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许三多杀人后高城比袁朗管用?

如题
关注者
276
被浏览
683,868

41 个回答

不抛弃,不放弃。这六个字每个看电视的观众都会记得,真正懂得的有几个?

在我看来,目前为止没还没有一个答案真正说到了点子上,当然,我的回答也只是一家之言而已。

要想明白为什么许三多会回心转意,不能不明白钢七连这六个字,不能不明白高城、许三多和成才之间的关系,不能不明白许三多一直以来的问题是什么。

《士兵突击》原著姑且不谈,在电视剧里,其实是有一明一暗两个主角的,明的就是许三多,暗的主角就是成才,许三多和成才,是同一个士兵成长的一体两面——所有那些把成才看作是许三多对立面的观众,都是曲解了电视剧创作者尤其是导演康洪雷的意图。

在这部电视剧中,许三多在兵技上的成长,观众很容易看得出来,而成才在心理上的成长,观众也很容易看得出来。但如果把成才在心理上的成熟和许三多在兵技上的成熟视为他们各自真正成为一个军人的时间节点,那就是观众的眼拙了。当然,成才真正成为军人是在草原五班打磨之后,这不用争论,真正值得注意的是,许三多什么时候才成为一个合格的军人?

答案其实就是问题所描述的场景,在许三多重新回到草原五班,解开杀人心结之后,他才成为一名真正的军人。

在电视剧中,最了解许三多的人有三个:史今、高城、袁朗。史今发现了许三多成为一名好兵的潜质,并把这个潜质兑现了;而高城则发现了许三多成为一名好兵的障碍,并把这个障碍清楚了。

让我们回顾一下高城那段著名的对许三多的批判:

你懂七连吗?你知道七连多少次从尸山血海里爬起来,抱着战友残缺的躯体,看着支离破碎的连旗。那些个千军万马在喊胜利,在喊万岁,七连呢,七连没有胜利,他们只是埋好战友,包上伤口,跟自己说我又活下来了,还得打下去……你懂做兵的这份尊严吗?
七连就是个人,就站在这,就站在这,他比这房子还高,比那树还高。伤痕累累,他从来不倒,所以它是钢,钢铁的意志钢铁汉。现在,它倒了,钢熔了,铁也化了,今天-五十七年连史的最后一天…你他妈的,还,还他妈的想着清洁。
我瞧不上你,你知道吗。你有兵的表,你没有兵的里,你做任何事情都是为了别人对你的评价,没有血性的人根本不懂七连的荣誉。象你混过的所有地方一样,七连不过是你混过的一个地方!

或许在许多观众看来,这段话只是高城对许三多的愤怒,但其实仔细看来,高城的怒气之下,其实正是他对许三多最精准的判断,这个钢七连连长也许在识别好兵这个层面不如史今,但他却能站在真正军人的角度,看穿许三多最大的问题——

——他并不明白当兵的意义。

当兵对许三多而言,不是自己的主动选择,也并没有给他带来多少乐趣。在少年时期,他自己可能更想继续读书,但却被父亲逼迫着去做了军人。其实这样的态度,做一个普通的义务兵并没有什么问题,但在军队改革的背景下,许三多既然选择了而士官这条路,那就不能继续这种心态。

许三多经常说一句话“有意义就是好好活,好好活就是做有意义的事儿。”所以他当兵之后,一直在给自己的生活寻找有意义的事儿。在草原五班,他找到的事情是修路;在钢七连,他迷茫了好久,一度想要放弃,但最终找到了第一个意义:让班长留下。——他可以为了老马班长努力,为了史今班长努力,为了三班努力,为了钢七连不被拆散而努力,但他唯独不明白如何为自己努力,因为他没有当兵的自觉,他并没发现当兵这件事儿本身对自己的意义有多大。

这是他和成才这个暗线主角最大的差距。成才在全剧大部分时间里固然不是个好兵,但他有当兵的自觉。许三多没有。

所以在钢七连被拆散后,许三多又再次迷茫了——意义在哪呢?如果不是这时袁朗从天而降给他带来了一个意义,凭他自己,肯定无法解开这个心结,并很可能提前退伍。

袁朗在很大程度上激发了许三多作为一个军人的自觉。是他告诉许三多,当兵,尤其是当老A这样的兵王,是多么值得骄傲的一件事儿。从这一点上来说,袁朗对许三多成长的意义完全不下于史今。(而且,袁朗对成才成长的意义更大……袁朗可真是个妙人……)

但许三多还是没有明白,当兵的目的是什么。

搞搞技能竞赛,日常训练,特种兵淘汰一下,这就是当兵的目的了吗?不是,这只是当兵的方法,当兵真正的目的,是保家卫国。

而保家卫国,就要杀人。

许三多受到打击的原因,袁朗说得很明白了,第一次杀人就是近距离击杀,许三多这才意识到一个赤裸裸的现实,原来平日训练里那些士兵的技能,就是为了今天的杀人。

他再一次迷茫了。

袁朗能给他说明白这个道理,但这个道理其实就摆在那里,只是许三多当兵这么多年以来从未考虑过而已,所以给他说明白又有什么用?要破除他的这个心结,只能靠他自己领悟。

我并不同意高城比袁朗管用这个说法。其实许三多心结的破除,是和袁朗、高城、成才乃至伍六一这些人都有关系。在这个历程中,袁朗给他开了个头,而高城给他串起了线。但真正有用的,还是他自己。

让我们来看看袁朗给许三多放假以后许三多都经历了什么。

首先,许三多来到城市里,发现自己和灯红酒绿格格不入,他还是要穿上军装才能自在。

然后,许三多在三连指导员那里得到伍六一复原的消息,伍六一的刚强和可怜都印在他的心里。

经过以上两件事,许三多大概率已经意识到,自己的人生价值只有通过当兵才能实现,他一直以来所谓的有意义的事儿,对现在的他而言就是当兵。再然后,才是高城登场。

高城一直明白许三多的缺陷在哪里。看到许三多,他都不用问,就知道许三多遇到了什么问题。而且他和袁朗一样明白,这个心结只能靠他自己解开。

于是他带许三多去看了成才。

他要通过成才告诉许三多的是:

这个人你很熟悉,你知道他一直想当一个好兵,你也知道从老A被淘汰下来对他而言是多大的打击和屈辱,但他没有倒下,反而越挫越勇,即使在这么一个被遗弃的地方,也没有丢掉军人的本分。而你已经拥有了比他好的多的资源,为什么不能珍惜,反而因为一点点打击就轻言放弃?!

其实自被袁朗放假之后,许三多心理那份“当兵的自觉”就在一点点苏醒,到见到成才之前,他只缺一个点化,而成才的坚持真正点化了他,使他拥有了一名真正军人的可贵品质。

并不是高城比袁朗有用,而是高城(和成才)恰好成了许三多破茧成碟的推手。

最后,回到我最开始的那个问题,什么叫不抛弃,不放弃。其实不仅成才一直不懂,许三多也一直不懂。

在这六个字中,许三多最早理解的是不抛弃的含义,以他的善良,自然明白这三个字对战友、对团队的意义,也是因此,他比成才更容易获得同僚和上级的好感。但许三多一直不明白,什么叫不放弃,直到被高城和成才点化。

成才自不必待言。他一直不明白什么叫不抛弃,反而一直在抛弃,他把每个战友都视为自己成功路上的工具(许三多除外),这些工具自然用的时候可以极尽讨好,用不到了就丢在一边。但他从没有放弃,当兵是他一直以来的自豪,哪怕经历了人生最大的打击,他也愿意坚持着从头再来。

成才的成熟,是在回到草原五班之后,不是说他复制了许三多从五班突围的老路。而是他真正明白自己可以为团队做些什么,许三多的铺路成就了他自己,而成才下放草原之后,我们肉眼可见的,原来大大咧咧的两个兵油子也都得到了提升,而这个五班也成了每个途径团队的修整营地——成才理解了不抛弃的意义,是他成熟的标志。

所以说,在这部电视剧中,许三多和成才都是成长的主角,而且许三多和成才的成长是互相成就、密不可分的。

看懂了这点,你才能看懂《士兵突击》。


最后,这部电视剧我完整的看了七遍,很多台词对我来说已经是倒背如流,但每次重看,都有新的收获,我希望题主和各位关注这个问题的朋友都能再去看一遍士兵突击,去体会里面的台词,相信你也会有更多的收获。

继续浏览内容
知乎
发现更大的世界
打开
浏览器
继续

不能说高成,因为来说是许三多的成才及其五班、七连一众人唤醒了他。

从另一个文本角度分析一下。

编剧曾经说过成才和许三多是一个人拆成两个人格映射的写法。

简单来说就是从原型中抽离出钝、坚持、理想给许三多————正题

,抽离出油滑、功利给成才。————反题

两个形象互相为对方的人格相反的影子,亦步亦趋,若即若离。

如果你仔细看,许三多和成才遇到的困境是一样。

但是每一次的选择都不一样。

许三多在五班,他是高兴,他是执着的修路。

成才第一次去五班,他是痛苦的,他是为自己的投机失败感到痛苦万分的。

在许三多每一次成长的时候,成才的生命线就每一次的下降。

许三多活捉了袁朗,而在之前是袁朗击毙了成才。

成才因为想留在部队转士官却因为演习中表现不突出,所以离开七连去三连,结果被全连人(除了许三多)抛弃。

但是许三多却因为活捉了袁朗成了全团全连全班的团宠和尖子,当了代理班子,上下都有人照应。轻松转士官。

成才想脱离五班去老A,结果一场演戏把成才抛弃队友、没有团队意识的个人功利主义本质暴露,经过袁朗一顿深入刺骨的分析后,成才整个人的人生都被打败了、被否定了。

许三多成功晋级老A,不仅成功晋级,而且得到了老A队友们的一致认同。

如果剧情任由此发展下去,那么成才这条线前后的铺垫就显得没有意义,因为成才已经掉队了或者说失败了。全剧就此结局只能形成一种庸俗的道德和人格批判,

但是,成才不是反派人物,他在作者心中分量和许三多是一样重的。

所以势必要圆回来。

于是在整个剧情中,编剧需要设置一个情节上的闭环,让两条一上一下的人格形象的生命线闭合起来。

那么莫过于让成才拯救许三多。

因为前面都是许三多在成才落寞的时候陪着他。

那么,在许三多遇到道德困境和心灵障碍的时候,用成才来唤醒他是必然。

成才的唤醒本质上其实是一种和许三多这种人格品质的自我融合、和解。

成才的特点是油滑、功利、不踏实,对任何事情都只是空虚地追求一个有一个的结果,却不珍惜自己的时间和生命去善待别人和善待自己。

这种人最害怕被打入尘埃,于是命运就安排了当初许三多在尘埃之时的草原五班。

反过来当高成带着许三多回到五班时,其实他已经发现了成才已经变了。

变得踏实诚恳、对战友们有感情了。

作者在这个时候其实是想在说,一个人人格中的劣质是可以被转化的,只要他愿意去改变。

当许三多再次看到成才把草原五班这么个荒芜的地方建设得这么好,他想到他当兵时的初心。

他想到他当年一无所有,还能够这么踏实地修路。现在他是兵王,是老A,是步兵的巅峰。

他会想到七连,想到史今班长,想到伍六一,想到自己孤守七连的半年。

他人生的大半价值都是被别人定义的,没当兵前被父亲定义为龟儿子,当了兵被班长定义,被袁朗定义。

可他自己的定义了?

他这么努力到底是因为别人的付出,还是他自己的愿望了?

他从成才身上看到了自己所缺失的东西,当兵的意义。

当兵的意义,一是自己要好好活,另外一个就是上战场保家卫国。

这本来就是他的初心,他当兵本来就是想摆脱过去的阴影,以一个新的职业定义他的人生。

他惶恐不安的时候,离开了部队。进了城市,发现他还是一个兵,到了家,他还是一个兵。

许三多在军营中是不知道自己当兵和别人当兵有什么不同,只有新的参照物出现了。

他才知道他的可贵之处。

当他再次见到成才,他开始理解成才的功利,也看到了成才有了自己当初的坚持和执着以及付出。

这次拯救,即是成才和许三多的人格上的融合,也是许三多和成才的互相成长。

从此,士兵突击就此写完了。从人生哲学角度看,这本书已经写完了。

正题和反题互相修正自己的人格问题成为了新的合题。

继续浏览内容
知乎
发现更大的世界
打开
浏览器
继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