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首26宗武漢肺炎確診個案的源頭追蹤 | 姚松炎 | 香港獨立媒體網 立即捐款

姚松炎

前立法會議員 網誌

政經

香港首26宗武漢肺炎確診個案的源頭追蹤

香港首26宗武漢肺炎確診個案的源頭追蹤

香港截至2020年2月7日共有26宗確診個案,其中只有8宗是直接從武漢或深圳傳入(圖1 #1,3,4,5,7,8,9,10),比例只有30%左右;其餘大部份均為本地人曾到境外或屬本地社區感染,這與新加坡的情況非常不一樣(詳述如下),反映香港的抗疫工作比新加坡的更為嚴峻,對控制疫情的方法亦須更全面和更具針對性。

由於過去二十多年的中港融合,大量香港市民經常往返中國內地工作、學習、娛樂和居住,在今次疫症爆發事件中,已有多達8宗與港人曾到內地有關(#2,6,12,13,14,22,25,26),即若30%,比對新加坡的確診個案,類似情況只佔15%不到(全部屬一次性撤僑人士),因此,香港在控制疫症傳播措施方面,並非單靠禁止內地人進入香港便能有效,必須加強本地人回港後的隔離工作。

另外,還有9宗是本地人沒有外遊紀錄的個案,其中有4宗屬家人互相感染(#11,15,19,20),但仍有5宗個案的源頭未明 (#16,17,18,23,24),對防疫工作帶來巨大困難,若確診人數繼續大幅上升,將難以把曾接觸患者人士追蹤隔離,最後這幾日黃金期大家必須努力阻止社區爆發,避免疫症蔓延。


圖1 香港首26宗武漢肺炎確診個案的源頭追蹤。來源:根據多家報導及維基百科。 圖示 #號碼,確診日期,年齡,性別,其他資料

相反,新加坡的首28宗確診個案的感染途徑差不多全部成功追蹤,有16宗屬境外人士從中國直接傳入,比例差不多達6成,另有4宗為從武漢撤僑人士;5宗屬旅遊境點傳染,3宗為家居互相傳染。詳情可參考我昨天的文章(姚松炎,2020)

為方便讀者比較兩地的個案追蹤,再把新加坡傳媒報導的個案追蹤圖附上(圖2),其中有一點相信香港政府可以參考新加坡政府的工作,加快持尋源頭。既然新加坡有5宗個案是經旅遊境點或酒店傳播,香港的遊客人數不比新加坡少,相信在過去兩個星期在香港的旅遊境點或酒店工作人士有可能已出現病徵,若政府可以更主動找尋,將可更有效預防社區感染。


圖2 新加坡的確診個案源頭追蹤,來源:CNA (2020) [2]

最後,大家可能都會發現,無論是新加坡或者香港,確診者的年齡多數是比較高,尤其是境外傳入者,香港和新加坡均有7名年齡超過55歲,最年長者均為73歲;在本地人組別,新加坡的確診者的年齡較輕,但香港的平均年齡仍是相當高,最高齡為一位80歲男士,其餘還有75歲和72歲女士等,可能反映香港的長者在疫症的防範措施上有所不足,譬如近日經常出現的排隊輪候派發免費口罩人龍,均發現較多長者參與,無形中增加了人群聚集,交叉感染的機會。

參考
[1] 姚松炎 (2020) 武漢肺炎在香港和新加坡首兩週的擴散速度相似,方格子 2月7日。
[2] Tang, S.K. (2020) What we know about the 5 families among Singapore's confirmed coronavirus cases, CNA Feb 6.

分享此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