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pisode 11 - The Star Shines - bsakuri25的創作 - 巴哈姆特
小說

Episode 11 - The Star Shines

小巴 | 2021-09-08 20:25:16 | 巴幣 12 | 人氣 44


ALICE/ Only One
Episode 11 - The Star Shines


BGM:





  有了愛因斯坦的幫助,去除宙斯和赫拉身上C病毒的進度快上不少。但眼下還有一個問題,那便是該如何處理達爾文身上的C病毒。
  雖然你們身上還有煦當初製造來對抗C病毒的晶片,但達爾文並不算一個真正的資料實體,而是更像一個幽靈。該如何把晶片安裝到她的身上也是個問題。
  「好了,看來舊時代的爭辯終於有了答案。」蓋亞自玉座站起,輕拍著手像是要宣布重要事項。
  「這場人類與AI之間的競爭,看來是人類方略勝一籌呢。」蓋亞輕挑地笑著,完全不將你們的憤怒看在眼裡。
  她的聲音迴盪整個命定悖論、她的樣貌投影在各個平台上,所有支援的S7都看著她那自傲的模樣。雖然他們都成功打倒了敵人,但是也沒有多餘的力氣有辦法現在就衝到你身邊支援你。
  亨佩爾跪倒在地上,右手壓著左肩上被愛馬仕鐮刀砍出的傷口;薛丁格與克羅內克坐在地上背靠著背,大口地喘息;莫比烏斯站都快要站不穩,以劍代杖勉強讓自己得以維持平衡;歐幾里德躺在地上喘氣,眼睛瞪大無法置信方才與他交手的管理AI們的力量。
  「就算如此……還是要趕到適合者的身邊……」莫比烏斯一拐一拐地走著。即使吃力、即使傷痕累累,也要趕到你的身旁保護你。

BGM:


  「那麼,同為新時代物種的我等友人達爾文。是時候展現我們的力量了。」蓋亞向達爾文伸出手,宛如在邀請她一樣。
  達爾文接過她的手,蓋亞身上的肉塊蔓延到達爾文的身上,逐漸將她吞噬。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蓋亞抽回自己的手,但肉塊已經依附在達爾文的身上。
  達爾文發出狂囂,聽起來充滿痛苦,但卻又透漏著悅樂。肉塊像是張面具一樣貼在達爾文的臉上,她的眼睛變得如昆蟲的複眼、髮絲變得像觸手一樣靈動、她的鼻子遭到削去只剩兩個呼吸的孔洞,喉嚨上更多了一張血盆大口。
  「啊……!這就是進化!怎麼樣……還壓制得住嗎?」蓋亞一臉癡醉地看著眼前全新型態的達爾文。
  「既不是人類、也不是AI,更非沒有實體的幽靈!這就是全啊!是全啊!」蓋亞發出連聲讚嘆。
  「那我的進化,究竟會長得如何呢?」她一臉期興奮待地握著自己的雙手,等待自己的變生。
  達爾文向你們衝了過來,她的速度比方才野獸特化型的亞特拉斯等神的速度更加迅敏、威力也比宙斯等神更具破壞力。
  你側向翻滾,躲過了達爾文的衝擊,然而在地面上留下的坑洞也已暗示她的力量有多強大。
  愛因斯坦把權杖敲向地面,水汽在達爾文的腳下凝成冰花,將她的雙腿給凍住。
  然而不過稍微扭動下關節,方才困住達爾文的冰牢變成了滿地的冰屑,根本無法阻止她的進襲。
  「<鐵壁符>」達爾文向你突進過來,你趕忙操作混沌張開人偶防護網。雖然不像窗戶紙般一捅即破,人偶們卻以肉眼可見的速度被達爾文的利爪所粉碎。
  你把李芳遠、納科特、伊波恩回收,改喚出娥皇與女英。面對迅捷的敵人,自然也得以同樣的力量回擊。
  同時,混沌身上也被你覆蓋一段新的編碼。她恢復成原本與共工戰鬥的姿態、臉上護目鏡復原,連操縱的人偶們也都變成了草偶神。
  在最後一個人偶被擊破的當下,娥皇與女英竄到你的面前合力擋下達爾文的攻擊。電鋸、利爪高速碰撞發出火花,但卻沒能完全阻止達爾文的氣勢。
  她們被反作用力給彈飛,趁這段空檔,你還有補充戰力的機會。
  你還有一個空位,但你不知道現在是該喚出哪位角色來幫忙。
  若是召喚銀鑰匙,雖然有機會治療達爾文身上的C病毒,卻有可能導致現在勉強維持的防守戰線崩潰;但若是召喚其他強攻的角色,那又該如何治療她身上的C病毒?
  你並沒有多餘的時間可以躊躇,也沒有多餘的心力去思考。於是你便選擇了最簡單粗暴的方式──先把達爾文無力化或鎮壓,爭取到時間與喘息後再去思考對策。
  你將炎帝喚了出來。他站在你的身後,手裡拿著寶劍就像守護你的騎士。
  「<甲二級管理權限.神鳥鳳凰>」他左手持劍,右手從劍柄揮往劍尖。刀鋒發出紅光就像被燒紅的烙鐵,神聖不可侵犯的炎光化作神鳥朝達爾文飛去。
  達爾文並無懼色地看著向她直衝而來的鳳凰,而是擺好起跑姿勢,在鳳凰的聖炎即將觸碰到她的那刻縱身一躍,用雙爪撕裂鳳凰的翅膀。
  「居然有這種力量……」連炎帝也不禁發出驚嘆,但他的意志可不會因此受挫,而是以更加堅定的眼神彰顯他的決心。
  「我該怎麼做才好?」愛因斯坦心想,她沒想到自己在沒有解放武裝的情況下居然連暫時牽制達爾文都做不到。
  也許是C病毒濃度的關係吧?先前他們所面對的管理AI已經有接近獲得C病毒後的長老本身的強度,而現在的達爾文更是在那之上,更可能需要那些長老合力才有可能擊倒。
  更別提……達爾文身上似乎沒有蓋亞所提到的大阿爾克那的加護
  愛因斯坦焦慮地四處張望,看是否得以從周邊的景象取得一些靈感。但就算無法想出新的妙計,她還是有一張一直未用的王牌。
  不過就在看見躺在地上喘息著的佩茲瓦爾,還有她手上那把離子切割刀後,愛因斯坦有了個大膽的想法。
  帶著即便有犧牲可能的決心,愛因斯坦也奮不顧身地衝了出去。
  「<虛數式符>」混沌向前丟出一張式符張開了立場,吸收了達爾文大部分的衝擊。
  「<特殊鎮壓武裝.花截>」「<特殊鎮壓武裝.麗爪>」娥皇、女英再度從兩側夾擊達爾文,這次在混沌的干擾下,她們成功地箝制住達爾文的行動一段時間。
  「<甲一級管理權限.炎龍至聖帝>」灌注炎帝全力的寶劍從劍尖到劍尾都發紅,就連炎帝的全身也被紅光所籠罩。他移動的身影畫出一條紅龍的軌跡,像要將達爾文給徹底焚燒。
  紅龍越來越近、溫度越來越高,即便娥皇、女英的手甲都開始因此融化,她們也絕不放開束縛達爾文的雙手。
  達爾文的掙扎愈來愈烈,在總算把她們甩開時,也已經沒了從紅龍的噬咬下竄逃的機會。
  紅龍吞沒了達爾文的身影,但你知道這無法完全打倒她。
  趁這時,你趕緊修復娥皇與女英身上的資料,並讓混沌製作更多的草偶神來抵擋達爾文的下一波攻勢。
  聖炎熄去、炎聖龍的蹤影不見,炎帝回到你的身邊。他氣喘吁吁地勉強站著,身上的甲冑還殘留著高溫。
  方才那已經是他能單獨使出的最大一擊,雖然有你多少的輔助運算,但你把更多的心力放在壓制達爾文的行動上。
  「要來了。」炎帝提醒你看向前方。
  全身多處焦灼發黑的達爾文還屹立不搖地站著,但她行動變得相當遲緩,張開雙腿大搖大擺地走著、雙手掛在腰旁就像疲累但是不放棄狩獵的野獸。
  「謝謝你,炎帝。」你握住炎帝的手,他的身體開始發光,資料被你收回。
  「就算變成這樣了,還要來嗎!」另一個女性的身影在你身後被你喚出,身上裝備大盾、手持令旗,那是當年與共工決一死戰的大管理AI──舜。
  「舜大人!」見到舜的身姿,令娥皇與女英這對姊妹興喜不已,她們的幹勁也比先前更加高漲。
  握緊令旗、收緊麗爪、電鋸開始轉動、草偶神開始複製增生,你已經擺好了戰鬥的態勢。
  「這就是……舊世代的生物的掙扎嗎?」達爾文向你衝來,但不知為何動作前卻有了片刻的遲疑。你知道這是你的大好機會,但在你與你所召出的AI行動前,有個身影跑到了你的面前。
  「愛因斯坦?」你大喊那人的名字,就算達爾文現在遍體鱗傷,貿然接近也只是送死。
  你不知道她在計畫什麼,但你知道這行為接近有勇無謀。
  「別擔心我!」愛因斯坦毅然決然地往達爾文的方向衝去,達爾文也睜開雙臂欣然地面對自投羅網的獵物。
  「我要開動了!」
  愛因斯坦將手中的奈米機械往達爾文的身上拋去,並壓低身姿滑過達爾文的攻擊範圍。
  奈米機器依附在達爾文的身上,並以極速影響她的身體。
  [察覺──C病毒感染]
  [察覺──進化錯誤、資料缺陷]
  [EvS <Origin>啟動──
  開始修復]
  「妳做了什麼?」蓋亞突然站起來並面露怒意,這預料外的插曲使得她不再保有原本的從容。
  「只是一點……進化適應的祕法而已!」愛因斯坦得意地對蓋亞宣告。
  達爾文發出痛苦的嘶吼,雙手抓著自己的臉,步伐轉圈、跌跌撞撞。接著,她的身體開始發出強光。

BGM:



  「原來……也是會進化的!看來達到這個境界也不賴嘛!」達爾文撕下一直黏在自己身上的肉塊,並丟棄置一旁。
  原本那肉塊還在做最後的掙扎、還在不斷地蠕動著,但達爾文卻一腳將牠踩死。
  「如何?我進化了喔!」達爾文恢復成原本的模樣,方才C病毒對她的干擾一點也不見。
  「我就知道你會來的……適合者!」達爾文把手放在你的肩上,「那麼要開始了喔!<帳號共享>」
  但即便EvS回到了身上,達爾文還是無法如願地潛入你的身體。一開始她以為是距離的原因,但沒想到還有其他的因素在阻撓著她。
  「這是……」達爾文一臉不知所措地看著你。若沒有<帳號共享>,那她也無法支援你,更無法與你一起對抗蓋亞。
  但對方可不一樣,她仍握有那強大並對世界造成毒害的力量。
  「沒招了嗎?」蓋亞又再度露出充滿餘裕的笑臉,「虧我還擔心了一下呢……」
  「果然劣等種就是劣等種!」她向你們衝了過來。
  愛因斯坦在一旁見證了<帳號共享>失敗的整個過程。她動用上身上的所有儀器去檢測可能發生錯誤的原因。
  「這是……」
  「那這樣……就……」愛因斯坦盯著螢幕上的數據,做出些微調整後總算成功清除了阻礙。
  「可以了!適合者、達爾文!我會幫你們輔助運算的!」愛因斯坦向你們喊話。
  你們相視一下後對彼此點頭,達爾文的身體開始融解,而你也感覺到體內的力量變得更加豐沛。
  蓋亞瞬間就來到你的面前,但她的攻擊卻被眼前突然出現的絲線所阻擋。她的權杖被絲線所纏繞,就連四肢也被困在網上。
  「好久沒有這種感覺了……甚至感覺現在的狀態比當時還要好……?」你拍了拍方才喚出並擋下蓋亞攻擊的青糸的頭,接著向後一躍遠離蓋亞的攻擊範圍。
  現在的你比當時對付長老們,與達爾文<帳號共享>時的狀況要來得好,這讓你不禁疑惑愛因斯坦丟出的到底是經過如何改造過後的EvS。
  「就憑這點絲線也想阻擋我?」蓋亞憤怒地將絲線扯斷,但那些線並不像是直接被她的蠻力或武器所破壞,而更像是先衰老脆化後才變得不堪一擊。
  「我可是星星<The Star>……我可是將要成為全……!即便現在我還未成為全,但光使用祂的恩賜我就能把你們打倒!」霎時整個命定悖論天搖地動,玉座後的星象圖也跟著發生改變。
  整個命定悖論的地形再度地被重置更改,變成一個平坦巨大的平台。
  「怎麼突然間……」莫比烏斯才一拐一拐地準備爬上你所在的平台,便被這地形改變弄得摔跤。
  她試圖起身並弄清楚方才發生什麼事,便看見你與蓋亞正在戰鬥。而她往後面看去,發現其她倒下的夥伴們。
  「蓋亞!」莫比烏斯大吼,「是妳做的嗎?」
  「連站都站不穩了還這麼會吠叫啊?這就是所謂的飛蛾撲火嗎?」蓋亞的注意力被莫比烏斯所吸引,先前的怒意再度一掃而空,表情也變得像是看見了不錯的玩具一樣。
  「那我就先從這裡開始收拾吧。」蓋亞輕蔑一笑。
  你趕緊衝往莫比烏斯的身旁,並讓青糸做好防守的準備。但那只是蓋亞的佯攻,她真正的目標是一直支援你們運算的愛因斯坦。
  「糟糕了!哥白尼、■■■■!」你趕緊喚出角色擋在愛因斯坦的面前,但另個角色卻召喚失敗了。他在愛因斯坦的前面形成雜訊後自毀,這是你第一次遇到這種情形。
  「資料……消失了?」你很確定你的資料庫中有他的存在,先前你也曾經用他討伐過不少敵人。可是現在,他的存在完全消失了,不留一點痕跡,就像你從未擁有過他的數據一樣。
  雖說無法將他喚出也無妨,畢竟你還有其他資料可以使用,但這卻給了你不妙的預感。
  但現在你沒有多餘的心力去思考背後的原因,只能大致推測也許是穿越時的境界值發生變化,連帶影響到你檔案夾中的資料。
  「嫦娥!」哥白尼的劍與嫦娥的權杖與蓋亞的權杖敲擊在一起,但你們這邊略勝一籌。由於達爾文EvS的協助,你得以有這種超加速的反應力與可以反過來壓制蓋亞的力量。
  「唉呀……」蓋亞對自己的攻擊被擋下似乎不大意外,甚至一副不大在乎的模樣。
  愛因斯坦突然驚覺了什麼,立刻起身往一旁跳去。而她原本所在的地方,被一道雷電所劈中,接著天空開始下起了大雷雨。那並不是任何管理AI的力量,也不是蓋亞的能力,就只是Alice單純的天氣現象。
  見蓋亞現在毫無防備的樣子,你操控哥白尼與嫦娥發動攻擊。哥白尼像蓋亞投擲出劍、嫦娥也在權杖上聚集能量,像蓋亞發射出星光的波動。
  只不過……蓋亞並沒有打算防禦的樣子。
  她往一旁走了幾步,因地形變動而造成的落石擋下波動而粉碎,而那碎塊也擊中哥白尼的劍,干涉它的攻擊方向。
  「不完整的劣等種們啊,你們是無法傷及的。」蓋亞又恢復了起初的氣定神閒,「只要我想,你們是無法傷到我分毫的。」


BGM:


  「天氣操作嗎……?不……還是巧合而已?這難道就是當初達爾文必須犧牲自己的原因嗎……?」愛因斯坦冷靜地思考眼下的情況,但雷電彷彿在跟隨她一樣,又準備在她所在的位置劈下。
  這一切太過湊巧,但發生機率也並不為0。既然操控天氣的程式並沒有被C病毒感染的痕跡,也不是蓋亞自身的能力造成的天氣現象,那可能只有一個──亂數操作
  她曾經見識過連結到利德爾演算法的愛麗絲進行過同樣的魔術,透過演算得知亂數變化並預測未來。
  Alice的天氣是由亂數控制的,那讓這種低機率但有可能發生的事情同時發生的蓋亞,應該就是操作了Alice的亂數。這就幾乎等同操控了「運氣」一樣!
  「神明是不會擲骰子的。這一切,果然有其必然存在!」愛因斯坦因為發現原因而振奮,卻又因為不知如何解決而煩惱。
  若是卡爾達諾或是夏特雷這類的賭徒,也許還會覺得這場豪賭有趣而奮不顧身。但蓋亞實在太過危險,要是她真的掌握了這種力量,要如何對付她可是個難題。
  見到愛因斯坦沉默又困擾的神情,你也大概猜到她已經知道了蓋亞如此悠閒的原因。
  「愛因斯坦,」你瞬步移動到她的身邊,「妳發覺蓋亞的祕密了嗎?」
  「不用這麼鬼鬼祟祟地,」蓋亞遊刃有餘地哼笑了,「就讓我也告訴你們吧……我的祕法──那便是運氣!
  「而你們是不可能對抗命運的!」
  「這樣啊……」還有一個召喚角色的空位,你並沒有因為聽到這件事而絕望,反而感謝蓋亞的自大讓你有了致勝她的機會。
  見著換你露出勝券在握的笑容,反使得愛因斯坦與蓋亞一人一神都有些疑惑。
  「橫財神!」穿著大紅色道袍的男子出現在你的身旁,他手上拎著一張麻將,看起來根本不像是要戰鬥的樣子。
  「運氣,就是要用運氣來制衡呢。」橫財神撥了下自己的頭髮,「我還是生平第一次遇到有人想要跟我比運氣呢。」
  「那位大人的大阿爾克那是絕對的!」蓋亞也不甘示弱地回嗆,「自以為掌控命運的劣等種!」
  蓋亞朝你的方向衝了過來,為了不讓愛因斯坦受到傷害,你讓橫財神先把她帶去一旁。
  「<永恆.星移>」哥白尼的身旁出現了繞著他公轉的大小天球,他們速度與旋轉半徑受到哥白尼所控制。即便不是多巨大的甜球,在高速下它們所蘊藏的動能與動量仍不容小覷。
  「<圓月幻星舞>」嫦娥舉起權杖,天上落下如雨的星碎。
  與哥白尼的天球相輔相成,星雨限制蓋亞的走位,而天球則負責給予蓋亞奇襲。
  這樣單調的攻擊蓋亞自然沒那麼容易就中招,她老早就看破星雨只不過是佯攻,真正的攻擊是哥白尼的天球。但哥白尼的天球加速、碰撞也需要時間,而且擁有一定的規律,在被攻擊到之前她早就能突破這些漏洞百出的包圍。
  「是在小看我嗎?」在天球即將攻擊到她的瞬間,她單手便把天球抓住並將其粉碎。
  下秒,她便突破星雨的阻擋來到你的面前。她的權杖散發著不詳的紫光,「<報復之災大神怒>」
  「<編織緣分的絲線>」真正的包圍網是青糸方才編織出的這張網。你將自己作為誘餌,讓蓋亞突破那破綻百出的殺陣好來到你的面前。
  青糸的絲線對於神、惡魔有特別強的效果,不只能吸收他們大部分的攻擊,更可以制約住對方。
  「碰──」你硬是用肉體吃下蓋亞的攻擊,因為你知道在青糸與達爾文的幫助下,受點小傷也不易致死。而且更重要的是,蓋亞現在已經被你所擄獲。
  「放開……!」蓋亞死命掙扎,你知道這不可能困住她太久。
  「<絕勝財法.幸財天>」地上出現巨大的俄羅斯輪盤,蓋亞、你、愛因斯坦與S7的眾人都是上面的一個標的。
  「你以為這種東西可以傷到我?命運是站在我這邊的。」蓋亞好笑地看著你,不敢置信你居然做出這種愚蠢的行為。就算你真的有能與她抗衡的命運力,遭殃的也會是其他人。
  「碰──」一聲,巨大的元寶砸中蓋亞。
  「恭喜妳中大獎了啊?蓋亞。」達爾文出聲嘲諷道。
  「這就是命運的隨機性嗎?」愛因斯坦不忍出聲笑道。她並不是隨機論者,但還是被達爾文的譏諷逗笑。
  「<災厄震源>」元寶被蓋亞粉碎,她也從網中脫身。滿臉怒火的她飛到空中,手中聚集巨大的能量。
  「陪你們玩夠了。想耍耍小聰明來對抗我是不夠的。
  「妳好好看看身邊吧!」聽著達爾文的話語,蓋亞看向四周。
  本該被她所粉碎的天球增值成數十個,幾乎每個角落都有它們的存在。而填補天球與天球中的縫隙的,正是無數閃爍的星月。
  「這才是真正的<永恆.星移>!」一聲令下,星、月、天球開始轉動,無論蓋亞到了何處都會被它們所攻擊。
  它們反射命定悖論空中真正星月的光輝,整個天空也因此變得星光斑斕。
  蓋亞無處可躲,天球的攻勢越來越淒厲,即便是較為無害的星月也鋒利地會在她身上留下細小的刮痕。
  雖說不至於抱頭鼠竄,但蓋亞也對這些逐漸積累的痛覺感到憤怒。
  「戰慄吧……愚蠢的人類!」蓋亞向玉座伸手,七個光球包圍她並與她融為一體。
  「永遠被痛苦折磨吧!」蓋亞身上發出強光,體內冒出的力量震碎所有空中的星月與天球。
  「這才是我真正的姿態。我是全!我可是成為如假包換的神啦!」她恢復到當時搶奪6個EvS的模樣,而且其他長老們的武器如同配件掛在她的身上。但是,她的下顎不知為何斷裂並由長且厚實的觸手所填補、頭髮也都變成觸手不斷地揮動,她的腳變成馬蹄、頭冠上浮現未知的文字,身上也充滿著未知的符號與魔法陣。
  「你們也只有被蹂躪的份!
  面對全新型態的蓋亞,你還是做好了戰鬥的準備。雖然方才光是變身的餘波就毀掉了精心準備的所有攻擊,但你仍相信她還是有弱點可以讓你戰勝。
  「好了,接下來就是我的獵物了。」熟悉的聲音突然響起,不知道是從哪發出的。
  「轟──轟──」地上突然多了波賽頓、黑帝斯、忒提斯與珀爾塞福涅的軀體,從他們身旁洞口的樣式推斷,應該是方才從高處被扔下來的。
  「●●●●」巨大、黑暗的立方體吞噬你們,眼前頓時陷入一片黑暗。




NOTE--
達爾文與蓋亞:
作為長老的蓋亞是憎恨著達爾文的,卻同時也羨慕著她。她既不是人類,也不是AI,但同時既是人類也是AI;既是被創造的,也是創造者,更是賦予她曾經力量的人之一。
現在獲得C病毒之後,蓋亞終於也成了這樣超乎常理的存在,這也使她自覺能與達爾文平起平坐,甚至把她視為唯一的友人。

■■■■
■■■■■■<■■ The ■■■■■■■■>作■■■先■■一■,同時■■■■學家、■■師的■者■■。他■■■■■■■■■■──■■■的力量。
 
星星:
蓋亞被賦予的大阿爾克那──星星<The Star>代表著「希望」與「好運」。但蓋亞並不知道星星真正的涵義,只以為自己掌握了「好運」,而忘記了「希望」。
 
亂數操作:
擁有「好運」的蓋亞可以讓Alice的亂數計算演變到她所想要的結果,也就是類似干涉蝴蝶效應以達成目標的技法。雖然她不明白箇中原理,但她知道自己相當「好運」。
 
神明是不會擲骰子的:
愛因斯坦不是個隨機論者,她不認為世界上有真正的隨機,而是認為這世界是個機械宇宙。所有發生的事情都是因為某事的發展而獲得的「必然」的結果。

創作回應

白煌羽
(遞茶
辛苦啦
2021-09-09 09:05:51

更多創作