。亡矣喪矣!不可複見矣!筆哭泣辟踴,盡哀而止矣。心悵焉愴焉、惚焉愾焉,心絕志悲而已矣。
  祭之宗廟,以鬼饗之,徼幸複反也。成壙而歸,不敢入處室,居於倚廬,哀親之在外也;寢苫枕塊,哀親之在土也。故哭泣無時,服勤三年,思慕之心,孝子之志也,人情之實也。
  或問曰:“死三日而後斂者,何也?”曰:孝子親死,悲哀志懑,故匍匐而哭之,若將複生然,安可得奪而斂之也。故曰三日而後斂者,以俟其生也;三日而不生,亦不生矣。孝子之心亦益衰矣;家室之計,衣服之具,亦可以成矣;親戚之遠者,亦可以至矣。是故聖人爲之斷決以三日爲之禮制也。
  或問曰:“冠者不肉袒,何也?”曰:冠,至尊也,不居肉袒之體也,故爲之免以代之也。然則禿者不免,傴者不袒,跛者不踴,非不悲也;身有錮疾,不可以備禮也。故曰:喪禮唯哀爲主矣。女子哭泣悲哀,擊胸傷心;男子哭泣悲哀,稽顙觸地無容,哀之至也。
  或問曰:“免者以何爲也?”曰:不冠者之所服也。《禮》曰:“童子不緦,唯當室緦。”緦者其免也,當室則免而杖矣。
  或問曰:“杖者何也?”曰:竹、桐一也。故爲父苴杖;苴杖,竹也;爲母削杖;削杖,桐也。
  或問曰:“杖者以何爲也?”曰:孝子喪親,哭泣無數,服勤三年,身病體羸,以杖扶病也。則父在不敢杖矣,尊者在故也;堂上不杖,辟尊者之處也;堂上不趨,示不遽也。此孝子之志也,人情之實也,禮義之經也,非從天降也,非從地出也,人情而已矣。
《禮記·喪大記》:
疾病,外內皆掃。君大夫徹縣,士去琴瑟。寢東首於北牖下。廢床。徹褻衣,加新衣,體一人。男女改服。屬纊以俟絕氣。男子不死於婦人之手,婦人不死於男子之手。
  君夫人卒於路寢,大夫世婦卒於適寢,內子未命,則死於下室。遷尸於寢,士士之妻皆死於寢。
  復,有林麓,則虞人設階;無林麓,則狄人設階。小臣復,復者朝服。君以卷,夫人以屈狄;大夫以玄赬,世婦以襢衣;士以爵弁,士妻以稅衣。皆升自東榮,中屋履危,北面三號,卷衣投於前,司命受之,降自西北榮。其為賓,則公館復,私館不復;其在野,則升其乘車之左轂而復。
  復衣不以衣尸,不以斂。婦人復,不以袡。凡復,男子稱名,婦人稱字。唯哭先復,復而後行死事。
  始卒,主人啼,兄弟哭,婦人哭踴。
  既正尸,子坐於東方,卿大夫父兄子姓立於東方,有司庶士哭於堂下北面;夫人坐於西方,內命婦姑姊妹子姓立於西方,外命婦率外宗哭於堂上北面。
  大夫之喪,主人坐於東方,主婦坐於西方,其有命夫命婦則坐,無則皆立。士之喪,主人父兄子姓皆坐於東方,主婦姑姊妹子姓皆坐於西方。凡哭尸於室者,主人二手承衾而哭。
  君之喪,未小斂,為寄公國賓出;大夫之喪,未小斂,為君命出;士之喪,於大夫不當斂而出。
  凡主人之出也,徒跣扱衽拊心,降自西階。君拜寄公國賓于位;大夫於君命,迎於寢門外,使者升堂致命,主人拜于下;士於大夫親吊則與之哭;不逆於門外。
  夫人為寄公夫人出,命婦為夫人之命出,士妻不當斂,則為命婦出。
  小斂,主人即位於戶內,主婦東面,乃斂。卒斂,主人馮之踴,主婦亦如之。主人袒說髦,括發以麻,婦人髽,帶麻於房中。
  徹帷,男女奉尸夷於堂,降拜。
  君拜寄公國賓,大夫士拜卿大夫於位,於士旁三拜;夫人亦拜寄公夫人於堂上,大夫內子士妻特拜,命婦泛拜眾賓於堂上。
  主人即位,襲帶絰踴─-母之喪,即位而免,乃奠。吊者襲裘,加武帶絰,與主人拾踴。
  君喪,虞人出木角,狄人出壺,雍人出鼎,司馬縣之,乃官代哭,大夫官代哭不縣壺,士代哭不以官。君堂上二燭、下二燭,大夫堂上一燭、下二燭,士堂上一燭、下一燭。
  賓出徹帷。
  哭尸於堂上,主人在東方,由外來者在西方,諸婦南鄉。
  婦人迎客送客不下堂,下堂不哭;男子出寢門見人不哭。其無女主,則男主拜女賓於寢門內;其無男主,則女主拜男賓於阼階下。子幼,則以衰抱之,人為之拜;為後者不在,則有爵者辭,無爵者人為之拜。在竟內則俟之,在竟外則殯葬可也。喪有無後,無無主。
  君之喪:三日,子、夫人杖,五日既殯,授大夫世婦杖。子、大夫寢門之外杖,寢門之內輯之;夫人世婦在其次則杖,即位則使人執之。子有王命則去杖,國君之命則輯杖,聽卜有事於尸則去杖。大夫於君所則輯杖,於大夫所則杖。
  大夫之喪:三日之朝既殯,主人主婦室老皆杖。大夫有君命則去杖,大夫之命則輯杖;內子為夫人之命去杖,為世婦之命授人杖。
  士之喪:二日而殯,三日而朝,主人杖,婦人皆杖。於君命夫人之命如大夫,於大夫世婦之命如大夫。
  子皆杖,不以即位。大夫士哭殯則杖,哭柩則輯杖。棄杖者,斷而棄之於隱者。
  始死,遷尸於床,幠用斂衾,去死衣,小臣楔齒用角柶,綴足用燕几,君大夫士一也。
  管人汲,不說繘、屈之,盡階不升堂,授御者;御者入浴:小臣四人抗衾,御者二人浴,浴水用盆,沃水用枓,浴用絺巾,挋用浴衣,如它日;小臣爪足,浴餘水棄于坎。其母之喪,則內御者抗衾而浴。
  管人汲,授御者,御者差沐於堂上-─君沐粱,大夫沐稷,士沐粱。甸人為垼於西墻下,陶人出重鬲,管人受沐,乃煮之,甸人取所徹廟之西北厞薪,用爨之。管人授御者沐,乃沐;沐用瓦盤,挋用巾,如它日,小臣爪手翦須,濡濯棄於坎。
  君設大盤造冰焉,大夫設夷盤造冰焉,士并瓦盤無冰,設床襢笫,有枕。含一床,襲一床遷尸於堂又一床,皆有枕席-─君大夫士一也。
  君之喪,子、大夫、公子、眾士皆三日不食。子、大夫、公子食粥,納財,朝一溢米,莫一溢米,食之無算;士疏食水飲,食之無算;夫人世婦諸妻皆疏食水飲,食之無算。
  大夫之喪,主人室老子姓皆食粥;眾士疏食水飲;妻妾疏食水飲。士亦如之。
  既葬,主人疏食水飲,不食菜果;婦人亦如之。君大夫士一也。練而食菜果,祥而食肉。食粥於盛不盥,食於篹者盥。食菜以醯醬,始食肉者先食乾肉,始飲酒者先飲醴酒。
  期之喪,三不食;食:疏食水飲,不食菜果,三月既葬,食肉飲酒。期終喪,不食肉,不飲酒,父在為母,為妻。九月之喪,食飲猶期之喪也,食肉飲酒,不與人樂之。
  五月三月之喪,壹不食再不食可也。比葬,食肉飲酒,不與人樂之。叔母、世母、故主、宗子食肉飲酒。不能食粥,羹之以菜可也;有疾,食肉飲酒可也。五十不成喪,七十唯衰麻在身。
  既葬,若君食之則食之;大夫父之友食之則食之矣。不辟粱肉,若有酒醴則辭。
  小斂於戶內,大斂於阼。君以簟席,大夫以蒲席,士以葦席。小斂:布絞,縮者一,橫者三。君錦衾,大夫縞衾,士緇衾,皆一。衣十有九稱,君陳衣于序東;大夫士陳衣于房中;皆西領北上。絞紟不在列。
  大斂:布絞,縮者三,橫者五,布紟二衾。君大夫士一也。君陳衣于庭,百稱,北領西上;大夫陳衣于序東,五十稱,西領南上;士陳衣于序東,三十稱,西領南上。絞紟如朝服,絞一幅為三、不辟,紟五幅、無紞。
  小斂之衣,祭服不倒。君無襚,大夫士畢主人之祭服;親戚之衣,受之不以即陳。小斂,君大夫士皆用復衣復衾;大斂,君大夫士祭服無算,君褶衣褶衾,大夫士猶小斂也。
  袍必有表,不禪,衣必有裳,謂之一稱。
  凡陳衣者實之篋,取衣者亦以篋升,降者自西階。凡陳衣、不詘,非列采不入,絺綌紵不入。
  凡斂者袒,遷尸者襲。君之喪,大胥是斂,眾胥佐之;大夫之喪,大胥侍之,眾胥是斂;士之喪,胥為侍,士是斂。
  小斂大斂,祭服不倒,皆左衽結絞不紐。
  斂者既斂必哭。士與其執事則斂,斂焉則為之壹不食。凡斂者六人。
  君錦冒黼殺,綴旁七;大夫玄冒黼殺,綴旁五;士緇冒赬殺,綴旁三。凡冒質長與手齊,殺三尺,自小斂以往用夷衾,夷衾質殺之,裁猶冒也。
  君將大斂,子弁絰,即位于序端,卿大夫即位于堂廉楹西,北面東上,父兄堂下北面,夫人命婦尸西東面,外宗房中南面。小臣鋪席,商祝鋪絞紟衾衣,士盥于盤,上士舉遷尸于斂上。卒斂,宰告,子馮之踴,夫人東面亦如之。
  大夫之喪,將大斂,既鋪絞紟衾衣。君至,主人迎,先入門右,巫止於門外,君釋菜,祝先入升堂,君即位于序端,卿大夫即位于堂廉楹西,北面東上;主人房外南面,主婦尸西,東面。遷尸,卒斂,宰告,主人降,北面于堂下,君撫之,主人拜稽顙,君降、升主人馮之,命主婦馮之。
  士之喪,將大斂,君不在,其餘禮猶大夫也。
  鋪絞紟,踴;鋪衾,踴;鋪衣,踴;遷尸,踴;斂衣,踴;斂衾,踴;斂絞紟,踴。
  君撫大夫,撫內命婦;大夫撫室老,撫侄娣。君大夫馮父母、妻、長子,不馮庶子;士馮父母、妻、長子、庶子,庶子有子,則父母不馮其尸。凡馮尸者,父母先,妻子後。君於臣撫之,父母於子執之,子於父母馮之,婦於舅姑奉之,舅姑於婦撫之,妻於夫拘之,夫於妻於昆弟執之。馮尸不當君所。凡馮尸,興必踴。
  父母之喪,居倚廬、不涂,寢苫枕塊,非喪事不言。君為廬宮之,大夫士襢之。既葬柱楣,涂廬不於顯者。君、大夫、士皆宮之。凡非適子者,自未葬以於隱者為廬。
  既葬,與人立:君言王事,不言國事;大夫士言公事,不言家事。
  君既葬,王政入於國,既卒哭而服王事;大夫、士既葬,公政入於家,既卒哭、弁絰帶,金革之事無辟也。
  既練,居堊室,不與人居。君謀國政,大夫、士謀家事。既祥,黝堊。祥而外無哭者;禫而內無哭者,樂作矣故也。禫而從御,吉祭而復寢。
  期居廬,終喪不御於內者,父在為母為妻;齊衰期者,大功布衰九月者,皆三月不御於內。婦人不居廬,不寢苫。喪父母,既練而歸;期九月者,既葬而歸。
  公之喪,大夫俟練,士卒哭而歸。
  大夫、士父母之葬,既練而歸。朔月忌日,則歸哭于宗室。諸父兄弟之喪,既卒哭而歸。
  父不次於子,兄不次於弟。
  君於大夫、世婦大斂焉;為之賜則小斂焉。於外命婦,既加蓋而君至。於士,既殯而往;為之賜,大斂焉。夫人於世婦,大斂焉;為之賜,小斂焉。於諸妻,為之賜,大斂焉。於大夫外命婦,既殯而往。
  大夫、士既殯而君往焉,使人戒之,主人具殷奠之禮,俟于門外。見馬首,先入門右,巫止于門外,祝代之先,君釋菜于門內。祝先升自阼階,負墉南面。君即位于阼。小臣二人執戈立于前,二人立于後。擯者進,主人拜稽顙。君稱言,視祝而踴,主人踴。
  大夫則奠可也。士則出俟于門外,命之反奠,乃反奠。卒奠,主人先俟於門外,君退,主人送于門外,拜稽顙。
  君於大夫疾,三問之,在殯,三往焉;士疾,壹問之,在殯,壹往焉。君吊則復殯服。
  夫人吊於大夫、士,主人出迎于門外,見馬首,先入門右。夫人入,升堂即位。主婦降自西階,拜稽顙于下。夫人視世子而踴。奠如君至之禮。夫人退,主婦送于門內,拜稽顙;主人送于大門之外不拜。
  大夫君不迎于門外。入即位于堂下。主人北面,眾主人南面;婦人即位于房中。若有君命,命夫命婦之命,四鄰賓客,其君後主人而拜。
  君吊,見尸柩而後踴。大夫、士若君不戒而往,不具殷奠;君退必奠。
  君大棺八寸,屬六寸,椑四寸;上大夫大棺八寸,屬六寸;下大夫大棺六寸,屬四寸,士棺六寸。君里棺用朱綠,用雜金鐕;大夫里棺用玄綠,用牛骨鐕;士不綠。君蓋用漆,三衽三束;大夫蓋用漆,二衽二束;士蓋不用漆,二衽二束。
  君、大夫鬊爪;實于綠中;士埋之。君殯用輴,欑至于上,畢涂屋;大夫殯以幬,欑置于西序,涂不暨于棺;士殯見衽,涂上帷之。
  熬,君四種八筐,大夫三種六筐,士二種四筐,加魚臘焉。
  飾棺,君龍帷三池,振容。黼荒,火三列,黼三列。素錦褚,加偽荒。纁紐六。齊,五采五貝。黼翣二,黻翣二,畫翣二,皆戴圭。魚躍拂池。君纁戴六,纁披六。
  大夫畫帷二池,不振容。畫荒,火三列,黻三列。素錦褚。纁紐二,玄紐二。齊,三采三貝。黻翣二,畫翣二,皆戴綏。魚躍拂池。大夫戴前纁後玄,披亦如之。
  士布帷布荒,一池,揄絞。纁紐二,緇紐二。齊,三采一貝。畫翣二,皆戴綏。士戴前纁後緇,二披用纁。
  君葬用輇,四綍二碑,御棺用羽葆。大夫葬用輇,二綍二碑,御棺用茅。士葬用國車。二綍無碑,比出宮,御棺用功布。
  凡封,用綍去碑負引,君封以衡,大夫士以咸。君命毋嘩,以鼓封;大夫命毋哭;士哭者相止也。
  君松槨,大夫柏槨,士雜木槨。棺槨之間,君容柷,大夫容壺,士容甒。君里槨虞筐,大夫不里槨,士不虞筐。
《禮記·喪服四制》:
凡禮之大體,體天地,法四時,則陰陽,顺人情,故謂之禮。訾之者,是不知禮之所由生也。
  夫禮,吉凶異道,不得相幹,取之陰陽也。
  喪有四制,變而從宜,取之四時也。有恩有理,有節有權,取之人情也。恩者仁也,理者義也,節者禮也,權者知也。仁義禮智,人道具矣。
  其恩厚者,其服重;故爲父斬衰三年,以恩制者也。
  門內之治,恩掩義;門外之治,義斷恩。資於事父以事君,而敬同,貴貴尊尊,義之大者也。故爲君亦斬衰三年,以義制者也。
  三日而食,三月而沐,期而練,毀不滅性,不以死傷生也。喪不過三年,苴衰不補,墳墓不培;祥之日,鼓素琴,告民有終也;以節制者也。
  資於事父以事母,而愛同。天無二日,土無二王,國無二君,家無二尊,以一治之也。故父在,爲母齊衰期者,見無二尊也。
  杖者何也?爵也。三日授子杖,五日授大夫杖,七日授士杖。或曰擔主;或曰輔病,婦人、童子不杖,不能病也。百官備,百物具,不言而事行者,扶而起;言而後事行者,杖而起;身自執事而後行者,面垢而已。禿者不髽,傴者不袒,跛者不踴。老病不止酒肉。凡此八者,以權制者也。
  始死,三日不怠,三月不解,期悲哀,三年憂--恩之殺也。聖人因殺以制節,此喪之所以三年。賢者不得過,不肖者不得不及,此喪之中庸也,王者之所常行也。
  《書》曰:“高宗諒暗,三年不言”,善之也;王者莫不行此禮。何以獨善之也?曰:高宗者武丁;武丁者,殷之賢王也。繼世即位而慈良於喪,當此之時,殷衰而複興,禮廢而複起,故善之。善之,故載之書中而高之,故謂之高宗。三年之喪,君不言,《書》雲:“高宗諒暗,三年不言”,此之謂也。然而曰“言不文”者,謂臣下也。
  禮,斬衰之喪,唯而不對;齊衰之喪,對而不言;大功之喪,言而不議;緦小寶之喪,議而不及樂。父母之喪,衰冠繩纓菅屨,三日而食粥,三月而沐,期十三月而練冠,三年而祥。
  比終茲三節者,仁者可以觀其愛焉,知者可以觀其理焉,強者可以觀其志焉。禮以治之,義以正之,孝子弟弟貞婦,皆可得而察焉。
继续浏览内容
知乎
发现更大的世界
打开
浏览器
继续
你可以看一下新版红楼梦里 秦可卿之死
继续浏览内容
知乎
发现更大的世界
打开
浏览器
继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