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創】金眼的魔族殺手2 第二章 交錯的兩人 - kris1714705的創作 - 巴哈姆特
小說

【原創】金眼的魔族殺手2 第二章 交錯的兩人

懶癌文手-彌亞(Mia) | 2021-08-29 19:42:00 | 巴幣 10 | 人氣 104



沒看過第一卷的這裡有傳送門
第二卷其他章節的傳送門

凱特琳在黑板那邊微笑的自介時,眼神看的是美汐的方向。

「妳認識她嗎?她好像看著妳欸!」坐在美汐後面的樹音問著。

美汐表情非常嚴肅,並小聲的說著:「正常來說應該是不認識,但也許我已經跟她打過照面了!」

「我能坐那個位置嗎?不行的話不勉強。」正當自介的差不多時,她微笑的問著坐在美汐右邊的女同學。

那位女同學二話不說就答應了交換位置了,凱特琳也就順勢的坐在了美汐的右邊。

美汐跟樹音兩人也警戒了起來,她們大致上能確定她會坐在這位置絕非偶然而是刻意的。

「兩位不用這麼緊張啦~畢竟我又不是什麼都市傳說!例如像【赤眼的紫色閃電】啦~或是【金眼的魔族殺手】之類的!後者的真實身份我挺好奇的呢!」凱特琳露出不懷好意的微笑說道。

而美汐也從容的回答:「是呀~也不會是什麼突然殺出來的【黑霧吸血鬼】呢!」

美汐知道自己的身份被揭穿了,但是她同樣也大概知道對方的身份,所以關於身份的問題雙方是對等的。

但問題就來了,對方到底怎麼查到這裡來的?美汐暫時沒有答案。

『跟青崎學姊同樣的英文姓氏,在加上她說是來尋找姊姊的,會先刻意找我就代表她還不知道青崎學姊就是她要找的人。』

美汐很慶幸步葉幾乎沒有繼承到英國人的外表,不然的話凱特琳只要找跟自己有些相似的人就能找到了。
  
  
下課的時候,班上很多同學圍著凱特琳問著各種問題。

由於凱特琳是英國人,自然而然變成了風雲人物。

原本美汐跟樹音兩人想直接找她對峙,不過看來得等晚一點了。

她們知道凱特琳來者不善,所以決定先出去教室隨便走走,上課再進教室。

「怎麼辦?要趁她一個人的時候突襲她嗎?」樹音憤怒的說道。

美汐則是嚴肅的回答:「她應該也不會貿然在學校出手,尤其現在她成為風雲人物了更沒什麼機會去動手腳,先保持現狀。」

兩個人馬上跑到了2年A班,美汐打算趕緊找步葉,不過在走廊上遇到了米倉麻伽。

「米倉學姊!我有事情找青崎學姊,妳知道她在哪嗎?」美汐趕緊攔下麻伽問著。

麻伽則是歪著頭回答:「她今天沒來喔!是說她會蹺課也不是一兩天的事了,順帶一提妳們班上那個轉學生有種說不出的一種感覺,那種感覺跟步葉有點像耶,不過應該是錯覺吧哈哈哈哈哈。」

聽到這邊美汐有點嚇到,步葉之前就有跟自己說過麻伽雖然中二病很嚴重但常常會無意間說中一些事情,不知道是運氣太好還是怎樣,不過估計麻伽自己也不知道自己剛好說中了。

美汐估計轉學生風波比較會在第一天熱烈討論,第二天基本上就恢復平常的樣子了。

「我有一件事拜託米倉學姊,轉學生的事情先不要告訴青崎學姐!因為轉學生是黑暗大法師的手下~為了守護青崎學姐所以一定要特別注意!」

不知為何美汐突然用中二病的口吻跟麻伽說話,樹音看到這幕也很矇。

麻伽同樣以中二病口吻回答:「瞭解了,睹上我的靈魂我也不會讓黑暗大法師的手下來抓走步葉的!讓她們嚐嚐我的混沌魔法!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交代完之後兩人打算回教室了,回去的路途中樹音好奇的問一下剛剛的情況。

「畢竟她中二病嘛,為了青崎學姐稍微配合一下她,畢竟在學校中最常跟她一起行動的就是米倉學姊了。」美汐微笑的說道。

「那妳有打算告訴青崎學姊嗎?一個她從來沒見過也不知道的妹妹打算找到她甚至打算幹掉她的事情。」樹音好奇的問著。

美汐若有所思的說著:「我昨天原本打算把【黑霧吸血鬼】的事情跟她說,但一些原因忘記說了!不過我改變主意了,這件事情絕對不能經由她來處理!我不能讓身為血親的兩人互相殘殺。」

「妳打算親自對抗她嗎?妳瘋了吧?對方可是吸血鬼喔!」樹音擔心的說道。

美汐則是微笑的說道:「誰叫我就是個濫好人呢?」
  
  
同一時間凱特琳非常的受歡迎,甚至有別班的人跑來湊熱鬧。

實際上她有些嚇到,畢竟她並沒有透露自己是英國王室的身份。

很多人都問她各式各樣的問題,她也依依的回答。

『看來我在這挺受歡迎的,在沒有王女身份的包袱下大家也只會把我當作外國人!不過這也比我想的還要誇張,看來正事得往後挪了。』

實際上凱特琳一直不知道自己的魅力,甚至認為很多人是因為自己的王室身份才會崇拜,在英國的學校甚至因為王室身份而遭人忌妒而被否定掉自己所作的一切。

不過她還是認為只是因為自己是英國人才引來那麼多人的,眾多人之中也包含了一些魔族。

實際上她也大可直接在這裡透露自己的魔族身份,但因為嫌麻煩所以還是假裝自己是人類還比較好。

「好了!這樣聚集這麼多人會給新同學帶來困擾的!非這班的別在這逗留了。」

從吵雜中冒出來的聲音,正是學生會長-長渡智春。

其他班級的人紛紛離開之後,智春走到了凱特琳身邊。

班上同學看著兩人的樣子,其中一個同學表示:「凱特琳同學!果然學生會長是妳姊姊對吧?同樣是金髮然後又是藍色雙眼的!」

「我有些事情要問妳。」智春露出和藹的笑容說著。

不過凱特琳看的出來這就是所謂的笑裡藏刀。
  
  
到了學生會室,氣氛非常的凝重。

「說吧,妳到底是誰?」智春直接單刀直入問著。

凱特琳微笑的回答:「資料不是都給妳了?程序有什麼問題嗎?」

「不是資料的問題,我不管妳是人類還是超能力者甚至是魔族,這對我來說不重要,我的占卜告訴我妳轉來這學校是別有目的!跟血親有關對吧?」

一說完智春的卡牌全部直立浮空在面前,對於凱特琳她完全不打算隱藏的意思。

看到這邊凱特琳露出瘋狂的笑容說道:「原來如此,我作為魔法師的身份暴露了是吧?既然如此那妳幫我占卜一下我的血親是誰如何?」

「妳當占卜有這麼萬能嗎?不過我倒是可以跟妳說,除非本人想現身不然妳即使硬找也是會擦身而過的。」智春用嚴肅的口氣說著。

面對這個答案,凱特琳再次狂笑的說道:「好了啦占卜師,妳太小看我了吧!反正在學校內我會安份,這點大可不用擔心。」

說完之後就頭也不回的離開了學生會室。

浮空的卡牌自動移動到桌上弄成了一疊,智春嘆了口氣說道:「這年頭問題兒童真多。」
  
  
走出學生會室的凱特琳,馬上就被美汐堵到了。

「我想我們需要好好的談談呢,凱特琳同學。」美汐的微笑中透露著一些殺氣成份。

凱特琳也展現不出失禮的微笑說道:「正好,換個地方聊一下如何?」

兩人移動到了頂樓,雙方注視著對方誰也不讓誰。

凱特琳的雙眼變成了金色,而美汐的雙眼變成的赤紅色。

「區區血之從者也敢違抗作為純種血族的我,很有膽識!不然這樣好了,與其讓妳當那個雜種的血之從者,不如跟我如何?只要妳願意的話我可以覆蓋掉那個雜種的契約。」凱特琳像美汐提出了合作協議。

不過美汐堅決的表示:「不可能,好歹她也是妳姊姊吧?還有什麼契約?」

聽到這邊凱特琳突然露出疑惑的表情,她用魔法生出了一張契約紙給她看。

「【血之契約書】,成為血之從者都會簽的東西!妳一定有印象,用一般的紙筆立定的契約書也行,這是成為血之從者的儀式!」凱特琳用很理所當然的口氣說著。

可是美汐印象中步葉是說把肋骨掏出來強行裝在自己身上,不過她想了一下這點還是先保密好了。

「嘛,我也不清楚!反正我是不可能跟妳合作的,想找到妳姊的話有本事就先把我幹掉吧。」說著她身上纏繞著紫色的雷電,以示警告的意思。

「放心吧,在學校我不會對妳怎麼樣的,我都轉學過來了當然要享受一下日本的學園生活。」

說完凱特琳的雙眼變回了淡藍色,美汐的雙眼也變回了黑色。

上課的鐘聲也打響了。
  
  
中午的時候,凱特琳在合作社買了炒麵麵包和一個鋁箔包果汁。

『超級平民的食物呢,不過我喜歡。』

雖然她身為血族好幾天不進食都可以好好的,但是她為了融入還是買了午餐來吃。

凱特琳習慣性的想找個地方獨自一人吃午餐,不過馬上就被同班同學叫住了。

「凱特琳同學!可以一起吃午餐嗎?」兩位女同學向凱特琳搭話。

「我都可以,妳們不介意的話。」

三個人走到了樹下的椅子坐下,凱特琳打開了炒麵麵包吃著,其他兩人打開了手工便當。

凱特琳第一次見到手工便當,她眼中露出閃閃發光的樣子。

「凱特琳是第一次親眼看到手工便當吧?在日本很常見喔,大部份都是母親做給自己孩子的,當然也有可能是父親或是兄弟姊妹做的!手工便當也充分的表現家人的愛。」女同學A開心的說著。

女同學B雙手抱胸的回答:「我的話是我哥幫我做的,雖然平常真的很討人厭,不過不管怎麼樣還是我哥,也是有好的地方啦。」

「不錯啊!雖然看似很平常,但是一定要好好珍惜家人之間的感情,有些人即使家庭健全卻跟家人形同陌生人。」凱特琳用比較憂愁的口氣說著。

她講的自然是指自己,在家中跟父母幾乎很少對到話,甚至跟管家亨特的對話可能都遠超父母。

「是說結果如何?學生會長是妳姊姊嗎?」女同學A好奇的問著。

凱特琳則是搖頭說道:「絕對不可能,她是美國人而我是英國人!我們學校二年級有沒有其他混血兒來著?應該會有很明顯的特徵才對。」

直到現在由於凱特琳依然不知道步葉就是她要找的人,所以她依然認為應該是會有歐美人種的特徵。

「真的除了學生會長以外真的沒有了,魔族到是有就是了。」女同學B如實的說道。

「反正我也不急,就慢慢來吧!」

不知不覺凱特琳也把炒麵麵包吃完了,接著他把吸管拆開插進鋁箔包裡面喝起了果汁。

「說到二年級,有兩個危險人物能不靠近是最好!」女同學A好心的提醒說道。

女同學B也接著說道:「其實應該只有一個啦,但如果把常常跟她一起行動的算進去應該是兩個!」

「最危險的是青崎步葉,打架幾乎沒輸過!惹她的人幾乎不是斷手就是斷腳,甚至曾經別校的不良組了一群人馬來打她一個,不過都被她一個一個打倒了!說她是史上最強的不良高中生都不為過。」女學生B說著的同時身體也不自覺的顫抖了。

女學生A接著說道:「另一個是跟青崎步葉常常混在一起的米倉麻伽,是個嚴重的中二病!個性超級異常,由於結合前者所以基本上除了青崎以外沒有人敢跟她說話,不過有一點我覺得挺可怕的,希望是我想多了。」

「妳確定要說嗎?畢竟妳好像也只有跟我說過。」女同學B疑惑的問著。

女同學A微笑的說道:「沒事沒事,畢竟大家都是朋友了!講了應該也沒差啦。」

『朋‧‧‧‧‧‧友?』

聽到這個詞凱特琳遲疑了一下,不過緊接著女同學A露出嚴肅的表情說道:「算是前幾天發生的事情!我當時在校外看到有三個不良少年打算找她麻煩,凶神惡煞的那種!可是她什麼都沒做那三個不良就直接腿軟的跪在地上了,她也一句話都沒說就離開現場了。」

「所以妳的意思是說那個叫米倉的很有可能比青崎還危險囉?」

不知何時凱特琳已經把果汁喝完了,並把鋁箔包放進炒麵麵包的塑膠袋裡。

『問題兒童真的是到哪都有呢,雖然我自己好像沒資格說別人,不過通常這種人情報應該也會比較多吧?之後有機會再打聽看看好了。』

說完凱特琳起身說道:「等等上課見。」

轉身離開時連垃圾桶的方向都沒看,直接像是隨手一扔的樣子。

不過垃圾卻正中垃圾桶完全沒有偏移掉。
  
  
中午時的劍道部,美汐一個人用短竹劍練習著。

雖然對方是吸血鬼不需要留手,但實際上她還是有點害怕。

假設對手跟青崎步葉的程度一樣,自己的勝算很小。

如果比步葉還強的話勝算會更小。

「該怎麼辦呢?」

說著她從口袋掏出了玩具飛鏢射向練習用人偶,接著又射出了玩具苦無。

雖然不到百發百中,但是準度也比當初涉谷之戰時還要高出許多了。

「如果能用真正的分身術以及火球術就好了。」

自己的戰鬥風格偏向忍者,但終究只是偏向而並非真正的忍者。

原本美汐對忍者的認知只限於漫畫中,直到涉谷之戰她看見了真正的忍者出現在她面前。

她再次用快速的速度連續丟了好幾個飛鏢,然後再用雙手各拿苦無快速的攻擊人偶。

甚至用了超速殘影來攻擊。

實際上她現在已經卡關了,不知道還有什麼辦法可以繼續變強。

「我說四谷同學啊,忍者的事情妳可以問我啊!」不知道什麼時候突然就冒出了聲音。

美汐連著回答:「嗯?對耶我可以問妳‧‧‧‧‧‧等下!妳什麼時候進來的。」

突然美汐才反應過來,富由野何時進來的她完全沒反應過來。

「我不知道妳為什麼會想當忍者,不過從這幾次的對練我就可以察覺到妳的速度越來越快了,不過在這個時代當忍者‧‧‧‧‧‧妳果然在做治安維護者吧?」

聽著這句話,美汐有些猶豫該不該講實話。

「我希望妳跟我說實話,我多多少少也能察覺妳在劍道部練習的比任何人還要猛,多數人都是因為興趣或著只是當作一般社團的活動在玩,而我能看得出來妳每次練習都是為了變得更強,那種眼神就跟青崎一樣。」

實際上美汐非常不希望把其他人捲進來,為了保護身邊的人所以她會選擇保密自己身為治安維護者的身份。

「妳如果真的想要我說實話,那必須‧‧‧‧‧‧」

還沒說完,美汐直接原地消失。

再次出現時四面八方出現了很多個美汐。

如果富由野的實力不夠的話,將會在反應過來之前被打暈。

不過富由野卻直接擊中了美汐的本體,其他幻影也隨之消失。

「用劍來講話嗎?可以!」

美汐用短劍擋住了攻擊,並從兜裡掏出了玩具苦無射了出去,不過被富由野用最小的動作躲開了。

「可能不只劍喔,真正在戰場上才不會跟妳講規則。」美汐嚴肅的說道。

說著她全身冒出了紫色的雷電,雙眼變成了紅色。

「如果妳能挺過這個狀態下的我一擊,我就把全部的事情告訴妳,如果挺不過就請妳把妳現在看到的忘掉吧。」

美汐的眼神非常的認真,如果富由野沒有一定的實力她不打算把事實告訴她。

她用雷電把自己的速度增加到最快,並用一般人用肉眼無法捕捉的速度從側面刺向富由野的脖子後方。

不過她有留手,畢竟只想點到為止。

「【燕飛】!」

美汐的短刀被由下往上彈開了,不過她不慌不忙的想直接空手用雷電抵住對方。

不過富由野更勝一籌,直接用逐漸抵住了她的脖子。

「【柳生新陰流】我可不是白練的,況且我在輸給青崎步葉之後也審視了自己的不足,而且別以為只有妳有祕密。」

不知何時,富由野的頭上長出了兩個小角,左眼冒出了藍色的光。

「我剛剛沒有使用這股力量,我只是為了展示才刻意秀給妳看的。」

美汐也知道她沒有說謊,如果剛剛富由野真的使用了這股力量那她可能早就失去意識了。

「柳生學姊居然是魔族嗎?」

美汐赤紅色的雙眼變回了平常的黑色,並訝異的說道。

富由野則是微笑的說著:「就跟我一直不知道妳是超能力者一樣。」

說完富由野也恢復成平常的模樣了。
  
  
美汐把來龍去脈全部說了出來,不過沒把步葉供出來。

「難怪剛認識妳的時候我總覺的妳在強顏歡笑,但不知道為什麼過幾天後那種感覺就消失了。」富由野邊回想邊回覆著。

「只有我說也太不公平了,妳也要說一下妳的。」美汐有些不滿的說著。

富由野聽了也覺得有道理,於是她開始講起自身家庭的故事,硬要說的話還要牽扯到她的祖先-柳生十兵衛。

「柳生家的後裔都有日本鬼的血脈,從柳生十兵衛那一代開始的!柳生十兵衛是柳生宗矩跟日本鬼所生下來的小孩,之所以左眼會帶眼罩就是為了掩飾發光的左眼,不過隨著好幾代還是殘存著日本鬼的血脈。」

聽著富由野的說明,總算理解當年柳生十兵衛帶眼罩的真相了。

「今天發生的事情還真多,還真的讓我有點難消化。」美汐嘆了口氣說道。

轉學過來的凱特琳的目的是幹掉步葉,而現在則是富由野擁有日本鬼的血脈。

「喔對,畢竟我的家族也是歷史悠久,應該也有忍者的文獻!不過我需要再找就是了,有的話我會再給妳!」
  
  
此時凱特琳這邊,她原本想先找到剛剛其他兩位同學提到的兩位問題人物。

不過她也不知道長相,想著早知道剛剛就應該先問一下外表長相。

突然間她感覺到有一個強烈的能量,可是突然間又消失了。

回頭一看發現是個黑色雙馬尾以及紫色眼睛的女學生。

「妳好我叫米倉麻伽,聽說妳是今天臨時轉入的一年級外國學生,妳很漂亮呢!能拍一張合照嗎?」

說曹操曹操到就是這個狀況,凱特琳也不用特地去找對方就自己找上門了。

「可以是可以啦,不過只能一張!如果拍壞了沒第二次機會喔。」凱特琳微笑的回答著。

她又用上次戲弄路人攝影的方式來對付麻伽。

『笑死人了,沒有任何人類可以清楚拍下我好嗎?』

她自信的對著麻伽的自拍鏡頭擺出了自然笑容,然而接下來的狀況讓凱特琳嚇到了。

『怎麼可能‧‧‧‧‧‧?』

事實就是麻伽清楚的把自己和凱特琳給拍進去了。

「妳用的手機是‧‧‧‧‧‧?」

凱特琳疑惑的問著麻伽,而她也就很平常的回答:「就很大眾的牌子啊~而且我還是用原廠相機。」

麻伽一臉輕鬆的直接把手機給凱特琳看,而凱特琳也檢查了上面也沒有魔法術式的痕跡。

結合剛剛兩位女同學的情報表示米倉麻伽比青崎步葉還要危險這點,這下她是確定了。

「我都讓妳合照了,作為交換我想順便問妳,這學校有什麼奇妙的傳說嗎?例如吸血鬼之類的。」

凱特琳假定如果是在外頭的血族,一定會像人類中傳說的那樣子壓抑不住自己的欲望而偷偷襲擊人類吸吮血液,她判斷美汐成為血之從者應該是最近的事情。

而麻伽卻微笑的說道:「吸血鬼嗎?是有啦!例如我眼前的就是嘛。」

聽到這句話凱特琳背後發涼,不過隨後麻伽突然又大笑的說道:「開完笑了啦~我還黑暗大法師勒!哈哈哈哈哈哈哈。」

『這傢伙怎麼一回事?』連凱特琳都發覺眼前這個人非常異常。

於是凱特琳偷偷使用了【鑑定】,稍微看了一下。

『S級超能力者!?居然被我這麼輕易的遇到了!難道一瞬間感受到的強大能量是來自於她嗎?』

突然間凱特琳的腦袋傳來了聲音:『在偷窺我啊?我不知道妳使用了什麼怪招,但是我警告妳別太超過喔。』

那個聲音來源正是壘,而凱特琳的冒出了冷汗。

『一個身體有兩個意識嗎?另一個意識非常的不妙,要打贏S級超能力者雖說不是沒辦法,但等於傷敵一千自損八百,沒有好處。』

「吶,我直接告訴妳吧!這個學校除了我以外還有另一個S級超能力者,妳要是敢在學校搗亂我絕對讓妳生不如死。」

不知何時麻伽的意識切換成了壘,而凱特琳也非常清楚現在說話的這個人跟剛剛笑哈哈的麻伽不是同一個人。

「別笑死人了,S級超能力者我並不是打不贏,只是打贏了也沒好處!我想我們電波非常不合呢,放心吧我不會在學校搗亂的,畢竟我也答應了學生會長。」

凱特琳從容的說道,但她心裡非常清楚絕對不能跟眼前這個人為敵,不然真的沒有好果子吃。

「給妳個忠告,妳那個可以偷看別人詳細資訊的怪招別用在另一個S級身上,她也跟我一樣馬上就能察覺到!跟妳說一下她的特徵是白色頭髮外加紅色的雙眼,而且帶著黑色手套,妳如果去招惹她的話絕對是死路一條。」

聽完之後凱特琳轉身直接離去,她心裡也不經感嘆這學校的怪物還真多。
  
  
晚上的時候,富由野翻開了家裡的文獻。

果真找到了忍者相關的,不過她查到了風魔一族的紀錄。

曾經殺了非常多柳生家部下的忍者集團。

「風魔一族,最殘暴的忍者一族,歷任首領的名稱都叫風魔小太郎‧‧‧‧‧‧」

雖說風魔一族由於濫殺了太多太多的人了,所以在後來被滅族了,可是據說有殘存下來的人躲起來之後產下了後代子嗣。

傳聞說風魔一族身上流著惡魔的血液,而這個血脈會一代一代的傳下去,風魔一族的人都特別的好戰並為殺戮而活。

「好可怕!不過我想風魔一族的殘存者也改名換姓了吧?況且都這麼久了那個血脈早就被沖淡了不少了吧,就跟柳生一族的日本鬼血脈一樣。」

不過即使在這個時代還有風魔一族的後代,要喚醒這血脈也要有特殊條件才有辦法就是了。

要馬就是從小接受忍者訓練,要馬就是起曾經發生意外而導致血脈被喚醒。

不過兩者的機率實在是太小了。

想著她把風魔一族的文獻扔到了一旁,轉翻其他的文獻。
  
  
晚上的時候,凱特琳換成了洋裝到達了【東京的詛咒區域】。

「只有魔族能穿越的結界嗎?看來施展這個結界的人魔法程度比我高許多啊。」

雖說血族沒有一定要三餐進食的需求,不過還是被食物的味道吸引到了。

「嘛,吃點東西也好。」

不知何時凱特琳變得特別喜歡吃日本的食物了,雖然是作為興趣才進食的。

接著她尋著味道的來源發現了一家拉麵店,進去後發現拉麵店的老闆是魚人族的。

而店裡目前的客人只有一個棕色頭髮的魔族。

雖然看不出對方身為魔族的特徵,但能進入這個結界的也只有魔族了。

棕色頭髮的少女看見了凱特琳,訝異的說著:「沒在這附近看過妳呢。」

「我最近才來這附近的,一碗味噌拉麵謝謝!」凱特琳自然的坐在了棕髮少女的旁邊,快速看完菜單後直接點餐了。

「這個結界裡沒什麼可以觀光的地方喔,要觀光的話還是這個結界外比較好。」棕髮少女善意的提醒著,並吃著自己的拉麵。

凱特琳微笑的說道:「嚴格來說我不是來觀光的,我是來找人的。」

「家人或朋友嗎?千里迢迢從國外跑到這裡來找人要費不少功夫呢!看來對妳來說是相對重要的人吧?」少女好奇的問道。

隨著老闆弄著凱特琳點的拉麵,凱特琳也露出不悅的表情表示:「她奪走了我的一切,雖然是擁有血緣關係的姊姊,不過那傢伙一直在掠奪我本該擁有的東西!我會來東京就是要讓她付出代價。」

聽到凱特琳所說的話,少女也有些嚇到的回答:「我不知道詳細,但如果妳姊的確做了對不起妳的事情,那麼她應該要負起責任去彌補,如果連這點都做不到的話那她應該也沒把妳當妹妹。」

「也許對方可能連我的存在都不知道呢,但我知道對方的存在,反正我的家庭關係挺複雜的。」說著凱特琳也越來越想

「每個人的家庭都有各自的狀況呢,我家也沒好到哪裡去就是了!」說完少女把剩餘的湯汁全部喝完了,並喝起了她加點的果汁。

凱特琳從少女的身上感覺到一股親切的感覺,甚至有種安心的感覺,明明不認識確有種老朋友的感覺,也許可能還超越老朋友的那種感覺。

「叫我凱特琳就好,妳怎麼稱呼?」

少女微笑的回答:「步葉,青崎步葉。」

聽到這回答,凱特琳訝異的問:「妳是那個不良少女?原來傳說中的不良居然是魔族嗎?」

「等下,妳最近才剛來到這附近吧?妳在那聽到我的名字的?」步葉好奇的問道。

凱特琳微笑的說道:「我是妳學妹啊,目前就讀一年級,單純找人太無聊了乾脆就直接轉學過來了。」

「這什麼巧合阿?不過拜託一件事!千萬、千萬不要跟學校其他人說我是魔族這件事。」步葉苦苦哀求的說道。

聽到這請求凱特琳有點懷疑了,莫非自己要找的姊姊是這麼人?

不過眼前這個人跟自己的長相相差甚遠,完全沒有英國人的特徵。

最重要的是這個人身上完完全全沒有血族的氣息。

血族跟血族之間,不管隱藏的再深也無法隱瞞彼此。

但別說血族了,連一點魔族的氣息都沒有。

除了像凱特琳這樣優秀的法師可以去除掉血族的氣息。

「可以問一下妳是哪個魔族的嗎?」凱特琳好奇的問著。

步葉則是不慌不忙的說著:「德魯伊,最不魔族的魔族。」

「難怪我在妳身上完全感受不到魔族的氣息,最不魔族的魔族倒是真的,好啦關於你的魔族身份不會對外說的。」

凱特琳彷彿放下了大石頭一樣鬆了一口氣,甚至她非常確定眼前這個人不會是血族。

「不過妳真的是不良少女嗎?明明帶給人的樣子很溫柔又善良。」凱特琳疑惑的說著。

聽到這句話步葉微笑的說著:「妳是第二個這樣跟我說的人呢,我是不良這點到是真的,但我只針對那種仗著自己有強大力量以及能力去欺負弱小的人渣!不管是人類和魔族都一樣。」

「嘛,不過也有實力與能力過於強大反而被排擠的呢!像妳自己也被慣上了『不良少女』的名號,不會覺得很孤單嗎?」

凱特琳會說這個是因為她自己本身就是活生生的例子,以前在英國時過於優秀與強大反而被同儕排擠,再加上自己同時又身為王族的身份也經常被拿來議論。

「孤單嗎?裝作別人喜歡的樣子人被別人喜歡反而更空虛,而且那樣子反而會失去自己最重要的事物!我寧願做真正的自己,雖然被扣上不良少女的名號,但依然有真正願意去接觸我以及理解我的人,那樣就夠了。」步葉回想著自己過往的一切回答著。

「那假如一直都沒有願意理解自己的人呢?」

凱特琳沈重的問著這個問題,畢竟她自己在英國忍受著孤獨非常久了,即使來到日本她也沒打算跟任何人深交。

「一定會遇到的,妳那個前提本身就不成立。」步葉微笑著說道,說著就離開座位結帳了。

看著步葉離去的身影,凱特琳也露出了一絲微笑。

『可以的話真希望跟她成為朋友,不過這樣的我不會有人真心跟我做朋友吧?』
  
  
步葉在回答自己魔族的種族說了謊,身為半人半血族的步葉在結界裡面也不打算透露自己的真實身份。

而會回答德魯伊除了是最不魔族的魔族外,也是因為曾經在她眼前死去的沙空正是一名德魯伊。

『那個叫凱特琳的怎麼有一種熟悉感?明明第一次見面而已,這麼說我沒問她是哪一個魔族呢,不過我也都謊報了,就算了吧。』


實際上這對姊妹誰也沒認出對方跟自己的關係,更何況步葉連自己有個妹妹這個事實都不知道。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