開壇度化藝大生、觀落陰入戲 他從「最怪的小孩」修成宗教劇藝大師-風傳媒

開壇度化藝大生、觀落陰入戲 他從「最怪的小孩」修成宗教劇藝大師

2017-10-17 08:20

? 人氣

對北藝大戲劇系出身、自幼鑽研宗教民俗的周能安來說,不只法會,觀落陰、算命、家將陣頭等民俗元素,他都能轉化為當代表演藝術。圖為周能安舉行劇場法會。(周能安提供,單澄茵攝)

對北藝大戲劇系出身、自幼鑽研宗教民俗的周能安來說,不只法會,觀落陰、算命、家將陣頭等民俗元素,他都能轉化為當代表演藝術。圖為周能安舉行劇場法會。(周能安提供,單澄茵攝)

「各位親愛的觀眾您好,歡迎來看戲,容我提醒您,場內禁止飲食、吸菸、嚼食口香糖或檳榔。」看似平凡無奇的劇場開演須知,卻是從身穿袈裟的法師口中以唄唱而出,而在他身後更不是尋常的劇場空間,是位於松山元聖宮舊址內的法壇。

若細看壇前三幅掛畫,便會發現上頭不是佛祖、觀音,而是古今中外代表藝術的「南無戴奧尼索斯酒神如來」、「南無西方世界莎士比亞菩薩」、「南無普天郎君領袖關府漢卿大天尊」。

這齣「進劇場菩薩摩訶薩」於2016年度的台北藝穗節登場,既是劇場也是法會,由北藝大戲劇系出身、自幼鑽研宗教民俗的周能安所呈現。而對周能安來說,不只法會,觀落陰、算命、家將陣頭等傳統民俗元素,在他的匠心獨具下,都紛紛轉化為當代的表演藝術。

民俗、戲劇自幼啟蒙 周能安自稱「從小就是最怪的那一個」

說到戲劇與民俗的結合,對周能安來說,兩者都是從小就進入他的生活。周能安提到,國小時他有個很要好的朋友,家裡放了一整套的《道教全書》,他去朋友家裡玩時覺得很有趣,都會跟朋友一起拿來看、互相討論,很快就把整套書給看完,這可以說是他的啟蒙。

在讀完《道教全書》後,周能安也開始去圖書館找如《易經》等書籍來研讀。「了解是避免恐懼最重要的一步。」談到最初家中的反應,周能安指出,他的家人跟一般的情況不太一樣,當他們發現他開始鑽研民俗信仰時,不是怕他會中邪、惹到髒東西,反而是擔心他太早碰觸,容易陷入框架裡。

20170803-配圖:宮廟、神壇、添油箱、功德箱、減香、滅香、宗教、宗教團體法、報稅、光明燈、安太歲、金紙、焚香膜拜。(陳明仁攝)
談到家人反應,周能安家中跟一般家庭不太一樣,不是怕他會中邪、惹到髒東西,反而是擔心他太早碰觸,容易陷入框架裡。圖為示意圖。(資料照,陳明仁攝)

至於對戲劇的接觸,周能安說自己很幸運,國小時的導師就已經開始會教學生演話劇,他也在此之下開始接觸寫劇本,高中後則加入了師大附中話劇社,在一般高中話劇社還在演校園愛情劇時,他們已經開始嘗試實驗劇場,會有像現代舞的元素,或者挑戰非對白、非語言的可能性。

但周能安也說,大概是因為對民俗的喜愛,自己一路上都是同學中最特殊的那一個,從國小、國中、高中,甚至到了北藝大這個理當聚集各路「怪人」的地方,他依然無法找到共鳴,依舊是最怪的那一個。

「戲劇跟儀式息息相關」 觀落陰、占卜秀首開跨界嘗試

不過也是在北藝大時,他開始有機會用民俗元素加入戲劇進行嘗試,像是會以念經的方式呈現對白,或以觀落陰當作進入角色的儀式。周能安說,這時他體認到「戲劇跟儀式是息息相關的」,如遠古時代,人們會在營火邊扮成象徵瘟疫的怪獸,讓村落裡的人一起驅打怪物,這樣的東西既是宗教儀式,同時也包含了戲劇的成分。

2017-10-15-黑眼睛跨劇團現代劇場大補帖「冒犯觀眾的五種方法」,周能安以觀落陰概念表現演員進入角色的過程。(周能安提供,陳小潔攝)
周能安曾在「冒犯觀眾的五種方法」演出中,以觀落陰概念表現演員進入角色的過程。(周能安提供,陳小潔攝)

然而到了畢業後,周能安開始很迷惘要不要繼續創作、做舞台劇。他指出,很多去做劇的人都是有議題,可能是生長過程中遇過對性別、社會階級的壓迫而有話想說,但他自言從小其實家境不錯,對這些議題的感觸也不到足夠拿來創作、進行反彈。

喜歡這篇文章嗎?

吳尚軒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