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鐘酒店。開房】90後窮情侶區區開房百次 ig分享驚嚇中的浪漫|香港01|知性女生

【時鐘酒店。開房】90後窮情侶區區開房百次 ig分享驚嚇中的浪漫

撰文:余婉蘭
出版:更新:

一對90後情侶師傅和大王,拍拖一年半以來最常去地方就是時鐘酒店,一星期去2次,一年差不多去足100次。事源2016年某日師傅忽發奇想,別人開page介紹美食介紹搵食地圖,光明正大,她就開Page講爆房資訊,食色性也,一樣的東西。「想開創先河。」師傅笑哈哈說目標是去遍十八區時鐘酒店,然而這個page你在Facebook搜索不到。
「長輩覺得後生仔爆房淫亂,傷風敗德,長輩們不用Instagram,開在Instagram就不會有人指責我啦!」於是「區區開房」你只能在風平浪靜的Instagram搜尋到。師傅有幾認同長輩說爆房傷風敗德和淫亂?「嗯......其實,我認同一半。有時在時鐘酒店見到前後腳走、或躲在後樓梯的男女,腦海裡一輪幻想他們甚有嫌疑的關係......」剩下那一半她不認同,時鐘酒店,是他們這種無房無樓貧窮情侶的基本需求。
「在不浪漫、生活迫人的香港狹縫中,找一處很小屬於自己的空間。」竟然聽出了語氣有一絲卑微。

「區區開房」靈感來自安德尊和李錦聯主持的《區區開伙》,大王和師傅的名號也來自他們。因為見網上太少時鐘酒店的資訊,網站照片又不可信,所以他們開設「區區開房」,記錄之餘分享情報。(區區開房ig截圖)

每次推開房門都是挑戰

「上時鐘酒店,付了錢,推開房門,每次都是一個挑戰,你不知道門後什麼光景。」他們有次最慘烈經驗,推開房門見到床頭有螞蟻,厠所好舊很可怖,牆紙裂開「爛融融」,被單沒替換,冷氣機沒風,唯一優點電視機夠大。他們艱難地逗留了三個鐘。

師傅的爆房記錄,剩下幾個區未「爆」。(被訪者提供)

「我們細膽淆底,從不敢向阿姐要求先睇房,她叫我們去哪就去哪,所以硬食和中伏。」他們中過的伏不少,陰暗唐樓免問,環境和衛生算過得去就收貨。「環境惡劣也硬食,無錢去住好一點。」最近他們找到比維記百佳更便宜的舊式時鐘酒店,乾淨衛生最重要,百幾蛟交換一個不太差的空間,也叫值得。

拍拖拍到哪就光顧那裡的時鐘,由於睡過的床很多,發現時鐘酒店床的尺寸有的正常,有的很短,「大王一米八高,有次躺下一雙腳掌懸空,張床咁短?」原來床的大或小跟著空間變。「油麻地有間時鐘酒店全層俾國內旅行團包租,明明吉房也不給光顧。」他們也去過青衣幾間向海酒店,指示和單張都是簡體字,招待大陸旅客為主。去過史上最便宜的時鐘酒店位於新蒲崗某唐樓,82蚊兩個鐘,二人閒日走了四間時鐘才找到吉房,想不到區內需求如此大。「有齊最基本,床、冷氣和電視,不要預期乾淨衛生。」

師傅和大王都打份文職工,月入15K左右,每次爆房預算三百元,假日就不吝嗇住貴一點,最喜歡九龍塘高檔時鐘酒店,兩小時五百蚊太奢侈了,整體而言他們節儉為主,每月花幾千元爆房,小數怕長計。「尖沙咀的百佳三個鐘三百幾蚊,要等位。斜對面維記五百幾蚊三個鐘,不用等位,價錢夠去多半次,還是再等等百佳。」

有時見220元有3個鐘,好便宜,推開時鐘房的門一看,另有一番體驗。「裝修都幾恐怖,好舊,完全冇美感,廁所的毛巾都恐怖,張床連被都冇。」(區區開房ig截圖)
中伏的經驗層出不窮。「成個裝修好舊,唔單止係舊,直頭係爛爛哋。仲有一樣嘢!就係我哋發現床頭有蟻!」(區區開房ig截圖)
介紹文寫了價錢、地點、用家「中伏經驗」。(區區開房ig截圖)

師傅給了三個爆房貼士
1. 大時大節或假日,早一點食晚飯或晏一點食,六七點好去爆房啦,大部分人都是食完飯爆房,八九點一定大排長龍。
2. 最好不要用時鐘酒店的毛巾,有人試過瀨嘢。
3. 如果住旅館或酒店,預早訂房。

台灣情趣酒店:

+1

日本情趣酒店:

+1

幾百元換小夫妻般的相處空間

「在香港拍拖有咩好做?食完飯行商場,但舖頭都一樣,有咩好睇?睇戲睇盡兩個鐘,之後做咩好?又在商場周圍行?好悶。有時去吓戶外活動,但夏天好熱不願出街。」一年幾前,師傅和大王找到比行街睇戲食飯更寫意和化算的事,就是去爆房,她們爆房也不全為了做愛。擁抱午睡,偶爾按吓電話,帶usb睇電影,省回兩張戲票,小情侶安安樂樂像小夫妻一樣連續賴在一起幾個鐘,懶洋洋,就很快樂。

「我和大王比較在意擁有私人空間,想相處耐一點,所以你覺得我們爆房次數比一般人多。」他們爆房習慣平日放工晚飯後租三個小時時鐘,假日就租酒店全日對足八個鐘。師傅特別記得一次,假日在旺角租間旅館,房中hea一會,準備落街食個飯再上房。一開房門,見隔籬間房的一對情侶同時開房門,兩對情侶對望一下,差不多年紀,一樣準備出去食飯,對望時有點尷尬。

「他們就像我們,我們就像他們,同樣想要兩個人的小空間。」師傅說。

有時豪一點,五百幾蚊住四星級酒店。「個view可以望到維港,夜晚仲可以喺房睇埋幻彩詠香江。」(區區開房ig截圖)

平日夜晚要趕尾班車,時鐘酒店有時限,有時師傅不想走。每次電話一響,阿姐叫鐘,她早就熟悉那陣催趕你加鐘或夠鐘的電話聲,但每次都被嚇一跳,像混雜了她的心虛。「好似做錯事。時限性的感覺好強,又不能賴死不走。」師傅是灰故娘,家有十二點的門禁,死死氣起身退房。

師傅形容香港人好慘,無錢租屋買樓,連「扑嘢」都要等位。「這是好真實的經驗。」她沒忘記兩人不時上上落落,上上落落由一間客滿的時鐘酒店,去另一間客滿的時鐘酒店。

區區開房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