貼文

最近我的臉書上大家都在討論一部戲,叫什麼我們與惡的距離?
據說是法庭戲?

當了律師以後,我就很少看這種戲劇,因為實在跟現實差太多,律師生活絕對不是戲劇演的那樣。

⋯⋯

有時候只是在自己專業、良心、客戶要求、客戶願意付出的金額、自己的休息時間這些項目當中去打轉跟取捨。

電視劇演的那些東西,或許在腦中一閃而過,有時候只是在思考要怎麼樣最快達到客戶的要求,或是怎麼樣處理按鍵到可以自己足以交代的程度。

至於談論那些價值跟議題之間的鬥爭,在律師生涯當中,其實很少存在,或是僅僅存在自己的心中,更多的是匆忙跟接不完的電話跟回不完的信件,跟寫不完的書狀。

如果電視願意來拍我的一個月或一年,不知道會不會引起社會大眾興趣?

他們可能會發現原來律師生活是這麼有趣,也充滿著枯燥,也充滿著鳥事跟善事,很多時間是極端地思考跟策劃,也充滿著說服跟被說服,也充滿著很多衝突跟折衝。

不過我不率,又胖,唯一會被叫率歌的時候是去早餐店點火腿但餅跟奶茶的時候(還有一片乃由厚片)。

應該沒機會吧?!

查看更多

最近在這麼紛擾的新聞事件當中,僅有一件事情,是全台灣毫無疑問的共識:台鐵推諉卸責。

目前我看到的,這個大概是基本共識或是常識。

一個司機(勞工)沒事幹嘛故意把車開快到一個足以出軌的程度?

⋯⋯

僅有兩種可能的解釋:

「如果火車準點司機會得到獎勵」、「如果火車誤點司機會被懲罰」。

用膝蓋想也知道是後者。

台鐵也不知道為何,硬要不停地把責任推給司機,照常理,或按照常識,他自己當時也在車上,到底是有什麼必要冒著生命危險開快車或做出高風險的操作?

這是台灣勞動者悲歌,是底層老百姓才會體會的苦楚。
我敢說,整年度的交通事故類的勞工,有多少是嚴重加班造成疲勞駕駛所致死傷?

整年度統計下來,一定是遠遠超過18這個數字。
但是因為沒有重大地發生一次,是偶爾發生,人數少,所以大家沒感覺,但是這確實存在。

另外,台灣醫護人員與病患的人數也是高危險,我因為教過護理系,所以研究了一下,應該是1比12或更高,正確的比例應該是1比8,每上升一人次,死亡比例也升高。

講求壓低勞工配置跟薪水,提高勞工工作時數,這樣的苦果,就是每個人搭火車或是使用醫療資源的風險也在提高。

另外司法體系也是如此,司法人員每天疲於應付長官、雜事,無法專注於核心審判事物,也是提高誤判風險。

司法體系現在處於萬事通狀態,任何社會問題都是司法體系負責做最後一道擦屁股的關卡。

唯有行政體系,每天找藉口找理由。
政治部門,每天劃大餅,規劃美好未來。

寫到這裡,算了,我明天就去山裡創教,認真掙錢好了

查看更多
貼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